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5月1日又是五朔节,一个庆祝丰收的欧洲传统节日,在英国、德国等国家会有十分隆重的庆典活动,在北美则要视乎地区而定。欧洲定居者多的地方就会有欢庆。像洛杉矶布伦特伍德,射手女校每年都会在校前草坪上竖立五朔节花柱。

    因为家里离射手女校很近,叶惟往年少不了去瞅瞅,列夫等损友们也是——相比平时,节日到女校晃悠不惹人怀疑,很有机会搭讪到女校女生们,要不修女也可以,都尔的圣马尔定就在旁边不远。

    不过以前列夫他们面对女生就嗫嚅,没一年有邂逅的,而叶惟通常是和女生一起去,今年又是这样。

    今年五朔节适逢周末,叶惟想念家人了,下周末是母亲节,但LMS拍摄那边有勘景工作,这周有空就回家一趟吧,受伤后父母天天电话,让他们看看儿子安心也好,朵朵还不知道有这回事呢。

    周六早上,他和妮娜一起飞回洛杉矶,下午和家人主要是朵朵欢聚时光,晚上到吉娅家和好友聚会,知道并看过TET的大家赞不绝口,赞他拍得好,赞妮娜演得好,他全部收下了!

    TET能收获那么好的口碑,甚至幸运地惊动了斯蒂芬-金,叶惟当然开心,回想那段艰苦日子都变甜了,这是属于全剧组的光荣时刻!他知道这只是个开始,TET正用成绩赢得狮门的重视,大规模上映指日可待,那才是大家最荣光的时分。

    顺便说一下,他超喜欢斯蒂芬-金和理查德-麦瑟森的恐怖小说!

    周日五朔节这天早上,叶惟到几乎家门口边的“布伦特伍德酒店”和妮娜会合后,就带她步行前往射手女校去看花柱。还有朵朵,被她扯着衣服央求带她一起去玩,做哥哥的拒绝不了。

    他不知道自己多么狠心,才拒绝了蹦跳着也要去的托托。

    不就一根雨伞状散拉着彩带的柱子吗?

    女生!

    ……

    “你演得真棒,真的把我吓着了,不比那些电影明星差,你也要成为明星了,你真幸运!”

    “哈哈,我居然有演了部电影的朋友,真幸运!”

    “妮娜,能帮我拜托VIY也介绍我去参加电影试镜吗?求你了!分点好运给我吧?”

    “噢我的天啊,我在《多伦多星报》上看到你的名字,‘妮娜-杜波夫贡献了惊人楸表演’,怎么回事!?”

    “给我签个名吧,哈哈谢谢,我有的第一个明星亲笔签名!”

    自从《驱魔录像》上映之后,妮娜感觉自己的世界发生了很多变化。

    她的一天通常是这样的,白天到学校上学,放学了就去参加艺术体操国青队的集训,备战世青赛;晚上嘛要么待在家里,要么和好友出去玩,要么和尤尼克约会,但他现在拍电影真的很忙,也就周末可以腻在一起……

    变化的是好像真成了个电影明星!她竟然给别人签名了几回,呵呵。

    还不是所有朋友都看了电影,但知道的人都会称赞,和问起这是怎么发生的,因为要保密,对不知道VIY是她男朋友的人她就不提,对知道的人她就说VIY介绍的电影试镜,去试试而已,没想到就成了。真正清楚内情的人很少。

    “你真幸运”,无论知不知道,每个人都这么说。这话让她高兴,因为他们说得对,她觉得自己幸运极了,自从遇见尤尼克,幸运的事情就不断发生,每一天都过得那么难忘,真好。

    这个周末又是一场提起背包就走的旅行,她喜欢这样,喜欢和他一起做的每件事,当然包括去射手女校看五朔节花柱,像欧洲那边围着花柱或者篝火一起跳舞祈愿才好呢。

    ……

    今天射手女校有节日庆典活动,当叶惟三人到达时,宽阔郁青的校前草坪上已经有很多游人了,尤其在七彩花柱的周围。

    “列夫在哪里?”叶惟嘀咕,入目到处是青春甜美的女生,绝对云集布伦特伍德各校之美,她们成群结队的,身边有男生的只是少数,但单身的肯定也只是少数,这些可都是五月女王!

    这种场合不可能少得了列夫。他扫视着热闹的周围,怪了,没有发现疑似偷窥美女的身影。

    一不留神,就被右手拖着的朵朵挣脱开跑了去,“真漂亮!”她欢呼着跑到花柱边,跟在那里蹦跳玩耍的一小孩一起跳,举着双手转着身子,那是妮娜昨天教她的芭蕾舞。

    朵朵的活泼可爱顿时成了焦点,让周围的家长父母们投以微笑;可当她把自己转晕并跌倒在地,就是一片忍俊不禁的轻笑了。

    “哈哈哈!”几个小男孩也笑起来,起身的朵朵朝他们做鬼脸,他们还笑,直至两双恶狠狠的眼睛瞪着他们。

    “我能看到你们以后悲惨的高中生活。”为免进一步惹人注目,叶惟上去把朵朵拖走,赠了他们一句话:“毕业舞会找不到女伴时,想想今天。”跟在旁边的妮娜骤然单脚踮起,轻松地旋转了几圈,向呆了的小男孩们道:“永远别嘲笑女生。”

    两人刚一转身背向他们,走向草坪另一边,都忍不住噗通笑了,被各一边拖着的朵朵兴奋地叫:“你们好酷!”

    这两天哥哥的酷指数在她心中直线上升,不是谁都有石膏手臂的,他和恶魔战斗受的伤!最后恶魔被哥哥消灭了。

    “是的,我们简直是《黑超特警组》。”叶惟气昂昂地抬手做了个戴墨镜的动作,“或者《蓝调兄弟》。”

    “没有情侣的吗?”妮娜有点嗔,没看过《蓝调兄弟》,可一听兄弟就知道是两个男的。

    “那我们是《邦妮和克莱德》。”叶惟随即笑说,“你觉得TET的票房接下来会怎么样?”妮娜闻言一怔,怎么突然说起TET的票房,“我不知道,会有第三周吗?”叶惟挺眉地笑了声:“只是第三周?女孩,‘我们抢银行!’”

    其实本该是她回答“我们抢银行”才对,这是邦妮的话。

    “什么是《驱魔录像》?”朵朵疑惑问道。妮娜笑答道:“没人告诉过你吗?你哥哥和恶魔战斗的录像。”叶惟头痛地皱眉,她故意的!朵朵惊呼:“我要看!”叶惟连忙道:“录像由妮娜保管的,你问她要。”顿时轮到妮娜皱眉!

    正嬉笑间,私人手机来了短信,叶惟拿出看看,是艾玛发来的:“我看到你了,我在校门口这边。你一个人过来,我有些关于下周客串的问题问你。警告:就你一个人!”

    他扭头望向校门那边,透过游人们之间,果然见艾玛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她是射手女校的明星学生,这里是她的地盘……

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看到了一具或两具尸体    “突发的驱魔之争”

    先是索尼惊人地把《艾米丽-罗斯的驱魔》HF提前三个月到6月-日公映,几乎话音未落,被忽略良久的华纳兄弟竟然随之宣布,原定于6月2日上映的驱魔人外传》(pTT推迟至6月-日上映。

    一片哗然之上,再增喧嚣

    6月-日,突然成了驱魔战场。

    索尼影业的发行部主管罗伊-布鲁尔无可奈何般告诉媒体们:“我们的调档只是基于市场考虑,激烈竞争绝对不是我们想要的局面,但现在事情发生了,我们就必须作出应对。”

    “人们很容易就忘记驱魔人》系列才是最先的最正宗的驱魔片。”华纳的发行部主管丹-费尔曼火大般向媒体们表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调档。是的如果问我们是不是想竞争,是的我们想竞争。”

    什么发生了?

    哪来的驱魔人外传》?

    这是怎么回事?

    惊疑的影迷观众们如果看看Bff最新出炉的一篇深度分析文章“突发的驱魔之争”就会明白个大概,就会知道罗伊-布鲁尔、丹-费尔曼的话有多么的贱。

    简单的说。

    驱魔人外传》的确是最先拍摄的,拍摄于2年ll月26-年-月,但它像突然出现的原因还有些故事。

    从1997年开始,制片商摩根溪、发行商华纳兄弟要重启驱魔人》品牌,于是开始筹拍前传,中间历经波折,到年6月终于要开拍了。然而这个项目依然受着诡异的“驱魔人诅咒”——拍驱魔片必定有剧组人员出事,或死,或伤。

    驱魔人》(1973)当年拍了一年多,先后有九名项目人员非正常死亡,拍摄中还曾经被莫名的神秘大火烧毁了场景。前传开拍之际,最初导演约翰-弗兰克海默因重病不得不退出,一个月后去世,享年2岁。

    摩根溪当然只能重找导演,时年3岁的保罗-施拉德,来头很大的“电影小子”之一(《愤怒的公牛》、《出租车司机》的编剧,《色情电影》、《三岛由纪夫传》的导演)。这回顺利拍摄了,但是拍完之后,摩根溪公司几乎气疯,施拉德拿着数千万预算居然拍出一堆并不血腥恐怖的影像,而是大玩悬疑和心理恐怖,跟制片定位完全不同……

    施拉德被解雇了,他的版本也被放进地下储存室,摩根溪决定再砸钱重制,找来年轻些的雷尼-哈林导演(时年44岁,《猛鬼街4》、《虎胆龙威2》导演),编剧阿历克斯-霍利也对剧本做了些调整,然后又花几千万拍出了重制版拍摄于203年ll月264年2月),也就是驱魔人前传》。它其中只用了施拉德版本的10%素材,这回很血腥了,血腥到影片最初被分为N17级,经过删减才定为B级。

    不是每个重制版都能起死回生,这部前传去年上映后一败涂地片费660万,北美票房182万,全球80万,最大规模213家影院,新鲜度l,喜爱度2。摩根溪和华纳简直是被恶魔折磨了一把,花那么多钱和时间,却

    这个时候,他们想起了地下储存室里还有一个版本……既然不甘心,碰碰运气也好,摩根溪又砸了几百万进去做后制,制片费号称60万,也是B级,继续由华纳发行,今年6月2日,l10家影院开幕,名为驱魔人外传》。

    谁都知道这真的只是碰运气,因为剧本的主框架还是那个,去年的前传都不行,会有多少观众再花钱去看这个外传?所以华纳的发行很马虎,基本没做宣传,也不做影评人放映会,档期还定得随便,226日可是《星战前传-》的首周那周没有其它新片上映,除了它。

    最近忽然风云变幻,驱魔影市不同了

    反正是混水摸鱼,为什么不到热点爆炸的那一周混?拉到几个糊里糊涂要去看TPT结果看了DpTTPR勺观众也好。

    于是,推迟上映,并且扩大开幕规模至550家影院,还专找那些同时上映TPT的影城,“是的我们想竞争”。

    《艾米丽-罗斯的驱魔》改编于真人真事,70年代德国的“安妮丽斯-米歇尔驱魔事件”,一个虔诚的天主教教徒少女因驱魔而死,德国政府以“过失杀人罪”控告她的父母和驱魔的神父,后判处缓刑。这件事因为种种的灵异恐怖,又正好发生在驱魔人》上映那前后几年(1970-1976),所以当时轰动全球,直至现在也是最著名的灵异事件之一,还涉及司法、宗教狂热等方面。

    THFB是首次把它搬上大银幕的影片,制片费193万,拍摄于204年ll月初266年l月,导演斯科特-德瑞克森是个青年导演(年龄未向媒体公布,大概340,这是他的长片处女作,他还是编剧之一。

    无论坚固电影等三家制片商,还是索尼这北美发行商,都对THFB有着厚望,尤其在驱魔人前传》惨败之后。市场对旧品牌的失望,正好给了新品牌上位的机会。在定档上,一来料定DpTTF闹不出事,二来驱魔影市的衰弱不适合激烈的暑假档,索尼就把它排到九月份,一个比较安静的档期。

    THFB不是B级片或者小成本片,它是正经的二千万预算项目,所以一直有做着前期宣传。因为故事并不乏吸引力,不少恐怖片、驱魔片影迷都在期待,就等九月份一到,加冕驱魔片新典范的桂冠。

    然而这个如意算盘被一部伪纪录片彻底打乱

    驱魔录像》,制片费6万,拍摄于204年2月,之前谁都没有当回事,甚至没有过留意,有也只认为它是狮门的无聊试水,但现在不同了,它已经占据着几乎所有的驱魔眼球。

    又是少女,又是驱魔,又是死亡虽然没有法庭辩护的部分,TPT和THFB却是实实在在的类型撞车,它早公映三个月,更意味着占得先机,把驱魔片新形象和空虚多年的影市拿走。

    索尼坐不住了,就算偶尔会有反例,但电影发行通常是“谁先入,谁获利”,看了TPT的观众三个月后会不会想要再看一部驱魔片?买了TPT的PDR勺人们会不会再买THF这真的无法判断,极可能是不会,因为驱魔市场没那么大,因为内容太类似。

    提前上映一般是为了避免同期的撞车,或避开同期大概率的激战,另一种则是同类竞争下的抢占先机。

    比如1997年,环球的《山崩地裂》片费6亿)和2世纪福克斯的《活火熔城》片费3。9亿),都是火山爆发的p13级动作灾难片,上演了一出你提前,我也提前,你又提前,我再提前的好戏。

    最终《山崩地裂》2月7号上映,北美/全球票房各3。6亿/亿;《活火熔城》因为两次喷发的镜头拍得慢,提不上去了,4月2号上映,北美/全球票房各3。49亿2亿。

    《活火熔城》输了,《山崩地裂》好不了哪去,双输。

    两部影片如此竞争,不外乎一种结果:l两败俱伤;2一部打败另一部;-双赢。

    因为竞争会引动市场的热点和话题,运气好就会激发更多观众到影院观影,而且要把两部都看了再分个高低,双赢;运气不好就市场被分稀和搅乱,双输;如果观众们只对其中一部特别感兴趣,并且看一部就够了,那就一部打败另一部。

    这要取决于很多方面,影片的品质、口碑、观众缘;以及往往是关键性的,宣传

    如果TPT的发行方是派拉蒙、环球这种巨头,索尼可能不会这么做,华纳兄弟也不会趁机占便宜,但面对的是狮门,一家新兴没几年的独立公司它们欺负它没有顾忌。

    狮门被这么整不是第一回了,去年的《惩罚者》……被有迪士尼做靠山的米拉麦克斯的《杀死比尔2》完爆……

    时隔一年,狮门又遇到这种情况,而且更加恶劣得多,明明是自己做起来的影市热点,眼看就要丰收了,却有人要来抢夺胜利果实,两个。

    单馆十万很惊艳?预期很广阔?那是没有竞争它的天敌来了,影院里的驱魔片要从一部变为三部。

    索尼刚刚因为《极限特工2》摔了一跟狠的,憋着一口恶气,突然提前三个月的背后也是发行节奏的打乱,必须加速才行,所以就在宣布调档的同时,THFPR勺宣传已经轰烈地开始了。

    电视广告,TPT有吗?电视脱口秀,TPT有吗?网络娱乐网站轰炸式广告,TPT有吗?卢外大广告牌,TPT有吗?

    另一方面华纳兄弟借助时代华纳集团的传媒力量在曝光上打压TPT,提升DpTTB狮门又能怎么样?

    狮门正给TPT做着疯狂宣传,却主要是互联网的病毒营销,各种评论媒体的口碑营销说到底,依然是穷人式发行,投入经费还不如THFB制片费的零头……

    “听说最近有部驱魔片很好看。”

    “叫什么?”

    “《艾米丽-罗斯的驱魔》?驱魔人外传》?”

    尽管TPT在爆炸,但面对强壮狡诈的一个强盗和一个小偷,它能不能赢真不好说。

    狮门的应对无非三种,l∶提前上映,可这是打乱自己的节奏,宣传不到位就大规模,还要对上《星战前传-》、《马达加斯加》这种大片?以及很有票房号召力的亚当-桑德勒的新片《最长的一码》?一两周后还要再战同类强敌?原本票房上亿变几千万,几千万变几百万。

    2∶推迟上映,这是一个更糟糕的选择,等于把胜果白白地送给索尼,等得不耐烦的观众全跑去看了THFBTPT?看心情吧。

    那么,-∶保持不变,继续6月-日……

    ※※

    “罗伊,不管你们怎么想的,这样做太不好了”

    得知消息后,乔恩-菲尔海默、汤姆-奥登伯格等每个狮门人都怒火冲天,这甚至没有先私下通知他们被索尼卑鄙地暗算,奥登伯格却第一时间打给索尼发行部主管罗伊-布鲁尔,还是希望可以讨论个双赢的方案出来。

    他只是说太不好,意思其实是你们这些婊子养的太贱了一点游戏规矩都不讲吗?

    “我们也很无奈,相信我,真的没办法。”电话传出布鲁尔带着委屈的叹息,“THFB是我们的重要项目,你让我们能怎么办?我们的立项更早、拍摄更早、投入更大,失败可以,原因不能是上映晚了。”

    言下之意是狮门先惹的索尼,是你们破坏了我们的计划,这是你们的错。

    奥登伯格忍着怒火,继续好声好气地交涉:“几周之前还没有任何人谈论驱魔片,我们都知道是TPT创造的热点。理智点,你们偷不走的,这样只会让观众困惑,也许会出现大家都不想见到的情况。三个月时间够让市场歇息的了,TPT先把市场做热,THFB再在热市上映,不更好?”

    “我不知道,这是CPO的决定。”布鲁尔并没有商讨的意思,还是那语气:“林顿认为这是对索尼最有益处的做法。汤姆,不是我们有什么恩怨,只是,生意就是生意。”

    索尼影业董事长兼CP迈克尔-林顿,当然要他首肯才会调档,奥登伯格知道,布鲁尔搬出林顿等于没得谈,索尼不会让步。

    “我有个建议,你们可以考虑提前一周公映,这就没问题了。”布鲁尔很好心似的。

    没问题?问题更大奥登伯格十分气闷,首先悬崖那边早已明确要求“不能和《马达加斯加》开幕周撞车”,就算没有这要求也不行,那周的竞争比-号那周还激烈,提前是正好落入索尼的圈套……

    “不多说了,我这边很忙,你知道提前三个月要做的工作太多了。”布鲁尔呵呵的轻笑了声,“祝你们好运,也祝我们好运。”

    ※※

    这场突发的驱魔之争已经引起了全球娱乐媒体的关注报道,影迷们都期待着狮门会作什么反应?

    没有等待多久,狮门的发行部主管汤姆-奥登伯格就发表了声明:“THFB和DpTTPR勺调档都是无理的,这就像你辛苦工作了很久,要领工资了而有人去冒领。我们不害怕竞争,TPT的公映不会改期。”

    不改期

    媒体们纷纷报道狮门的强硬态度,颇有点报道不过来的是,索尼方面很快就做了回应:“谈到辛苦工作,一部制作仅用了18天的影片和一部拍摄就用了两个多月的影片,谁来告诉我哪一部更久?我们再次重申,调档只是基于市场考虑,不针对任何人。”

    一边说不针对任何人,一边讽刺TPT廉价低劣

    那边华纳兄弟不甘被忽视般,丹-费尔曼向媒体笑称:“剥削片说别人冒领工资是可笑的,因为那就是它做的。”而对于DpTTPR勺延期才是在剥削TPT的质疑,他说:“有人疯了。驱魔市场的升温的确是我们增大规模的原因,但驱魔人》系列永远是被剥削的那一个。”

    三家公司打起了口水战这场驱魔之争持续发酵,媒体们开始接触三部电影的主创们,想要得到他们的看法。

    DpTTF导演保罗-施拉德不予评论,这项目其他人也没有发声,前传变外传,早已伤透了他们的心。

    而可能跟索尼的宣传有关,《好莱坞报道者》采访到了THFB导演斯科特-德瑞克森,他评论说:“其实我们更像伪纪录片,我们是根据真事改编的,TPT并不是。我对伪纪录片没有偏见,也没有特别喜好。”

    当谈到尤尼克-库勒,德瑞克森半开玩笑般的说:“他18天制作一部电影很惊人,但我不会选择这么做,我喜欢用更多时间去花心思。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坐下来交流,不过他得先露面。”

    话语间掩不住一股恃才的傲气,以及对《艾米丽-罗斯的驱魔》的信心。

    这下有好戏看了媒体们、影迷们都十分兴奋,真是应了那一句古话:好莱坞戏外比戏里更加精彩

    而这时候出人意料的一个情况彻底引爆了这场纷争,神秘的尤尼克-库勒亲自回应了他开了一个博客,事实上之前就有假冒他的博客出现过,可这回千真万确,因为这个博客是经得狮门认证,还在TPT官网上有外链的。

    这位现在倍受瞩目的天才导演,一开博就连续更新了两篇文章,都是简短的一句话,两部惊悚电影各一句的经典台词

    第一句来自奥斯卡最佳影片《沉默的羔羊》,第二句来自新浪潮的经典《屠夫》,回应了很多,回应了一切。

    让他的影迷粉丝们、让等着TPT在自己城市上映的年轻人们、惊悚恐怖片爱好者们、好事者们……都感到热血沸腾

    这不是个抑郁自闭的天才,这是个邪气冷酷的天才

    不过……驱魔录像》,驱魔人外传》,《艾米丽-罗斯的驱魔》。

    最后谁胜谁负,谁生谁死,都要等到6月-日那一周,世界才会知道。

    ※※

    尤尼克-库勒:

    “曾经有人想调查我。我就着蚕豆和红酒,把他的肝脏吃掉了。”

    “我看到了一具或两具尸体,头飘在风中,被砍成两半,嘴张开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