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终于要拍了!艾玛很兴奋,这次客串说好时还是在去年六月底,那天她受到了VIY很大的激励,他那些话依然铭记心中:

    要看清事物的本质,要享受表演的乐趣,努力做出成绩,创造一个不同你姑妈的形象,一个你自己的名字!让所有唱衰你的人惊讶(Emmarvel),让他们难堪(Embarrassed),让他们见鬼去!

    忙碌的餐馆片场内,主餐桌对面,化妆师桑迪-库珀、助理化妆师妮可-索提伦等人正给她补着淡妆,叶惟也站在旁边,鼓励说着:“不用紧张,只是几个简单的镜头,我知道这些难不到你的,本色演出就行了。”

    毛瑞尔他们正重设着机位,过道左边正对着两边餐桌。叶惟最终选择了第二方案,这样既可以让艾玛在更多镜头里清晰,还能突显那一家人(主要是理查德)的古怪,像当初跟罗伯茨说的那样。

    这时坐在对面大餐桌的朱莉娅-罗伯茨密切留意着,但是没有说什么,也没道理说什么,交给神童吧。

    “好好演。”叶惟说罢就要走开,到对面桌讲戏。

    “嘿,你对我没有什么要求吗?”艾玛连忙地问,眨动被梳理的睫毛,不想只是走个过场,可这好像没什么难度。

    那边罗伯茨顿时微笑了,向周围汉克斯等人使使无奈的眼神,在说“我这个侄女就是爱要强”,众人都纷纷微笑。

    “哦?”叶惟挺挺眉头,能有什么要求,这机位先要拍的镜头,她就坐着喝咖啡和看书,做几个微细的肢体表演,表演焦点在理查德一家那边,之后她起身走去说台词、她的特写和中近景机位等才能有表演。

    不过他还是“严格”的道:“有,根据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理论,我要求你演出内心真实正确的情感,这需要你真心相信戏剧是可能真实发生的;我还要你做到《空的空间》里说的感知,好吗?”

    “唔……好。”艾玛有点愣了。罗伯茨、汉克斯他们哈哈一笑,线下人员们也可以莞尔,VIY有时候很捉弄人。

    “本色演出就行了,真的,不骗你。”叶惟也笑了笑,不希望她想太多,那样反而演不好。

    “嗯嗯。”这下艾玛没多说什么,一句“不骗你”听得心里甜透了

    不久,餐馆里又响起“FIRE”的话声,演员们各有各演,群演们不发出任何声音地“谈话”,汉克斯向阿比吉尔压声地谈论对面的小姑娘吃不吃雪糕,罗伯茨没好气地劝,阿金为老不尊说着“女孩有些肉才好看”,罗斯和达诺古怪的沉默。

    那边的艾玛演着表情平静,像没有听到,虽然不会拍清楚,但眼眸微转,手上翻过桌上书籍的一页,抬起咖啡杯抿了口。

    那本书不是随便找一本书或者杂志,拍她的中景镜头时,当她合上书本起身,书的封面就会清楚入镜:詹姆斯-乔伊斯的《尤利西斯》。

    詹姆斯-乔伊斯,20世纪最伟大的作家之一,意识流开山大师。他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颠沛流离,饱受贫困和疾病之苦,如果按照成功失败那一套来划分的话,他跟另一位意识流大师马塞尔-普鲁斯特一样(“弗兰克”是研究普鲁斯特的学者,自号全美最厉害),是个巨大的失败者。但他的《尤利西斯》是意识流小说的代表作,甚至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英文小说。

    乔伊斯曾经说过一句著名的话,“我们应当坦然地面对成功与失败,那只是一个欺世盗名的符号而已。”

    说过类似话语的人很多,但这句话正是《阳光小美女》的灵魂之一,乔伊斯和《尤利西斯》更能喻示、烘托这个主题。

    理查德一家的状况和行动就像乔伊斯的一生,远离家乡,接连失败,乔伊斯坦然了,他们此刻只有爷爷是,但他们总体关心的是外形的肥瘦,而文艺小姑娘关心的是心灵意识。

    心灵是一个答案,故事的最后他们不是回家去,而是去吃雪糕,为什么,因为那个有着沉重房贷压力的“家”不真的是家,什么屋子都不是生活真谛,是人生在世名利游戏的一部分。

    真正的家就是一家人快快乐乐地围着吃雪糕的那里,远离名利场,游憩在心灵的花园之中,那是生活的真谛。

    所以玛的角色每个细节都是点题。当然这种深奥细节,不是每位观众都会欣赏到,但没有这些细节,就没有文艺经典。

    “CUT!很好,保一条。”

    今天的拍摄真的很顺利,这个机位的镜头很快就拍到了最后一个,是个主镜头,艾玛起身离去,走到对面说话。

    尽管不用换机位,因为有台词有表演,这就需要做做彩排。数字拍摄的话可以直接拍,伪纪录片表演风格日常也可以,但LMS不行,胶片拍摄每次NG都要损失钱和更多时间——换胶片,最好彩排了。

    一如正式拍摄,只是机器没开,结账的肥婆侍应走开之后,艾玛合上书籍,站起身径直走向对面餐桌,微笑道:“打扰了,我听到了你们的谈话,我是艾米丽。”众人愕然之中,她神情认真的告诉奥利弗:“别人不会知道我们吃雪糕时心中的美味,但我们自己知道。我个人觉得这里最棒的雪糕是巧克力味。”

    之前已经拍了六人的正面镜头机位,剪辑时会穿插,好让观众看清楚他们每个人的反应,爷爷三人是惊讶而同意的,奥利弗是绽露笑容的,谢丽尔也是笑,而理查德是傻了一般,接着奥利弗吃起雪糕,众人要争抢,他则无奈和不高兴。

    奥利弗吃雪糕时,透过她身后的玻璃窗,能见到艾玛在外面街道走过。

    这时候说罢,艾玛又抿嘴一笑,转身离去。如果不是彩排,镜头会运动地拍着她走出餐馆的门口。

    “CUT。”叶惟叫了停,却摇摇头:“艾玛,念白的情感还不够好。”艾玛走来要听他怎么说,“那应该?”

    罗伯茨都有些紧张,这几句台词太重要了,场景的情境设置也很有趣,很容易给观众深刻印象。艾玛发挥得好、LMS大获成功的话,这个华彩就能让其名声大振。

    汉克斯、阿金和罗斯倒是好奇,阿比吉尔和达诺也想不通,依他们看来,艾玛演得很好了,念白方面口齿清晰、情感精确,怎么会还不够好?

    “你说得太认真了,放松。”叶惟把话放轻,以表示自己想要的感觉。

    原来还不够好是客气话,其实是……情感错了?艾玛不由皱起双眉,微显抬头纹,“不应该认真吗?理查德是一个态度,她是另一个态度,她认真地告诉大家。不是这样?”

    “不要想着谁对谁错,没有这回事。”叶惟为她解释起来,这女孩一向很聪明,善于感知故事情感,在平时的读书交流中他了解得到,只是还不够通透,“也不要想着争个输赢,你是不争的,你谅解受困于名利的人,你坦然、善良、温暖人心,明白吗?”

    听着这些,艾玛顿时噢的一声,隐隐明白了过来,“一个世外的人!对应该是这样……”

    也能听到的罗伯茨、汉克斯等人皆都释疑,就阿比吉尔不明白个中的细腻分别。罗伯茨自然开心,这就是甜美阳光!

    “我可没说什么,是你自己想到的。”叶惟笑声宽和,以此带动着她的情绪,“再试一次看看?”

    “好。”艾玛走回去再次表演,这回全程微笑着说,没了刚才认真到较劲的感觉。

    然而叶惟又一次摇头,对她道:“这次说得太自信,有点骄傲了。艾玛,放松,像云彩一样!你对这桌子的六个人,都像老朋友。”就在餐桌边,他让她多尝试了几次,仍然不怎么样,主要问题是不够放松,而且她显然着急了,就越发偏离轨道。

    罗伯茨都急了,却不好说些什么。谁都不好说什么,这是VIY和艾玛的“私事”。

    “不好意思。”艾玛对自己的表现又急又恼,就算从小在片场长大,现在都感到一股压力,好像每个人都在笑她,还创造自己的名字,结果连菜鸟妮娜都不如,怎么会这样,排练了那么久,这几句台词都成顺口溜了,情感却拿捏不准……

    “跟我过来一下。”叶惟轻声说,再这样下去估计要清场了,时间死神的镰刀也已经泛起寒芒,他领着艾玛走到一边,稍为离开拍摄区,众人会意地没有望来,除了罗伯茨。

    “试试情感替换吧。”他想那种不争心态别说艾玛了,他自己都没有,非要一个14岁少女像甘地、像乔伊斯,的确行不通。但情感替换行得通,观众不会知道她想的是什么。

    叶惟像个催眠师般的轻柔语气,就差没有给她按摩太阳穴,轻轻的道:“想象你在和一个老朋友漫步在海滩上,女生老朋友,有的是友谊,你非常放松,聊天,欢笑,周围风景优美,天是蓝的,水也是蓝的,来感觉了吗?”

    “有点,有点……”艾玛闭上双眸,做着深呼吸,让自己放松下来。

    “风吹来,像亲吻着你的面颊,海边的棕榈树树叶在摇晃,世界美丽而宁静。”叶惟继续说着。艾玛发出享受的嗯嗯声,他又道:“你的老朋友忽然看到了什么,一辆售卖雪糕的移动车,她问你你们要不要买吃?当然了,你觉得雪糕那么美味,为什么不呢,你很喜欢,你要买吃。然后……你就说?”

    艾玛已经放松了下来,浅露酒窝,睁开双眸,自然地微笑道:“别人不会知道我们吃雪糕时心中的美味,但我们自己知道。我个人觉得这里最棒的雪糕是巧克力味。”

    “OK,那让我们去买吧。”叶惟满意地笑了,从神情到声音,宁静,友善,温暖!就是这样。

    “我彩排过了?”艾玛眼眸一亮。

    “是的过了,先不要高兴,保持刚才的感觉,就这样演。”叶惟说着走回去,向副导演詹妮弗-安德森示意立即开拍。

    “全世界准备。”詹妮弗话声不大且简短,尽力地维护艾玛的情绪,她当然知道发生着什么事。

    罗伯茨早已也笑了,看着他温柔耐心地教导艾玛,仿佛能看到侄女未来美好的银幕事业,想起来这次11加盟真是英明。

    那臭小子真行!不过坏情况是,艾玛肯定更着迷他了,这也没办法。

    很快,片场响起了场记板的打板声,然后是温柔的“FIRE”。

    ……

    艾玛有了正确感觉后,拍摄变得水到渠成,那个主镜头一条就过了,接着各机位的表现都让别人和她自己满意。

    她的戏份在这天早上就全部拍完,下午跟着转移片场看热闹,收工之后成功缠得叶惟带她到猫舍看了凯蒂,果然好好的,她这次多伦多之旅就此结束了,第二天早上,忍受轻度恐飞症回去洛杉矶。

    多么难忘的一天,多么丰富的收获,艾玛能感觉到自己对VIY有了更深的认识,他的魅力简直全面升级,工作上太棒了,工作外也太棒了,一切都让人心动……喜欢!

    真期待《阳光小美女》的上映,真期待下一次合作,真期待下一次约会,哈哈。

    ※※

    五朔节那天回程的航班上,妮娜向尤尼克发了一场大脾气,真讨厌,干嘛整天要玩合拍游戏,那么多的诗歌、电影……谁会记得清楚啊!他以为她是因为艾玛-罗伯茨生气,其实……

    真讨厌那种自己很笨的感觉,更讨厌“你们都聪明人,就我笨”的感觉,人家莉莉-柯林斯听了半句,就知道整句,她是听了整句,还糊涂着……人家莉莉-柯林斯聪明、优雅、大方,而她……

    哼,干嘛不在运动方面比,足球?排球?网球?滑雪?艺术体操!?比什么项目任你选,绳?球?带?棒?圈?个人全能?

    ……天家不能是研究外星人的人吗?

    真讨厌,真讨厌,真讨厌!

    唉!妮娜也不知道自己生谁的气,尤尼克肯定觉得她莫名其妙,他肯定心烦,可他还在花心思哄她,死呆子!为什么不发怒呢,他从来没有向她发怒,每次自己发脾气,不管有没有道理……有时候真想他别那么好,那她更自如……

    至少发了脾气不会愧疚不安,以前也不会……

    <p但最近高兴的事情很多,《驱魔录像》的票房正越来越好!5家影院一周单馆十万,媒体们都说这数字是惊人的!尤尼克还真是个天才……外界都不知道他也是VIY,什么新天才,好搞笑。

    她也受到越来越大的关注,还要提供资料宣传什么的。尤尼克问她喜欢什么运动,她就说了些,结果全部放出去了,看着才感到有点古怪,好像个傻瓜在吧啦吧啦似的。尤尼克还说很酷,哄人的吧?

    不过成名不是只有好事的,这才什么程度,感觉就有几位朋友变得酸溜溜的……

    妮娜一开始还笑自己想多了,然而这天星期三,她在国青队那边集训完之后,妈妈陪练了几个月,现在自己敢单独开车了,傍晚趁还有点时间就去比赛者财产区的训练馆探望朋友,当来到更衣室外走廊,已经挺晚了,没几个人还在。

    “她就是幸运而已。”

    当妮娜刚刚踏入更衣室,正要笑呼“Knock-Knock,我回来了”,却听到里面隐约传来菲拉的声音,她的语气充满不屑:“让我去演‘玛姬’我也行,那些动作一点都不难,我们谁做不出来?更难的都可以!她要不是不知怎么认识了VIY,哪能演电影。”

    “是啊。”是苏珊,向来喜欢讲别人坏话的她声音更大:“我在网上还看到宣传说什么妮娜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对艺术的极大热情和才华……呕!我也会艺术体操,我也会芭蕾舞,她会的那些我都会,她有什么了不起的。”

    “呵呵。”当听见爱丽丝的轻笑声,妮娜一下心塞得非常难受,她和菲拉和苏珊交情一般,但和爱丽丝交情很好,可现在……

    爱丽丝笑了几声,并没有制止,玩味的说:“我受不了她摆显VIY,哦不对,尤尼克!”她接着怪声怪调:“有时我真不想他那么好。这周末我们准备去爬山。给你看看这张摄影照片,他给我拍的……我真要被她烦死了。”

    “别人赞她几句,还真把自己当明星了。”苏珊径自说着,“她那部电影也没有多了不起,多伦多就一家影院放而已。”

    “看她和VIY还能好多久。”爱丽丝不服气的说。菲拉冷笑道:“你们没看到吗,VIY都不想公布恋情,还不是玩她。”苏珊也笑:“她喜欢被玩啊,我们还不知道她的烂事么,换了多少个男朋友,对谁都发-浪,都不知怎么勾引到VIY的。”

    “当然是她贴上去,这还用问,还有装着之前不知道VIY,我以后遇到什么明星也用这招。”爱丽丝又说。

    “这件事上她挺聪明的,真不像个连A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哈哈!”

    “你们看着吧,可怜的妮娜,她不会一直走运的,VIY拍完电影就会回洛杉矶去的,哪会记得她。你们说VIY会缺女孩吗?那些八卦小报真够扯的,我就愿意跟他约会。然后我也能演部电影……”

    “我说了,她就是幸运而已,她还没我们漂亮。”

    妮娜听不下去了,冷着脸转身就走,这些在背后说人坏话的无聊刻薄鬼!我不在乎你们说什么!你们尽管妒忌去好了!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在胡说!!!

    为你们羞愧,为是你们的朋友羞愧!曾经是,以后不再是了……

    我才不只是幸运,尤尼克爱我!爱我的全部!我们是无敌组合!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无敌组合!

    像尤尼克说的,复仇才是永恒的基调,用行动去证明一切,哼……是我身为国青队一员,去参加这个月27日-29日在捷克比尔森举行的艺术体操世界青年锦标赛!看着就看着吧,虽然加拿大队的实力很难比得过俄罗斯、乌克兰、保加利亚这种前三强队,可是……我要在团体赛绽放自己的光芒,我要拿到个人赛的奖牌!

    但跟你们没关系,为了家人,为了尤尼克,为了自己!

    去赢得比赛!

第二百七十章 到底有什么好笑的    “你不用去化妆?”

    LMS剧组今天的片场位于多伦多以西前往米西索加高速路的周边一处路段,有路边餐馆、便利店、电话亭等这些拍摄所需要的故事场景,而且保证以后观众们会觉得这是在前往加州的路上,行车时再插几个真实的加州公路镜头,完美的电影魔术。

    出外景时,一处离片场越近越好的场地叫“大本营(Base-Camp)”,正如现在剧组车队入驻的停车场,所有车辆都在这里集合。不过在加拿大,流行称为“马戏团(Circus)”,LMS剧组入乡随俗,也把那叫马戏团。

    此时马戏团已经一片忙碌景象,场务部门正把摄影装备从运输卡车搬运下来,再搬到片场;造型部门要给演员们打点;食物供应组则在找着好位置摆设那一张将会放满各种小食的大桌子,有些人很容易饿,这不,已有几个人围在桌子边准备拿些什么。

    身为导演,叶惟从剧组车下来后,没有当即和毛瑞尔他们前往片场,而是在马戏团巡视上一圈,给大家打打气,为今天漫长的拍摄营造个好开始。至于那些主持布置片场的工作交给副导演詹妮弗-安德森去做。

    “嘿!亚当。”一路上,叶惟跟路遇的众人打着招呼,刚朝美术设计亚当-斯托克豪森喊了声,又向艺指唐纳德-伯特笑道:“早上好,老兄,我预感今天会有好事发生,哈哈。”

    “早上好,导演。”众人也都笑语地回应。

    叶惟走了半圈,不只是打招呼,还给各部门做了八个决定,时不时能听到艾玛的轻笑声,这家伙一直跟在旁边!终于在食物桌边又一次,他看看她,皱眉问道:“你不用去化妆?”

    “你不是说不用吗?”艾玛一怔,昨天就问过了,他说因为她的角色在于表达天然美,所以不用化妆,打点粉朴素自然就好。

    “那也不用跟着我啊。”叶惟往食物桌上拿了个小面包,赞了采购员德文一声,这才往片场走去。

    “我喜欢。”艾玛微笑,继续跟着,简直好像是他的保镖,一个5英尺的保镖。走了一段刚离开马戏团,艾玛说道:“对我来说,今天已经发生好事了,真高兴能演你的电影。”

    “谢谢,我的荣幸。”叶惟还在啃着面包,走上街道走向餐馆,“当初你可不愿意,你几乎要撕碎我。”

    “哪有那么恐怖,开始我是有点抵触,那时候我们又不熟。”艾玛走到他前面,侧身看他,“你不激动吗?但我期待很久了。”

    叶惟耸耸肩,吞下最后一口面包,看着那边摄影和场务人员把诸多器材搬进餐馆,答道:“当然激动。”

    “你看上去不像……”

    “我好激动!”叶惟做了个小女生般的握拳动作,“OK?”艾玛羞窘,他失笑了,“说真的,我激动,我们第一次合作;只是没那么激动,因为我们以后肯定多的是合作机会。”

    艾玛惊喜的道:“你这么想的!?”

    叶惟点头:“是的,事实上拍完《阳光小美女》后,我准备拍点少女做主角的电影,还只是个想法,但今天肯定只是个开端。”

    “我有兴趣,我绝对感兴趣!”艾玛连忙说,心跳都快了很多,主角和客串太不同了,“你真拍的话,我一定要参与竞争!”

    “那今天好好演,给我留个好印象,到时候就有加分。”叶惟哈哈笑,说着来到餐馆前面,之前勘景时就打量好的了,现在再次观察,通过大玻璃可以看到餐馆内,里面同样可以看到外面,有街路边的真切感。

    “看着好了。”艾玛满脸自信,为这场只有两句台词的戏准备了这么久,有信心一次不NG!

    她心里是存着争一口气的念头的,妮娜零彩排能有那样的表现,而她演的电影电视不少了,再怎么也是个罗伯茨,表现差劲那不是笑死他么。他不笑,她自己都笑。

    想起妮娜,就想起什么,艾玛又忙道:“对了,今天收工后,你记得带我去看看凯蒂。你都不知道最近我几乎晚晚做恶梦,一会儿斯特兰杰被杀了,一会儿崔姬和斯特兰杰打起来……”

    “拜托,我告诉过你了,那些惨叫不是真的,是我们刺激它录下的,包括我,喵喵!”

    “怎么可$?它叫得好惨!你是不是打它了?”

    “你觉得我会吗?”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担心……”

    “你会见到凯蒂的,不一定是我带你去,但你要见总会见到的。”

    谈话之间,叶惟走进了今天只做LMS剧组生意的科尔快餐和咖啡餐馆,跟热情的餐馆老板一家一番寒暄,他们便是片场的“杂人”,所有员工、顾客都由群演演出,不需要他们做什么。

    只需要乖乖地看热闹,不能妨碍摄制组的布置,不能随便打扰明星,不能私自拍照,收工时有空的话就合影几张,然后照片就会挂在入门最显眼的位置,以后顾客们一进来,“《阳光小美女》曾经在我们餐厅取景!看,汤姆-汉克斯和我合影了。”

    寒暄过后,叶惟继续着疑似无所事事的状态,之前在车上就谈好机位和用镜了,不过角色座位还没有定。他站在过道这边,看着那边靠着玻璃窗墙、能看见外面街道车流的三面餐桌,思索着。

    爷爷、弗兰克、迪怀恩坐左边,一个阵营,盟友;奥利弗坐正中,摇摆不定,主人公;谢丽尔坐在她旁边转角位,守护,导师;理查德一个人坐在右边,另一个阵营,看着离每个人都很远,游离家庭外的、被孤立的反派。

    盟友为什么要坐左边,因为人类都习惯从左看到右了,一群人坐那里,画框左边更让人感觉亲切自然,右边则相反。

    叶惟又环顾忙碌的周围,想着让艾玛坐哪里好,就指挥道:“艾玛,你坐到那里,让我看看效果。”

    “好。”在他示意下,艾玛往主餐桌左上方的一张桌子边坐下,面朝这边,一脸笑容可掬。

    叶惟右手拿起挂脖子上的导演取景器,先前挂在家里卧室墙上那个阿兰-戈登牌,眯着左眼,右眼对准上去测看镜头画框,单手调整参数有点慢……这个位置,艾玛会是爷爷他们的三人镜头里的背景,突出同一个阵营。

    “坐这里看看。”测了一阵,他再指示主餐桌正对面的桌位。艾玛起身走去坐下,双手掌托着下巴,笑容越发开心。

    但他没有着意她的笑脸,这个位置,艾玛会和奥利弗正对着,摄影机摆在过道左边,会是对比强烈的多人镜头,奥利弗在画框最左,艾玛在最右,谢丽尔在靠左,而理查德在中间,当他小声以艾玛做减肥例子,可以同时拍到多方的反应,并且艾玛成了假敌人,她再来反转,也真不错。

    “哈哈……”艾玛又一次轻笑,看着他浑身散发着一种叫才华的光芒,真的很棒。

    “你到底有什么好笑的?”叶惟放下导演取景器,看看自己,“我衣服穿反了吗?我露底了吗?好像没有啊。”

    他的话几乎让周围众人爆笑,只是谁知道适合不适合,最好还是不掺和地忙自己的工作……

    “没有,没有……”艾玛顿时笑得更大声,忍都忍不住,却明白不是正确时候,怕惹他生气,连忙停住,“我太高兴了。”

    “好吧,这说得过去。”叶惟不是真要追究,活跃一下气氛而已,又要继续取景。

    这时候,负责拍摄片场照、剧照的图片摄影师费南多进了餐馆,走来问道:“导演,现在就拍几张工作照?”他今天的任务之一,是拍一些叶惟和艾玛一起的工作照,还有主演们和艾玛一起的,以备宣传使用。这是罗伯茨起、再到制片组的意志。

    “行,你看着拍几张吧。”叶惟说,反正要拍的。

    费南多一边抬起相机,一边道:“你坐到艾玛旁边,这样拍一张?”叶惟当即走到艾玛旁边坐下,同一张长椅,右手拿着导演取景器搭着椅背,咧起了微笑。艾玛也在笑,绝对的亲密距离,快要贴到他身上。

    正当费南多要按动快门,叶惟突然惊醒什么,“等等!”麻利地站起身,坐到了她的右侧,“行了。”艾玛立时瞪目!

    叶惟全当没有察觉地笑,心想注意不要显得那么亲密,不是顾忌罗伯茨会怎么想,却是五朔节那天妮娜发了一场脾气。这事说来也奇怪,在洛杉矶还好好的,应该说她反而热情如火,好几次主动地拥吻。

    当晚乘坐飞机回多伦多,他和她玩脑筋急转弯,玩了几题,也还好好的,然后他出题:“什么是天家?”

    这题的标准答案是“一个受过大学教育的守夜人”,其实答得有趣好玩就行,他自创的答案是“一个受过大学教育的狗仔队”,打趣天家、狗仔队和明星。但妮娜想着回答“研究外星人?”、“登陆月球的人?”居然还说“莎士比亚?”

    见她实在答不出,又很可爱很搞笑,他忍不住说了声“笨妞(Silly-Girl)”,这只是亲昵话,他几乎天天都会这么说她,她呢,傻笑和娇嗔。当时她却非常生气,寒脸地说了句“我是笨蛋,你是聪明人,你聪明!行了吧。”就不理人了,如果不是在飞机上,估计都要咆哮怒吼。

    女生哪有不发脾气不耍小性子的,莉莉很少,一发就不可收拾……妮娜时不时发嗔,要发的时候不需要理由,但往往哄几句就好,打情骂俏而已,但那次真的很难缠,一直回到多伦多离开机场,花了不少力气才哄好。

    不能说她无理取闹,其实原因是什么不难猜到,是他不好,他认了。所以和艾玛的合照保持安全距离比较好,免得那傻丫头看到又发火。

    “认真的?”艾玛不悦的道,这些工作照是多好的留念,第一次合作!怎么能拍成这样……

    “笑!”叶惟咧着嘴巴。艾玛无奈只能听从,不然更差劲了。

    咔嚓咔嚓,费南多按动着专业相机的快门,拍了一张又一张。叶惟铁了心收敛,直到主演们纷纷到来,有了阿比吉尔往中间一坐,费南多这才拍到些比较青春活力的照片,像三人一起搞怪地做鬼脸,亲密的大头照等。

    然后朱莉娅-罗伯茨等其他人也参与拍了一些,费南多今天的工作照任务才可以说完成了,还有剧照。

    没过多久,片场响起了今天第一声的“FIRE”,胶片运转的哒哒声在餐馆中低响。

    艾玛的镜头到后面才拍,最初她就或坐或站的待在表演区外,看着剧组完成一个个镜头,看着VIY是怎么导演的,看得入迷。那些说他在片场是个闲人,被人骂哭什么的傻子都该来看看,他给汤姆-汉克斯NG!给朱莉娅-罗伯茨NG!

    她忍得很辛苦才没有笑出声,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

    终于过了一个多小时,她的镜头要拍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