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突发的驱魔之争”

    先是索尼惊人地把《艾米丽-罗斯的驱魔》HF提前三个月到6月-日公映,几乎话音未落,被忽略良久的华纳兄弟竟然随之宣布,原定于6月2日上映的驱魔人外传》(pTT推迟至6月-日上映。

    一片哗然之上,再增喧嚣

    6月-日,突然成了驱魔战场。

    索尼影业的发行部主管罗伊-布鲁尔无可奈何般告诉媒体们:“我们的调档只是基于市场考虑,激烈竞争绝对不是我们想要的局面,但现在事情发生了,我们就必须作出应对。”

    “人们很容易就忘记驱魔人》系列才是最先的最正宗的驱魔片。”华纳的发行部主管丹-费尔曼火大般向媒体们表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调档。是的如果问我们是不是想竞争,是的我们想竞争。”

    什么发生了?

    哪来的驱魔人外传》?

    这是怎么回事?

    惊疑的影迷观众们如果看看Bff最新出炉的一篇深度分析文章“突发的驱魔之争”就会明白个大概,就会知道罗伊-布鲁尔、丹-费尔曼的话有多么的贱。

    简单的说。

    驱魔人外传》的确是最先拍摄的,拍摄于2年ll月26-年-月,但它像突然出现的原因还有些故事。

    从1997年开始,制片商摩根溪、发行商华纳兄弟要重启驱魔人》品牌,于是开始筹拍前传,中间历经波折,到年6月终于要开拍了。然而这个项目依然受着诡异的“驱魔人诅咒”——拍驱魔片必定有剧组人员出事,或死,或伤。

    驱魔人》(1973)当年拍了一年多,先后有九名项目人员非正常死亡,拍摄中还曾经被莫名的神秘大火烧毁了场景。前传开拍之际,最初导演约翰-弗兰克海默因重病不得不退出,一个月后去世,享年2岁。

    摩根溪当然只能重找导演,时年3岁的保罗-施拉德,来头很大的“电影小子”之一(《愤怒的公牛》、《出租车司机》的编剧,《色情电影》、《三岛由纪夫传》的导演)。这回顺利拍摄了,但是拍完之后,摩根溪公司几乎气疯,施拉德拿着数千万预算居然拍出一堆并不血腥恐怖的影像,而是大玩悬疑和心理恐怖,跟制片定位完全不同……

    施拉德被解雇了,他的版本也被放进地下储存室,摩根溪决定再砸钱重制,找来年轻些的雷尼-哈林导演(时年44岁,《猛鬼街4》、《虎胆龙威2》导演),编剧阿历克斯-霍利也对剧本做了些调整,然后又花几千万拍出了重制版拍摄于203年ll月264年2月),也就是驱魔人前传》。它其中只用了施拉德版本的10%素材,这回很血腥了,血腥到影片最初被分为N17级,经过删减才定为B级。

    不是每个重制版都能起死回生,这部前传去年上映后一败涂地片费660万,北美票房182万,全球80万,最大规模213家影院,新鲜度l,喜爱度2。摩根溪和华纳简直是被恶魔折磨了一把,花那么多钱和时间,却

    这个时候,他们想起了地下储存室里还有一个版本……既然不甘心,碰碰运气也好,摩根溪又砸了几百万进去做后制,制片费号称60万,也是B级,继续由华纳发行,今年6月2日,l10家影院开幕,名为驱魔人外传》。

    谁都知道这真的只是碰运气,因为剧本的主框架还是那个,去年的前传都不行,会有多少观众再花钱去看这个外传?所以华纳的发行很马虎,基本没做宣传,也不做影评人放映会,档期还定得随便,226日可是《星战前传-》的首周那周没有其它新片上映,除了它。

    最近忽然风云变幻,驱魔影市不同了

    反正是混水摸鱼,为什么不到热点爆炸的那一周混?拉到几个糊里糊涂要去看TPT结果看了DpTTPR勺观众也好。

    于是,推迟上映,并且扩大开幕规模至550家影院,还专找那些同时上映TPT的影城,“是的我们想竞争”。

    《艾米丽-罗斯的驱魔》改编于真人真事,70年代德国的“安妮丽斯-米歇尔驱魔事件”,一个虔诚的天主教教徒少女因驱魔而死,德国政府以“过失杀人罪”控告她的父母和驱魔的神父,后判处缓刑。这件事因为种种的灵异恐怖,又正好发生在驱魔人》上映那前后几年(1970-1976),所以当时轰动全球,直至现在也是最著名的灵异事件之一,还涉及司法、宗教狂热等方面。

    THFB是首次把它搬上大银幕的影片,制片费193万,拍摄于204年ll月初266年l月,导演斯科特-德瑞克森是个青年导演(年龄未向媒体公布,大概340,这是他的长片处女作,他还是编剧之一。

    无论坚固电影等三家制片商,还是索尼这北美发行商,都对THFB有着厚望,尤其在驱魔人前传》惨败之后。市场对旧品牌的失望,正好给了新品牌上位的机会。在定档上,一来料定DpTTF闹不出事,二来驱魔影市的衰弱不适合激烈的暑假档,索尼就把它排到九月份,一个比较安静的档期。

    THFB不是B级片或者小成本片,它是正经的二千万预算项目,所以一直有做着前期宣传。因为故事并不乏吸引力,不少恐怖片、驱魔片影迷都在期待,就等九月份一到,加冕驱魔片新典范的桂冠。

    然而这个如意算盘被一部伪纪录片彻底打乱

    驱魔录像》,制片费6万,拍摄于204年2月,之前谁都没有当回事,甚至没有过留意,有也只认为它是狮门的无聊试水,但现在不同了,它已经占据着几乎所有的驱魔眼球。

    又是少女,又是驱魔,又是死亡虽然没有法庭辩护的部分,TPT和THFB却是实实在在的类型撞车,它早公映三个月,更意味着占得先机,把驱魔片新形象和空虚多年的影市拿走。

    索尼坐不住了,就算偶尔会有反例,但电影发行通常是“谁先入,谁获利”,看了TPT的观众三个月后会不会想要再看一部驱魔片?买了TPT的PDR勺人们会不会再买THF这真的无法判断,极可能是不会,因为驱魔市场没那么大,因为内容太类似。

    提前上映一般是为了避免同期的撞车,或避开同期大概率的激战,另一种则是同类竞争下的抢占先机。

    比如1997年,环球的《山崩地裂》片费6亿)和2世纪福克斯的《活火熔城》片费3。9亿),都是火山爆发的p13级动作灾难片,上演了一出你提前,我也提前,你又提前,我再提前的好戏。

    最终《山崩地裂》2月7号上映,北美/全球票房各3。6亿/亿;《活火熔城》因为两次喷发的镜头拍得慢,提不上去了,4月2号上映,北美/全球票房各3。49亿2亿。

    《活火熔城》输了,《山崩地裂》好不了哪去,双输。

    两部影片如此竞争,不外乎一种结果:l两败俱伤;2一部打败另一部;-双赢。

    因为竞争会引动市场的热点和话题,运气好就会激发更多观众到影院观影,而且要把两部都看了再分个高低,双赢;运气不好就市场被分稀和搅乱,双输;如果观众们只对其中一部特别感兴趣,并且看一部就够了,那就一部打败另一部。

    这要取决于很多方面,影片的品质、口碑、观众缘;以及往往是关键性的,宣传

    如果TPT的发行方是派拉蒙、环球这种巨头,索尼可能不会这么做,华纳兄弟也不会趁机占便宜,但面对的是狮门,一家新兴没几年的独立公司它们欺负它没有顾忌。

    狮门被这么整不是第一回了,去年的《惩罚者》……被有迪士尼做靠山的米拉麦克斯的《杀死比尔2》完爆……

    时隔一年,狮门又遇到这种情况,而且更加恶劣得多,明明是自己做起来的影市热点,眼看就要丰收了,却有人要来抢夺胜利果实,两个。

    单馆十万很惊艳?预期很广阔?那是没有竞争它的天敌来了,影院里的驱魔片要从一部变为三部。

    索尼刚刚因为《极限特工2》摔了一跟狠的,憋着一口恶气,突然提前三个月的背后也是发行节奏的打乱,必须加速才行,所以就在宣布调档的同时,THFPR勺宣传已经轰烈地开始了。

    电视广告,TPT有吗?电视脱口秀,TPT有吗?网络娱乐网站轰炸式广告,TPT有吗?卢外大广告牌,TPT有吗?

    另一方面华纳兄弟借助时代华纳集团的传媒力量在曝光上打压TPT,提升DpTTB狮门又能怎么样?

    狮门正给TPT做着疯狂宣传,却主要是互联网的病毒营销,各种评论媒体的口碑营销说到底,依然是穷人式发行,投入经费还不如THFB制片费的零头……

    “听说最近有部驱魔片很好看。”

    “叫什么?”

    “《艾米丽-罗斯的驱魔》?驱魔人外传》?”

    尽管TPT在爆炸,但面对强壮狡诈的一个强盗和一个小偷,它能不能赢真不好说。

    狮门的应对无非三种,l∶提前上映,可这是打乱自己的节奏,宣传不到位就大规模,还要对上《星战前传-》、《马达加斯加》这种大片?以及很有票房号召力的亚当-桑德勒的新片《最长的一码》?一两周后还要再战同类强敌?原本票房上亿变几千万,几千万变几百万。

    2∶推迟上映,这是一个更糟糕的选择,等于把胜果白白地送给索尼,等得不耐烦的观众全跑去看了THFBTPT?看心情吧。

    那么,-∶保持不变,继续6月-日……

    ※※

    “罗伊,不管你们怎么想的,这样做太不好了”

    得知消息后,乔恩-菲尔海默、汤姆-奥登伯格等每个狮门人都怒火冲天,这甚至没有先私下通知他们被索尼卑鄙地暗算,奥登伯格却第一时间打给索尼发行部主管罗伊-布鲁尔,还是希望可以讨论个双赢的方案出来。

    他只是说太不好,意思其实是你们这些婊子养的太贱了一点游戏规矩都不讲吗?

    “我们也很无奈,相信我,真的没办法。”电话传出布鲁尔带着委屈的叹息,“THFB是我们的重要项目,你让我们能怎么办?我们的立项更早、拍摄更早、投入更大,失败可以,原因不能是上映晚了。”

    言下之意是狮门先惹的索尼,是你们破坏了我们的计划,这是你们的错。

    奥登伯格忍着怒火,继续好声好气地交涉:“几周之前还没有任何人谈论驱魔片,我们都知道是TPT创造的热点。理智点,你们偷不走的,这样只会让观众困惑,也许会出现大家都不想见到的情况。三个月时间够让市场歇息的了,TPT先把市场做热,THFB再在热市上映,不更好?”

    “我不知道,这是CPO的决定。”布鲁尔并没有商讨的意思,还是那语气:“林顿认为这是对索尼最有益处的做法。汤姆,不是我们有什么恩怨,只是,生意就是生意。”

    索尼影业董事长兼CP迈克尔-林顿,当然要他首肯才会调档,奥登伯格知道,布鲁尔搬出林顿等于没得谈,索尼不会让步。

    “我有个建议,你们可以考虑提前一周公映,这就没问题了。”布鲁尔很好心似的。

    没问题?问题更大奥登伯格十分气闷,首先悬崖那边早已明确要求“不能和《马达加斯加》开幕周撞车”,就算没有这要求也不行,那周的竞争比-号那周还激烈,提前是正好落入索尼的圈套……

    “不多说了,我这边很忙,你知道提前三个月要做的工作太多了。”布鲁尔呵呵的轻笑了声,“祝你们好运,也祝我们好运。”

    ※※

    这场突发的驱魔之争已经引起了全球娱乐媒体的关注报道,影迷们都期待着狮门会作什么反应?

    没有等待多久,狮门的发行部主管汤姆-奥登伯格就发表了声明:“THFB和DpTTPR勺调档都是无理的,这就像你辛苦工作了很久,要领工资了而有人去冒领。我们不害怕竞争,TPT的公映不会改期。”

    不改期

    媒体们纷纷报道狮门的强硬态度,颇有点报道不过来的是,索尼方面很快就做了回应:“谈到辛苦工作,一部制作仅用了18天的影片和一部拍摄就用了两个多月的影片,谁来告诉我哪一部更久?我们再次重申,调档只是基于市场考虑,不针对任何人。”

    一边说不针对任何人,一边讽刺TPT廉价低劣

    那边华纳兄弟不甘被忽视般,丹-费尔曼向媒体笑称:“剥削片说别人冒领工资是可笑的,因为那就是它做的。”而对于DpTTPR勺延期才是在剥削TPT的质疑,他说:“有人疯了。驱魔市场的升温的确是我们增大规模的原因,但驱魔人》系列永远是被剥削的那一个。”

    三家公司打起了口水战这场驱魔之争持续发酵,媒体们开始接触三部电影的主创们,想要得到他们的看法。

    DpTTF导演保罗-施拉德不予评论,这项目其他人也没有发声,前传变外传,早已伤透了他们的心。

    而可能跟索尼的宣传有关,《好莱坞报道者》采访到了THFB导演斯科特-德瑞克森,他评论说:“其实我们更像伪纪录片,我们是根据真事改编的,TPT并不是。我对伪纪录片没有偏见,也没有特别喜好。”

    当谈到尤尼克-库勒,德瑞克森半开玩笑般的说:“他18天制作一部电影很惊人,但我不会选择这么做,我喜欢用更多时间去花心思。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坐下来交流,不过他得先露面。”

    话语间掩不住一股恃才的傲气,以及对《艾米丽-罗斯的驱魔》的信心。

    这下有好戏看了媒体们、影迷们都十分兴奋,真是应了那一句古话:好莱坞戏外比戏里更加精彩

    而这时候出人意料的一个情况彻底引爆了这场纷争,神秘的尤尼克-库勒亲自回应了他开了一个博客,事实上之前就有假冒他的博客出现过,可这回千真万确,因为这个博客是经得狮门认证,还在TPT官网上有外链的。

    这位现在倍受瞩目的天才导演,一开博就连续更新了两篇文章,都是简短的一句话,两部惊悚电影各一句的经典台词

    第一句来自奥斯卡最佳影片《沉默的羔羊》,第二句来自新浪潮的经典《屠夫》,回应了很多,回应了一切。

    让他的影迷粉丝们、让等着TPT在自己城市上映的年轻人们、惊悚恐怖片爱好者们、好事者们……都感到热血沸腾

    这不是个抑郁自闭的天才,这是个邪气冷酷的天才

    不过……驱魔录像》,驱魔人外传》,《艾米丽-罗斯的驱魔》。

    最后谁胜谁负,谁生谁死,都要等到6月-日那一周,世界才会知道。

    ※※

    尤尼克-库勒:

    “曾经有人想调查我。我就着蚕豆和红酒,把他的肝脏吃掉了。”

    “我看到了一具或两具尸体,头飘在风中,被砍成两半,嘴张开着。”

第二百六十四章 打破了市场观点    “这部电影最可怕的是它让你觉得这种事情真的会发生,而且已经发生了。我发现自己无法错过它哪怕一秒,因为它始终都那么扣人心弦,甚至让你有窒息的感觉。”——B4斯宾塞-

    “它是非常好的,比那些驱魔人》后续影片好得多,一些恶魔场景真的吓到我了,最后是悲伤的,让我真希望没有看过这部电影。看看时钟,现在是凌晨-点了,但我无法入睡。”——44康纳L

    “我要两张驱魔录像》的门票,谢谢。”

    “麻烦给我们四张驱魔录像》。”

    乌黑的夜空下,洛杉矶地标影城、多伦多奥德奥影城,又是周五午夜场,还是那两个TPT放映厅,没有改变半点位置,然而有什么不同了观众席不再是零散空荡的景象,离开场还有十分钟就已经坐了大半的观众,放眼过去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居多。

    他们大部分人显然不是随机观众,而是冲着TPT来到这里的

    今天夜班的散场调查员克恩站在门口,看着一位位观众还在源源不断地走进去,不由默默感慨,这是要爆满的上座形势啊犹记得去年的《颤栗汪洋》开幕周末午夜场也没这样,《电锯惊魂》也没这样……

    是小小能量的短暂爆发?还是巨大能量的小小泄漏?

    “噢都要满座了……我就说要早点来的,好座位都没了”又一对年轻情侣观众,那女生一看到影厅内的情况顿时抱怨。那男生满脸惊讶:“怎么会这么多人,我还以为没什么人会看,不是说伪纪录片吗?”

    两人说着话走过,克恩轻轻的喔了声,原来伪纪录片还真有人会看第二回他现在是希望TPT冲上天空的死忠,因为它让他也算见过斯蒂芬-金一面,还让他也几乎落泪

    本周只有两部大规模上映的新片:科幻片《银河系漫游指南》、动作惊悚片《极限特工2》。它们卖不卖座还不知道,但在这两个影城,它们似乎不是最卖座的……

    一声声的驱魔录像》在响起,一张张门票在售出,一场场驱魔在放映,惊叫、死寂、哽咽……

    当4月2号-月l号周末过去,周末票房排行榜新鲜出炉,好莱坞的“恐惧TPT票房爆发病”骤然一下病情加重,一众的发行部主管窘迫地咽咽口水,一众的公司最高层痛苦地拍桌子摔东西。

    甚至包括了……梦工厂。

    而看着票房统计、散场调查统计等报表,狮门公司总部响起了欣喜若狂的欢呼声掌声,太棒了这个票房数字,太漂亮了一部被影评界盛赞、被外界关注的商业恐怖片没有反常地卖不动,它正在急速上升

    “我们得开始对它进行计划26家影院上映规模的宣传发行,毫无疑问。”

    周一这天,乔恩-菲尔海默决然地拍板决定,再不行动就真的彻底耽误了。由于是合作发行,狮门要做好发行预算保证有利可赚,但另一方面影片的知名度越高,它的影碟才越好卖,而且狮门的品牌价值又得以提高,所以必须全力对待。

    其实早从拿到周五午夜场数据开始,奥登伯格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公司的未来一片光明,他的未来也是这时忽然惊想起什么,“我们先要取得悬崖电影那边的同意……”

    乔恩怔了怔,也想起了这回事,TPT的发行合作合同有不少古怪条款,其中之一就是要悬崖同意才可以大规模上映。当时谁都没当回事,现在却有了变数……按理说没理由不同意,但悬崖电影等于是尤尼克-库勒,如果那怪人有什么怪想法……

    “赶紧联系悬崖,尽一切力量得到同意,最好说服库勒愿意露面,能拿多少资料就多少。”乔恩紧张地吁了口气

    格兰德两人而已。他试过亲自联系库勒了,多想和这位新天才建立友谊,谈谈未来的合作、谈谈TPT的续集版权,由库勒继续主创做成系列的可能,然而就是联系不到。

    “我尽力。”奥登伯格点头说。

    这次的联系倒是挺顺利,通过格兰德两人,狮门当天就得到了库勒的回复,让人振奋的是可以大规模发行让人恨得牙痒的是“做好保密”,对他的信息的保密要做得更多更好多的资料没有,就多了一条“出生在美国”。至于续集版权先不用谈,他的原话“现在不是谈续集的时候。”

    美国本土的天才导演这绝对会让美国媒体更加激动,又一个

    狮门当然答应了,没有公司会在现在停下,就算“神秘博士”不利于宣传,也要把他做成一个宣传卖点。

    4月2日-月6日,205年

    ————电影————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片成本(百万)

    《银河系漫游指南》—-第l位——-第l周———-13-家————6,26———66450—2,6450----20

    《极限特工2》—-第-位——-第l周————348家—————,0————15,3I956—l63I956-----67

    《鬼哭神嚎》-第4位-----第-周-------05B家————322----------f10,66UU0--263082------f19

    驱魔录像》—-第44位(上升3)—-第2周———2家———2014———1002B————2l,36------3。45

    “这就是你说的它没有那么好,你说的观众那边不一定”源泉CP迈克-普拉德利怒吼着木头般的罗彼文顿,几乎要掐住他的脖子,简直欲哭无泪,“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源泉总是走霉运,因为你的‘商业眼光,就是一摊狗-屎你害死我们公司了”

    另一边,阿莱恩斯CPO克里斯托弗-阿莱恩斯瞪着羞愧的肯-维尔曼,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气得有一种快吐血的感觉,一个金矿白白就不要了他呼着粗气:“肯,肯……你知道我是赏识你的,可是这回,你给我一个不处罚你的理由?”

    “该死的TPT”、“单馆6万?见鬼”、“我不明白这怎么回事,它是伪纪录片,观众应该不会再上当了啊

    烦恼、懊悔、沮丧的发行商们

    很多人都不明白,又或者说很多人正渐渐明白,根本没有“观众消费伪纪录片一次就够”这回事,只是一个错误的群体臆想,有也已经是过去式了,爆炸性增长的本周最高的单馆6万

    当一部p13级的恐怖片出现这种势头,谁都知道一场千万级的爆发在所难免,他们的病无药可救。

    到底是谁最先说伪纪录片不能有TAKBO的?操

    新线公司发行部办公室,众人都没有谈论这个市场热点,假装没有TPT存在似的,不然能怎样?他们说的“愚蠢可怜的制片人”成了神秘的全能天才,说的“烂在手里的山寨剥削片”成了叫好卖座的恐怖片经典……

    “要不你们先看看?也许是个像《指环王》那样的惊喜呢?”库勒的话被当了办公室笑料半年,开始变成了可怕的噩梦。

    什么时候开始,新线变得像个傲慢愚笨的老妇人,谁都说不清楚。

    梦工厂发行部办公室,普莱斯叹息了又叹息,好几次抱头闭目,感到十分的苦闷,以及一些惶恐,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却要发生了:TPT有着巨大的商业价值,可以创造不菲的利润

    而这些都属于狮门和悬崖,跟梦工厂一点实质关系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这明明是因为我的LM胶片拍摄建议才产生的影片

    忽然,叶惟那天游说的话是那么清晰地在心头响起:

    “当一部电影能收下248亿全球票房,怎么可能是一次消费?观众们是已经都知道伪纪录片是假的,可难道大家不知道电影也都是假的吗?《星球大战》是真的?《侏罗纪公园》是真的?观众们一样去看,一样为它们疯狂,这是电影的魔力这种魔力也会出现在伪纪录片类型上,这就足够了。”

    那天才小子不只是懂拍电影,他懂电影市场,真的懂……

    在Bff一周票房报告里,《极限特工2》是一次非常大的失败,大到系列终结、索尼必然要亏大钱,而TPT是惊艳的:

    “倍受市场关注的驱魔录像》本周表现强势,收下令人惊艳的20149平均单馆票房,打破了市场对伪纪录片的旧有观点。但狮门的发行依然谨慎,下周只对它扩大规模至6家影院。现在行业分析师普通认为它的表现将能延续到至少百万票房,并势必会使好莱坞对伪纪录片进行重新评估。”

    6月6日,新的周末到来,驱魔录像》在洛杉矶、多伦多、纽约、旧金山、华盛顿共6家影院开始第三周放映。

    七个月前,梦工厂怎么都没有预见到这一周的局面,当时它意气风发地登陆纳斯达克,凭着《史莱克》系列的巨大成功,还有那激动人心的宣传,让它大受华尔街和广大投资者的青睐,不但募资超预期,上市后仅仅几个小时,每股价格就从2美元疯涨到3。75美元。

    6月10日,电影业一件大事发生了,梦工厂召开了股东大会,发布年度第一季度的红利数字、新的市场预期等。

    大会上,卡森伯格不见了以前的激情,一脸沮丧的向股东们宣布《史莱克2》的PB全球销量现已达到36万张。这本是一个很不错的数字,但跟预期的556万差得太多,他宣布由于海外销售量增长得意外缓慢,调整销量预期为660万张,削减60万张

    “我们从这件事上学到很多东西。”卡森伯格尴尬的说,“但是我们对《马达加斯加》充满信心。它会是比《鲨鱼故事》更成功的影片,因为它的品质要更好。”

    学到很多东西?华尔街和所有股东有的只是大失所望

    华尔街对梦工厂的Ql每股分红普遍预期是6美分,结果只有每股44美分,而且分红报告做得让人震惊的糟糕。

    没了真钱去支撑,卡森伯格那一套哄得人心花怒放的“好莱坞故事”也就没了说服力……

    ll日,梦工厂股价暴跌

    2日,梦工厂股价继续大跌,眼看就要跌破3美元,这是上市日后的最低价格。

    与此同时,有梦工厂的股东向法院提起四项诉讼,指控梦工厂CPO杰弗瑞-卡森伯格和公司的其他负责人“制造虚假的商业预期和投资建议,使用虚假信息误导投资者”,说白了,赚不够原本说好的钱

    华尔街只要钱,投资者只要钱,6月2日上映的《马达加斯加》能弥补全年预期缺口?此时此刻,他们真没有信

    这家刚刚还朝气蓬勃、要晋升主流巨头的独立公司,突然间竟出现了衰败的迹象。

    而6月6日-月2日放映周结束,驱魔录像》的票房持续爆炸,持续地震惊着整个好莱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