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放映室里默静无声,众人脸上都有着思索的神色。

    叶惟心里无法不紧张,别的分歧都可以商量,这个不行,百分之百不行。

    “我觉得威廉说得有道理。”高兹曼率先表态,“惟格,我明白你对艺术的追求,但回家更符合主流价值观,对所有观众都更容易理解。一个濒临崩溃的家庭,经过重重的考验,终于凝聚在一起,回家。”

    操……!叶惟顿时暗骂,加里,你个老东西,有时候真想杀掉你。

    “回家更会有一种故事结束的感觉。”卡森伯格也表态了,微笑的样子并不威严,像在单纯地讨论:“故事开始于他们离家,结束于他们回家。这样观众们更有一种完成的满足感。去吃雪糕的确很温情动人,也更有艺术价值,就怕它会让观众困惑。”

    观众困惑等于不商业,现在梦工厂对LMS是商业第一位。卡森伯格的胆子似乎被接连的失败削薄了,怕。

    叶惟心中又无奈骂了声,心念急转怎么扳回来……

    当然不能说些“谈到商业,我想谈谈《驱魔录像》和《逃出克隆岛》,嘿嘿”的话,那样太不中听了,也太自大了,别说和卡森伯格比,跟高兹曼比制片威望,《沉默的羔羊》、《费城故事》、《兄弟连》、《我盛大的希腊婚礼》……怎么比。

    权力不是一个年轻人最近有了点成绩就有,他是懂的,就自己的资本还远远不能让制片厂交出终剪权。雷德利-斯科特够厉害了吧,每次导演剪辑版还都会比公映版评价更好,可这么个大导演一样没有终剪权,《天国王朝》烂透的公映版就不是他剪的。

    其实眼下的情况,本来是制片方给制片人压力,再由制片人去搞定导演,但他就是导演,就没了中间的缓冲。

    千万念头闪过,叶惟站了起身,正对着众人,表情平和,以一股非常诚恳的语气说道:

    “先生们,谈到商业,我们的分歧有多大关系?对普通观众来说,故事在理查德一家大闹比赛现场那就已经结束了,不管结尾是回家还是吃雪糕,对他们有什么分别?他们不懂,也不在乎,当他们想起、谈起这部电影,是什么,是一家人以疯狂的方式团结在一起,选美比赛失败了,但他们又好像赢了,就是这样。

    怎么结尾有什么分别?这个镜头、那个镜头,有什么分别?”

    “但是!”叶惟说着度了两步,指指小放映银幕,“如果这是一部有志冲击奖项的影片,它就需要有更多的电影艺术,更高的层次!它可以做到。在颁奖季鉴赏它的人,我不是说全部,但平均鉴赏水平更高,当它有一种让人值得思考、有一种它不简单的感觉,它就是更好的。这也是商业,这会让它变得更值钱!”

    众人听得有点重新思索之色,彼得-赫勒在点头支持,没想到杰夫-斯迈竟然也点头说:“我同意这个观点,两个结局对普通观众的商业分别并不大。”

    得到了意外支持,叶惟心头大喜,连忙再接再厉,不给想着的戈登伯格半点反击机会,谦逊地按了按胸口,又恳切的道:“先生们,我明白,你们每一位都是想《阳光小美女》更好,无论文艺性、商业性,它承载着大家的期望。

    而且你们每一位,都比我有更多电影从业经验,按理说我应该听你们的。只是这项目是我一手一脚搭建起来的,这些影像全是我一个个镜头拍出来的,单就这部电影而言,我对它的投入和理解,是全世界最高的。

    就这一点,容我自大一回!我和LMS,就像爱因斯坦和E=mc?,我们都不能确定这是正确,但没人比我们更了解。之前所有的努力都为了通往我的结局,如果不是,那是走了错误的岔路。

    所以,请在这个问题上,再给予我你们的信任。我,叶惟,我用我的电影声誉去担保,我的结局更好,最好。”

    叶惟点了点头,以示说罢。

    一片沉默,众人心思各异,叶惟这番话恳切的同时也很重,所谓电影声誉做担保换句话“我会倾尽一切悍卫我的版?”,不同意就闹到同意为止,假如以后成果不好,我一力承担。

    VIY年少轻狂,他们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以他近来的成就,他不可能反而不狂,没有更狂倒让人奇怪。

    威廉-戈登伯格没再争论什么,刚才就完全表明自己的态度了。

    “这个问题也要问问史蒂文、汤姆他们的意思。”卡森伯格决定的说,笑容不减,“现在先保留吧。”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汤姆-汉克斯。

    卡森伯格一决定,高兹曼、普莱斯等人也就点头。

    叶惟稍松了一口气,总算争回了机会,不过卡森伯格应该还是不倾向他的结局,拿不定主意才会这么说。

    但他想自己有着很大的胜算,因为斯皮尔伯格肯定明白结局对导演意味着什么,另一方面如果“出土文物”是那种喜欢对别人的电影指手划脚的人,说真的,《逃出克隆岛》也不会那样……

    就这样,这场放映会散场了,总体来说分歧并不多,缩不缩减5分钟也不是关键,关键就在结局,以及影响评级的镜头。

    还有一个工序,汉克斯、罗伯茨有权先看看,若然觉得里面哪个镜头把自己拍得不好,或者关于自己怎么的,也可以要求修改。因为他们是参与分红的巨星,汉克斯还是大老板。

    叶惟和高兹曼一同离开梦工厂时,在停车场,高兹曼扶扶眼镜,有些意味深长的说:

    “小子,聪明人不会揽这么多责任,现在梦工厂要加大LMS的宣传费,你懂吧,它被视为是一部超级大片了。普雷通没那么高要求,梦工厂没有止境。这种疯狂通常……你有没有想过,你把责任全揽了,你承受得了吗?”

    叶惟耸肩地笑了,没什么畏惧,“其实我揽不揽都是我的,不管用哪个结局,要是搞砸了,全部我的责任,不是吗?”

    “哈哈哈!你明白就好。”

    ……

    事情暂时只能这样,这周末不是约会周,在这七月底的周末星期六晚上,叶惟和一帮老熟人在巴德家的好味道国度餐厅相聚,南加大的达鲁姆他们。

    他们刚从南加大毕业,没有人准备继续读博士,他们正寻找工作,对重灯光的赫利-金、重音效的福林-加纳德等人有工作就很好,但对志在导演的达鲁姆、摄影的皮特,从助理做起可能熬上很多年就成了助理,工龄和机会并不是正比的。

    所以他们早有独立制片的想法,一个喜剧爱情故事。因为《天使之舞》、《婚期将至》的资历,让他们有那么点优势,却也不是很大,他们的毕业作品拍得还好,却没有到让人惊艳的程度,筹资不容易。

    “当然要独立制片!那才是拍电影,我是说真正的独立!”

    热闹餐厅的一角,九人围坐着一张大圆餐桌,巴德老爸笑呵呵的亲自招呼,这不,又端来一盆水果拼盘。

    叶惟一边吃着新鲜水果,一边感慨的道:“想怎么拍就怎么拍,想怎么剪就怎么剪,只有钱的问题,没有分歧争斗的问题。像我们拍《天使之舞》那时候,那种绝对自由的状态,那种独立精神!太棒了,真怀念。”

    虽然他没有细说,众人也能听出他正“幸福的烦恼”,剪辑上有什么分歧吧。

    “惟,谁不爱独立制片呢?”

    “钱的问题其实是最大的问题。”

    “没有钱,没有分歧。”

    众人纷纷笑说,叶惟也笑着点头,确实如此,问道:“伙计们,你们的预算目标是多少?”

    谈到这事,众人都不禁脸露跃跃,VIY是他们认识的最大人物了,如果他能帮忙,那就太好了。达鲁姆揉揉雀斑鼻子,正经的道:“一百万美元,这是终极目标,我们有个30万就可以拍了,跟家人朋友借点,再刷几张信用卡,凑到50万就能拍得很好。”

    那就是希望我投30万。叶惟思索,他们不知道“尤尼克-库勒”是他,不然可能直接?要了,不会说得这么委婉。

    他笑了笑,刺起一块西瓜放进嘴巴品尝,“我绝对有兴趣投资你们,但是我们知道找钱是一种成长过程,我直接给你们不是好事,所以这样怎么样,等你们筹到20万,剩下30万我给。”

    “我的天!”达鲁姆兴奋得叫出声,“真的,惟,你说真的?”

    其他人也激动不已,达鲁姆的女友兼美术设计帕雷拉都要鼓掌喝彩了,“VIY,我就说了,你一定愿意帮忙!”

    “这不是帮忙,这是投资。”叶惟哈哈大笑。

    达鲁姆还有点难以置信:“你确定?我们的剧本在哪里,计划书呢?”他找找周围找不到,急了,“噢!我没带来,我以为不会谈正事……我该带来的。”

    “老兄,这你就不对了,想象一下,今晚你刚巧在这遇到斯皮尔伯格怎么办?幸好他去了马耳他拍片。”

    叶惟说完笑认真起来,扫视众人,由心的道:“你们知道投资电影还比不上买谷歌股票来钱,随时还会血本无归,谁他马想靠着拍电影赚大钱那肯定是不懂赚钱的。可有什么办法,就是喜欢拍电影啊!我知道你们的能力和热情,投资你们值了,为了电影。”

    达鲁姆、帕雷拉等八人的年轻脸庞上满是感动,满是冲劲,纷纷拿起桌上的饮品杯干杯,“为了电影!”

    ……

    “惟格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以听他的。”

    “史蒂文,我不确定,从去年底开始,我们就好像没有做对过一件事。我不是责怪你,当初你也说可以听迈克尔-贝的……BOOM!这回他把我们炸了。这么多年了,我还是觉得,电影真让人费解。”

    “我本来对迈克尔有很高的期望,现在看来,布鲁克海默才是正确的。迈克尔暂时只适合拍爆米花片,他处理不好艺术,《珍珠港》也没让他有什么长进。这次对我、对他都是很大的教训。”

    “你是管得太少了,真人电影方面不是我擅长的,公司真的需要你的才华。”

    “我总得拍自己的电影。”

    “哎,史蒂文,我们的麻烦够多的了,我真不希望《阳光小美女》也给我们一刀。”

    “那小子跟迈克尔不同,迈克尔比不上他。迈克尔仍然只是个技术熟练的建筑工人;那小子,他的技术还不熟练,但他已经是个建筑师,他懂发明,他也懂盗墓,他就是那种风情万种的荡-妇,我们可以放手让他做。”

    “看来你更欣赏他了。”卡森伯格有点惊讶。

    发明者、盗墓者,是斯皮尔伯格对电影人的一种定义,也是他曾经犹豫多年的问题,是做个开创的、艺术的、可取代前人的,但曲高和寡、甚至完全不被理解的发明者,还是做个挖掘前人成就,但能赢得掌声、荣誉、财富的盗墓者?

    1975年,《大白鲨》上映,斯皮尔伯格已做了选择,当时说“我想让人们喜爱我的电影,我是个勾引人们走进影院的荡-妇。”

    “看了《驱魔录像》,我是更欣赏他了,他懂得平衡,他知道怎么在商业中文艺,这是我研究了很多年才学会的,那小子就懂了。不是我有多少信心,是他给了我们信心。”

    “但愿你看错迈克尔-贝的事,不会再发生在叶惟身上。”

    “我也希望。”

    ……

    时间踏入8月份,《阳光小美女》的剪辑争端进展很快,当个周末汉克斯就表示这件事全交给制片组,相信大家的专业能力,其实最重要还是斯皮尔伯格和卡森伯格的态度。

    叶惟和斯皮尔伯格有了一个国际长途电话通话,如果不是马耳他太远,会是面谈。

    “年轻人,你该庆幸自己不是活在旧好莱坞年代,不是给那些制片厂野蛮人拍电影,不然你怎么争都争不了。”

    电话里,斯皮尔伯格笑声爽朗,也不像有受梦工厂的状况影响,“你也许不知道,乔治-卢卡斯,那老鬼当年就因剪辑权的问题,说以后永远要做独立制片人,喔该死,他还真做到了。”

    叶惟正在家中后院晒着早上的太阳,闻言想起什么,心有同感的笑道:“我们都是猪,我们都是用来替人们嗅东西的动物,他们给我们套上皮带,以此控制我们。但是,我们是些挖金子的人。”

    “……这是乔治说过的话对吗?哈哈!”

    “是的,著名的话,我在南加大旁听学到的。‘那些什么都按照好莱坞来剪的剪辑师,就是剪掉我们的孩子们的手指的人。’”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怀念那个年代,可我们花了多大的努力才摆脱了它?”

    “你和乔治是摆脱了,我还没有,我的孩子的双手双脚都快被剪掉了。”

    “惟格,我、杰瑞弗,大家都知道一个事实,导演比办公室里的人更懂他的电影,在一部片子最后剪辑的时候,去跟导演作对,是非常愚蠢的事情。这个项目,我们本来早就打定主意放手让你去做的,是梦工厂的变化让事情变得不同。”

    听这语气,叶惟顿时紧张起来,从太阳椅上坐起,“你可以抽空看看影片,我相信你会有一个明智的判断。”

    “我等完全做好的公映版出来再看,现在看会失去很多惊喜,我不想浪费一部好电影。”

    叶惟听着挺挺眉头,似乎又不像……

    手机继续传出斯皮尔伯格的话声:“这些剪辑问题,是谁都说不清楚对错的问题,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相信更懂的导演呢?我和杰瑞弗谈过了,你的结局很好,就商业和艺术的总值上,它毫无疑问更高,所以你可以继续使用。”

    什么!?YES!叶惟激动地一挥拳头,在草坪上走来走去,几乎大吼的高兴道:“谢谢,史蒂文,谢谢你们的信任!十只手指都在的双拳挥出去的力量是最大的,谢谢!!!”

    责任?压力?来吧,有这一双铁拳,什么都不怕!

    “你的表给了我们信心,《驱魔录像》里你把商业和艺术平衡得很好,看起来你没什么困扰的。”

    叶惟挠挠头,望着湛蓝的天空,笑说:“我不知道,我并不愤世嫉俗任何一边,我就是觉得商业有商业的价值,艺术有艺术的价值,我们需要这个,也需要那个,都有乐趣,有乐趣就好。”

    “以前我是花了很多年,才明白这道理。”

    “是的,就因为有你们开路,我们这些后辈才明白得更快,你都证明了,商业和艺术是可以共存的。”

    “这话我接受了,哈哈。就这样吧,你继续把后制做好,我还要忙些文案,我这边拍摄很紧张。对了,再次祝贺你的《驱魔录像》创造了奇迹,你真的该庆幸自己不是活在旧好莱坞年代,不然你肯定要道歉。”

    “道歉?道歉什么?”叶惟很少地听不太懂。

    “道歉你赚了很多钱,道歉你吓坏了很多人。”

    ※※

    “《大白鲨》不过是一部用来赚钱的灾难片,它本身就是一场灾难。”

    ——1975年6月28日,28岁的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登刊于《纽约邮报》的道歉声明。

第二百八十二章 回家和吃雪糕    7月15日,《查理与巧克力工厂》北美公映,这部电影很受影评界好评,有83%烂番茄新鲜度,但观众反响只是一般,51%喜爱度和IMDb-6。7分,这些都不妨它票房表现良好,首周就收走$8580万,蒂姆-伯顿和约翰尼-德普依然是对黄金组合。

    ?p>而一众小演员的出色演绎都大获称赞,嚼口香糖冠军“紫罗兰”安娜索菲亚-罗伯十分亮眼。

    10号星期日首映礼那天,叶惟和艾玛都去凑热闹了,不是一起去,他是作为安娜索菲亚的朋友去,而艾玛是她自己的行程。

    叶惟本来不想去的,然而不管是布瑞恩、还是梦工厂发行那边,都要他去出席,增加曝光宣传LMS,而且很有理由,他是牙医的儿子,他是安娜索菲亚的好朋友……

    这个活动让他和妮娜的约会周改期了,还好看的是部好电影,安娜演得非常棒。

    安娜的星途一片大好,今年以来她又出击试镜,加盟了下个月就要开拍的《收割》演主要配角,那是奥斯卡影后希拉里-斯万克主演的惊悚片,$4000万预算项目;接着11月还将主演$300万预算喜剧项目《卧底学园》。

    虽然已经看过一遍,在15日这天晚上,叶家一家四口到影院去观看,朵朵期待已久了,对牙医家庭来说它的确另有乐趣。

    满座的放映厅里,朵朵不时欢笑不已,每当安娜出场,她就笑呼阿娜阿娜,当看到“紫罗兰”成了个大圆球,她乐得几乎滚到地上去。叶惟不由摇头,真没有同情心,笑也要掩着嘴巴笑!

    叶浩根调侃说德普明显戴着假牙,道具组应该找他做一副更真的。叶惟笑说那不是道具组的事,是化妆组的,咧露着真实整齐的牙齿,“前几天,他们就说应该照我的牙做模具。”叶浩根自豪的说:“好莱坞最整齐的牙齿。”

    他们有说有笑的,顾乔却真没好气,“吵到别人了。”

    影厅里笑声、小孩惊呼连连,哪有什么吵扰,父子两人继续脱口秀,逗着朵朵。

    在德普回忆小时候时,那戴着夸张的箍牙头盔的造型出现银幕,叶惟吓唬她说:“朵朵,看到没有,等你开始换牙,你就会戴上那个头盔。”叶浩根故作认真的点头:“要戴七年,直至你的牙全换了。”朵朵信以为真,吓得快哭:“不要,好丑!我不要换牙!”

    “哈哈哈哈!”

    “小甜心,别听他们的,戴一年就好了。”

    “不要不要不要!”

    “哈哈!”

    ……

    7月22日,迈克尔-贝执导的《逃出克隆岛》北美公映,梦工厂不但没有迎来救世主,还从峭壁上直接掉了下去,掉进地狱!

    惨!这部制片成本就$1。26亿的科幻大片评价口碑很烂,40%新鲜度、64%喜爱度,但最惨的是票房,开幕周3122家影院,别说拿周冠军了,竟然只收到$1835万首周票房!

    如果以通常首周*2的公式计算一部表现平庸的影片的最终北美票房,大概也就$3670万……发行费都赚不回,太惨了。

    事实上据行业人士预计,《逃出克隆岛》将使它两个制片商梦工厂和华纳兄弟分别至少亏损5000万美元。

    这比《马达加斯加》可要严重得多多,非洲动物们只是不如预期那么成功,而它是彻底的失败。

    这一周风云变幻,乌云盖顶的梦工厂传出了种种传言。

    比如电影版《变形金刚》,此前梦工厂和孩之宝达成合作将明年投拍这大项目,已经确定迈克尔-贝执导,2007年独立日上映,但是现在一切都有了变数。这还是轻的,相比另一条地震级的消息!

    梦工厂接近破产,将被环球影业收购,目前双方正就收购事宜进行谈判,交易价格约为10亿美元或更高。

    梦工厂还未回应传言,但谁都知道,这家独立公司正遭受着暴风雨,快撑不住了……

    而这周还有一件值得记载的事情,《驱魔录像》登上$1。4亿北美票房,不算通货膨胀下,它超越了《女巫布莱尔》的$140,501,248,成为北美史上最卖座的伪纪录片!狮门和悬崖都赚到笑。

    在七月份的四周,它的表现是这样的:

    《驱魔录像》——第13位——第11周——1156家——$2,274——$2,628,744——$137,165,313——$0。45

    《驱魔录像》——第16位——第12周——773家——$1,531——$1,183,463——$138,348,776——$0。45

    《驱魔录像》——第18位——第13周——641家——$1,369——$877,529——$139,226,305——$0。45

    《驱魔录像》——第17位——第14周——961家——$1,625——$1,561,625——$140,787,930——$0。45

    这一周,狮门为了冲击纪录,逆势增加了320家影院,TET没有让任何人失望,一举再收$156万,正式登顶!

    ……

    上班下班,勤勤恳恳,在7月份下旬,叶惟如期剪好了《阳光小美女》第一版,又花了几天加上台词音轨、一些简单的音效和配乐,110分钟的内部导演剪辑版出炉!

    《逃出克隆岛》的惨败让叶惟很感慨,TET掀了场疯潮,一部从阵容、成本看上去不可能失败的影片却如此凄惨,真的是世事无绝对。他为梦工厂感到可惜,更为LMS会不会因此受到什么影响而有点忧心。

    不过他知道,无论梦工厂卖不卖,不是一天两天就会谈好的,谁都不会中止或轻视LMS的发行。就算卖,LMS越赚钱,梦工厂也越值钱。

    其实他可以从导演剪辑版放映会出席的人员名单知道,梦工厂对LMS的重视程度又升了一级,到达最高级别,就像这是一根救命稻草,并不是非常扎实,却已经是唯一的希望。

    这天在梦工厂总部放映室,可以来的大人物都来了,忙着拍摄《慕尼黑惨案》的斯皮尔伯格、忙着出演《达芬奇密码》的汉克斯没来,但卡森伯格、杰夫-斯迈、特利-普莱斯、高兹曼、剪辑师威廉-戈登伯格……悉数到场。

    杰弗瑞-卡森伯格,这个曾经挽救过迪斯尼、缔造了梦工厂动画辉煌的光头眼镜中年男人,依然一脸温文和善的微笑示人,似乎并没有因公司的状况而烦愁。

    从开场到影片播放完毕,放映室里极少有什么声音,众人的神情却都已经满脸笑容,既因为影片故事而笑,更因为……

    超高的品质!

    “这太棒了。”卡森伯格突然鼓起了掌,众人也纷纷抱以掌声,以一种“你震撼了我们”的赞美目光看着坐前排左边的叶惟。

    “惟格,你没有让人失望。”高兹曼也赞道,真是个神童!

    LMS的剧本故事很容易拍得平淡,接连的失败也容易让人压抑,但叶惟把故事讲得阳光温暖,又不乏黑色幽默色彩,一个个动人的场面,几近完美的各方面……这还只是粗糙的内部版,公映版肯定更好。

    杰夫-斯迈、普莱斯等人都道上称赞,“你做了一部不可思议的电影。”、“它绝对可以冲击颁奖季,太棒了。”

    “谢谢,谢谢!”叶惟也是大笑,能得到这些人的认可,高兴,激动,松了一口气,但没有完全松下来,之前《驱魔录像》也被他们赞不绝口,然后得到的是它没有影院发行的价值。

    导演剪辑版被他们赞好,不代表能一刀不改地推出市场,因为大众市场和在座每一位的鉴赏能力和需求都不同,而他们考虑的只有大众市场。

    果然,赞过之后,众人渐渐换了一副神情,平静、理智、商业,开始讨论有什么问题。

    “片长稍微有点长了。”高兹曼早就有这意见,“我觉得降到100分钟左右会更好,惟格,你看是不是可以删掉一些场景?”

    被众人目光看着,叶惟心念电转,也许艰难的剪辑抗争战开始了,这里他只有一个盟友,没有发言权的彼得-赫勒。

    所以一切只能靠自己,他认真的道:“先生,你们知道这个版本是我和威廉做了大量试验后剪出来的,这110分钟每个场景都必不可少,每个镜头都是精心设计,每个素材都是选择最好,删了哪里都不好。”

    众人并不意外,导演就这样。

    “105分钟,惟,听我的,尽可能删掉5分钟。”高兹曼继续说,“这样它会更紧凑。”

    “不,它会不完整。”叶惟有点情急的做起手势,“现在它就是紧凑的结果,如果不紧凑,我可以剪出135分钟。”

    “能不能把那些吸毒镜头删掉?”卡森伯格说起了另一个意见,或者说要求,“我担心这会影响评级,我们需要拿到PG-13级。”

    普莱斯点头表示赞同,对一部家庭喜剧片而言,PG-13级和R级的分别是巨大的,这故事很多粗口改不了,G级和PG级刁难了,但PG-13级是既定的目标,对现在的梦工厂更是死命都要……

    家庭喜剧片,文艺独立片,梦工厂也只盯着前者,讽刺的是LMS偏偏不是正常的故事,吸毒、同性恋、自杀、儿童选美……

    无论怎样,期望LMS能实现票房爆炸,不只是梦工厂的渴求,普雷通也一样。

    “杰弗瑞。”叶惟看着旁边这个大人物,为了电影,已经不懂得紧张,说道:“那些吸毒镜头对塑造爷爷很重要,它并没有教唆性。我想这问题等评级了再说吧?如果MPAA非要给我们R级再修改。”

    卡森伯格微笑地点头,没争说什么。

    众人的意见并不是很多,因为这个导演剪辑版真的很好,VIY这小子向来很懂商业,虽说是文艺片,但从拍摄到剪辑,他没有做成意识流、或者来一大段纯粹艺术到沉闷的场景之类,契合着商业片的节奏,结构干净,实用。

    但是……

    “我听说还有其它结局?”卡森伯格问,眼镜后的眼神没流露态度。

    叶惟点头,威廉-戈登伯格也点头,不是奥利弗赢了比赛那种多结局,是怎么结束故事,那些素材可以剪出多种形式。叶惟早已拿定主意,理查德一家人去吃雪糕;但剪辑师有不同想法,戈登伯格的版本是离开选美比赛酒店后,一家人开车回家去。

    当下,助理操作着播了另一个结局影像,一家人走出酒店,说了些话,推车,很快是回家去的公路镜头,结束。

    戈登伯格向众人解释自己的主张:“这样更简单,普通观众更容易理解和感动,失败了,回家,没哪里比得上温暖的家。一家人已经消除误解、学会团结,不管成功失败都有家人。”

    众人听得纷纷点头,像都有点意动,高兹曼思索说:“这比惟格的浅显,可以直接理解,不需要明白吃雪糕的隐喻。”卡森伯格没说话,不知想着什么……

    叶惟一看不好,连忙大声点的道:“是更浅显,但说的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东西了!为什么我不用,因为这会使这个故事失去最大的灵魂,之前所有的场景、道具、台词等设置全都得不到最后的呼应和升华,它们都白费了,影片会回到最普通老套的话,没哪里比得上温暖的家。事实上它不是说这个。”

    他想起家人,自然地微笑,“家不在于一个特定地点,而在于心灵花园,在于家人们互相理解、关心、珍爱、不计成败的亲情。只要一家人在,哪里都是家,便利店、电影院,哪都可以。这是我拍的这部电影要说的话。”

    戈登伯格却又道:“普通观众很难理解,他们不懂,他们看到吃雪糕就是吃雪糕,没有其它别的。当我们从商业出发,从普通观众的观影水平出发,简单就是正确。顺着他们的观念,比告诉他们新观念,更容易让他们叫好。”

    商业!叶惟清楚现在的形势,一旦让卡森伯格认为他的结局不商业,他就输了。

    对此分歧早有准备了,他马上反驳道:“这里没有看不懂的问题,只是有着多层意义,高水平的观众能看透,低水平的观众看不懂全部思,也看得懂最表面的那一层意思,再蠢都看得懂,因为吃雪糕的场景非常温情可爱,理查德已经改变了,这个家庭已经改变了,不再是成败输赢那一套,他们是真正的一家人了。”

    “改变这一点,在之前的全家跳舞场景就有表达了。”戈登伯格也在坚持己见,“结局简单点,有时候会更有力量。”

    “相信我,这是最有力量、最有意境、最有回味的结局。”叶惟十分坚定的语气,透露着自己不会有任何让步的意思。

    别的什么分歧都可以商量解决,这个绝对不行,不去吃雪糕,直接回家?

    那他都不知道前面的故事是为了什么,所有细节支离破碎不能成整体,一切都完了!

    放映室里忽而静了下来,卡森伯格、高兹曼等人都在沉默地考虑,准备表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