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不用去化妆?”

    LMS剧组今天的片场位于多伦多以西前往米西索加高速路的周边一处路段,有路边餐馆、便利店、电话亭等这些拍摄所需要的故事场景,而且保证以后观众们会觉得这是在前往加州的路上,行车时再插几个真实的加州公路镜头,完美的电影魔术。

    出外景时,一处离片场越近越好的场地叫“大本营(Base-Camp)”,正如现在剧组车队入驻的停车场,所有车辆都在这里集合。不过在加拿大,流行称为“马戏团(Circus)”,LMS剧组入乡随俗,也把那叫马戏团。

    此时马戏团已经一片忙碌景象,场务部门正把摄影装备从运输卡车搬运下来,再搬到片场;造型部门要给演员们打点;食物供应组则在找着好位置摆设那一张将会放满各种小食的大桌子,有些人很容易饿,这不,已有几个人围在桌子边准备拿些什么。

    身为导演,叶惟从剧组车下来后,没有当即和毛瑞尔他们前往片场,而是在马戏团巡视上一圈,给大家打打气,为今天漫长的拍摄营造个好开始。至于那些主持布置片场的工作交给副导演詹妮弗-安德森去做。

    “嘿!亚当。”一路上,叶惟跟路遇的众人打着招呼,刚朝美术设计亚当-斯托克豪森喊了声,又向艺指唐纳德-伯特笑道:“早上好,老兄,我预感今天会有好事发生,哈哈。”

    “早上好,导演。”众人也都笑语地回应。

    叶惟走了半圈,不只是打招呼,还给各部门做了八个决定,时不时能听到艾玛的轻笑声,这家伙一直跟在旁边!终于在食物桌边又一次,他看看她,皱眉问道:“你不用去化妆?”

    “你不是说不用吗?”艾玛一怔,昨天就问过了,他说因为她的角色在于表达天然美,所以不用化妆,打点粉朴素自然就好。

    “那也不用跟着我啊。”叶惟往食物桌上拿了个小面包,赞了采购员德文一声,这才往片场走去。

    “我喜欢。”艾玛微笑,继续跟着,简直好像是他的保镖,一个5英尺的保镖。走了一段刚离开马戏团,艾玛说道:“对我来说,今天已经发生好事了,真高兴能演你的电影。”

    “谢谢,我的荣幸。”叶惟还在啃着面包,走上街道走向餐馆,“当初你可不愿意,你几乎要撕碎我。”

    “哪有那么恐怖,开始我是有点抵触,那时候我们又不熟。”艾玛走到他前面,侧身看他,“你不激动吗?但我期待很久了。”

    叶惟耸耸肩,吞下最后一口面包,看着那边摄影和场务人员把诸多器材搬进餐馆,答道:“当然激动。”

    “你看上去不像……”

    “我好激动!”叶惟做了个小女生般的握拳动作,“OK?”艾玛羞窘,他失笑了,“说真的,我激动,我们第一次合作;只是没那么激动,因为我们以后肯定多的是合作机会。”

    艾玛惊喜的道:“你这么想的!?”

    叶惟点头:“是的,事实上拍完《阳光小美女》后,我准备拍点少女做主角的电影,还只是个想法,但今天肯定只是个开端。”

    “我有兴趣,我绝对感兴趣!”艾玛连忙说,心跳都快了很多,主角和客串太不同了,“你真拍的话,我一定要参与竞争!”

    “那今天好好演,给我留个好印象,到时候就有加分。”叶惟哈哈笑,说着来到餐馆前面,之前勘景时就打量好的了,现在再次观察,通过大玻璃可以看到餐馆内,里面同样可以看到外面,有街路边的真切感。

    “看着好了。”艾玛满脸自信,为这场只有两句台词的戏准备了这么久,有信心一次不NG!

    她心里是存着争一口气的念头的,妮娜零彩排能有那样的表现,而她演的电影电视不少了,再怎么也是个罗伯茨,表现差劲那不是笑死他么。他不笑,她自己都笑。

    想起妮娜,就想起什么,艾玛又忙道:“对了,今天收工后,你记得带我去看看凯蒂。你都不知道最近我几乎晚晚做恶梦,一会儿斯特兰杰被杀了,一会儿崔姬和斯特兰杰打起来……”

    “拜托,我告诉过你了,那些惨叫不是真的,是我们刺激它录下的,包括我,喵喵!”

    “怎么可$?它叫得好惨!你是不是打它了?”

    “你觉得我会吗?”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担心……”

    “你会见到凯蒂的,不一定是我带你去,但你要见总会见到的。”

    谈话之间,叶惟走进了今天只做LMS剧组生意的科尔快餐和咖啡餐馆,跟热情的餐馆老板一家一番寒暄,他们便是片场的“杂人”,所有员工、顾客都由群演演出,不需要他们做什么。

    只需要乖乖地看热闹,不能妨碍摄制组的布置,不能随便打扰明星,不能私自拍照,收工时有空的话就合影几张,然后照片就会挂在入门最显眼的位置,以后顾客们一进来,“《阳光小美女》曾经在我们餐厅取景!看,汤姆-汉克斯和我合影了。”

    寒暄过后,叶惟继续着疑似无所事事的状态,之前在车上就谈好机位和用镜了,不过角色座位还没有定。他站在过道这边,看着那边靠着玻璃窗墙、能看见外面街道车流的三面餐桌,思索着。

    爷爷、弗兰克、迪怀恩坐左边,一个阵营,盟友;奥利弗坐正中,摇摆不定,主人公;谢丽尔坐在她旁边转角位,守护,导师;理查德一个人坐在右边,另一个阵营,看着离每个人都很远,游离家庭外的、被孤立的反派。

    盟友为什么要坐左边,因为人类都习惯从左看到右了,一群人坐那里,画框左边更让人感觉亲切自然,右边则相反。

    叶惟又环顾忙碌的周围,想着让艾玛坐哪里好,就指挥道:“艾玛,你坐到那里,让我看看效果。”

    “好。”在他示意下,艾玛往主餐桌左上方的一张桌子边坐下,面朝这边,一脸笑容可掬。

    叶惟右手拿起挂脖子上的导演取景器,先前挂在家里卧室墙上那个阿兰-戈登牌,眯着左眼,右眼对准上去测看镜头画框,单手调整参数有点慢……这个位置,艾玛会是爷爷他们的三人镜头里的背景,突出同一个阵营。

    “坐这里看看。”测了一阵,他再指示主餐桌正对面的桌位。艾玛起身走去坐下,双手掌托着下巴,笑容越发开心。

    但他没有着意她的笑脸,这个位置,艾玛会和奥利弗正对着,摄影机摆在过道左边,会是对比强烈的多人镜头,奥利弗在画框最左,艾玛在最右,谢丽尔在靠左,而理查德在中间,当他小声以艾玛做减肥例子,可以同时拍到多方的反应,并且艾玛成了假敌人,她再来反转,也真不错。

    “哈哈……”艾玛又一次轻笑,看着他浑身散发着一种叫才华的光芒,真的很棒。

    “你到底有什么好笑的?”叶惟放下导演取景器,看看自己,“我衣服穿反了吗?我露底了吗?好像没有啊。”

    他的话几乎让周围众人爆笑,只是谁知道适合不适合,最好还是不掺和地忙自己的工作……

    “没有,没有……”艾玛顿时笑得更大声,忍都忍不住,却明白不是正确时候,怕惹他生气,连忙停住,“我太高兴了。”

    “好吧,这说得过去。”叶惟不是真要追究,活跃一下气氛而已,又要继续取景。

    这时候,负责拍摄片场照、剧照的图片摄影师费南多进了餐馆,走来问道:“导演,现在就拍几张工作照?”他今天的任务之一,是拍一些叶惟和艾玛一起的工作照,还有主演们和艾玛一起的,以备宣传使用。这是罗伯茨起、再到制片组的意志。

    “行,你看着拍几张吧。”叶惟说,反正要拍的。

    费南多一边抬起相机,一边道:“你坐到艾玛旁边,这样拍一张?”叶惟当即走到艾玛旁边坐下,同一张长椅,右手拿着导演取景器搭着椅背,咧起了微笑。艾玛也在笑,绝对的亲密距离,快要贴到他身上。

    正当费南多要按动快门,叶惟突然惊醒什么,“等等!”麻利地站起身,坐到了她的右侧,“行了。”艾玛立时瞪目!

    叶惟全当没有察觉地笑,心想注意不要显得那么亲密,不是顾忌罗伯茨会怎么想,却是五朔节那天妮娜发了一场脾气。这事说来也奇怪,在洛杉矶还好好的,应该说她反而热情如火,好几次主动地拥吻。

    当晚乘坐飞机回多伦多,他和她玩脑筋急转弯,玩了几题,也还好好的,然后他出题:“什么是天家?”

    这题的标准答案是“一个受过大学教育的守夜人”,其实答得有趣好玩就行,他自创的答案是“一个受过大学教育的狗仔队”,打趣天家、狗仔队和明星。但妮娜想着回答“研究外星人?”、“登陆月球的人?”居然还说“莎士比亚?”

    见她实在答不出,又很可爱很搞笑,他忍不住说了声“笨妞(Silly-Girl)”,这只是亲昵话,他几乎天天都会这么说她,她呢,傻笑和娇嗔。当时她却非常生气,寒脸地说了句“我是笨蛋,你是聪明人,你聪明!行了吧。”就不理人了,如果不是在飞机上,估计都要咆哮怒吼。

    女生哪有不发脾气不耍小性子的,莉莉很少,一发就不可收拾……妮娜时不时发嗔,要发的时候不需要理由,但往往哄几句就好,打情骂俏而已,但那次真的很难缠,一直回到多伦多离开机场,花了不少力气才哄好。

    不能说她无理取闹,其实原因是什么不难猜到,是他不好,他认了。所以和艾玛的合照保持安全距离比较好,免得那傻丫头看到又发火。

    “认真的?”艾玛不悦的道,这些工作照是多好的留念,第一次合作!怎么能拍成这样……

    “笑!”叶惟咧着嘴巴。艾玛无奈只能听从,不然更差劲了。

    咔嚓咔嚓,费南多按动着专业相机的快门,拍了一张又一张。叶惟铁了心收敛,直到主演们纷纷到来,有了阿比吉尔往中间一坐,费南多这才拍到些比较青春活力的照片,像三人一起搞怪地做鬼脸,亲密的大头照等。

    然后朱莉娅-罗伯茨等其他人也参与拍了一些,费南多今天的工作照任务才可以说完成了,还有剧照。

    没过多久,片场响起了今天第一声的“FIRE”,胶片运转的哒哒声在餐馆中低响。

    艾玛的镜头到后面才拍,最初她就或坐或站的待在表演区外,看着剧组完成一个个镜头,看着VIY是怎么导演的,看得入迷。那些说他在片场是个闲人,被人骂哭什么的傻子都该来看看,他给汤姆-汉克斯NG!给朱莉娅-罗伯茨NG!

    她忍得很辛苦才没有笑出声,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

    终于过了一个多小时,她的镜头要拍了!

第二百六十九章 坐剧组车的多丽丝戴    2005年第14届MTV电影大奖提名名单:

    (入围名单由创办人乔尔-加伦的“第十颗行星制作公司”内的特别小组所选出,得奖者由观众通过MTV官网的线上投票而决定。本届颁奖典礼将于5月28日在洛杉矶录制,6月2日于MTV频道播出)

    最佳影片:《超人总动员》、《杀死比尔2》、《婚期将至》、《大人物拿破仑》、《蜘蛛侠2》

    最佳歌舞场面:

    《女孩梦三十》,珍妮弗-加纳、马克-鲁法洛,“惊悚舞蹈”

    《王牌播音员》,威尔-法瑞尔、保罗-路德、弗莱德-阿米森、史蒂夫-卡瑞尔,“午后乐事”

    《大人物拿破仑》,乔恩-海德,“选举舞蹈”

    《婚期将至》,叶惟,“天使舞蹈”

    最佳反派:

    本-斯蒂勒,《疯狂躲避球》

    金-凯瑞,《雷蒙-斯尼奇的不幸历险》

    叶惟,《婚期将至》

    阿尔弗雷德-莫里纳,《蜘蛛侠2》

    瑞秋-麦克亚当斯,《贱女孩》

    最具突破男演员:

    泰勒-派瑞,《疯女人日记》

    弗莱迪-海默,《寻找梦幻岛》

    叶惟,《婚期将至》

    乔恩-海德,《大人物拿破仑》

    蒂姆-麦格罗,《周末午夜光明》

    ……

    《婚期将至》共获得了今年MTV电影大奖的4项提名,与《贱女孩》并肩本届之最,因为没有幕后方面的奖项,乍一看还以为叶惟就是个新晋亚裔演员,像以《猪头逛大街》入围最佳银幕搭档一奖的约翰-赵和卡尔-潘。

    作为一个由年轻观众主宰的大奖,五部候选最佳影片都深受着这个群体的喜爱,今年并没有特别大的热门,看上去每部都有机会。不过《婚期将至》和《大人物拿破仑》(获3项提名)的竞争颇受媒体热议,这两部都被媒体们冠以过“天才导演”、“火得难以理解”名头的、都已经成了邪典的喜剧,它们将在三个奖项里相遇。

    谁会捧走那几座爆米花奖杯,“婚礼之神”叶惟?“拿破仑-爆炸”乔恩-海德?还是其他人?一切仍是未知数!

    提名名单?月初揭晓,到现在也两个多月了,随着颁奖礼的临近,叶惟总算有了次电视露面的机会,这让布瑞恩、莱斯利他们非常期待和重视。他已经是久不露面了,还被八卦小报持续地攻击,糟糕直接表现在他今年1-4月Q分的下跌。

    ME公司刚刚公布的数据显示,叶惟的正面Q分,从去年5-8月最高的27分,到9-12月的25分,再到现在成了20分,只是普通剧集明星的水平,VIY的名气在流失,身价在下降,不出意料的话今年5-8月那期就要跌破20分,小明星一个。

    负面Q分倒是一直居高不下,从15分到18分再到了19分,“我不知道他”和“他是个低劣/可怜的家伙”几乎持平,坠崖意外、单身和八卦丑闻都是主要原因。

    看到这个Q分变化,布瑞恩、莱斯利很郁闷,他们的风格是汤姆-汉克斯、梅丽尔-斯特里普这些好人,不是快20分负面Q分的坏人,这分数不但是叶惟的麻烦,还是他们的麻烦。

    VIY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感情生活不让人省心,以前是女方不愿公开,如今的愿意公开了,却又因为TET而要保密。虽说TET给了大家巨大的底气,但一段时间内VIY这边都要光靠VIY。

    MTV电影奖也就那么重要,所以他们很早就在筹划,当然一定要出席,到时请瑞秋-佐伊给他打扮得能多帅就多帅,他自己准备好上台领奖的讲稿给公关把关。他共有四次登台的可能,也许最后一个奖都拿不到,但必须做好四次的准备,力求给观众们留下深刻的好印象,这就不需要他们教了,VIY的魅力他们教不来。

    还好录制是在周六进行的,不影响他的拍摄工作,不然真怕他会不情不愿。

    说起来为了LMS的宣传,叶惟是必须出席的,八月份举行的青少年选择奖也是,他越多正面的曝光,对LMS越是好事。

    而同时,那些也可能是《婚期将至》收获荣耀的光芒时刻。

    ※※

    伦多,今天《阳光小美女》剧组继续出外景。

    第一次跟着个常规规模的电影剧组出外景,像前些天的叶惟,绝对会惊讶于“好多车!”明星们的私人豪车、房车或保姆车,运输各种摄影设备的剧组车、小型货车、运人的大巴车,化妆车,供电车……还有移动厕所车……

    因为是公路电影,就又多出几辆车,“理查德”一家开的经典款黄白色大众旧巴士,拍摄用的拖车。

    那么多的车,就像开着一场车展,这就是为什么会有“多丽丝-戴停车位”这个行话,意为片场里最好的停车位,理所当然的是给多丽丝-戴那种大明星、大人物用的,其他人不是司机就不要靠近,更别傻到占用了多丽丝-戴停车位,除非想惹麻烦。

    LMS剧组有好几位多丽丝-戴,跟是否随和宽厚无关,那是他们的权势,他们之间先到先得。

    叶惟不是,并非因为左手受伤了开不了车,有老乔治这司机呢,是因为他是导演。

    导演在片场要有至高无上的权威,所以犯了错不能承认,也不能放下身段做些琐碎小事;但同时另一方面,好的导演又要亲民,比如和线下人员们同甘共苦的坐剧组车,而不是自己一个开着辆豪车来去,那会被人戳着脊梁骨骂的,相反则能激励士气。

    不管有没有这份礼仪,叶惟都爱坐剧组车,这可是有实际好处的——在前往和转移片场的路上,可以和各部门的人员一路沟通工作,这样到达片场时就已经做了很多活,效率也就高了。

    今天片场迎来了一位客串演员,有豪华保姆车不坐,非要跟他一起坐摄影组剧组车,艾玛-罗伯茨。

    她的摄制日程表上就一天拍摄日,参与拍摄路边餐馆场景的一场戏。

    对于侄女的到来,罗伯茨笑得见牙不见眼,今天的客串,以后大银幕上的华彩!她想要的东西正在实现。

    她是剧组里为数不多的知道《驱魔录像》这回事的?,完美的评价,票房惊人的好,那坏小子真让人惊叹!

    之前艾玛说自己看得哭了,她还有些怀疑,直至她和老公丹尼一同去看了,最后也是眼眶泛泪、心情复杂。但离开放映厅,所有心情都变为兴奋,那女孩演得真不错!

    罗伯茨清楚一个好导演对演员有着什么加成,惟格就是好导演,TET是他一次尽情的才华展现,是不是零彩排和拍了8天没关系,最重要的是最终银幕效果满分的好!他懂得怎么去激发演员的天赋、运用演员的特质,让一个演员变得更好。

    在片场表演就有这种感觉,看了TET更能确定,那坏小子真的是到了这种程度!

    看看那女孩,仅凭本色演出就在银幕首秀中创造了一个经典的人物,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吧。这是导演的造就,最棒的是他没有让她只是惊恐和惊吓观众,大多数以恐怖片亮相和成名的女演员都会遇到形象定型的问题,尤其是演恶魔附体的,以后不演类似的角色都不行,因为没别的片约了。

    可他让“玛姬”展示了她美丽的一面,触动人心的芭蕾舞和家庭录像足以消除她之前的狰狞可怕,这让她的银幕形象多面,戏路不会就此被局限于恶魔之类。她继续演戏的话,去演青春校园电影都没问题。

    罗伯茨不是为妮娜高兴,是VIY,这小子太懂得塑造女演员了,懂得爱护美丽,“安娜”、“玛姬”,这意味着什么,艾玛!

    真是期待他怎么导演艾玛,下部电影、这次客串。

    不过始终让她放不下心的是艾玛迷恋着他,而且和什么男生约会大概都还会继续迷恋,坏蛋帅才子太大杀伤力了,她懂的。早知道这样,当初还不如串合他们,现在倒好,他交了个稳定恩爱的女朋友,艾玛当着个小跟班。

    ……

    早晨的阳光洒照,五月的多伦多已经不复一片冰天雪地,大道小路都见不到有积雪或融雪后的湿滑,LMS剧组车队正浩浩荡荡地驶往早已定好的路边餐馆片场。

    “要多用横摇吗?”

    “不,我不准备用太多横摇和单人镜头切换。”

    其中一辆白色剧组车上,两边座位坐满人,坐在靠车窗边的叶惟正和肖恩-毛瑞尔讨论着等会这场戏的用镜,坐他旁边的艾玛入神地听着看着,听着他的话,看着他认真专注的脸庞。

    这场戏的场景设置在剧本上是这么写的:“每个人都围着一个圆形的单独隔间餐桌坐着,看着菜单。”

    一家六口坐在那点餐聊天,怎么拍?毛瑞尔感觉可以在他们说话切换间多用横摇,因为这不同于第18号场景即家中饭厅晚餐戏的座位摆布——有人正对镜头就有人背对镜头;而这里是路边餐馆,典型的有一条过道,过道这边是不坐人的,所以摄影机摆在这个方位,就能一个画框拍全六个人的正面或侧面,这种情况用横摇既有连贯性,又省镜头数量。

    叶惟听了却摇头:“我想在这场戏表现他们态度、阵营的分化,吃雪糕和不吃雪糕,支持吃的人可以用些横摇,多用双人和多人镜头;但不支持的理查德多用单人镜头,要不就六人镜头里的一员,把他孤立出去;也给奥利弗来些单人镜头,表现她处于挣扎的境地。”

    “这样好……这样好。”毛瑞尔思索着点头。

    “哈哈。”艾玛忽然轻笑了声。叶惟顿时瞥瞥她,“你笑什么?”毛瑞尔和周围几人的目光也投去。艾玛呃的打哈哈:“没,没什么,我想到别的事……对不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