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005年第14届MTV电影大奖提名名单:

    (入围名单由创办人乔尔-加伦的“第十颗行星制作公司”内的特别小组所选出,得奖者由观众通过MTV官网的线上投票而决定。本届颁奖典礼将于5月28日在洛杉矶录制,6月2日于MTV频道播出)

    最佳影片:《超人总动员》、《杀死比尔2》、《婚期将至》、《大人物拿破仑》、《蜘蛛侠2》

    最佳歌舞场面:

    《女孩梦三十》,珍妮弗-加纳、马克-鲁法洛,“惊悚舞蹈”

    《王牌播音员》,威尔-法瑞尔、保罗-路德、弗莱德-阿米森、史蒂夫-卡瑞尔,“午后乐事”

    《大人物拿破仑》,乔恩-海德,“选举舞蹈”

    《婚期将至》,叶惟,“天使舞蹈”

    最佳反派:

    本-斯蒂勒,《疯狂躲避球》

    金-凯瑞,《雷蒙-斯尼奇的不幸历险》

    叶惟,《婚期将至》

    阿尔弗雷德-莫里纳,《蜘蛛侠2》

    瑞秋-麦克亚当斯,《贱女孩》

    最具突破男演员:

    泰勒-派瑞,《疯女人日记》

    弗莱迪-海默,《寻找梦幻岛》

    叶惟,《婚期将至》

    乔恩-海德,《大人物拿破仑》

    蒂姆-麦格罗,《周末午夜光明》

    ……

    《婚期将至》共获得了今年MTV电影大奖的4项提名,与《贱女孩》并肩本届之最,因为没有幕后方面的奖项,乍一看还以为叶惟就是个新晋亚裔演员,像以《猪头逛大街》入围最佳银幕搭档一奖的约翰-赵和卡尔-潘。

    作为一个由年轻观众主宰的大奖,五部候选最佳影片都深受着这个群体的喜爱,今年并没有特别大的热门,看上去每部都有机会。不过《婚期将至》和《大人物拿破仑》(获3项提名)的竞争颇受媒体热议,这两部都被媒体们冠以过“天才导演”、“火得难以理解”名头的、都已经成了邪典的喜剧,它们将在三个奖项里相遇。

    谁会捧走那几座爆米花奖杯,“婚礼之神”叶惟?“拿破仑-爆炸”乔恩-海德?还是其他人?一切仍是未知数!

    提名名单?月初揭晓,到现在也两个多月了,随着颁奖礼的临近,叶惟总算有了次电视露面的机会,这让布瑞恩、莱斯利他们非常期待和重视。他已经是久不露面了,还被八卦小报持续地攻击,糟糕直接表现在他今年1-4月Q分的下跌。

    ME公司刚刚公布的数据显示,叶惟的正面Q分,从去年5-8月最高的27分,到9-12月的25分,再到现在成了20分,只是普通剧集明星的水平,VIY的名气在流失,身价在下降,不出意料的话今年5-8月那期就要跌破20分,小明星一个。

    负面Q分倒是一直居高不下,从15分到18分再到了19分,“我不知道他”和“他是个低劣/可怜的家伙”几乎持平,坠崖意外、单身和八卦丑闻都是主要原因。

    看到这个Q分变化,布瑞恩、莱斯利很郁闷,他们的风格是汤姆-汉克斯、梅丽尔-斯特里普这些好人,不是快20分负面Q分的坏人,这分数不但是叶惟的麻烦,还是他们的麻烦。

    VIY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感情生活不让人省心,以前是女方不愿公开,如今的愿意公开了,却又因为TET而要保密。虽说TET给了大家巨大的底气,但一段时间内VIY这边都要光靠VIY。

    MTV电影奖也就那么重要,所以他们很早就在筹划,当然一定要出席,到时请瑞秋-佐伊给他打扮得能多帅就多帅,他自己准备好上台领奖的讲稿给公关把关。他共有四次登台的可能,也许最后一个奖都拿不到,但必须做好四次的准备,力求给观众们留下深刻的好印象,这就不需要他们教了,VIY的魅力他们教不来。

    还好录制是在周六进行的,不影响他的拍摄工作,不然真怕他会不情不愿。

    说起来为了LMS的宣传,叶惟是必须出席的,八月份举行的青少年选择奖也是,他越多正面的曝光,对LMS越是好事。

    而同时,那些也可能是《婚期将至》收获荣耀的光芒时刻。

    ※※

    伦多,今天《阳光小美女》剧组继续出外景。

    第一次跟着个常规规模的电影剧组出外景,像前些天的叶惟,绝对会惊讶于“好多车!”明星们的私人豪车、房车或保姆车,运输各种摄影设备的剧组车、小型货车、运人的大巴车,化妆车,供电车……还有移动厕所车……

    因为是公路电影,就又多出几辆车,“理查德”一家开的经典款黄白色大众旧巴士,拍摄用的拖车。

    那么多的车,就像开着一场车展,这就是为什么会有“多丽丝-戴停车位”这个行话,意为片场里最好的停车位,理所当然的是给多丽丝-戴那种大明星、大人物用的,其他人不是司机就不要靠近,更别傻到占用了多丽丝-戴停车位,除非想惹麻烦。

    LMS剧组有好几位多丽丝-戴,跟是否随和宽厚无关,那是他们的权势,他们之间先到先得。

    叶惟不是,并非因为左手受伤了开不了车,有老乔治这司机呢,是因为他是导演。

    导演在片场要有至高无上的权威,所以犯了错不能承认,也不能放下身段做些琐碎小事;但同时另一方面,好的导演又要亲民,比如和线下人员们同甘共苦的坐剧组车,而不是自己一个开着辆豪车来去,那会被人戳着脊梁骨骂的,相反则能激励士气。

    不管有没有这份礼仪,叶惟都爱坐剧组车,这可是有实际好处的——在前往和转移片场的路上,可以和各部门的人员一路沟通工作,这样到达片场时就已经做了很多活,效率也就高了。

    今天片场迎来了一位客串演员,有豪华保姆车不坐,非要跟他一起坐摄影组剧组车,艾玛-罗伯茨。

    她的摄制日程表上就一天拍摄日,参与拍摄路边餐馆场景的一场戏。

    对于侄女的到来,罗伯茨笑得见牙不见眼,今天的客串,以后大银幕上的华彩!她想要的东西正在实现。

    她是剧组里为数不多的知道《驱魔录像》这回事的?,完美的评价,票房惊人的好,那坏小子真让人惊叹!

    之前艾玛说自己看得哭了,她还有些怀疑,直至她和老公丹尼一同去看了,最后也是眼眶泛泪、心情复杂。但离开放映厅,所有心情都变为兴奋,那女孩演得真不错!

    罗伯茨清楚一个好导演对演员有着什么加成,惟格就是好导演,TET是他一次尽情的才华展现,是不是零彩排和拍了8天没关系,最重要的是最终银幕效果满分的好!他懂得怎么去激发演员的天赋、运用演员的特质,让一个演员变得更好。

    在片场表演就有这种感觉,看了TET更能确定,那坏小子真的是到了这种程度!

    看看那女孩,仅凭本色演出就在银幕首秀中创造了一个经典的人物,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吧。这是导演的造就,最棒的是他没有让她只是惊恐和惊吓观众,大多数以恐怖片亮相和成名的女演员都会遇到形象定型的问题,尤其是演恶魔附体的,以后不演类似的角色都不行,因为没别的片约了。

    可他让“玛姬”展示了她美丽的一面,触动人心的芭蕾舞和家庭录像足以消除她之前的狰狞可怕,这让她的银幕形象多面,戏路不会就此被局限于恶魔之类。她继续演戏的话,去演青春校园电影都没问题。

    罗伯茨不是为妮娜高兴,是VIY,这小子太懂得塑造女演员了,懂得爱护美丽,“安娜”、“玛姬”,这意味着什么,艾玛!

    真是期待他怎么导演艾玛,下部电影、这次客串。

    不过始终让她放不下心的是艾玛迷恋着他,而且和什么男生约会大概都还会继续迷恋,坏蛋帅才子太大杀伤力了,她懂的。早知道这样,当初还不如串合他们,现在倒好,他交了个稳定恩爱的女朋友,艾玛当着个小跟班。

    ……

    早晨的阳光洒照,五月的多伦多已经不复一片冰天雪地,大道小路都见不到有积雪或融雪后的湿滑,LMS剧组车队正浩浩荡荡地驶往早已定好的路边餐馆片场。

    “要多用横摇吗?”

    “不,我不准备用太多横摇和单人镜头切换。”

    其中一辆白色剧组车上,两边座位坐满人,坐在靠车窗边的叶惟正和肖恩-毛瑞尔讨论着等会这场戏的用镜,坐他旁边的艾玛入神地听着看着,听着他的话,看着他认真专注的脸庞。

    这场戏的场景设置在剧本上是这么写的:“每个人都围着一个圆形的单独隔间餐桌坐着,看着菜单。”

    一家六口坐在那点餐聊天,怎么拍?毛瑞尔感觉可以在他们说话切换间多用横摇,因为这不同于第18号场景即家中饭厅晚餐戏的座位摆布——有人正对镜头就有人背对镜头;而这里是路边餐馆,典型的有一条过道,过道这边是不坐人的,所以摄影机摆在这个方位,就能一个画框拍全六个人的正面或侧面,这种情况用横摇既有连贯性,又省镜头数量。

    叶惟听了却摇头:“我想在这场戏表现他们态度、阵营的分化,吃雪糕和不吃雪糕,支持吃的人可以用些横摇,多用双人和多人镜头;但不支持的理查德多用单人镜头,要不就六人镜头里的一员,把他孤立出去;也给奥利弗来些单人镜头,表现她处于挣扎的境地。”

    “这样好……这样好。”毛瑞尔思索着点头。

    “哈哈。”艾玛忽然轻笑了声。叶惟顿时瞥瞥她,“你笑什么?”毛瑞尔和周围几人的目光也投去。艾玛呃的打哈哈:“没,没什么,我想到别的事……对不起……”

第二百六十八章 风车    “警告:就你一个人!”

    叶惟望着校门那边的艾玛,几乎能见到她眼中的警告,她的地盘她作主,那姑娘任性起来说不准会做出什么事,挽弓搭箭射向妮娜?很有可能。他就跟妮娜说:“看那边,艾玛有些事情要问我,我过去一趟,你在这等等我。”

    妮娜转头一看,凝眉疑问:“为什么我不能去?你不介绍我给她认识?”

    “谁知道女校怎么回事。”叶惟耸耸肩,“她说这是射手女校的一个传统,她当选了本月的射手女王,不能和外校女生谈话,连本校女生见到她都要行礼。所以就只能我……和朵朵去,我去去就回。”他说罢拉着朵朵大步走去,这种时候多说无益!

    “我是伯克利霍尔的女生!”仅听懂字面意思的朵朵抗议,“我也是外校生!”

    “哼。”妮娜噘起嘴,真气人,那个“艾迪-辛格”和他肯定不是吉娅大师和他那样的关系,不然干嘛会这样,都看到她了,还不要认识!还勾搭人家的男朋友!那死家伙还屁颠颠的过去,唉,因为朱莉娅-罗伯茨演着他的电影,他也没办法吧。

    有时候真希望他是个没人要的书呆子……

    看着他和朵朵跟着艾玛走进女校,妮娜嘟囔了声“混蛋”,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不觉得我会吃醋吗?真瞧得起我!

    会不会跟那次让姐妹们抱他亲他有关?她心思联翩,在这片热闹的校前草坪上随意地漫步。

    这学校真的挺大,韦克斯福德的校前草坪还不到这里三分之一,这里就像个广场,西北面是风格雅典的学校,从门口看进去里面是一个中心广场,四周环绕着低矮的建筑群。学校后面是宽广的多用运动场,校前草坪对面隔着一条大道是繁华的商业区,不像韦克斯福德周围都是住宅区。

    她忽然生起个念头:这么大的学校真奢侈!

    一边漫步,一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妮娜没有留意来往走动的游人。这时几个笑谈着的同龄少女从旁走过,她也没留意,望着那七彩花柱,那些孩子还在围着奔跑笑闹。

    她想起去年暑假为了给高中攒钱,曾经给邻居家当保姆照顾两个小孩,转眼就快一年了,发生了好多,和尤尼克恋爱也踏入第八个月了,想想真是,哇!不可思议。

    “你好,打扰了。”突然一把清丽的女生声音从旁边响起,妮娜回过了神,一看清旁边的女生顿时愣住。

    这同龄女生一脸微笑,她长得很漂亮,两道英气的黑色粗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棕黑色的长发露额的往后梳扎,优雅地披垂而下。相比下,她稍矮半个头,身材青涩而娇美,穿着浅色碎花及膝连衣裙,脚着一双凉鞋,手上拿着个粉色香奈儿手包。

    她就微笑站着,展现的却是落落大方,清丽脱俗,亲和温淑……

    妮娜认得她是谁!“我是有个前女友”,自从去年那天看着她和家人出席奥斯卡的图片,痛哭地骂尤尼克那混蛋,就不会忘记。

    怎么回事!?她怎么也会在这里,洛杉矶这么大!她知道我是谁吗?她想说什么?……无论如何,我可不怕你!

    “你好?”少女又笑笑,“我叫莉莉,你的耳环很好看。”她的眸光看了看对方戴着的那双耳环,那是一双风车吊坠银耳环,她道明自己的意思:“可以冒昧地问一下这是什么品牌、哪个设计师的作品吗?”

    “唔……”妮娜更怔了,她好像不知道我是谁,也对,她和尤尼克早就完了,八个月前的更早时候就完了。

    一次绯闻就甩了尤尼克,又没有过SEX,感情能好到哪去,大概像自己以前那样的“青少年荷尔蒙分泌过多冲上脑袋以致神智紊乱”约会而已,不要瞎紧张……是,尤尼克那傻子说自己艰难过一段时间,被人甩肯定不好受……

    不是你甩了尤尼克,我还遇不到我的挚爱,我该说谢谢吗?哼,我才不说!这是命运!

    “我知道我很冒昧。”莉莉伸出手掌,笑容更灿烂,正式地自我介绍:“莉莉-柯林斯,叫我莉莉。”

    “妮可莉娜-杜波夫。”妮娜认真的说出自己的名字,伸手和她握了握,不由地用力,“很高兴认识你。”

    莉莉闻言,眼眸闪过一丝走神,又笑道:“我该叫你妮可?”妮娜点:“当然。”莉莉健谈的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平时有给几本少女时尚杂志写稿,比如关于潮流搭配的图文文章。刚才我无意中看到你的耳环,我觉得太棒了。”

    她赞叹中有点羡慕的神情,“我也有几对风车吊坠耳环,但只适合正式场合佩戴,而你这对平时也适合戴,可以搭配很多风格的夏季衣服,我也想拥有一对,还有把它推荐给女孩们。如果你愿意告诉我哪里能买到,我感激不尽。”

    “噢其实……”妮娜抬手摸了摸右耳的耳环,一阵古怪的感觉,“它是定制的耳环。”

    “哇,你是说它是你设计的?”莉莉微微瞪目。

    两人自然地往草坪偏静的一边走去,妮娜支唔道:“我喜欢DIY首饰,不过这个不是,这个是……是我男朋友设计的。”这话一说,她心头松了下来,尤尼克是我男朋友,我一个人的!不管你们曾经是好是坏,全过去了。

    “那他真有才华,这真的很好。”莉莉一听讶然,又扬起英眉地笑赞:“市面上的风车耳环大都是四片大风叶的欧式风车,我还没见过像你这双的三片风叶的风能风车,而且线条精致,感觉很清爽,能让人想到夏天的凉风,有一种动感。”

    “谢谢……”妮娜的脸色忽然僵了点,一突的心头响起尤尼克兴致勃勃的话声:“我的设计理念在于几点,夏天,清爽,活力!这双耳环配合马尾,像夏日的微风吹来,最适合你了。”心头转而又暖,这是设计给我的。

    莉莉想到一个命题,没有注意对方,高兴的道:“我有了篇文章想法,我们可以尝试自己设计定制首饰,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时尚。妮可,你男朋友有说它的设计灵感吗?我想以你们做例子。”

    “‘我怎么能把你来比作夏天?’”妮娜脱口而出,“他是这么说的。”尤尼克说你就像夏天那样让人喜悦,但是我怎么能把你比作夏天?因为短暂的夏天又怎么比得上你的永远!

    ē‘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凋落,也不会损失你这皎洁的红芳。’”莉莉不禁念了两句诗,灿烂笑容淡为微笑,抬眸望望晴朗的蓝天,“莎士比亚。你男朋友真浪漫,没几个男生会这样的。”

    “有时候吧……有时候他超级讨厌。”妮娜嘟哝,像现在,该死的诗歌,那么多怎么让人记得住。她怎么能张口就来……难道是尤尼克以前也这样哄过她!?

    妮娜顿时急了,唐突也要问清楚:“也有男生用这首诗哄过你?”

    “没有。”莉莉看了看妮可,微笑淡为抿嘴:“我不认识会那样做的男生……都是些白痴。”她哈哈一笑,说回正事:“妮可,我想给你的耳环拍几张照片,但我没有带数码相机。我们几个女生在玩,一起来吧?我们是哈佛-西湖的学生,你呢?”

    “我来自多伦多。”妮娜知道自己错怪了尤尼克,不想再和柯林斯多说什么了,趁事情没有变得更古怪之前,“我和我男朋友来旅游的,抱歉我不能跟你们去,他只是刚好有点事走开了。”

    “……哦OK!”莉莉想着什么的点点头,双眸又有走神,妮可莉娜,多伦多,有趣的巧合……忽然留意到对方左手腕戴着一条编绳手链……是不是都不重要。她说道:“我姐姐和哥哥住在多伦多,我前两年冬天的时候到过那滑雪,一座美丽的城市。”

    她停住脚步,再次浅露微笑,“那好,多多打扰了,真的很棒的耳环,好好珍惜它。”

    “我知道,我会的。”妮娜语气坚定,感觉对方似乎另有所指,或者只是她神经过敏了。

    “好好珍惜……真的,好好珍惜。很高兴认识你,回见。”莉莉轻声的说罢,转身走去。

    妮娜看着柯林斯在热闹的草坪上渐渐走远,跟远方一伙女生会合离去,她呼了一口气,柯林斯知道了,柯林斯还喜欢着……

    但是,无论如何,我才不怕你!一点都不。

    就是一点都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