0

    洛杉矶,西湖录音室。

    经过一个周末兼周一的奋战,在菲尔-柯林斯的指导下,叶惟先是写好了歌词,然后艰难地作了曲,前者他还有些天赋,后者就几乎完全不行了,不过“能力越小责任越小”,旋律简单没所谓,像菲尔说的“不是噪音就差不多了”

    接着菲尔帮忙编曲,然后是正式的录音。

    之前他给《婚期将至》录制旁白和配音音轨,就接触过专业录音了,但不是唱歌他真是献了丑,幸好菲尔因为听不下去还是传了些功力,他也有音乐基础,而且有着一个强大的专业班底,让他好听的声音更加于净而有磁性,这算是他在音乐方面唯一的先天优势。

    地狱式的努力下,叶惟终于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首专业歌曲《c6cee1》

    Yu6ce-c11既是歌名也是歌词的记忆点,11是一个有趣的词,它既是细胞的意思,正好合乎歌词的主题,我中了一种叫“你”的病毒,被入侵到了全身细胞;它又有墓穴的意思,也合乎主题,你是坏小子的墓穴,遇到你就没撒了。

    你正成为我的细胞,你将是我的坟墓

    “Yu6cee1(你正成为我的细胞)

    H181rI,111e6caerceattfu1(多么可爱的一个女孩,我会因为你的美丽而死)

    Nce11(无药可救,我得死去了)

    N--ercr(现在开始我要做你的英雄)

    ……”

    年少的深情歌声响彻着录音室,噢噢的喊声不再鬼哭狼嚎,却很是悦耳,专业的录音室作品水平。

    两把高兴的哈哈笑声相继响了起来,叶惟和菲尔击了一下手掌,又是一阵大笑,想想莉莉听到《c6cee1》感动高兴的样子,他们就乐坏

    “我的经纪人布瑞恩一直盼着我做一首歌曲出来,让大家听听我的音乐才华,终于完成任务”

    “这首可以,其实你也不是那么笨,不比那些迪斯尼孩子差。”

    “还不是因为你教得好。”

    “哈哈哈”

    “不过我这首单曲的第一个听众,只能是你女儿,莉莉-柯林斯哈哈哈”

    2号晚上,叶惟送别了回去英国的菲尔,相处了几天时间,两人谈创作、谈莉莉、谈各方面,出乎意料的投缘合拍,也成了忘年交,有空再一起玩,有机会就进行电影原创歌曲方面的合作。

    距离莉莉回来还有几天,叶惟一边热切期盼,一边积极做着日光小美女》的筹备工作。

    这次的剧组会是一般规模的好莱坞剧组,该有的都有,却不失简约:

    金字塔顶是“监制”,制片组的老大,监督着所有其他制片人,加里-高兹曼、汤姆-汉克斯。

    制片组有一众制片人,叶惟、彼得-赫勒、马克-福利尼奥,负责管理电影的前期、拍摄期和后期等全程的制作,处理商业交易以及保障制片资金。制片人直接管辖编剧,还有制片主任。

    ·而制片主任负责安排拍摄日程和满足拍摄需求,→副导演(处理文案,协调剧组,管理片场)→制片助理

    当然还有导演,片场的上帝,指导演员表演,影片创作方面做决定的人,叶惟。

    导演要管的就多了,分为几大部门:

    造型部门:化妆师、发型师、服装设计师,三个不同的小组

    美工部门:美术指导/艺术指导(老大,设计剧本场景的真实环境,也管理造型、摄影、表演等整体的视觉风格)、道具师、布景师、外景勘景员、场景搭建员

    摄影部门:摄影导演(中间人,为画面、灯光效果和摄影机角度负责)→图片摄影师,→摄影师(老大)→第一摄影助理→第二摄影助理

    电力照明部门:灯光师、照明领班、电工技师

    录音部门:录音师、混音师、话筒操作员

    场务部门:场务组长、场务领班、场务工、摄影设备操作员

    另外导演还管着选角导演(寻找演员人选和负责临时演员)、场记。

    这些并不包括后期制作的各大部门,保险、运输、取得外景拍摄许可权等制片事务,也不要忘了各种的助理。

    在这种规模的专业剧组只当导演的话,叶惟确实可以在片场睡大觉地完成拍摄,但他一开始就要兼任摄影导演,在他看来,把指导演员、镜头拍摄和各种决定都做好了,才算是一个电影导演。

    搭建剧组就是为各个职位找到适合的人员,然后分拆剧本,开始进一步的筹备工作,像美工方面的各种设计、选定拍摄地,像制片主任要做好精确到每一天具体钟数的拍摄计划,场务组要安排好相应的器材设备,导演组要选好演员

    专业剧组就像一台精密的机器,各方分工合作,导演盯着众人,制片人盯着导演,监督又盯着制片人,投资方又盯着监督。

    打从决定了起用赫勒,叶惟的目光也看向了《婚期将至》的整个班底,可以继续合作的继续合作,尤其是那些非创作部门。

    而创作部门则要经过新的考察,毕竟有些人的确能力不足,有些脾气不怎么好,有些则是风格不适合,强要和他们合作只是害了影片,但所有人都得到机会,就看能不能抓住了。

    像肖恩-毛瑞尔,叶惟喜欢和他一起工作,他的摄影技术也不错,也就不错,所以叶惟没有不经考虑。

    毛瑞尔正在努力证明自己的能力,他得到了几页日光小美女》的剧本和一份导演阐述,要写一份摄影阐述和拍摄一些该风格的镜头给叶惟看;其余人也各有努力,全都需要时间完成。

    13号晚上,工作一天后,叶惟又来到地标影城看电影,看电影也属于工作的一部分

    没有选择大规模上映的新片《亚瑟王》和《王牌播音员》,而是选了一部音乐传记片《小可爱》,他现在可也是个歌手。

    影厅里,叶惟刚往观众席中间一排的位子坐下,手机来短信了,几乎每一天都会在晚上7点收到的克里斯汀的短信“你在做什么?”,不回吧不好意思,回吧跟她又没什么好说。

    还是随手回复:“在看电影,《小可爱》,开场了,不说了。”

    放好手机,叶惟专心地观赏大银幕上的故事,周围的观众们坐了一小半,都十分安静。

    这部歌舞电影片长26分钟,拍得还行,叶惟和众人都看得投入,不知不觉就看了快一个小时,他忽然听到旁边“嗨,VIY”的打招呼声,有人中途入座坐到旁边,他惊疑地转头一看,顿时吓了跳

    “你”他不禁惊声,昏暗的光线中是一张没什么表情的长发少女脸庞,克里斯汀图尔特。

    感觉就像她从手机里钻了出来,她怎么在这里?他明明没说自己在哪里啊,从来没说过。

    “真巧,我来这看电影,你不是说在看《小可爱》吗,我就进来看看,没想到你就在这里。”克里斯汀微微翘起了嘴角。

    “哦?”叶惟有些不相信,还感到一股怪异,失笑的道:“我看不是巧遇,你找到了我。”

    “怎么找?”克里斯汀望向了大银幕,靠向座椅背,心里知道其实自己就是找到的,因为每天的询问,她发现他每个周末必定会去看一次电影,有时不是周末也会看,今天周二又看了。

    哪家电影院呢?总是去一家,还是去不同的地方?

    她今晚突然对此很好奇,如果VIY每次看的是《蜘蛛侠2》那种几千家上映影院的大片,很难得到答案;但他不是,不像那些平庸普通的年轻人,他更喜欢看文艺片和小众CHLT片,而这些影片的上映影院数都很少。

    上网一查,那周的《大人物拿破仑》18家,《日落之前》2家,《小可爱》4家,而其中位于洛杉矶的也就四、五家,把几部影片综合起来,答案就出来了,兰乔公园区皮科大道,地标影城。

    于是她打车过来一看,还真的找到了叶惟。

    “我不知道。”叶惟耸耸肩,“也许你是一个E1秘密探员,通过手机信号定位找到的吧。”

    克里斯汀被逗乐的笑了声,“你真有趣。”

    “别说话了,看电影。”叶惟不管她了,不在乎,继续专心地观看影片。前后排刚要让他们安静的观众们都收回了话。

    克里斯汀没有说话,看他的时间却比看银幕多,越看越发心动,那股有了很久的感觉越发强烈,这人太有意思了,太酷……

    “嘿,这里不是《VIY看电影》的影厅,你走错了。”被她诡异的眸光看着,叶惟不得不出声,“而且你还没买门票。”

    “我感觉到一种需要……”她的眼睛一眨不眨,话声轻轻。叶惟皱眉道:“速度的需要?”说罢忍着笑意。

    “1vccdlTecac”是《壮志凌云》里汤姆-克鲁斯的经典台词。

    克里斯汀立时又笑了,身子似乎向他靠近了一点,“迈克尔-安格拉诺,他从来不懂得这么说话。”

    叶惟回了声OK,看着银幕的影像,心中说的是“关我什么事”。她又靠近一点,脸庞凑得更近,“我和他已经分手了,因为他很没意思。”叶惟继续回了声OK,心里说的还是“关我什么事”。

    “还有另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她微笑中的灼热驱散着慵懒,“我喜欢了另一个男生,他让我明白真正的心动

    “OK”叶惟又应了声,突然回过了神,好笑地看看她,不是指我吧?

    少女的身躯都要贴到他身上了,显然就是,他连忙避开了一些,认真了起来:“女孩,一,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你的朋友莉莉;二,我对你毫无兴趣;三,如果有什么误会,那真不是我的本意,抱歉了。”

    “我没说那男生是你。”克里斯汀说道,神情没什么变化,眼眸还在看着他。

    “那就好。”叶惟点点头,是不是都没所谓,她明白不可能就行。

    “不好意思,你们能安静点吗?”终于有一位后排观众不满地抗议,叶惟回头道歉了声,对她道:“听到没有?

    接下来克里斯汀都很安静,直至《小可爱》播完了,观众散场,她跟着叶惟一起离开放映厅和售票大厅,见他疑惑看来,她才道:“我也要走了,我们顺路。”

    两人出了影城,夜空下的街道灯光绚烂,车道上来往的车辆打出一道道光芒,照亮他们的脸。

    “就这样喽,拜拜。”叶惟跟她道别了声就走向停车场的方向,但她还是跟在旁边,他终于感到些无奈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恶作剧什么的,我不想跟你调情,一点都不想”

    “那你为什么要回我短信?”克里斯汀不生气地笑问。

    “因为我们是朋友”叶惟一瞪眼睛,快要无语的道:“最初你是莉莉的朋友,然后我们也成了朋友,而且我回你短信有多说过什么吗?噢见鬼,你这都能误会,从哪个时代坐时光机来的?”他不想多说了,加快脚步走人。

    “我没有误会。”克里斯汀也加快脚步跟着,笑道:“你真是个好男孩,我发现我更喜欢你了。”

    她一边紧跟,一边道:“我知道你和莉莉在恋爱,但这件事不关她的事,不关其他任何人的事,这是你和我的事。我这个人跟着感觉走,我现在的感觉就是……叶惟,我要你不是喜欢你,不是爱你,是要你”

    一个女孩子这么跟一个男生说,恐怕没有男孩会把她骂开,大部分都会心跳加快,无关情感和理智,只是荷尔蒙

    叶惟并没什么反应,只觉得眼前的状况很搞笑,“伙计,你还真是自我,不好意思,我对你没有那种感觉。”

    说话之间,两人来到了宽阔的停车场,继而走向一辆大众轿车。

    “这一刻,也许你没有感觉,但是……”就当叶惟站定要开车门,克里斯汀突然上前抱住猝不及防的他,青春的身体贴着他,踮起脚一下吻向他的嘴唇,狂热地吻了起来。

    见鬼嘴唇几乎是被她咬住,叶惟心头又生气又无奈又哭笑不得,跟女生约会多年,却第一次遇到这种想怎么就怎么得如此于脆的女生,没有兴趣

    总不能来个过肩摔,当然也不能让她吻下去,他先是躲避开她的热吻,再双手抓住她的两边肩膀把她推开,严肃道:“够了,我还是没有感觉,只有负罪感,我都不知道怎么告诉莉莉,笑话?算了吧。”

    “为什么要告诉她?”克里斯汀却吻得过瘾,脸容上多了一层激动的红晕,“我要你,吻我你吻了就会有感觉的。”

    “去你的。”叶惟开始有些怒,打开车门就要坐进去,“再跟你说一遍,我对你没兴趣今晚的事情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没有其他人知道,我相信你的所谓感觉也只是一时冲动,等你冲动过了,大家还能做朋友。”

    “爱情都是从一时冲动开始。”克里斯汀径自坐进了车内,从驾驶座挪到副驾座上。

    “嘿下车”叶惟愕然的叫道。克里斯汀却不肯:“这里很难打车的,你载我一程吧,朋友。”叶惟举了举双掌,真有股打人的冲动,最后呼了一口气,坐进去关上车门,系安全带,打火,开音乐,踩油门,转动方向盘……

    与此同时,克里斯汀扫视着车内的布置,到处是莉莉,合影、单人照,还有她的字条,她的绘画……

    莉莉,你只是好运而已,你不会一直好运的,因为我加入了。

    英国,伦敦奇西克,正是13号的下午-点多,柯林斯家族古屋。

    自从有了新心态,莉莉就像活在一首欢快的情歌中,还有两天就回洛杉矶了,表白行动还没有拿定方案。

    她想了很多的方案,上回那么混蛋的拒绝了惟,怎么也得给他一个巨大惊喜弥补遗憾,不过想来想去,她又觉得“重现当天”反而最有心意,什么都不变,就是换了她拿着一朵玫瑰花表白。

    “不,还是百合花好”

    此时古屋的一个古雅的女生房间里,莉莉正坐在书桌前写着表白语,想着抿嘴一笑,送百合花就像把自己送给他一样

    她忽然又想开去,他们第一次正式约会也是在圣莫尼卡海滩,想起那天的情景,她不由连连地笑出声,那时候她和惟都还生涩,他很卖力地表现,说着各种俏皮话,很有趣……

    算算日子,和惟恋爱都有大半年了,是快9个月

    “真好。”莉莉又想了遍自己的目标,回去就确定男女朋友关系,八月份旅游的时候要和他完成第一次……涌起夏威夷的回忆,她顿时又笑了,情意也犹如泉涌,往纸上写起一句句表白语。

    忽然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过一看,翠丝特打来的,接通笑道:“翠丝特,早上好。”

    “莉莉你还好吗?”翠丝特的语气很担心和慌乱,很不对劲。

    “我很好啊”莉莉听得疑惑,“怎么了?”

    “你还不知道……”翠丝特忍不住的叹息。莉莉皱起英眉:“知道什么?”翠丝特深呼吸了几下,仍然话语艰难:“你不要激动,答应我,你听了不要激动,我们还不知道真相是什么。”

    莉莉一边往纸上又写下一句“你让我不再害怕”,一边问道:“你在说什么?”

    “关于惟的……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刚才我看到新闻……他,他和克里斯汀图尔特,他们昨晚约会了,看电影,还亲吻……噢,莉莉,唉……”

    “你在开玩笑。”莉莉的脸色和声音都没有任何变化,“你在开玩笑对吧?”

    “我不知道,也许事情不是我们看到的那样……我不占着你的电话线了,惟肯定会打给你解释的,有什么事、想说什么都打给我,我永远支持你。”

    结束通话后,莉莉的右手肘撑着桌面,手掌托着自己的脑袋,望着那张写得密密麻麻的纸,“翠丝特疯了,一定是……”

    过了半晌,她打开了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上网,搜索起了什么,点进了一条娱乐新闻“叶惟和克里斯汀图尔特约会”,一张张图片打开了,两人从电影院走出来,走到停车场,两人接吻,上车,开走……

    “哈,我就知道……”

    那一声自嘲,那一张脸庞,那一双明眸,都出奇的平静。

    “我就知道,但是为什么…他明明可以先跟我开按钮,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她的嘴巴突然颤抖起来,一下子满脸通红,双眸如同破碎的浪花,一颗心已经不知所踪,大滴大滴的眼泪落下…

    相信个鬼,未来个鬼,爱情个鬼……混蛋,都是混蛋……

    手机又响了起来,伏在书桌上无声哭泣的莉莉没有动弹,任其响了好一阵,断了又响,她才无力的拿起看看,是妈妈。

    “莉莉”刚一接通,就是急切关心的声音:“莉莉?你在听吗,你还好吗,莉莉?”

    “妈妈,我知道了,我没事,这件事不用你们管,别管我和惟的事情……”话声哽咽而沙哑,泪水打湿了那张纸,模糊了那一行行铅笔字,“我今天就回去洛杉矶,我会听他解释的,我会的……我只是不明白一些事情而已……”

    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这样……

    如果他没有好的解释,我不会算了,我会杀了他,然后杀了自己。

第一百七十九章 冲破心魔    一周北美票房

    7月2号月B号,204年

    ————电影————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

    《蜘蛛侠2》—-第l位——-第l周——4,152家—————6406———146205—2lI26-

    《婚期将至》-第2位——-第6周———1015家(74家)—46B—,6I746——-IUU6762

    《大人物拿破仑》-第6位-第4周——142家(6家)——6,42——I194442———,659

    第六周的《婚期将至》上了三千万票房,着实可喜可贺,但它的影院数量也开始下降了,平均单馆数字亦在一步步下跌,这显示出它的票房高峰已经过去,剩下的是尾巴部分。

    而《大人物拿破仑》则在逐步绽放出闪耀的光芒,影评界在争议,年轻人们却非常喜欢它这部成本仅仅40万美元的CHLT片,正在出人意料地上升,让媒体们高呼怪事奇怪的影片,奇怪的成功

    2岁的杰瑞德-赫斯和岁的杰露莎-赫斯,这对年轻夫妻都开始受到很大的关注,以他们的年纪,在电影业里也是神童

    在ll号这天,莉莉从瑞士日内瓦回到了英国伦敦的奇西克老家,准备陪伴奶奶几天,然后再回美国。

    柯林斯家族与艺术娱乐行业结缘,源于现年9l岁的琼-柯林斯,她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剧场经纪人,在影视业也有不凡的建树,发掘出曾经红极一时的童星杰克-瓦尔德(6岁凭《奥利弗》拿到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

    当时瓦尔德和菲尔一起踢足球比赛,来看儿子踢球的琼慧眼识珠,她还发掘出后来的王牌主持人兼演员基思-切格温,当然还有菲尔,她以前是儿子的经纪人,同时还是一位制片人。

    她有一个女儿和两个儿子,大女儿嘉露芬-柯林斯继承母业,也是个经纪人和演员;小儿子克莱夫-柯林斯是个漫画家,他的讽刺漫画在英国广受欢迎;自幼痴迷打鼓的大儿子菲尔成了个摇滚巨星。

    虽然都9l岁了,琼依然矍铄健旺,见到最喜爱的孙女莉莉回来,老人家的精神更加好,不过没见着那混蛋儿子,顿时有些来气:“菲尔没有陪你回来吗?”

    莉莉扶着奶奶的手,一起往这座英伦古屋的幽雅后园散步走去,笑答道:“他去美国了,要忙一些工作上的事,两三天后回来。”她也不奇怪,爸爸不忙就不是他了。

    “工作,又是工作。”老奶奶又无奈又气,莉莉连忙求情地笑道:“最近爸爸的表现很好,应该是真有急事,他去得很匆忙。”

    “莉莉,这个暑假你就留在英国吧,奶奶舍不得你走。”老人像个小孩撒娇般说道。那双英气的粗眉一颦,莉莉有些为难:“我喜欢这里,但我和惟,我男朋友,我们有旅游计划奶奶,我很抱歉。”

    老人乐笑了起来:“奶奶逗你的,我就留你到15号,呵呵呵,那幸运的小子。”

    “哈哈。”莉莉也笑了,俏皮地吐吐舌头,“我也是个幸运的女孩。”

    “这很好,好极了。”琼看着孙女的甜蜜笑颜,心里十分开怀,“奶奶活到这把年纪,总有些看人的眼光,我看惟,很不错。”

    “是的,他是。”莉莉的笑容更甜了。

    “为什么你这么笨,真让我失望,这种曲调是噪音它甚至不是暴躁摇滚,它就是噪音。”

    “老家伙,我想跟你谈谈分镜头”

    “有本事用电话把你的分镜头唱给莉莉听。”

    “谁知道?也许再过十年二十年,有那样的无线通讯技术呢?”

    “或者你可以就现在,把这首歌做好”

    2号早晨,莉莉一个人骑着自行车穿梭在奇西克的街头,伦敦和洛杉矶相比,显得更为古典安静,悠闲的行人,多变的天气,弥漫着整座城市的闲适气氛。她喜欢这种感觉,喜欢那红色的电话亭,那红色的邮筒,喜欢随处可见的书店和报刊亭。

    想念着洛杉矶那边的人,也享受着伦敦的时光,她觉得自己的根是在这里,英国美食、英国口音……

    因为想看看今天的新闻,她骑车来到前面街边的一个小报刊亭,下车停好,她上去拿了一份《每日邮报》,就要掏钱给中年报亭老板,然而眼睛余光瞥见了《太阳报》,心头立时一阵闷堵,暗呼了一口气,结了账,转身离去。

    不能再这样了克服它她突然双眸一瞪,不知哪来的勇气,回过身拿了一份《太阳报》,再次结账。

    街上来往的行人都没有注意到,那个戴着蓝色自行车头盔、推着车前行的粗眉少女,脸色非常难看。

    “如果你告诉我你溺水了,我不会伸出援手。”

    “我们的婚姻早就完了,你不肯放手已经让我感到腻烦,感到疲累,我们完了。”

    “莉莉是我的,她喜欢我多过喜欢你,她喜欢英国多过美国把她给我,我多给你一些离婚费好吗,你说个数字

    该死的混蛋……为什么要这样……

    自行车停了下来,莉莉的双目有点发红,拿起了手中的那份《太阳报》望去,眸子里的痛苦和茫然,犹如受着什么酷刑,那最大的梦魇从心底涌了上来,可厌可憎可怕,一如既往。

    忽然间,她看到报纸头版的头条新闻变了,变成了那个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让她立下了誓言的标题:

    “菲尔-柯林斯可憎的传真告诉妻子,离婚”

    在1993年,一个最火爆最精彩的明星婚恋事件,也是社会事件,发生了,轰动全球的摇滚巨星菲尔-柯林斯的“传真离婚”

    菲尔-柯林斯的婚姻生活向来倍受瞩目,1975年,岁的他第一次结婚,新娘是一位有着个女儿的加拿大女人安德里娅-伯提内利,他成了丈夫,成了乔莉的继父,次年有了儿子西蒙。

    不过这段婚姻的美满很短暂,从正式结婚到正式离婚,也就是五年而已。

    但婚姻的破裂不是因为柯林斯混蛋,不全是,那时候他刚刚成了创世纪乐队的主唱,带领乐队走向巅峰,长时间忙于巡回演出、打碟等工作事务,然后一次演出结束后回家,柯林斯发现伯提内利在和别的男人约会。

    内情具体如何,外人无从知晓,但两人在公众视线里闹的那一部分,真不好看。

    虽然后来柯林斯回忆起第一段婚姻,总会自省说有自己的责任,如果他不是太忙于工作,没有顾好家,断不会这样。而在当时,柯林斯怒写了《TAIrTcut》,又因为两个孩子的抚养权争了很久,他骂她“毒害孩子们的心灵”,她骂他“是个恶心的伪君子”,最终两个孩子都归伯提内利,柯林斯不用给她一毛钱的离婚费。

    在离婚几个月后,媒体记者们就发现,柯林斯有了新欢一个美国女人吉尔-塔沃曼。

    菲尔-柯林斯和吉尔-塔沃曼的爱情和婚姻,一开始是那么甜蜜,就连外界都非常看好,1984年两人结婚了,19B9年有了女儿莉莉,两人甚至把莉莉刚出生的婴儿照片给媒体刊登晒幸福。

    后来持续的美满,让柯林斯居然有了“MNeGu(好好先生)”的绰号和形象,在那段时间,那是个幸福的家庭。

    但永远这个词不是柯林斯的风格,199l年,莉莉两岁多的时候,狗仔队拍到“好好先生”出轨了这家伙突然和青少年的老情人旧情复燃虽然这段疯狂的激情关系很快结束,他却是已经亲手粉碎了自己的好男人形象。

    面对丈夫出轨,吉尔-塔沃曼显露出了和解和留恋的态度,那一次,她没有任何表示,没有指责丈夫或者什么。所以外界给予了她“坚忍”、“坚强”、“贤惠”的赞叹,这是个像钢铁般坚硬,又像水般温柔的女人。

    然而,两年后,她吞下了自己亲手种下的苦果。

    1993年,菲尔-柯林斯又出轨了狗仔队拍到他跟一个年轻的亚裔女人约会,后来成了他的第三任妻子的奥瑞安-塞威。

    整个世界为之震惊,媒体的娱乐版面又被这个混蛋全面占领,怎么回事

    据柯林斯后来的说法是“在遇到奥瑞安前的几个月,我和塔沃曼就已经在办理离婚了,从那开始我们过上了各自的独立生活,。”他又说爱情是那么突然,那是他到瑞士一次演出,奥瑞安是接应他的工作人员,他对她一见钟情了,开始展开猛烈追求。

    媒体们不嫌事大,纷纷猜测,这次他们会离婚吗?还是像两年前那样,柯林斯玩了一阵又收心,塔沃曼原谅他?

    吉尔-塔沃曼,这个坚强的女人,最初继续保持着有尊严的沉默,她还在试图挽回丈夫的心,挽救这段婚姻。

    但是……不柯林斯铁了心要离婚,分居的那段日子,他继续和奥瑞安恋爱,他们的约会照片被放到各大媒体的头版,他不可能不知道跟了他13年的妻子有多么难受,可是这混蛋不在乎。

    塔沃曼不可能还受得了,据后来柯林斯说“我只是告诉她我的感受,但她不想和我说话了,她让我把话写下来给她。我就照做了,写下来用传真发给她,每个字母都是通过机器发出去的,而不是放在信封里什么。”

    在那个年代,还没有后世发达的互联网,也不用手机短信,传真是唯一的一种远程文字沟通方式。

    至于他们来来回回具体说了些什么,没人知道,本来整件事情,也不会有外人知道。

    不过几个月后,当柯林斯在德国演出,他说“我又一次试图得到莉莉,但吉尔很愤怒,不停地挂我电话,于是我就给她发了一份传真。结果它第二天成了《太阳报》的头条新闻,而且它被误读了……我不是要告诉她我有多讨厌她,只是事情早已成了一个不受控制的雪球,而我还在乱推着它。”

    吉尔-塔沃曼,终于发声了外界称为“可怕的愤怒”,她把柯林斯的那一份恶毒的传真,给了《太阳报》的记者

    11-vhd-e-vv-auIu1uhd-1eudlaTa1c,a1tIvdl

    塔沃曼向记者说“他这些话证明了他已经不是我所嫁的那个男人了,他做的一切都那么恶毒,这就像一出巨大的肥皂剧,而菲尔要开始表演了。”她怒了,为了得到莉莉,她不顾一切;又或许传真这种确凿证据本来就是她设的局?没人知道。

    “传真离婚”,世界各地的头条娱乐新闻

    这对曾经相亲相爱、现在反目成仇的夫妻的离婚细节,他们互相的攻击、背叛、欺骗、愤怒、丑陋……娱乐头条制造机器

    不只是他们,还有他们的女儿莉莉,狗仔队们没有放过4岁大的小女孩,她上学放学都会被一群群记者远远地拍摄,塔沃曼受不了,小孩子也受不了。

    柯林斯又有了一个后来并没有变为神的可笑想法,他希望能以发布“官方”街拍照片的方式,就是自己请摄影师定期拍一拍莉莉,以满足大众对她的关注,平时狗仔队们就不要去打扰她了。

    没有人听他的。

    最终的结果是,塔沃曼得到了莉莉,以及当时的176万欧元的离婚费;柯林斯得到了臭到极致的名声,民众评选的“摇滚界最讨厌的人”。

    193年正式离婚完毕,到了1999年,菲尔-柯林斯和奥瑞安结婚,以一首《c‘11BeTHat》送给了女儿莉莉。

    混蛋柯林斯实在有哄女性的本事,虽然他和前妻离婚时都会闹得很难看,但最终他和她们都能做回朋友,甚至有时候带上孩子出来见个面吃个饭,让外界甚为称奇,只是不知道幼小的孩子们心中的伤痕,是否也能愈合?

    204年,伦敦街头。

    莉莉通红的双眸噙满了泪水,突然说了声“H”,把泪水敛了回去,自言自语:“现在是204年,不同了,一切都不同了”看看这份报纸的出版日期,204年7月2号不同了

    惟不是她爸爸,她也不是妈妈,每段爱情都是不同的,那些丑陋的混账也都成为过去了……

    “不同了”她越说越坚决,再看看周围,没有狗仔队跟在远处拍着照片,也没有路人以古怪的眼神看着她,谈论着什么。

    那青春脸容渐渐露出了微笑,挺起了双眉,英姿飒爽,心扉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舒坦,那梦魇终于消散

    莉莉再看手中的《太阳报》,已经毫不畏惧和闷堵,她不屑地一笑,推着自行车走到前边的一个黑色垃圾桶边,把没有打开的整份报纸扔了进去,情不自禁地哈哈笑起来,“我自由了我不害怕了,我相信了”

    是的,我相信了……

    骤然间如同全然清醒了过来,莉莉有了一个决定。自从恋爱以来,她越喜欢,就越大脑不正常,想着比妈妈和所有人更聪明地经营一段感情、延长爱情的活力……却只是把事情弄得复杂了,只是在努力地搞砸事情。

    用不着那样,她明白了,她最需要做的是,像乔莉说的,相信相信一个人会全心会意爱她,相信爱情相信永远

    只有现在相信了,才能一起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莉莉仰头看看湛蓝的天空,转头看看外车道驶过的双层红色巴士,看看行人,笑容越发灿烂,满怀的冲动,真想立即回美国

    回去之后,她要向惟表白,告诉他,我要做你女朋友,我要你成为我的男朋友之前的IA关系过时了,她要告诉他

    惟,我爱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