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是一幅有着巨大人像的电影海报,阳光般的黄色底,汤姆-汉克斯、朱莉娅-罗伯茨左右地占着两侧,中间还剩一小些空间,远景处有着艾伦-阿金、阿比吉尔四人,他们桀骜不逊的坐在长椅上,一辆大众巴士停在后面,片名、导演叶惟和主演们名字分布四处,还有一句宣传语“一个濒临崩溃的家庭”。

    “看看,这就是他们一开始找的公司设计的,汉克斯、罗伯茨,真是巨大!简直像格列佛在小人国,还是两个。”

    “……这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了!你现在是什么感觉?看着这幅海报,你觉得它会是怎么的一部电影?”

    “唔,我觉得,我觉得……还好啊,好像挺有意思的,我会看。”

    “为什么挺有意思?”

    “我不知道,这是你的电影!看到你的名字,我就有兴趣,真希望尤尼克-顾也印上去。”

    叶家屋子的洁净饭厅里,饭桌上放着一小叠海报,盖在最上面的那一张正被桌边的叶惟和妮娜评论着,朵朵在外面后园和托托玩着抛飞盘,一人一狗冲来冲去。

    妮娜的杏仁眼眸瞪得圆圆,看来看去也看不出这幅海报有什么问题,不是挺好吗?名字都没拼错,没有吧……?a逼gail-breslin有点不确定,应该没有……

    “我不是专业发行人员,但说我指手划脚也要了。”叶惟一脸认真入神,说着自己的意见:“我认为它会让人觉得,不是文艺片,不是好莱坞商业片,而是一部堆砌巨星的粉丝片!好像只有你是汉克斯,或者是罗伯茨的粉丝,这部电影才适合你,这种感觉太糟糕了。”

    “听你这么一说。”妮娜思考着点点头,左手环胸,右手托着下巴,“我也感觉是。”

    “是吧,最好的海报会有一个充满力量的情境,使观众们不管主演们是谁都会感兴趣,当是这些知名明星演就更大兴趣。而这幅海报,它没有情境,没有力量,它只是把两个巨星秀出来,把卖点几乎全部押在汉克斯和罗伯茨的首次联手上。”

    “这样不好,很明显……”妮娜想着忽然灵光一闪,急忙道:“应该把你的照片也印上去!你也是一个卖点!”

    “不不不。”叶惟说得有点激动,伸手敲敲海报,“他们当然很有票房号召力,也许我也有一些,但这不是一部粉丝片,它能有更大的作为。所以我就说,‘嘿伙计们,你们知道我们刚刚失去多少观众了吗?24个。’”

    “24个?”妮娜怔然,什么意思?

    “是的,24个。”叶惟说得非常慢。妮娜还是疑惑的摇头:“我没明白。”叶惟只好要揭开谜底,她却突然惊叫:“我想到了!我想到了!!”他停住了话,她兴奋的道:“24小时,24个就是一天!我们一整天都在失去观众。”

    “……哇!猜对了!”

    “哈哈!”

    两人高兴地击了击掌。叶惟觉得她的理解也不错,很有趣,虽然他其实想说“除了h和r之外的所有。”h是汉克斯,r是罗伯茨,26个观众,只得到两个。

    “尤尼克,我们的合拍游戏越玩越好了!”妮娜开心得跳起了舞,最近的成功率提高了好多,她已经知道怎么玩了,动脑子!

    “从来就很好。”叶惟看着她手舞足蹈的,心中渐渐通达起来,既然做了这个抉择就好好走下去,快乐的女朋友,幸福的生活。

    他笑道:“话说回来,巨星卖点不能不做,只不过我们要让观众有另一种感觉,它不只有巨星,它更有故事。所以我亲自设计了一幅,看看,这张就是我的版本。”说着把最上面的那张海报移开,显露出另一张。

    妮娜顿时看去,只见同样尺寸的海报中,六位主演都一般大小,都很小,中间他们在推着巴士,汉克斯在开车,还分布着雪糕、桂冠、字条等物品元素,也有那些文字信息,相比都小了一些,连他自己的名字也是,她不喜欢这一点。

    至于其它的……她努力去思索这样为什么更好,为什么呢?人人平等吗?不对,他刚说的情境力量!

    “怎么样?告诉我你的想法?”叶惟问。

    “这很有情境力量,一看就知道出状况了!”

    “哈哈对吧,因为爷爷中途会去世,所以只能在爷爷死之前的情景中选择,而一家人齐心合力做的事只有推车这么一件,其实我们别无选择,但这个情境非常有趣,手忙脚乱的,会让人感兴趣到底发生了什么,又会怎么样。”

    叶惟和妮娜又击击掌,他继续说道:“可他们说,我的概念太文艺了,如果没有巨星可以那么做,因为演员们没卖点,有巨星就要放大,让观众在电影院海报墙一眼看得出来。”

    好像也是啊……妮娜心里有话,就说道:“我这么说你别生气,我感觉他们的确有点小了,不仔细看可能认不出来。”

    “为什么我要生气,我明白的,它有它的缺点。”叶惟笑着耸耸肩,“它也有它的优点,这启发了他们,然后——”说着又移开了这张,显露出第一款正式海报,“我们综合了优点,有了它。”

    妮娜已经看过了,这幅海报还是阳光般的黄色打底,人物们大小适中地推车,在海报上方明显地排列着汉克斯、罗伯茨、蒂姆-罗斯的头像和名字,下方则排列着阿金、阿比吉尔、保罗-达诺的头像和名字,导演叶惟等文字信息分布着,有两句宣传语,“危机家庭的疯狂之旅”在片名下方,“你从未看过这么一部天才电影”在导演下方。

    “我喜欢这款!”她笑说,“这样清楚多了,我是观众我一定会看。”

    “所以这事还好。”叶惟拿起自己设计的那一款看着,“而且这一款也已经发布出去了,第二款正式海报。就是宣传主打、以后在电影院看到的还是第一款。”

    “发布了吗?我都不知道……那预告片怎么了?你刚才有说预告片。”妮娜问道。

    “噢,先行预告片其实还好,他们设计了几个方案,我给了一些意见,然后合力制作了准备发布的版本。”

    “什么时候能看到?”

    “快了,这个周末就会发布。”

    看着叶惟的脸庞,妮娜突然情不自禁,最喜欢他成熟自信的样子了,好帅!她从侧面揽住了他,掂着脚亲吻起他的脸颊,热情的说着:“尤尼克,我爱你爱你爱你,为什么不吻我……现在,吻我……”

    “我真兴奋。”叶惟颇是不舍地放下海报,转身要回应她。妮娜痴痴的道:“我也是。”

    叶惟不由一笑,“我是说预告片,到11月就两年了!我知道这个时长不算久,尤其我们的项目还这么不可思议,但它像横跨了我的青春,15岁到17岁,这两年好像过了很久,终于到了上映前的宣传期,三个月后,我的梦想,很多人的梦想,成真。”

    “我真为你感到骄傲,那也是我的梦想。”妮娜一边说一边吻着他,眸光在迷离,“难道我不让你兴奋?”

    不待他说什么,她按倒他在饭桌上,左手手指勾着他的下巴,热吻了上去,右手在他身体上下游走,腰腿摩挲着他,右手又带着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腰臀上,“尤尼克,我是你的……你可以做一切你想做的……”

    “我的荣幸……”叶惟一手轻捏着她的翘臀,一手抚着她腰身的细致曲线,与她亲着吻着,眼神却仍然清澈……

    他问了自己一句,如果怀中这个女孩离我而去,我会高兴吗?不,我爱她,我不明白很多东西,但我确定,我爱她。

    她的热情、善良、漂亮、她的努力、她的哭泣、她发脾气时的噘嘴、她傻乎乎时的可爱、她开心时的笑容、她给他的巴黎……

    “妮娜。”叶惟猛然反身抱住她,把她压在饭桌上,看着她柔化的双眸,“我爱你。”在娇喘声中,他从她的嘴唇吻到她的脖子,双手撩起她的t恤要看看是什么内衣,双目升起了些火焰。

    “哎哟!”朵朵的一声惊呼突兀地响起,仿佛撞见什么坏人坏事。

    叶惟和妮娜立时起身分开,看看后园门口的朵朵,妮娜有点羞的整理着t恤,叶惟哈哈笑道:“你什么都没看到!”他搂着她的肩膀,往后园走去,“我们去踢足球!训练营快开始了,我不能丢脸。”

    “不会的。我们晚上去哪玩?”妮娜已是满心甜蜜,抱着他的手,倚着他的肩膀,之前只是自己乱发脾气。

    “我不知道,月球怎么样?”

    “呵呵,是什么地方叫‘月球’吗?”

    “是的,月球叫月球。”

    “不理你了,我想去沙滩,我们能去沙滩吗,应该没人会留意到我们吧?”

    “圣莫尼卡海滩!不能因为他们要说保密,我们就连海滩都去不得,去他们的。而且《驱魔录像》都快下画了,真的要成录像了。”

    “你是说?”

    “它会先下画,然后不久之后,它的dvd,vhs录像带就会推出市场,你说它是不是真成了录像?”

    “也是,哈哈!那里有一个笑点是吗?”

    “说出来就不好笑了。”

    两人来到后院的草地上,叶惟踢起散落的一个足球,往龙门那边奔去,朝在身前防守的妮娜笑喊:“现在上半场,晚上下半场,我都要进你至少三球!”

    “你真讨厌!”妮娜嗔怒的瞪他,嘴角却透着笑意,摇晃的马尾恰似如火的青春,“那就来啊!你输定了,我可做了很多准备。”

    “嘿嘿,你就是阿森纳队。”

    “什么?”

    “太幼稚!”

    …

第288章 谁来了    8月15日星期一这天上午,叶惟和莉莉还是回到了洛杉矶,他把她送回至她家前花园。莉莉像个小女孩般拥着母亲,哽咽着不断道歉说“对不起,妈妈”,而塔沃曼轻拍着女儿的后背,温柔地说着安慰话语。

    之后莉莉低落的回去屋子,一步一回头的看看他。

    叶惟也要回家了,在此之前告诉了塔沃曼现在大概的状况。她没多说什么,只是说“你们还年轻,现在重要的事情过上些年头就会变得没什么,不用多想,顺其自然吧。”

    “女士,我知道要向前看,但我不同意你前半句话,现在对我和莉莉重要的事情,无论过上多少年,还是会很重要的。”叶惟说得十分认真,“我有一个恳求,请给我多洛丽丝的联系方式。”

    “惟格,这件事不用再提了,我不会给你的。”塔沃曼也说得十分认真,“追究她没有意义了。”

    “有。莉莉想要那女人的一个道歉,她想要,我就给她。”叶惟说。

    “你也知道莉莉真正想要的不是什么道歉。”

    “女士,那个我给不了,但这个,我一定要给她。我能想到的自己可以为莉莉做点什么,也只有这个了。”

    尽管叶惟一遍遍请求,塔沃曼始终强硬地否决:“你再做什么,只是让莉莉走不出这件事,伤害她也伤害你自己,忘了吧。”

    “不,我了解莉莉,有了道歉她才会释然,不然她会老想着。”叶惟皱着眉头,“我会向菲尔要的,他一定会给我。”

    “菲尔根本不知道这回事,也不认识多洛丽丝。”塔沃曼一点不怵,还当即打给了前夫,亲自说了事情缘由,又警告他不要追查和闹事,警告他不要搭理叶惟,想莉莉好就不要。

    菲尔非常暴怒,却做不了什么,迫于塔沃曼的压力,也不敢答应叶惟要追究。

    叶惟离开莉莉家时,也就没有拿到多洛丽丝的联系方式,但他不会就这么算了,不会。

    生活还得继续,工作也是。16日起叶惟重新开始上班,不过后制现阶段他的工作量不多,更多开始在宣传方面,距离11月11日只剩下三个月了,上映前的宣传冲刺已经开启。

    现在lms在梦工厂发行的今年剩余项目里地位排在最高,因为《慕尼黑惨案》是将由环球发行,所以整个剧组的宣传工作量都比预期多了很多。巨星们没那么多档期参与,朱莉娅-罗伯茨的合同还有明确条款她没有参与宣传的责任,只有情谊义务。

    于是落到叶惟肩上的工作量更多,光是电视脱口秀,未来几个月,他就要出席好几个,日间的夜间的都有,有准备跟主演们一起去的,《柯南秀》,也有准备自己一个人上的,第二次上《每日秀》。

    各种传媒的访谈更是一堆,还要出席一些慈善公益活动、公关活动,很多很多。

    但不是集中在一天,也不是在八月份,而是越近上映越密集。

    所以叶惟还是可以在今年夏末悠闲悠闲,准备出席下周22-26号的学校足球训练营,反正不是一整天训练,能兼顾工作。这次集训挺重要的,意味他正式回归校足球队,实现七年级起学校对他的体育期望,接过校一队的队长袖标,带队冲击cif南段的冠军。

    不过,仍然没有啦啦队!也没有足球宝贝。想什么呢,这可是soccer。

    其实他和空闲沾不上边,马克-吐温说“我没见过一个懒惰的中国人”,这是真的,lms的后制还没有完成,他已经开始计划下一个项目了。下个项目注定是一个带有还人情债性质的项目,主演一定是个青春少女,艾玛。

    不能拍剥削片,没兴趣拍纯粹的青春商业片,拍什么?因为有通过权,先不管罗伯茨怎么样,他开始留意起了有没有什么好剧本,或者什么适合改编拍摄。但暂时一切都是未知数,说起来他要还的人情债太多了,没有合同或口头承诺不代表不用还,新项目必须要把各方的利益都照顾到。

    如果lms失败了,那大概暂时什么都不需要还,没人会向他要,等他什么时候自己重新爬起来,他们才会来拿。

    18日星期四这天下午四点多,叶惟就回家了,刚往前院草坪边停下车,一股笑嘻嘻的小旋风就冲了上来。

    “哥哥快看,是不是很漂亮?”朵朵摆弄着涂了粉色指甲油的手指,还涂了一层红唇膏。

    “谁来了!?”叶惟既好笑于她滑稽的模样,又心头大跳,这是谁听她给她弄的?

    不是她吧……他心中翻腾着不知什么,这几天莉莉像恢复情绪过来了,他不太清楚,因为还没再有见面,只是15号和昨天17号晚上通过两次短电话,她说自己挺好的,听上去也是那样。现在,她不会……

    “莉——————”朵朵扯长着话声。

    “什么……”叶惟又皱眉,又心乱。

    “娜!莉娜来了。”朵朵欢呼,怕被他揍一般跑开,“妮娜!娜娜!”

    “惊喜——!”一声少女笑呼随即响起传来,就见到一道曼妙矫健的身影从屋内奔出,从门廊跃过了台阶,稳稳落在草坪上,展着双手奔来,托托热情地伴随在旁边。

    浅色牛仔短裤掩不住那修长纤美的双腿,有红枫叶图案的短裙白t恤被饱满酥-胸高高地撑起,跑动之中,腰身的细致曲线若隐若现,扎起的黑棕色大马尾上下飞扬,漂亮的脸蛋甜美地笑着,洋溢着如火的活力!

    “尤尼克!!”

    “哇喔……”叶惟怔了怔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妮娜扑到了身上,她整个人悬空地箍抱住他,一边亲吻着他的嘴唇,一边动情说着:“我好想你,我等不及周末就来了,我想在洛杉矶住到月底开学再回去,好吗?我想你,我想你,我想你……”

    那边朵朵捂住了眼睛,好像不能看两人接吻,手指却又捂不严实,偷看。

    “好啊,我也想你。”叶惟回过神,亲了她嘴唇一下,就要分开地轻轻推她,至少双脚站回地上。

    妮娜才不要只是这样,十天没见了!十天!!!而且上周末青少年选择奖他又没有拿到奖,正需要安慰呢。她继续热吻着他的嘴,却得不到他的回应,他不想亲吻似的,太明显了,她怎么可能察觉不到这冷淡,他的双手也老实,哪都没抚碰……

    怎么啦?我今天打扮得很棒啊!

    “你不高兴我过来?”她微微后仰着头,两道秀眉皱起,杏眸看着他,噘着嘴儿。

    “什么?不,没有,朵朵在看。”叶惟哈哈的笑了几声,压下那股纷乱的心绪,重重地吻了妮娜一口,“你今天真美。”

    “我没在看。”朵朵叫道。

    妮娜恍然明白了,“朵朵,请你先走开,给娜娜和你哥哥一点空间,我回头教你涂脚指甲油。”朵朵不怎么情愿地走了。

    与此同时,妮娜先松开叶惟,再绕到他身后抱着,伏在他的背上,脸庞蹭着他的肩脖,“尤尼克,我好想你,唔嗯,你的味道真好闻……唔嗯,我就是闻不够……”

    “谢谢。”叶惟只得反手背着她,往屋子里走去,“我妈妈在家吗?”

    “有我照顾朵朵,她出去了,难得的个人时光!傍晚才回来。”她凑到他耳边,吹了一口暖气,轻轻的娇笑道:“还有另一个惊喜,猜猜是什么,我新买了一套内衣,正穿着呢。”

    “哇喔,我喜欢。”

    “这些天顾小姐又重了半磅,快二十磅了,会不会有点过胖?我觉得它这样好可爱,但我又怕它不健康,我还是应该带它做健身的,不知道有没有狗狗瑜伽?练个好身材。尤尼克……?”

    “支持!健康是最重要的。”

    “我没感觉错,你果然不高兴我过来……”

    这时候两人到了屋内的客厅,妮娜从他背上跃落地,有些郁闷地双手环胸,咬咬嘴唇,“我怎么了?我计划了好几天,今天一大早从多伦多忙到现在这里,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我怎么了?”

    她往沙发坐下,见他还是沉默,杏眸渐渐瞪大,生气道:“你不喜欢见到我,我这就走。”

    “没有!”叶惟无奈地摊摊手,那事情不是说过就过,自己也总需要几天时间整理和适应,“我很喜欢这个惊喜。”

    “那你为什么不亲我?”妮娜撅嘴。

    “为什么要一见面就不停地亲热?”

    “因为……”妮娜一愣,心里突然慌痛了起来,“因为我们在恋爱啊,我们还好久没见了。”

    “几天而已。”叶惟说着忽然惊觉自己在伤害她,呼了一口气,走过去坐下,搂着她,她娇嗔地甩着肩膀,他温声说道:“妮娜,有些时候,我只想这样看着你就好。”轻抚她转缓的脸容,“安静地看着,感受你的美,感受我们的爱。”

    “哦,我差点忘了你也算是艺术家,我妈妈有时候也半天不说话。”妮娜转嗔为笑。

    “什么叫算得上是?我就是!”叶惟笑了声。妮娜打量着他,又颦眉道:“但你不开心,我看得出你不开心。有什么坏事吗?”叶惟摇摇头:“也不算……工作上的事,总是有很多分歧,我的权力太小了,有时候拿不了主意。”

    这时朵朵呼啦的奔过,看看他俩,转身奔走。

    “怎么回事?”妮娜又惊讶,又气愤:“他们又不让你按自己的意思剪辑?他们怎么能那样,你这么聪明!”

    叶惟耸肩说:“不是剪辑的问题,是关于海报和预告片这些宣传发行事务,梦工厂发行那边本来只是出于尊重才问问我的意见,因为那不属于我的工作,我没权力管。但有些地方我很不赞同他们,首先是海报。”

    妮娜疑惑的道:“正式海报不是发布了么?”

    “是的,争端是前些天的事了,发布的是综合意见的结果。等等。”叶惟起身走去,“我房间里有全部款式的海报,我拿下来给你看看。你盯着朵朵!”

    起身本要跟去的妮娜哦的点点头。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