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警告:就你一个人!”

    叶惟望着校门那边的艾玛,几乎能见到她眼中的警告,她的地盘她作主,那姑娘任性起来说不准会做出什么事,挽弓搭箭射向妮娜?很有可能。他就跟妮娜说:“看那边,艾玛有些事情要问我,我过去一趟,你在这等等我。”

    妮娜转头一看,凝眉疑问:“为什么我不能去?你不介绍我给她认识?”

    “谁知道女校怎么回事。”叶惟耸耸肩,“她说这是射手女校的一个传统,她当选了本月的射手女王,不能和外校女生谈话,连本校女生见到她都要行礼。所以就只能我……和朵朵去,我去去就回。”他说罢拉着朵朵大步走去,这种时候多说无益!

    “我是伯克利霍尔的女生!”仅听懂字面意思的朵朵抗议,“我也是外校生!”

    “哼。”妮娜噘起嘴,真气人,那个“艾迪-辛格”和他肯定不是吉娅大师和他那样的关系,不然干嘛会这样,都看到她了,还不要认识!还勾搭人家的男朋友!那死家伙还屁颠颠的过去,唉,因为朱莉娅-罗伯茨演着他的电影,他也没办法吧。

    有时候真希望他是个没人要的书呆子……

    看着他和朵朵跟着艾玛走进女校,妮娜嘟囔了声“混蛋”,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不觉得我会吃醋吗?真瞧得起我!

    会不会跟那次让姐妹们抱他亲他有关?她心思联翩,在这片热闹的校前草坪上随意地漫步。

    这学校真的挺大,韦克斯福德的校前草坪还不到这里三分之一,这里就像个广场,西北面是风格雅典的学校,从门口看进去里面是一个中心广场,四周环绕着低矮的建筑群。学校后面是宽广的多用运动场,校前草坪对面隔着一条大道是繁华的商业区,不像韦克斯福德周围都是住宅区。

    她忽然生起个念头:这么大的学校真奢侈!

    一边漫步,一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妮娜没有留意来往走动的游人。这时几个笑谈着的同龄少女从旁走过,她也没留意,望着那七彩花柱,那些孩子还在围着奔跑笑闹。

    她想起去年暑假为了给高中攒钱,曾经给邻居家当保姆照顾两个小孩,转眼就快一年了,发生了好多,和尤尼克恋爱也踏入第八个月了,想想真是,哇!不可思议。

    “你好,打扰了。”突然一把清丽的女生声音从旁边响起,妮娜回过了神,一看清旁边的女生顿时愣住。

    这同龄女生一脸微笑,她长得很漂亮,两道英气的黑色粗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棕黑色的长发露额的往后梳扎,优雅地披垂而下。相比下,她稍矮半个头,身材青涩而娇美,穿着浅色碎花及膝连衣裙,脚着一双凉鞋,手上拿着个粉色香奈儿手包。

    她就微笑站着,展现的却是落落大方,清丽脱俗,亲和温淑……

    妮娜认得她是谁!“我是有个前女友”,自从去年那天看着她和家人出席奥斯卡的图片,痛哭地骂尤尼克那混蛋,就不会忘记。

    怎么回事!?她怎么也会在这里,洛杉矶这么大!她知道我是谁吗?她想说什么?……无论如何,我可不怕你!

    “你好?”少女又笑笑,“我叫莉莉,你的耳环很好看。”她的眸光看了看对方戴着的那双耳环,那是一双风车吊坠银耳环,她道明自己的意思:“可以冒昧地问一下这是什么品牌、哪个设计师的作品吗?”

    “唔……”妮娜更怔了,她好像不知道我是谁,也对,她和尤尼克早就完了,八个月前的更早时候就完了。

    一次绯闻就甩了尤尼克,又没有过SEX,感情能好到哪去,大概像自己以前那样的“青少年荷尔蒙分泌过多冲上脑袋以致神智紊乱”约会而已,不要瞎紧张……是,尤尼克那傻子说自己艰难过一段时间,被人甩肯定不好受……

    不是你甩了尤尼克,我还遇不到我的挚爱,我该说谢谢吗?哼,我才不说!这是命运!

    “我知道我很冒昧。”莉莉伸出手掌,笑容更灿烂,正式地自我介绍:“莉莉-柯林斯,叫我莉莉。”

    “妮可莉娜-杜波夫。”妮娜认真的说出自己的名字,伸手和她握了握,不由地用力,“很高兴认识你。”

    莉莉闻言,眼眸闪过一丝走神,又笑道:“我该叫你妮可?”妮娜点:“当然。”莉莉健谈的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平时有给几本少女时尚杂志写稿,比如关于潮流搭配的图文文章。刚才我无意中看到你的耳环,我觉得太棒了。”

    她赞叹中有点羡慕的神情,“我也有几对风车吊坠耳环,但只适合正式场合佩戴,而你这对平时也适合戴,可以搭配很多风格的夏季衣服,我也想拥有一对,还有把它推荐给女孩们。如果你愿意告诉我哪里能买到,我感激不尽。”

    “噢其实……”妮娜抬手摸了摸右耳的耳环,一阵古怪的感觉,“它是定制的耳环。”

    “哇,你是说它是你设计的?”莉莉微微瞪目。

    两人自然地往草坪偏静的一边走去,妮娜支唔道:“我喜欢DIY首饰,不过这个不是,这个是……是我男朋友设计的。”这话一说,她心头松了下来,尤尼克是我男朋友,我一个人的!不管你们曾经是好是坏,全过去了。

    “那他真有才华,这真的很好。”莉莉一听讶然,又扬起英眉地笑赞:“市面上的风车耳环大都是四片大风叶的欧式风车,我还没见过像你这双的三片风叶的风能风车,而且线条精致,感觉很清爽,能让人想到夏天的凉风,有一种动感。”

    “谢谢……”妮娜的脸色忽然僵了点,一突的心头响起尤尼克兴致勃勃的话声:“我的设计理念在于几点,夏天,清爽,活力!这双耳环配合马尾,像夏日的微风吹来,最适合你了。”心头转而又暖,这是设计给我的。

    莉莉想到一个命题,没有注意对方,高兴的道:“我有了篇文章想法,我们可以尝试自己设计定制首饰,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时尚。妮可,你男朋友有说它的设计灵感吗?我想以你们做例子。”

    “‘我怎么能把你来比作夏天?’”妮娜脱口而出,“他是这么说的。”尤尼克说你就像夏天那样让人喜悦,但是我怎么能把你比作夏天?因为短暂的夏天又怎么比得上你的永远!

    ē‘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凋落,也不会损失你这皎洁的红芳。’”莉莉不禁念了两句诗,灿烂笑容淡为微笑,抬眸望望晴朗的蓝天,“莎士比亚。你男朋友真浪漫,没几个男生会这样的。”

    “有时候吧……有时候他超级讨厌。”妮娜嘟哝,像现在,该死的诗歌,那么多怎么让人记得住。她怎么能张口就来……难道是尤尼克以前也这样哄过她!?

    妮娜顿时急了,唐突也要问清楚:“也有男生用这首诗哄过你?”

    “没有。”莉莉看了看妮可,微笑淡为抿嘴:“我不认识会那样做的男生……都是些白痴。”她哈哈一笑,说回正事:“妮可,我想给你的耳环拍几张照片,但我没有带数码相机。我们几个女生在玩,一起来吧?我们是哈佛-西湖的学生,你呢?”

    “我来自多伦多。”妮娜知道自己错怪了尤尼克,不想再和柯林斯多说什么了,趁事情没有变得更古怪之前,“我和我男朋友来旅游的,抱歉我不能跟你们去,他只是刚好有点事走开了。”

    “……哦OK!”莉莉想着什么的点点头,双眸又有走神,妮可莉娜,多伦多,有趣的巧合……忽然留意到对方左手腕戴着一条编绳手链……是不是都不重要。她说道:“我姐姐和哥哥住在多伦多,我前两年冬天的时候到过那滑雪,一座美丽的城市。”

    她停住脚步,再次浅露微笑,“那好,多多打扰了,真的很棒的耳环,好好珍惜它。”

    “我知道,我会的。”妮娜语气坚定,感觉对方似乎另有所指,或者只是她神经过敏了。

    “好好珍惜……真的,好好珍惜。很高兴认识你,回见。”莉莉轻声的说罢,转身走去。

    妮娜看着柯林斯在热闹的草坪上渐渐走远,跟远方一伙女生会合离去,她呼了一口气,柯林斯知道了,柯林斯还喜欢着……

    但是,无论如何,我才不怕你!一点都不。

    就是一点都不……!

第二百六十七章 邦妮和克莱德    5月1日又是五朔节,一个庆祝丰收的欧洲传统节日,在英国、德国等国家会有十分隆重的庆典活动,在北美则要视乎地区而定。欧洲定居者多的地方就会有欢庆。像洛杉矶布伦特伍德,射手女校每年都会在校前草坪上竖立五朔节花柱。

    因为家里离射手女校很近,叶惟往年少不了去瞅瞅,列夫等损友们也是——相比平时,节日到女校晃悠不惹人怀疑,很有机会搭讪到女校女生们,要不修女也可以,都尔的圣马尔定就在旁边不远。

    不过以前列夫他们面对女生就嗫嚅,没一年有邂逅的,而叶惟通常是和女生一起去,今年又是这样。

    今年五朔节适逢周末,叶惟想念家人了,下周末是母亲节,但LMS拍摄那边有勘景工作,这周有空就回家一趟吧,受伤后父母天天电话,让他们看看儿子安心也好,朵朵还不知道有这回事呢。

    周六早上,他和妮娜一起飞回洛杉矶,下午和家人主要是朵朵欢聚时光,晚上到吉娅家和好友聚会,知道并看过TET的大家赞不绝口,赞他拍得好,赞妮娜演得好,他全部收下了!

    TET能收获那么好的口碑,甚至幸运地惊动了斯蒂芬-金,叶惟当然开心,回想那段艰苦日子都变甜了,这是属于全剧组的光荣时刻!他知道这只是个开始,TET正用成绩赢得狮门的重视,大规模上映指日可待,那才是大家最荣光的时分。

    顺便说一下,他超喜欢斯蒂芬-金和理查德-麦瑟森的恐怖小说!

    周日五朔节这天早上,叶惟到几乎家门口边的“布伦特伍德酒店”和妮娜会合后,就带她步行前往射手女校去看花柱。还有朵朵,被她扯着衣服央求带她一起去玩,做哥哥的拒绝不了。

    他不知道自己多么狠心,才拒绝了蹦跳着也要去的托托。

    不就一根雨伞状散拉着彩带的柱子吗?

    女生!

    ……

    “你演得真棒,真的把我吓着了,不比那些电影明星差,你也要成为明星了,你真幸运!”

    “哈哈,我居然有演了部电影的朋友,真幸运!”

    “妮娜,能帮我拜托VIY也介绍我去参加电影试镜吗?求你了!分点好运给我吧?”

    “噢我的天啊,我在《多伦多星报》上看到你的名字,‘妮娜-杜波夫贡献了惊人楸表演’,怎么回事!?”

    “给我签个名吧,哈哈谢谢,我有的第一个明星亲笔签名!”

    自从《驱魔录像》上映之后,妮娜感觉自己的世界发生了很多变化。

    她的一天通常是这样的,白天到学校上学,放学了就去参加艺术体操国青队的集训,备战世青赛;晚上嘛要么待在家里,要么和好友出去玩,要么和尤尼克约会,但他现在拍电影真的很忙,也就周末可以腻在一起……

    变化的是好像真成了个电影明星!她竟然给别人签名了几回,呵呵。

    还不是所有朋友都看了电影,但知道的人都会称赞,和问起这是怎么发生的,因为要保密,对不知道VIY是她男朋友的人她就不提,对知道的人她就说VIY介绍的电影试镜,去试试而已,没想到就成了。真正清楚内情的人很少。

    “你真幸运”,无论知不知道,每个人都这么说。这话让她高兴,因为他们说得对,她觉得自己幸运极了,自从遇见尤尼克,幸运的事情就不断发生,每一天都过得那么难忘,真好。

    这个周末又是一场提起背包就走的旅行,她喜欢这样,喜欢和他一起做的每件事,当然包括去射手女校看五朔节花柱,像欧洲那边围着花柱或者篝火一起跳舞祈愿才好呢。

    ……

    今天射手女校有节日庆典活动,当叶惟三人到达时,宽阔郁青的校前草坪上已经有很多游人了,尤其在七彩花柱的周围。

    “列夫在哪里?”叶惟嘀咕,入目到处是青春甜美的女生,绝对云集布伦特伍德各校之美,她们成群结队的,身边有男生的只是少数,但单身的肯定也只是少数,这些可都是五月女王!

    这种场合不可能少得了列夫。他扫视着热闹的周围,怪了,没有发现疑似偷窥美女的身影。

    一不留神,就被右手拖着的朵朵挣脱开跑了去,“真漂亮!”她欢呼着跑到花柱边,跟在那里蹦跳玩耍的一小孩一起跳,举着双手转着身子,那是妮娜昨天教她的芭蕾舞。

    朵朵的活泼可爱顿时成了焦点,让周围的家长父母们投以微笑;可当她把自己转晕并跌倒在地,就是一片忍俊不禁的轻笑了。

    “哈哈哈!”几个小男孩也笑起来,起身的朵朵朝他们做鬼脸,他们还笑,直至两双恶狠狠的眼睛瞪着他们。

    “我能看到你们以后悲惨的高中生活。”为免进一步惹人注目,叶惟上去把朵朵拖走,赠了他们一句话:“毕业舞会找不到女伴时,想想今天。”跟在旁边的妮娜骤然单脚踮起,轻松地旋转了几圈,向呆了的小男孩们道:“永远别嘲笑女生。”

    两人刚一转身背向他们,走向草坪另一边,都忍不住噗通笑了,被各一边拖着的朵朵兴奋地叫:“你们好酷!”

    这两天哥哥的酷指数在她心中直线上升,不是谁都有石膏手臂的,他和恶魔战斗受的伤!最后恶魔被哥哥消灭了。

    “是的,我们简直是《黑超特警组》。”叶惟气昂昂地抬手做了个戴墨镜的动作,“或者《蓝调兄弟》。”

    “没有情侣的吗?”妮娜有点嗔,没看过《蓝调兄弟》,可一听兄弟就知道是两个男的。

    “那我们是《邦妮和克莱德》。”叶惟随即笑说,“你觉得TET的票房接下来会怎么样?”妮娜闻言一怔,怎么突然说起TET的票房,“我不知道,会有第三周吗?”叶惟挺眉地笑了声:“只是第三周?女孩,‘我们抢银行!’”

    其实本该是她回答“我们抢银行”才对,这是邦妮的话。

    “什么是《驱魔录像》?”朵朵疑惑问道。妮娜笑答道:“没人告诉过你吗?你哥哥和恶魔战斗的录像。”叶惟头痛地皱眉,她故意的!朵朵惊呼:“我要看!”叶惟连忙道:“录像由妮娜保管的,你问她要。”顿时轮到妮娜皱眉!

    正嬉笑间,私人手机来了短信,叶惟拿出看看,是艾玛发来的:“我看到你了,我在校门口这边。你一个人过来,我有些关于下周客串的问题问你。警告:就你一个人!”

    他扭头望向校门那边,透过游人们之间,果然见艾玛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她是射手女校的明星学生,这里是她的地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