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莉莉!”

    傍晚的天空一片橙红,布伦特伍德日落大道的“老地方”,六点多了,一道白裙少女身影依然站在路边,右手拿着的百合花依然那么鲜洁。听到喊声,她霍然转身望去,只见叶惟风驰电掣的骑着自行车奔来——

    “惟!”莉莉立时奔上去,他停车说着“我迟到了,刚从学校那边赶回来。”她泪眸的道歉说:“对不起,之前我没有相信你。”

    “爱就是永远不必说对不起。”叶惟一脸的温情,“我完全理解你的一切,我一点都没有生气。”

    莉莉双手抱紧他,紧紧地抱着,如此的幸福踏实,“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惟,我爱你,我要做你的女朋友,只有我!”

    “就算你扔了那箱子,我都没有生气,我根本做不到生你的气。”他也在搂紧她,手上轻抚着她的秀发。

    “你在说什么?我没有扔什么箱子,不是我做的!”莉莉惊疑不已,心头突然痛得抽搐,周围一切都模糊不清起来,就连他的脸庞也变得看不清楚,他的话声像在远去:“别管了,都过去了,我们向前看。莉莉,我得走了,我女朋友在多伦多等着我。”

    “惟!”整个世界在天旋地转,莉莉看着扭曲的周围,紧紧地抓着他的手,抓着不放,“惟!!!啊……”

    宽阔华贵的女生卧室里响起一声惊叫,随之陷入了长时间的寂静,窗外的天空正朦朦亮,又一天开始了,18日星期四。

    “呼这下好了,这个梦又多了一个版本,‘爱就是永远不必说对不起’,哪部电影里的……”

    莉莉的嘀咕声起,惺松的眼睛看看床头柜上的闹钟,才清晨五点多,她转转身要继续睡,却越发地清醒,想起了!这句话是《爱情故事》里的,她和他以前一起看录像时都很感动,从头到尾一直握着手,最后亲吻。

    “我就说了,没一段时间,别指望能恢复过来。”

    想着想着,外面天空越发明亮,晨光从阳台洒进,莉莉起了床,到卧室卫生间一番洗漱之后,出来往梳妆台坐下?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挺动了双眉几下,扭扭脸庞,“粗眉姑娘你好。”

    今天没什么行程,不准备出去玩,就想在家里安安静静地过,所以不准备化妆。

    莉莉拿起一把大梳子梳起头发,长发打理起来真麻烦,剪成中短发怎么样?他会喜欢吗?问题他喜欢不喜欢有什么关系?剪平头也不关他事。她忽然嗔了自己一句:“懒惰女孩。”

    随手扎了个马尾,她起身到阳台给自己养的几盆花卉浇水,细嗅清晨的花香,温暖的阳光洒落身上,这一片刻的宁静真棒。

    “亲爱的,早上好。”塔沃曼敲敲房门后,走进卧室走向阳台,“我今天有空,我们一起去逛街购物?买些秋季新衣服。”

    “早上好。”莉莉微笑地看了看母亲,把喷水壶放回一边,“我还是想一个人安静安静,再给我几天。”

    塔沃曼点点头,又爱怜道:“也许你该去旅游散散心?哪里都可以,叫上你的好友们?”

    “不了,我现在就想安静的待在家。”莉莉摆手,“我会好的,别担心我。是的是很遗憾,但……但,再给我几天好吗。”

    “莉莉,妈妈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就是你。”塔沃曼微微点头,拥了女儿一下,没多说什么。

    ……

    夏风吹拂道路两边的花草树木,没有惊喜的晨跑后,莉莉回到家中,洗了个澡,没去个人衣帽室选衣服,只是随意地往卧室衣柜拿了套T恤牛仔裤穿,下楼到饭厅吃早餐,玛德琳的厨艺真好,煎蛋吐司总是那么美味。

    边吃早餐,边看着《洛杉矶时报》,今天的电影版有关于LMS的短新闻,放出一小幅海报,还说这个周末会发布先行预告片。

    早餐后,莉莉忽然很有一股写稿的冲动,灵感爆发一般,她回到卧室往书桌前坐下,开启电脑就要写稿,但当打开文档,他的脸庞从心中闪了一闪,顿时间又全无了感觉。

    莉莉关了电脑,生?另一个主意,找来剪刀要剪报,决定从今天起,看到LMS的新闻都剪下来。

    这可是非常有纪念价值的,过上些年头,它们就成古董了。

    坐在书桌边,她一边剪,一边想起那天,他问“《阳光小美女》上映的时候,你也会去看吗?”他在想什么,怎么可能不去看?

    投资了一万块!

    算上通货膨胀还不止,快两年了,到11月就两年。

    正有点感慨,突然左手食指一下剧痛,莉莉失声一叫,英眉紧皱了起来,左手食指指肚被自己剪出一小道口子,鲜血涌流。

    “真笨。”她有些生气,又有些好笑,“你真笨!笨蛋-柯林斯!”

    放下剪刀和报纸,按着巨痛的伤口,她起身去找创可贴。在一楼卫生间的医疗箱里找到了,先清洗了伤口,又擦了碘酒,痛得钻心,然后认真地给伤口贴上创可贴。

    拇指按按食指,有些痛,但是还可以忍耐。

    莉莉回到楼上卧室,继续完成了剪报,忙完这些,又想这上面的海报太小了,都看不清楚文字信息,于是再一次打开电脑,准备打印一张大海报挂在房间墙上。我可是追梦联盟的大股东,这也是我的电影。

    她坐了下来,登上LMS的官网,已经很久没有浏览过这个网站了,变化了好多,有了剧照工作照的栏目,也有新闻消息等。本来只是想下载海报,但握着鼠标的右手不由自主地点开工作照,看了起来。

    看着一张张照片,莉莉不由微笑,前期的工作照里,他的左手小臂还打着石膏,有些还双手缠着纱布,却一样神采飞扬;到了外景工作照里,已经没有石膏了,他看上去真好,他用导演取景器取景,他在指挥片场,他坐在导演椅上,他在吃盒饭……

    越看,越想看到这部电影,越想看他的电影。

    《驱魔录像》?还没有看过呢。

    她当然知道尤尼克-库勒是谁,只是在?天之前,还一直刻意地忽略这回事而已,不去关注,不去想。现在想想,老天!那家伙都做了些什么啊?真疯狂!不知道这样说适合不适合,他让所有人都中魔了,魔鬼的精神,VIY。

    ……还是不去看了,他女朋友妮娜演女主角,自己的观影情绪肯定会受影响,看不到影片的真髓。

    海报,海报。莉莉点了几下,咦的一声,上面有三款海报呢。

    都点开详细看看,最先看的是最后打开的第三款海报,眉头皱皱,她不喜欢这款,关掉;看着第二款海报,双眸一亮,很清新温暖的感觉,她喜欢这种感觉,没关;再看第一款海报,还行,但主演们的头像非要这样上下排着吗?

    她也不懂,三款之中最喜欢第二款,就选定它要打印出来。

    卧室里没有打印机,书房里有,莉莉起身走去。过了一阵,又回来了,手上拿着一幅刚刚打印出的海报,她把它贴在书桌后的墙上适合位置,看了又看,如同阳光照进了心扉。

    好一会后,她关了电脑,拿了本书,要去花园看书。

    ……

    “我只知道她曾经是吉尔-塔沃曼的家庭助理,叫多洛丽丝,不清楚这是她的姓氏还是名字或者昵称。布瑞恩,你能帮帮我吗?”

    “你为什么要找她,找到她要做什么?”

    “一点小私事,涉及到我的隐私,恕我不能告诉你。你知道我和莉莉早就闹翻了,塔沃曼也不理我,所以我得自己找。”

    “很难,就这点信息怎么找?吉尔-塔沃曼这种人物的助理,都是独立的,还会做足保密工作,更不好找。”

    “布瑞恩,我知道你就像阿拉丁的神灯,你一定有什么办法。”

    “我告诉你,这事你找私家侦探办,甚至找那些八卦小报办,都比找我办靠谱,经纪人不做这个,小子。”

    “那你认识什么厉害可靠的私家侦探吗?”

    ……

    早上的阳光照着幽静的花园,花草的芬芳弥散在微风之中,莉莉坐在树荫下的休闲圆桌边的木椅上,正看着这本《一只狗的生活意见》,这是本老书,她第一次读还是小时候,多年来看过多次,每次看都会看得很开心。

    翻过一页书,又一次忍俊不禁,她拿起桌上半满着淡黄茶水的白瓷茶杯,抿了一口,甘香清爽。

    忽然,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打破了这份宁静。

    现在每一次手机响,莉莉的心都会猛跳一下,合上书放下,拿过手机看看,眼眸顿时翻了翻,接通道:“嗨翠丝特?我在家,今天不想出去,没什么事……对了,我和惟做回朋友了,我这边已经正式解除了对VIY的制裁,该怎么就怎么吧。”

    “你们复合了!?”翠丝特惊呼。

    “没有,只是朋友。”莉莉说着自嘲的轻笑了声,“我和他以前有点小误会,现在好了,做朋友没问题。”

    “你们迟早会复合吧?”

    “我不知道……我是有点还喜欢他,但他和他女朋友好着呢,别乱说。”

    “一点点?”

    “别八卦了,这事就这样。”

    莉莉不想细说,就算是对知己好友也不想,除了她和惟,别人又怎么能理解?其实连他们自己也不是完全理解。

    结束通话后,她继续拿着手机按动,通讯录里已经加回了VI,15号晚和昨晚各有一次短通话,第一次是他打来的,第二次是她打去的,现在又想打过去……还是退出了通讯录。不行,这样不对,这是破坏别人的感情,这样不对。

    “呼!”莉莉放下手机,举杯抿了一口茶,这回的味道苦涩了很多。

    总感觉好像有个电话忘了没打,是什么电话?

    她望着蓝天上的云彩飘动,突然想到了,当即不管时差不时差就打过去,那边一接通,她就说:“爸爸。”大混蛋那天就知道了,打来说了一顿安慰话,还要赶来洛杉矶探看她,她不让他来,有什么用呢。

    “宝贝莉莉,想爸爸了吗?”

    “没有,我是要问你,惟有没有问你拿多洛丽丝的联系方式?”

    “那小子就没有联系我,再说我也不知道,只有你妈妈知道。”

    莉莉语气认真的道:“我不要追究多洛丽丝了,如果惟问起你,你别理他,真的绝对不要理,还有你也不要闹出什么事。你可以透露我的意思给惟,我不要什么道歉了,我不在乎。”

    “哦……我的宝贝女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至于惟,你为什么不直接自己告诉他?”

    “因为……”莉莉停住了话,他会听出我真正的心思然后还要继续追究,那女人太卑鄙可恶了,怎么能这样……

    然而理智告诉她,妈妈说得对,她不是多大的公众人物,“菲尔-柯林斯的女儿”,但惟不同,《阳光小美女》快上映了,不能让他卷入这些事情之中,这会影响他的工作状态,一个不好还会影响他的事业,她不要追究了,只希望他一切顺利地梦想成真、大放光芒。

    想着这些,她严正的道:“总之你不要理他,你不要追究,就行了。知道吗?我只要你做这件事。”

    “知道,知道,爸爸全听你的。”

    “但愿你这次说话算数,不然我会非常失望!”

    通话结束后,莉莉呼了一声,平静了一会,继续饮茶看书……

    就这样过去了一个早上,吃过午餐,她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做做这事,做做那事,从中午到下午,又到下午四点多。

    莉莉突然觉得是时候了,事实上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去看那个箱子,因为一看到就心脏剧痛得无法承受,可是不能就让箱子放在杂物房,她要收拾起来,总要收拾起来的。

    ……

    嗞的一声,女生卧室里,古玩收藏玻璃柜被打开了,一只纤手拿着个布偶娃娃放进去,到一排排娃娃之间,仔细地摆放好。

    “简,对不起,让你在他家的阁楼里尘封了一年,我该早点去检查箱子的。”

    看着那些娃娃们,莉莉脸露微笑,也没多么可怕,心里倒有什么地方踏实了下来,点了点简-爱娃娃的头顶,又笑道:“你现在可以和你的罗切斯特在一起了,而我的惟……他是别人的了。”

    她看了一会,才继续往旁边的箱子翻动起来,拿出了不多的几件东西,其它的还是先在箱子里吧,但她不会再让任何人偷走了。

    这时候,莉莉注意到箱内的一张DVD,拿了出来,眸光泛闪着追忆,DVD上有他用黑色记号笔写着的“超呆乐队现场表演,震撼!”还有她用红色记号笔写着的“注意,内有毁歌者!”

    她看着不由笑了笑,轻抚上面的笔迹,想起做拷贝那天,想起那天……就拿着它走到书桌前坐下,用电脑播放起来。

    很快,电脑屏幕上出现了快两年前的影像,那是在学校的音乐室里,叶惟抱着把木吉他,列夫那四人各有乐器。

    莉莉一看就已经露齿地笑,他那时候比现在小了好些,发型也不同,那时是短中发,现在是碎发,很多不同。

    “大家好,我们是超呆乐队。”那五人齐声说道,都书呆子般的面无表情,他是装的,其他人可能是真的。

    “哈哈。”莉莉笑出了声,明眸闪动,心头跃动着什么。

    “1,2,3,开始。”影像里的叶惟念罢,手指弹起了吉他弦,其他四人也开动了,《You‘ll-Be-In-My-Heart》的歌曲旋律响起,他满脸深情地开唱:“来吧,别哭了……”

    他在唱,莉莉在欢笑,笑得前合后仰,说着“闭嘴,‘毁歌者’,早知道我才不会理你,你个小混蛋,哈哈……”渐渐的,笑声轻了停了,她一脸平静,歌曲播放完了。

    握着鼠标点了点,又一次播起来,“大家好,我们是超呆乐队……”

    那一天,她不知哪来的劲头,奔向了追梦联盟总部的杂物房,投资了一万块,还有自己的心,真的是超呆。

    “大家好,我们是超呆乐队……”

    那一天,她和他第一次正式约会,在圣莫尼卡海滩。

    “大家好,我们是超呆乐队……”

    那一天,她微笑着入睡,前所未有地那么期待第二天的到来。

    “大家好,我们是超呆乐队……”

    眼眶有些发红,眨了眨,莉莉点击关闭了视频,拿出DVD,关了电脑,把东西都收拾好,想出去走走了。

    也许只有遗憾才有永远,但是我们可以长大和向前看。

    是的,你说得对,我是个坚强的女孩,谁叫我的眉毛那么粗呢,我是个坚强的女孩,从来都是。

    歌声还在心头响着,一遍又一遍:

    “来吧,别哭了,一切都会好的。只要抓住我的手,紧紧地抓住。我就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

    ……

    傍晚的天空一片橙红,圣莫尼卡海滩上游人如织,波浪在拍打海岸,轮渡游艇停靠码头,远处的摩天轮亮起了五彩灯光,夕阳的光芒把海面染红染金黄,一群群海鸥点缀着这幅美丽的画景。

    莉莉漫步在海滩边上,身着T恤牛仔裤,挽着一个香奈儿手袋,海风吹去,长马尾的发梢在飘舞。

    她觉得大海真是奇妙,你高兴的时候看着大海,会感到宁静下来;你伤心的时候看着大海,却会得到慰籍,高兴起来。

    “你如此弱小,却似乎那么坚强,我温暖的怀抱是你最安全的地方,我们之间的深厚情谊是无法割断的”

    莉莉弯身抓起了一把沙子,前面没有人,她把沙子轻缓地洒向半空中,黄沙在飞舞——

    看到了吗,世间万物都可以飞,但它们总会落回地上,和撑杆跳一样。因为人生有起有落,有高有低,有喜?悲……

    有时候,我们站在地上,我们就一步步向前进。

    有时候,我们飞在天空中,那我们就飞!

    向前看,看看会怎么样。

    “我就在这里,你不要哭泣。还有你就在我心上,是的,就在我心上,从这一天起,直到永远”

    莉莉踏着细沙走了一段路,突然站住了,双眸定定的望着前方,游人们来来往往,但是在人群之中,在千万人之中,她就是看到了他。当然也看到了挽着他手臂、半倚在他身上的妮娜,妮娜正看着另一个方向。

    那边的叶惟也突然站住了,他也看到了她。

    不过就十几二十步的距离,两人默默相视。

    “当命运考验你的时候,你必须坚强,也许我无法陪伴你,但你一定要勇敢面对。”

    莉莉对他歪了歪头,微笑了起来。

    他也微笑了起来。

    这一瞬间,两人确信彼此心灵相通了,什么都没说,却说了一切。

    莉莉看着妮娜转头看向他,她的双眸里满是他,留意不到其它,笑说着什么。他深深的看了这边一眼,目光就回到了妮娜身上,在回说着什么,带着她走向另一边。

    莉莉转身走了,抬起头,看看橙红的天空,就望向前方,步伐盈盈,右手轻轻地摇动着手中的手袋。

    那双明眸,一片坚强。

    ……

    来吧,别哭了,一切都会好的

    只要抓住我的手,紧紧地抓住

    我就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

    我就会一直在这里,不要哭泣

    你如此弱小,却似乎那么坚强

    我温暖的怀抱是你最安全的地方

    我们之间的深厚情谊是无法割断的

    我就在这里,你不要哭泣

    还有你就在我心上

    是的,就在我心上

    从这一天起,直到永远

    别听他们的闲话

    你在我的心中

    从来

    ……

    当命运考验你的时候,你必须坚强

    也许我无法陪伴你,但你一定要勇敢面对

    终有一天,他们会明了

    我们会一起面对!

    因为你就在我的心上

    我相信,你就在我的心上

    从这一天起,现在和永远

    你就在我的心上

    别管他们说些什么

    你就在我的心上

    从来

    只要看看你的肩膀

    我永远都在那里

第289章 海报    这是一幅有着巨大人像的电影海报,阳光般的黄色底,汤姆-汉克斯、朱莉娅-罗伯茨左右地占着两侧,中间还剩一小些空间,远景处有着艾伦-阿金、阿比吉尔四人,他们桀骜不逊的坐在长椅上,一辆大众巴士停在后面,片名、导演叶惟和主演们名字分布四处,还有一句宣传语“一个濒临崩溃的家庭”。

    “看看,这就是他们一开始找的公司设计的,汉克斯、罗伯茨,真是巨大!简直像格列佛在小人国,还是两个。”

    “……这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了!你现在是什么感觉?看着这幅海报,你觉得它会是怎么的一部电影?”

    “唔,我觉得,我觉得……还好啊,好像挺有意思的,我会看。”

    “为什么挺有意思?”

    “我不知道,这是你的电影!看到你的名字,我就有兴趣,真希望尤尼克-顾也印上去。”

    叶家屋子的洁净饭厅里,饭桌上放着一小叠海报,盖在最上面的那一张正被桌边的叶惟和妮娜评论着,朵朵在外面后园和托托玩着抛飞盘,一人一狗冲来冲去。

    妮娜的杏仁眼眸瞪得圆圆,看来看去也看不出这幅海报有什么问题,不是挺好吗?名字都没拼错,没有吧……?a逼gail-breslin有点不确定,应该没有……

    “我不是专业发行人员,但说我指手划脚也要了。”叶惟一脸认真入神,说着自己的意见:“我认为它会让人觉得,不是文艺片,不是好莱坞商业片,而是一部堆砌巨星的粉丝片!好像只有你是汉克斯,或者是罗伯茨的粉丝,这部电影才适合你,这种感觉太糟糕了。”

    “听你这么一说。”妮娜思考着点点头,左手环胸,右手托着下巴,“我也感觉是。”

    “是吧,最好的海报会有一个充满力量的情境,使观众们不管主演们是谁都会感兴趣,当是这些知名明星演就更大兴趣。而这幅海报,它没有情境,没有力量,它只是把两个巨星秀出来,把卖点几乎全部押在汉克斯和罗伯茨的首次联手上。”

    “这样不好,很明显……”妮娜想着忽然灵光一闪,急忙道:“应该把你的照片也印上去!你也是一个卖点!”

    “不不不。”叶惟说得有点激动,伸手敲敲海报,“他们当然很有票房号召力,也许我也有一些,但这不是一部粉丝片,它能有更大的作为。所以我就说,‘嘿伙计们,你们知道我们刚刚失去多少观众了吗?24个。’”

    “24个?”妮娜怔然,什么意思?

    “是的,24个。”叶惟说得非常慢。妮娜还是疑惑的摇头:“我没明白。”叶惟只好要揭开谜底,她却突然惊叫:“我想到了!我想到了!!”他停住了话,她兴奋的道:“24小时,24个就是一天!我们一整天都在失去观众。”

    “……哇!猜对了!”

    “哈哈!”

    两人高兴地击了击掌。叶惟觉得她的理解也不错,很有趣,虽然他其实想说“除了h和r之外的所有。”h是汉克斯,r是罗伯茨,26个观众,只得到两个。

    “尤尼克,我们的合拍游戏越玩越好了!”妮娜开心得跳起了舞,最近的成功率提高了好多,她已经知道怎么玩了,动脑子!

    “从来就很好。”叶惟看着她手舞足蹈的,心中渐渐通达起来,既然做了这个抉择就好好走下去,快乐的女朋友,幸福的生活。

    他笑道:“话说回来,巨星卖点不能不做,只不过我们要让观众有另一种感觉,它不只有巨星,它更有故事。所以我亲自设计了一幅,看看,这张就是我的版本。”说着把最上面的那张海报移开,显露出另一张。

    妮娜顿时看去,只见同样尺寸的海报中,六位主演都一般大小,都很小,中间他们在推着巴士,汉克斯在开车,还分布着雪糕、桂冠、字条等物品元素,也有那些文字信息,相比都小了一些,连他自己的名字也是,她不喜欢这一点。

    至于其它的……她努力去思索这样为什么更好,为什么呢?人人平等吗?不对,他刚说的情境力量!

    “怎么样?告诉我你的想法?”叶惟问。

    “这很有情境力量,一看就知道出状况了!”

    “哈哈对吧,因为爷爷中途会去世,所以只能在爷爷死之前的情景中选择,而一家人齐心合力做的事只有推车这么一件,其实我们别无选择,但这个情境非常有趣,手忙脚乱的,会让人感兴趣到底发生了什么,又会怎么样。”

    叶惟和妮娜又击击掌,他继续说道:“可他们说,我的概念太文艺了,如果没有巨星可以那么做,因为演员们没卖点,有巨星就要放大,让观众在电影院海报墙一眼看得出来。”

    好像也是啊……妮娜心里有话,就说道:“我这么说你别生气,我感觉他们的确有点小了,不仔细看可能认不出来。”

    “为什么我要生气,我明白的,它有它的缺点。”叶惟笑着耸耸肩,“它也有它的优点,这启发了他们,然后——”说着又移开了这张,显露出第一款正式海报,“我们综合了优点,有了它。”

    妮娜已经看过了,这幅海报还是阳光般的黄色打底,人物们大小适中地推车,在海报上方明显地排列着汉克斯、罗伯茨、蒂姆-罗斯的头像和名字,下方则排列着阿金、阿比吉尔、保罗-达诺的头像和名字,导演叶惟等文字信息分布着,有两句宣传语,“危机家庭的疯狂之旅”在片名下方,“你从未看过这么一部天才电影”在导演下方。

    “我喜欢这款!”她笑说,“这样清楚多了,我是观众我一定会看。”

    “所以这事还好。”叶惟拿起自己设计的那一款看着,“而且这一款也已经发布出去了,第二款正式海报。就是宣传主打、以后在电影院看到的还是第一款。”

    “发布了吗?我都不知道……那预告片怎么了?你刚才有说预告片。”妮娜问道。

    “噢,先行预告片其实还好,他们设计了几个方案,我给了一些意见,然后合力制作了准备发布的版本。”

    “什么时候能看到?”

    “快了,这个周末就会发布。”

    看着叶惟的脸庞,妮娜突然情不自禁,最喜欢他成熟自信的样子了,好帅!她从侧面揽住了他,掂着脚亲吻起他的脸颊,热情的说着:“尤尼克,我爱你爱你爱你,为什么不吻我……现在,吻我……”

    “我真兴奋。”叶惟颇是不舍地放下海报,转身要回应她。妮娜痴痴的道:“我也是。”

    叶惟不由一笑,“我是说预告片,到11月就两年了!我知道这个时长不算久,尤其我们的项目还这么不可思议,但它像横跨了我的青春,15岁到17岁,这两年好像过了很久,终于到了上映前的宣传期,三个月后,我的梦想,很多人的梦想,成真。”

    “我真为你感到骄傲,那也是我的梦想。”妮娜一边说一边吻着他,眸光在迷离,“难道我不让你兴奋?”

    不待他说什么,她按倒他在饭桌上,左手手指勾着他的下巴,热吻了上去,右手在他身体上下游走,腰腿摩挲着他,右手又带着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腰臀上,“尤尼克,我是你的……你可以做一切你想做的……”

    “我的荣幸……”叶惟一手轻捏着她的翘臀,一手抚着她腰身的细致曲线,与她亲着吻着,眼神却仍然清澈……

    他问了自己一句,如果怀中这个女孩离我而去,我会高兴吗?不,我爱她,我不明白很多东西,但我确定,我爱她。

    她的热情、善良、漂亮、她的努力、她的哭泣、她发脾气时的噘嘴、她傻乎乎时的可爱、她开心时的笑容、她给他的巴黎……

    “妮娜。”叶惟猛然反身抱住她,把她压在饭桌上,看着她柔化的双眸,“我爱你。”在娇喘声中,他从她的嘴唇吻到她的脖子,双手撩起她的t恤要看看是什么内衣,双目升起了些火焰。

    “哎哟!”朵朵的一声惊呼突兀地响起,仿佛撞见什么坏人坏事。

    叶惟和妮娜立时起身分开,看看后园门口的朵朵,妮娜有点羞的整理着t恤,叶惟哈哈笑道:“你什么都没看到!”他搂着她的肩膀,往后园走去,“我们去踢足球!训练营快开始了,我不能丢脸。”

    “不会的。我们晚上去哪玩?”妮娜已是满心甜蜜,抱着他的手,倚着他的肩膀,之前只是自己乱发脾气。

    “我不知道,月球怎么样?”

    “呵呵,是什么地方叫‘月球’吗?”

    “是的,月球叫月球。”

    “不理你了,我想去沙滩,我们能去沙滩吗,应该没人会留意到我们吧?”

    “圣莫尼卡海滩!不能因为他们要说保密,我们就连海滩都去不得,去他们的。而且《驱魔录像》都快下画了,真的要成录像了。”

    “你是说?”

    “它会先下画,然后不久之后,它的dvd,vhs录像带就会推出市场,你说它是不是真成了录像?”

    “也是,哈哈!那里有一个笑点是吗?”

    “说出来就不好笑了。”

    两人来到后院的草地上,叶惟踢起散落的一个足球,往龙门那边奔去,朝在身前防守的妮娜笑喊:“现在上半场,晚上下半场,我都要进你至少三球!”

    “你真讨厌!”妮娜嗔怒的瞪他,嘴角却透着笑意,摇晃的马尾恰似如火的青春,“那就来啊!你输定了,我可做了很多准备。”

    “嘿嘿,你就是阿森纳队。”

    “什么?”

    “太幼稚!”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