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Action。”

    作为一部公路电影,当然不可能缺少在公路上的行车场景,LMS剧组这几天在拍完那些有爷爷的外景后,开始集中拍摄行车场景。而那些汽车旅馆、医院等内景戏,之前就已经拍完,爷爷可以说死了,但现在又回过来拍公路戏?拍电影就是这么奇妙。

    六个人坐在巴士内谈话,巴士在前进,有车头正面机位、车身侧面机位、车尾背面机位、车内机位……

    这些都怎么拍,也许是演员们坐在蓝幕绿幕前的一辆假车上,演着真在开车的样子,再通过后期特效把行车风景合成进去。这是情景喜剧和超低成本影视的法宝,精致电视剧都不用了,更别说有着不可思议卡司的电影。

    对LMS来说,拖车和车拍架才是制胜法宝。在剧组摄影车上费南多拍下的片场工作照里,现在是这样的:

    荒静的公路上,黄白色大众巴士被一辆小型拖车拖着前进,拖车的尾部平台上架设着一大堆的摄影设备,麦克风竿高高地悬起,被裹得毛毛虫般的枪式麦克风凑近被卸了挡风玻璃的巴士,毛瑞尔几人系着安全带地站在那操作着摄影机。

    而巴士的左侧还安装着一个小型车拍架,在片场它叫“Hostess-Tray(女主人的托盘)”,它把另一台摄影机固定在车侧,还可以反复装拆并且应用到车身任何机位。摄制组等会就要把它换到巴士右侧等位置,拍摄更多有用的素材。

    主演们坐在车上,负责开车的汉克斯双手搭着方向盘,演着开车。

    不会拍到导演叶惟,因为他正坐在跟随旁边的这辆摄影车上,头戴着通讯耳机,看着监视器里演员们的表演,随时发号指令。他的左手小手臂已经拆掉了石膏,恢复状况良好,不过离以前可以打爆沙袋的状态还是需要时间去恢复的。

    在他身边,艺术指导唐纳德-伯特、场记琳恩等几人也在看着,做着自己的工作。

    这是LMS行车镜头的一部分,还有很多是真的在开车,摄影车在旁边或在远处地拍。

    “CUT,这条还好,但是艾伦,我想要你的表情稍微更大一点。”

    尽管之前已经进行过彻底的彩排,还是会有NG的情况。叶惟对着耳机的麦克风头说,声音通过无线电,传到对面毛瑞尔等人的耳机里和巴士车内,就见监视器上主演们的神情松了松,艾伦-阿金打了个OK的手势。

    很快随着毛瑞尔就近的一声“Action”,新一条又开始拍摄。

    事实上阿金的NG次数很少,老家伙太会演戏了,而且“爷爷”这个角色对他没有难度,光靠本色演出就非常棒,更像是他演了这么多年戏,终于迎来了一个最适合他的角色。

    就算他NG了,也不会难以解决,叶惟通常简单地说说自己的要求,阿金就会明白他想要什么,下一条就调整妥当。

    但也不是毫无分歧,在爷爷去世前一晚,汽车旅馆13号房间里爷爷和奥利弗的那场戏,叶惟和阿金就几乎吵了起来。

    那场戏是爷爷和奥利弗练习了比赛舞蹈后,奥利弗该睡觉了,爷爷把她安顿好就要离去,奥利弗四次把他叫回来,流露自己对明天选美落败成为失败者的忐忑,哭了起来,爷爷一直都在鼓励她,最后奥利弗安然入睡,爷爷离去。

    第二天,爷爷永远醒不来了。

    叶惟认为这是个告别场景,爷爷每一次转身回去,都要有能让观众直观感受到的明显的情感变化,一次次递增上去,还要有些哄孩子的举动,塑造粗俗不羁的爷爷的温情真挚一面,他是那么疼爱孙女。

    而阿金认为这是个平常场景,因为在爷爷看来,明天会照常地醒来,会看到奥利弗参加选美比赛,没什么离别感,他还是那个大大咧咧的老嬉皮,四次转身回去,他没有不耐心,但也没有特别多的感触,情感上是个整体,平常即温情。

    其实这个分歧源于感知角度的不同,导演的角度和演员的角度。

    叶惟赞同阿金一部分,平常,爷爷没有特别大的感触。他也不是要情感爆发,但是平常不代表不能有情感的层次变化。

    “相信我一回吧年轻人,我是一个爷爷很多年了。”

    “我知道,艾伦,但我真的觉得有点层次更好。”

    每个片场都会发生这种情况,哪怕是第一次演戏的演员也会有自己对角色的理解。叶惟不是不知道导演阿金这样的老戏骨,更多的信任极可能是更多的惊喜,可这场戏太重要,他不能放弃自己的看法。

    “有时候我们只需要让故事发生,交给观众去感触。”当时两人已走到一边,阿金的话有些教导意味,新人导演往往太多地要表现自己,控制着角色们、控制着观众们的情感走向,这样不是就不好,只是他希望能得到爷爷的控制权。

    “这是爷爷的点晴戏,前面他是个老混蛋,后面他也是,我们得让他可爱点。艾伦,你知道,可爱!所以我才要层次,一个老混蛋变为一个可爱的老混蛋,我不会建议你的表演细节,但我要层次!”

    叶惟继续力劝,导演虽然是国王,却也有使不动的时候。“要不我们拍两个版本,剪辑时再做对比选择?”

    “年轻人,别跟我这老东西来这一套。”阿金呵的老脸一笑,怎会不清楚只要演了导演版本,演员版本就会变成剪辑室地板的垃圾。“这场戏没那么复杂,这个家庭平时就会有很多问题,爷爷不是第一回安慰奥利弗了,他不是十分认真。”

    “他不十分认真,但他十分温情,看看这艾伦,‘他把奥利弗的头发梳理好’……”

    “别来了,我们都知道剧本随时能改,我今天说的台词就不全是剧本上写的吧?”

    “你知道吗?爷爷的确不是第一回安慰奥利弗了,但是奥利弗平时不会动不动就哭,这里她哭了!所以爷爷的反应是不同的。”

    “小孩子总是动不动就哭。”

    “奥利弗不是,因为她是被理查德严格要求下成长的,理查德会说‘只有失败者才哭’,她就不爱哭了。这里她其实是个失败者了,也是爷爷这个导师最后一次传教,‘真正的失败者是那些从来都没有尝试过的人’,然后导师死亡主人公必须靠自己。”

    “年轻人,你还真是个学院派。”

    “是的我是学院派,我就是这么理解的。”

    “奥利弗也许不爱哭,我不知道,可年轻人,我知道她的情感是很简单的,你要说剧本就看看这,‘他挠她的胳肢窝,她忍不住笑了’这孩子没想那么多,爷爷也没有,一次普通谈话而已。”

    “奥利弗的简单和爷爷的简单并不同,奥利弗是没有被社会玷污的童真简单,爷爷是经历太多看破世事的简单,不同的。”

    一老一少越说越激动,汽车旅馆整个片场都能听到他们的争论声了,从一场戏牵涉到整个故事,从一个角色牵涉到一群角色。打电话问问编剧迈克尔-阿恩特不就行了?别说笑了,编剧想什么没人在乎,他负责创作的早就完了。

    这场分歧冲突只会有一个赢家,其他人也是时候做点什么,不过要有职权,艺指唐纳德-伯特有,他比较倾向于阿金,因为符合爷爷的整体风格;副导演詹妮弗-安德森有,她也倾向阿金,劝说叶惟:“导演,艾伦知道自己在演什么的,就交给他?”

    阿金实在太过德高望重,尽管大家都认可VIY是神童,出现严重分歧时却还是更愿意相信老人。

    也来调和的汉克斯、罗伯茨都笑劝叶惟“冷静”,其实等于说别争了,阿金有足够多的资历去不听话,这是演员的权利。

    叶惟对此真的憋了一口闷气,阿金的确可以不听话,交给他也不一定不好,但……

    然而就在这时,几乎被所有人支持的阿金却笑叹一声,“你是导演,你的电影你做主,就按照你说的方案吧。”众人都有点意外,却也就一点,阿金并不是倚老卖老的人。老头又说:“你以后最好别让我看上去像个傻瓜。”

    “只会是一个可爱的老混蛋爷爷!”叶惟惊喜地松出一口气,太棒了,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太棒了!

    他心里又很感激,阿金坚持己见的话不会有任何损伤,老头最终却选择让步,信任和成全年轻人;同时又多了点压力,再有信心都不能保证自己的方案最后真会更加打动人心,答案只有上映时才会知道。

    接着的拍摄阿金演得很好,这件事也算圆满解决。

    已经是好些天前了,比艾玛来客串早得多,它无疑提升了叶惟很多权威,大家都不知道答案,但至少现在可以交给导演。

    而今天拍完所有有爷爷行车镜头后,艾伦-阿金的戏份杀青了,也要告别剧组了。傍晚收工的时候,剧组在公路边荒野处的马戏团为阿金举行了一场简单的道别会。

    进入夏天的多伦多很晚才会天黑,这时候天空还是一片明亮,车辆成群的马戏团中食物供应处,线上人员们、主管们和闲人们围在食物桌边,各拿着点吃的,欢声笑语,看着阿金都有不舍,这是那种永远愿意跟他一起吃午餐的好演员。

    “艾伦,你是我合作过最棒的演员之一,你的表现让人难以置信的好,还教会了我很多,谢谢。”

    在这个时刻,叶惟没有刻意地维护自己的导演权威,拍到现阶段也不需要了,举起手中的矿泉水,环顾众人,真心实意的笑道:“这个老头子,他是我的导师之一。我相信他的演绎会摇滚到观众,那是他做的。”

    众人纷纷微笑地点头,看到VIY谦虚、尊老的一面,有的只是更大好感。

    “我不得不说,小鬼。”阿金也举了举矿泉水,招牌冷脸正在乐笑,第一次在剧组当众叫他小鬼,“你的导演表现也够让人难以置信的,还记得之前那次我们的分歧吗?不想表达自己的新人导演只能拍个剧本,你不是,你能拍部电影。”

    “谢谢!”叶惟去和阿金拥抱了一下,这老头的加盟打开了梦幻大门,这老头的支持,这老头的教诲,谢谢!

    “继续努力把这部电影拍好,这是我和所有人对你的期望。”阿金拍拍年轻人的肩膀,“努力吧。”

    “不只是这部电影,我会一直努力拍好电影。”叶惟说,忽然觉得阿金的方案其实也真不错,当你定下了心,最平常的语气却已经诉说着你最大的力量。

    大家都不舍得阿金,但电影剧组就是这样,有人会先离去,有人会到来。

    阿恩特的到来只是探班,单纯作为编剧,他当然不是多丽丝-戴,甚至被归入了片场的杂人行列。不过LMS剧组也没那么刻薄,他还是受到了礼遇的,主要是因为国王叶惟给予笑脸,不但没对编剧黑脸,还让阿恩特跟在身边,有空就给他介绍很多。

    高兴、好奇、不敢相信、梦想成真,这是阿恩特的感觉,他正如很多编剧那样,一开始是只片场菜鸟,基本上不懂那些器材设备,很多时候想发表一下意见,却早被制片人彼得-赫勒提醒过不要指手画脚,看着就好。

    所以当兴奋劲过了之后,他呆在片场的最大感觉是无聊,写剧本和拍电影完全是两回事,终于能理解为什么很多编剧在片场待了一天,就说“我以后永远都不会再来了。”

    于是吃了两次LMS片场的午餐后,阿恩特就走了。

    时间渐渐到了五月下旬,梅丽尔-斯特里普到来剧组。

第二百七十一章 尤利西斯    终于要拍了!艾玛很兴奋,这次客串说好时还是在去年六月底,那天她受到了VIY很大的激励,他那些话依然铭记心中:

    要看清事物的本质,要享受表演的乐趣,努力做出成绩,创造一个不同你姑妈的形象,一个你自己的名字!让所有唱衰你的人惊讶(Emmarvel),让他们难堪(Embarrassed),让他们见鬼去!

    忙碌的餐馆片场内,主餐桌对面,化妆师桑迪-库珀、助理化妆师妮可-索提伦等人正给她补着淡妆,叶惟也站在旁边,鼓励说着:“不用紧张,只是几个简单的镜头,我知道这些难不到你的,本色演出就行了。”

    毛瑞尔他们正重设着机位,过道左边正对着两边餐桌。叶惟最终选择了第二方案,这样既可以让艾玛在更多镜头里清晰,还能突显那一家人(主要是理查德)的古怪,像当初跟罗伯茨说的那样。

    这时坐在对面大餐桌的朱莉娅-罗伯茨密切留意着,但是没有说什么,也没道理说什么,交给神童吧。

    “好好演。”叶惟说罢就要走开,到对面桌讲戏。

    “嘿,你对我没有什么要求吗?”艾玛连忙地问,眨动被梳理的睫毛,不想只是走个过场,可这好像没什么难度。

    那边罗伯茨顿时微笑了,向周围汉克斯等人使使无奈的眼神,在说“我这个侄女就是爱要强”,众人都纷纷微笑。

    “哦?”叶惟挺挺眉头,能有什么要求,这机位先要拍的镜头,她就坐着喝咖啡和看书,做几个微细的肢体表演,表演焦点在理查德一家那边,之后她起身走去说台词、她的特写和中近景机位等才能有表演。

    不过他还是“严格”的道:“有,根据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理论,我要求你演出内心真实正确的情感,这需要你真心相信戏剧是可能真实发生的;我还要你做到《空的空间》里说的感知,好吗?”

    “唔……好。”艾玛有点愣了。罗伯茨、汉克斯他们哈哈一笑,线下人员们也可以莞尔,VIY有时候很捉弄人。

    “本色演出就行了,真的,不骗你。”叶惟也笑了笑,不希望她想太多,那样反而演不好。

    “嗯嗯。”这下艾玛没多说什么,一句“不骗你”听得心里甜透了

    不久,餐馆里又响起“FIRE”的话声,演员们各有各演,群演们不发出任何声音地“谈话”,汉克斯向阿比吉尔压声地谈论对面的小姑娘吃不吃雪糕,罗伯茨没好气地劝,阿金为老不尊说着“女孩有些肉才好看”,罗斯和达诺古怪的沉默。

    那边的艾玛演着表情平静,像没有听到,虽然不会拍清楚,但眼眸微转,手上翻过桌上书籍的一页,抬起咖啡杯抿了口。

    那本书不是随便找一本书或者杂志,拍她的中景镜头时,当她合上书本起身,书的封面就会清楚入镜:詹姆斯-乔伊斯的《尤利西斯》。

    詹姆斯-乔伊斯,20世纪最伟大的作家之一,意识流开山大师。他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颠沛流离,饱受贫困和疾病之苦,如果按照成功失败那一套来划分的话,他跟另一位意识流大师马塞尔-普鲁斯特一样(“弗兰克”是研究普鲁斯特的学者,自号全美最厉害),是个巨大的失败者。但他的《尤利西斯》是意识流小说的代表作,甚至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英文小说。

    乔伊斯曾经说过一句著名的话,“我们应当坦然地面对成功与失败,那只是一个欺世盗名的符号而已。”

    说过类似话语的人很多,但这句话正是《阳光小美女》的灵魂之一,乔伊斯和《尤利西斯》更能喻示、烘托这个主题。

    理查德一家的状况和行动就像乔伊斯的一生,远离家乡,接连失败,乔伊斯坦然了,他们此刻只有爷爷是,但他们总体关心的是外形的肥瘦,而文艺小姑娘关心的是心灵意识。

    心灵是一个答案,故事的最后他们不是回家去,而是去吃雪糕,为什么,因为那个有着沉重房贷压力的“家”不真的是家,什么屋子都不是生活真谛,是人生在世名利游戏的一部分。

    真正的家就是一家人快快乐乐地围着吃雪糕的那里,远离名利场,游憩在心灵的花园之中,那是生活的真谛。

    所以玛的角色每个细节都是点题。当然这种深奥细节,不是每位观众都会欣赏到,但没有这些细节,就没有文艺经典。

    “CUT!很好,保一条。”

    今天的拍摄真的很顺利,这个机位的镜头很快就拍到了最后一个,是个主镜头,艾玛起身离去,走到对面说话。

    尽管不用换机位,因为有台词有表演,这就需要做做彩排。数字拍摄的话可以直接拍,伪纪录片表演风格日常也可以,但LMS不行,胶片拍摄每次NG都要损失钱和更多时间——换胶片,最好彩排了。

    一如正式拍摄,只是机器没开,结账的肥婆侍应走开之后,艾玛合上书籍,站起身径直走向对面餐桌,微笑道:“打扰了,我听到了你们的谈话,我是艾米丽。”众人愕然之中,她神情认真的告诉奥利弗:“别人不会知道我们吃雪糕时心中的美味,但我们自己知道。我个人觉得这里最棒的雪糕是巧克力味。”

    之前已经拍了六人的正面镜头机位,剪辑时会穿插,好让观众看清楚他们每个人的反应,爷爷三人是惊讶而同意的,奥利弗是绽露笑容的,谢丽尔也是笑,而理查德是傻了一般,接着奥利弗吃起雪糕,众人要争抢,他则无奈和不高兴。

    奥利弗吃雪糕时,透过她身后的玻璃窗,能见到艾玛在外面街道走过。

    这时候说罢,艾玛又抿嘴一笑,转身离去。如果不是彩排,镜头会运动地拍着她走出餐馆的门口。

    “CUT。”叶惟叫了停,却摇摇头:“艾玛,念白的情感还不够好。”艾玛走来要听他怎么说,“那应该?”

    罗伯茨都有些紧张,这几句台词太重要了,场景的情境设置也很有趣,很容易给观众深刻印象。艾玛发挥得好、LMS大获成功的话,这个华彩就能让其名声大振。

    汉克斯、阿金和罗斯倒是好奇,阿比吉尔和达诺也想不通,依他们看来,艾玛演得很好了,念白方面口齿清晰、情感精确,怎么会还不够好?

    “你说得太认真了,放松。”叶惟把话放轻,以表示自己想要的感觉。

    原来还不够好是客气话,其实是……情感错了?艾玛不由皱起双眉,微显抬头纹,“不应该认真吗?理查德是一个态度,她是另一个态度,她认真地告诉大家。不是这样?”

    “不要想着谁对谁错,没有这回事。”叶惟为她解释起来,这女孩一向很聪明,善于感知故事情感,在平时的读书交流中他了解得到,只是还不够通透,“也不要想着争个输赢,你是不争的,你谅解受困于名利的人,你坦然、善良、温暖人心,明白吗?”

    听着这些,艾玛顿时噢的一声,隐隐明白了过来,“一个世外的人!对应该是这样……”

    也能听到的罗伯茨、汉克斯等人皆都释疑,就阿比吉尔不明白个中的细腻分别。罗伯茨自然开心,这就是甜美阳光!

    “我可没说什么,是你自己想到的。”叶惟笑声宽和,以此带动着她的情绪,“再试一次看看?”

    “好。”艾玛走回去再次表演,这回全程微笑着说,没了刚才认真到较劲的感觉。

    然而叶惟又一次摇头,对她道:“这次说得太自信,有点骄傲了。艾玛,放松,像云彩一样!你对这桌子的六个人,都像老朋友。”就在餐桌边,他让她多尝试了几次,仍然不怎么样,主要问题是不够放松,而且她显然着急了,就越发偏离轨道。

    罗伯茨都急了,却不好说些什么。谁都不好说什么,这是VIY和艾玛的“私事”。

    “不好意思。”艾玛对自己的表现又急又恼,就算从小在片场长大,现在都感到一股压力,好像每个人都在笑她,还创造自己的名字,结果连菜鸟妮娜都不如,怎么会这样,排练了那么久,这几句台词都成顺口溜了,情感却拿捏不准……

    “跟我过来一下。”叶惟轻声说,再这样下去估计要清场了,时间死神的镰刀也已经泛起寒芒,他领着艾玛走到一边,稍为离开拍摄区,众人会意地没有望来,除了罗伯茨。

    “试试情感替换吧。”他想那种不争心态别说艾玛了,他自己都没有,非要一个14岁少女像甘地、像乔伊斯,的确行不通。但情感替换行得通,观众不会知道她想的是什么。

    叶惟像个催眠师般的轻柔语气,就差没有给她按摩太阳穴,轻轻的道:“想象你在和一个老朋友漫步在海滩上,女生老朋友,有的是友谊,你非常放松,聊天,欢笑,周围风景优美,天是蓝的,水也是蓝的,来感觉了吗?”

    “有点,有点……”艾玛闭上双眸,做着深呼吸,让自己放松下来。

    “风吹来,像亲吻着你的面颊,海边的棕榈树树叶在摇晃,世界美丽而宁静。”叶惟继续说着。艾玛发出享受的嗯嗯声,他又道:“你的老朋友忽然看到了什么,一辆售卖雪糕的移动车,她问你你们要不要买吃?当然了,你觉得雪糕那么美味,为什么不呢,你很喜欢,你要买吃。然后……你就说?”

    艾玛已经放松了下来,浅露酒窝,睁开双眸,自然地微笑道:“别人不会知道我们吃雪糕时心中的美味,但我们自己知道。我个人觉得这里最棒的雪糕是巧克力味。”

    “OK,那让我们去买吧。”叶惟满意地笑了,从神情到声音,宁静,友善,温暖!就是这样。

    “我彩排过了?”艾玛眼眸一亮。

    “是的过了,先不要高兴,保持刚才的感觉,就这样演。”叶惟说着走回去,向副导演詹妮弗-安德森示意立即开拍。

    “全世界准备。”詹妮弗话声不大且简短,尽力地维护艾玛的情绪,她当然知道发生着什么事。

    罗伯茨早已也笑了,看着他温柔耐心地教导艾玛,仿佛能看到侄女未来美好的银幕事业,想起来这次11加盟真是英明。

    那臭小子真行!不过坏情况是,艾玛肯定更着迷他了,这也没办法。

    很快,片场响起了场记板的打板声,然后是温柔的“FIRE”。

    ……

    艾玛有了正确感觉后,拍摄变得水到渠成,那个主镜头一条就过了,接着各机位的表现都让别人和她自己满意。

    她的戏份在这天早上就全部拍完,下午跟着转移片场看热闹,收工之后成功缠得叶惟带她到猫舍看了凯蒂,果然好好的,她这次多伦多之旅就此结束了,第二天早上,忍受轻度恐飞症回去洛杉矶。

    多么难忘的一天,多么丰富的收获,艾玛能感觉到自己对VIY有了更深的认识,他的魅力简直全面升级,工作上太棒了,工作外也太棒了,一切都让人心动……喜欢!

    真期待《阳光小美女》的上映,真期待下一次合作,真期待下一次约会,哈哈。

    ※※

    五朔节那天回程的航班上,妮娜向尤尼克发了一场大脾气,真讨厌,干嘛整天要玩合拍游戏,那么多的诗歌、电影……谁会记得清楚啊!他以为她是因为艾玛-罗伯茨生气,其实……

    真讨厌那种自己很笨的感觉,更讨厌“你们都聪明人,就我笨”的感觉,人家莉莉-柯林斯听了半句,就知道整句,她是听了整句,还糊涂着……人家莉莉-柯林斯聪明、优雅、大方,而她……

    哼,干嘛不在运动方面比,足球?排球?网球?滑雪?艺术体操!?比什么项目任你选,绳?球?带?棒?圈?个人全能?

    ……天家不能是研究外星人的人吗?

    真讨厌,真讨厌,真讨厌!

    唉!妮娜也不知道自己生谁的气,尤尼克肯定觉得她莫名其妙,他肯定心烦,可他还在花心思哄她,死呆子!为什么不发怒呢,他从来没有向她发怒,每次自己发脾气,不管有没有道理……有时候真想他别那么好,那她更自如……

    至少发了脾气不会愧疚不安,以前也不会……

    <p但最近高兴的事情很多,《驱魔录像》的票房正越来越好!5家影院一周单馆十万,媒体们都说这数字是惊人的!尤尼克还真是个天才……外界都不知道他也是VIY,什么新天才,好搞笑。

    她也受到越来越大的关注,还要提供资料宣传什么的。尤尼克问她喜欢什么运动,她就说了些,结果全部放出去了,看着才感到有点古怪,好像个傻瓜在吧啦吧啦似的。尤尼克还说很酷,哄人的吧?

    不过成名不是只有好事的,这才什么程度,感觉就有几位朋友变得酸溜溜的……

    妮娜一开始还笑自己想多了,然而这天星期三,她在国青队那边集训完之后,妈妈陪练了几个月,现在自己敢单独开车了,傍晚趁还有点时间就去比赛者财产区的训练馆探望朋友,当来到更衣室外走廊,已经挺晚了,没几个人还在。

    “她就是幸运而已。”

    当妮娜刚刚踏入更衣室,正要笑呼“Knock-Knock,我回来了”,却听到里面隐约传来菲拉的声音,她的语气充满不屑:“让我去演‘玛姬’我也行,那些动作一点都不难,我们谁做不出来?更难的都可以!她要不是不知怎么认识了VIY,哪能演电影。”

    “是啊。”是苏珊,向来喜欢讲别人坏话的她声音更大:“我在网上还看到宣传说什么妮娜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对艺术的极大热情和才华……呕!我也会艺术体操,我也会芭蕾舞,她会的那些我都会,她有什么了不起的。”

    “呵呵。”当听见爱丽丝的轻笑声,妮娜一下心塞得非常难受,她和菲拉和苏珊交情一般,但和爱丽丝交情很好,可现在……

    爱丽丝笑了几声,并没有制止,玩味的说:“我受不了她摆显VIY,哦不对,尤尼克!”她接着怪声怪调:“有时我真不想他那么好。这周末我们准备去爬山。给你看看这张摄影照片,他给我拍的……我真要被她烦死了。”

    “别人赞她几句,还真把自己当明星了。”苏珊径自说着,“她那部电影也没有多了不起,多伦多就一家影院放而已。”

    “看她和VIY还能好多久。”爱丽丝不服气的说。菲拉冷笑道:“你们没看到吗,VIY都不想公布恋情,还不是玩她。”苏珊也笑:“她喜欢被玩啊,我们还不知道她的烂事么,换了多少个男朋友,对谁都发-浪,都不知怎么勾引到VIY的。”

    “当然是她贴上去,这还用问,还有装着之前不知道VIY,我以后遇到什么明星也用这招。”爱丽丝又说。

    “这件事上她挺聪明的,真不像个连A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哈哈!”

    “你们看着吧,可怜的妮娜,她不会一直走运的,VIY拍完电影就会回洛杉矶去的,哪会记得她。你们说VIY会缺女孩吗?那些八卦小报真够扯的,我就愿意跟他约会。然后我也能演部电影……”

    “我说了,她就是幸运而已,她还没我们漂亮。”

    妮娜听不下去了,冷着脸转身就走,这些在背后说人坏话的无聊刻薄鬼!我不在乎你们说什么!你们尽管妒忌去好了!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在胡说!!!

    为你们羞愧,为是你们的朋友羞愧!曾经是,以后不再是了……

    我才不只是幸运,尤尼克爱我!爱我的全部!我们是无敌组合!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无敌组合!

    像尤尼克说的,复仇才是永恒的基调,用行动去证明一切,哼……是我身为国青队一员,去参加这个月27日-29日在捷克比尔森举行的艺术体操世界青年锦标赛!看着就看着吧,虽然加拿大队的实力很难比得过俄罗斯、乌克兰、保加利亚这种前三强队,可是……我要在团体赛绽放自己的光芒,我要拿到个人赛的奖牌!

    但跟你们没关系,为了家人,为了尤尼克,为了自己!

    去赢得比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