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紧张气息从银幕而发,笼罩着两个放映厅,观众们大都屏住了呼吸,心脏的跳动早已紊乱。

    摄影师显然站到了坑边,俯视镜头里的棺木拍得很近,斜着占满整个银幕,手电筒的灯光一片昏黄,照不清模糊的画框边缘。斯威策伏在地上,小半截身伸进镜头,他伸手进去就要打开棺材的翻盖。

    镜头再推近成了特写,满幕的诡异黄光,那只手在掀起棺盖——

    就算是当时的拍摄人员此时都很不安,普通观众快要得心脏病,里面有什么?恶魔的目的是什么?

    那股对未知可怕的想象,对妖魔鬼怪的忌惮,对黑暗的恐惧,竟是人性的一部分

    渗人的吱哒声,棺材被打开了,每个观众都皱起眉头,影厅死寂得只有那一声掀盖响声,砰

    翻起的棺盖让影像模糊了一刹那,就在观众的神经绷紧到了极致的那一刹那,骤然有一道黑影从棺材里猛窜了出来,狰狞的骷髅头正面大特写镜头清晰闪现,两个眼孔塞满鲜血,又闪烁恶魔脸孔交替,同时响起一声诡厉扭曲的尖叫:“啊”

    “啊”、“不”、“天啊”放映厅立时一片陷入恐慌的尖叫,有男声女声,有年轻人也有青中年人,他们都被吓得跳了跳。

    早有被吓到的准备?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种表现方式,第一人称视角镜头突然变恐怖大特写,如此恶毒,如此致命

    那一刹那,绷紧的神经断了,心脏的跳动停了,恐惧之源被打开,无尽的惧怕噬灭心灵

    越是看得入神入迷,越是吓得够呛。三位影评人无不是脸色发白,几乎每天看一部恐怖片却还是被吓坏,真让人怀疑如果放映厅是满座的,那种概率下会不会有观众吓晕过去。

    格兰德和波特寇真的不同了这个形式主义镜头,用得好

    有这一下恐惧,今晚来得太值了

    银幕里叫人的是玛姬,当一两秒的闪现结束,摄影镜头已经慌忙摇晃地拍向玛姬那边,没有清楚拍摄棺材内的景象,混乱快速的画外音响着,斯威策悲声的说“我有骗你们吗?”拉蒙惊慌难过的“妈妈,爸爸……”女录音师愕然“玛姬撒谎了?”

    “我早就说了我们要冷静,玛姬病了……”科顿的语气非常无奈。

    镜头早已对准站在不远处的玛姬,她听着他们的话,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毫无之前悲伤哭泣的样子,似乎有过化妆,脸庞和嘴唇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苍白像恶灵,她的腔调也粗沉了很多:“因为你们的愚蠢,现在我可以好好的玩弄这只母狗了。”

    在掠扫的镜头中,科顿、斯威策等人都一脸不知所措。

    恶魔正式现身了观众们都意识到了这一点,颤抖的心告诉着这个状况,恶魔变得更加强大,强大到足以现身

    “先挖掉她一只眼睛,你们说怎么样?”玛姬的右手举起探向眼睛,“左眼还是右眼?”

    她没有像芮根那样成了面目可憎的恶魔脸,虽有化妆却仍是漂亮精致的少女脸容,只是难道不意外吗,笑起来那么甜美清纯的一张脸,竟然可以这么吓人,这么像恶魔,而且是以一种平静的方式。

    艾玛微张着嘴巴,刚才叫了一声后,就变成石雕般没有反应。

    “噢该死的,真是个变态…”吉娅拍了拍胸口压惊,都不太愿意去回味刚才的惊吓。

    银幕上,斯威策哀求起了科顿:“先生,帮帮我们它侵占她了,救救我女儿”

    科顿还不清楚情况。

    但三位影评人知道,普通观众也知道,很明显之前恶魔还有点顾忌科顿,现在不了,原因就在于那些人亵渎了玛姬母亲艾米的坟墓,亵渎了农场仅剩不多的信仰守护力量,那道黑影是被封印的魔力,如今都在玛姬身上了。

    被恶魔一步步引入了圈套,都因为他们缺乏辨别真相的心,都个人都倾向于恶魔的谎言,甚至包括拉蒙,认为坏脾气的斯威策就该是坏人,认为柔弱的玛姬就该是好人,而斯威策自己也失去信仰成了坏脾气,才会导致这个局面。

    恶魔善于利用人类的弱点,而人类根本不知道恶魔的弱点是什么

    这时候突然砰的一声重响,镜头摇去,只见棺材翻起的木盖被关上了,可没有人有过什么动作不待科顿等人反应,轰隆轰隆,整个棺材剧烈地震动起来,像之前驱魔时的那张木床一样。

    玛姬发出一串诡异的话声,不像是什么语言,也许是恶魔语,神情似笑非笑,混杂着仇恨和嘲弄的目光。

    一个多人中景侧面镜头,科顿他们或震惊或愤怒,恶魔在亵渎着玛姬母亲的棺木,在嘲笑着他们

    突然,整副棺材破土而出地斜竖起来,一小截已经露出土坑,只有超自然力量,才可能导致眼前的动静。

    “怎么、怎么回事?”女录音师惊恐的样子,摄影师在惊恐后退,这让镜头一片摇晃,他喊着“恶魔……她是恶魔……”前边的斯威策悲声道:“先生,事实还不够清楚吗?”

    镜头摇去,科顿的脸色变得沉重,脸上的冷汗显现银幕,他向对面的玛姬问道:“你是谁?”

    “我是艾米。”玛姬的腔调忽然又一变,神态也充满着哀怨,“为什么是我得癌症?每周我去教堂做礼拜,有人提醒过我一句吗?上帝告诉过我一句吗?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你不是艾米”斯威策大怒地冲上去,“离开我女儿”

    “玛姬不是你女儿,她的父亲是另一个人……”

    距离更近的拉蒙比斯威策更快,挥拳冲向她,“闭嘴”

    观众们的心头又是一突,没有见到拉蒙击中玛姬,只见到玛姬鬼魅般的速度,一下抓住冲来的拉蒙的肩膀,猛地一下把他甩了开去,镜头捕捉得那么清晰,拉蒙顿时如同布偶的惨叫着倒飞,砰的砸在棺材上,落入了土坑里不见身影。

    竖起的棺材就要砸落下去,女录音师和摄影助理连忙奔上去拉住露出土坑的部分,却十分的艰难吃力,快被一同扯进去,“拉不住了”、“科顿,说点什么,说点什么”

    女录音师颤声喊着科顿,面对着恶魔的超自然力量,能与之对抗的只有科顿一个人。

    也过去帮忙的斯威策一声悲喊,像是哭出来了,那么的无助、痛苦。

    银幕外两个放映厅的紧张快要透进银幕里,观众们忘记了怎么眨眼,能感受到那股悲痛,科顿,说点什么

    “这是条私通生下的母狗,也许因为她的存在,上帝惩罚了我?”玛姬说着,突然地上一把锄头飞起倒立在她身前,镜头推近,她的右手手指往锄头锋抹去,随即满手鲜血,“那把这颗脑袋砍下来,上帝就会原谅我?”她的脑袋向一边扭曲歪去,而右手掌抓住了锄头锋,就要用力陷进去。

    镜头一切,科顿脸色变幻,冷汗越来越多,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候,他终于喊了起来:“我可以肯定你不是艾米玛姬,你相信你母亲会伤害你吗?玛姬我在问你,你妈妈会伤害拉蒙、会伤害你吗?回答我,玛格丽特威策,回答我”

    随着科顿的喊问声,锄头无力地倒向地上,玛姬面露痛苦的神情,似乎玛姬和恶魔在争夺着这个身体。科顿越喊“回答我”,她越发痛苦狰狞,双手抱着脑袋,浑身颤抖,声音恢复了几分柔弱:“妈妈……不会伤害我和拉蒙……

    “快跟我念他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科顿快声喊念起《圣经》经文,之前驱魔念过的,“我虽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玛姬,玛姬”

    “妈妈,不会伤害我……”玛姬喃喃着,声音无比的虚弱,又有一丝温柔,忽然噗通的倒地,昏晕过去。

    那边的棺材顿时被三人拉住了,紧张的气息稍为消融,观众们几乎憋死的一口气这才纷纷呼了出来,还好……

    镜头又扫扫科顿,布满冷汗的中年脸庞像沉静,又像发怔。事实摆在眼前,他在想什么,还在怀疑玛姬只是心理问题吗?

    场景切换,荒置阴森的谷仓中,地上满是杂乱的稻草,玛姬蜷缩身子地躺在角落,手脚都上了锁在墙上的铁链。女录音师正给她盖上毯子;拉蒙站在旁边,脸上青了几块,但看似没什么大碍。

    镜头拉远横摇,谷仓门口这边,斯威策在向科顿恳求着道:“恶魔在折磨着她,现在能救她的人、能救我们家的人只有你了,马库斯牧师,帮帮我们”那边的拉蒙望着过来。

    “说真的我有点搞不清楚状况……”科顿说,跟之前比严肃了很多,“但我同意有必要再做一次驱魔……我会给玛姬再做一次驱魔。”

    “谢谢,谢谢。”斯威策连忙先道谢。摄影师带着害怕的画外音问道:“能成功吗?”

    “我尽力。”科顿沉声,望望远景角落那边,“这次我需要做些别的准备。”

    银幕前每位观众都能看得出他的信心不足,虽然他是驱魔家族传人,可他从来都没有认真做过驱魔,他只是个神棍而已。科顿能成功吗?观众们实在不敢想一定会,这不是喜剧,这是恐怖故事……

    在恐怖片里,一定的可能是一定会有人死去,驱魔人》最后卡拉斯神父殉道拯救了芮根和自己,驱魔录像》呢?

    “我真想由我于掉那恶魔。”吉娅一拍大腿,皱着的眉头无法放松,不可能是幸福结局吧?那小子拍喜剧能让人多快乐,拍悲剧就能让人多难过,她知道他能的……

    艾玛已经没去多想妮娜演得怎么样了,她闻言点点头,也希望恶魔被于掉,玛姬可以好起来,是玛姬

    “哎”观影到了现在,三位影评人纷纷在唏嘘叹息。

    卡斯特想自己的TPT影评里绝对少不了“感性”这个词,这是一部感性的恐怖片。

    “我不想我们觉得她死了”,真是句经典台词。艾米的死是这个家庭还没有接受的现实,最主要是斯威策没有接受,他甚至以不办葬礼、不让孩子看到母亲死后的样子、不让孩子多出外,以此维持着这个家,希望大家都不会感觉艾米已经死了,或者说是希望他自己不会。妻子只是外出了,就像她每次外出那样,她会回来的……

    封闭生活没有让拉蒙和玛姬走出悲伤的阴影。

    拉蒙恨自己的父亲,他不理解,他就是个叛逆的青少年男生,他不理解很多事情。而玛姬比拉蒙还要严重,她依然会时时想念母亲,时时沉浸于失去母亲的哀伤之中,乐观开朗的外表下是一颗伤痕累累的心灵。

    艾米的死代表着上帝的神秘旨意,而斯威策一家的不接受,远离了教会学校和教堂,也是远离了上帝。

    这是恶魔有机可乘的原因,是恶魔日益壮大的原因。他们不只是失去了艾米,还失去了她所代表的信仰、快乐、阳光,只剩下一个被冰雪封锁、与世隔绝的黑暗农场,一个充满误解、疏离的破碎家庭。

    这又是跟《女巫布莱尔》非常不同的面貌,TH口是全心全力在营造恐怖气氛,直至最后一个镜头都是在说“对未知的恐惧”,并没有这些感性。TPT的恐惧不只是来自未知,也源于痛苦。

    银幕人物的痛苦,观众可以感同身受的痛苦。

    奥尔叹息,是因为感到痛苦,他知道自己感到痛苦则是因为心中有茫然。

    看上去这都怪斯威策一家失去了信仰,但影片无疑已经抛出了一个大问题:当面对突如其来的无法承受的伤痛,该怎么去面对信仰?当人类陷入自觉无辜的痛苦时,对待宗教信仰有两种态度,一种是寻求慰籍,另一种是抛弃践踏。可哪一种是真诚的?

    奥尔想真正的信仰者该像驱魔人》里的戴尔神父,他不迷恋、不需要十字架等圣物,恶魔却无法侵害他丝毫,因为他的内心是真正交给了上帝,有着真正的安宁,有着基督赐予的力量。

    科顿,会是吗?

第二百五十六章 开棺    随着镜头一下猛烈向前摔去,银幕上的影像模糊漆黑了下,紧接着就恢复,镜头十分摇晃,扫过前面科顿两人的关切面容,摄影师的话声响起:“我没事,摄影机没事。”

    观众们得以呼了口气,只是摄影师摔倒,还以为他被杀了。

    镜头俯视地扫了扫雪地上的一堆血迹,没有说是谁的,像摄影师的,也可能是玛姬留下。

    “继续找找。”科顿说。镜头一切,他们到了那片披挂寒雪的小树林,扫了一圈都没有玛姬的踪影,女录音师焦急的四处张望,说道:“快天黑了,我们得在斯威策回来之前找到她。”

    快切的几个寻找场景,天色逐渐漆黑,当他们又站在停在古宅远处的车边,天黑了,非之前车内“日以作夜”式的真实夜景,科顿打着强光手电筒,摄制队三人的讨论声:“她可能早就离开农场了。”、“像昨晚。”、“怎么办

    镜头横摇,一辆小货车从银幕左边驶回农场,通过降下的车窗,可以看到斯威策惊怒的脸庞,“你们还在”

    小货车的车头灯照亮路经的周围,银幕里骤然出现了一道身影,就站在科顿等人对面路的路边不远,玛姬她赤足的站在雪地上,面无表情,雪花飘落在她的长发上、在那条血迹斑斓的灰白连衣裙上。

    “她在那里”女录音师惊声。这时小货车已经驶过了,他们连忙朝玛姬跑过去,但她又转身跑了。

    “玛姬,站着,玛姬”科顿喊着。

    “牧师先生,看来你还不相信我的存在。”诡异的尖厉声远远传来。

    在摄制队的惊呼声中,也在观众们的紧张揪心中,镜头推近些,电筒灯光打去,只见远端的玛姬先脑袋后仰、再上半身都折断般反过来,倒着的脸庞歪斜,似乎有噼里啪啦一声的音效,女录音师吓着的画外音:“噢天。”

    像黛比这样被病毒营销视频“恶魔女孩的极限身体扭曲”最先吸引的观众们,都微瞪眼睛,终于来了却没想到正片比视频还要恐怖渗人一百倍

    玛姬双手往雪地按去,拱桥动作,像对驱魔人》里芮根拱桥地爬下楼梯的经典镜头致敬一般,她没有爬,一下倒立,又跃起来继续往前跑去,不断有些可怕的扭曲,突然又回头望,绷着冷脸,敛着棕眸,满是怨恶的目光,浑身微微发抖,表情渐渐变得狰狞。

    “这是典型的歇斯底里症,她认为自己被恶魔侵占了……”科顿惊急的画外音,进入镜头奔上去,“恶魔,我命令你离开”

    那么的苍白无力。

    “哈哈哈哈”玛姬发出了大笑声,观众们知道恶魔在嘲弄什么又见她回过身来,全身关节作响般扭了身子几下,每一下幅度之大都让人看得心惊,生怕她哪里骨头应声就断了。骤然,她厉叫着冲向镜头这边,凶猛地张大嘴巴,带血的牙齿

    “玛姬,醒醒”、“后退,后退”科顿他们慌乱地后退,玛姬再次转身奔了去。

    “我们还是离开吧,情况不太对……”摄影师掩不住害怕的声音。

    “她只是个6岁的小女孩这世界上没有恶魔”科顿大喊,带头追了上去。

    众多观众都感觉喘不过气,从开头第一秒积聚下来的诡异、压抑、胆寒、残忍,都在现在火山爆发,看看漆黑的雪地上那一串赤脚脚印,真是透心的惊悚

    “这不是特效对吧……她真的把自己扭成那样,真的光脚在雪地表演……”艾玛不知说什么好了。

    “那小子真舍得。”吉娅感慨,“如果这是为了泡妞拍的电影,我不明白了,他算懂泡妞还算不懂?”

    银幕上,敬业的摄影师和摄影助理还是追上去,镜头一切,他们又到了那片小树林,接着首次追到了树林的后面,电筒灯光扫来扫去,就见到漆黑模糊的前方,玛姬立在那里,在她旁边是一座坟墓的墓碑。

    她的右手搭着墓碑碑顶,脸容被散落的长发遮去一半,另一半淹没在黑暗中。

    观众们纷纷皱眉,已经能猜到,那是玛姬母亲的坟墓该死的恶魔想做什么?

    放映厅里的紧张快要凝固,银幕里的紧张也已成质,科顿等人慢慢走上去,“玛姬?”、“你还好吗?”就在这时,让银幕内外都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玛姬忽然痛哭出声,抱着墓碑无助地哭着,“我再也承受不了了,妈妈,我无法支撑下去了……”

    “精神问题。”科顿回头对镜头轻声说了句。

    当他们走近,玛姬并没有攻击他们,只是痛哭不已,脸蛋都冻青了,浑身在哆嗦,可怜得让人心碎。女录音师上前抱住她,玛姬不肯离去地挣扎,女录音师无奈道:“得找衣服和鞋子给她,她要冷坏了。”

    “车上有,我去拿。”摄影助理的画外音。

    “呜呜妈妈……我支撑不了了……”玛姬还在哭着。

    观众们的揪心有着多方面的原因,玛姬无疑让人可怜,但现在的玛姬是玛姬,还是恶魔?恶魔是会骗人的,谎言、挑拨、攻击下有着一个真正目的。三岁小孩都知道,不要相信恶魔

    然而,科顿一行人还没有清楚,玛姬真的被恶魔入侵了

    三位影评人则都敏锐地判定,跟声音不古怪一样,TPT的恶魔好像也不会特别古怪,现在绝对是恶魔控制着玛姬,它有意把他们引到了玛姬母亲坟墓这里,为什么?

    别看我们格兰德、波特寇避开影评人们的称赞目光,受不起啊

    就剧本而言,其实从第二幕起,库勒就做了不只是设定上的很多修改,只采用了他们一些场景紧凑地进行,他们的杀猫场景并没有当着科顿等人面杀那么渗人,前面也没有玛姬和凯蒂情感上的铺垫渲染,就是她半夜自己到谷仓杀了又一只农场动物而已。

    从第二幕后半段起到结局,也正是这段起,更是库勒完全新编的剧情。

    如果是他俩的剧本进度,现在科顿他们刚刚给玛姬锯掉铁链,因为从头起一些场景都会更长,还有科顿他们去造访当地牧师曼利等的情节,节奏上远没有今晚看的这么紧张刺激。一个个有着明显答案的悬疑,就像一道道波浪打来,叫人欲罢不能。

    更别说在导演方面的才能,好导演可以把一个烂故事讲得精彩纷呈,烂导演可以把一个好故事讲得无聊透顶。

    银幕上,镜头一切,还是坟墓边,玛姬已经穿上了一双红鞋,披着一件男式黑色厚外套,红、黑和白雪形成着强烈的视觉冲突,侵噬着观众们的眼睛。她还有点微微颤抖,不知是冷的还是哭的,对科顿他们哽咽说道:“妈妈不是因为癌症死的,是那家伙他杀了她……”

    “你是说你父亲?”科顿讶然,女录音师则顿时为之震怒:“他是个畜生玛姬,不用害怕,我们不会让他再伤害你的。”

    “妈妈得了癌症后,他的脾气更暴躁了,那天他喝得很醉,他摸我……妈妈看到骂他,他就突然疯了。”玛姬说着又哭了起来,满脸的恐惧神色,“他,他用斧头砍她……妈妈倒在地上,很多血……”

    女录音师抱紧着发抖的玛姬,连声地安慰:“我们会帮你的,你不用再怕。”又向镜头这边说:“科顿,我们得报警了。”

    镜头扫扫旁边的科顿,他一脸沉思,没有说话。

    也许银幕里的人愤怒着斯威策的罪行,观众们却生起着又一股寒意,这分明是恶魔在说谎

    “他烧了她的尸体,他让我别跟任何人说,不然就杀死我,拉蒙那天出去了不知道这些……他怕我会告诉别人,就不让我们出去了他骗大家说带妈妈出外治病了,没一个星期,就说妈妈病死了,带回了她的棺木就埋葬在我们农场后院……”

    玛姬的眼泪成串地掉落,像中了催泪弹,“可别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妈妈连像样的葬礼都没有,因为她根本没有出去治病,因为棺材里没有她的尸体,她被他烧了,呜呜呜……”

    “科顿,报警吧。”女录音师又说,摄影师的声音也起:“是啊,这是凶杀和强奸案了。”

    “我们都不知道……玛姬病了。”科顿语气委婉,潜台词这会不会只是她精神失常的臆想呢?他又说:“别冲动,报警会毁掉她,毁掉一个家庭的。”

    观众们几乎明知是恶魔在骗人,却还是会有一点点猜疑,想起之前对小镇路人们的采访,都说斯威策一家像消失了,想想斯威策的暴躁……但被明确存在的恶魔时刻提醒着每位观众,这是个阴谋……

    “你们在那里做什么”突然响起了惊怒的画外音,斯威策。

    镜头变得很摇晃,转过去只见斯威策和拉蒙在小跑过来,“立即离开我的农场”斯威策像要打人,拉蒙要拉过玛姬保护,女录音师向科顿使眼色说:“我们先离开吧。”科顿却直接问道:“玛姬怀孕了,你们知道吗?”

    近景镜头中,两人都愣住,然后斯威策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喃喃说:“恶魔,它玷污了玛姬。”拉蒙疑怒地问:“开玩笑吗?”

    女录音师突然失控的骂道:“是你这个畜生,你杀了你的妻子,你强奸了玛姬,你这个畜生”她闯入镜头,“别录了,捉住他”银幕上一片摇晃混乱,斯威策急怒的道:“你们再说一遍?”玛姬抱着墓碑在哭。

    随着摄影师的惊叫声,影像模糊了下,明显摄影机被关停了,当重新开始摄录,斯威策和拉蒙已经搞清楚了状况

    斯威策正对科顿又怒又悲的说:“恶魔迷惑了她,她说的不是真的,艾米被检查出患了癌症时已经是晚期了,她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走得很快她是个简朴的人,不想大办葬礼,我那时也没有心情,所以……”

    “你在说谎,你烧了妈妈”玛姬骤然大叫,崩溃地哭着,“你是个杀人犯,你杀了妈妈……”

    银幕里众人束手无策,斯威策有着巨大的嫌疑,似乎叫警察来是最好的办法,这时镜头捕捉到拉蒙沉着脸走了。

    银幕外观众们隐约感觉到什么,吉娅嘶声道:“他们要开棺了。”作为恐怖电影不可能叫警察来帮忙,那怎么得到真相?有一个方法就在那里,玛姬说棺材里没有尸骨,斯威策说有,那只要打开一看,就知道谁在撒谎……

    与此同时,三位影评人都一下激灵,明白了过来,开棺是一个让人指发的亵渎,尤其玛姬母亲是虔诚的教徒,应该是银幕故事里信仰最坚定、对上帝最忠诚的人,而恶魔,想打开她的棺材

    “拉蒙”镜头一切,拉蒙大步走回来,手上拿着一把锄头,面无表情的,走过去什么都没多说,就双手挥动锄头往坟墓下面锄了起来,顿时积雪飞溅。众人纷纷惊呼,斯威策气急败坏地喊:“别动你母亲的墓”

    “她在里面吗?为什么不让我们跟她见最后一面?”拉蒙爆发地大骂,显然对父亲早已积压着很多的怨气。

    “我只是不想让你们看到她死了……”斯威策面容悲痛,“我不想我们觉得她死了……”

    粗汉流露出内心的脆弱,叛逆的青少年只顿了顿,双目发红,又继续锄动,“如果是你杀了她,我杀了你”

    斯威策突然什么都不再多说,转身走去。几个快切镜头后,他拿着一把锄头回来了,悲痛的道:“先生们,恶魔在撒谎我让你们看看它在撒谎,牧师先生,你要是真的懂得驱魔,就帮帮我们。”说罢,他也去锄动坟墓的泥土。

    “噢主啊……主啊……”科顿茫然不知所措。女录音师同样如此,很不安的说:“我们该寻求帮助的……”站在她旁边的玛姬还在抽泣,但相比刚才平静了很多,棕眼瞥了瞥扫来的镜头,露出诡异的目光。

    观众们纷纷心头一寒,那是恶魔的眼神它要达到目的了……

    几下镜头剪切,只见积雪被锄掉了,泥土也被挖开,掘出了一个不深不浅的大坑,一口基督教教徒风格的棺材就埋在里面。手电筒的灯光打去,似乎驱走黑暗,却让棺材边缘泛闪着渗人的亮光。

    “你们确定要这么做?”科顿的画外音,“我想我们都应该冷静处理。”

    他的话没有得到斯威策父子的理会,他们放下锄头,要开棺了

    两个放映厅里,没哪个观众忍心看下去,压抑,心塞,心慌,可是又无法不看,紧张,悬疑,害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