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驱魔录像》是从头到尾100成功的独立影片,创造性的伪纪录片新风格,让人落泪的感性故事,一次极度惊恐的周末体验。”——6凯文-卡斯特,《洛杉矶时报》

    “紧张悬疑的、惊人可怕的、难以承受伤痛的、有着恐怖电影少见深邃的杰作,每个人都能有自己的惊吓和解读。驱魔人》后没有比这更好的驱魔电影了。”——44克里斯托弗-奥尔,《LA周刊》

    “尤尼克-库勒的天才处女作唤醒了我们心底的恐惧,它产生的心脏痛苦、大脑昏厥,恐怖片爱好者都会喜欢,它给观众造成的惊人伤害会伴随终生。”——44弗兰克-舍克,《好莱坞报道》

    “如果这是你因为泡妞拍下的电影,我希望你继续泡美妞(e,越多越好。”——吉娅-科波拉,致库勒的短信

    a到底是谁?三篇满分影评里都大赞了这位年轻天才一通,却又都说得不清不楚,INDb没详细资料、维基百科没有,哪都没有……最新成为其影迷的人们只知道不是俚语的俊妞儿,他是男的被确定了;也不是赌场里的“冷却器”,更不是11Iu(柯林斯)、a(库勒)之类的冰镇鸡尾酒。

    库勒就是库勒

    又一个天才

    “不记得惊叫了多少次,看到最后我哭了出来,怎么都忍不住,太难受了。”黛比H写道。

    “看之前我并不认为它会吓到我,但我错了,它已经成了我最难忘的恐怖片体验,没什么血腥,但气氛让你想要逃离放映厅,紧张激动又把你留在座位上。玛姬的演员有着棒极的表演,整部电影非常辉煌有效。”卡桑德拉写道

    “目前为止可能是我最爱的恐怖片,好的故事和很多真正动人的时刻,它的导演知道如何击碎你的心。我爱它,但我真的不敢再看它第二次,现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我还在颤抖。”Kp写道。

    狮门上上下下怎么都没有想到,驱魔录像》上映两天,100烂番茄新鲜度(10/10分,-篇),8喜爱度,INDb上被不多的用户打到了B-分,《女巫布莱尔》是64分,《电锯惊魂》是7分。

    同时得到影评界和观众们的喜爱不可思议般的口碑评价

    以汤姆-奥登伯格为首的发行部集体惊愕,一部恐怖片成为CHLT片、拥有一群影迷粉丝,这不罕见,但一部恐怖片获得影评界的盛赞,这就不常见了当家宝贝《电锯惊魂》只有48度(。10,146篇),去年的另一大惊喜《颤栗汪洋》2%(。610分,186篇)。

    影评不决定一切,却是个重要指标。奥登伯格早有感觉TPT合乎影评界的审美,只是没想到是这么合乎。

    这可是伪纪录片除了开创性的《女巫布莱尔》高达87%。10分,l10篇,罗杰-艾伯特给了满分),没有哪部被大赞的,最好的可能是《鹰眼下的危房》的6(。010分,18篇),仅仅是及格而已。

    而现在TPT虽然只得-篇影评,但全是主流影评,收获的更是满分肯定、赞不绝口的评语,在三位影评人那,它有着开创一个新时代的实力。而且这得到了绝大多数观众的同意,影评人意味着什么?

    狮门当即重视起来不得不这么做,奥登伯格等人不想做傻蛋,他们已经感到很不安了——那三位影评人是悬崖电影邀请去的。很多事情要做,其中之一是联系“神秘博士”……

    当-号周末过去,4月25日星期一到来,狮门发行部又喜又忧。

    喜的是神童叶惟终于应邀给《撞车》写了影评这天《洛杉矶时报》电影版的“VIY说了”登刊了出来,他以正式影评把《撞车》称赞了一番,称它为“一部冲撞心灵的经典”。对此,奥登伯格很开心,乔恩也很开心,狮门正和VIY建立着友谊。

    库勒却让他们头痛,依然联系不上,依然是格兰德和波特寇,这样就算要花钱做宣传又怎么做?真是个泰伦斯-马力克?

    更头痛兼心痛的是狮门四月份的三部影片中已经有两部完蛋了……

    被寄以厚望的《心碎往事》15号已上映,首周票房真不错,在2家影院收下B79-(单馆I8,然而喜悦只有一周,事实证明那只是大卫-杜楚尼的粉丝消费,还少得可怜,第二个周末就0只收下,449(单馆B2。更不要提它的影评口碑,烂番茄10花钱办的影评人放映会是自讨苦吃。它也就这样了。

    更被厚望的《国有财产2》13号已上映,烂番茄14前两周总收到2B万票房,不错?那是用了22家影院现在第三周已经只剩192家了,势头不可阻挡地跌到地心里,最新计划这周和下周放完就下画,同样没什么票房作为。

    反而是之前最不受重视,发行费几乎为零的驱魔录像》……

    开幕周末收走10,76B(单馆2,3,不算多,也不算少,但稳稳地站住了阵脚,足以有第二周放映。

    而且别忘了它是在什么样的发行下取得的成绩,如果它是在受重视的发行下上映会怎么样?会不会像《颤栗汪洋》那样有单馆B4的开幕周末?它的评价口碑支撑得住这个想象空间。

    所以发行部乃至狮门都在TPT的院线发行上犯了重大错误,要是挽救不回来地搞砸,错失的是什么?

    一部《颤栗汪洋》?《电锯惊魂》?《女巫布莱尔》?

    此时的发行部会议室正开着周一发行会议,气氛一片凝固,众人的神色都不怎么好,以前那些对TPT的调侃打趣笑声仿佛还响在耳边“悬崖电影的银幕美梦”、“神秘博士”、“伪纪录片一次就够”……

    奥登伯格拉沉着脸,看着桌上的散场调查统计文件,特别留意着其中一些问答。

    【你是从哪里得知这部电影的?(多项选择)

    第一位:影院大厅的海报;第二位:互联网宣传推广;第三位:从亲友那里获得的信息】

    多么失败的宣传,才会被“售票厅海报”排到第一位这就是说大部分是随机观众,对“伪纪录片魔”感兴趣的人有很多。

    【今天你来到影院,哪一项是看这部电影的关键选择?(多项)

    第一位:伪纪录片恐怖题材;第二位:女主角;第三位:驱魔题材】

    直接验证这一点,整个电影业默认的“观众嫌弃伪纪录片”似乎只是错误想象。

    【你的年龄?

    第一位:1824岁);第二位:2-4岁(2);第三位:2-17岁(l0),第四位:3岁以上(10。0)】

    18-4岁,最庞大的市场

    【看了这部影片后,你如何评价它?(只选一项)

    第一位:非常好看(B0);第二位:完美(60);第三位:差(。);第四位:好(。),第五位:一般。0)】

    这是震惊了公司的一项。首先整份调查统计是很漂亮的,但有一个大问题是样本不多,观影过的上千观众愿意做调查的只有十分之一,配合热情很低,通常发生这种情况是因为他们不满影片,骂它的热情都没有。

    可是TPT是烂片吗?叫好的总比例高达83。0与网络的极佳反响相吻合。能不能卖座另说,至少看了它的观众大都没有失望。

    【这部电影符合你的期望吗?(单项)

    第一位:比我期望的好20);第二位:比我期望的差(14。0);第三位:和我期望的差不多(13。0)】

    诡异这一项让奥登伯格刚看时又激动又疑惑,这项表明了TPT突破了《女巫布莱尔》和驱魔人》系列造成的观众印象,它不是陈腐老套平庸的,它让人感觉捡到了宝,那为什么没有热情?

    【看完影片之后,你会告诉你的朋友哪些电影亮点?(多项)

    第一位:结尾;第二位:女主角的表演;第三位:故事性

    你最大的观影感受是什么?(多项)

    第一位:难过;第二位:可怕;第三位:恐怖;第四位:紧张

    你对影片的结局满意吗?(单项)

    第一位:说不清楚0);第二位:不满意();第三位:满意0)】

    答案浮出了水面,显然观众们十分为结局着迷,但矛盾的是大部分人事实上对结局并不满意,“说不清楚”其实就是不愿接受,真满意的人只能算占到小部分。而根据“很多观众哭了”的调查情况来看,原因不难找到。

    奥登伯格倒是早有这个判断,他当然知道现在的结局有多么不商业,死亡不是问题,谷仓里所有人都可以死掉,但以那种方式死掉玛姬,那么的压抑难过就算是独立片,观众都很难承受。

    所以狮门早就问过悬崖电影能否修改一下结局?也给可能的续集留点余地?

    悬崖电影强硬地直接说不,这方面没什么可商量,一个镜头都不改。

    这就导致了现在的诡异,观众们被打动了,心情却非常复杂。这会对口碑营销做成坏影响,想想看,一个观众跟朋友谈起这部电影,说“结局让我都哭了”,里面有两个问题,一是观众的传播重点是难过,而不是恐怖,恐怖片观众最关心的却是恐怖,不明就里的情况下兴趣不能最大化;二是“难过”不是年轻人怎么喜欢消费的,这可能会吓退很多人。

    做小成本影片小投入发行一定要靠口碑营销,投入宣传费是为了扩散口碑,最终是要靠口碑把观众拉进影院,才可能造就《颤栗汪洋》式的商业成功。TPT这样能做起来吗?

    尽管发行经验丰富,奥登伯格却真的拿不准,每次发行都有不同,而在TPT上一直存在太多的误判,按照他们之前想的,它根本不适合登上大银幕……

    “各方面的样本数据太少了,还没有达到扩大规模的参考性,先观察为主。”

    会议中,乔恩电话给了其CPO态度,奥登伯格对这策略也是认同的,因为样本又少,TPT的体裁又太过特殊,还有个“神秘博士”……第二周继续2家影院观察是最好的,第三周能否扩大就要看它接下来的表现了。

    一是要保持住现在的票房势头,充分证明自己的市场潜力;二是样本增多后可以保持住评价口碑,不求完美,优秀就好。

    而为了增多样本,狮门决定为它火速补办影评人试映会

    如果超过100篇影评数,烂番茄新鲜度还能有个70有些东西就可以肯定了。

第二百五十九章 欢迎观看我内心的黑暗    “你好黑暗,我的老朋友,我又来找你聊天了”

    《TecdlOf-Ieae》刚一响起,银幕上显示出片尾信息,放映厅的哭泣声顿时更加清晰可听。

    影厅的门口处,狮门的散场调查员克恩愣住了,望着厅内昏暗光线下的观众席,零散不多的观众竟然可以发出这般声响的哭声?这不是恐怖片吗?他能理解观众们那一声惊恐的“不”,但不太能理解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做这份工作三年多,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狮门每年发行那么多惊悚片,第一次

    因为不负责统计工作,克恩没有认真翻看过上一班留下的那一小叠散场调查问卷,这下不由好奇地从工作包拿出翻起来,惊讶从双目蔓延开去,见鬼……

    真是个适合嚎啕大哭的日子,吉娅抹着涌出眼角的泪水,不是吗,一是被狠狠打击了;二是看了部恐怖悲痛的好电影,最后的几分钟太精彩了,震撼的舞蹈镜头,震撼的家庭录像运用,震撼的片尾曲……无不是对电影的升华,无不是导演的天才挥洒

    最精彩的是,这两件事其实是同一件事该死的混蛋你以为弄哭了吉娅大师会有什么好下场吗?你等着

    旁边的艾玛在小声地抽鼻子,理不清楚是什么情绪,只觉得自己完完全全被银幕故事击倒了,心里很不好受。不想很丑很坏地死去,只愿死在最美丽的时候,每个女生都会有这种想法吧,这有什么错吗?这有什么要被惩罚的吗?

    都有点讨厌VIY了,大坏蛋相反有点喜欢妮娜了,真可怜……

    不对,她才不可怜可怜的是玛姬。也许走出放映厅,也许今晚过后,自己又会妒忌死那家伙,连带着把“玛姬”也讨厌,但现在真的很喜欢很同情玛姬,很放不下玛姬。

    观众席前排那边,格兰德和波特寇都正落泪,几乎就要哭出声,不只是因为银幕造成的情感冲击,也因为这首歌带来的另一层情感。这是只对他们而言的命运巧合,甚至连配乐的库勒都不知情。

    《TecdlOf-Ieae》最早的电影应用是作为196年《毕业生》的插曲,此后它一度沉寂,只因实在太经典,观众一听到就会想到《毕业生》。直至3年代以来开始被频频使用,大家都想成为它的新代言人。

    上一次用它的电影叫《单身男子俱乐部》,两年前的喜剧,托德-菲利普斯的电影,创作源于他大学时拍的纪录片《联谊会》。《联谊会》有两个导演,一个叫托德-菲利普斯,另一个叫安德鲁-格兰德。

    最新用它的电影叫驱魔录像》,尤尼克-库勒的电影,他们的电影第一次被用到恐怖片上。

    听着四周的哭泣声,两人都有一股肯定的信心,这将是《TecdlOf-Ieae》给世人最大的新印象,最完美的影音结合

    托德,你会看到的,你会听到的

    三位影评人卡斯特、奥尔、舍克的目眶都在泛泪,感受得越多,心灵冲击越是巨大。

    卡斯特虚脱般靠着椅背,望着滚动演职表的大银幕,听着歌回味着之前的3分钟影像,心中十分凌乱,有着那么多的感触。这就是好电影带来的啊不只是坐了一次鬼屋过山车,还被打开了大脑和心灵的一部分。

    都有些什么?一时间千思万绪,最占据他心头的是关于希望。

    驱魔人》的结局是平静积极的,两位神父殉道,芮根重新过上没有恶魔的生活。《女巫布莱尔》的结局是没有希望、只有无尽恐惧的,未知的可怕、可预想的死亡就在帐篷外。驱魔录像》呢?

    残酷、痛苦、震撼。它既是没有希望的,玛姬的逝去、那些比死亡更可怕的东西。

    如果一死能拯救玛姬,斯威策会愿意,科顿可能也会愿意,但他们不能。面对着这个悲痛,它所代表的每一个信仰受到挑战的艰难时刻,如何去面对真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谷仓里每个人的新伤口恐怕都不会轻易愈合,而旧伤口的痛也会再度袭来,就像科顿剃须留下的伤口最后时刻又迸裂流血。

    不过结局镜头不是已经说了些什么吗,同样是冰天雪地,前一瞬是那么寒冷,压抑,让人绝望;下一瞬艾米和玛姬的平凡家庭录像,却那么温暖,美好,快乐。问题并非是我们遇到什么样的天气(困难处境),而在于我们怎么去面对。

    她们的录像,才是真正的驱魔录像,真正的驱魔圣物。

    因为那里面的她们是有信念的,有信念的科技(录像)能带来希望,没有信念的科技(枪)最终只能带来毁灭

    这又是它给人希望的一面,然而它给人的希望恰恰是被毁灭了的美好,犹如站在一片废墟中找到一幅满是笑容的全家福照片。希望?绝望?如此复杂地一同袭来让人想要大哭一场。

    真是发人深省、回味无穷的经典,一部3分钟的伪纪录片做到这样又实在非常的难以置信。

    卡斯特太喜欢这部电影了,他的影评不会使用“悲剧”这个词,虽然有诸多的悲剧经典,但北美观众极度反感“悲剧”这个词,他们相信个人的力量可以战胜自身的命运。说它是悲剧会影响它的票房,还是用“感性”吧。他恨不得每位观众都来看一看,看了好电影想分享的心情。

    他也不会使用“好莱坞”这个词,驱魔录像》跟好莱坞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是一部有着独立精神的独立电影。

    独立电影为什么总充满惊喜,就因为它不搭理好莱坞那一套狗屁的商业局限。“驱魔成功,玛姬好了,斯威策一家在雪中送科顿他们离去”,那是好莱坞做的。这是独立电影做的。也许TPT的票房会不怎么样,他只是个影评人不懂发行,就主观感觉它这么独立,不一定会受主流消费。但无论如何,它绝对会是一部邪典经典。

    所有TPT的职员、演员,卡斯特也不会叫他们为好莱坞人,他们是独立电影人

    奥尔在哽咽,有太多想往影评里说了,一个问题是怎么去解读TPT,尤其是它的结局。

    最后控制着玛姬的是玛姬还是恶魔?

    如果是恶魔,那其实它真的快不行了,所以使用这样的招数,它用美丽的舞蹈去掩盖它的丑陋邪恶和虚弱,并且成功欺骗了科顿、斯威策等所有人,让他们误以为驱魔失败,因此上当地杀死了玛姬。

    世间万事万物,难道不是一切都具有欺骗性吗,美丽的也可以是邪恶的,善恶好坏美丑真假,谁就能全部分得清楚?

    如果是玛姬,她失去了信念,斯威策更是试图充当上帝,冒作上帝的凡人创造的只有毁灭,就算玛姬是他的女儿,像是他的受造物,其实不是,每个人都是上帝的受造物。

    最终十字架战胜不了的不是那只恶魔,是人类的枪炮、自以为自己是神这只恶魔。

    不管是恶魔,还是玛姬,都击中了人性的弱点,在强大的恶魔面前,人类太容易动摇、迷失、信仰崩塌、放弃,“你要听我的话我才能教你,抓住我的手我才能救你”,玛姬没有抓住,斯威策也没有。

    想要殉道的科顿有吗?他没有再挡到枪口前,他在想什么……

    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答案,取决于怎么去解读,取决于自己的内心。

    奥尔忽然醒悟过来,这就是解读TPT的方式,它是一部“你是什么人,你就看到什么”的杰作,有人会喜欢是恶魔,有人会喜欢是玛姬。而他喜欢认为是玛姬,正如导演“尤尼克-库勒”表明的导演态度——那个正面特写镜头。

    玛姬为什么微笑?她看到了什么?天堂吗?他喜欢这样去解读,玛姬上了天堂,在那里,她和她母亲艾米快乐地起舞。

    因为闪过的其它解读都太过残忍了……奥尔想自己始终是贪恋美好事物的。

    舍克真的想不到今晚会落泪,最后的意识流镜头太帅了一段原本普普通通的家庭录像,竟能让人如此震撼。这已经是他最喜爱的电影镜头之一。

    驱魔录像》?2l世纪以来最好的恐怖片之一,驱魔人》后最好的驱魔电影,伪纪录片诞生以来最好的影片之一,彻底打破“伪纪录片也就只有《女巫布莱尔》那样了”的看法,注定载入邪典影史乃至整个影史的经典。

    舍克本想向格兰德两人出言赞叹,却真有点疑惑,尤尼克-库勒是他们吗?细想之下似乎……不太像……

    放映厅的靠后排中间一处,中年男人满脸沉默,眼镜下湿润的双目泛着出神的伤痛,他叹了一声,脱下眼镜,擦了擦目眶。

    能说出痛苦的恐怖故事不多,这是一个;能拍出痛苦的恐怖片也不多,这是一部。

    他感觉自己今天挺幸运,偶然的在网络发现了这部电影,正好今天上映就过来看看。他不记得自己有过多少次到影院看恐怖片的经历了,以为今晚只是又一个平凡的夜晚,却竟然尝到了痛苦的恐怖。

    “尤尼克-库勒,尤尼克-库勒……”中年男人喃喃了几声。

    死亡,离别,家庭破碎,疏远,静默,绝望,破灭……

    不是说没有经历过就不可能拍出来,但更大可能是经历过,库勒的人生发生过什么可怕的事吗?痛苦的童年?父亲或母亲死了?消失了?失恋了?被欺负了?

    “斯坦利,也许我找到了一个像你那样的混蛋天才。不,不全是,这种细腻、这种挣扎,也有弗兰克那样的潜能

    中年男人望着演职表渐渐放完的大银幕,忽然有点兴奋,“看看我找到什么,一个同时有着斯坦利-库布里克、弗兰克-达拉邦特潜力的人,尤尼克-库勒,真是个天才……别太老了,这始终是个属于年轻人的新时代……”

    奥德奥影城,放映厅也在哭泣。

    “尤尼克……”妮娜讶然的察觉到叶惟泪眼朦胧,不由双手搂紧着他,自己也掉了眼泪,心里为他难过。她能感受到他的痛苦,那些使他拍出这部让人哭泣的电影的痛苦。

    “欢迎观看我内心的黑暗。”叶惟亲了亲她的秀发,“我厌恶我的黑暗,可它们也是我之所以成为我的原因,希望你别介意。”

    妮娜眨着棕澈的双眸,火热的嘴唇向他绷着的脸庞和抿着的嘴吻去,吻了几下后,温柔的道:“我还不全部了解你的难过,但是我要你知道,我爱你的黑暗就像爱你的光明那么多”

    叶惟闻言咧嘴笑了,“谢谢……谢谢你给我的力量,让我敢去面对它。”

    “我有吗?那我给你全部”

    一首悲歌唱完,片尾演职表也要结束了,然而影厅内还没有观众起身离场,每个人似乎都不愿意就此离去,不是想看彩蛋,是不想玛姬死去,不愿接受这个结局……

    洛杉矶,地标影城放映厅,当演职表播完,又映出狮门影业和悬崖电影的HGO之后,就全部结束了,没有彩蛋,没有其它的影像。这个故事就那样定格在玛姬和艾米的往昔录像上。

    “不,不要这样……”黛比不禁又哭了几声,为了续集赚钱也别让玛姬死啊

    “让她活过来拜托,让那个女孩活过来”前面有观众大声抱怨,掩不住的伤心情绪,“这样太糟糕了。”

    “老兄,你知道这其实是电影吧?那女演员还活着的。”有人说道,“没有人死……”他说着说着,自己亦哽咽骂了起来:“别让我见到那个混蛋导演,他怎么能这样?”

    银幕开始播起其它电影的预告片,尽管再不情愿,不多的观众们开始散场,他们的交谈声犹如电影的背景音般嗡嗡响起:“真可怕。”、“我第一次看恐怖片看得这么难受。”、“我准备立即再去看一场喜剧,不然我这个周末都别想有好心情了。”

    没有热烈的掌声,只有低落的叹息,但这就是对驱魔录像》最高的赞美。

    坐靠近前排的叶浩根和顾乔都眼眶湿润地微笑,为儿子感到骄傲,又为他难过担忧,看来去年的家庭危机,还有他和莉莉的分手,还是对他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还好现在都度过了、变好了。

    “你们真的拍了一部好电影。”前排那边,众人都站了起来,卡斯特忍不住激动地伸手和格兰德两人再握手。

    奥尔也点头道:“我会给它打满分,这是我对它和你们的敬佩。”舍克毫无之前的傲然,各拍拍格兰德两人的肩膀,“我不管你们是不是尤尼克-库勒,你们制作了一部经典。”

    “谢谢……”格兰德、波特寇又高兴又好笑,“库勒真不是我们。”、“是啊,我也想有库勒的才华,可惜没有

    旁边的摄影师迈克尔-格雷迪这时也笑道:“库勒当然不是他们。”朱莉-贝格霍夫开玩笑的道:“那小子把我们折磨惨了,他们做不来那个。”

    “小子?”卡斯特疑惑。

    剧组众人都骤然沉静了下来,空气仿佛凝固了,贝格霍夫不敢再说话。格兰德连忙呵呵的道:“库勒是个年轻人,年纪比我们这些人都小,具体多少我们也不太清楚,是个年轻人。”

    “一个年轻天才?”舍克饶有兴趣,人人都爱天才,“不会比叶惟还年轻吧?哈哈”

    “没那么年轻……”格兰德支唔,众人大气都不敢出。

    三位影评人都没往心里去,肯定不会像VIEf样年少,2-0岁的年轻人吧?

    说真的勺《婚期将至》和驱魔录像》相比,没什么可比性,这种痛苦是VIY能拍的吗?日光小美女》会拍成什么样暂时可没人知道。喜爱恐怖片的他们,当然更喜爱库勒。

    与此同时,调查员克恩守在影厅门口那里,给愿意做调查的散场观众派发打勾问卷。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问卷会做得这么少,这些观众是很被电影打动的,一个个神情不对,有的人还擦着眼泪,有女生的眼睛哭得红肿,所以他们也没有心情做调查,几乎都推开,摇摇头,依然沉溺着什么地离去。

    “你好,愿意填一份调查问卷吗?对这部电影的发行有帮助。”

    好不容易有个大学生模样的女生点头愿意,接过问卷和笔勾选起来。守在那边挺久的一个大学生男生走了过来,不满的嚷嚷:“你是怎么了,浪费一个晚上,非要看完一部还比不上《女巫布莱尔》10分钟的烂片才好。”

    黛比正认真地填着问卷,闻声抬头看看他,“你都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你真悲哀,真悲哀……”

    “哈哈。”格斯塔不屑的假笑,“一部烂片。”

    另一边,列夫、巴德等人也在退场,顺利找到了吉娅大师和艾玛一起走,谈起刚才的观影,众人都十分感慨。刚刚连平时木头人似的科尔温都流了眼泪,真让他们担心他的自闭症会不会因而加重。

    “我就说妮娜会有超棒的华彩镜头的。”吉娅还在感慨着这点,死都死得那么美,原来他才是泡妞高手。

    艾玛不想在众人面前表现自己的羡慕和开始复苏的妒忌,却不由得承认:“最后她的舞蹈镜头美极了。”

    众人走出影厅,被调查员拦着,就填起调查。这时巴德忽然瞧见什么,“看看,那个人长得真像斯蒂芬-金。”

    “哪个?”众人转眼望去,的确见一个也从影厅离场出来、没做调查走在前面的中年男人,长得像斯蒂芬-金。

    斯蒂芬-金,两岁大时父亲抛妻弃子而去,童年时亲眼目睹好朋友被火车辗过死亡,现代恐怖小说大师,全球最畅销的作家之一,在美国更是家喻户晓,夸张的说,每个家庭都会有一本《圣经》和一本斯蒂芬-金的恐怖小说。

    他的小说被大量改编为影视,据说比率仅次于莎士比亚。也许没有看过他的小说,却大概一定会看过他的电影,至少听说过,至少有这三部:《魔女嘉莉》,《闪灵》,《肖申克的救赎》。

    “咦,还真是……”吉娅瞥了几眼,因为家族的关系,以前就有见过斯蒂芬-金,真的很像。

    “是啊,他的眼镜特别像。”陈诺比较有研究的说。

    “等一等……”众人面面相觑,都意识到了什么……巴德突然尖叫了出声:“那人就是斯蒂芬-金斯蒂芬-金来看驱魔录像》了”列夫和科尔温难得不约而同地急忙捂住他的嘴巴。

    周围的调查员等人惊愕地看看他们,随即紧张兴奋地张望过道的四周,哪里,斯蒂芬-金在哪里?

    “我们该追上去吗?怎么办?”艾玛急了。

    “不不不,不说话就不会犯错……”、“我支持吉娅大师”

    “但你们难道不想知道他觉得怎么样吗?我们要告诉……尤尼克吗?天啊,斯蒂芬-金”

    ※※

    “丹尼,听我说。我只跟你这样谈一次,没有第二次。有些事本来不应该告诉一个六岁的孩子,但是事情往往不是它应该的那个样子。丹尼,人世艰辛,它不关心人。它不恨你和我,可是它也不爱我们。

    世界上发生着许许多多可怕的事,都是谁也说不清楚的事。

    有时候好人死得很悲惨很痛苦,抛下爱他们的人。有时候好像只有坏人才长命百岁、兴旺发达。

    这个世界不爱你,但你妈妈爱你,我也爱你,你是个好孩子。你为你爸爸伤心,以后当你觉得忍不住要为你爸爸的遭遇痛哭一场时,你就跑到厕所里或捂着被子哭,直到哭完为止,一个好儿子必须这样做。但是,一定要向前进。这是你在这个艰难的世界上应该做的,要有爱心,一定要向前进,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振作起来,向前进。”

    ——《闪灵》,斯蒂芬-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