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5月27日-6月2日,2005——

    电影——排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制片成本(百万)

    《星战前传3》——第1位——第2周————3663家——$22,485——$82,361,886——$282,804,625——$113

    《马达加斯加》——第2位——第1周——4131家——$17,494——$72,267,556——$72,267,556——(未公布)

    《最长的一码》——第3位——第1周——3634家——$19,181——$69,704,254——$69,704,254——$82

    《驱魔录像》——第7位(升3位)——第6周——51家——$76,413——$3,897,063——$8,129,498——$0。45

    梦工厂摔了,又一个跟头!

    这一周的北美影市精彩不只在于大银幕上,还在于电影行业的众生百态。

    《星战前传3》席卷天下并不让人意外,意外的是它竟然可以拿下三周冠军,因为在媒体们的预测中,这一周是属于《马达加斯加》的,在华尔街的期望里,这一周同样是属于《马达加斯加》的。

    杰弗瑞-卡森伯格说的“我们有信心,它比《鲨鱼故事》更好”犹响在耳边,比《鲨鱼故事》(首周$5601万)更好那是不是应该接近《怪物史莱克2》的首周$1。43亿(前一周用两天已收$2094万)?它是新作,那打个折扣,$8000-$9000万不过分吧?

    相对卡森伯格在去年十一月IPO时、上个月股东大会时编织的美梦,一点都不过分!

    首周$8000-$9000万正是投资者们对它的期望。但是现在,多了468家影院还拿不到冠军,单馆甚至敌不过《最长的一码》……

    按照这个首周票房,55%烂番茄新鲜度和67%观众喜爱度,《马达加斯加》根本不可能有预期的收益,换句话说,梦工厂无法靠着它打翻身仗,全年赢利预期的缺口不但没有缩小,反而越来越大,令人失望!

    所以就影市而言,《马达加斯加》的首周票房很漂亮,但就现今梦工厂的处境来说,它失败了。

    “它的票房表现在我们预期之内,我们有信心它的全球DVD销量能上4000万套。”梦工厂的CEO,卡森伯格,再一次试图向投资者们编织美梦:“它的续集已经立项了,我们将全力把它做成一个像《怪物史莱克》系列的成功品牌。”

    明眼人都知道梦工厂玩着什么把戏,这次让人失望,就说“等等,下次一定不会了”,接着下次却还是让人失望,又说“再信我一次,绝对不会了”……想投资者们继续活在梦幻泡沫之中,给予梦工厂充足的时间去改变真实局面。

    真实局面是什么?梦工厂甚至不敢公布它最终的制片成本,一个亿?七千万?五千万?首周$7267万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也许还能骗骗普通投资者,然而不包括华尔街,那里没有蠢蛋,他们上当一两次就已经蠢够了,那里也没有善人,他们失望一次就会非常愤怒,而梦工厂今年以来就没有让人高兴过,自然也就已经没人愿意再相信卡森伯格的大话了。

    用多家证券投资公司的主管们、顾问们的话来说:彻底失去信心!

    股价,跌!

    整个五月中下旬,梦工厂的股价起起伏伏,随着又一次失败,目前跌到了只有每股28美元,这是它去年的发行价。谁都没有想到,这家不可一世的独立电影公司,短短半年间,竟从云端跌落,并深陷于泥潭当中。

    这一切,都源于它没有给股东们实现预期,源于它的全年赢利预期越发没有希望。

    《华尔街日报》等媒体都说着“梦工厂给华尔街上了一课”、“梦工厂美梦破灭”、“好莱坞的钱不好赚”等话,这就是它的真实局面,华尔街要钱,要钱,要钱,但梦工厂拿不出来……再继续下去,梦工厂除了卖掉自己给钱,似乎没有别的办法。

    p>梦工厂的麻烦还不只是这样,《马达加斯加》永远都不会有一个北美周票房冠军的头衔了,因为它的次周就是“驱魔之争”周,此外还有其它三部新片大规模上映:《铁拳男人》、《牛仔裤的夏天》、《狗镇之主》。

    它想在这么一周夺得周冠军?简直是汤姆-克鲁斯的电影: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没有人清楚现在斯皮尔伯格、卡森伯格、杰夫-斯迈、特利-普莱斯等梦工厂高层们的心情有多么复杂,但一定非常非常复杂。他们犯了一个像詹妮弗-洛佩兹的屁股那么巨大的错误,正如另一部克鲁斯的电影:雨人。

    他们以为那是个傻子,结果那是个天才。

    仅仅以最大放映规模51家影院,就疯狂地卷走$812万北美总票房!

    《驱魔录像》挺进千万票房俱乐部,已经无人能挡!

    看上去还不如前三位的零头,有什么好激动的,如果再看看它的制片成本和发行成本有多低,就知道它每卖一张电影票,换回的都是黄金!就知道如果这好事是发生在梦工厂身上,会多么给投资者信心……

    卡森伯格就会从金-凯瑞的《大话王》里丑态百出的谎话精,摇身一变,成为克鲁斯的《雷霆壮志》里失败后卷土重来、赢下冠军、抱得美人归的帅哥赛车手。

    不过,TET奇迹还没有真正发生,还存在着一个可能,它在“驱魔之争”中一败涂地,成了又一个大规模发行失败的例子,说不定还使狮门把现在赚的亏出去……可能吗?

    这场让媒体们、影迷粉丝们万分期待的电影战,已经在票房排行榜之外的所有地方打响了,也显现出了一些端倪。

    TET的利空消息是评级变成了R级,平均单馆周票房从十万上方回落,势头有所缓和。

    但《艾米丽-罗斯的驱魔》(TEOER)也有了大麻烦,它在前些天举办了影评人放映会,邀请了一众知名和不知名影评人出席,反响似乎不怎么样。临近上映的这几天,因为要配合宣传,发布时间到,是生是死都要见人,影评陆续地进入公众视线……

    仅仅45%烂番茄新鲜度,5。5/10分!影评界没给它多少好眼色,并非跟驱魔之争有什么关系,而是就影片本身,它是驱魔戏法庭戏的结构,不是说这就不好了,但拍得让很多影评人觉得不怎么样:

    “起初令人毛骨悚然,渐渐地成了一场沉闷的座谈会。演员们罗嗦了那么久关于宗教信仰,可人们渴望看到他们谁向陪审员喷呕一点点豌豆汤(《驱魔人》里芮根吐的绿液)。”——2/4,查克-威尔逊,《LA周刊》

    “艾米丽-罗斯不能带来任何独特风格的法庭审判或者可怕的场面。编剧和导演只是让这个传说起了点皱纹。”——2/4,迈克尔-菲利普斯,《芝加哥论坛报》

    “这部电影比恐怖片更像法庭戏剧,拍得像电视剧续集:《法律与秩序:SSU》(特殊邪恶单元)。”——2/5,比尔-米勒,《亚利桑那共和报》

    在驱魔、恐怖、惊悚方面,影评人们没有满足!他们怀念《驱魔人》,怀念《驱魔录像》。

    《好莱坞报道》的弗兰克-舍克就以2/4分评论说:“这部混合着恐怖、法庭戏和真实生活戏的影片没有做到气氛的统一和情感的延续,它是破碎的,而非《驱魔录像》那样一次比一次更加令人惊恐,直至内心崩溃。”

    当然也有45%影评人给了好评,其中包括罗杰-艾伯特,这个对驱魔片有着特别态度,要么不评,一评就必定好评的天主教教徒老头,给了TEOER三颗星:“有趣和让人困惑的电影。……

    不知道为什么,它到最后都没有起飞到它开场时给予我们期望的高度,也许它不能,也许它太过忠于讨论它提出的问题。

    一部电影(Movie)像《驱魔人》会是一部更好的电影,确立恶魔和驱魔,恐怖场面统统出现,那些会是很好的娱乐。一电影(Film)保持开放心态必然缺乏一个扣篮般的强而有力的结局。艾米丽-罗斯的故事最后可以多重解读,你没问我,但我认为她是有精神疾病。我又想起《驱魔录像》,它是个震撼的例外,有Movie的娱乐,有Film的思考,真不知为什么。”

    老头对驱魔片的偏爱是明摆着的,对TET的喜爱也是,两篇影评一对比,他喜欢TEOER,但爱TET。

    而对于驱魔之争中另一部电影《驱魔人外传》(DPTTE),他也给了三颗星,称赞写道:“这部电影充满令人恐惧的气氛,让我们会对保罗-施拉德期望着什么,但它也有精神上的重量与质感,大胆地处理撒旦活跃在世界上的可能。”

    保罗-施拉德显然并没有做到影评界对他的期望,艾伯特是驱魔片都赞,但参加了DPTTE放映会的其他影评人们,却没有几个有好话,30%新鲜度!4。7/10分。还没上映就在发臭。

    “一个跟雷尼-哈林版有些像的版本—也就是说,它们有着同样的问题,薄弱的配角、无意中搞笑的台词、欠佳的特效效果。”——2/5,凯文-卡斯特,《洛杉矶时报》

    “哈林的版本至少有廉价的惊险,施拉德的版本什么都没有。”——2/4,凯尔-史密斯,《纽约邮报》

    “施拉德版乏味极了,只是安排悬念不会让恐怖片更有吸引力。”——1。5/4,迈克尔-瑞茨霍芬,《好莱坞报道者》

    现在新鲜度一项,TEOER是45%,DPTTE是30%,而TET是……91%!依然红得刺目。

    两部加起来都比不过一部,北美影评界可谓坚实地站到了一方阵营之中,这场战争的评价口碑战,已然决出了胜负!

    《驱魔录像》,完胜!

    当烂番茄网把三部影片放一起做成专题,当相关媒体们纷纷进行着报道,当影迷粉丝们兴奋地宣扬着这个结果……在这开战的前夕,只想着混水摸鱼的华纳兄弟也许没什么所谓;投入巨大的索尼,是否已有一丝颤抖呢?

    不用怕!只有票房才是实在,年轻观众和随机观众不是由影评决定观影选择的,他们连票房情况都不会太关心,都在于宣传!花耗了巨额美钞的TEOER不管从哪个宣传方面,都要完胜TET……不用怕……

    问题在于,欠缺娱乐性的TEOER就算占了评级优势,又能得多少年轻观众的喜爱?而且“艾米丽-罗斯”珍妮弗-卡彭特,怎么看都没有“玛姬”妮娜-杜波夫合青少年们的眼缘……

    其实有一个宣传方面很不好说,互联网。尽管TEOER在很多主流娱乐网站上投放了广告,但从传播热度上来说,TET却要明显的远高于它,在电影论坛上是这样,在视频网站上也是这样!

    TET的预告片、之如“恶魔女孩”等的病毒营销短片,其点击量都不是TEOER可比,此外它的病毒小游戏、病毒网站等,就说“科顿-马库斯牧师的驱魔日志”伪纪录博客,甚至要热过TEOER的官网一大截。

    所以这场争斗现在还涉及到另一个层面,宣传的比拼!

    这会是一场新媒体战胜传统媒体的经典,还是一场传统媒体力压新媒体的典范?

    而结果势必将会影响深远,如果是前者获胜,它将立即影响整个电影发行营销体系,影响学院里的教科书,影响观众们未来选择电影的主要方式;如果是后者获胜,则说明新媒体要上位还不是时候。

    互联网VS传统

    视频网站VS电视广告、影院广告

    病毒短片VS正式预告片

    新兴社交网站VS报纸杂志

    传播VS接收

    独立片VS好莱坞

    独立电影公司VS主流巨头

    ……

    这是一场驱魔之争,这不只是一场驱魔之争,在21世纪这个新时代,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整个世界,电影业呢?没有传媒集团做靠山的独立公司狮门影业,能否倚仗互联网的力量,去和好莱坞主流巨头一争高低?

    伪纪录片-旧片重制,能否正式宣告晋升为一个新的电影类型?

    《驱魔录像》,能否创造真正震惊世界的商业奇迹?

    尤尼克-库勒,能否证实自己的天才之名?

    《艾米丽-罗斯的驱魔》:3072家影院,制片费1930万,45%新鲜度,发行商Sony

    《驱魔录像》:2110家影院,制片费45万,91%新鲜度,发行商Lions

    《驱魔人外传》:550家影院,制片费3000万,30%新鲜度,发行商WB

    当2005年6月3日到来,大量的观众涌进影院午夜场,北美大陆的夜空笼罩着一片驱魔声!

    驱魔之争,开战!

第二百七十五章 痛就是我的力量    “惟格,我对这个结果不意外,MTV电影公司是《大人物拿破仑》的联合制片商之一,拿下那三个奖对它的品牌价值和影碟销量都有很大的提升,MTV奖毕竟是人家创办的娱乐奖项,所以……”

    “你跟我开玩笑吗?等等,你早就知道结果了?(说什么至少有一个奖,布瑞恩,我到底是去做什么?”

    “你知道,你需要曝光,LMS也需要宣传。”

    “OK!真不枉我像个傻子一样坐在那里坐了一天!”

    “参加颁奖典礼就是这样的,忙上很久最后看着别人去领奖,自己还得傻笑,你最好习惯它,因为这样而生气不是聪明事。”

    “如果我真的是输给了观众投票,那没关系,我接受,我祝福,我一点事情都没有,现在我也跟赫斯夫妇、乔恩-海德没问题,每个人都知道我爱《大人物拿破仑》!但我到底输给了什么?我以后不会再参加这个破奖,有多少提名我都不去。”

    “冷静,年轻人,你得这么想,你获得了四项提名!你成了本届典礼的焦点之一,你有大量镜头,你说有多少观众会认识你熟悉你?再说那些提名对《婚期将至》不也是提升?我们都没做什么运作。

    我可没说一定有暗箱操作,MTV电影有份的影片更容易获提名和获奖,这是肯定的;另一方面,这些年来的最佳影片又不是维亚康姆集团全拿,事实上是很少。可能投票结果就这样,《大人物拿破仑》确实更受欢迎,而且《婚期将至》并不是最大热门,说实话到《蜘蛛侠2》也不到你,所以没什么好生气,MTV奖还是挺公平的,也许明年LMS就能拿很多奖。”

    “我也说实话,LMS拿不到很多奥斯卡提名,我就真失败了,MTV奖?得了吧。”

    “有信心是好事,可我们更要着眼现在,MTV奖是你的重要奖项,不管你有多生气,别向媒体公众乱说话。”

    “我不会。老兄,你说得我好像超级渴望获奖才生气,不是的,我生气不是拿不到奖,是我、是这件事让很多人失望了,那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人!我妹妹刚才还问,‘哥哥什么时候上电视?’我父母说了一大通安慰话。我被耍了,大家都被耍了。”

    “哎,惟,对不起,我没提前告诉你,是怕你不肯去出席。”

    “我不怪你,你从理智出发而已。这事就这样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夜幕下的布伦特伍德,男生卧室里,结束通话后,叶惟一拳打到红色沙袋上,真是混帐!声响惊得睡在地板的托托抬头瞅瞅。他心情很不好,越不好越想念妮娜,又越发觉得不对劲,她哪是能忍住好消息不说的人呢。

    算算时差,现在捷克快周日中午了,适合打电话,怕影响妮娜的竞技状态,叶惟一边往电脑椅坐下,一边打给了米哈埃拉,嘟嘟几声接通了,他笑道:“嗨,米拉,方便说话吗?嗯,妮娜怎么样了?我忍不住了,告诉我吧。”

    “她不让我告诉你……她现在很低落。”手机那头的米哈埃拉不禁地叹息。

    叶惟一听,哪还会不明白,坏消息,声音也不由变沉:“是个人赛没有拿到奖牌?今天还有机会么?”

    “她没有进入个人赛,尤尼克,妮娜的比赛周五那天就结束了。”

    “什么,怎么会……”叶惟霍然地起身,抓着头发走向窗边,“她受伤了?”

    “没有,是实力的问题。”米哈埃拉笑声苦涩,“妮娜在团体赛的个人全能成绩只排在第24位,她的带操很棒,排到她最好的第16位,但她的球操出现了一些失误,排到她最差的第29位,这都达不到入围资格。”

    叶惟听得蒙了,既为妮娜心痛,又有些不敢相信,“是不是她压力太大,影响发挥了?噢天,我不该那么跟她说的……”

    “在带操方面,妮娜其实是超水平发挥了,可也才排16位,这让她后面受到一些影响。”

    “米拉,我不太懂,是我对艺术体操不了解吗?在我看来妮娜是那么棒。”叶惟情急的说起什么,仿佛这是一场谈判,可以通过左右谁的想法而改变结果,“她可以做那么多高难度动作,她的舞蹈充满节奏感,怎么会……”

    怎么会连一项前八都进不去?这根本没有道理!

    ?“她很棒,只是在赛场上还不够。整支加拿大队训练得太少了,唉,妮娜现在不断说自己还不如安娜-贝索诺娃一只脚趾,可是贝索诺娃是每天从早到晚训练十小时以上的,这次参赛的这些职业选手也是,而妮娜平时只是每周三天,每天三、四小时……”

    米哈埃拉说着又一叹,一个母亲,一个尽心尽力栽培女儿的母亲,怎么会不为此心痛,也许没有人比得上她的痛。

    “我本来该坚持每年带她回去保加利亚特训的,我的错。”

    “怎么回事?”叶惟问。米哈埃拉轻叹道:“保加利亚的师资水平不是多伦多可比,前些年暑假时,我会带她回去索非亚安排特训,这几年青少年了,她不想去,觉得夏天就要好好玩,觉得自己够强了……她现在很自责这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慰解她。”

    叶惟沉默,记得妮娜说过,艺术体操世锦赛办了这么多年,前苏联/俄罗斯的金牌数量排第一,保加利亚排第二,如果年年去特训,她理应会更强……但这有什么关系,现在的她就很好!

    “米拉,你也别自责,你养育了一个优秀的女儿。我这就打给她行吗?”

    “行的,队伍大家出去游玩了,她说自己不舒服没去,我陪着她,我在阳台,她在厅里像看着电视。”

    先收了线,叶惟再打给妮娜,嘟嘟的好一阵,妮娜才终于接通,传来一把非常颓靡的话声:“我听到你打给我妈妈了,她全告诉你了吧,是的我完了,什么都没有,尤尼克……我不想说话,让我静静好么……”

    “妮娜,记住无论如何,我永远爱你。”望着窗外漆黑的夜空,叶惟温声安慰,“还有我要你知道,你的优秀不是那些名次可以描绘的,但你的笑容可以,你的笑声可以。”

    “哦……你拿走几个奖杯了?”妮娜的语气似乎更颓了。

    “零个,全部落败了。”叶惟笑了声。

    “什么!?真的?为什么?”她顿时?呼。

    “因为输了啊,我们天生一对。”

    “尤尼克,我感到很遗憾,但你才真的不要在乎,你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个天才了,像安娜-贝索诺娃,不,比她还厉害……”

    “我不知道谁是贝索诺娃,我心中最好的体操运动员是康斯坦丁诺娃,你。”

    “哦……哦好的,我知道的,不要太着重成功失败对吧,我知道的。尤尼克,我有些不舒服,不想说话,不说了。不,我没事,真不说了,心里不舒服,不说了,我和我妈妈出去散散心,拜拜……”

    ……

    May-20-26,2005——

    电影——排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制片成本(百万)

    《星战前传3》——第1位——第1周——3661家——$41,090——$150,428,880——$200,442,739——$113

    《怪兽婆婆》——第2位——第2周——3424家——$5,792——$19,831,373——$49,655,244——$43

    《足球老爹》——第3位——第2周——3470家——$6,795——$14,138,575——$37,613,580——$45

    《驱魔录像》——第10位(升5位)——第5周——25家——$102,118——$2,552,950——$4,232,435——$0。45

    在《星战前传3》席卷北美影院的这周,TET延续着爆发的趋势,在25个大城市的各一家影院都有非常亮眼的表现,再一周后就是驱魔之争的决战时刻,它的恐怖势头无疑让索尼为之忧虑。

    人红是非多,影片红同样是?多,尤其是一部卷入利益争斗的影片。

    随着时间迈入六月份,驱魔之争的倒计时已然响起,TET又一次被阻击!

    有媒体质疑它做虚假宣传前些天就开始了,18天的总制片用时是假的,零彩排、业余演员等也是假的,就连尤尼克-库勒都是个根本不存在的人,其实是安德鲁-格兰德和赫克-波特寇。

    这些质疑有煽动、有跟风,闹事者意在瓦解TET在影迷心目中的地位,打消至少拖延CULT的形成,影响它的营销效果。不过并没有大搞,要是闹到公众眼前,这反而是帮TET提高名气。

    但最近针对TET评级争议一事,MPAA近日正式做出决定,修改评级!TET从PG-13级修正为R级,即日生效,理由是“恐怖效果超乎意想,大量儿童青少年观看后产生不适,不建议15岁以下观众观看”。

    MPAA发言人霍华德-甘特曼向媒体们表示:“伪纪录恐怖片是一个新兴电影类型,在这方面我们的评级经验十分不足,之前我们对它犯了一个错误,现在我们只是修正这个错误。以后对伪纪录片的评审,我们将更加严格。”

    让MPAA在上映期重定评级的恐怖片!那一定恐怖极了!然而只有小部分影迷才会关心知道,普通观众极少人会跑到MPAA官网等地查看理由。事实就是,大量17岁以下的随机年轻观众、大量有着驱魔选择问题的家庭观众,被这个R级推开。

    推向就在旁边的《艾米丽-罗斯的驱魔》放映厅,它是PG-13级。

    TET公映在即,但许多听闻已久、有兴趣观看的观众,可能会调整观影计划了。

    对此最开心的肯定是索尼影业,华纳兄弟则有点不高兴,同为R级的《驱魔人前传》没了评级上显得特别血腥恐怖的优势。

    而狮门影业又愤怒又气急,立即言辞强烈地提出申诉:“所谓的大量低龄观众产生不适缺乏严谨的实地调查和数据支持,修改TET评级才是毫无可取的一次错误。”

    MPAA接受了申诉,但是……6月3日就要到来了!TET在美国还是将以R级上映。

    也许,存在着另一个可能,被修改评级会使TET在年轻群体之中引发更多的关注,更大的兴趣,越不让看,越要看。

    ……

    “你好好拍电影,先别来找我,我不想出去,这学年要结束了,我得温习功课。我真的没事!”

    29号周日晚上,叶惟乘坐飞机回到多伦多,下机已是30号周一清晨,当即赶往片场忙碌拍摄,傍晚收工后,他要回杜波夫家看已经回来的妮娜,电话里她却说别找她,他坚持来到她家,她却不知开车去哪里了。

    妮娜显然不想见到他,米哈埃拉非常无奈和忧心的说,妮娜还没有收拾好心情,不愿接受败果,但她会挺过去的。

    叶惟待到天黑,既要回去忙工作,又不想她游荡在外面,就留下礼物后回去酒店。31号周二,还是这样!

    6月1日星期三,他无法再这样下去了,现在最受不了的就是女朋友不肯相见。没有提前打电话,收工后,他驾车直奔杜波夫家,这回远远的就看到妮娜坐在前院草坪上,双手抱着膝盖,快蜷缩成一团,面无神情的望着依然明亮的天空。

    忽然,她留意到路虎车的驶来,立时跃了起身,恼怒的叫道:“我暂时不想见到你,你是哪句没听明白!”

    叶惟不理她,径自往草坪边停好车,下车奔跑追向走进屋子的妮娜,“为什么不想见到我?嘿!”

    不过是近十天没见,明明还是穿小外套和黑牛仔裤,跟前的妮娜却像变了一个人,自信、热情、意气风发都消失了,转而成了憔悴、颓废、满脸掩不住的疲倦和茫然,如同一个失去灵魂的空壳。

    “因为你很讨厌……”

    “谢谢。”追进屋子的过道,叶惟一把抓住她的手拉住,要把她搂入怀中,却闻到她身上隐隐有点难闻的烟?气,立时怒眉皱起:“你抽烟还是喝酒了?”

    “两样。”妮娜索然的说,甩开他的手,快步往里边的厨房走去,很快打开冰柜拿出一罐啤酒,砰的重重关上冰柜门。

    “你疯了?”见她拉开啤酒罐的拉环就灌了几口,叶惟的怒火从心冲上来,脸都气红了,几下手脚,抢过她的啤酒就扔进厨房的垃圾桶,怒目瞪着她木然的脸容,“给我振作起来,别他马的糟蹋自己!再让我发现你抽烟喝酒,就……”

    “怎么,杀了我?我已经完了,我完了!!!”

    妮娜突然失控的大喊,满脸的懊恼,满眸的痛苦,颤声说:“你为什么要来啊!想看看我有多沦落吗?那你看到了!没有哪怕一枚铜牌,没有哪怕一项的参赛资格……我完了!满意了么,我完了!”眼泪汹涌而出,她浑身颤抖,“我全完了……!”

    “你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叶惟沉声说。

    “啊!”妮娜发疯般打了他胸肩好几拳,打着却又双手抱住他,埋首他怀中,洒泪哭道:“尤尼克……为什么会这样,安娜-贝索诺娃10岁就参加世锦赛,我16岁了……还参加着愚蠢世青赛,还愚蠢的全部完蛋,资格都没有……我的体操运动生涯完了你知道吗……什么赛场梦想全完了,不可能还能参加世锦赛、奥运会,完了!!

    别跟我说什么成败不重要,很重要很重要,没有人记得哪怕第二名,我想赢!!但我赢不了,我尽力了,但我赢不了……

    我不是你们这些天才,什么哦这次输了就输了,然后努力一下下回就能赢……我是个懒鬼,我是个笨蛋,靠好运赢了些小打小闹的废品就自以为很了不起……”

    叶惟紧紧地抱着她,静静地听着她的痛苦:“为什么会这样……我好差劲,尤尼克,我真的尽力了,但我就是赢不了……她们都很强,我就是赢不了……”

    “那又怎么样,妮娜,我爱你。”叶惟只是把她抱得更紧,低头亲吻她的秀发、她的泪脸,温声道:“你妈妈、爸爸、哥哥都爱你,你的朋友们……”

    “哈哈,朋友?你不知道她们是怎么说我的,我把她们当好朋友,可她们说我是个婊子!”妮娜越发激动起来,“还有那些队友,笑我不自量力,我还抱怨她们不认真,别人只是头脑比我好使……她们是对的,全对!!”

    “她们对个屁,妮娜,我爱你的认真,我爱你。”叶惟轻抚她的后背,“非常非常。”

    “算了吧,我有什么好让你爱的?”妮娜似笑非笑,似哭非哭,泪水一直涌流,“我的身体?是的,你爱我的身体,也就这样了,你很多时候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我也说不了。我们玩不来合拍游戏,我们就FUCK!你也觉得我是个婊子对吧,是个性教育老师,那给你,给你!!”

    她突然又疯了一般,抓着他的双手按向自己的胸部,“操-我啊!还等什么,操!”

    “闭嘴!!!”叶惟骤然怒吼,随后整间屋子都寂静了下来,他又怒道:“我们还年轻,没错,成败对我们很重要。但看看你现在像什么,真的像一滩屎,失败了不要紧,失败了像你这样自暴自弃,才真是个失败者!彻头彻尾的!”

    妮娜的泪眸定定地望着他,忽然看见母亲脚步轻轻的走近厨房,她抹了抹眼泪,拔腿往外面奔去。

    “妮娜!”叶惟转身,顿时也看到米哈埃拉,他朝她点点头,一边追去妮娜,一边道:“交给我吧。”米哈埃拉默然的点点头。

    ……

    妮娜并没有去哪里,只是像每次伤心时那样,来到了附近悬崖公园,沿着安大略湖的湖岸边漫无目的地逛游。

    天空依然湛蓝,公园里不少游人身影,天鹅们在归巢,鸥鸟在翱翔,初夏的晚风很是寒凉,吹动色彩斑斓的花草树木。

    “还记得不,出发之前我跟你说的话,就在这里。”妮娜停下了脚步,回身看着叶惟,已经平静很多,却满脸自嘲:“我真是个傻瓜。真不知为什么,我总像个傻瓜,自大,无知,庸俗……”

    叶惟也不吼她了,有点好笑地微笑,“我们现在难道不像《驱魔录像》吗?都受到了挑战,特别是你,你怀疑着自己。”

    “我不是怀疑自己,我是恨自己!”妮娜一词一顿的说,眨着泛闪泪光的双眸,望向无际的湖面,“我刚才在想,我到底是出了什么毛病,为什么不去特训,为什么全输,为什么接受不了,自暴自弃,还对你说那些白痴话……然后我得到了答案,因为我就是这么的一个人,自大,无知,粗俗,平庸,烂透了……我,恨,自己。”

    “你善良,你热情,你可爱。你一点都不平庸!”叶惟走到她身前,不由分说地按着她的双肩,认真的道:“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是独特的一个,而现在,我是,你也是。

    我告诉你,不独特的人既不是成功者也不是失败者,他们是什么都不敢尝试的平庸者。他们膜拜成功者,嘲笑失败者,却永远忘记自己是什么玩意,自大,无知,粗俗,烂透了,那是他们!

    妮娜,成功和失败就像是镜子的两面,前面光芒万丈,后面一片黑暗,但它们只是隔着很薄很薄的距离,可能比一张纸还要薄,只是很多事情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

    妮娜避开他的目光,喃喃的道:“是啊,你什么都控制不了,甚至连自己都控制不了……”

    “我想跟你说一个故事。”叶惟又大声起来,松手指指自己,“我!我以前不是这样的,我是个无所事事的混蛋烂人,我家出了事,比现在糟糕得多,你也知道,差点家破人亡。你觉得哪个更严重?哪个更痛苦?”

    “……”妮娜默默不语,棕色的大眼睛流露着无助,像一只小羊羔。

    “有时候,上帝会对我们进行考验,考验也即是机会,让我们对自己有新的认识,好的改变……你以为只有你痛苦过吗?”

    叶惟摊起了双手,扭扭身子,笑道:“我尝得多了!所以我告诉过自己,我永远都不要沉浸在痛苦之中!不管是因为失败、失恋、一切不如意事,当这位老朋友找我,我就接受挑战!先承受它,再超越它,最后打败它!”

    “痛苦,挫折,困难,这些可以毁掉你,也可以造就你!”他张开了双手,迎着湖面吹来的夏风,“我不知道具体是怎么造就的,我只知道,顺风不能让你更坚强,逆风才可以,享乐不能造就一个伟大的人,只有痛苦才可以!

    就是那些痛苦造就了现在的我,痛,就是我的力量!!”

    “尤尼克……”妮娜喃喃,脸容涌起了红晕,双眸闪烁着什么,“我也想……但我感觉,迷茫,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好……”

    “每个人都在迷茫中前进的,关键是你要不断前进,坚持着自己认为正确的信念,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叶惟转目望着她,大声道:“体操不行就不行,你想向世人展现你的美丽,多的是方法,演电影不好吗?你有表演天赋,你有热情,那就当个演员啊!我会和你一起面对,一起承受,一起去战胜那该死的痛苦!”

    妮娜突然奔上前两步,紧紧地抱住他,哽咽道:“就算这样,你还爱我?”

    “你真搞笑,我对你的爱,每一秒都在增加。”他笑着说。

    “那我可要做个值得你爱的人……”她哭着说。

    “我也是。”他抱紧她。

    妮娜依偎在他怀中,小声地抽泣了一会,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叶惟就抱着她、轻抚着她,温声说着:“如果你相信我是个神童,那你也该相信我这番话,《驱魔录像》只会是个开始,它会让你被很多人所认识,但是,你可以成为一个更优秀更知名的演员,只是我们都得继续努力。”

    “我能不能成为优秀演员,我不确定,但你一定会是个了不起的大导演。”妮娜话声肯定,神情肯,又道:“尤尼克,对不起,你最近遭受了那么多不公平的事,可我只顾着自己发脾气。”

    “你是说《驱魔录像》被修改评级?呵我才不怕。”叶惟一笑,“换了你是观众,你会不再去看吗?不会的。”

    “我要和你一起,做任何事!”妮娜这时也笑了,看看左右周围,对着很远的几个游人喊道:“嘿!”

    “怎么了?”看着她的活力在回来,叶惟不由笑容灿烂,这女孩振作起来了。

    “好莱坞,你好,索尼,你好,华纳兄弟,MTV,还有谁谁谁,你们好!”

    妮娜说着抬起了右手,手势作手枪状,“我是妮娜-杜波夫,他是尤尼克-顾。”她看看他,叶惟会意地收起笑容,也抬起右手作手枪状,她倒嘴角一翘,说道:“我们抢劫银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