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个好好的人,只有13岁的普通女孩,就因为好奇去看了《驱魔录像》,在影院里精神崩溃,然后认定自己被恶魔上了身,整天能看见眼前有恶魔脸庞,最后要去看心理医生。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年少的孩子可以看到《驱魔录像》?这部像?魔一样的恐怖片,它能摧毁心智不成熟的人。PG-13级不适合它,R级同样不适合它,它应该被分为NC-17级。这样,我们才能度过这一次难关,才不会有更多像我女儿的观众出现。”

    ——MPAA评级委员会某家长成员马可-丹奇,致媒体的一封信“TET评级的错误”节选

    ※※

    6月12日星期天上午,叶惟下了飞机,再次站在了洛杉矶的土地上,天使之城!梦想起航的地方!

    老乔治开着的大众车离开机场,叶惟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入神的想着什么,从机场渐渐回到了西洛杉矶布伦特伍德,圣维森特大道边的商业区依旧繁忙,RW沙发还在那里,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

    去年9月份出发离乡,今年6月份正式回家,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又仿佛就是在昨天。

    他在韦克斯福德学到了很多,表演和导演能力都有提升;他比目标只好不差地完成了《阳光小美女》的前制和拍摄;他有了一个彼此相爱的女朋友;他拍了部电影,叫《驱魔录像》,现在正震惊着全世界。

    成功和失败,真他马的难以捉摸!人生,世事,真是充满着偶然。

    无论如何,他是真的没有想到现在,电影生涯第一回北美票房破亿?超低成本、超短制作周期的《驱魔录像》?

    尤尼克-库勒,真是个幸运儿,绝对绝对绝对的幸运儿。

    该怎么样?当失败来了,坦然接受它,当成功来了,也坦然接受它。

    顾游,你成功了;但是叶惟,你还没有!

    车子驶进南格雷特纳格林街,街道两边的住宅房屋同样没什么变化,佩恩先生家的院子还是那么凌乱,兰登太太家破旧的车库顶还没有修葺,叶医生家……前院草坪依然打理得整齐葱郁,一个小女孩和一只肥小狗在玩着,等待着,一见到车子顿时欢呼着蹦跳!

    “我回来了!”车子停下,叶惟打开车门,展着双手地走出,“乡亲们,我回来了!”

    托托疯狂摇尾地扑来,朵朵比它更快,张手跃起!

    “哥哥!”、“汪,汪,呜呜汪汪!”

    “你们的VIY,回来了!!”

    刚过了中午,下午开始没多久,叶家外面响起了一阵嘟嘟车鸣,一片片年轻人的笑声喊声,周围在家的邻居都被惊动,只见一条车队停在路边,大都是中档新车,男生们坐车上、站车边,穿着统一服饰,红黑T恤和牛仔裤。

    是不是什么帮派集会?要不要报警?

    但布伦特伍德不是会发生这种事的社区……

    “惟哥!”、“VIY!VIY!你已经被包围了,赶紧出来!”、“别逼我们进去抓你,我们不想让你在你妹妹面前丢脸!”、“哈哈!”

    这一听,邻居们全明白了,噢原来VIY回来了,一眨眼,这些孩子都长大了,可以开着车到处去了。

    “你们这些小婊子!”一道红黑球衣和长裤的身影笑骂着从屋子门口走出,正是叶惟,“半年没踢你们的屁股,你们就是痒了是吗?”跟着的朵朵一下捂住耳朵不听脏话,“哥哥,不许说脏话!”

    “什么?我不记得你去读了圣马尔定?”

    “哈哈哈!”

    被哥哥和他的朋友们合着笑话,朵朵一撅嘴,走了,“哥哥是混蛋,不理你们!”

    “哟哟!”叶惟举起着双手,与沿途的伙计们击掌,足球队的朋友们,追梦联盟的成员们!好友们!

    “嘿,巴布,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你长胡子了!”叶惟惊呼。巴布乐呵呵地摸下巴,“就一点。”

    “明,你又长高了,这是要成为姚明啊!”叶惟捶了捶李明的胸口,又搂住了旁边巴德的肩膀,“哈库拉玛塔塔,多么美妙的一个短语!”巴德先唱了一句“哈库拉玛塔塔,它是没有消退的狂热!”又认真的道:“我不是同性恋……”

    叶惟松开他,一踢向他的屁股,又一手一个的搂住陈诺和科尔温,“它意味着从今以后,你的生活没有烦恼!”

    “惟!惟哥!”那边开着辆别克没有下车的列夫又按动车鸣,“来啊,让你的歌声响彻高中部校园!”

    “队长,我们为你准备了一场足球赛,怎么样,还行吗?”

    “不怎么行了,也就只能赢你们个5:0,多一球都不行了。走走走,这就去!伙计们,想死你们了!!!”

    ……

    The-Exorcism-Tapes,多么恐怖的一个短语!

    The-Exorcism-Tapes,它是没有消退的狂热!

    Exorcism-Madness(驱魔疯潮),是它的新名字!

    就像一场彗星撞地球,每个人在劫难逃!

    June-10-16,2005——

    电影——排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制片成本(百万)

    《史密斯夫妇》-第1位——第1周——3424家——$20,637——$70,660,963——$70,660,963——$110

    《驱魔录像》——第2位——第8周——2115家——$13,341——$28,218,229——$115,312,367——$0。45

    《马达加斯加》-第3位——第3周——3929家——$6,328——$24,860,988——$136,094,521——?

    《艾米丽-罗斯的驱魔》-第9位——第2周——3072家——$4,024——$12,361,728——$34,839,552——$19

    《驱魔人外传》——第34位——第2周——135家——$1,127——$152,145——$1,131,695——$30

    驱魔疯潮!

    这是Boxofficemojo的一周北美票房报道的标题关键词,也是专题报道的标题,是Media-By-Numbers等票房跟踪统计机构的共同定名,是很多很多媒体使用的词汇!

    疯了!也许只有用疯了,才能最好地形容眼下这一个现象,疯狂的TET疯狂地北美票房破亿!

    尽管在万众期待的驱魔周把聚积的能量爆了个痛快,公映次周的-68。5%票房趋势位列本周大规模上映影片第一位,但是它的油箱里还有油!它的油足以让它继续碾压着对手TEOER和DPTTE,足以让它完成惊天奇迹!

    谁都挡不住,史密斯夫妇也不行,第二部破亿的伪纪录片!史上最卖座的恐怖片之一!

    疯潮!

    “驱魔疯潮的意义重大。”多家票房网站的资深票房分析师保罗-德加拉贝迪安说,“它是今年最重要的一部电影之一,不只是因为它的惊人表现,是它对电影业产生了巨大影响。很多观念都要重新定义了。”

    谈到它的成功原因,他表示:“这样的疯狂成绩不仅仅源于影片本身,是很多方面的结合,一部有完美评价的影片,一场驱魔争斗,一个神秘天才,一个缺乏强敌的市场,还有一场成功的营销。

    事实上整个互联网都充斥着TET的广告,它只是没怎么出现在传统的广告位置,但它找到了更精妙的位置,更容易引起人们兴趣的病毒方式。狮门漂亮地打赢了一场营销战。这就是TET改变的一个方面,互联网是电影业的敌人那一套可以彻底扔掉了,好莱坞未来的电影发行必定会更加倚重互联网。”

    而关于票房预测,他则说:“它在北美能登上1。3亿美元,可能会迫近甚至超过《女巫布莱尔》。”

    《女巫布莱尔》是$140,501,248,没错,在通货膨胀下,相同数字的话2005年其实1999年要少,但别忘了北美影市在逐年萎缩,观众们有了更多的观影方式选择,DVD、电视点播……所以真的很难说谁更可怕。

    “真让人惊叹,这就是充满未知的电影发行。”保罗-德加拉贝迪安最后说。

    北美$1。3亿?真是废话,一个月前做出这番预测的人是神人,现在?现在每个分析师都知道!

    很多人在唠念着“早知道就”……就不会丢了工作。据了解,好几家片商的好几位购片和发行部门的负责人直接因为错看TET而或被降职、或被解雇,残酷的行业。

    “GOAL——————!!!!!!”

    阳光灿烂,哈佛-西湖高中部的足球场上,一群少年男生们踢着比赛,那道左臂戴着队长袖标的身影在禁区开外一脚劲射,皮球破出一道闪电般的弧线,高高破网!守门员还没有反应过来……

    那少年仰天长吼,双手食指指着天空,双脚摆动着跳起舞,“就在这里,伙计们,这里就是你们的墓地!”

    3:1,两队男生们都笑叫不已,赢着的一队高兴,输着的一队也没有沮丧,“队长,看来多伦多没有带走你的脚法!”、“哈哈!”

    “当然了,我都在冰球场训练的,你们说哪个龙门大?现在的我是更强的我!”

    少年一下跃起,挥动着拳头,阳光照耀着他的脸庞,让挥洒开去的汗水犹如珍珠,“我是一头发疯的野兽!!!”

    野兽是要吃人的。

    《艾米丽-罗斯的驱魔》,已经跌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它先是被杀掉,再被吃了个清光!

    虽然索尼没有对此再发表什么言论,华纳兄弟也没有,似乎从未有过驱魔之争这回事。但行业内外的人们都能清楚他们有多么懊悔,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TEOER没有提档而是继续在9月份上映,也许就不会这么惨淡……

    而DPTTE第二周就只剩下135家影院,且没有第三周,下画了。因为放映它没钱赚,发行商、院线商、电影院,谁都没有。浑水摸鱼宣告失败,这个版本并没有给《驱魔人》系列挽回颜面,反而丢了更多。

    TEOER的导演斯科特-德瑞克森也没有再发声了……他的处女作输得很惨,他的前途黯淡。他是可怜的,被卷进了一场不该被卷进的争斗;他是悲哀的,碰上了尤尼克-库勒这样无法战胜的天才!

    在21世纪,驱魔的新形象新品牌,属于谁!?

    已经乐疯的狮门影业!虽然也没有再提驱魔之争,但奥登伯格向媒体们说的话里,盖不住的是骄傲:“我们对此毫不意外,当我们第一次观看TET,就知道它的伟大潜力,这是真正的天才影片。”

    库勒!尤尼克-库勒!

    全民在寻找尤尼克-库勒!!!

    他到底是谁,他到底多大,他到底长什么样子?主流媒体想得到一张他的照片,八卦媒体也想得到。他的照片,价值千金!

    已有狗仔队赶往多伦多展开行动,因为狮门说TET是在那拍的,肯定有线索!

    这周末就有娱乐网站登出一套街拍照片,妮娜-杜波夫和一个二十出头的神秘男子上街溜狗,表现得十分亲昵,那个是她男朋友?还是尤尼克-库勒!?然而第二天,事情就澄清了,那个是她哥哥亚历山大-杜波夫。

    完美评价、周冠军、北美票房破亿、奇迹、疯潮、天才……

    但是,一张照片都没有,一篇采访都没有,一点风声都没有!

    这该死的都是什么事?!

    而这周末,突然又有八卦小报惊爆,来自妮娜-杜波夫身边的知情人爆料,尤尼克-库勒还有一个名字……尤尼克-顾。

    尤尼克-顾,则是叶惟在多伦多上学使用的化名。

    换言之,尤尼克-库勒,等于,惟格-叶。

    也就是,近来落水狗一般的VIY。

    这该死的……都是什么事!?

    ※※

    “驱魔疯潮的出现,揭示了当今社会里人们信念的缺失。贪图刺激去观影的年轻人、想要得到启发的成年人,他们其实内心都是疑惑不安的,但他们宁愿去电影院,去不愿意去教堂。我们真的该反思一下了。”

    ——社会学者哈罗德-梅顿,做客《早安美国》上的言论

第二百七十八章 顾小姐和想念顾    这个周末,叶惟要回洛杉矶去了。

    没什么能形容妮娜的不舍,但他不是属于多伦多的,《阳光小美女》已经杀青,他也完成了自己在韦克斯福德的十年级,下学年回归哈佛-西湖,读书、生活、工作……他都要回去了。

    如果不是她,半个星期前他就已经不在这座城市。

    妮娜没有计划搬到洛杉矶,也没有计划在这夏天过去住一段时间,他要忙LMS的后制和宣传,又因为要恋情保密,她到洛杉矶也只是耽误。而且她也有自己要努力的,她的体操运动生涯完了,但舞蹈、表演等方面没有,她报了一些暑期培训班,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总不会错。

    她还准备找找适合的工作,像广告模特,为事业做点什么。

    这些天有很多的经纪人主动联系上来,把她赞得像个有史以来最美、最好、最有前途的少女,都说她不管想往哪个方面发展都行,演员、模特、歌手……什么都行!只要一签约,就给她找想要的工作,有很多电影试镜等着呢。

    妮娜听得都乐了,又开心又拿不定主意,爸爸妈妈虽然支持却也不太懂,当然还是要问尤尼克,这都是他搞出来的事。

    “不要急着签经纪公司。”叶惟跟她解释,别随便把经纪人的话当真,就算是他和布瑞恩那么熟,布瑞恩的话他都不能全信。

    而那些小经纪公司小经纪人?曾经被坑惨的李安说过“经纪人是靠赞美别人吃饭的职业”,先是把你赞得晕头转向,签约了却不给你找工作(大多时候是没有能力找),反正不用给你钱,等你自己找到工作了,经纪人就出面抽成,关键在于把你哄开心。

    越成功的经纪人越口甜舌滑,越大牌的客户越会被哄着。CAA当初之所以能崛起的一大原因,就在于迈克尔-奥维茨是个非常懂得哄人的家伙,为了让明星们高兴,他什么都做得出来,扮小丑、跳滑稽舞只是轻的,不要脸,就要你签约。

    另一方面,明星喜欢被赞,或者说没有人不喜欢被赞,哪怕明知道对方是在拍马屁。

    如果一个经纪人不懂赞人哄人,他永远不可能成功。其实说难听点,所有经纪人都是吸血鬼,有好有坏而已。

    现在嚷嚷着要签妮娜的那些公司,一看就楸坑人公司。因为《驱魔录像》,妮娜已经成了炙手可热的新人了,需要他们赞吗?赞,当然赞了,不赞哪来饭吃,签到她,不用找工作,工作会自己找上来的。

    “那么?”听了尤尼克说的,妮娜更加没了主意,“那我不签经纪人吗?”

    “现在先就是我,我是你的经纪人、经理人和助理。我对你是有一个计划的。”叶惟笑说,“要签也是签CAA这种大公司,不过暂时不需要,现在他们多半是给你找恐怖片的工作,保加利亚女孩,也许就演吸血鬼了(吸血鬼传说起源东欧)。”

    我对你有一个计划!妮娜想起自己就曾经这么跟他说,又甜蜜又好笑,“我把你打造成一个酷小孩,帮你找到一个女朋友”,现在也算完成“Cool-Yo”计划了吧?他的确是个酷小孩了,他也的确有个女朋友了,哈哈。

    他聪明,她笨,他成熟,她幼稚,想都不用想,全听尤尼克的!

    “那我什么时候有新工作?”妮娜热切的说,“最好可以到洛杉矶去。”

    “我会给你留意的,你是我唯一的客户,我可也要吃饭。”

    “你还抽成?”

    “是的!请叫我10%先生!”

    《驱魔录像》的爆发不只是让导演和女主角受到巨大关注,演“科顿”的莱恩-德桑蒂斯等三位主演同样如此,之前谁都不是,最近突然像明星一样,经纪人们也纷纷找上门,描绘着美好未来。叶惟也善意提醒了他们签经纪要慎重,以及帮忙介绍给CAA。

    安德鲁-格兰德和赫克-波特寇的事业,真是从谷底猛地一下窜到了高空,他们不再是人见人躲的瘟神,他们被媒体们采访,他们的照片传播于网络,他们的其它剧本被片商们争着阅读,研究是否有购买和立项的价值……他们成了红人!

    每当有采访问到他们是不是神秘的尤尼克-库勒,都会得到这么个答案:“我们是他的崇拜者。”

    不只是两人?摄影师迈克尔-格雷迪、艺术指导朱莉-贝格霍夫等人,虽然没有得到台前曝光,但在行业内,TET剧组的每一位成员的事业都有了大大的提升。像玛耶斯-C-鲁贝奥,终于不再会回去守衣柜,正式在服装设计师一职上站稳了阵脚。

    高兴!更高兴的是……

    认识以前的VIY的人都知道,他为什么有败家子的名声,其中之一是因为他非常慷慨,时常慷慨过了度,他喜欢请客,喜欢一起玩的时候让每位朋友都开心,做什么事情,如果你不够钱,我给。

    而认识库勒的人都知道……他也一样。

    近日随着TET登顶北美票房冠军,库勒在内部向全体剧组成员们宣布,等悬崖电影收到分成款项,大家都会有一笔各自理应获得的丰厚奖金,邮件的最后写道:“我有,你们就不会少!”

    欢呼雀跃!

    庆幸当初的加盟决定,以后再给尤尼克-库勒卖命,他们也愿意!

    很多剧组会因为奖金问题最终闹翻,尤其是没有写进合同的口头承诺,片方以各种理由不给,没有人权的线下职员们只能抱怨怀恨,并且没有下次合作,如果手上有什么工会奖甚至奥斯卡的选票,而你正好有提名,投给别人,最好是你仇人。

    坏人缘怎么公关都拿不到奥斯卡就在于此。什么是好莱坞,什么是电影业,都由一个个人组成,越多人喜欢你,越容易成功。

    反目成仇的事情似乎不会发生在库勒的剧组;刻薄讨厌的形象也不会发生在库勒身上。

    不用那么多原因,他喜欢这样做,喜欢大家开心!

    但随着他的归期越来越近,妮娜无法不情绪低落,要开始异地恋了,可怕的异地恋。

    两人暂行的计划是半个月相聚一次,要不他到多伦多,要不她到洛杉矶,或者一起到别的城市约会。两人也说好,要做到彼此信任、共同努力,还要想着法子给对方惊喜。

    11号星期六这天一大早,妮娜惊慌地发现尤尼克不见了,路虎车P-40也不见了。

    “尤尼克?尤尼克?!”妮娜看着被收拾得空荡许多的原杂物房,心头很痛很慌,不要是什么不辞而别啊!不过见他的行李都还在,才冷静些下来,去哪了?

    她一边拿出手机拨打,一边快步奔回主屋去问家人。亚历斯前几天就放假回来了,尤尼克和他像老朋友一样,倒让她很欣喜。

    还没有进屋子,却又见到一辆路虎车徐徐地驶来,明显不是巧合,是安排。

    “呼!”妮娜笑呼了声,感觉会有什么“离别惊喜”,死呆子,离别哪会有惊喜呢。她越过草坪走上去,“刚去哪了?”

    “去做了一件大事。”叶惟停好车子走下,兴冲冲的抱出副驾上的一个有着透气孔的纸箱,放到草坪边上,“一份礼物。”

    “是什么?”妮娜不由脸露甜笑,弯下身子要去打开,里面像有什么在动,突然就听到一声小狗的呜叫,她顿时知道这是什么,双眸一下瞪大,倒吸一口气,双耳都因激动而红透,“噢我的天……一只狗?”

    “你为什么不打开看看?”叶惟笑着摊手。

    妮娜兴奋期待中,又带有紧张不安地打开纸箱,就看见里面藏着一只可爱的小狗,应该也就两三个月大,黄白的柯基犬,它睁着一双善良无辜的眼睛,脖子上戴着个大红礼结,可爱得她心都化了。

    “哇喔!你好,小可爱。”她惊呼着把它抱起来,难以置信地看向叶惟。

    叶惟左手搂着她的肩膀,右手伸去抚抚狗宝宝的脑袋,笑道:“其实这不只是我的礼物,你不是想养狗吗,前些天我就问过米拉、康丁和亚历斯,他们都认为家里是增添一位成员的时候了,是的就是她,很好照顾的聪明漂亮的女孩儿。”

    “哇,哇……”妮娜还是被惊喜到了,怀抱着狗狗,低着脑袋去蹭它,被它舔了几下脸,她欢乐的笑了起来。

    这时候,她看到人们站在屋子门廊上望来,都满脸笑容的样子,她真感觉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就由她陪着你了。”叶惟温声说道。

    “她叫什么名字?她有名字了吗?”妮娜问着,双眸对视着小狗的眼睛,见它似羞涩地避开,又不禁欢笑:“真可爱。”

    “还没有,她等着你为她取名。”叶惟模仿起小狗声:“妮娜,你得给我起个好听的名字!”

    名字?妮娜看看他,心扉一动,就脱口道:“Miss-Cool,她叫Miss-Cool。”

    叶惟自然听得出这是个一语双关,顾小姐和想念顾,心中满是温暖,“我现在就开始想念你了。”

    “我也是……”妮娜以脸庞蹭着Miss-Cool,离别的惊喜果然高兴不了多久,心里很是怅然。

    ……

    这一天,叶惟和妮娜带着Miss-Cool出去玩了一天,傍晚把它送了回家,然后他们又继续到外面玩,天黑后入住格兰酒店的豪华套房,在这离别的前夕,一整个长夜,两人抵死缠绵,在灵欲结合中品尝爱情。

    又一次欢愉后,妮娜抱着他哭了,抱得很紧很紧,仿佛一松手,就会永远失去他。

    叶惟抱着她,亲吻着她的嘴唇、她身子的每一处,说“我们会好的,每天通电话,半个月后再见。”

    “答应我,尤尼克,你永远爱我。”

    “我永远爱你,永远爱Miss-Cool,爱米米,爱P-40,爱我们的一切。”

    “爱我,爱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