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梳妆镜里,一张清美的脸容,明亮的大眼睛眨眨,手上拿着眉梳细心地修整眉毛,让两道英气的粗眉更加有神。

    继续做了刷睫毛、画眼影等诸多步骤,最后往嘴唇涂上一层淡红的唇膏,抿了抿嘴。

    一年来,这是最认真隆重的一次化妆。

    圣诞、新年、生日、一个个晚会、毕业舞会……全都只是敷衍。

    她,不知道自己期待着什么。

    ※※

    经过一番争持,叶惟总算保住了吃雪糕的结局,也拿到了更大的剪辑权,并不就是终剪权,还得根据大人物们的意思做些小修改,但已经该知足了,毕竟自己不可能全对,剪掉一些手指甲也许还是好事。

    后制的配乐、音效等环节都可以开始了,配乐师是鼎鼎大名的汉斯-季默!

    这星球上没有比现年47岁的汉斯-季默更好的电影配乐师,只有和他同档好的,一次奥斯卡最佳配乐(《狮子王》),还有六次提名,他那双手创造了无数经典的乐曲。

    大片、小片,真人片、动画片,只要是电影,没有他不会配的,温馨、紧张、励志、低沉,什么风格都行。

    汉斯-季默和卡森伯格、斯皮尔伯格的关系很好,近年来他为梦工厂配乐了多部电影,包括《美版午夜凶铃》、《小马精灵》、《鲨鱼故事》、《马达加斯加》。这次他之所以加盟,一来是对lms感兴趣,二来就是因为梦工厂。

    基本上,叶惟把自己的配乐蓝图交给汉斯-季默,就不用再做什么了。配一部家庭喜剧公路片,对季默根本没有任何难度,公路片经典《末路狂花》是他配的,《雨人》、《为黛茜小姐开车》、《天使保镖》、《尽善尽美》……这些经典也是他配的,能不能创造新经典另说,绝对不会搞砸。

    虽然要做原创配乐,lms却需要至少一首老歌插曲,也即是奥利弗登台表演时的现场音乐。

    关于这点,迈克尔-阿恩特很早就有过推荐,瑞克-詹姆斯的《super-freak》,他说自己创作剧本时就因为这首歌来的灵感,才有了奥利弗跳脱衣舞的一幕。叶惟知道《super-freak》这首金曲,真的非常好,不管是歌词歌意歌感,简直天作之合。

    叶惟也就把它推荐给了汉斯-季默,季默一听也喜欢得不得了,两人一合计,就《super-freak》!

    而其它乐曲,都由季默做原创。叶惟的要求是温暖阳光之中带有一丝压抑的疯狂,感觉忍了很久随时都会爆炸,当爆炸时则要激动人心;爷爷的死不用怎么渲染悲伤,黑色幽默就好;一个个人物失败最后都是自嘲和看透,而非沮丧失落……

    汉斯-季默说没问题,说影片已经给他带去了很多的灵感,会把这次工作尽力做好的。

    时光匆匆,一晃,8月14日星期天到了,第7届青少年选择奖颁奖典礼举办的日子。

    叶惟不想去,却必须出席,但他不会再像对mtv电影奖那样傻乎乎的准备什么登台讲稿了,布瑞恩又说应该会有一个奖,如果最后又零蛋,也的确说明他的人气不高,票数很高的话,有什么牛鬼蛇神也会给一个的,以免观众不满。

    随便吧,有就上去拿,没有就拉倒,冲浪板哪买不到?是的,1:1冲浪板是青少年选择奖的奖杯。

    年初的时候贝瑟尼-汉密尔顿送过他一块,那块才珍贵!失去了左手,还是拿下去年国家大赛短板第五名,今年冠军!真是个英雄,她说她受到《天使之舞》的鼓励,他想自己才是受到了激励。

    “惟,别拿颁奖典礼开玩笑,今年可是现场直播!”布瑞恩把话说得很重。

    “放松,我保证我不会睡着就是了。”叶惟笑说。他的睡相向来不怎么好看,吓坏小朋友就不好了。

    他还是希望自己可以拿奖的,家人们、妮娜、列夫等好友们,大家都会在电视机前捧场,他当然不想只有失望。

    艾玛也会出席,她既是颁奖嘉宾,也是电视类最佳突破女演员(《unfabulous》)的提名者。

    颁奖嘉宾?没有人邀请叶惟当。

    这天下午,在瑞秋-佐伊团队的摆弄下,叶惟以一身休闲时尚的衣着,成熟帅气的造型,坐着礼宾车前往环球影城吉普森剧院。

    吉普森剧院是一个能容纳六千多人的大型剧院,除了嘉宾、明星名人等,还会有大量普通观众。

    入夜的天色下,叶惟抵达现场,从嘉宾通道进入后台,此时后台已是一片热闹,一眼看去满是演艺、音乐和体育等明星,瞧瞧那是谁,哈莉-贝瑞,jojo也在!正跟杰西-麦卡尼聊着话,两个音乐少年天才的歌都不错(14岁和18岁)。

    金-凯瑞!他来肯定是有奖拿了。克里斯汀-贝尔,《美眉校探》里很酷。……

    明星助理和工作人员们也到处都是,照顾着嘉宾们,或带着他们前往典礼会场。

    “先生,请这边走。”就有工作人员笑脸迎来,指示叶惟怎么离开后台。

    “ok,谢谢。”叶惟对他微笑点头,周围没什么人留意他,他倒看见几个老熟人,赫斯夫妇和乔恩-海德,顿时走过去,“嘿!”

    四人笑聊了几句,又有工作人员来催进场,杰露莎真诚说:“祝我们都可以好运。”

    “幸运!”叶惟以拿破仑的语气说了声。三人都哈哈笑了,这让路过的人们投来目光,这时叶惟突然看见艾玛就在前边不远,她正低头按着手机,然后他的手机来短信了,拿出看看,艾玛的短信:“你到了吗?在哪里?”

    叶惟一边往人群躲藏,一边按动手机回复:“还在路上,快到了。”抬头一看,只见那边艾玛转身入场了,同时听到“hey”的一声,他看到阿什丽-辛普森径直走来,“嘿,很高兴认识你……”

    马上就发现阿什丽-辛普森的目光不是看着他,她从旁边走过,“hey,杰西”并不是跟他说的,是跟杰西-麦卡尼。

    叶惟收起伸出的手,不禁自嘲地笑了,有趣!进场去吧。

    从后台到会场要经过一条通道,却见到在前方通道采访区,有采访摄制队正在进行随机的嘉宾采访。

    看到什么,叶惟停住了脚步,整个人愣住。

    负责采访的记者是个青春少女,棕黑长发飘逸,身着一条简洁的白色及膝连衣包裙,手持麦克风,正采访着米莎-巴顿。从侧面看去,她美丽的脸上笑容灿烂,可以看出她言辞流畅,采访表现优异……莉莉。

    她开始当采访记者了?叶惟皱皱眉头又松开,心中起了涟漪又平复,就大步走过去,她多半不会采访我的。

    回想上一次联系是今年三月她的生日,她不高兴他送了礼物,连着菲尔也被她骂了一顿,导致他们都不怎么有来往了。而上一次见到她……是去年十月在盖蒂中心的偶遇。

    她的发色眉毛都染回来了,她长大了许多,朵朵说的“老”,估计在她眼中,他也长大了很多吧。

    很久了,久得好像过去不曾发生,他的世界已经没有莉莉,她的世界也已经没有惟。只是今天在这里以这种方式相遇,真的非常意外,像从天而降。怎么就没人告诉他?

    人流之中,叶惟往前面走去,走进采访区,从采访队旁边不停步地走过去。

    “hey!”莉莉的叫声就那么响起,他转头一看,莉莉在望来,眸光就是看着他。她跟身后的摄制组说了句什么,他们就走来了,她要采访他。

    “你好,viy,我是莉莉-柯林斯。”莉莉满脸如常的笑容,仿佛并不认识他,“我们可以做个小访问吗?不是电视直播,但这会成为颁奖礼dvd和新闻里的内容哦。”

    “你好。”叶惟看看她,看看摄影师肩扛的摄像机的镜头,点头笑道:“当然了。”

    众人走到通道一边,明星嘉宾们在后面走过。

    “你感觉怎么样?今晚有着六项提名来到这里。”莉莉问罢,右手的麦克风对向他,明丽的双眸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我感觉……过了很久,一年多了。”叶惟有点不自然地避开她的凝视,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知道《婚期将至》上映是一年多前的事,但到现在我才以它参加颁奖礼,你知道难免感觉……过了很久。”

    莉莉的眼眸敛了敛,手上麦克风一移,说道:“是啊,一年多了,我还记得它的欢乐,多好的一部电影。”叶惟说了声谢谢。莉莉挺起了两道英眉,又问:“你还记得吗?你说的话,做的事?在电影里。”

    “我记得。”叶惟笑了笑,眼睛上翻下翻,就是没去看她,“所有的我都记得,每句话,每件事。”

    “我认为你在撒谎。”莉莉也笑了,却透着冰凉,“你不可能所有都记得,你肯定忘记了些什么,又或者你从来没有记住过。”

    这下摄制组几人顿时都皱眉,又疑惑又惊讶,这是怎么了?莉莉怎么……她之前都十分出色,问的问题专业又有趣,贴近着青少年市场需求,可现在什么都不是,说嘉宾撒谎?太糟了。

    “我没撒谎!”他们只见叶惟激动了点,明显地压下,几乎是瞪着莉莉,“我什么都没忘记。只是这重要么?《婚期将至》怎么样,我想早就没人在乎了,我有预感我今晚一个奖都拿不到,因为早就没人在乎了!没人投票,没人在乎。都过去了!”

    “是的,你拍了新电影,过去的过去了。”莉莉的眸光避了避,想压什么压不住,声音突然也大了:“但你不觉得首先你自己要在乎吗?你自己都不在乎,别人想在乎很艰难的。”

    “我绝对赞同你,这话是真理,在这方面你是个大师。”叶惟耸肩。

    “有些人只是说,有些人真的做。说的不一定是真的,做的就肯定是真的,你才是大师。”莉莉凝眉。

    “你说漏了,还有些人不但说也真的做,这就千真万确了吧?以你的逻辑。”叶惟没好气的做鬼脸。

    “你知道吗,最佳电影混球那个奖是你的,没人比你更适合拿了。”莉莉咬牙。

    “谢了!但我怕赢不了今天最大的对手,你,年轻的混球女士。”

    “谢了!如果这能让你哭得像个宝宝,我不介意去拿。”

    “也许你不该叫莉莉,你该叫胡莉(hooey),因为你今天真是够胡扯的,全是废话(full-of-hooey)!”

    “那你呢?小流氓(hooligan)!不只是今天,你从来都该叫这个,从来!”

    摄制组几人早已都愕然的张大嘴巴,这到底是怎么了……话里有话,尖酸刻薄,然后直接是对骂,这采访还怎么做,看上去莉莉和叶惟都要打起来了,难道莉莉是viy的憎恨者?可公然这样也太……!

    不待他们多想,事情变得更古怪,两人忽然不约而同的噗通笑了出声,继而都哈哈大笑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叶惟就是被戳中笑点一般,越笑越好笑,几乎失控地爆笑,都引来了周围来往人们的目光,却实在忍不住。哦对了,墨鱼行动那天……

    不知道为什么,莉莉感觉自己的爆笑神经复活了,手中麦克风摇来晃去,他怎么能这么胡莉,这么刻薄!就像墨鱼行动那天……

    “年轻人们?”、“呃有什么情况是我们不懂的吗?”

    “哈哈,吓到你们了吧,什么事都没发生。”叶惟这才想起摄影师他们的尴尬,不能影响莉莉的工作形象和评价,连忙笑道:“其实我和莉莉是老朋友了,她只是在捉弄我。”

    莉莉翻起白眼,依然在笑:“我发誓我没有,是他在捉弄我。”

    哦!!众人当下明白了,老朋友的笑闹,不过刚才摄像和录音都开着的……

    “胡莉,我进场去了。”叶惟笑着伸出拳头,“看到你真好,加油。”

    “你叫我什么!?”莉莉瞪瞪眼睛,不跟他碰拳,笑骂地挥动麦克风:“还不滚蛋,碍着我做采访!”

    “这就滚。”叶惟笑笑,往前方走去,从她身边走过,走远……脸庞渐渐平静了。

    另一边,莉莉扭头望了一眼,短暂的欢笑过后,是失去灿烂只有礼貌微笑的脸容。

    ※※

    《someone-like-诱》:

    我听说,你安定了下来

    你遇到了一个女孩,还和她要结婚了

    我听说,你的梦想成真了

    看来她给你的一些东西,是我给不了的

    老朋友,为什么那么害羞?

    这不像是你,像你在掩饰谎言

    我讨厌这种像突然从湛蓝天空落下的出现

    但我不能离开这些,我无法战胜它

    我希望你能看到我的脸庞,然后想起我们的过往

    对我来说,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没关系,我会找到一个像你的人

    我希望他是最好的,祝愿你也能找到你的最好

    请不要忘记我,求你了,我记得你说过

    有时候,爱情一直甜蜜,但有时候,爱情又那么伤人

    有时候,爱情一直甜蜜,但有时候,爱情又那么伤人

    你知道,时光已经飞逝

    只有昨天,才是我们人生中最好的时光

    我们曾经在夏日的薄雾中萌芽发酵

    现在则困在以前美好时光的喜悦中

    我讨厌这种像突然从湛蓝天空落下的出现

    但我不能离开这些,我无法战胜它

    我希望你能看到我的脸庞,然后想起我们的过往

    对我来说,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

    没有什么比得上你,没了你什么都不在乎

    后悔,错误,它们渐渐成了回忆

    当时谁会知道这种苦甜参半将是我们的味道?

    没关系,我会找到一个像你的人

    我希望他是最好的,祝愿你也能找到你的最好

    请不要忘记我,求你了,我记得你说过

    有时候,爱情一直甜蜜,但有时候,爱情又那么伤人

    有时候,爱情一直甜蜜,但有时候,爱情又那么伤人

    ※※

    今晚这个颁奖典礼,又是一个让所有喜爱支持叶惟的人们失望透顶的颁奖礼,什么都没赢,再一次颗粒无收。而《大人物拿破仑》则拿下了包括“最佳喜剧电影”这大奖的4块冲浪板,战胜了《婚期将至》3次。

    艾玛也没有拿到奖,《绝望主妇》的伊娃-朗格利亚拿了,但她好歹因为颁奖上台一次。

    叶惟坐在靠近舞台左侧区域的位置上坐了两小时,鼓掌,微笑,看别人领奖。就连嘉宾席镜头都很少给他,整场下来可能也就一次或者两次,充当别人的背景倒也有几次。

    颁奖典礼结束后,叶惟没去任何派对聚会,也没答应艾玛一起出去玩,没去吃雪糕,这次真的要回家去。不用自己开车,他回了一路的短信和电话,笑哈哈的跟大家说没事,倒要他安慰这个安慰那个,大家太失望了。

    早知道不跟朵朵说了,她不知道有这回事还好呢,现在他一回家,她和爸爸妈妈又搞怪又卖乖的,又一次!

    除了之前采访,从剧院到家,没有再看到莉莉,他没有拿到最佳电影混球,她也失望了吧。

    这时候快十一点了,夜色已深,叶惟躺在自己卧室的床上,望着天花板,心头不知道飞闪着什么,既懒得动弹,又转来转去,我忘了什么?我当初怎么不在乎了?我骗你?我骗谁都不会骗你……

    他望了望那边墙上的月历,8月14日,今天是8月14日,操它的8月14日……

    去年8月14日,ia关系冷静期第一个月见面日……操它的ia关系……

    别傻了,别想了!可怎么是我忘了?

    “睡觉吧,小流氓。”叶惟转转身,闭上眼睛要入睡。过了没几秒,他突然一下弹了起身,往床头柜拿起钥匙手机等物,穿上外套和长裤往外面走去,下了楼梯走向车库,发了短信给爸妈:“爸,妈,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

    很快,他开着自己的二手大众车,往北面的日落大道驶去。

    夜空上繁星点点,街道旁路灯盏盏,有些住宅灯火通明,有些则朦胧昏暗。

    不过是几分钟,就要到达了,那个“老地方”。透过挡风玻璃,叶惟望着前方路况,双眼定定的,越接近那里,握着方向盘的双手越是发紧,当驶出一个路口,然后,他看到了……

    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停在站点路边,车门边倚靠着一个白裙少女,她正在望来,分不清是星光还是灯光,只见她面无表情,双眸定定,嘴巴似微微有点颤抖。

    大众车停了下来,也停在路边,叶惟靠着椅背,眨动起了眼睛,但怎么眨,停止运转的心念都无法恢复。

    他坐了好一阵,才解开了安全带,打开车门,走下车,人行道上,与她只有两三步的距离。

    “你迟到了一年。”莉莉说,声音沙哑。

    “我迷路了。”叶惟沉声。

    …

第284章 为了电影    放映室里默静无声,众人脸上都有着思索的神色。

    叶惟心里无法不紧张,别的分歧都可以商量,这个不行,百分之百不行。

    “我觉得威廉说得有道理。”高兹曼率先表态,“惟格,我明白你对艺术的追求,但回家更符合主流价值观,对所有观众都更容易理解。一个濒临崩溃的家庭,经过重重的考验,终于凝聚在一起,回家。”

    操……!叶惟顿时暗骂,加里,你个老东西,有时候真想杀掉你。

    “回家更会有一种故事结束的感觉。”卡森伯格也表态了,微笑的样子并不威严,像在单纯地讨论:“故事开始于他们离家,结束于他们回家。这样观众们更有一种完成的满足感。去吃雪糕的确很温情动人,也更有艺术价值,就怕它会让观众困惑。”

    观众困惑等于不商业,现在梦工厂对lms是商业第一位。卡森伯格的胆子似乎被接连的失败削薄了,怕。

    叶惟心中又无奈骂了声,心念急转怎么扳回来……

    当然不能说些“谈到商业,我想谈谈《驱魔录像》和《逃出克隆岛》,嘿嘿”的话,那样太不中听了,也太自大了,别说和卡森伯格比,跟高兹曼比制片威望,《沉默的羔羊》、《费城故事》、《兄弟连》、《我盛大的希腊婚礼》……怎么比。

    权力不是一个年轻人最近有了点成绩就有,他是懂的,就自己的资本还远远不能让制片厂交出终剪权。雷德利-斯科特够厉害了吧,每次导演剪辑版还都会比公映版评价更好,可这么个大导演一样没有终剪权,《天国王朝》烂透的公映版就不是他剪的。

    其实眼下的情况,本来是制片方给制片人压力,再由制片人去搞定导演,但他就是导演,就没了中间的缓冲。

    千万念头闪过,叶惟站了起身,正对着众人,表情平和,以一股非常诚恳的语气说道:

    “先生们,谈到商业,我们的分歧有多大关系?对普通观众来说,故事在理查德一家大闹比赛现场那就已经结束了,不管结尾是回家还是吃雪糕,对他们有什么分别?他们不懂,也不在乎,当他们想起、谈起这部电影,是什么,是一家人以疯狂的方式团结在一起,选美比赛失败了,但他们又好像赢了,就是这样。

    怎么结尾有什么分别?这个镜头、那个镜头,有什么分别?”

    “但是!”叶惟说着度了两步,指指小放映银幕,“如果这是一部有志冲击奖项的影片,它就需要有更多的电影艺术,更高的层次!它可以做到。在颁奖季鉴赏它的人,我不是说全部,但平均鉴赏水平更高,当它有一种让人值得思考、有一种它不简单的感觉,它就是更好的。这也是商业,这会让它变得更值钱!”

    众人听得有点重新思索之色,彼得-赫勒在点头支持,没想到杰夫-斯迈竟然也点头说:“我同意这个观点,两个结局对普通观众的商业分别并不大。”

    得到了意外支持,叶惟心头大喜,连忙再接再厉,不给想着的戈登伯格半点反击机会,谦逊地按了按胸口,又恳切的道:“先生们,我明白,你们每一位都是想《阳光小美女》更好,无论文艺性、商业性,它承载着大家的期望。

    而且你们每一位,都比我有更多电影从业经验,按理说我应该听你们的。只是这项目是我一手一脚搭建起来的,这些影像全是我一个个镜头拍出来的,单就这部电影而言,我对它的投入和理解,是全世界最高的。

    就这一点,容我自大一回!我和lms,就像爱因斯坦和e=mc,我们都不能确定这是正确,但没人比我们更了解。之前所有的努力都为了通往我的结局,如果不是,那是走了错误的岔路。

    所以,请在这个问题上,再给予我你们的信任。我,叶惟,我用我的电影声誉去担保,我的结局更好,最好。”

    叶惟点了点头,以示说罢。

    一片沉默,众人心思各异,叶惟这番话恳切的同时也很重,所谓电影声誉做担保换句话“我会倾尽一切悍卫我的版本”,不同意就闹到同意为止,假如以后成果不好,我一力承担。

    viy年少轻狂,他们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以他近来的成就,他不可能反而不狂,没有更狂倒让人奇怪。

    威廉-戈登伯格没再争论什么,刚才就完全表明自己的态度了。

    “这个问题也要问问史蒂文、汤姆他们的意思。”卡森伯格决定的说,笑容不减,“现在先保留吧。”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汤姆-汉克斯。

    卡森伯格一决定,高兹曼、普莱斯等人也就点头。

    叶惟稍松了一口气,总算争回了机会,不过卡森伯格应该还是不倾向他的结局,拿不定主意才会这么说。

    但他想自己有着很大的胜算,因为斯皮尔伯格肯定明白结局对导演意味着什么,另一方面如果“出土文物”是那种喜欢对别人的电影指手划脚的人,说真的,《逃出克隆岛》也不会那样……

    就这样,这场放映会散场了,总体来说分歧并不多,缩不缩减5分钟也不是关键,关键就在结局,以及影响评级的镜头。

    还有一个工序,汉克斯、罗伯茨有权先看看,若然觉得里面哪个镜头把自己拍得不好,或者关于自己怎么的,也可以要求修改。因为他们是参与分红的巨星,汉克斯还是大老板。

    叶惟和高兹曼一同离开梦工厂时,在停车场,高兹曼扶扶眼镜,有些意味深长的说:

    “小子,聪明人不会揽这么多责任,现在梦工厂要加大lms的宣传费,你懂吧,它被视为是一部超级大片了。普雷通没那么高要求,梦工厂没有止境。这种疯狂通常……你有没有想过,你把责任全揽了,你承受得了吗?”

    叶惟耸肩地笑了,没什么畏惧,“其实我揽不揽都是我的,不管用哪个结局,要是搞砸了,全部我的责任,不是吗?”

    “哈哈哈!你明白就好。”

    ……

    事情暂时只能这样,这周末不是约会周,在这七月底的周末星期六晚上,叶惟和一帮老熟人在巴德家的好味道国度餐厅相聚,南加大的达鲁姆他们。

    他们刚从南加大毕业,没有人准备继续读博士,他们正寻找工作,对重灯光的赫利-金、重音效的福林-加纳德等人有工作就很好,但对志在导演的达鲁姆、摄影的皮特,从助理做起可能熬上很多年就成了助理,工龄和机会并不是正比的。

    所以他们早有制片的想法,一个喜剧爱情故事。因为《天使之舞》、《婚期将至》的资历,让他们有那么点优势,却也不是很大,他们的毕业作品拍得还好,却没有到让人惊艳的程度,筹资不容易。

    “当然要制片!那才是拍电影,我是说真正的!”

    热闹餐厅的一角,九人围坐着一张大圆餐桌,巴德老爸笑呵呵的亲自招呼,这不,又端来一盆水果拼盘。

    叶惟一边吃着新鲜水果,一边感慨的道:“想怎么拍就怎么拍,想怎么剪就怎么剪,只有钱的问题,没有分歧争斗的问题。像我们拍《天使之舞》那时候,那种绝对自由的状态,那种精神!太棒了,真怀念。”

    虽然他没有细说,众人也能听出他正“幸福的烦恼”,剪辑上有什么分歧吧。

    “惟,谁不爱制片呢?”

    “钱的问题其实是最大的问题。”

    “没有钱,没有分歧。”

    众人纷纷笑说,叶惟也笑着点头,确实如此,问道:“伙计们,你们的预算目标是多少?”

    谈到这事,众人都不禁脸露跃跃,viy是他们认识的最大人物了,如果他能帮忙,那就太好了。达鲁姆揉揉雀斑鼻子,正经的道:“一百万美元,这是终极目标,我们有个30万就可以拍了,跟家人朋友借点,再刷几张信用卡,凑到50万就能拍得很好。”

    那就是希望我投30万。叶惟思索,他们不知道“尤尼克-库勒”是他,不然可能直接就要了,不会说得这么委婉。

    他笑了笑,刺起一块西瓜放进嘴巴品尝,“我绝对有兴趣投资你们,但是我们知道找钱是一种成长过程,我直接给你们不是好事,所以这样怎么样,等你们筹到20万,剩下30万我给。”

    “我的天!”达鲁姆兴奋得叫出声,“真的,惟,你说真的?”

    其他人也激动不已,达鲁姆的女友兼美术设计帕雷拉都要鼓掌喝彩了,“viy,我就说了,你一定愿意帮忙!”

    “这不是帮忙,这是投资。”叶惟哈哈大笑。

    达鲁姆还有点难以置信:“你确定?我们的剧本在哪里,计划书呢?”他找找周围找不到,急了,“噢!我没带来,我以为不会谈正事……我该带来的。”

    “老兄,这你就不对了,想象一下,今晚你刚巧在这遇到斯皮尔伯格怎么办?幸好他去了马耳他拍片。”

    叶惟说完笑认真起来,扫视众人,由心的道:“你们知道投资电影还比不上买谷歌股票来钱,随时还会血本无归,谁他马想靠着拍电影赚大钱那肯定是不懂赚钱的。可有什么办法,就是喜欢拍电影啊!我知道你们的能力和热情,投资你们值了,为了电影。”

    达鲁姆、帕雷拉等八人的年轻脸庞上满是感动,满是冲劲,纷纷拿起桌上的饮品杯干杯,“为了电影!”

    ……

    “惟格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以听他的。”

    “史蒂文,我不确定,从去年底开始,我们就好像没有做对过一件事。我不是责怪你,当初你也说可以听迈克尔-贝的……波om!这回他把我们炸了。这么多年了,我还是觉得,电影真让人费解。”

    “我本来对迈克尔有很高的期望,现在看来,布鲁克海默才是正确的。迈克尔暂时只适合拍爆米花片,他处理不好艺术,《珍珠港》也没让他有什么长进。这次对我、对他都是很大的教训。”

    “你是管得太少了,真人电影方面不是我擅长的,公司真的需要你的才华。”

    “我总得拍自己的电影。”

    “哎,史蒂文,我们的麻烦够多的了,我真不希望《阳光小美女》也给我们一刀。”

    “那小子跟迈克尔不同,迈克尔比不上他。迈克尔仍然只是个技术熟练的建筑工人;那小子,他的技术还不熟练,但他已经是个建筑师,他懂发明,他也懂盗墓,他就是那种风情万种的荡-妇,我们可以放手让他做。”

    “看来你更欣赏他了。”卡森伯格有点惊讶。

    发明者、盗墓者,是斯皮尔伯格对电影人的一种定义,也是他曾经犹豫多年的问题,是做个开创的、艺术的、可取代前人的,但曲高和寡、甚至完全不被理解的发明者,还是做个挖掘前人成就,但能赢得掌声、荣誉、财富的盗墓者?

    1975年,《大白鲨》上映,斯皮尔伯格已做了选择,当时说“我想让人们喜爱我的电影,我是个勾引人们走进影院的荡-妇。”

    “看了《驱魔录像》,我是更欣赏他了,他懂得平衡,他知道怎么在商业中文艺,这是我研究了很多年才学会的,那小子就懂了。不是我有多少信心,是他给了我们信心。”

    “但愿你看错迈克尔-贝的事,不会再发生在叶惟身上。”

    “我也希望。”

    ……

    时间踏入8月份,《阳光小美女》的剪辑争端进展很快,当个周末汉克斯就表示这件事全交给制片组,相信大家的专业能力,其实最重要还是斯皮尔伯格和卡森伯格的态度。

    叶惟和斯皮尔伯格有了一个国际长途电话通话,如果不是马耳他太远,会是面谈。

    “年轻人,你该庆幸自己不是活在旧好莱坞年代,不是给那些制片厂野蛮人拍电影,不然你怎么争都争不了。”

    电话里,斯皮尔伯格笑声爽朗,也不像有受梦工厂的状况影响,“你也许不知道,乔治-卢卡斯,那老鬼当年就因为剪辑权的问题,说以后永远要做制片人,喔该死,他还真做到了。”

    叶惟正在家中后院晒着早上的太阳,闻言想起什么,心有同感的笑道:“我们都是猪,我们都是用来替人们嗅东西的动物,他们给我们套上皮带,以此控制我们。但是,我们是些挖金子的人。”

    “……这是乔治说过的话对吗?哈哈!”

    “是的,著名的话,我在南加大旁听学到的。‘那些什么都按照好莱坞来剪的剪辑师,就是剪掉我们的孩子们的手指的人。’”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怀念那个年代,可我们花了多大的努力才摆脱了它?”

    “你和乔治是摆脱了,我还没有,我的孩子的双手双脚都快被剪掉了。”

    “惟格,我、杰瑞弗,大家都知道一个事实,导演比办公室里的人更懂他的电影,在一部片子最后剪辑的时候,去跟导演作对,是非常愚蠢的事情。这个项目,我们本来早就打定主意放手让你去做的,是梦工厂的变化让事情变得不同。”

    听这语气,叶惟顿时紧张起来,从太阳椅上坐起,“你可以抽空看看影片,我相信你会有一个明智的判断。”

    “我等完全做好的公映版出来再看,现在看会失去很多惊喜,我不想浪费一部好电影。”

    叶惟听着挺挺眉头,似乎又不像……

    手机继续传出斯皮尔伯格的话声:“这些剪辑问题,是谁都说不清楚对错的问题,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相信更懂的导演呢?我和杰瑞弗谈过了,你的结局很好,就商业和艺术的总值上,它毫无疑问更高,所以你可以继续使用。”

    什么!?yes!叶惟激动地一挥拳头,在草坪上走来走去,几乎大吼的高兴道:“谢谢,史蒂文,谢谢你们的信任!十只手指都在的双拳挥出去的力量是最大的,谢谢!!!”

    责任?压力?来吧,有这一双铁拳,什么都不怕!

    “你的表现给了我们信心,《驱魔录像》里你把商业和艺术平衡得很好,看起来你没什么困扰的。”

    叶惟挠挠头,望着湛蓝的天空,笑说:“我不知道,我并不愤世嫉俗任何一边,我就是觉得商业有商业的价值,艺术有艺术的价值,我们需要这个,也需要那个,都有乐趣,有乐趣就好。”

    “以前我是花了很多年,才明白这道理。”

    “是的,就因为有你们开路,我们这些后辈才明白得更快,你都证明了,商业和艺术是可以共存的。”

    “这话我接受了,哈哈。就这样吧,你继续把后制做好,我还要忙些文案,我这边拍摄很紧张。对了,再次祝贺你的《驱魔录像》创造了奇迹,你真的该庆幸自己不是活在旧好莱坞年代,不然你肯定要道歉。”

    “道歉?道歉什么?”叶惟很少地听不太懂。

    “道歉你赚了很多钱,道歉你吓坏了很多人。”

    ※※

    “《大白鲨》不过是一部用来赚钱的灾难片,它本身就是一场灾难。”

    ——1975年6月28日,28岁的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登刊于《纽约邮报》的道歉声明。

    什么!?yes!叶惟激动地一挥拳头,在草坪上走来走去,几乎大吼的高兴道:“谢谢,史蒂文,谢谢你们的信任!十只手指都在的双拳挥出去的力量是最大的,谢谢!!!”

    责任?压力?来吧,有这一双铁拳,什么都不怕!

    “你的表现给了我们信心,《驱魔录像》里你把商业和艺术平衡得很好,看起来你没什么困扰的。”

    叶惟挠挠头,望着湛蓝的天空,笑说:“我不知道,我并不愤世嫉俗任何一边,我就是觉得商业有商业的价值,艺术有艺术的价值,我们需要这个,也需要那个,都有乐趣,有乐趣就好。”

    “以前我是花了很多年,才明白这道理。”

    “是的,就因为有你们开路,我们这些后辈才明白得更快,你都证明了,商业和艺术是可以共存的。”

    “这话我接受了,哈哈。就这样吧,你继续把后制做好,我还要忙些文案,我这边拍摄很紧张。对了,再次祝贺你的《驱魔录像》创造了奇迹,你真的该庆幸自己不是活在旧好莱坞年代,不然你肯定要道歉。”

    “道歉?道歉什么?”叶惟很少地听不太懂。

    “道歉你赚了很多钱,道歉你吓坏了很多人。”

    ※※

    “《大白鲨》不过是一部用来赚钱的灾难片,它本身就是一场灾难。”

    ——1975年6月28日,28岁的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登刊于《纽约邮报》的道歉声明。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