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随着镜头一下猛烈向前摔去,银幕上的影像模糊漆黑了下,紧接着就恢复,镜头十分摇晃,扫过前面科顿两人的关切面容,摄影师的话声响起:“我没事,摄影机没事。”

    观众们得以呼了口气,只是摄影师摔倒,还以为他被杀了。

    镜头俯视地扫了扫雪地上的一堆血迹,没有说是谁的,像摄影师的,也可能是玛姬留下。

    “继续找找。”科顿说。镜头一切,他们到了那片披挂寒雪的小树林,扫了一圈都没有玛姬的踪影,女录音师焦急的四处张望,说道:“快天黑了,我们得在斯威策回来之前找到她。”

    快切的几个寻找场景,天色逐渐漆黑,当他们又站在停在古宅远处的车边,天黑了,非之前车内“日以作夜”式的真实夜景,科顿打着强光手电筒,摄制队三人的讨论声:“她可能早就离开农场了。”、“像昨晚。”、“怎么办

    镜头横摇,一辆小货车从银幕左边驶回农场,通过降下的车窗,可以看到斯威策惊怒的脸庞,“你们还在”

    小货车的车头灯照亮路经的周围,银幕里骤然出现了一道身影,就站在科顿等人对面路的路边不远,玛姬她赤足的站在雪地上,面无表情,雪花飘落在她的长发上、在那条血迹斑斓的灰白连衣裙上。

    “她在那里”女录音师惊声。这时小货车已经驶过了,他们连忙朝玛姬跑过去,但她又转身跑了。

    “玛姬,站着,玛姬”科顿喊着。

    “牧师先生,看来你还不相信我的存在。”诡异的尖厉声远远传来。

    在摄制队的惊呼声中,也在观众们的紧张揪心中,镜头推近些,电筒灯光打去,只见远端的玛姬先脑袋后仰、再上半身都折断般反过来,倒着的脸庞歪斜,似乎有噼里啪啦一声的音效,女录音师吓着的画外音:“噢天。”

    像黛比这样被病毒营销视频“恶魔女孩的极限身体扭曲”最先吸引的观众们,都微瞪眼睛,终于来了却没想到正片比视频还要恐怖渗人一百倍

    玛姬双手往雪地按去,拱桥动作,像对驱魔人》里芮根拱桥地爬下楼梯的经典镜头致敬一般,她没有爬,一下倒立,又跃起来继续往前跑去,不断有些可怕的扭曲,突然又回头望,绷着冷脸,敛着棕眸,满是怨恶的目光,浑身微微发抖,表情渐渐变得狰狞。

    “这是典型的歇斯底里症,她认为自己被恶魔侵占了……”科顿惊急的画外音,进入镜头奔上去,“恶魔,我命令你离开”

    那么的苍白无力。

    “哈哈哈哈”玛姬发出了大笑声,观众们知道恶魔在嘲弄什么又见她回过身来,全身关节作响般扭了身子几下,每一下幅度之大都让人看得心惊,生怕她哪里骨头应声就断了。骤然,她厉叫着冲向镜头这边,凶猛地张大嘴巴,带血的牙齿

    “玛姬,醒醒”、“后退,后退”科顿他们慌乱地后退,玛姬再次转身奔了去。

    “我们还是离开吧,情况不太对……”摄影师掩不住害怕的声音。

    “她只是个6岁的小女孩这世界上没有恶魔”科顿大喊,带头追了上去。

    众多观众都感觉喘不过气,从开头第一秒积聚下来的诡异、压抑、胆寒、残忍,都在现在火山爆发,看看漆黑的雪地上那一串赤脚脚印,真是透心的惊悚

    “这不是特效对吧……她真的把自己扭成那样,真的光脚在雪地表演……”艾玛不知说什么好了。

    “那小子真舍得。”吉娅感慨,“如果这是为了泡妞拍的电影,我不明白了,他算懂泡妞还算不懂?”

    银幕上,敬业的摄影师和摄影助理还是追上去,镜头一切,他们又到了那片小树林,接着首次追到了树林的后面,电筒灯光扫来扫去,就见到漆黑模糊的前方,玛姬立在那里,在她旁边是一座坟墓的墓碑。

    她的右手搭着墓碑碑顶,脸容被散落的长发遮去一半,另一半淹没在黑暗中。

    观众们纷纷皱眉,已经能猜到,那是玛姬母亲的坟墓该死的恶魔想做什么?

    放映厅里的紧张快要凝固,银幕里的紧张也已成质,科顿等人慢慢走上去,“玛姬?”、“你还好吗?”就在这时,让银幕内外都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玛姬忽然痛哭出声,抱着墓碑无助地哭着,“我再也承受不了了,妈妈,我无法支撑下去了……”

    “精神问题。”科顿回头对镜头轻声说了句。

    当他们走近,玛姬并没有攻击他们,只是痛哭不已,脸蛋都冻青了,浑身在哆嗦,可怜得让人心碎。女录音师上前抱住她,玛姬不肯离去地挣扎,女录音师无奈道:“得找衣服和鞋子给她,她要冷坏了。”

    “车上有,我去拿。”摄影助理的画外音。

    “呜呜妈妈……我支撑不了了……”玛姬还在哭着。

    观众们的揪心有着多方面的原因,玛姬无疑让人可怜,但现在的玛姬是玛姬,还是恶魔?恶魔是会骗人的,谎言、挑拨、攻击下有着一个真正目的。三岁小孩都知道,不要相信恶魔

    然而,科顿一行人还没有清楚,玛姬真的被恶魔入侵了

    三位影评人则都敏锐地判定,跟声音不古怪一样,TPT的恶魔好像也不会特别古怪,现在绝对是恶魔控制着玛姬,它有意把他们引到了玛姬母亲坟墓这里,为什么?

    别看我们格兰德、波特寇避开影评人们的称赞目光,受不起啊

    就剧本而言,其实从第二幕起,库勒就做了不只是设定上的很多修改,只采用了他们一些场景紧凑地进行,他们的杀猫场景并没有当着科顿等人面杀那么渗人,前面也没有玛姬和凯蒂情感上的铺垫渲染,就是她半夜自己到谷仓杀了又一只农场动物而已。

    从第二幕后半段起到结局,也正是这段起,更是库勒完全新编的剧情。

    如果是他俩的剧本进度,现在科顿他们刚刚给玛姬锯掉铁链,因为从头起一些场景都会更长,还有科顿他们去造访当地牧师曼利等的情节,节奏上远没有今晚看的这么紧张刺激。一个个有着明显答案的悬疑,就像一道道波浪打来,叫人欲罢不能。

    更别说在导演方面的才能,好导演可以把一个烂故事讲得精彩纷呈,烂导演可以把一个好故事讲得无聊透顶。

    银幕上,镜头一切,还是坟墓边,玛姬已经穿上了一双红鞋,披着一件男式黑色厚外套,红、黑和白雪形成着强烈的视觉冲突,侵噬着观众们的眼睛。她还有点微微颤抖,不知是冷的还是哭的,对科顿他们哽咽说道:“妈妈不是因为癌症死的,是那家伙他杀了她……”

    “你是说你父亲?”科顿讶然,女录音师则顿时为之震怒:“他是个畜生玛姬,不用害怕,我们不会让他再伤害你的。”

    “妈妈得了癌症后,他的脾气更暴躁了,那天他喝得很醉,他摸我……妈妈看到骂他,他就突然疯了。”玛姬说着又哭了起来,满脸的恐惧神色,“他,他用斧头砍她……妈妈倒在地上,很多血……”

    女录音师抱紧着发抖的玛姬,连声地安慰:“我们会帮你的,你不用再怕。”又向镜头这边说:“科顿,我们得报警了。”

    镜头扫扫旁边的科顿,他一脸沉思,没有说话。

    也许银幕里的人愤怒着斯威策的罪行,观众们却生起着又一股寒意,这分明是恶魔在说谎

    “他烧了她的尸体,他让我别跟任何人说,不然就杀死我,拉蒙那天出去了不知道这些……他怕我会告诉别人,就不让我们出去了他骗大家说带妈妈出外治病了,没一个星期,就说妈妈病死了,带回了她的棺木就埋葬在我们农场后院……”

    玛姬的眼泪成串地掉落,像中了催泪弹,“可别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妈妈连像样的葬礼都没有,因为她根本没有出去治病,因为棺材里没有她的尸体,她被他烧了,呜呜呜……”

    “科顿,报警吧。”女录音师又说,摄影师的声音也起:“是啊,这是凶杀和强奸案了。”

    “我们都不知道……玛姬病了。”科顿语气委婉,潜台词这会不会只是她精神失常的臆想呢?他又说:“别冲动,报警会毁掉她,毁掉一个家庭的。”

    观众们几乎明知是恶魔在骗人,却还是会有一点点猜疑,想起之前对小镇路人们的采访,都说斯威策一家像消失了,想想斯威策的暴躁……但被明确存在的恶魔时刻提醒着每位观众,这是个阴谋……

    “你们在那里做什么”突然响起了惊怒的画外音,斯威策。

    镜头变得很摇晃,转过去只见斯威策和拉蒙在小跑过来,“立即离开我的农场”斯威策像要打人,拉蒙要拉过玛姬保护,女录音师向科顿使眼色说:“我们先离开吧。”科顿却直接问道:“玛姬怀孕了,你们知道吗?”

    近景镜头中,两人都愣住,然后斯威策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喃喃说:“恶魔,它玷污了玛姬。”拉蒙疑怒地问:“开玩笑吗?”

    女录音师突然失控的骂道:“是你这个畜生,你杀了你的妻子,你强奸了玛姬,你这个畜生”她闯入镜头,“别录了,捉住他”银幕上一片摇晃混乱,斯威策急怒的道:“你们再说一遍?”玛姬抱着墓碑在哭。

    随着摄影师的惊叫声,影像模糊了下,明显摄影机被关停了,当重新开始摄录,斯威策和拉蒙已经搞清楚了状况

    斯威策正对科顿又怒又悲的说:“恶魔迷惑了她,她说的不是真的,艾米被检查出患了癌症时已经是晚期了,她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走得很快她是个简朴的人,不想大办葬礼,我那时也没有心情,所以……”

    “你在说谎,你烧了妈妈”玛姬骤然大叫,崩溃地哭着,“你是个杀人犯,你杀了妈妈……”

    银幕里众人束手无策,斯威策有着巨大的嫌疑,似乎叫警察来是最好的办法,这时镜头捕捉到拉蒙沉着脸走了。

    银幕外观众们隐约感觉到什么,吉娅嘶声道:“他们要开棺了。”作为恐怖电影不可能叫警察来帮忙,那怎么得到真相?有一个方法就在那里,玛姬说棺材里没有尸骨,斯威策说有,那只要打开一看,就知道谁在撒谎……

    与此同时,三位影评人都一下激灵,明白了过来,开棺是一个让人指发的亵渎,尤其玛姬母亲是虔诚的教徒,应该是银幕故事里信仰最坚定、对上帝最忠诚的人,而恶魔,想打开她的棺材

    “拉蒙”镜头一切,拉蒙大步走回来,手上拿着一把锄头,面无表情的,走过去什么都没多说,就双手挥动锄头往坟墓下面锄了起来,顿时积雪飞溅。众人纷纷惊呼,斯威策气急败坏地喊:“别动你母亲的墓”

    “她在里面吗?为什么不让我们跟她见最后一面?”拉蒙爆发地大骂,显然对父亲早已积压着很多的怨气。

    “我只是不想让你们看到她死了……”斯威策面容悲痛,“我不想我们觉得她死了……”

    粗汉流露出内心的脆弱,叛逆的青少年只顿了顿,双目发红,又继续锄动,“如果是你杀了她,我杀了你”

    斯威策突然什么都不再多说,转身走去。几个快切镜头后,他拿着一把锄头回来了,悲痛的道:“先生们,恶魔在撒谎我让你们看看它在撒谎,牧师先生,你要是真的懂得驱魔,就帮帮我们。”说罢,他也去锄动坟墓的泥土。

    “噢主啊……主啊……”科顿茫然不知所措。女录音师同样如此,很不安的说:“我们该寻求帮助的……”站在她旁边的玛姬还在抽泣,但相比刚才平静了很多,棕眼瞥了瞥扫来的镜头,露出诡异的目光。

    观众们纷纷心头一寒,那是恶魔的眼神它要达到目的了……

    几下镜头剪切,只见积雪被锄掉了,泥土也被挖开,掘出了一个不深不浅的大坑,一口基督教教徒风格的棺材就埋在里面。手电筒的灯光打去,似乎驱走黑暗,却让棺材边缘泛闪着渗人的亮光。

    “你们确定要这么做?”科顿的画外音,“我想我们都应该冷静处理。”

    他的话没有得到斯威策父子的理会,他们放下锄头,要开棺了

    两个放映厅里,没哪个观众忍心看下去,压抑,心塞,心慌,可是又无法不看,紧张,悬疑,害怕

第二百五十五章 悬着的心根本无法放下    夜色已深,地标影城的TPT放映厅气氛压抑,不多的观众里除了像格斯塔那样因为场外因素没怎么看进去的人之外,每个人都在为玛姬紧张,那些因刚才的驱魔而涌出的冷汗还在发寒。

    第一转折点让三位影评人对接下来的6分钟的兴趣有增无减,恶魔什么时候、什么方式真正地现身?他们都期待着。

    银幕上,科顿他们开车把玛姬送往医院,一连串的行车镜头中的黑夜,都泛着淡淡的蓝光,犹如整个世界都遭到恶魔的侵蚀。

    “日以作夜居然在这里用日以作夜……”吉娅悲痛般握握拳,那小子太会玩了,这种扭曲、诡异与真实混在一起

    真他马的惊悚

    没有观众不觉得诡异的,已经极少会看到这种夜景了,有些年轻观众甚至是从未见过,现在跟虚假扯不上关系,轻度摇晃的镜头、恐怖的色彩、紧张的气氛,等于好极的恐怖片观影体验。

    卡斯特真要为这些技术细节叫好,TPT里不只一个这般让人惊喜的细节了,日光夜景都能化腐朽为神奇。

    最大的惊喜可能还是剪辑手法,不再只局限于角色摄影机的主视角影像,有使用监控摄像头,还有很多恰到好处的常规电影角度的镜头,而且一切都无损伪纪录片的真实感,却把气氛烘托得更真实,把故事讲得更精致。

    继续这样保持到结局的话,可以说TPT是把伪纪录片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安德鲁,你们这回真的做了漂亮的工作。”奥尔也是忍不住对坐在旁边的格兰德两人赞了声,很少在观影过程中这么做,因为很少有这样的惊喜。谁能想到呢,原本以为会浪费掉的3分钟,竟从第一分钟起就充满惊喜。

    格兰德苦笑,波特寇摸摸头发,都有点尴尬,“我们真不是尤尼克-库勒。”、“这是他的电影。”

    “我知道,我知道。”奥尔没多说什么,继续专注地观影,显然没有听进去。卡斯特和舍克也没有,库勒还能是谁?

    快速的到了医院,快速的变为第二天早上,斯威策来了,告诉科顿在他们走后,玛姬不久又表现失常并且失踪,是不是恶魔还没被驱走?他请求科顿彻底地治好玛姬。

    “玛姬需要看心理医生了。”医院走廊里,双人中景镜头,左边的科顿认真劝说:“恶魔已经被驱走,但它给玛姬造成了一些心理创伤,这就需要精神治疗……”

    “心理医生?”斯威策听了暴怒,对科顿怒目而视,“八个医生都救不了我的妻子,八个医生都不能让她多活哪怕一天你跟我说医生?心理治疗?你认为我女儿疯了?我认为你在撒谎,你根本不懂驱魔,你只是个骗子”

    科顿耐心做着解释:“上帝救人有很多种方式,不一定是我们所能了解的,可以是心理治疗……”

    斯威策转身走了。镜头一切,在医院外停车场,斯威策粗暴的拉着玛姬上车离去,科顿和女录音师玛拉还在旁边劝说,而玛姬表现得有点挣扎,上车前,眼神无助的看看科顿他们,像在求救。

    小货车开走了,科顿两人无奈地讨论起该怎么办,摄影师的声音:“我们不要再管了吧?”

    “怎么能不管你没看到玛姬的精神状态吗,再这样下去她真会疯的。”女录音师有点气愤。

    “我们再去农场坐下来劝劝他。”科顿做了决定,“那女孩一定要看医生。”

    场景一切,行车镜头,科顿一行人再次驶入农场的土地,当那座矗在冰天雪地中的破旧古宅又出现在镜头的远景,又跃进观众们的眼球,一根根心弦都顿时绷紧,能预见到可怕的事情将会发生。

    果然,银幕中的气氛立即紧张起来

    “噢不好,看看那边”女录音师惊道。

    镜头从对着古宅摇到了左侧树林那边,只见远处斯威策和玛姬正起着争执,玛姬哭喊着“我要去看妈妈,我不想在这里放开我”斯威策带着怒气的样子,粗鲁地拉着女儿走回屋子。

    急忙下了车的科顿几人冲上去,“嘿,嘿”、“怎么了?”、“别伤害她”

    “你们还来做什么?离开我的农场”斯威策边走边怒视着他们,又看看镜头,“把那该死的摄影机关了立即离开”他没有停下,拉着哭泣的玛姬回到屋子,科顿他们也跟着进去。

    发生什么事了?观众们的心都悬在半空,大气不敢出。

    “比起《女巫布莱尔》差多了,连奔跑时镜头都这么稳定……”格斯塔又在不满嘀咕,“真失望,不想继续看了

    因为这片座位观影效果好,前面后面坐着好几位观众,都忍他很久了,这下不约而同的纷纷骂起来:“拜托老兄,别吵了好吗”、“那你还不赶快走?”、“想看《女巫布莱尔》回家去看,这里是驱魔录像》放映厅”

    与此同时,银幕里又出现了血腥,原来是拉蒙被玛姬用小刀划伤了脸庞,诡异的是伤口位置和科顿右脸的伤口一样。

    “滚出我家”斯威策要带儿子去医院了,凶恶地驱逐科顿他们。

    利落的场景切换,科顿他们只好先假装离去,在斯威策开车走后,又回到古宅,从打开的窗户溜进了屋。屋内光线阴暗,时不时响起一声两声的嘶哑猫叫,荒寒危险的感觉充填观众的心头。

    镜头缓缓地随着科顿踏上楼梯走上二楼,仰视角此时是如此压抑,恶魔随时现身的悬疑像一块巨石压下来。当他们来到玛姬的房间,女录音师顿时惊呼出声,只见玛姬被铁链绑着手脚锁在床上,正在默默哭泣。

    慌乱的镜头切换,科顿一行人找来钢锯要锯断上了锁的铁链。

    “别,别,爸爸回来看到我没被锁着,会生气的。”玛姬哭叫着,濒临崩溃,“是我划伤了拉蒙,我是个坏女孩,我上不了天堂了,我会下地狱的……”

    “玛姬,没事,没事,上帝派我来就是要帮助你,没事,会好的……”

    经过科顿和玛拉的安慰,玛姬渐渐平静了下来,在渗人的吱吱锯声中,她回答着他们的问题,斯威策没有伤害她,但她真的不记得自己怎么伤的拉蒙。咔嚓一声铁链被锯断了,科顿他们松了口气,银幕外的观众们却深吸一口气,恶魔的枷锁没了……

    镜头一切,玛姬在房间好好休息,科顿他们回到一楼客厅谈论对策,这时候来了电话留言,医生说玛姬怀孕了?观众们都能猜到为什么,但这个情况震惊了科顿他们,玛拉肯定地说这是乱-伦惨剧,科顿则说不要轻易下定论,等斯威策回来再询问清楚。

    玛姬怀孕真是让基督教徒观众们心里一寒,这是个巨大的亵渎,场面比驱魔人》里芮根用十字架扎刺下体温柔,意义上却一样可恶,处女怀孕的是谁?圣母玛利亚,怀的生的是耶稣。可现在玛姬怀着一只恶魔,想想都让人心颤

    故事没有往这方面继续发展的意思,几人短暂的争论后,紧张又生

    “玛姬……?”女录音师惊讶地望着镜头这边。

    背身的科顿回头望去,摄影机也来了个大旋转拍向后面的走廊口,这一下十分摇晃和模糊,当画面稳定下来:

    只见玛姬站在那里,镜头的远景中间,她赤着双脚,还穿着那条灰白色的连衣裙,一头长发散开垂下,左手抱着灰猫凯蒂,右手拿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她的脸容淹没在黑暗之中,看不清楚,仿似就是那张恶魔脸孔。

    看着她这个架势,观众们的心不由提到了嗓子眼,她想做什么,不,恶魔想做什么……

    一时间,两个放映厅里只有微弱的摆钟滴哒声,那是银幕里古宅传来的声音。

    “玛姬,冷静,把刀放下……”科顿双手示意劝止地上前,后脑肩膀出现在银幕下边缘,镜头推近上去。

    影像虽然模糊,却能见到玛姬那双棕色的大眼睛泛着寒光,突然这时,她的右手抬起,猛然往左手中的凯蒂扎去,惨厉的猫叫声起科顿的后背正好出现挡住玛姬脖子以下的身影,但挡不住她毫无表情的脸,一下下抬起的右手,一下下猛力的扎下,挡不住血淋淋的小刀血肉飞溅,更挡不住凯蒂的惨叫——

    “不”科顿在惊叫,摄制队几人在惊叫,“噢我的”、“不”

    “不,不”放映厅里众多观众也在惊叫,看不到那血腥一幕,却比看到还要恐怖,无法形容的难受

    艾玛双手捂住了嘴巴,几乎吐了出来,作为爱猫养猫的人,怎么可能受得了,当心中闪过自家的“斯特兰杰”,她就浑身发抖,眼泪盈眶,“太残忍了……”虽说这只是电影,可是,这猫叫声怎么录到的,怎么回事,太惨了,天啊

    “噢喔。”吉娅吃痛似的皱皱眉,需要用化名吗,说这是拍安娜和贝拉起舞那家伙拍的都没人信,这镜头真像威士忌,够劲

    就这么十来秒影像,让放映厅弥漫着一股要崩溃的群体情绪,那么忠心护主的凯蒂,玛姬和它那么深厚的情谊,它却被“她”如此残暴地杀害……

    艾玛的眼泪止不住地落下,像她这样的观众不只一个两个,三位影评人既享受又难受,复杂的情感观影结束后才能细细品味。

    “如果在《女巫布莱尔》……”格斯塔正要说什么。

    “去你马的《女巫布莱尔》”前面有个男观众终于忍无可忍,不再只是责斥,抡着拳头就要揍那白痴,正对恶魔愤怒着呢。

    格斯塔慌忙起身逃窜,叫着“黛比,我们走吧,没意思。”黛比没理他,周围的观众们都像要揍他,那男观众又上来了,他只好自己一个往放映厅外走去,小声骂咧:“失望,拍的什么东西,这叫伪纪录片吗,真烂……”

    众人简直要鼓掌欢送,滚吧,回家看你的《女巫布莱尔》VH录像去吧,别烦着别人观赏驱魔录像》的精彩

    银幕上影像在继续,诡异的笑声响彻了两个影厅,玛姬的笑声

    “这样好玩吗?”玛姬一步步走向科顿他们,把手中的猫尸扔向镜头。镜头只拍到一团鲜红带灰的东西飞过,随即多了几滴鲜血,在银幕上是巨大的血斑,让人毛骨悚然。

    科顿几人在后退,喊着“玛姬,把刀放下”、“我们是来帮助你的,没有人想伤害你。”

    “谁要你们帮助?”玛姬转了转棕眼,突然一瞪,挥舞着血色小刀冲去,“我要你们死”

    观众们的神经绷得快断,不敢眨眼又不敢多看,银幕里科顿几人连连地闪躲,还在大喊着“玛姬,我们是来帮你的”、“小心”科顿突然喊“相信上帝,一切会好的,快跟我念,我爱耶稣,我爱耶稣……”

    “唔啊……”玛姬脸上流露出痛苦之色,动作迟缓了下来,随着科顿念读起了经文,她开始颤抖起来,手中的血刀掉到了地板上,就在科顿和玛拉要控制住她,她猛地转身往回跑去,“你们将会死得很惨”

    “玛姬”科顿几人连忙追上去。

    连声音表演也艾玛遭受着双重伤害,非常的心塞,一直隐隐盼着当恶魔主导玛姬后,妮娜的声音表演会演不出恶魔的感觉,或者要别人帮她配音……现在这个期盼也破灭了……

    她亲自念白,而且跟玛姬正常时的开朗温柔很不一样,有着一股阴冷的狠劲,第一次演电影她到底怎么做到的

    对于玛姬恶魔化的声音,三位影评人都挺满意,声音表演是演好恶魔的一大关键,看来不同于驱魔人》的古怪声音,玛姬恶魔化后还是沿用之前的声音,只在语气腔调上做表演。

    好表演是观众们看得入戏的原因之一,悬着的心根本无法放下

    场景转切之下,科顿他们在屋子里寻找着玛姬,没找到,却有一些似是而非的惊悚影子。突然就在一个阴森的杂物房内,发现玛姬像猫一般蹲坐在木柜顶上,她的脖子不正常地扭曲,双眼透着凶光,满手的鲜血。

    她骤然的跃下,吓了科顿他们一跳,更吓了观众们一跳,她冲撞得摄影机东倒西歪,恶魔巨力一拳将科顿打翻在地。

    但科顿及时的喊读经文,又让玛姬逃窜般跑掉,他们再一次追踪,这次追出了古宅,来到一片雪景的外面。

    看到这里,TPT剧组众员们都特别期待,这一段戏真的拍得很辛苦

    “她跑哪里去了?”镜头前方,女录音师张望着四周,镜头也在扫,没有玛姬的踪影,“我看到她跑出来了。”

    “到附近找找。”科顿说。镜头跟着两人颠簸地前进,走了一段路后,就见小树林那边似有一道身影闪过,科顿两人立时奔跑上去,“在那里,在那里”

    观众们都十分紧张,一连串下来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手心又在冒汗了。突然镜头猛地一下剧烈摇晃,明显的往前摔去,还有摄影师的一声大叫“啊”恶魔从背后袭击?放映厅里也四处响起失声惊叫

    只有待过当时片场的剧组众员,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现在叫的人是格雷迪,但当时扛摄影机的人可不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