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惟格,我对这个结果不意外,MTV电影公司是《大人物拿破仑》的联合制片商之一,拿下那三个奖对它的品牌价值和影碟销量都有很大的提升,MTV奖毕竟是人家创办的娱乐奖项,所以……”

    “你跟我开玩笑吗?等等,你早就知道结果了?(说什么至少有一个奖,布瑞恩,我到底是去做什么?”

    “你知道,你需要曝光,LMS也需要宣传。”

    “OK!真不枉我像个傻子一样坐在那里坐了一天!”

    “参加颁奖典礼就是这样的,忙上很久最后看着别人去领奖,自己还得傻笑,你最好习惯它,因为这样而生气不是聪明事。”

    “如果我真的是输给了观众投票,那没关系,我接受,我祝福,我一点事情都没有,现在我也跟赫斯夫妇、乔恩-海德没问题,每个人都知道我爱《大人物拿破仑》!但我到底输给了什么?我以后不会再参加这个破奖,有多少提名我都不去。”

    “冷静,年轻人,你得这么想,你获得了四项提名!你成了本届典礼的焦点之一,你有大量镜头,你说有多少观众会认识你熟悉你?再说那些提名对《婚期将至》不也是提升?我们都没做什么运作。

    我可没说一定有暗箱操作,MTV电影有份的影片更容易获提名和获奖,这是肯定的;另一方面,这些年来的最佳影片又不是维亚康姆集团全拿,事实上是很少。可能投票结果就这样,《大人物拿破仑》确实更受欢迎,而且《婚期将至》并不是最大热门,说实话到《蜘蛛侠2》也不到你,所以没什么好生气,MTV奖还是挺公平的,也许明年LMS就能拿很多奖。”

    “我也说实话,LMS拿不到很多奥斯卡提名,我就真失败了,MTV奖?得了吧。”

    “有信心是好事,可我们更要着眼现在,MTV奖是你的重要奖项,不管你有多生气,别向媒体公众乱说话。”

    “我不会。老兄,你说得我好像超级渴望获奖才生气,不是的,我生气不是拿不到奖,是我、是这件事让很多人失望了,那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人!我妹妹刚才还问,‘哥哥什么时候上电视?’我父母说了一大通安慰话。我被耍了,大家都被耍了。”

    “哎,惟,对不起,我没提前告诉你,是怕你不肯去出席。”

    “我不怪你,你从理智出发而已。这事就这样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夜幕下的布伦特伍德,男生卧室里,结束通话后,叶惟一拳打到红色沙袋上,真是混帐!声响惊得睡在地板的托托抬头瞅瞅。他心情很不好,越不好越想念妮娜,又越发觉得不对劲,她哪是能忍住好消息不说的人呢。

    算算时差,现在捷克快周日中午了,适合打电话,怕影响妮娜的竞技状态,叶惟一边往电脑椅坐下,一边打给了米哈埃拉,嘟嘟几声接通了,他笑道:“嗨,米拉,方便说话吗?嗯,妮娜怎么样了?我忍不住了,告诉我吧。”

    “她不让我告诉你……她现在很低落。”手机那头的米哈埃拉不禁地叹息。

    叶惟一听,哪还会不明白,坏消息,声音也不由变沉:“是个人赛没有拿到奖牌?今天还有机会么?”

    “她没有进入个人赛,尤尼克,妮娜的比赛周五那天就结束了。”

    “什么,怎么会……”叶惟霍然地起身,抓着头发走向窗边,“她受伤了?”

    “没有,是实力的问题。”米哈埃拉笑声苦涩,“妮娜在团体赛的个人全能成绩只排在第24位,她的带操很棒,排到她最好的第16位,但她的球操出现了一些失误,排到她最差的第29位,这都达不到入围资格。”

    叶惟听得蒙了,既为妮娜心痛,又有些不敢相信,“是不是她压力太大,影响发挥了?噢天,我不该那么跟她说的……”

    “在带操方面,妮娜其实是超水平发挥了,可也才排16位,这让她后面受到一些影响。”

    “米拉,我不太懂,是我对艺术体操不了解吗?在我看来妮娜是那么棒。”叶惟情急的说起什么,仿佛这是一场谈判,可以通过左右谁的想法而改变结果,“她可以做那么多高难度动作,她的舞蹈充满节奏感,怎么会……”

    怎么会连一项前八都进不去?这根本没有道理!

    ?“她很棒,只是在赛场上还不够。整支加拿大队训练得太少了,唉,妮娜现在不断说自己还不如安娜-贝索诺娃一只脚趾,可是贝索诺娃是每天从早到晚训练十小时以上的,这次参赛的这些职业选手也是,而妮娜平时只是每周三天,每天三、四小时……”

    米哈埃拉说着又一叹,一个母亲,一个尽心尽力栽培女儿的母亲,怎么会不为此心痛,也许没有人比得上她的痛。

    “我本来该坚持每年带她回去保加利亚特训的,我的错。”

    “怎么回事?”叶惟问。米哈埃拉轻叹道:“保加利亚的师资水平不是多伦多可比,前些年暑假时,我会带她回去索非亚安排特训,这几年青少年了,她不想去,觉得夏天就要好好玩,觉得自己够强了……她现在很自责这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慰解她。”

    叶惟沉默,记得妮娜说过,艺术体操世锦赛办了这么多年,前苏联/俄罗斯的金牌数量排第一,保加利亚排第二,如果年年去特训,她理应会更强……但这有什么关系,现在的她就很好!

    “米拉,你也别自责,你养育了一个优秀的女儿。我这就打给她行吗?”

    “行的,队伍大家出去游玩了,她说自己不舒服没去,我陪着她,我在阳台,她在厅里像看着电视。”

    先收了线,叶惟再打给妮娜,嘟嘟的好一阵,妮娜才终于接通,传来一把非常颓靡的话声:“我听到你打给我妈妈了,她全告诉你了吧,是的我完了,什么都没有,尤尼克……我不想说话,让我静静好么……”

    “妮娜,记住无论如何,我永远爱你。”望着窗外漆黑的夜空,叶惟温声安慰,“还有我要你知道,你的优秀不是那些名次可以描绘的,但你的笑容可以,你的笑声可以。”

    “哦……你拿走几个奖杯了?”妮娜的语气似乎更颓了。

    “零个,全部落败了。”叶惟笑了声。

    “什么!?真的?为什么?”她顿时?呼。

    “因为输了啊,我们天生一对。”

    “尤尼克,我感到很遗憾,但你才真的不要在乎,你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个天才了,像安娜-贝索诺娃,不,比她还厉害……”

    “我不知道谁是贝索诺娃,我心中最好的体操运动员是康斯坦丁诺娃,你。”

    “哦……哦好的,我知道的,不要太着重成功失败对吧,我知道的。尤尼克,我有些不舒服,不想说话,不说了。不,我没事,真不说了,心里不舒服,不说了,我和我妈妈出去散散心,拜拜……”

    ……

    May-20-26,2005——

    电影——排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制片成本(百万)

    《星战前传3》——第1位——第1周——3661家——$41,090——$150,428,880——$200,442,739——$113

    《怪兽婆婆》——第2位——第2周——3424家——$5,792——$19,831,373——$49,655,244——$43

    《足球老爹》——第3位——第2周——3470家——$6,795——$14,138,575——$37,613,580——$45

    《驱魔录像》——第10位(升5位)——第5周——25家——$102,118——$2,552,950——$4,232,435——$0。45

    在《星战前传3》席卷北美影院的这周,TET延续着爆发的趋势,在25个大城市的各一家影院都有非常亮眼的表现,再一周后就是驱魔之争的决战时刻,它的恐怖势头无疑让索尼为之忧虑。

    人红是非多,影片红同样是?多,尤其是一部卷入利益争斗的影片。

    随着时间迈入六月份,驱魔之争的倒计时已然响起,TET又一次被阻击!

    有媒体质疑它做虚假宣传前些天就开始了,18天的总制片用时是假的,零彩排、业余演员等也是假的,就连尤尼克-库勒都是个根本不存在的人,其实是安德鲁-格兰德和赫克-波特寇。

    这些质疑有煽动、有跟风,闹事者意在瓦解TET在影迷心目中的地位,打消至少拖延CULT的形成,影响它的营销效果。不过并没有大搞,要是闹到公众眼前,这反而是帮TET提高名气。

    但最近针对TET评级争议一事,MPAA近日正式做出决定,修改评级!TET从PG-13级修正为R级,即日生效,理由是“恐怖效果超乎意想,大量儿童青少年观看后产生不适,不建议15岁以下观众观看”。

    MPAA发言人霍华德-甘特曼向媒体们表示:“伪纪录恐怖片是一个新兴电影类型,在这方面我们的评级经验十分不足,之前我们对它犯了一个错误,现在我们只是修正这个错误。以后对伪纪录片的评审,我们将更加严格。”

    让MPAA在上映期重定评级的恐怖片!那一定恐怖极了!然而只有小部分影迷才会关心知道,普通观众极少人会跑到MPAA官网等地查看理由。事实就是,大量17岁以下的随机年轻观众、大量有着驱魔选择问题的家庭观众,被这个R级推开。

    推向就在旁边的《艾米丽-罗斯的驱魔》放映厅,它是PG-13级。

    TET公映在即,但许多听闻已久、有兴趣观看的观众,可能会调整观影计划了。

    对此最开心的肯定是索尼影业,华纳兄弟则有点不高兴,同为R级的《驱魔人前传》没了评级上显得特别血腥恐怖的优势。

    而狮门影业又愤怒又气急,立即言辞强烈地提出申诉:“所谓的大量低龄观众产生不适缺乏严谨的实地调查和数据支持,修改TET评级才是毫无可取的一次错误。”

    MPAA接受了申诉,但是……6月3日就要到来了!TET在美国还是将以R级上映。

    也许,存在着另一个可能,被修改评级会使TET在年轻群体之中引发更多的关注,更大的兴趣,越不让看,越要看。

    ……

    “你好好拍电影,先别来找我,我不想出去,这学年要结束了,我得温习功课。我真的没事!”

    29号周日晚上,叶惟乘坐飞机回到多伦多,下机已是30号周一清晨,当即赶往片场忙碌拍摄,傍晚收工后,他要回杜波夫家看已经回来的妮娜,电话里她却说别找她,他坚持来到她家,她却不知开车去哪里了。

    妮娜显然不想见到他,米哈埃拉非常无奈和忧心的说,妮娜还没有收拾好心情,不愿接受败果,但她会挺过去的。

    叶惟待到天黑,既要回去忙工作,又不想她游荡在外面,就留下礼物后回去酒店。31号周二,还是这样!

    6月1日星期三,他无法再这样下去了,现在最受不了的就是女朋友不肯相见。没有提前打电话,收工后,他驾车直奔杜波夫家,这回远远的就看到妮娜坐在前院草坪上,双手抱着膝盖,快蜷缩成一团,面无神情的望着依然明亮的天空。

    忽然,她留意到路虎车的驶来,立时跃了起身,恼怒的叫道:“我暂时不想见到你,你是哪句没听明白!”

    叶惟不理她,径自往草坪边停好车,下车奔跑追向走进屋子的妮娜,“为什么不想见到我?嘿!”

    不过是近十天没见,明明还是穿小外套和黑牛仔裤,跟前的妮娜却像变了一个人,自信、热情、意气风发都消失了,转而成了憔悴、颓废、满脸掩不住的疲倦和茫然,如同一个失去灵魂的空壳。

    “因为你很讨厌……”

    “谢谢。”追进屋子的过道,叶惟一把抓住她的手拉住,要把她搂入怀中,却闻到她身上隐隐有点难闻的烟?气,立时怒眉皱起:“你抽烟还是喝酒了?”

    “两样。”妮娜索然的说,甩开他的手,快步往里边的厨房走去,很快打开冰柜拿出一罐啤酒,砰的重重关上冰柜门。

    “你疯了?”见她拉开啤酒罐的拉环就灌了几口,叶惟的怒火从心冲上来,脸都气红了,几下手脚,抢过她的啤酒就扔进厨房的垃圾桶,怒目瞪着她木然的脸容,“给我振作起来,别他马的糟蹋自己!再让我发现你抽烟喝酒,就……”

    “怎么,杀了我?我已经完了,我完了!!!”

    妮娜突然失控的大喊,满脸的懊恼,满眸的痛苦,颤声说:“你为什么要来啊!想看看我有多沦落吗?那你看到了!没有哪怕一枚铜牌,没有哪怕一项的参赛资格……我完了!满意了么,我完了!”眼泪汹涌而出,她浑身颤抖,“我全完了……!”

    “你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叶惟沉声说。

    “啊!”妮娜发疯般打了他胸肩好几拳,打着却又双手抱住他,埋首他怀中,洒泪哭道:“尤尼克……为什么会这样,安娜-贝索诺娃10岁就参加世锦赛,我16岁了……还参加着愚蠢世青赛,还愚蠢的全部完蛋,资格都没有……我的体操运动生涯完了你知道吗……什么赛场梦想全完了,不可能还能参加世锦赛、奥运会,完了!!

    别跟我说什么成败不重要,很重要很重要,没有人记得哪怕第二名,我想赢!!但我赢不了,我尽力了,但我赢不了……

    我不是你们这些天才,什么哦这次输了就输了,然后努力一下下回就能赢……我是个懒鬼,我是个笨蛋,靠好运赢了些小打小闹的废品就自以为很了不起……”

    叶惟紧紧地抱着她,静静地听着她的痛苦:“为什么会这样……我好差劲,尤尼克,我真的尽力了,但我就是赢不了……她们都很强,我就是赢不了……”

    “那又怎么样,妮娜,我爱你。”叶惟只是把她抱得更紧,低头亲吻她的秀发、她的泪脸,温声道:“你妈妈、爸爸、哥哥都爱你,你的朋友们……”

    “哈哈,朋友?你不知道她们是怎么说我的,我把她们当好朋友,可她们说我是个婊子!”妮娜越发激动起来,“还有那些队友,笑我不自量力,我还抱怨她们不认真,别人只是头脑比我好使……她们是对的,全对!!”

    “她们对个屁,妮娜,我爱你的认真,我爱你。”叶惟轻抚她的后背,“非常非常。”

    “算了吧,我有什么好让你爱的?”妮娜似笑非笑,似哭非哭,泪水一直涌流,“我的身体?是的,你爱我的身体,也就这样了,你很多时候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我也说不了。我们玩不来合拍游戏,我们就FUCK!你也觉得我是个婊子对吧,是个性教育老师,那给你,给你!!”

    她突然又疯了一般,抓着他的双手按向自己的胸部,“操-我啊!还等什么,操!”

    “闭嘴!!!”叶惟骤然怒吼,随后整间屋子都寂静了下来,他又怒道:“我们还年轻,没错,成败对我们很重要。但看看你现在像什么,真的像一滩屎,失败了不要紧,失败了像你这样自暴自弃,才真是个失败者!彻头彻尾的!”

    妮娜的泪眸定定地望着他,忽然看见母亲脚步轻轻的走近厨房,她抹了抹眼泪,拔腿往外面奔去。

    “妮娜!”叶惟转身,顿时也看到米哈埃拉,他朝她点点头,一边追去妮娜,一边道:“交给我吧。”米哈埃拉默然的点点头。

    ……

    妮娜并没有去哪里,只是像每次伤心时那样,来到了附近悬崖公园,沿着安大略湖的湖岸边漫无目的地逛游。

    天空依然湛蓝,公园里不少游人身影,天鹅们在归巢,鸥鸟在翱翔,初夏的晚风很是寒凉,吹动色彩斑斓的花草树木。

    “还记得不,出发之前我跟你说的话,就在这里。”妮娜停下了脚步,回身看着叶惟,已经平静很多,却满脸自嘲:“我真是个傻瓜。真不知为什么,我总像个傻瓜,自大,无知,庸俗……”

    叶惟也不吼她了,有点好笑地微笑,“我们现在难道不像《驱魔录像》吗?都受到了挑战,特别是你,你怀疑着自己。”

    “我不是怀疑自己,我是恨自己!”妮娜一词一顿的说,眨着泛闪泪光的双眸,望向无际的湖面,“我刚才在想,我到底是出了什么毛病,为什么不去特训,为什么全输,为什么接受不了,自暴自弃,还对你说那些白痴话……然后我得到了答案,因为我就是这么的一个人,自大,无知,粗俗,平庸,烂透了……我,恨,自己。”

    “你善良,你热情,你可爱。你一点都不平庸!”叶惟走到她身前,不由分说地按着她的双肩,认真的道:“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是独特的一个,而现在,我是,你也是。

    我告诉你,不独特的人既不是成功者也不是失败者,他们是什么都不敢尝试的平庸者。他们膜拜成功者,嘲笑失败者,却永远忘记自己是什么玩意,自大,无知,粗俗,烂透了,那是他们!

    妮娜,成功和失败就像是镜子的两面,前面光芒万丈,后面一片黑暗,但它们只是隔着很薄很薄的距离,可能比一张纸还要薄,只是很多事情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

    妮娜避开他的目光,喃喃的道:“是啊,你什么都控制不了,甚至连自己都控制不了……”

    “我想跟你说一个故事。”叶惟又大声起来,松手指指自己,“我!我以前不是这样的,我是个无所事事的混蛋烂人,我家出了事,比现在糟糕得多,你也知道,差点家破人亡。你觉得哪个更严重?哪个更痛苦?”

    “……”妮娜默默不语,棕色的大眼睛流露着无助,像一只小羊羔。

    “有时候,上帝会对我们进行考验,考验也即是机会,让我们对自己有新的认识,好的改变……你以为只有你痛苦过吗?”

    叶惟摊起了双手,扭扭身子,笑道:“我尝得多了!所以我告诉过自己,我永远都不要沉浸在痛苦之中!不管是因为失败、失恋、一切不如意事,当这位老朋友找我,我就接受挑战!先承受它,再超越它,最后打败它!”

    “痛苦,挫折,困难,这些可以毁掉你,也可以造就你!”他张开了双手,迎着湖面吹来的夏风,“我不知道具体是怎么造就的,我只知道,顺风不能让你更坚强,逆风才可以,享乐不能造就一个伟大的人,只有痛苦才可以!

    就是那些痛苦造就了现在的我,痛,就是我的力量!!”

    “尤尼克……”妮娜喃喃,脸容涌起了红晕,双眸闪烁着什么,“我也想……但我感觉,迷茫,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好……”

    “每个人都在迷茫中前进的,关键是你要不断前进,坚持着自己认为正确的信念,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叶惟转目望着她,大声道:“体操不行就不行,你想向世人展现你的美丽,多的是方法,演电影不好吗?你有表演天赋,你有热情,那就当个演员啊!我会和你一起面对,一起承受,一起去战胜那该死的痛苦!”

    妮娜突然奔上前两步,紧紧地抱住他,哽咽道:“就算这样,你还爱我?”

    “你真搞笑,我对你的爱,每一秒都在增加。”他笑着说。

    “那我可要做个值得你爱的人……”她哭着说。

    “我也是。”他抱紧她。

    妮娜依偎在他怀中,小声地抽泣了一会,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叶惟就抱着她、轻抚着她,温声说着:“如果你相信我是个神童,那你也该相信我这番话,《驱魔录像》只会是个开始,它会让你被很多人所认识,但是,你可以成为一个更优秀更知名的演员,只是我们都得继续努力。”

    “我能不能成为优秀演员,我不确定,但你一定会是个了不起的大导演。”妮娜话声肯定,神情肯,又道:“尤尼克,对不起,你最近遭受了那么多不公平的事,可我只顾着自己发脾气。”

    “你是说《驱魔录像》被修改评级?呵我才不怕。”叶惟一笑,“换了你是观众,你会不再去看吗?不会的。”

    “我要和你一起,做任何事!”妮娜这时也笑了,看看左右周围,对着很远的几个游人喊道:“嘿!”

    “怎么了?”看着她的活力在回来,叶惟不由笑容灿烂,这女孩振作起来了。

    “好莱坞,你好,索尼,你好,华纳兄弟,MTV,还有谁谁谁,你们好!”

    妮娜说着抬起了右手,手势作手枪状,“我是妮娜-杜波夫,他是尤尼克-顾。”她看看他,叶惟会意地收起笑容,也抬起右手作手枪状,她倒嘴角一翘,说道:“我们抢劫银行!”

第二百七十四章 选美比赛    欧洲中部时间5月27日星期五,捷克比尔森,在这座以啤酒闻名而世的古典城市,这个周末将举行一项颇受当地关注的赛事,艺术体操世界青年锦标赛,云集而来的各国选手们即将一决高低。

    “女孩们,笑!”

    此时体育馆后台里,片热闹的景象,放眼过去尽是青春美少女,她们都化着美丽的妆容,身着比赛服,又或者再披上一套运动服,领队、教练和家长们为她们忙碌,鼓励的、热身的、合影留念的……

    欢声笑语中隐现着紧张的气息,今天将进行集体赛和团体赛的初赛角逐,而只有在团体赛全能成绩进入前16名、各单项成绩进入前8名的选手,才会获得未来两天个人全能赛、个人单项赛的参赛资格。

    艺术体操是一项展现女子姿态美的运动,但只要是比赛,永远少不了的是残酷的输赢。

    在靠近通道的热身区一角的歇息主副沙发,加拿大队正合影留念,主力兼替补共八位身穿蓝紫色比赛服、双腿着肉色丝袜、双脚穿艺体鞋的少女们挤在那里,两张沙发太小,无法让她们全部坐下,不过每张俏脸都正笑容灿烂。

    妮娜坐在主沙发的右边缘,翘起左腿搭着右腿,左手搭着沙发扶手,两边的队友或坐或站地紧挨着。相机闪光灯曝起光芒,拍下的是她那洋溢着甜美笑容的脸庞,娴雅迷人的姿态。

    拍不到的是那颗翻腾着高昂斗志的心,那浑身沸腾的热血,多年的努力,终于首次踏上国际赛场,作为主力队员出战!

    她知道周围队友们并没有任何大目标,从航班上到现在一直说的是周末去哪里玩、要买什么礼物,完全不觉得周六和周日还会参加比赛,她们就是来旅游而已。

    但我不是!合影完毕,要轮到别的队伍了,妮娜站起身,看着迎面走来的俄罗斯队少女们,不管是小少女还是青少女,她们每个都身材修长、相貌优美,而神情是那么从容自信,仿佛每个都是安娜-贝索诺娃那样的天才,她们是来赢的……

    那边没有玩闹、而是抓着时间练习的乌克兰队、保加利亚队等几帮少女,她们也是来赢的。

    就像我一样。

    ……

    洛杉矶当地时间5月28日星期六傍晚,圣殿礼堂,第14届MTV电影大奖颁奖典礼正准备开始,礼堂内被布置成了MTV奖的年轻闹腾风格,前方是十字舞台,舞台周围满是普通观众,隔了一条过道是嘉宾席,后面又是观众席。

    因为是录制,大部分嘉宾只现身在颁发相关提名奖项的时候,有些人提前知道没有获奖也就不会前来。但有四项提名的叶惟不是,“拿破仑”乔恩-海德、“贱女孩”林赛-罗韩等人也不是。

    一般被提名了最佳影片都会来,像《杀死比尔2》的昆汀-塔伦蒂诺,还有只是来凑热闹的,像欧文-威尔逊。

    叶惟坐在嘉宾席最前面的一处显眼位置,右边隔着不远是林赛-罗韩,左边则是《大人物拿破仑》三人,海德和赫斯夫妇。众人都衣着靓丽,西装晚礼服都不是奥斯卡、金球的正式风格,却是半正式。

    叶惟同样如此,一身休闲黑西装既青春活力,又成熟得体,在瑞秋-佐伊的妙手下,以最英俊帅气的一面示人。

    虽然已经牢记心中,又喜欢即兴发挥,但在他的衣袋里其实有着四份小讲稿,却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讲给世人听呢?

    望着似乎只有咫尺距离的舞台,叶惟想,站在那里捧着奖杯,感谢要感谢的人,诉说想诉说的话,那一定很高兴幸福。

    又想,妮娜现在的比赛情况怎么样了?算上时差,捷克时间都周日了吧?之前短信问妮娜,她回复是“先别问,等我消息”,问米哈埃拉,回复是“妮娜让我别告诉你,她要亲自告诉你”。

    惊喜吗?因为怕给她压力、影响她的发挥,叶惟没有追问,只是始终无法安心下来,那可是妮娜,她要是取得好成绩,肯定第一时间打给他大笑大叫的,而现在……

    他想最可能的是加拿大队前两天都表现一般,不过周日是个人赛,妮娜正憋着一股劲要独自搞定。

    这么想着,叶惟的心头在跃跃期待,像看到了妮娜脖子上挂着一枚金牌,笑得灿烂。小楸,加油!

    不多时,圣殿礼堂响起了提示颁奖典礼要开始录制的声音,喧闹的全场先是静了下来。

    一身灰黑西装的主持人吉米-****从后台走出到十字舞台,会堂顿时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掌声欢呼声,舞台周围的观众们狂热不已,举起的双手在摆动,犹如这是一场演唱会,而吉米-****是摇滚明星。

    “哈哈,欢迎来到第15届MTV电影大奖!!”吉米-****展着双手,要跟观众们击掌似的,笑喊着走到了有爆米花桶标志的颁奖台前,“我是吉米-****,今晚你们的主持人!”

    众人在鼓掌笑叫,叶惟也在笑着鼓掌,布瑞恩说他应该至少有一次登台机会,来吧!刚好有点饿了。

    ……

    比尔森,场馆内四面观众席几近坐满了观众,中间是一块宽广的米白色的比赛地板,周围设有赞助商广告牌,裁判们、工作人员们或坐或站,此时进行的是集体赛第一轮的5人带操,现场广播声响起:“接下来出场的是加拿大队。自选音乐,《天鹅湖》。”

    随着阵阵的观众掌声,五位少女从通道走出,一手持着彩带棒,另一手连连地向观众们挥手示意,有些激动地走到场地中心。

    往右上位站定,妮娜暗呼了一口气,保持着脸上微笑,之前几支队伍的表现好强,集体赛是没什么指望的了,尽力吧!

    五位少女弯身凑成了一圈,面面相对,当经典的《天鹅湖》响起,她们立时挺身散开,转动木棒挥舞起彩带——

    ……

    “获得最佳反派奖的是……”

    洛杉矶,会堂的十字舞台上,颁奖嘉宾范-迪塞尔和詹妮弗-康纳利站在颁奖台后,在全场观众的注目之中,迪塞尔打开了写有结果的信封,康纳利往信件笑望去,大声念道:“本-斯蒂勒!《疯狂躲避球》。”

    本-斯蒂勒胜出!金-凯瑞、叶惟、阿尔弗雷德-莫里纳落败。

    “啊啊!”疯狂的观众欢呼声响彻了会堂,本-斯蒂勒从嘉宾席大步走上舞台,舞台边的观众们更加像是失控了。

    金-凯瑞和莫里纳都没有来,叶惟在笑着鼓掌,不管什么心情都得这么做,事实上心里是有点失落的,一份讲稿就这样作废。

    算了,我这么善良,拿不到最佳反派也不奇怪,哈哈。

    本-斯蒂勒让观众欢笑连连后,奖项继续颁发,又穿插着嘉宾表演和搞笑的录制,一会儿痞子阿姆先是调戏了林赛-罗韩再演唱了一首Ass-Like-That,引爆了全场气氛,一会儿吉米-****又出来搞怪,播放今年的恶搞影片之一《坦克兵开战》。

    现场笑声不断,但叶惟没有怎么笑,只是有时觉得那些玩笑很无聊,有时想着LMS下周杀青周的拍摄,有时又想着妮娜,有时候感觉坐得太久想起起身,有时候和周围人聊天说话。

    他不喜欢林赛-罗韩,这女孩并没有她在银幕里那么可爱,几乎一点都不,今天接触了这一会,发现她高傲、愚蠢、被彻底地宠坏。她明显有些瞧不起他,不为什么,也许就是不喜欢亚裔,但他想,你这种人不可能走得比我远。

    他还是跟赫斯夫妇和海德比较聊得来,但今天大家是对手,真够有趣。

    “获得最具突破女演员的是,林赛-罗韩,《贱女孩》!”

    “获得最具突破男演员的是……乔恩-海德,《大人物拿破仑》!”

    乔恩-海德胜出!泰勒-派瑞、叶惟、弗莱迪-海默、蒂姆-麦格罗落败。

    一个个爆米花奖杯颁出,礼堂响着一阵阵的震耳呼声,当听到自己的名字,乔恩-海德激动地站了起来,跟旁边的赫斯夫妇拥抱,也跟起立的叶惟击了击掌,就在热烈的声浪中走上舞台,观众们又一次伸着手要去探他,喊着“拿破仑,拿破仑!”

    叶惟笑望着,鼓掌着,又一份讲稿永远用不上了……好吧,我的本职是导演,没拿到演员奖也合情合理,哈哈。

    “海德是演得真棒,我看的时候都快笑疯了。”他跟赫斯夫妇笑说。

    杰瑞德-赫斯、杰露莎-赫斯笑着点头,满脸的高兴,享受着观众们为《大人物拿破仑》的热情爆炸。

    ……

    加拿大队没能晋级集体赛的决赛,前六位才可以,而那片枫叶在初赛排到了第10名,参赛队伍是一共12支。

    体育馆后台里依然一片热闹,蓝紫衣少女们正开心地唧喳着什么,第10名!之前还以为会垫底呢,加拿大队在英联邦国家里实力不俗,但跟那些体操传统强队放到一起就不行了,第10名已经够让她们惊喜的了,除了一个人。

    妮娜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手中的最终排名成绩单,第一位:俄罗斯队,第二位:乌克兰队,第三位:保加利亚队,第四位:意大利队,第五位:白俄罗斯队,第六位:阿塞拜疆队……第十位:加拿大队。

    真气人。她无声地骂了一句,唉,集体赛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情,自家队伍就这实力……

    她望望那边的俄罗斯队女生们,她们现在才开始放松地笑谈,像在分食着垂死猎物的一群狼;又望望另一边的保加利亚队,她是双重国籍的,保加利亚出生的保加利亚人,本来不会讨厌那帮人,只是刚才想去打个招呼,却听到她们说:

    “加拿大队真是一群废物。”

    “其实她们应该去玩健美操,那种难度才适合她们。”

    “哈哈!”

    她们没留意到她,大概也不知道她听得懂保加利亚语,就因为大家都选了《天鹅湖》,而各自的表现……加拿大队就成了她们取乐的对象。这不可气,她不也想把她们送进地狱吗?可气的是,自己的信心在消散……

    她们的确很强。妮娜咬咬牙,捏紧了排名成绩单,跟自己说:下午进行的团体赛,你一定要好好表现,进入至少一项个人赛!

    <p……

    “获得最佳歌舞场面的是……!”

    洛杉矶圣殿礼堂,十字舞台上,约翰尼-诺克斯维尔、西恩-威廉-斯科特和杰西卡-辛普森正在联合颁奖,全场短暂地一片安静,各有选择的观众们都有些紧张,会是谁?投票给VIY的观众们特别紧张,真想看到他登台领奖!

    三人看了看信件结果,两位男士笑读道:“《大人物拿破仑》。”辛普森接着笑喊:“乔恩-海德!”

    乔恩-海德胜出,叶惟、珍妮弗-加纳、威尔-法瑞尔等人落败。

    “啊啊啊!”一片观众的激动呼喊响彻了会堂,《Canned-Heat》的歌声也响起了,那正是电影里“选举舞蹈”片段的配乐,观众很快就齐声叫着:“拿破仑,拿破仑,拿破仑!”

    台下嘉宾席那边,嘉宾们纷纷起立鼓掌,乔恩-海德再一次高兴起身,和赫斯夫妇拥抱,和叶惟拥抱,再一次走向舞台。

    也不知道导播镜头会不会对准叶惟,他正咧嘴地笑着,望着台上的海德捧过爆米花奖杯,心里总有些不是滋味,却也真心对赫斯夫妇祝贺道:“那段歌舞简直是史上最棒。”但《阳光小美女》会是史上最棒。

    好吧,又报废一份讲稿,以及一段庆祝舞蹈。

    ……

    “接下来出场的是,妮可莉娜-杜波夫,来自加拿大队,第一套器械,带,自选音乐,《雪之梦》。”

    这天下午,团体赛进行,每队3名队员参赛,分别完成四套不同器械的自选动作,得分总和计算成绩,总分高者胜;而个人的分数排名则决定着能否进入相应的个人赛。

    今天第二次站在全场观众面前,妮娜深呼吸了几下,没有望向场边的妈妈等人,右手抓着彩带棒,左手挽起彩带,闭了闭眼睛,眼前顿时闪过了很多,从小的艰苦训练,出发前的豪言壮语,站到领奖台咬着金牌的憧憬,尤尼克的脸庞……

    忽然,自音乐响了,她和他的《雪之梦》。

    妮娜当即开始跳动,彩带一圈圈的如波浪般在空中飘舞,投入到音乐的节奏和情感中,照着多次的排练,抬起左腿,轻柔地原地旋转了起来,彩带萦绕着身子,又一下高高扬起,她随之凌空跃起一字马,落地,舞着走了几步,轻盈地舞动——

    很多的记忆涌上心头,那么甜蜜,那么温暖,那么宁静,她自然而然地跳着,感觉是那么美妙,进入到一种忘我的境界中,沉浸着体操的乐趣、和尤尼克的爱情。

    她想自己这一刻一定很美,也一定很好,这是她最好的状态。

    ……

    “今天还是有五部电影入围了最佳影片的角逐。”

    主持人吉米-****逗笑着观众们,现场大屏幕播放起又一部恶搞短片《星战前传3》,惹得全场大笑不已。然后****让出了舞台,在疯狂的掌声喊声中,颁奖嘉宾汤姆-克鲁斯和达科塔-范宁,一大一小两个巨星笑着走出,来到十字舞台的颁奖台前。

    两人笑闹了一小会,让气氛更加热烈上去,就开始颁奖:

    “提名名单是《超人总动员》、《杀死比尔2》、《婚期将至》、《大人物拿破仑》、《蜘蛛侠2》。”

    克鲁斯念完了名单,把信封交给达科塔-范宁拆开来,小女孩笑露着牙齿,拆得比较慢。

    与此同时,嘉宾席那边笼罩着一片紧张,今晚最重要的奖项,花落谁家?都有到场的叶惟、赫斯夫妇、昆汀-塔伦蒂诺等人,没有人不希望自己获奖,而奖杯只有一个。

    叶惟已是屏住了呼吸,双手手指不自然地握张着,如果拿到了最佳影片,那今天也不算白来一场,还可以走上去,可以感谢很多人,可以说说他的笑话,可以把奖杯送给朵朵,是的,谁都不送,就送给朵朵。

    那下周周四,朵朵、亲人朋友们,就可以在电视屏幕上看到现在发生的这些,朵朵会笑嘻嘻的拍掌说:“哥好搞笑啊!”

    他会神气的说:“当然,也不看看你哥哥是谁。”

    “获得本届MTV电影大奖最佳影片的是……”

    范宁拆开信封,克鲁斯看看念了起来,提名人们的神情都平和中带着渴望,观众粉丝们紧张期盼,会堂的空气都要凝滞,就听到克鲁斯和范宁齐声地笑道:“《大人物拿破仑》!”

    “哇啊啊啊!!!”全场瞬间沸腾了,不管之前投票给谁,观众们都欢呼雀跃,赫斯夫妇难以置信地激动起身,紧紧地相拥,乔恩-海德、叶惟、周围所有嘉宾、所有人都在起立、鼓掌和祝贺。

    25岁的杰瑞德,25岁的杰露莎!不可思议的电影天才夫妻,不可思议的《大人物拿破仑》,三项提名全数获奖,现象级喜剧!

    击败了超级英雄大片《蜘蛛侠2》,击败了动画大片《超人总动员》,击败了邪典《杀死比尔2》,击败了神童《婚期将至》。

    Napoleon-Dynamite,正式加冕北美年轻人们的最新神作!

    “谢谢!”赫斯夫妇和海德一同登台去,从范宁手中接过又一座爆米花奖杯,他们欢笑中压着激动,激动中带着骄傲,开始说起了感言,感谢很多人,感谢MTV,感谢福克斯探照灯和派拉蒙影业……

    叶惟微笑地坐回座位,轻轻呼出一口气,他-妈-的!

    挫败?没有。失落?当然。生气?有些。

    颗粒无收,四份讲稿全部没用上,朵朵永远不会得到该死的《婚期将至》爆米花奖杯,下周她不会看到哥哥像个英雄般站在舞台上,她只会看到哥哥坐在嘉宾席上强颜微笑……

    还有其他人,也只会看到这样。

    伙计,心态开阔点吧,别来成败失败那一套……不过,当“输家”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不知道妮娜的比赛怎么样了,很想她。

    ……

    排名成绩单上记满了密密麻麻的比赛数据,团体赛方面,加拿大队同样没有进入决赛,只有前四名才可以,而它排在第9位。

    欢声笑语的体育馆后台里,俄罗斯队少女们在击掌庆祝,保加利亚队少女们也在击掌庆祝,乌克兰队、意大利队……她们几乎包揽了个人全能赛、所有个人单项赛的前8名。

    带操,第16位。看着手中的成绩表,妮娜脸容苍白,双眸黯淡,这是自己最接近晋级的一项,球、圈、棒方面全都排到20位之后……没有取得任何一项个人赛的参赛资格……双手微微在颤抖,听不到周围的教练队友们在说什么。

    加拿大队完了,她的征程也完了。

    还说什么要赢得一枚奖牌,却没有资格踏上那片赛场,什么都没有……

    这已经是最好的妮娜了,她以为自己有足够实力闪耀国际赛场,可是原来,没有。别说跟安娜-贝索诺娃相比,她还比不上这个场馆里大部分人,而大家全都只是国青队,上面可还有国家队。

    就算已经发挥出最好状态,却还是,完全不在同一个水平……哈哈……

    完了,比赛完了,什么梦想,全完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