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7月15日,《查理与巧克力工厂》北美公映,这部电影很受影评界好评,有83%烂番茄新鲜度,但观众反响只是一般,51%喜爱度和imdb-6。7分,这些都不妨它票房表现良好,首周就收走8580万,蒂姆-伯顿和约翰尼-德普依然是对黄金组合。

    而一众小演员的出色演绎都大获称赞,嚼口香糖冠军“紫罗兰”安娜索菲亚-罗伯十分亮眼。

    10号星期日首映礼那天,叶惟和艾玛都去凑热闹了,不是一起去,他是作为安娜索菲亚的朋友去,而艾玛是她自己的行程。

    叶惟本来不想去的,然而不管是布瑞恩、还是梦工厂发行那边,都要他去出席,增加曝光宣传lms,而且很有理由,他是牙医的儿子,他是安娜索菲亚的好朋友……

    这个活动让他和妮娜的约会周改期了,还好看的是部好电影,安娜演得非常棒。

    安娜的星途一片大好,今年以来她又出击试镜,加盟了下个月就要开拍的《收割》演主要配角,那是奥斯卡影后希拉里-斯万克主演的惊悚片,4000万预算项目;接着11月还将主演300万预算喜剧项目《卧底学园》。

    虽然已经看过一遍,在15日这天晚上,叶家一家四口到影院去观看,朵朵期待已久了,对牙医家庭来说它的确另有乐趣。

    满座的放映厅里,朵朵不时欢笑不已,每当安娜出场,她就笑呼阿娜阿娜,当看到“紫罗兰”成了个大圆球,她乐得几乎滚到地上去。叶惟不由摇头,真没有同情心,笑也要掩着嘴巴笑!

    叶浩根调侃说德普明显戴着假牙,道具组应该找他做一副更真的。叶惟笑说那不是道具组的事,是化妆组的,咧露着真实整齐的牙齿,“前几天,他们就说应该照我的牙做模具。”叶浩根自豪的说:“好莱坞最整齐的牙齿。”

    他们有说有笑的,顾乔却真没好气,“吵到别人了。”

    影厅里笑声、小孩惊呼连连,哪有什么吵扰,父子两人继续脱口秀,逗着朵朵。

    在德普回忆小时候时,那戴着夸张的箍牙头盔的造型出现银幕,叶惟吓唬她说:“朵朵,看到没有,等你开始换牙,你就会戴上那个头盔。”叶浩根故作认真的点头:“要戴七年,直至你的牙全换了。”朵朵信以为真,吓得快哭:“不要,好丑!我不要换牙!”

    “哈哈哈哈!”

    “小甜心,别听他们的,戴一年就好了。”

    “不要不要不要!”

    “哈哈!”

    ……

    7月22日,迈克尔-贝执导的《逃出克隆岛》北美公映,梦工厂不但没有迎来救世主,还从峭壁上直接掉了下去,掉进地狱!

    惨!这部制片成本就1。26亿的科幻大片评价口碑很烂,40%新鲜度、64%喜爱度,但最惨的是票房,开幕周3122家影院,别说拿周冠军了,竟然只收到1835万首周票房!

    如果以通常首周*2的公式计算一部表现平庸的影片的最终北美票房,大概也就3670万……发行费都赚不回,太惨了。

    事实上据行业人士预计,《逃出克隆岛》将使它两个制片商梦工厂和华纳兄弟分别至少亏损5000万美元。

    这比《马达加斯加》可要严重得多多,非洲动物们只是不如预期那么成功,而它是彻底的失败。

    这一周风云变幻,乌云盖顶的梦工厂传出了种种传言。

    比如电影版《变形金刚》,此前梦工厂和孩之宝达成合作将明年投拍这大项目,已经确定迈克尔-贝执导,2007年日上映,但是现在一切都有了变数。这还是轻的,相比另一条地震级的消息!

    梦工厂接近破产,将被环球影业收购,目前双方正就收购事宜进行谈判,交易价格约为10亿美元或更高。

    梦工厂还未回应传言,但谁都知道,这家公司正遭受着暴风雨,快撑不住了……

    而这周还有一件值得记载的事情,《驱魔录像》登上1。4亿北美票房,不算通货膨胀下,它超越了《女巫布莱尔》的140,501,248,成为北美史上最卖座的伪纪录片!狮门和悬崖都赚到笑。

    在七月份的四周,它的表现是这样的:

    《驱魔录像》—第13位第11周—1156家—-2,2742,628,744—-137,165,313–0。45

    《驱魔录像》—第16位第12周—773家1,5311,183,463—-138,348,776–0。45

    《驱魔录像》—第18位第13周—641家1,369877,529139,226,305–0。45

    《驱魔录像》—第17位第14周—961家1,6251,561,625—-140,787,930–0。45

    这一周,狮门为了冲击纪录,逆势增加了320家影院,tet没有让任何人失望,一举再收156万,正式登顶!

    ……

    上班下班,勤勤恳恳,在7月份下旬,叶惟如期剪好了《阳光小美女》第一版,又花了几天加上台词音轨、一些简单的音效和配乐,110分钟的内部导演剪辑版出炉!

    《逃出克隆岛》的惨败让叶惟很感慨,tet掀了场疯潮,一部从阵容、成本看上去不可能失败的影片却如此凄惨,真的是世事无绝对。他为梦工厂感到可惜,更为lms会不会因此受到什么影响而有点忧心。

    不过他知道,无论梦工厂卖不卖,不是一天两天就会谈好的,谁都不会中止或轻视lms的发行。就算卖,lms越赚钱,梦工厂也越值钱。

    其实他可以从导演剪辑版放映会出席的人员名单知道,梦工厂对lms的重视程度又升了一级,到达最高级别,就像这是一根救命稻草,并不是非常扎实,却已经是唯一的希望。

    这天在梦工厂总部放映室,可以来的大人物都来了,忙着拍摄《慕尼黑惨案》的斯皮尔伯格、忙着出演《达芬奇密码》的汉克斯没来,但卡森伯格、杰夫-斯迈、特利-普莱斯、高兹曼、剪辑师威廉-戈登伯格……悉数到场。

    杰弗瑞-卡森伯格,这个曾经挽救过迪斯尼、缔造了梦工厂动画辉煌的光头眼镜中年男人,依然一脸温文和善的微笑示人,似乎并没有因公司的状况而烦愁。

    从开场到影片播放完毕,放映室里极少有什么声音,众人的神情却都已经满脸笑容,既因为影片故事而笑,更因为……

    超高的品质!

    “这太棒了。”卡森伯格突然鼓起了掌,众人也纷纷抱以掌声,以一种“你震撼了我们”的赞美目光看着坐前排左边的叶惟。

    “惟格,你没有让人失望。”高兹曼也赞道,真是个神童!

    lms的剧本故事很容易拍得平淡,接连的失败也容易让人压抑,但叶惟把故事讲得阳光温暖,又不乏黑色幽默色彩,一个个动人的场面,几近完美的各方面……这还只是粗糙的内部版,公映版肯定更好。

    杰夫-斯迈、普莱斯等人都道上称赞,“你做了一部不可思议的电影。”、“它绝对可以冲击颁奖季,太棒了。”

    “谢谢,谢谢!”叶惟也是大笑,能得到这些人的认可,高兴,激动,松了一口气,但没有完全松下来,之前《驱魔录像》也被他们赞不绝口,然后得到的是它没有影院发行的价值。

    导演剪辑版被他们赞好,不代表能一刀不改地推出市场,因为大众市场和在座每一位的鉴赏能力和需求都不同,而他们考虑的只有大众市场。

    果然,赞过之后,众人渐渐换了一副神情,平静、理智、商业,开始讨论有什么问题。

    “片长稍微有点长了。”高兹曼早就有这意见,“我觉得降到100分钟左右会更好,惟格,你看是不是可以删掉一些场景?”

    被众人目光看着,叶惟心念电转,也许艰难的剪辑抗争战开始了,这里他只有一个盟友,没有发言权的彼得-赫勒。

    所以一切只能靠自己,他认真的道:“先生们,你们知道这个版本是我和威廉做了大量试验后剪出来的,这110分钟每个场景都必不可少,每个镜头都是精心设计,每个素材都是选择最好,删了哪里都不好。”

    众人并不意外,导演就这样。

    “105分钟,惟,听我的,尽可能删掉5分钟。”高兹曼继续说,“这样它会更紧凑。”

    “不,它会不完整。”叶惟有点情急的做起手势,“现在它就是紧凑的结果,如果不紧凑,我可以剪出135分钟。”

    “能不能把那些吸毒镜头删掉?”卡森伯格说起了另一个意见,或者说要求,“我担心这会影响评级,我们需要拿到pg-13级。”

    普莱斯点头表示赞同,对一部家庭喜剧片而言,pg-13级和r级的分别是巨大的,这故事很多粗口改不了,g级和pg级刁难了,但pg-13级是既定的目标,对现在的梦工厂更是死命都要……

    家庭喜剧片,文艺片,梦工厂也只盯着前者,讽刺的是lms偏偏不是正常的故事,吸毒、同性恋、自杀、儿童选美……

    无论怎样,期望lms能实现票房爆炸,不只是梦工厂的渴求,普雷通也一样。

    “杰弗瑞。”叶惟看着旁边这个大人物,为了电影,已经不懂得紧张,说道:“那些吸毒镜头对塑造爷爷很重要,它并没有教唆性。我想这问题等评级了再说吧?如果mpaa非要给我们r级再修改。”

    卡森伯格微笑地点头,没争说什么。

    众人的意见并不是很多,因为这个导演剪辑版真的很好,viy这小子向来很懂商业,虽说是文艺片,但从拍摄到剪辑,他没有做成意识流、或者来一大段纯粹艺术到沉闷的场景之类,契合着商业片的节奏,结构干净,实用。

    但是……

    “我听说还有其它结局?”卡森伯格问,眼镜后的眼神没流露态度。

    叶惟点头,威廉-戈登伯格也点头,不是奥利弗赢了比赛那种多结局,是怎么结束故事,那些素材可以剪出多种形式。叶惟早已拿定主意,理查德一家人去吃雪糕;但剪辑师有不同想法,戈登伯格的版本是离开选美比赛酒店后,一家人开车回家去。

    当下,助理操作着播了另一个结局影像,一家人走出酒店,说了些话,推车,很快是回家去的公路镜头,结束。

    戈登伯格向众人解释自己的主张:“这样更简单,普通观众更容易理解和感动,失败了,回家,没哪里比得上温暖的家。一家人已经消除误解、学会团结,不管成功失败都有家人。”

    众人听得纷纷点头,像都有点意动,高兹曼思索说:“这比惟格的浅显,可以直接理解,不需要明白吃雪糕的隐喻。”卡森伯格没说话,不知想着什么……

    叶惟一看不好,连忙大声点的道:“是更浅显,但说的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东西了!为什么我不用,因为这会使这个故事失去最大的灵魂,之前所有的场景、道具、台词等设置全都得不到最后的呼应和升华,它们都白费了,影片会回到最普通老套的话,没哪里比得上温暖的家。事实上它不是说这个。”

    他想起家人,自然地微笑,“家不在于一个特定地点,而在于心灵花园,在于家人们互相理解、关心、珍爱、不计成败的亲情。只要一家人在,哪里都是家,便利店、电影院,哪都可以。这是我拍的这部电影要说的话。”

    戈登伯格却又道:“普通观众很难理解,他们不懂,他们看到吃雪糕就是吃雪糕,没有其它别的。当我们从商业出发,从普通观众的观影水平出发,简单就是正确。顺着他们的观念,比告诉他们新观念,更容易让他们叫好。”

    商业!叶惟清楚现在的形势,一旦让卡森伯格认为他的结局不商业,他就输了。

    对此分歧早有准备了,他马上反驳道:“这里没有看不懂的问题,只是有着多层意义,高水平的观众能看透,低水平的观众看不懂全部意思,也看得懂最表面的那一层意思,再蠢都看得懂,因为吃雪糕的场景非常温情可爱,理查德已经改变了,这个家庭已经改变了,不再是成败输赢那一套,他们是真正的一家人了。”

    “改变这一点,在之前的全家跳舞场景就有表达了。”戈登伯格也在坚持己见,“结局简单点,有时候会更有力量。”

    “相信我,这是最有力量、最有意境、最有回味的结局。”叶惟十分坚定的语气,透露着自己不会有任何让步的意思。

    别的什么分歧都可以商量解决,这个绝对不行,不去吃雪糕,直接回家?

    那他都不知道前面的故事是为了什么,所有细节支离破碎不能成整体,一切都完了!

    放映室里忽而静了下来,卡森伯格、高兹曼等人都在沉默地考虑,准备表态……

    …

第二百八十四章 你迟到了一年    梳妆镜里,一张清美的脸容,明亮的大眼睛眨眨,手上拿着眉梳细心地修整眉毛,让两道英气的粗眉更加有神。

    继续做了刷睫毛、画眼影等诸多步骤,最后往嘴唇涂上一层淡红的唇膏,抿了抿嘴。

    一年来,这是最认真隆重的一次化妆。

    圣诞、新年、生日、一个个晚会、毕业舞会……全都只是敷衍。

    她,不知道自己期待着什么。

    ※※

    经过一番争持,叶惟总算保住了吃雪糕的结局,也拿到了更大的剪辑权,并不就是终剪权,还得根据大人物们的意思做些小修改,但已经该知足了,毕竟自己不可能全对,剪掉一些手指甲也许还是好事。

    后制的配乐、音效等环节都可以开始了,配乐师是鼎鼎大名的汉斯-季默!

    这星球上没有比现年47岁的汉斯-季默更好的电影配乐师,只有和他同档好的,一次奥斯卡最佳配乐(《狮子王》),还有六次提名,他那双手创造了无数经典的乐曲。

    大片、小片,真人片、动画片,只要是电影,没有他不会配的,温馨、紧张、励志、低沉,什么风格都行。

    汉斯-季默和卡森伯格、斯皮尔伯格的关系很好,近年来他为梦工厂配乐了多部电影,包括《美版午夜凶铃》、《小马精灵》、《鲨鱼故事》、《马达加斯加》。这次他之所以加盟,一来是对LMS感兴趣,二来就是因为梦工厂。

    基本上,叶惟把自己的配乐蓝图交给汉斯-季默,就不用再做什么了。配一部家庭喜剧公路片,对季默根本没有任何难度,公路片经典《末路狂花》是他配的,《雨人》、《为黛茜小姐开车》、《天使保镖》、《尽善尽美》……这些经典也是他配的,能不能创造新经典另说,绝对不会搞砸。

    虽然要做原创配乐,LMS却需要至少一首老歌插曲,也即是奥利弗登台表演时的现场音乐。

    关于这点,迈克尔-阿恩特很早就有过推荐,瑞克-詹姆斯的《Super-Freak》他说自己创作剧本时就因为这首歌来的灵感,才有了奥利弗跳脱衣舞的一幕。叶惟知道《Super-Freak》这首金曲,真的非常好,不管是歌词歌意歌感,简直天作之合。

    叶惟也就把它推荐给了汉斯-季默,季默一听也喜欢得不得了,两人一合计,就《Super-Freak》!

    而其它乐曲,都由季默做原创。叶惟的要求是温暖阳光之中带有一丝压抑的疯狂,感觉忍了很久随时都会爆炸,当爆炸时则要激动人心;爷爷的死不用怎么渲染悲伤,黑色幽默就好;一个个人物失败最后都是自嘲和看透,而非沮丧失落……

    汉斯-季默说没问题,说影片已经给他带去了很多的灵感,会把这次工作尽力做好的。

    时光匆匆,一晃,8月14日星期天到了,第7届青少年选择奖颁奖典礼举办的日子。

    叶惟不想去,却必须出席,但他不会再像对MTV电影奖那样傻乎乎的准备什么登台讲稿了,布瑞恩又说应该会有一个奖,如果最后又零蛋,也的确说明他的人气不高,票数很高的话,有什么牛鬼蛇神也会给一个的,以免观众不满。

    随便吧,有就上去拿,没有就拉倒,冲浪板哪买不到?是的,1:1冲浪板是青少年选择奖的奖杯。

    年初的时候贝瑟尼-汉密尔顿送过他一块,那块才珍贵!失去了左手,还是拿下去年国家大赛短板第五名,今年冠军!真是个英雄,她说她受到《天使之舞》的鼓励,他想自己才是受到了激励。

    “惟,别拿颁奖典礼开玩笑,今年可是现场直播!”布瑞恩把话说得很重。

    “放松,我保证我不会睡着就是了。”叶惟笑说。他的睡相向来不怎么好看,吓坏小朋友就不好了。

    他还是希望自己可以拿奖的,家人们、妮娜、列夫等好友们,大家都会在电视机前捧场,他当然不想只有失望。

    艾玛也会出席,她既是颁奖嘉宾,也是电视类最佳突破女演员《Unfabulous》)的提名者。

    颁奖嘉宾?没有人邀请叶惟当。

    这天下午,在瑞秋-佐伊团队的摆弄下,叶惟以一身休闲时尚的衣着,成熟帅气的造型,坐着礼宾车前往环球影城吉普森剧院。

    吉普森剧院是一个能容纳六千多人的大型剧院,除了嘉宾、明星名人等,还会有大量普通观众。

    入夜的天色下,叶惟抵达现场,从嘉宾通道进入后台,此时后台已是一片热闹,一眼看去满是演艺、音乐和体育等明星,瞧瞧那是谁,哈莉-贝瑞,JOJO也在!正跟杰西-麦卡尼聊着话,两个音乐少年天才的歌都不错(14岁和18岁)。

    金-凯瑞!他来肯定是有奖拿了。克里斯汀-贝尔,《美眉校探》里很酷。……

    明星助理和工作人员们也到处都是,照顾着嘉宾们,或带着他们前往典礼会场。

    “先生,请这边走。”就有工作人员笑脸迎来,指示叶惟怎么离开后台。

    “OK,谢谢。”叶惟对他微笑点头,周围没什么人留意他,他倒看见几个老熟人,赫斯夫妇和乔恩-海德,顿时走过去,“嘿!”

    四人笑聊了几句,又有工作人员来催进场,杰露莎真诚说:“祝我们都可以好运。”

    “幸运!”叶惟以拿破仑的语气说了声。三人都哈哈笑了,这让路过的人们投来目光,这时叶惟突然看见艾玛就在前边不远,她正低头按着手机,然后他的手机来短信了,拿出看看,艾玛的短信:“你到了吗?在哪里?”

    叶惟一边往人群躲藏,一边按动手机回复:“还在路上,快到了。”抬头一看,只见那边艾玛转身入场了,同时听到“Hey”的一声,他看到阿什丽-辛普森径直走来,“嘿,很高兴认识你……”

    马上就发现阿什丽-辛普森的目光不是看着他,她从旁边走过,“Hey,杰西”并不是跟他说的,是跟杰西-麦卡尼。

    叶惟收起伸出的手,不禁自嘲地笑了,有趣!进场去吧。

    从后台到会场要经过一条通道,却见到在前方通道采访区,有采访摄制队正在进行随机的嘉宾采访。

    看到什么,叶惟停住了脚步,整个人愣住。

    负责采访的记者是个青春少女,棕黑长发飘逸,身着一条简洁的白色及膝连衣包裙,手持麦克风,正采访着米莎-巴顿。从侧面看去,她美丽的脸上笑容灿烂,可以看出她言辞流畅,采访表现优异……莉莉。

    她开始当采访记者了?叶惟皱皱眉头又松开,心中起了涟漪又平复,就大步走过去,她多半不会采访我的。

    回想上一次联系是今年三月她的生日,她不高兴他送了礼物,连着菲尔也被她骂了一顿,导致他们都不怎么有来往了。而上一次见到她……是去年十月在盖蒂中心的偶遇。

    她的发色眉毛都染回来了,她长大了许多,朵朵说的“老”,估计在她眼中,他也长大了很多吧。

    很久了,久得好像过去不曾发生,他的世界已经没有莉莉,她的世界也已经没有惟。只是今天在这里以这种方式相遇,真的非常意外,像从天而降。怎么就没人告诉他?

    人流之中,叶惟往前面走去,走进采访区,从采访队旁边不停步地走过去。

    “Hey!”莉莉的叫声就那么响起,他转头一看,莉莉在望来,眸光就是看着他。她跟身后的摄制组说了句什么,他们就走来了,她要采访他。

    “你好,VIY,我是莉莉-柯林斯。”莉莉满脸如常的笑容,仿佛并不认识他,“我们可以做个小访问吗?不是电视直播,但这会成为颁奖礼DVD和新闻里的内容哦。”

    “你好。”叶惟看看她,看看摄影师肩扛的摄像机的镜头,点头笑道:“当然了。”

    众人走到通道一边,明星嘉宾们在后面走过。

    “你感觉怎么样?今晚有着六项提名来到这)。”莉莉问罢,右手的麦克风对向他,明丽的双眸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我感觉……过了很久,一年多了。”叶惟有点不自然地避开她的凝视,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知道《婚期将至》上映是一年多前的事,但到现在我才以它参加颁奖礼,你知道难免感觉……过了很久。”

    莉莉的眼眸敛了敛,手上麦克风一移,说道:“是啊,一年多了,我还记得它的欢乐,多好的一部电影。”叶惟说了声谢谢。莉莉挺起了两道英眉,又问:“你还记得吗?你说的话,做的事?在电影里。”

    “我记得。”叶惟笑了笑,眼睛上翻下翻,就是没去看她,“所有的我都记得,每句话,每件事。”

    “我认为你在撒谎。”莉莉也笑了,却透着冰凉,“你不可能所有都记得,你肯定忘记了些什么,又或者你从来没有记住过。”

    这下摄制组几人顿时都皱眉,又疑惑又惊讶,这是怎么了?莉莉怎么……她之前都十分出色,问的问题专业又有趣,贴近着青少年市场需求,可现在什么都不是,说嘉宾撒谎?太糟了。

    “我没撒谎!”他们只见叶惟激动了点,明显地压下,几乎是瞪着莉莉,“我什么都没忘记。只是这重要么?《婚期将至》怎么样,我想早就没人在乎了,我有预感我今晚一个奖都拿不到,因为早就没人在乎了!没人投票,没人在乎。都过去了!”

    “是的,你拍了新电影,过去的过去了。”莉莉的眸光避了避,想压什么压不住,声音突然也大了:“但你不觉得首先你自己要在乎吗?你自己都不在乎,别人想在乎很艰难的。”

    “我绝对赞同你,这话是真理,在这方面你是个大师。”叶惟耸肩。

    “有些人只是说,有些人真的做。说的不一定是真的,做的就肯定是真的,你才是大师。”莉莉凝眉。

    “你说漏了,还有些人不但说也真的做,这就千真万确了吧?以你的逻辑。”叶惟没好气的做鬼脸。

    “你知道吗,最佳电影混球那个奖是你的,没人比你更适合拿了。”莉莉咬牙。

    “谢了!但我怕赢不了今天最大的对手,你,年轻的混球女士。”

    “谢了!如果这能让你哭得像个宝宝,我不介意去拿。”

    “也许你不该叫莉莉,你该叫胡莉(Hooey),因为你今天真是够胡扯的,全是废话(Full-of-Hooey)!”

    “那你呢?小流氓(Hooligan)!不只是今天,你从来都该叫这个,从来!”

    摄制组几人早已都愕然的张大嘴巴,这到底是怎么了……话里有话,尖酸刻薄,然后直接是对骂,这采访还怎么做,看上去莉莉和叶惟都要打起来了,难道莉莉是VIY的憎恨者?可公然这样也太……!

    不待他们多想,事情变得更古怪,两人忽然不约而同的噗通笑了出声,继而都哈哈大笑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叶惟就是被戳中笑点一般,越笑越好笑,几乎失控地爆笑,都引来了周围来往人们的目光,却实在忍不住。哦对了,墨鱼行动那天……

    不知道为什么,莉莉感觉自己的爆笑神经复活了,手中麦克风摇来晃去,他怎么能这么胡莉,这么刻薄!就像墨鱼行动那天……

    “年轻人们?”、“呃有什么情况是我们不懂的吗?”

    “哈哈,吓到你们了吧,什么事都没发生。”叶惟这才想起摄影师他们的尴尬,不能影响莉莉的工作形象和评价,连忙笑道:“其实我和莉莉是老朋友了,她只是在捉弄我。”

    莉莉翻起白眼,依然在笑:“我发誓我没有,是他在捉弄我。”

    哦!!众人当下明白了,老朋友的笑闹,不过刚才摄像和录音都开着的……

    “胡莉,我进场去了。”叶惟笑着伸出拳头,“看到你真好,加油。”

    “你叫我什么!?”莉莉瞪瞪眼睛,不跟他拳,笑骂地挥动麦克风:“还不滚蛋,碍着我做采访!”

    “这就滚。”叶惟笑笑,往前方走去,从她身边走过,走远……脸庞渐渐平静了。

    另一边,莉莉扭头望了一眼,短暂的欢笑过后,是失去灿烂只有礼貌微笑的脸容。

    ※※

    《Someone-Like-You》:

    我听说,你安定了下来

    你遇到了一个女孩,还和她要结婚了

    我听说,你的梦想成真了

    看来她给你的一些东西,是我给不了的

    老朋友,为什么那么害羞?

    这不像是你,像你在掩饰谎言

    我讨厌这种像突然从湛蓝天空落下的出现

    但我不能离开这些,我无法战胜它

    我希望你能看到我的脸庞,然后想起我们的过往

    对我来说,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没关系,我会找到一个像你的人

    我希望他是最好的,祝愿你也能找到你的最好

    请不要忘记我,求你了,我记得你说过

    有时候,爱情一直甜蜜,但有时候,爱情又那么伤人

    有时候,爱情一直甜蜜,但有时候,爱情又那么伤人

    你知道,时光已经飞逝

    只有昨天,才是我们人生中最好的时光

    我们曾经在夏日的薄雾中萌芽发酵

    现在则困在以前美好时光的喜悦中

    我讨厌这种像突然从湛蓝天空落下的出现

    但我不能离开这些,我无法战胜它

    我希望你能看到我的脸庞,然后想起我们的过往

    对我来说,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

    没有什么比得上你,没了你什么都不在乎

    后悔,错误,它们渐渐成了回忆

    当时谁会知道这种苦甜参半将是我们的味道?

    没关系,我会找到一个像你的人

    我希望他是最好的,祝愿你也能找到你的最好

    请不要忘记我,求你了,我记得你说过

    有时候,爱情一直甜蜜,但有时候,爱情又那么伤人

    有时候,爱情一直甜蜜,但有时候,爱情又那么伤人

    ※※

    今晚这个颁奖典礼,又是一个让所有喜爱支持叶惟的人们失望透顶的颁奖礼,什么都没赢,再一次颗粒无收。而《大人物拿破仑》则拿下了包括“最佳喜剧电影”这大奖的4块冲浪板,战胜了《婚期将至》3次。

    艾玛也没有拿到奖,《绝望主妇》的伊娃-朗格利亚拿了,但她好歹因为颁奖上台一次。

    叶惟坐在靠近舞台左侧区域的位置上坐了两小时,鼓掌,微笑,看别人领奖。就连嘉宾席镜头都很少给他,整场下来可能也就一次或者两次,充当别人的背景倒也有几次。

    颁奖典礼结束后,叶惟没去任何派对聚会,也没答应艾玛一起出去玩,没去吃雪糕,这次真的要回家去。不用自己开车,他回了一路的短信和电话,笑哈哈的跟大家说没事,倒要他安慰这个安慰那个,大家太失望了。

    早知道不跟朵朵说了,她不知道有这回事还好呢,现在他一回家,她和爸爸妈妈又搞怪又卖乖的,又一次!

    除了之前采访,从剧院到家,没有再看到莉莉,他没有拿到最佳电影混球,她也失望了吧。

    这时候快十一点了,夜色已深,叶惟躺在自己卧室的床上,望着天花板,心头不知道飞闪着什么,既懒得动弹,又转来转去,我忘了什么?我当初怎么不在乎了?我骗你?我骗谁都不会骗你……

    他望了望那边墙上的月历,8月14日,今天是8月14日,操它的8月14日……

    去年8月14日,IA关系冷静期第一个月见面日……操它的IA关系……

    别傻了,别想了!可怎么是我忘了楸

    “睡觉吧,小流氓。”叶惟转转身,闭上眼睛要入睡。过了没几秒,他突然一下弹了起身,往床头柜拿起钥匙手机等物,穿上外套和长裤往外面走去,下了楼梯走向车库,发了短信给爸妈:“爸,妈,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

    很快,他开着自己的二手大众车,往北面的日落大道驶去。

    夜空上繁星点点,街道旁路灯盏盏,有些住宅灯火通明,有些则朦胧昏暗。

    不过是几分钟,就要到达了,那个“老地方”。透过挡风玻璃,叶惟望着前方路况,双眼定定的,越接近那里,握着方向盘的双手越是发紧,当驶出一个路口,然后,他看到了……

    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停在站点路边,车门边倚靠着一个白裙少女,她正在望来,分不清是星光还是灯光,只见她面无表情,双眸定定,嘴巴似微微有点颤抖。

    大众车停了下来,也停在路边,叶惟靠着椅背,眨动起了眼睛,但怎么眨,停止运转的心念都无法恢复。

    他坐了好一阵,才解开了安全带,打开车门,走下车,人行道上,与她只有两三步的距离。

    “你迟到了一年。”莉莉说,声音沙哑。

    “我迷路了。”叶惟沉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