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驱魔录像》——第18位——第15周——?12家——$1,031——$734,072——$141,522,002——$0。45

    《驱魔录像》——第24位——第16周——504家——$772——$389,088——$141,911,090——$0。45

    《驱魔录像》——第38位——第17周——325家——$647——$210,275——$142,121,365——$0。45

    《驱魔录像》——第46位——第18周——228家——$530——$120,840——$142,242,205——$0。45

    《驱魔录像》——第44位——第19周——193家——$517——$99,781——$142,341,986——$0。45

    经过19周的放映,在8月26日-9月1日这一周后,《驱魔录像》带着惊世的$1。42亿票房,在北美影市全线下画。这个数字不但让它成为史上最卖座的伪纪录片,也改变了太多太多,媒体们称之为的“划时代现象”。

    尤尼克-库勒,外界仍然不知道他是谁,只能以黑色人影作为他的形象。

    最近在8月21日星期天,《阳光小美女》发布了1:51分钟的先行预告片,并没有让影迷粉丝关注者们解馋,人们只是更馋更期待。因为预告片里的正片影像不多,更多是介绍有谁谁谁主演,还有神童导演叶惟。

    正式预告片和更多片花9月中下旬才会开始发布。

    今年来梦工厂真的霉运冲天,LMS的先行预告片总体来说没有受到多大关注,只因它错误地赶上了一场不幸的灾难。

    卡特里娜飓风。23日形成,持续增强为飓风,25日登陆佛罗里达州,29日路易斯安那州,继而摧毁了整个新奥尔良市,洪水淹没、救援不力、暴徒们抢劫强奸、无政府状态、多地仿佛末日到来……

    整个美国也陷入了低落之中,全世界都在关注事态,多个国家、地区和组织提供援助。

    这场灾难不是一天两天就会过去,地球并不会因谁而停止运转,但包括LMS在内的所有电影宣传确实受到了影响。

    对于梦工厂,还有一场灾难,《逃出克隆岛》在放映7周之后(九月2–8号),以可怜的$35,818,913北美票房下画了,比首周后预期的$3670万还要少,血本无归已经不足以形容它的失败,拖垮片商才差不多。

    而8月19日上映的《红眼航班》也表现平庸,$2600万制片成本,3079家影院开幕,现在三周过去只收下$4670万票房,也就这样了,它单在电影院不但赚不了钱,还要亏上一笔。

    特利-普莱斯在片中客串了一位生气的酒店宾客,他现在肯定更生气,梦工厂生气,华尔街生气,这家独立公司的丧钟已经被敲响,一声声传来。

    最后一把全押在《阳光小美女》上,是别无选择的不得不做。当然它高超的品质也给人信心,现在梦工厂除了动画部门,上上下下都掉进巨大的自我怀疑泥潭,还能有信心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都好像忽然间不懂玩电影游戏了。

    叶惟的生活在继续。因为卡特里娜飓风,妮娜提前结束了在洛杉矶的行程回了多伦多,这种时候如果他们的秘密曝光,什么都不会好。不过两人出街多次,却还没有被狗仔队发现,从侧面也显示出VIY的人气已经很低了,他的照片没什么价值。

    卡特里娜飓风让叶惟也很难过,除了给灾民们祈祷,能做的只有慈善了。

    像捐款。说到钱,在TET上他将得到一笔千万级的巨款,有票房分成、海外发行版权费、续集版权费等等,但不是马上就能得到,虽然狮门分钱不含糊,结算过账却都需要时间,一年半载也不出奇,有够布瑞恩、索尔顿律师等幕后团队成员忙的了。

    在飓风肆虐之前,叶惟参加了学校的足训练营,玩了个痛快,状态还不错,过去一年他并没有落下训练,而且从小踢着足球长大,很容易就找回比赛感觉。足球队的联赛要到冬季学期才开始,现在也就是训练蓄锐。

    飓风肆虐的9月初,哈佛-西湖开学了,韦克斯福德也开学了,射手女校等校同样开学了。

    家里交了四年高昂的学费,时不时还做捐赠,叶惟终于可以享受一下高中部的校园,八百来学生,却比韦克斯福德大了几倍,运动场、体育馆、剧院、教堂……用妮娜的话“这是个游乐园!”

    尽管学校很大,叶惟和莉莉还是会有偶遇的时候,每当这种时候,他们都会由心微笑,打打招呼说说话,不刻意回避,也不刻意联系,像个老朋友,一切自然而然。

    其实相比学风、课程和活动,韦克斯福德才是个游乐园,而这里的学生不但要追求2100的SAT平均分,还要超越学术,参与众多课外活动,艺术、体育、学生自治团体组织,去山区去农场去海外……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让个人简历光彩夺目。

    莉莉很忙,忙于学校的学习,也忙于发展自己的事业,她的艺术课报了表演艺术,想试试演戏,试试演电影;她加入了校啦啦队,多年来她的生活都过得很英式,想试试自己“美国女孩”的那一小部分。

    但她最大的兴趣还是新闻传媒,加入校杂志《凿石匠》,加入年刊《编年史》,继续给多家少女时尚杂志供稿,准备开设专栏。

    叶惟的艺术课也报了表演艺术,意在继续精进自己的表演能力。上了几节课后他发现还好,师资不比韦克斯福德差,甚至还要更高,难怪能培养出吉伦哈尔姐弟等好演员们,不过韦克斯福德胜在不做别的,学表演就几乎一天都在学表演。

    妮娜成了学校的明星学生,有荣耀也有压力,她还在适应生活上种种的变化,比如好像很难再交到好朋友,原来的好朋友又在减少,这点让她很失落,也更加理’了为什么叶惟当初要隐藏身份。

    每天的电话里,她都向他说上很多,有他的指引、宽慰和鼓励,她还是充满着活力,努力学习,努力提升。

    如果说到学习压力,妮娜可比不过叶惟身边的很多朋友,他们都开始愁着以后申请什么大学了,又怎么做好档案。吉娅大师很轻松,“那妖怪去哪我去哪,盯着你了”,那妖怪早已决定去南加大电影学院,只要SAT成绩过得去,其实他不可能不被招收。

    为什么?他不需要做什么,他拍电影。

    当时间到了9月15日星期四,历时三个月,《阳光小美女》的后期制作全部完工,最终公映版正片107分钟!

    这107分钟,是从迈克尔-阿恩特开始写剧本初稿以来的五年多,是过去两年无数努力、幸运、悲欢笑泪凝聚的成果,是叶惟倾尽了自己现有的才能的成果,也是线上线下整个剧组的成果。

    是梦想,是青春,是热血,是思考……是一切!

    在下午5:25分完工的那一瞬,叶惟在后制混音室里尽情地长吼,本来想说点什么,却说不出,就由着那股无法形容的激动,不断地吼喊!混音室里其他人也都欢笑不已。

    这成了《VIY》纪录片的素材,收到通知的纳内特-波斯特恩早已带着摄制队守候混音室,拍下了这个历史性的时刻。

    然而不一定就是这107分钟在全球的影院上映,因为还要送审评级,只有顺利拿到PG-13级才行。

    距离上映日只剩下不到两个月了,各方面的宣传正越发冲刺起来。

    对于叶惟而言,《阳光小美女》这个项目已经算做完了,是还要跟进评级、配合宣传、录制导演评论音轨版……但这些工作零零散散、非创作,所以他有时间去开展自己的下个电影项目。

    看看梦工厂的濒死困境,就知道为什么在电影业“作品才是你最大的权力”。

    如果电影砸钱就能赚钱,华尔街会整个搬进好莱坞,但事实上不行,不管六大主流巨头、独立迷你主流、普通独立……都不行。惨亏案例数不胜数,这里面需要些才华和运气。而这两样玩意都看不到摸不着,只有作品列表能做参考。

    所以相比华盛顿、华尔街简单得多的游戏规矩:不管得到机会前你都经历了些什么,也不管你是实力还是运气,你能赚钱,当红,坐在家里都有合同送上来;你不能赚钱,出局,怎么折腾都没人会理你。

    创作类行业大抵都这样,JK罗琳的新书?书商们抢破头。KJ罗琳的新书?那是谁?

    40岁的迈克尔-贝有大麻烦,不过以他的作品列表,《逃出克隆岛》之前,5部电影$5。04亿制片费,$7。38亿北美票房(平均$1。47亿),北美票房回报率大概1。46倍,这让他不至于完蛋,《变形金刚》更换导演的传闻仍没有成真,大概也不会了,他只是搞砸第一次,还有至少两次机会。

    一个17岁的少年,2部电影$245万制片费,$1。80亿北美票房(平均0。90亿),回报率73。46倍,这让叶惟悄然变得很红很红。

    在所有知道尤尼克-库勒就是叶惟的人看来,他一定前途无量,因为他太会赚钱了,至少目前是这样。

    只要他不自毁,不管LMS成功失败,他肯定有下个项目的执导合同,只看是大项目还是小小项目而已。

    叶惟自己倒知道当然一定会有,最糟糕就自己投资,可现在根本没有独资制片的机会,他欠着太多的人情债了,而同时太多人想得到他的下个项目,尽管有可能因为LMS惨败而被打进地狱,到头来什么都不算数,但不是谈意向的现在。

    朱莉娅-罗伯茨正双眼放光;梦工厂虽然可能突然一天不再是独立公司,却肯定会继续制片的,也正双眼放光;普雷通还想合作;狮门也想合作;CAA那边想他给大制片厂拍片,布瑞恩盼着抽佣金;还有这个那个……以及他自己想法。

    这段时间以来,他已经接触到了一堆项目,而且还在增加,或是自己的兴趣,或是别人推荐,或是尝试,或是可能……

    改编小说类的《可爱的骨头》、《流浪狗之家》、《怦然心动》、《另界》、《冬天的骨头》;改编真人传记的《灵魂冲浪人》;重拍经典的《魔女嘉莉》……

    一切都得逐个说起。

第二百八十九章 莉莉    “莉莉!”

    傍晚的天空一片橙红,布伦特伍德日落大道的“老地方”,六点多了,一道白裙少女身影依然站在路边,右手拿着的百合花依然那么鲜洁。听到喊声,她霍然转身望去,只见叶惟风驰电掣的骑着自行车奔来——

    “惟!”莉莉立时奔上去,他停车说着“我迟到了,刚从学校那边赶回来。”她泪眸的道歉说:“对不起,之前我没有相信你。”

    “爱就是永远不必说对不起。”叶惟一脸的温情,“我完全理解你的一切,我一点都没有生气。”

    莉莉双手抱紧他,紧紧地抱着,如此的幸福踏实,“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惟,我爱你,我要做你的女朋友,只有我!”

    “就算你扔了那箱子,我都没有生气,我根本做不到生你的气。”他也在搂紧她,手上轻抚着她的秀发。

    “你在说什么?我没有扔什么箱子,不是我做的!”莉莉惊疑不已,心头突然痛得抽搐,周围一切都模糊不清起来,就连他的脸庞也变得看不清楚,他的话声像在远去:“别管了,都过去了,我们向前看。莉莉,我得走了,我女朋友在多伦多等着我。”

    “惟!”整个世界在天旋地转,莉莉看着扭曲的周围,紧紧地抓着他的手,抓着不放,“惟!!!啊……”

    宽阔华贵的女生卧室里响起一声惊叫,随之陷入了长时间的寂静,窗外的天空正朦朦亮,又一天开始了,18日星期四。

    “呼这下好了,这个梦又多了一个版本,‘爱就是永远不必说对不起’,哪部电影里的……”

    莉莉的嘀咕声起,惺松的眼睛看看床头柜上的闹钟,才清晨五点多,她转转身要继续睡,却越发地清醒,想起了!这句话是《爱情故事》里的,她和他以前一起看录像时都很感动,从头到尾一直握着手,最后亲吻。

    “我就说了,没一段时间,别指望能恢复过来。”

    想着想着,外面天空越发明亮,晨光从阳台洒进,莉莉起了床,到卧室卫生间一番洗漱之后,出来往梳妆台坐下?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挺动了双眉几下,扭扭脸庞,“粗眉姑娘你好。”

    今天没什么行程,不准备出去玩,就想在家里安安静静地过,所以不准备化妆。

    莉莉拿起一把大梳子梳起头发,长发打理起来真麻烦,剪成中短发怎么样?他会喜欢吗?问题他喜欢不喜欢有什么关系?剪平头也不关他事。她忽然嗔了自己一句:“懒惰女孩。”

    随手扎了个马尾,她起身到阳台给自己养的几盆花卉浇水,细嗅清晨的花香,温暖的阳光洒落身上,这一片刻的宁静真棒。

    “亲爱的,早上好。”塔沃曼敲敲房门后,走进卧室走向阳台,“我今天有空,我们一起去逛街购物?买些秋季新衣服。”

    “早上好。”莉莉微笑地看了看母亲,把喷水壶放回一边,“我还是想一个人安静安静,再给我几天。”

    塔沃曼点点头,又爱怜道:“也许你该去旅游散散心?哪里都可以,叫上你的好友们?”

    “不了,我现在就想安静的待在家。”莉莉摆手,“我会好的,别担心我。是的是很遗憾,但……但,再给我几天好吗。”

    “莉莉,妈妈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就是你。”塔沃曼微微点头,拥了女儿一下,没多说什么。

    ……

    夏风吹拂道路两边的花草树木,没有惊喜的晨跑后,莉莉回到家中,洗了个澡,没去个人衣帽室选衣服,只是随意地往卧室衣柜拿了套T恤牛仔裤穿,下楼到饭厅吃早餐,玛德琳的厨艺真好,煎蛋吐司总是那么美味。

    边吃早餐,边看着《洛杉矶时报》,今天的电影版有关于LMS的短新闻,放出一小幅海报,还说这个周末会发布先行预告片。

    早餐后,莉莉忽然很有一股写稿的冲动,灵感爆发一般,她回到卧室往书桌前坐下,开启电脑就要写稿,但当打开文档,他的脸庞从心中闪了一闪,顿时间又全无了感觉。

    莉莉关了电脑,生?另一个主意,找来剪刀要剪报,决定从今天起,看到LMS的新闻都剪下来。

    这可是非常有纪念价值的,过上些年头,它们就成古董了。

    坐在书桌边,她一边剪,一边想起那天,他问“《阳光小美女》上映的时候,你也会去看吗?”他在想什么,怎么可能不去看?

    投资了一万块!

    算上通货膨胀还不止,快两年了,到11月就两年。

    正有点感慨,突然左手食指一下剧痛,莉莉失声一叫,英眉紧皱了起来,左手食指指肚被自己剪出一小道口子,鲜血涌流。

    “真笨。”她有些生气,又有些好笑,“你真笨!笨蛋-柯林斯!”

    放下剪刀和报纸,按着巨痛的伤口,她起身去找创可贴。在一楼卫生间的医疗箱里找到了,先清洗了伤口,又擦了碘酒,痛得钻心,然后认真地给伤口贴上创可贴。

    拇指按按食指,有些痛,但是还可以忍耐。

    莉莉回到楼上卧室,继续完成了剪报,忙完这些,又想这上面的海报太小了,都看不清楚文字信息,于是再一次打开电脑,准备打印一张大海报挂在房间墙上。我可是追梦联盟的大股东,这也是我的电影。

    她坐了下来,登上LMS的官网,已经很久没有浏览过这个网站了,变化了好多,有了剧照工作照的栏目,也有新闻消息等。本来只是想下载海报,但握着鼠标的右手不由自主地点开工作照,看了起来。

    看着一张张照片,莉莉不由微笑,前期的工作照里,他的左手小臂还打着石膏,有些还双手缠着纱布,却一样神采飞扬;到了外景工作照里,已经没有石膏了,他看上去真好,他用导演取景器取景,他在指挥片场,他坐在导演椅上,他在吃盒饭……

    越看,越想看到这部电影,越想看他的电影。

    《驱魔录像》?还没有看过呢。

    她当然知道尤尼克-库勒是谁,只是在?天之前,还一直刻意地忽略这回事而已,不去关注,不去想。现在想想,老天!那家伙都做了些什么啊?真疯狂!不知道这样说适合不适合,他让所有人都中魔了,魔鬼的精神,VIY。

    ……还是不去看了,他女朋友妮娜演女主角,自己的观影情绪肯定会受影响,看不到影片的真髓。

    海报,海报。莉莉点了几下,咦的一声,上面有三款海报呢。

    都点开详细看看,最先看的是最后打开的第三款海报,眉头皱皱,她不喜欢这款,关掉;看着第二款海报,双眸一亮,很清新温暖的感觉,她喜欢这种感觉,没关;再看第一款海报,还行,但主演们的头像非要这样上下排着吗?

    她也不懂,三款之中最喜欢第二款,就选定它要打印出来。

    卧室里没有打印机,书房里有,莉莉起身走去。过了一阵,又回来了,手上拿着一幅刚刚打印出的海报,她把它贴在书桌后的墙上适合位置,看了又看,如同阳光照进了心扉。

    好一会后,她关了电脑,拿了本书,要去花园看书。

    ……

    “我只知道她曾经是吉尔-塔沃曼的家庭助理,叫多洛丽丝,不清楚这是她的姓氏还是名字或者昵称。布瑞恩,你能帮帮我吗?”

    “你为什么要找她,找到她要做什么?”

    “一点小私事,涉及到我的隐私,恕我不能告诉你。你知道我和莉莉早就闹翻了,塔沃曼也不理我,所以我得自己找。”

    “很难,就这点信息怎么找?吉尔-塔沃曼这种人物的助理,都是独立的,还会做足保密工作,更不好找。”

    “布瑞恩,我知道你就像阿拉丁的神灯,你一定有什么办法。”

    “我告诉你,这事你找私家侦探办,甚至找那些八卦小报办,都比找我办靠谱,经纪人不做这个,小子。”

    “那你认识什么厉害可靠的私家侦探吗?”

    ……

    早上的阳光照着幽静的花园,花草的芬芳弥散在微风之中,莉莉坐在树荫下的休闲圆桌边的木椅上,正看着这本《一只狗的生活意见》,这是本老书,她第一次读还是小时候,多年来看过多次,每次看都会看得很开心。

    翻过一页书,又一次忍俊不禁,她拿起桌上半满着淡黄茶水的白瓷茶杯,抿了一口,甘香清爽。

    忽然,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打破了这份宁静。

    现在每一次手机响,莉莉的心都会猛跳一下,合上书放下,拿过手机看看,眼眸顿时翻了翻,接通道:“嗨翠丝特?我在家,今天不想出去,没什么事……对了,我和惟做回朋友了,我这边已经正式解除了对VIY的制裁,该怎么就怎么吧。”

    “你们复合了!?”翠丝特惊呼。

    “没有,只是朋友。”莉莉说着自嘲的轻笑了声,“我和他以前有点小误会,现在好了,做朋友没问题。”

    “你们迟早会复合吧?”

    “我不知道……我是有点还喜欢他,但他和他女朋友好着呢,别乱说。”

    “一点点?”

    “别八卦了,这事就这样。”

    莉莉不想细说,就算是对知己好友也不想,除了她和惟,别人又怎么能理解?其实连他们自己也不是完全理解。

    结束通话后,她继续拿着手机按动,通讯录里已经加回了VI,15号晚和昨晚各有一次短通话,第一次是他打来的,第二次是她打去的,现在又想打过去……还是退出了通讯录。不行,这样不对,这是破坏别人的感情,这样不对。

    “呼!”莉莉放下手机,举杯抿了一口茶,这回的味道苦涩了很多。

    总感觉好像有个电话忘了没打,是什么电话?

    她望着蓝天上的云彩飘动,突然想到了,当即不管时差不时差就打过去,那边一接通,她就说:“爸爸。”大混蛋那天就知道了,打来说了一顿安慰话,还要赶来洛杉矶探看她,她不让他来,有什么用呢。

    “宝贝莉莉,想爸爸了吗?”

    “没有,我是要问你,惟有没有问你拿多洛丽丝的联系方式?”

    “那小子就没有联系我,再说我也不知道,只有你妈妈知道。”

    莉莉语气认真的道:“我不要追究多洛丽丝了,如果惟问起你,你别理他,真的绝对不要理,还有你也不要闹出什么事。你可以透露我的意思给惟,我不要什么道歉了,我不在乎。”

    “哦……我的宝贝女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至于惟,你为什么不直接自己告诉他?”

    “因为……”莉莉停住了话,他会听出我真正的心思然后还要继续追究,那女人太卑鄙可恶了,怎么能这样……

    然而理智告诉她,妈妈说得对,她不是多大的公众人物,“菲尔-柯林斯的女儿”,但惟不同,《阳光小美女》快上映了,不能让他卷入这些事情之中,这会影响他的工作状态,一个不好还会影响他的事业,她不要追究了,只希望他一切顺利地梦想成真、大放光芒。

    想着这些,她严正的道:“总之你不要理他,你不要追究,就行了。知道吗?我只要你做这件事。”

    “知道,知道,爸爸全听你的。”

    “但愿你这次说话算数,不然我会非常失望!”

    通话结束后,莉莉呼了一声,平静了一会,继续饮茶看书……

    就这样过去了一个早上,吃过午餐,她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做做这事,做做那事,从中午到下午,又到下午四点多。

    莉莉突然觉得是时候了,事实上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去看那个箱子,因为一看到就心脏剧痛得无法承受,可是不能就让箱子放在杂物房,她要收拾起来,总要收拾起来的。

    ……

    嗞的一声,女生卧室里,古玩收藏玻璃柜被打开了,一只纤手拿着个布偶娃娃放进去,到一排排娃娃之间,仔细地摆放好。

    “简,对不起,让你在他家的阁楼里尘封了一年,我该早点去检查箱子的。”

    看着那些娃娃们,莉莉脸露微笑,也没多么可怕,心里倒有什么地方踏实了下来,点了点简-爱娃娃的头顶,又笑道:“你现在可以和你的罗切斯特在一起了,而我的惟……他是别人的了。”

    她看了一会,才继续往旁边的箱子翻动起来,拿出了不多的几件东西,其它的还是先在箱子里吧,但她不会再让任何人偷走了。

    这时候,莉莉注意到箱内的一张DVD,拿了出来,眸光泛闪着追忆,DVD上有他用黑色记号笔写着的“超呆乐队现场表演,震撼!”还有她用红色记号笔写着的“注意,内有毁歌者!”

    她看着不由笑了笑,轻抚上面的笔迹,想起做拷贝那天,想起那天……就拿着它走到书桌前坐下,用电脑播放起来。

    很快,电脑屏幕上出现了快两年前的影像,那是在学校的音乐室里,叶惟抱着把木吉他,列夫那四人各有乐器。

    莉莉一看就已经露齿地笑,他那时候比现在小了好些,发型也不同,那时是短中发,现在是碎发,很多不同。

    “大家好,我们是超呆乐队。”那五人齐声说道,都书呆子般的面无表情,他是装的,其他人可能是真的。

    “哈哈。”莉莉笑出了声,明眸闪动,心头跃动着什么。

    “1,2,3,开始。”影像里的叶惟念罢,手指弹起了吉他弦,其他四人也开动了,《You‘ll-Be-In-My-Heart》的歌曲旋律响起,他满脸深情地开唱:“来吧,别哭了……”

    他在唱,莉莉在欢笑,笑得前合后仰,说着“闭嘴,‘毁歌者’,早知道我才不会理你,你个小混蛋,哈哈……”渐渐的,笑声轻了停了,她一脸平静,歌曲播放完了。

    握着鼠标点了点,又一次播起来,“大家好,我们是超呆乐队……”

    那一天,她不知哪来的劲头,奔向了追梦联盟总部的杂物房,投资了一万块,还有自己的心,真的是超呆。

    “大家好,我们是超呆乐队……”

    那一天,她和他第一次正式约会,在圣莫尼卡海滩。

    “大家好,我们是超呆乐队……”

    那一天,她微笑着入睡,前所未有地那么期待第二天的到来。

    “大家好,我们是超呆乐队……”

    眼眶有些发红,眨了眨,莉莉点击关闭了视频,拿出DVD,关了电脑,把东西都收拾好,想出去走走了。

    也许只有遗憾才有永远,但是我们可以长大和向前看。

    是的,你说得对,我是个坚强的女孩,谁叫我的眉毛那么粗呢,我是个坚强的女孩,从来都是。

    歌声还在心头响着,一遍又一遍:

    “来吧,别哭了,一切都会好的。只要抓住我的手,紧紧地抓住。我就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

    ……

    傍晚的天空一片橙红,圣莫尼卡海滩上游人如织,波浪在拍打海岸,轮渡游艇停靠码头,远处的摩天轮亮起了五彩灯光,夕阳的光芒把海面染红染金黄,一群群海鸥点缀着这幅美丽的画景。

    莉莉漫步在海滩边上,身着T恤牛仔裤,挽着一个香奈儿手袋,海风吹去,长马尾的发梢在飘舞。

    她觉得大海真是奇妙,你高兴的时候看着大海,会感到宁静下来;你伤心的时候看着大海,却会得到慰籍,高兴起来。

    “你如此弱小,却似乎那么坚强,我温暖的怀抱是你最安全的地方,我们之间的深厚情谊是无法割断的”

    莉莉弯身抓起了一把沙子,前面没有人,她把沙子轻缓地洒向半空中,黄沙在飞舞——

    看到了吗,世间万物都可以飞,但它们总会落回地上,和撑杆跳一样。因为人生有起有落,有高有低,有喜?悲……

    有时候,我们站在地上,我们就一步步向前进。

    有时候,我们飞在天空中,那我们就飞!

    向前看,看看会怎么样。

    “我就在这里,你不要哭泣。还有你就在我心上,是的,就在我心上,从这一天起,直到永远”

    莉莉踏着细沙走了一段路,突然站住了,双眸定定的望着前方,游人们来来往往,但是在人群之中,在千万人之中,她就是看到了他。当然也看到了挽着他手臂、半倚在他身上的妮娜,妮娜正看着另一个方向。

    那边的叶惟也突然站住了,他也看到了她。

    不过就十几二十步的距离,两人默默相视。

    “当命运考验你的时候,你必须坚强,也许我无法陪伴你,但你一定要勇敢面对。”

    莉莉对他歪了歪头,微笑了起来。

    他也微笑了起来。

    这一瞬间,两人确信彼此心灵相通了,什么都没说,却说了一切。

    莉莉看着妮娜转头看向他,她的双眸里满是他,留意不到其它,笑说着什么。他深深的看了这边一眼,目光就回到了妮娜身上,在回说着什么,带着她走向另一边。

    莉莉转身走了,抬起头,看看橙红的天空,就望向前方,步伐盈盈,右手轻轻地摇动着手中的手袋。

    那双明眸,一片坚强。

    ……

    来吧,别哭了,一切都会好的

    只要抓住我的手,紧紧地抓住

    我就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

    我就会一直在这里,不要哭泣

    你如此弱小,却似乎那么坚强

    我温暖的怀抱是你最安全的地方

    我们之间的深厚情谊是无法割断的

    我就在这里,你不要哭泣

    还有你就在我心上

    是的,就在我心上

    从这一天起,直到永远

    别听他们的闲话

    你在我的心中

    从来

    ……

    当命运考验你的时候,你必须坚强

    也许我无法陪伴你,但你一定要勇敢面对

    终有一天,他们会明了

    我们会一起面对!

    因为你就在我的心上

    我相信,你就在我的心上

    从这一天起,现在和永远

    你就在我的心上

    别管他们说些什么

    你就在我的心上

    从来

    只要看看你的肩膀

    我永远都在那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