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005年5月,北美影市突然起了一场驱魔之争,三部驱魔电影“约定”在6月3日决一死战。

    《艾米丽-罗斯的驱魔》狂轰滥炸的宣传铺满了北美大陆,多伦多也不例外,LMS剧组出外景拍行车镜头时,就几乎把挂着它的巨幅海报的卢外广告牌拍了去。

    《驱魔人外传》没那么大投入,却也借助着时代华纳集团的内部力量,频频出现在公众眼球。

    《驱魔录像》的宣传仍然着力于互联网上的病毒战和口碑战。但战争不是只发生在电影院里的,狮门影业终究是一家势孤力薄的独立公司,就连在自己的老家加拿大,都出了麻烦。

    事情源于近日接连有观众向加拿大电影分级办公室(FCO)投诉,认为TET现在的PG级评级是荒谬的,影片里有那么多血腥暴力镜头,还有那么多足以让人情绪崩溃的场景,这根本不是一部适合青少年和儿童观看的影片。

    FCO经过重新评审,对这部日渐火爆的恐怖片进行了修改评级,从无条件容许何年龄人士观看的PG级,改为了有条件容许儿童和青少年观看的14A级(14陪看级),也就是年满14岁的观众才可以单独观看,否则需要成人一起看才行。

    这对TET无疑是一个巨大打击!一下子损失了不知道多少票房,叫上父母陪着去看?那一点都不酷!

    “这是加拿大电影业的耻辱一刻。”狮门对此公言了惊怒不满,并提出了申诉。然而FCO坚持修改,理由是“该片令人震惊的心理残酷不适宜低龄观众”。更让狮门焦头烂额的是,在美国针对TET是否应该修改为R级的舆论声也在响着。

    从标准上是模棱两可的情况,以前没人在乎一部伪纪录片,MPAA评了PG-13级,理由是“少量血腥暴力,大量心理恐怖,建议家长指导”,但现在狮门和六大之二发生着激烈的利益冲突……

    如果TET变成R级,等于拳击赛还没开始就被砍了十刀身受重伤,狮门自然不能等死,多番发言,在舆论上给MPAA压力:

    “如果影片不符合PG-13级的标准,它为什么能得到现在的评级?因为个别观众投诉就要修改,这完全是没有道理的。大量的青少年和儿童已经观看过它,并没有谁出现不适,但他们都被它所感动。”

    不过根据多方媒体的报道,近来有很多儿童青少年在看TET时失控大叫,甚至是痛哭和呕吐。他们很多人都信以为真,因为在《女巫布莱尔》的年代他们只是小孩和连小孩都不是,TET才是他们第一次的伪纪录恐怖片体验,却比TBWP还残酷。

    要修改TET为R级的声音越来越大,MPAA还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场内场外,这场驱魔之争其实早已打响。

    尽管被阴了一把,TET继续着爆发趋势,在它上映第四周这一周有两件大事发生,一是《星战前传3》在19号周四这天上映了,只用一天就拿下了周冠军;二是它单周突然一百万票房,相比超低的成本,它赚钱是稳稳当当的了。

    驱魔之争还没有上演,好莱坞片商们已经觊觎起这块像新大陆般突现的大蛋糕,一个个伪纪录片项目悄然开始研究,未来伪纪录片热潮的凶猛来袭似乎不可阻挡……

    May-13-19,2005——

    电影——排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制片成本(百万)

    《星战前传3》——第1位——(一天)——3661家——$13,661——$50,013,859——$50,013,859——$113

    《怪兽婆婆》——第2位——第1周——3424家——$8,710——$29,823,871——$29,823,871——$43

    《足球老爹》——第3位——第1周——3455家——$6,795——$23,475,005——$23,475,005——$45

    《驱魔录像》——第15位(升5位)——第4周——10家——$117,30——$1,173,060——$1,679,485——$0。45

    ……

    步入五月下旬,在几天前,LMS的外景戏就基本上全部拍完了,只剩结局场景和一个大场景的内景,选美比赛的酒店。这个大场景是拍摄期需要动用最多演员的场景,一些配角、选美小女孩们、家长们和现场观众们等。

    这天剧组迎来了一个大人物!饰演评委“詹金丝女士”的梅丽尔-斯特里普,最好最伟大的女演员之一。

    昨晚梅丽尔-斯特里普就到多伦多了,剧组给她做了最高的安顿,补贴她和汉克斯、罗伯茨一起住好酒店,两位主演可是自费的。清晨时分,三位巨星一同到来,酒店内刚忙碌开的典礼厅厅外片场顿时星光璀璨。

    “早上好!汤姆,朱莉娅,早上好,梅丽尔,欢迎来到《阳光小美女》片场!WOW!这里是你的大粉丝的人太多了,我也是。”

    见到他们,早已等候着的叶惟几人迎了上去,叶惟满脸激动的笑容,“乔安娜-克莱默”、“弗朗西丝卡”、“萨拉”、“苏菲”、“琳达”……!这位女士到底创造了多少的银幕经典人物,数都数不过来。

    事实上他和斯特里普之前只面谈过一次,其它不多的联络都是电话电邮。今天他真是身负重任,除了导演工作,还有拿签名工作,真的太多人是她的铁杆了,妮娜、列夫、巴德……爸爸、妈妈、朵朵!小丫头超级喜欢“约瑟芬姑妈”。

    “早上好,惟格。”斯特里普的微笑真让人如沐春风,和他握了握手,“我听说你的工作表现很出色。”

    “谢谢,大家照顾了我很多。”叶惟笑说,“没什么能形容你的表演,但作为导演,接下来我会尽力工作,把电影做到最好。”

    他这话其实是向大家谦虚表示自己对她的尊敬,先说好了,给你NG只是为了电影。

    “没问题,把我视为一个演员就行了。”斯特里普笑着点头。旁边的罗伯茨咧嘴笑道:“别信他会顾忌,这臭小子可没少驱使我们这里每个人。”汉克斯也哈哈笑道:“但他会有很好的理由让你听他的。”罗伯茨又说:“我们谈着的可是个神童。”

    高兴的招呼过后,众人接着投入工作,演员们去化妆,职员们忙着各种布置,今天又是漫长的一天!

    站在那,叶惟环顾着周围的一片繁忙,布景、造型、摄影、录音、场务……这就是自己搭建起来的场面,真他马棒!

    ……

    “不可思议的卡司”一直在增多星光,就像多米诺骨牌,前面倒下几个巨头,后面挡都挡不住。

    这场选美比赛有着好些配角,演“选美助理潘”的是玛丽-莱恩-莱杰斯库,演戏多年的34岁女演员,多部电影里的亮眼配角;演“工作人员柯比”的凯文-詹姆斯,40岁的气质宽厚的中年胖子,非常适合好人柯比,他也是演戏多年了,好评电视喜剧《后中之王》的主角,也演电影,刚因为在《全民情敌》里的搞笑表演而名气大升。

    演“摩托车手”的是迈克尔-库立兹,这观众角色戏份不多,但有几句重要台词。41岁的库立兹也是影视业中坚配角,代表作《兄弟连》里的主要角色“大牛”(参演9集)。他和梦工厂、普雷通早有交情,因为十分适合摩托车手,一个似凶非凶、似坏非坏的、居心不良专门来看儿童选美的莽汉,高兹曼一推荐,叶惟当即就要了。

    “加州小姐”这个角色变得重要,人选当然要选好,叶惟最初的想法是,她应该20出头,金发、甜美、转头就刻薄至极,典型的坏校花。剧组邀请过瑞秋-麦克亚当斯,但遭到了谢绝,因为她不想再演“贱女孩”,演LMS会让她的银幕形象定型的,这显然弊大于利,所以没成。

    想加盟LMS的演员太多,不愁找不到适合人选,最后确定的却不是金发女郎。只因叶惟考虑到一个方面而修改了选角要求,那些小女孩里已经有大量“金发女郎”了,再来一个的话,视觉和感官上都没有对比,于是改为要明显有着不善冷漠气质、却又很漂亮火辣的女生,最后叶惟从五人名单里选了米拉-库妮丝。

    今年22岁的热门电视明星,代表作情景喜剧《70年代秀》(1998-至今),她凭此连续拿到6个青少年选择奖-最佳喜剧TV女演员的提名了(2000-2005)。不过在银幕上未有什么作为,上部电影还是02年主演《美色杀人狂2》,但拍得太烂了,制片方狮门没有院线发行它,而是直接推向影碟市场。第一回当电影女主角,却被坑得前途黯淡,LMS对她是个翻身好机会。

    如果说他们还不算什么耀眼星光,那么饰演“比赛主持人”的斯坦利-图齐!真是个大牌。

    要知道“比赛主持人”虽然不可或缺,但就表演难度和故事作用来说,随便找个像主持人的小演员就行;要知道现年44岁的图齐来头多大,艾美奖、金球奖都拿过的影视金牌配角,一个会制片、导演和编剧的能人!他演这角色十分适合,却真的屈就了。

    因为主持人的戏份比詹金丝女士还少,也就拍那么一两天,所以他算是客串,只要了象征性的片酬。

    图齐的加盟也是水到渠成的,他和汉克斯、罗伯茨都是老朋友,并且早已多次合作,像《毁灭之路》、《幸福终点站》、《塘鹅报告》、《美国甜心》;这也不是他首次和华人导演合作了,他在王颖执导的《曼哈顿灰姑娘》里就是主要配角。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演理查德的贵人却原来是个吹牛佬的“斯坦”的是布莱恩-科兰斯顿,49岁,代表作情景喜剧《马尔柯姆的一家》(2000-至今)的热门电视明星,也演电影,贵人兼好友汉克斯的提携,《挡不住的奇迹》、《拯救大兵瑞恩》、《华丽的荒土:月球漫步记》,然后这次同样水到渠成的LMS。

    而演拦车警察的是42岁的迪恩-诺里斯,亦是个影视业的中坚配角。

    这些演员都非常有实力,也许时运一到,凭一部电影或一部电视剧就会大放异彩,比现在更星光闪耀。参演LMS无疑会让他们更受关注,每个角色都有闪光点,每个角色都可以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也许有朝一天,这些演员会火遍全球,而人们在《阳光小美女》的演员表里,都能找到他们的名字。

    ……

    不愧是梅丽尔-斯特里普,当她的导演反而会有收获,她对詹金丝女士的理解和演绎,让叶惟在导演和表演上都感到有所得,又真是期待,观众们还没有见过一个这么刻薄讨厌的斯特里普,他以影迷的身份肯定,这是个大惊喜。

    而且她和汉克斯之间的化学反应很棒,理查德给詹金丝女士下跪哀求那场戏,就算只是拍着,片场里众人都为之动容。

    24号这天傍晚,剧组一收工,叶惟就开车赶往士嘉堡的杜波夫家,今天晚上妮娜就要随队飞往捷克,出战周末的世青赛。第一次参加国际锦标赛,决定着运动职业生涯的走向,这是她的人生大事,他当然为她重视。

    当叶惟来到杜波夫家客厅的时候,妮娜已经准备好出发了,两个行李箱,米哈埃拉会跟着一起去。

    “尤尼克。”妮娜向他笑了笑,一身矫健的衣着,浅红毛呢外套和黑色牛仔裤,长发扎成大马尾,神采奕奕的。

    “嘿。”叶惟走近她,碍于康斯坦丁夫妇在旁,没有拥吻,只笑道:“你看上去很好。”

    “离集合登机还有时间。”米哈埃拉示意的笑问:“你们为什么不去散散步?”

    两人点点头,当下相谈着出去,不久就行走在悬崖公园的湖岸边,夏天的安大略湖色彩明艳斑斓,天鹅在戏水,游人在漫步。

    “很抱歉我不能跟你一起去。”之前几乎一路都谈斯特里普,这时叶惟温声的说,真的很想去捧场,但工作走不开,周末又要回去洛杉矶录像MTV奖颁奖典礼,所以只能之后通过录像观看她的英姿了。

    “我也很抱歉不能跟你去出席MTV大奖。”妮娜说着见他没反应,顿时娇嗔:“这里有一个笑点!”因为要保密,她不去捷克都不能随他现身典礼。

    “是的我知道,不怎么好笑而已。”叶惟搂住她纤削的肩膀,吻了她额头一下,“妮娜,比赛尽力了就好,我永远支持你的。”

    “不,才不是尽力了就好,赢了才好!”妮娜很认真,认真到有点严肃:“很小的时候,我就被教育一句话,运动员就是要去赢的。你是足球队队长,你也知道,赛场上只有一个赢家,不是你撕碎对手,就是对手撕碎你。别跟我说尽力就好的话。”

    “拜托,来点奥林匹克精神?”

    “奥林匹克精神是安慰输家的,不是吗?赢了的人不需要这东西。”

    “拜托……”叶惟听得皱眉,她受什么刺激了?不是不想她赢,是怕她压力太大。

    妮娜的脸容闪烁着激动,“我会带回来一枚奖牌的,到时候我送给你!”叶惟道:“你给了我很多金牌了。”妮娜急道:“那些都是小打小闹,全部加起来都比不上世青赛一枚铜牌!你对我没有信心?”

    “怎么会,我只是不想你有什么心理负担。”叶惟搂紧她一些,看看天空,又看看她,“我只是想说,人生总是充满各种选美比赛,但成功失败不是那么简单去定义的。你永远是我的冠军。”

    “不,有金牌才是冠军!”妮娜突然喊了声,双手抱紧着他,深深地嗅着他的气息,“告诉我,去赢得比赛,告诉我……我会赢的,我会赢的!!”她松开他,后退地走了两步,抬手做了个体操的起手式,“尤尼克,我会赢的!”

    叶惟凝望着她,能感受到她那颗渴望着胜利的心有多么灼热,笑了,“去吧,女孩,把你的对手全部送进地狱!毁灭她们!”

    “就是这样!”妮娜指指他,也笑了,转身向着大湖,举起双手,放声喊道:“嗨,俄罗斯队,保加利亚队,乌克兰队,白俄罗斯队……你们全部见鬼!我会赢的,妮娜,妮可莉娜-康斯坦丁诺娃-杜波夫会赢的!”

    一个保加利亚女孩练体操是不需要缘由的,几岁大就开始练,练练练,从小就吃苦,从小就被教导,用一种艺术向全世界绽放自己的美丽,自己的才华!

    在世青赛舞台上证明自己、追逐奖牌,不只是为了谁,家人?尤尼克?自己?不只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成了我灵魂的一部分。

    我的梦想!

    梦想,渐近。

第二百七十二章 女主人的托盘    “Action。”

    作为一部公路电影,当然不可能缺少在公路上的行车场景,LMS剧组这几天在拍完那些有爷爷的外景后,开始集中拍摄行车场景。而那些汽车旅馆、医院等内景戏,之前就已经拍完,爷爷可以说死了,但现在又回过来拍公路戏?拍电影就是这么奇妙。

    六个人坐在巴士内谈话,巴士在前进,有车头正面机位、车身侧面机位、车尾背面机位、车内机位……

    这些都怎么拍,也许是演员们坐在蓝幕绿幕前的一辆假车上,演着真在开车的样子,再通过后期特效把行车风景合成进去。这是情景喜剧和超低成本影视的法宝,精致电视剧都不用了,更别说有着不可思议卡司的电影。

    对LMS来说,拖车和车拍架才是制胜法宝。在剧组摄影车上费南多拍下的片场工作照里,现在是这样的:

    荒静的公路上,黄白色大众巴士被一辆小型拖车拖着前进,拖车的尾部平台上架设着一大堆的摄影设备,麦克风竿高高地悬起,被裹得毛毛虫般的枪式麦克风凑近被卸了挡风玻璃的巴士,毛瑞尔几人系着安全带地站在那操作着摄影机。

    而巴士的左侧还安装着一个小型车拍架,在片场它叫“Hostess-Tray(女主人的托盘)”,它把另一台摄影机固定在车侧,还可以反复装拆并且应用到车身任何机位。摄制组等会就要把它换到巴士右侧等位置,拍摄更多有用的素材。

    主演们坐在车上,负责开车的汉克斯双手搭着方向盘,演着开车。

    不会拍到导演叶惟,因为他正坐在跟随旁边的这辆摄影车上,头戴着通讯耳机,看着监视器里演员们的表演,随时发号指令。他的左手小手臂已经拆掉了石膏,恢复状况良好,不过离以前可以打爆沙袋的状态还是需要时间去恢复的。

    在他身边,艺术指导唐纳德-伯特、场记琳恩等几人也在看着,做着自己的工作。

    这是LMS行车镜头的一部分,还有很多是真的在开车,摄影车在旁边或在远处地拍。

    “CUT,这条还好,但是艾伦,我想要你的表情稍微更大一点。”

    尽管之前已经进行过彻底的彩排,还是会有NG的情况。叶惟对着耳机的麦克风头说,声音通过无线电,传到对面毛瑞尔等人的耳机里和巴士车内,就见监视器上主演们的神情松了松,艾伦-阿金打了个OK的手势。

    很快随着毛瑞尔就近的一声“Action”,新一条又开始拍摄。

    事实上阿金的NG次数很少,老家伙太会演戏了,而且“爷爷”这个角色对他没有难度,光靠本色演出就非常棒,更像是他演了这么多年戏,终于迎来了一个最适合他的角色。

    就算他NG了,也不会难以解决,叶惟通常简单地说说自己的要求,阿金就会明白他想要什么,下一条就调整妥当。

    但也不是毫无分歧,在爷爷去世前一晚,汽车旅馆13号房间里爷爷和奥利弗的那场戏,叶惟和阿金就几乎吵了起来。

    那场戏是爷爷和奥利弗练习了比赛舞蹈后,奥利弗该睡觉了,爷爷把她安顿好就要离去,奥利弗四次把他叫回来,流露自己对明天选美落败成为失败者的忐忑,哭了起来,爷爷一直都在鼓励她,最后奥利弗安然入睡,爷爷离去。

    第二天,爷爷永远醒不来了。

    叶惟认为这是个告别场景,爷爷每一次转身回去,都要有能让观众直观感受到的明显的情感变化,一次次递增上去,还要有些哄孩子的举动,塑造粗俗不羁的爷爷的温情真挚一面,他是那么疼爱孙女。

    而阿金认为这是个平常场景,因为在爷爷看来,明天会照常地醒来,会看到奥利弗参加选美比赛,没什么离别感,他还是那个大大咧咧的老嬉皮,四次转身回去,他没有不耐心,但也没有特别多的感触,情感上是个整体,平常即温情。

    其实这个分歧源于感知角度的不同,导演的角度和演员的角度。

    叶惟赞同阿金一部分,平常,爷爷没有特别大的感触。他也不是要情感爆发,但是平常不代表不能有情感的层次变化。

    “相信我一回吧年轻人,我是一个爷爷很多年了。”

    “我知道,艾伦,但我真的觉得有点层次更好。”

    每个片场都会发生这种情况,哪怕是第一次演戏的演员也会有自己对角色的理解。叶惟不是不知道导演阿金这样的老戏骨,更多的信任极可能是更多的惊喜,可这场戏太重要,他不能放弃自己的看法。

    “有时候我们只需要让故事发生,交给观众去感触。”当时两人已走到一边,阿金的话有些教导意味,新人导演往往太多地要表现自己,控制着角色们、控制着观众们的情感走向,这样不是就不好,只是他希望能得到爷爷的控制权。

    “这是爷爷的点晴戏,前面他是个老混蛋,后面他也是,我们得让他可爱点。艾伦,你知道,可爱!所以我才要层次,一个老混蛋变为一个可爱的老混蛋,我不会建议你的表演细节,但我要层次!”

    叶惟继续力劝,导演虽然是国王,却也有使不动的时候。“要不我们拍两个版本,剪辑时再做对比选择?”

    “年轻人,别跟我这老东西来这一套。”阿金呵的老脸一笑,怎会不清楚只要演了导演版本,演员版本就会变成剪辑室地板的垃圾。“这场戏没那么复杂,这个家庭平时就会有很多问题,爷爷不是第一回安慰奥利弗了,他不是十分认真。”

    “他不十分认真,但他十分温情,看看这艾伦,‘他把奥利弗的头发梳理好’……”

    “别来了,我们都知道剧本随时能改,我今天说的台词就不全是剧本上写的吧?”

    “你知道吗?爷爷的确不是第一回安慰奥利弗了,但是奥利弗平时不会动不动就哭,这里她哭了!所以爷爷的反应是不同的。”

    “小孩子总是动不动就哭。”

    “奥利弗不是,因为她是被理查德严格要求下成长的,理查德会说‘只有失败者才哭’,她就不爱哭了。这里她其实是个失败者了,也是爷爷这个导师最后一次传教,‘真正的失败者是那些从来都没有尝试过的人’,然后导师死亡主人公必须靠自己。”

    “年轻人,你还真是个学院派。”

    “是的我是学院派,我就是这么理解的。”

    “奥利弗也许不爱哭,我不知道,可年轻人,我知道她的情感是很简单的,你要说剧本就看看这,‘他挠她的胳肢窝,她忍不住笑了’这孩子没想那么多,爷爷也没有,一次普通谈话而已。”

    “奥利弗的简单和爷爷的简单并不同,奥利弗是没有被社会玷污的童真简单,爷爷是经历太多看破世事的简单,不同的。”

    一老一少越说越激动,汽车旅馆整个片场都能听到他们的争论声了,从一场戏牵涉到整个故事,从一个角色牵涉到一群角色。打电话问问编剧迈克尔-阿恩特不就行了?别说笑了,编剧想什么没人在乎,他负责创作的早就完了。

    这场分歧冲突只会有一个赢家,其他人也是时候做点什么,不过要有职权,艺指唐纳德-伯特有,他比较倾向于阿金,因为符合爷爷的整体风格;副导演詹妮弗-安德森有,她也倾向阿金,劝说叶惟:“导演,艾伦知道自己在演什么的,就交给他?”

    阿金实在太过德高望重,尽管大家都认可VIY是神童,出现严重分歧时却还是更愿意相信老人。

    也来调和的汉克斯、罗伯茨都笑劝叶惟“冷静”,其实等于说别争了,阿金有足够多的资历去不听话,这是演员的权利。

    叶惟对此真的憋了一口闷气,阿金的确可以不听话,交给他也不一定不好,但……

    然而就在这时,几乎被所有人支持的阿金却笑叹一声,“你是导演,你的电影你做主,就按照你说的方案吧。”众人都有点意外,却也就一点,阿金并不是倚老卖老的人。老头又说:“你以后最好别让我看上去像个傻瓜。”

    “只会是一个可爱的老混蛋爷爷!”叶惟惊喜地松出一口气,太棒了,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太棒了!

    他心里又很感激,阿金坚持己见的话不会有任何损伤,老头最终却选择让步,信任和成全年轻人;同时又多了点压力,再有信心都不能保证自己的方案最后真会更加打动人心,答案只有上映时才会知道。

    接着的拍摄阿金演得很好,这件事也算圆满解决。

    已经是好些天前了,比艾玛来客串早得多,它无疑提升了叶惟很多权威,大家都不知道答案,但至少现在可以交给导演。

    而今天拍完所有有爷爷行车镜头后,艾伦-阿金的戏份杀青了,也要告别剧组了。傍晚收工的时候,剧组在公路边荒野处的马戏团为阿金举行了一场简单的道别会。

    进入夏天的多伦多很晚才会天黑,这时候天空还是一片明亮,车辆成群的马戏团中食物供应处,线上人员们、主管们和闲人们围在食物桌边,各拿着点吃的,欢声笑语,看着阿金都有不舍,这是那种永远愿意跟他一起吃午餐的好演员。

    “艾伦,你是我合作过最棒的演员之一,你的表现让人难以置信的好,还教会了我很多,谢谢。”

    在这个时刻,叶惟没有刻意地维护自己的导演权威,拍到现阶段也不需要了,举起手中的矿泉水,环顾众人,真心实意的笑道:“这个老头子,他是我的导师之一。我相信他的演绎会摇滚到观众,那是他做的。”

    众人纷纷微笑地点头,看到VIY谦虚、尊老的一面,有的只是更大好感。

    “我不得不说,小鬼。”阿金也举了举矿泉水,招牌冷脸正在乐笑,第一次在剧组当众叫他小鬼,“你的导演表现也够让人难以置信的,还记得之前那次我们的分歧吗?不想表达自己的新人导演只能拍个剧本,你不是,你能拍部电影。”

    “谢谢!”叶惟去和阿金拥抱了一下,这老头的加盟打开了梦幻大门,这老头的支持,这老头的教诲,谢谢!

    “继续努力把这部电影拍好,这是我和所有人对你的期望。”阿金拍拍年轻人的肩膀,“努力吧。”

    “不只是这部电影,我会一直努力拍好电影。”叶惟说,忽然觉得阿金的方案其实也真不错,当你定下了心,最平常的语气却已经诉说着你最大的力量。

    大家都不舍得阿金,但电影剧组就是这样,有人会先离去,有人会到来。

    阿恩特的到来只是探班,单纯作为编剧,他当然不是多丽丝-戴,甚至被归入了片场的杂人行列。不过LMS剧组也没那么刻薄,他还是受到了礼遇的,主要是因为国王叶惟给予笑脸,不但没对编剧黑脸,还让阿恩特跟在身边,有空就给他介绍很多。

    高兴、好奇、不敢相信、梦想成真,这是阿恩特的感觉,他正如很多编剧那样,一开始是只片场菜鸟,基本上不懂那些器材设备,很多时候想发表一下意见,却早被制片人彼得-赫勒提醒过不要指手画脚,看着就好。

    所以当兴奋劲过了之后,他呆在片场的最大感觉是无聊,写剧本和拍电影完全是两回事,终于能理解为什么很多编剧在片场待了一天,就说“我以后永远都不会再来了。”

    于是吃了两次LMS片场的午餐后,阿恩特就走了。

    时间渐渐到了五月下旬,梅丽尔-斯特里普到来剧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