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8月15日星期一这天上午,叶惟和莉莉还是回到了洛杉矶,他把她送回至她家前花园。莉莉像个小女孩般拥着母亲,哽咽着不断道歉说“对不起,妈妈”,而塔沃曼轻拍着女儿的后背,温柔地说着安慰话语。

    之后莉莉低落的回去屋子,一步一回头的看看他。

    叶惟也要回家了,在此之前告诉了塔沃曼现在大概的状况。她没多说什么,只是说“你们还年轻,现在重要的事情过上些年头就会变得没什么,不用多想,顺其自然吧。”

    “女士,我知道要向前看,但我不同意你前半句话,现在对我和莉莉重要的事情,无论过上多少年,还是会很重要的。”叶惟说得十分认真,“我有一个恳求,请给我多洛丽丝的联系方式。”

    “惟格,这件事不用再提了,我不会给你的。”塔沃曼也说得十分认真,“追究她没有意义了。”

    “有。莉莉想要那女人的一个道歉,她想要,我就给她。”叶惟说。

    “你也知道莉莉真正想要的不是什么道歉。”

    “女士,那个我给不了,但这个,我一定要给她。我能想到的自己可以为莉莉做点什么,也只有这个了。”

    尽管叶惟一遍遍请求,塔沃曼始终强硬地否决:“你再做什么,只是让莉莉走不出这件事,伤害她也伤害你自己,忘了吧。”

    “不,我了解莉莉,有了道歉她才会释然,不然她会老想着。”叶惟皱着眉头,“我会向菲尔要的,他一定会给我。”

    “菲尔根本不知道这回事,也不认识多洛丽丝。”塔沃曼一点不怵,还当即打给了前夫,亲自说了事情缘由,又警告他不要追查和闹事,警告他不要搭理叶惟,想莉莉好就不要。

    菲尔非常暴怒,却做不了什么,迫于塔沃曼的压力,也不敢答应叶惟要追究。

    叶惟离开莉莉家时,也就没有拿到多洛丽丝的联系方式,但他不会就这么算了,不会。

    生活还得继续,工作也是。16日起叶惟重新开始上班,不过后制现阶段他的工作量不多,更多开始在宣传方面,距离11月11日只剩下三个月了,上映前的宣传冲刺已经开启。

    现在lms在梦工厂发行的今年剩余项目里地位排在最高,因为《慕尼黑惨案》是将由环球发行,所以整个剧组的宣传工作量都比预期多了很多。巨星们没那么多档期参与,朱莉娅-罗伯茨的合同还有明确条款她没有参与宣传的责任,只有情谊义务。

    于是落到叶惟肩上的工作量更多,光是电视脱口秀,未来几个月,他就要出席好几个,日间的夜间的都有,有准备跟主演们一起去的,《柯南秀》,也有准备自己一个人上的,第二次上《每日秀》。

    各种传媒的访谈更是一堆,还要出席一些慈善公益活动、公关活动,很多很多。

    但不是集中在一天,也不是在八月份,而是越近上映越密集。

    所以叶惟还是可以在今年夏末悠闲悠闲,准备出席下周22-26号的学校足球训练营,反正不是一整天训练,能兼顾工作。这次集训挺重要的,意味他正式回归校足球队,实现七年级起学校对他的体育期望,接过校一队的队长袖标,带队冲击cif南段的冠军。

    不过,仍然没有啦啦队!也没有足球宝贝。想什么呢,这可是soccer。

    其实他和空闲沾不上边,马克-吐温说“我没见过一个懒惰的中国人”,这是真的,lms的后制还没有完成,他已经开始计划下一个项目了。下个项目注定是一个带有还人情债性质的项目,主演一定是个青春少女,艾玛。

    不能拍剥削片,没兴趣拍纯粹的青春商业片,拍什么?因为有通过权,先不管罗伯茨怎么样,他开始留意起了有没有什么好剧本,或者什么适合改编拍摄。但暂时一切都是未知数,说起来他要还的人情债太多了,没有合同或口头承诺不代表不用还,新项目必须要把各方的利益都照顾到。

    如果lms失败了,那大概暂时什么都不需要还,没人会向他要,等他什么时候自己重新爬起来,他们才会来拿。

    18日星期四这天下午四点多,叶惟就回家了,刚往前院草坪边停下车,一股笑嘻嘻的小旋风就冲了上来。

    “哥哥快看,是不是很漂亮?”朵朵摆弄着涂了粉色指甲油的手指,还涂了一层红唇膏。

    “谁来了!?”叶惟既好笑于她滑稽的模样,又心头大跳,这是谁听她给她弄的?

    不是她吧……他心中翻腾着不知什么,这几天莉莉像恢复情绪过来了,他不太清楚,因为还没再有见面,只是15号和昨天17号晚上通过两次短电话,她说自己挺好的,听上去也是那样。现在,她不会……

    “莉——————”朵朵扯长着话声。

    “什么……”叶惟又皱眉,又心乱。

    “娜!莉娜来了。”朵朵欢呼,怕被他揍一般跑开,“妮娜!娜娜!”

    “惊喜——!”一声少女笑呼随即响起传来,就见到一道曼妙矫健的身影从屋内奔出,从门廊跃过了台阶,稳稳落在草坪上,展着双手奔来,托托热情地伴随在旁边。

    浅色牛仔短裤掩不住那修长纤美的双腿,有红枫叶图案的短裙白t恤被饱满酥-胸高高地撑起,跑动之中,腰身的细致曲线若隐若现,扎起的黑棕色大马尾上下飞扬,漂亮的脸蛋甜美地笑着,洋溢着如火的活力!

    “尤尼克!!”

    “哇喔……”叶惟怔了怔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妮娜扑到了身上,她整个人悬空地箍抱住他,一边亲吻着他的嘴唇,一边动情说着:“我好想你,我等不及周末就来了,我想在洛杉矶住到月底开学再回去,好吗?我想你,我想你,我想你……”

    那边朵朵捂住了眼睛,好像不能看两人接吻,手指却又捂不严实,偷看。

    “好啊,我也想你。”叶惟回过神,亲了她嘴唇一下,就要分开地轻轻推她,至少双脚站回地上。

    妮娜才不要只是这样,十天没见了!十天!!!而且上周末青少年选择奖他又没有拿到奖,正需要安慰呢。她继续热吻着他的嘴,却得不到他的回应,他不想亲吻似的,太明显了,她怎么可能察觉不到这冷淡,他的双手也老实,哪都没抚碰……

    怎么啦?我今天打扮得很棒啊!

    “你不高兴我过来?”她微微后仰着头,两道秀眉皱起,杏眸看着他,噘着嘴儿。

    “什么?不,没有,朵朵在看。”叶惟哈哈的笑了几声,压下那股纷乱的心绪,重重地吻了妮娜一口,“你今天真美。”

    “我没在看。”朵朵叫道。

    妮娜恍然明白了,“朵朵,请你先走开,给娜娜和你哥哥一点空间,我回头教你涂脚指甲油。”朵朵不怎么情愿地走了。

    与此同时,妮娜先松开叶惟,再绕到他身后抱着,伏在他的背上,脸庞蹭着他的肩脖,“尤尼克,我好想你,唔嗯,你的味道真好闻……唔嗯,我就是闻不够……”

    “谢谢。”叶惟只得反手背着她,往屋子里走去,“我妈妈在家吗?”

    “有我照顾朵朵,她出去了,难得的个人时光!傍晚才回来。”她凑到他耳边,吹了一口暖气,轻轻的娇笑道:“还有另一个惊喜,猜猜是什么,我新买了一套内衣,正穿着呢。”

    “哇喔,我喜欢。”

    “这些天顾小姐又重了半磅,快二十磅了,会不会有点过胖?我觉得它这样好可爱,但我又怕它不健康,我还是应该带它做健身的,不知道有没有狗狗瑜伽?练个好身材。尤尼克……?”

    “支持!健康是最重要的。”

    “我没感觉错,你果然不高兴我过来……”

    这时候两人到了屋内的客厅,妮娜从他背上跃落地,有些郁闷地双手环胸,咬咬嘴唇,“我怎么了?我计划了好几天,今天一大早从多伦多忙到现在这里,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我怎么了?”

    她往沙发坐下,见他还是沉默,杏眸渐渐瞪大,生气道:“你不喜欢见到我,我这就走。”

    “没有!”叶惟无奈地摊摊手,那事情不是说过就过,自己也总需要几天时间整理和适应,“我很喜欢这个惊喜。”

    “那你为什么不亲我?”妮娜撅嘴。

    “为什么要一见面就不停地亲热?”

    “因为……”妮娜一愣,心里突然慌痛了起来,“因为我们在恋爱啊,我们还好久没见了。”

    “几天而已。”叶惟说着忽然惊觉自己在伤害她,呼了一口气,走过去坐下,搂着她,她娇嗔地甩着肩膀,他温声说道:“妮娜,有些时候,我只想这样看着你就好。”轻抚她转缓的脸容,“安静地看着,感受你的美,感受我们的爱。”

    “哦,我差点忘了你也算是艺术家,我妈妈有时候也半天不说话。”妮娜转嗔为笑。

    “什么叫算得上是?我就是!”叶惟笑了声。妮娜打量着他,又颦眉道:“但你不开心,我看得出你不开心。有什么坏事吗?”叶惟摇摇头:“也不算……工作上的事,总是有很多分歧,我的权力太小了,有时候拿不了主意。”

    这时朵朵呼啦的奔过,看看他俩,转身奔走。

    “怎么回事?”妮娜又惊讶,又气愤:“他们又不让你按自己的意思剪辑?他们怎么能那样,你这么聪明!”

    叶惟耸肩说:“不是剪辑的问题,是关于海报和预告片这些宣传发行事务,梦工厂发行那边本来只是出于尊重才问问我的意见,因为那不属于我的工作,我没权力管。但有些地方我很不赞同他们,首先是海报。”

    妮娜疑惑的道:“正式海报不是发布了么?”

    “是的,争端是前些天的事了,发布的是综合意见的结果。等等。”叶惟起身走去,“我房间里有全部款式的海报,我拿下来给你看看。你盯着朵朵!”

    起身本要跟去的妮娜哦的点点头。

    …

第287章 我不想说再见    “我们去哪里?你来决定,简,哪里都可以。”

    “墨西哥!现在这种时候就应该去墨西哥,到了那里,我们会有一个全新的开始,让这个充满小偷罪犯的国家去死!”

    “但是据我所知,墨西哥那里有更多,而且还有很多毒贩……”

    “去!谁会害怕?你知道不,惟,我现在可以打趴任何的怪兽,任何的坏蛋。”

    “你是说你是绿巨人?”

    “我简直是泰坦尼克号。”

    两人的笑声顿时响起,hulk(《绿巨人》,笨重的大船)和titanic(《泰坦尼克号》,非常巨大的),又一个!

    “你不行的。”

    “为什么?”

    “你太善良了。”

    “我行!‘他们可以是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可以’,墨西哥!”

    “好,坐稳了,我们去墨西哥!”

    “go,go,go!”

    “那我们现在是一部公路电影了,该叫什么,《月光大帅哥》?”

    “不好,没有我。”

    “唔……有了!《男子汉叶和月舞女孩》(butch-yeah-and-the-摸ondance-girl)!”

    “等等,是那部……哦我明白了,哈哈,这个不错,所以你负责出主意,我负责杀人?”

    “我也杀人。”

    “《邦莉和克莱惟》怎么样?我感觉这个更好!”

    “不……因为……我们不是去墨西哥吗,像布奇-卡西迪和日舞小子去玻利维亚。”

    “也是,但他们是悲剧,他们都死了。”

    “因为他们还带了一个女人,别带女人就没事了。”

    “我是女人。”

    “你是女孩。”

    “我总会成为女人的。”

    “那我们有麻烦了。”

    “哈哈。这是假笑。”

    “听出来了。嘿,墨西哥怎么去?我不熟路啊。”

    “我也不知道,看看gps导航。”

    “真不情愿,你知道它很老了,gps导航对它就像,你要一个九十多岁的人玩哥特。”

    “等蒂姆-伯顿九十多岁时,我们就会看到了吧?”

    “那也得他能活到九十多岁。”

    “哈哈哈,你真刻薄,这是真笑了。”

    “不全是,上个月我出席《查理与巧克力工厂》首映礼,他说他的胳膊下雨天就很酸,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

    “我猜……意味着他很幸运,如果他住在伦敦而不是洛杉矶,他会……”

    “变成《剪刀手爱德华》。”

    “哈哈,我就说了,你真刻薄!”

    “当然,我可是最佳电影混球的无冕之王。该死的,老伙计,还是开gps吧,开明心态。”

    “……为什么你不换一辆新车?一辆豪华跑车?”

    “就像不会把托托换成一只圣伯纳一样,有感情了。嘿,看看这!往东边开,怎么都得先到圣迭戈,再到墨西哥!”

    “没错,go!!!我们现在该唱歌的,我们来唱歌吧。”

    “唱哪首?”

    “嗯嗯,让我们玩心灵相通,我倒数三声,然后我们同时一起唱自己认为那首。”

    “酷!all-in!”

    “给你点提示,我唱的是首老歌,我们曾经在一个重要日子在这车上唱过。三,二,一,再见了,乔得走了,me-oh-my-oh!”

    “再见了,乔得走了,me-oh-my-oh!”

    “哈哈哈!我们做到了!”

    “哈哈,唱吧!”

    “他驾驶着独木舟,顺着密西西比河往下游,他的伊冯娜,是最甜的女孩,me-oh-my-oh,混蛋,让我们在河岸玩个痛快……”

    夜空下,车灯闪烁,大众车行驶在通往圣迭戈的高速公路上,一阵阵青春男女的歌声传出,然后飘散在夜风之中。那歌声里,既有着欢笑,有着放纵,也有着苦涩,有着迷茫。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它渐渐远离了洛杉矶的范围,进入卡尔斯巴德,继续向着圣迭戈前进。

    歌声已经停下,也没有电台声或cd声,车厢内一片静默,却没有半点尴尬压抑。叶惟开着车,看着前方的路况,莉莉也在看着,车外沿途夜景在倒退,有一种朦胧的美丽,两人忽然就是很享受这样的宁静。

    像有什么在流淌,有什么在交融,有什么温柔而灼热地摩挲心灵。

    又渐渐驶了大半个小时,快接近凌晨三点了,大众车进入了圣迭戈市的范围,夜空依然漆黑中繁星点点,倔强地绽放光芒。

    这时下了高速公路,车子往一间路边加油站驶去。

    叶惟下了车,让加油站值班员工加满油,往加油站内的便利店走去,要买点饮料和零食。灯火通明的店内,只有零星几位顾客在购物,他逛了一圈,拿了些巧克力、饼干、口香糖和矿泉水等,期间发了几条短信,给父母的“没事,但今晚不回去了,明天再给你们交待”,给塔沃曼女士的“我和莉莉在一起,现在在圣迭戈市,会好的,放心。”……

    到柜台结了账,叶惟拧着一大袋东西走出便利店,夜风袭来,他呼了一口气,怎么没事,怎么会好,说真的,根本不知道。

    走回车子边,却见副驾上没有人,莉莉不知哪去了,她的手机还留在座位上。

    叶惟皱眉地看看周围,没发现有白裙身影,怅惘的心头顿时又慌又急,连忙把袋子扔进车里,向加油站员工奔去,“嘿,先生,有看到跟我一起的那个女孩去哪了吗?”那体胖员工迷惑的样子,“没留意。”

    “哦。”叶惟一边张望,一边在加油站四处奔走,“莉莉?莉莉?”

    她去哪了?别是自己一个乱走,不要,拜托拜托!

    “莉莉!?”他的喊声让周围零星的员工顾客都望来,但他已经顾不得了,心急如焚,“莉莉!!!”

    “惟,我在这里。”忽然,一把柔和的清声从身后传来。

    叶惟霍地转身看去,只见莉莉就站在那,一脸微笑,背对着便利店门口,灯光把她的影子拉长。他不禁几步冲上去,双手拥住了她,把她紧紧地拥在怀中,脸庞抵着她的秀发,“去哪了?”

    “我去了洗手间一趟,我的妆都化了……”莉莉也双手紧抱着他,紧贴在他怀中,话一出声就已是哽咽:“你都没有告诉我,你该告诉我的,你什么都可以跟我说的……我刚刚像只女鬼……”

    多久了?多久没有过这样的拥抱?像拥抱着整个世界,不,其它都不重要,什么都比不上他的拥抱。

    “只是有点哥特风,还是很漂亮的,你永远都那么漂亮。”叶惟说着就要去亲吻她,却突然如遭电噬,不对!他松开了她,后退了几步,强抑着那股要吻她的错误情动,抓着摇晃的头:“我们不应该这样的,是我混蛋……”

    莉莉满脸的失神,强颜微笑起来,歪歪头,俏皮地摇摇右手食指,“别说什么应该不应该,我们是谁啊?布奇叶和月舞女孩!难道我们抢火车的时候,有人跟我们说你们不应该抢火车,我们要理会吗?”

    “也许。”叶惟哂笑了声,莉莉说是这么说,却没有要拥抱或亲吻的举动,她并不是那种人。

    “走吧,我们很快就到墨西哥了,我刚刚问过,从这里到蒂华纳还不用一个小时。”莉莉兴奋的说着,拖动他的手,“在墨西哥,我们可以尽情地喝酒,可以做很多疯狂的事情!”

    “只要你足够疯狂!”叶惟扬起了拳头,“墨西哥!”

    “墨西哥!”

    很快,大众车再一次开动起来,离开加油站,向着南边的美墨边境城市蒂华纳驶去。

    有好一阵子,车里静静无声,莉莉靠着副驾座椅背,时不时看看开车的叶惟,想说什么却没有说,过了一阵,她又看看他,再次欲言又止,她随手地抚摸仪表台,“我们的车”,她拉开一侧的小杂物箱,看见什么,两道英眉立时紧颦……

    里面有一个相框,装着他和一个少女的亲密合影,妮娜。

    她在亲吻他的脸颊,他搞怪地皱眉皱目。

    他们很开心。

    “惟……我们该怎么办?”莉莉无力地靠着椅背,眼泪毫无预兆地汹涌了出来,心扉痛得在炸裂开,“我们该怎么办?”

    “向前看。”叶惟声音沙沉,握着方向盘的双手紧攥得青筋暴起,“莉莉,你知道我爱你,你知道我永远都爱你。但事情已经不同了,无论是怎么造成的,它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我改变不了……我不能……”

    他不敢去看莉莉的脸容,怕一看就会意志不坚,只直视着夜幕下的前方,“因为我爱她,她也爱我,我和她的感情很好……如果我做出什么混蛋事,那只是伤害了她,也伤害了你,你们谁都不应该陷入那种境况,不应该受到那种对待……真的不应该!我很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

    “为什么是我……这个样子也不是本来的样子……为什么就不能改变……”

    “它已经是这样了。”

    莉莉的泪珠正成串成串地落下,“我们的感情怎么办?惟,我爱你。我知道我以前没有跟你说过,因为我觉得它很重,我可以跟我家人说,我可以跟翠丝特说、跟列夫巴德他们说也行,我就是无法轻易对你说……但是,我爱你,我是那么爱你。”

    “是我的问题。”叶惟沉默了一会,狠着心的道:“我认为有一句话是正确的,所有可以因为误解而分离的情侣,都是因为爱得不够。这不是谁偷了扔了箱子的问题,是我们没经受住考验,是我。为什么我会想是你扔了箱子?那会是你吗?而我竟然一年来直至今天才搞清楚不是你做的……莉莉,我们的问题是,我不够爱你……也许你也是……”

    “叶惟,你个蠢驴!”莉莉突然大骂了声,哭颤的声音重新变得坚定,“看着我的眼睛,再告诉我,我们爱得不够?”

    “开着车,不能看。”

    “那你用心听着,这件事,我们有错么?我们是谁?圣人还是先知?我们只是青春的傻子!但不是常见的那种。我一直有想,别人青少年恋爱分分合合很正常,为什么我们一次吵架就完了?你说呢,为什么我们就不同?我对别人也可以那样,对你就不行,为什么?”

    “我不知道……”

    “我知道!”那双明眸眨动,泛闪着真挚的泪光,“过去一年我几乎每天都想,但今天之前我还没有答案,现在有了。

    因为我们爱得太多了,多得超过了我们这个年纪的处理感情的能力,超过太多了。而且我们还该死的完美主义,追求艺术、追求心灵相通、追求命中注定、追求诗歌戏剧式的浪漫……

    我们爱得太过了,我们容不得我们的爱情里有半点不好的东西,一旦有了,我们就感觉全完了,像一幅艺术画有了一点点污垢,我们都无法忍受。莎士比亚是对的,‘没有一帆风顺的爱情’,而我们错了,爱情不会完美,爱情充满着不好的东西,妒忌、猜疑、占有欲、发脾气……

    我们以前总是没有去理会它们,可它们是真实存在的……我们爱得太过了,以至于没能看清楚爱情的全部……”

    “……”叶惟沉默地听着,打转方向盘,熄火,把车子停到了路边的荒野草地上,已经没办法再冷静地开车。

    莉莉的双眸怒瞪着他,却又满是爱意,满是决然,“然后你告诉我,我们爱得不够?告诉我因为一个愚蠢女人的愚蠢偷盗,就要什么都被毁掉?可笑!惟,我不要再像以前那样了,我要大声说出来,我相信爱情,而我爱你!”

    “莉莉。”叶惟终于转头看看她,其实我早也想明白了,只是这事一步走错,伤害太多,走错一次了,不能再走错了。

    他沉声道:“不是我们突然说几句我爱你,一切都可以解决,这不是《当哈利遇到莎莉》,不是的……过去就过去吧,我们向前看!一开始会很艰难,但……”他对她的目光一片温柔,“莉莉,你是个坚强的女孩,这件事对你只是小菜一碟,我知道的。”

    “为什么你那么想?我眉毛比较粗,所以我比较坚强?”莉莉眨眨眸,低低眸,又看向他,强颜而笑。

    “向前看,女孩。”叶惟断然的说,坚定着这抉择,“现在已经是现在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莉莉突然笑了起来,不太自然,又笑得灿烂,她伸手去捏了捏他有点怔的脸庞,“这就是为什么我爱你。其实你可以再混蛋一点的,像哄着我然后一脚踏两船,你没有,这才是惟,我爱的惟!”

    叶惟失笑了,心中百般他马的滋味,开玩笑道:“我有想过,但你这么聪明,我哄不住。”

    “我其实很蠢的。向前看,当然向前看了!”莉莉举举手,接着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夜风呼隆地灌进车内,十分寒冷。

    她一边走下车,一边笑说着:“不幸中的幸运,我没有爱错你,你也没有爱错我。像什么……像什么!不,不是像,是我们所有经历的这些、现在的状况,都只不过是我们的爱情的一部分而已。我真的很开心。”

    “嘿!”叶惟也解开安全带,走下车。只见莉莉走到了车头坐下,右车灯被她垂下的腿遮去大半,照向前方的光芒照不到她,她似淹没在漆黑之中。他走过去坐到她旁边,与她一起望着荒原、公路、不多的来往车辆,一起望着繁星、夜空。

    “惟,我不会做第三者的,永远都不。”莉莉看看他,笑道:“但我相信最后是我们在一起,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天会的。”

    “喔哦?”叶惟看看她,不由扬起了嘴角,“你还真的火力全开了。为什么有这结论?”

    “这又不是一次机会游戏,我16岁,你17岁,世事谁说得清楚?说这么多,都是我们太认真,太傻了。”莉莉偏头靠着他的肩膀,轻笑了声,“我们不是不认识一些朋友,他们可以一个月约会十个不同的人。他们的青春精彩,还是我们的?”

    “我想是他们的。”叶惟感到很好笑,该自嘲还是该自豪,“那本来是我想要的青春!可不知怎么就成这样了。我现在还有得救,还来得及,我手机里有至少10个想跟我约会的漂亮模特。”

    “别那么做!”莉莉顿时坐正身子,挺着英眉,满脸的认真,“给我删掉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还有告诉你女朋友!如果我有机会能赢回你,我不会放过的,她在乎你的话就不要给我机会。”

    “我不会告诉她的。”叶惟笑着摇摇头,“她不知道有10个那么多,她以为就一两个。”

    “惟,别说她了。”莉莉打断了他,再次倾着身子倚着他的肩膀,双眸望着远方,“今晚,就今晚,我们说我们的话。”

    “ok。所以……我们是朋友了现在?”叶惟的手动了动,还是落下,没去搂她。

    “最好的朋友。”莉莉轻声。

    “《阳光小美女》上映的时候,你也会去看吗?”

    “还用问?你好像忘记了我是追梦联盟公司的大股东,那也是我的电影。”

    “我没忘记……谈什么好?”

    “谈什么不好?托托!我们今晚有些冷落它了,它一定很伤心。”

    “它会好的,它也是坚强的女孩。对了,我听说你建了一个新闻学学会,还办了一本年刊?”

    “嗯,挺成功的,创刊期我们卖了五百本,全部卖完。”

    “初中部也才700多人吧?真了不起,我要一本。”

    “我不是说么,全部卖完了。”

    “拜托,我的意思是,我要买一本珍藏特别版,还有会长兼总编辑亲笔签名的。”

    “也许仓库里还有一本!《阳光小美女》拍得怎么样?很多传闻,学校里很多人都谈,我想听你说真的。”

    “好,从哪里开始说起好?开机第一天吧!那天几乎一开始我就搞砸,我竟然犯了个低级错误,越轴……”

    两人漫无边际地聊着,一会儿谈拍电影,一会儿谈写稿,一会儿哈哈大笑,一会儿又安静无声,一会儿说过去,一会儿说未来……只是现在,却很少谈到。

    渐渐的,不知道何时起,夜空变得越来越明亮,似乎清晨要到来了。

    “我们去不成墨西哥了……对吗?”她的声音颤抖。

    “去不成了。”他声音沙哑。

    ……

    我不想说再见

    让繁星长照夜空吧

    我不想说再见

    我所有的心愿都是和你相恋相爱

    就像清晨的微曦

    把一切黑暗驱走

    我的爱在隐蔽朦胧中落下

    落在一个阳光永远照耀的地方

    难道你不知道,那就是属于我们彼此的心灵别境?

    因为我不想说再见

    就让繁星长照夜空吧

    因为不,我不想说再见

    我所有的心愿都是和你共度人生

    在一起时,我们的两颗心无比坚实

    难道你不知道,那是属于我们彼此的心灵别境?

    因为我不想说再见

    让繁星长照夜空吧

    我不想说再见

    我所有想做的就是和你在一起

    我所有想要的就是和你在一起

    ——《i-don‘t-want-to-say-goodbye》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