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夜色已深,地标影城的TPT放映厅气氛压抑,不多的观众里除了像格斯塔那样因为场外因素没怎么看进去的人之外,每个人都在为玛姬紧张,那些因刚才的驱魔而涌出的冷汗还在发寒。

    第一转折点让三位影评人对接下来的6分钟的兴趣有增无减,恶魔什么时候、什么方式真正地现身?他们都期待着。

    银幕上,科顿他们开车把玛姬送往医院,一连串的行车镜头中的黑夜,都泛着淡淡的蓝光,犹如整个世界都遭到恶魔的侵蚀。

    “日以作夜居然在这里用日以作夜……”吉娅悲痛般握握拳,那小子太会玩了,这种扭曲、诡异与真实混在一起

    真他马的惊悚

    没有观众不觉得诡异的,已经极少会看到这种夜景了,有些年轻观众甚至是从未见过,现在跟虚假扯不上关系,轻度摇晃的镜头、恐怖的色彩、紧张的气氛,等于好极的恐怖片观影体验。

    卡斯特真要为这些技术细节叫好,TPT里不只一个这般让人惊喜的细节了,日光夜景都能化腐朽为神奇。

    最大的惊喜可能还是剪辑手法,不再只局限于角色摄影机的主视角影像,有使用监控摄像头,还有很多恰到好处的常规电影角度的镜头,而且一切都无损伪纪录片的真实感,却把气氛烘托得更真实,把故事讲得更精致。

    继续这样保持到结局的话,可以说TPT是把伪纪录片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安德鲁,你们这回真的做了漂亮的工作。”奥尔也是忍不住对坐在旁边的格兰德两人赞了声,很少在观影过程中这么做,因为很少有这样的惊喜。谁能想到呢,原本以为会浪费掉的3分钟,竟从第一分钟起就充满惊喜。

    格兰德苦笑,波特寇摸摸头发,都有点尴尬,“我们真不是尤尼克-库勒。”、“这是他的电影。”

    “我知道,我知道。”奥尔没多说什么,继续专注地观影,显然没有听进去。卡斯特和舍克也没有,库勒还能是谁?

    快速的到了医院,快速的变为第二天早上,斯威策来了,告诉科顿在他们走后,玛姬不久又表现失常并且失踪,是不是恶魔还没被驱走?他请求科顿彻底地治好玛姬。

    “玛姬需要看心理医生了。”医院走廊里,双人中景镜头,左边的科顿认真劝说:“恶魔已经被驱走,但它给玛姬造成了一些心理创伤,这就需要精神治疗……”

    “心理医生?”斯威策听了暴怒,对科顿怒目而视,“八个医生都救不了我的妻子,八个医生都不能让她多活哪怕一天你跟我说医生?心理治疗?你认为我女儿疯了?我认为你在撒谎,你根本不懂驱魔,你只是个骗子”

    科顿耐心做着解释:“上帝救人有很多种方式,不一定是我们所能了解的,可以是心理治疗……”

    斯威策转身走了。镜头一切,在医院外停车场,斯威策粗暴的拉着玛姬上车离去,科顿和女录音师玛拉还在旁边劝说,而玛姬表现得有点挣扎,上车前,眼神无助的看看科顿他们,像在求救。

    小货车开走了,科顿两人无奈地讨论起该怎么办,摄影师的声音:“我们不要再管了吧?”

    “怎么能不管你没看到玛姬的精神状态吗,再这样下去她真会疯的。”女录音师有点气愤。

    “我们再去农场坐下来劝劝他。”科顿做了决定,“那女孩一定要看医生。”

    场景一切,行车镜头,科顿一行人再次驶入农场的土地,当那座矗在冰天雪地中的破旧古宅又出现在镜头的远景,又跃进观众们的眼球,一根根心弦都顿时绷紧,能预见到可怕的事情将会发生。

    果然,银幕中的气氛立即紧张起来

    “噢不好,看看那边”女录音师惊道。

    镜头从对着古宅摇到了左侧树林那边,只见远处斯威策和玛姬正起着争执,玛姬哭喊着“我要去看妈妈,我不想在这里放开我”斯威策带着怒气的样子,粗鲁地拉着女儿走回屋子。

    急忙下了车的科顿几人冲上去,“嘿,嘿”、“怎么了?”、“别伤害她”

    “你们还来做什么?离开我的农场”斯威策边走边怒视着他们,又看看镜头,“把那该死的摄影机关了立即离开”他没有停下,拉着哭泣的玛姬回到屋子,科顿他们也跟着进去。

    发生什么事了?观众们的心都悬在半空,大气不敢出。

    “比起《女巫布莱尔》差多了,连奔跑时镜头都这么稳定……”格斯塔又在不满嘀咕,“真失望,不想继续看了

    因为这片座位观影效果好,前面后面坐着好几位观众,都忍他很久了,这下不约而同的纷纷骂起来:“拜托老兄,别吵了好吗”、“那你还不赶快走?”、“想看《女巫布莱尔》回家去看,这里是驱魔录像》放映厅”

    与此同时,银幕里又出现了血腥,原来是拉蒙被玛姬用小刀划伤了脸庞,诡异的是伤口位置和科顿右脸的伤口一样。

    “滚出我家”斯威策要带儿子去医院了,凶恶地驱逐科顿他们。

    利落的场景切换,科顿他们只好先假装离去,在斯威策开车走后,又回到古宅,从打开的窗户溜进了屋。屋内光线阴暗,时不时响起一声两声的嘶哑猫叫,荒寒危险的感觉充填观众的心头。

    镜头缓缓地随着科顿踏上楼梯走上二楼,仰视角此时是如此压抑,恶魔随时现身的悬疑像一块巨石压下来。当他们来到玛姬的房间,女录音师顿时惊呼出声,只见玛姬被铁链绑着手脚锁在床上,正在默默哭泣。

    慌乱的镜头切换,科顿一行人找来钢锯要锯断上了锁的铁链。

    “别,别,爸爸回来看到我没被锁着,会生气的。”玛姬哭叫着,濒临崩溃,“是我划伤了拉蒙,我是个坏女孩,我上不了天堂了,我会下地狱的……”

    “玛姬,没事,没事,上帝派我来就是要帮助你,没事,会好的……”

    经过科顿和玛拉的安慰,玛姬渐渐平静了下来,在渗人的吱吱锯声中,她回答着他们的问题,斯威策没有伤害她,但她真的不记得自己怎么伤的拉蒙。咔嚓一声铁链被锯断了,科顿他们松了口气,银幕外的观众们却深吸一口气,恶魔的枷锁没了……

    镜头一切,玛姬在房间好好休息,科顿他们回到一楼客厅谈论对策,这时候来了电话留言,医生说玛姬怀孕了?观众们都能猜到为什么,但这个情况震惊了科顿他们,玛拉肯定地说这是乱-伦惨剧,科顿则说不要轻易下定论,等斯威策回来再询问清楚。

    玛姬怀孕真是让基督教徒观众们心里一寒,这是个巨大的亵渎,场面比驱魔人》里芮根用十字架扎刺下体温柔,意义上却一样可恶,处女怀孕的是谁?圣母玛利亚,怀的生的是耶稣。可现在玛姬怀着一只恶魔,想想都让人心颤

    故事没有往这方面继续发展的意思,几人短暂的争论后,紧张又生

    “玛姬……?”女录音师惊讶地望着镜头这边。

    背身的科顿回头望去,摄影机也来了个大旋转拍向后面的走廊口,这一下十分摇晃和模糊,当画面稳定下来:

    只见玛姬站在那里,镜头的远景中间,她赤着双脚,还穿着那条灰白色的连衣裙,一头长发散开垂下,左手抱着灰猫凯蒂,右手拿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她的脸容淹没在黑暗之中,看不清楚,仿似就是那张恶魔脸孔。

    看着她这个架势,观众们的心不由提到了嗓子眼,她想做什么,不,恶魔想做什么……

    一时间,两个放映厅里只有微弱的摆钟滴哒声,那是银幕里古宅传来的声音。

    “玛姬,冷静,把刀放下……”科顿双手示意劝止地上前,后脑肩膀出现在银幕下边缘,镜头推近上去。

    影像虽然模糊,却能见到玛姬那双棕色的大眼睛泛着寒光,突然这时,她的右手抬起,猛然往左手中的凯蒂扎去,惨厉的猫叫声起科顿的后背正好出现挡住玛姬脖子以下的身影,但挡不住她毫无表情的脸,一下下抬起的右手,一下下猛力的扎下,挡不住血淋淋的小刀血肉飞溅,更挡不住凯蒂的惨叫——

    “不”科顿在惊叫,摄制队几人在惊叫,“噢我的”、“不”

    “不,不”放映厅里众多观众也在惊叫,看不到那血腥一幕,却比看到还要恐怖,无法形容的难受

    艾玛双手捂住了嘴巴,几乎吐了出来,作为爱猫养猫的人,怎么可能受得了,当心中闪过自家的“斯特兰杰”,她就浑身发抖,眼泪盈眶,“太残忍了……”虽说这只是电影,可是,这猫叫声怎么录到的,怎么回事,太惨了,天啊

    “噢喔。”吉娅吃痛似的皱皱眉,需要用化名吗,说这是拍安娜和贝拉起舞那家伙拍的都没人信,这镜头真像威士忌,够劲

    就这么十来秒影像,让放映厅弥漫着一股要崩溃的群体情绪,那么忠心护主的凯蒂,玛姬和它那么深厚的情谊,它却被“她”如此残暴地杀害……

    艾玛的眼泪止不住地落下,像她这样的观众不只一个两个,三位影评人既享受又难受,复杂的情感观影结束后才能细细品味。

    “如果在《女巫布莱尔》……”格斯塔正要说什么。

    “去你马的《女巫布莱尔》”前面有个男观众终于忍无可忍,不再只是责斥,抡着拳头就要揍那白痴,正对恶魔愤怒着呢。

    格斯塔慌忙起身逃窜,叫着“黛比,我们走吧,没意思。”黛比没理他,周围的观众们都像要揍他,那男观众又上来了,他只好自己一个往放映厅外走去,小声骂咧:“失望,拍的什么东西,这叫伪纪录片吗,真烂……”

    众人简直要鼓掌欢送,滚吧,回家看你的《女巫布莱尔》VH录像去吧,别烦着别人观赏驱魔录像》的精彩

    银幕上影像在继续,诡异的笑声响彻了两个影厅,玛姬的笑声

    “这样好玩吗?”玛姬一步步走向科顿他们,把手中的猫尸扔向镜头。镜头只拍到一团鲜红带灰的东西飞过,随即多了几滴鲜血,在银幕上是巨大的血斑,让人毛骨悚然。

    科顿几人在后退,喊着“玛姬,把刀放下”、“我们是来帮助你的,没有人想伤害你。”

    “谁要你们帮助?”玛姬转了转棕眼,突然一瞪,挥舞着血色小刀冲去,“我要你们死”

    观众们的神经绷得快断,不敢眨眼又不敢多看,银幕里科顿几人连连地闪躲,还在大喊着“玛姬,我们是来帮你的”、“小心”科顿突然喊“相信上帝,一切会好的,快跟我念,我爱耶稣,我爱耶稣……”

    “唔啊……”玛姬脸上流露出痛苦之色,动作迟缓了下来,随着科顿念读起了经文,她开始颤抖起来,手中的血刀掉到了地板上,就在科顿和玛拉要控制住她,她猛地转身往回跑去,“你们将会死得很惨”

    “玛姬”科顿几人连忙追上去。

    连声音表演也艾玛遭受着双重伤害,非常的心塞,一直隐隐盼着当恶魔主导玛姬后,妮娜的声音表演会演不出恶魔的感觉,或者要别人帮她配音……现在这个期盼也破灭了……

    她亲自念白,而且跟玛姬正常时的开朗温柔很不一样,有着一股阴冷的狠劲,第一次演电影她到底怎么做到的

    对于玛姬恶魔化的声音,三位影评人都挺满意,声音表演是演好恶魔的一大关键,看来不同于驱魔人》的古怪声音,玛姬恶魔化后还是沿用之前的声音,只在语气腔调上做表演。

    好表演是观众们看得入戏的原因之一,悬着的心根本无法放下

    场景转切之下,科顿他们在屋子里寻找着玛姬,没找到,却有一些似是而非的惊悚影子。突然就在一个阴森的杂物房内,发现玛姬像猫一般蹲坐在木柜顶上,她的脖子不正常地扭曲,双眼透着凶光,满手的鲜血。

    她骤然的跃下,吓了科顿他们一跳,更吓了观众们一跳,她冲撞得摄影机东倒西歪,恶魔巨力一拳将科顿打翻在地。

    但科顿及时的喊读经文,又让玛姬逃窜般跑掉,他们再一次追踪,这次追出了古宅,来到一片雪景的外面。

    看到这里,TPT剧组众员们都特别期待,这一段戏真的拍得很辛苦

    “她跑哪里去了?”镜头前方,女录音师张望着四周,镜头也在扫,没有玛姬的踪影,“我看到她跑出来了。”

    “到附近找找。”科顿说。镜头跟着两人颠簸地前进,走了一段路后,就见小树林那边似有一道身影闪过,科顿两人立时奔跑上去,“在那里,在那里”

    观众们都十分紧张,一连串下来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手心又在冒汗了。突然镜头猛地一下剧烈摇晃,明显的往前摔去,还有摄影师的一声大叫“啊”恶魔从背后袭击?放映厅里也四处响起失声惊叫

    只有待过当时片场的剧组众员,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现在叫的人是格雷迪,但当时扛摄影机的人可不是。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不输于任何的场面    大银幕上,摄影镜头往楼梯口拍去,一只灰色的成年英国短毛猫先从转角窜了下来,沉沉的喵了一声,铜色猫眼的眼神很诡异,跑开了。

    “凯蒂?”随着对宠物的呼唤声,转角出现了一个黑棕发棕眼的少女,她朴素的衣着是跟故事时间3年代初相符的风格,长发整齐飘逸地披垂,当看到镜头,美丽的脸蛋有点羞涩,更多是热情欢迎的笑容,一边走下一边说:“嗨,你们好。”

    突然又有什么闪了闪,这次更清晰更久,就在少女的身后,一个恶魔头颅悬挂在那里。

    “又一次”吉娅看到了,艾玛也看到了,这回观众们几乎全看到了,甜美的少女,狰狞的恶魔,一同登场。

    恶魔让人心头一突,那少女则让人眼前一亮,美好的事物是正常人都会爱护的,她那犹如晨曦的笑容就是其中之一,一想到恶魔在摧残她,就紧张着急。年轻男生们更因她的美丽而心动,这是谁,还演过什么电影?真辣

    也有人疑惑她现在还好吧,不是说这是真实影像制作的吗,她还活着么?

    “哈天啊,我在银幕里……”

    奥德奥影城,妮娜激动不已,要不是身处影厅,肯定要跳起来跃个凌空一字马,太棒了太酷了她看看他,又看看银幕,又看看他,说不出话来,不只是高兴的心情,太多太多的滋味……竟然真的登上银幕,还是和尤尼克一起拍的电影

    “我可以演你的电影,从P短片开始,我就做你的演员,我们一起努力”

    美梦实现了?好快,世青赛还要下个月底才举行呢,好快……

    妮娜的激动消去一些,开始想的是一起读完高中和大学才可能实现的,她好像没做什么就拥有了这些,都因为他

    “看到吗,为什么银幕会亮着?”叶惟为她高兴,为自己和她开心,看着她动情的眼眸,“那是你的光芒点亮的,我不管别人说什么,你是我合作过的最大巨星我爱你。”

    尤尼克……妮娜涨红了脸,忍不住双手抱搂住他,靠在他怀中,呢喃道:“家人之外,你是我最爱的人。”被他亲了亲额头,她双眸泛泪几乎哭了出来,你这么好叫我怎么办,我都想不到可以怎么去更爱你……

    与此同时,康斯坦丁夫妇十分欣慰,而妮娜的闺蜜们兴奋地唧唧喳喳:“妮娜是个电影明星了”、“她好上镜”、“真幸运啊”

    表演才是影评人们评分的唯一考虑,目前为止TPT的演员们都表现良好,生活化的表演在伪纪录片里颇有说服力。正如对影片的期望,他们对这少女的期望也不会以驱魔人》里的“芮根”琳达-布莱尔为标准(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能有现在的总体平均水平就不错了。

    银幕上,玛姬招呼科顿一行人参观她的房间,展示着自己,一个朴素甜美的农场女孩。

    一些新信息也被透露,玛姬母亲三年前因为乳腺癌去世了,她是虔诚的基督教教徒,一家人也是。但在她死后,斯威策就不让儿女去当地教会学校了,变为亲自对他们家庭教育。

    观众们可以看到这一家人其实都已经失去信仰,当回答科顿的“为什么?”时,斯威策沉吟了一下,闪烁其词的说“我承认这有点过度保护,但我和教会学校有些不同观点”,玛姬也显得情绪低落,最虔诚的母亲却病死,这又是为什么?

    “这就是恶魔入侵的原因。”影评人们并不觉稀奇,对信仰的不坚定或没有信仰,使得恶魔有机可乘,驱魔人》就已这样。

    为什么虔诚的玛姬妈妈会病死?一个让人深思的大问题。

    因为没有上帝?

    “上帝保佑世人。”、“赞美我主。”影厅里的基督教徒们纷纷不由喃念,拍电影的、看电影的,有时都会担心是否冒犯了上帝。

    当年在英国,驱魔人》一度是很多地区的禁片,上映十多年后才被允许在英国发行录像带。3多年后的今天,情况没那么严重了,年轻人中无神论者、非虔诚教徒比虔诚教徒还多,但冒犯上帝依然会让每位教徒不安。

    也正是这种不安构成了恐惧的源泉,是他们对驱魔感兴趣、前来找刺激的原因之一。

    要说冒犯才刚刚开始。科顿对着镜头说这家人显然是痛失至亲后还没缓过来,三年的封闭生活,更让玛姬得了抑郁导致的精神失常之类的心理问题,“驱魔”后会好的。

    在屋子的客厅,他开始展现驱魔师是怎么骗人的,先对玛姬做了些装模作样的诊断,然后是判断是否需要驱魔的测试,让她脱掉鞋袜,把双脚泡到加了化学物质的水盆里。

    这时候,女录音师惊讶的声音响起:“她的脚。”

    镜头随即推近了上去,特写镜头下只见玛姬的双脚明显的不正常,脚背上有些奇怪的突起,脚趾又有点畸形,乍眼一看很丑。

    “这是?”科顿的疑惑声,观众们同样疑惑。

    镜头上移并拉远,玛姬微笑的道:“我从小有学芭蕾舞,我妈妈去世后,我在家里自己练……”说到后面,她笑得有点牵强,分明在思念亡母和怀念过去的一切美好。

    原来这样,不是恶魔的影响。科顿开始了测试的表演,一番祷告之后,斯威策一家都惊讶地看到,水盆里的水滚了起来,斯威策去探探水,脸色更惊了……

    观众们感到荒诞,不是因为知道这是科顿的把戏,是因为知道恶魔就在那里看着、嘲笑着。

    银幕中又特写,玛姬望着滚动的水,微瞪双目木着脸,惊疑、害怕、茫然,好像自己做了什么错事。

    “她真是第一次演电影么……”艾玛才要茫然了,怎么会这样,没有搞砸……这个妮娜不是艺术体操运动员吗,怎么这么会演戏,她是那么想挑刺,然而那一点还没有被妒火完全烧掉的公允不断地告诉她,妮娜演得很好。

    是因为这种拍摄风格下不用注意走位和打光吗,她看上去又轻松又真实,不不不,至少她有一双丑脚……

    “就我知道是的。”吉娅点点头,大师的沉着语气:“妮娜在那家艺术学校也学的表演……我可以肯定,她绝对会有让我们惊叹的华彩镜头,有时候你得看看导演是谁啊,还要是她男朋友。”

    我真恨这一点。艾玛扁着嘴,他和柯林斯分手后,明明是我和他先约会。

    银幕上场景一切,饭厅的饭桌边,科顿给斯威策讲着自己的判断,他翻动着桌上的驱魔古书,正面特写镜头,一页页神秘的图画的古拉丁文字进入观众们的大脑。

    “恐怕侵占玛姬身体的恶魔叫AbaIam……”镜头切换,科顿严肃的说,斯威策看不懂拉丁文,科顿一本正经地念了番,又道:“书上说它非常强大,可能是这本书里记载的最强大的恶魔。它像蛇一样前行,缠绕着人的神经和灵魂,所以它能改变温度,升升降降的,就像玛姬刚才表现的那样。

    AbaIam寻找无辜纯洁的肉体,它玷污无辜纯洁的肉体,这就是它做的,残暴的罪行。当它侵占年轻女孩时特别严重,看看这儿写的。”又给了古书的特写,一幅恐怖的恶魔图,同时响着科顿沉重的话声:“书上说唯一的解决方式是……死亡。”

    斯威策愕然地反问:“唯一的解决方式是死亡?”

    “除非她被成功驱魔。”科顿自信的样子。

    地标影城,舍克看了看手表,仅仅放映了2分钟左右,驱魔到来

    看得入戏的三位影评人在内的观众们都有点激动,商业片就是商业片,驱魔人》是经过有3分钟的故事才进行驱魔,驱魔录像》2分钟就要来了,这让放映厅里的期待气氛继续上升。

    会发生什么事?科顿这个骗子驱魔师,可以治好真的被恶魔侵袭的玛姬吗?

    “镜头还是不够摇晃,居然还有那种角度的特写,真不像伪纪录片……”格斯塔越发不满地抱怨。

    “嘘”这次有坐前面的男观众不爽地回头嘘声,格斯塔缩缩头,黛比翻翻白眼,别丢人了。

    银幕上,拉蒙识破了科顿的骗局,但他没有拆穿,只是准备看好戏。科顿在玛姬的房间中做好布置,驱魔要开始了。

    温馨淡雅的女生房间多了点神圣的装饰,玛姬往床上平躺下,斯威策父子站在不远处陪伴着,科顿手持着十字架和圣经,平静自信的说:“先生们,我不叫你们,就不要帮忙。”

    恶魔在哪里?在房间里吗?这个疑问在观众们心头升起,比玛姬还紧张,因为真有恶魔

    格兰德、波特寇很感慨,之前和“库勒”就悬疑方面有过讨论,谈到了驱魔人》里一个接一个的悬疑,像导演伯克的死亡等,为什么让恐怖倍增而不是消减。

    库勒的话简单、有见地:“那些对银幕里的人是悬疑,对观众不是,大家都能猜到确切的答案,伯克是被芮根杀的,芮根不是生病是被恶魔入侵……全部问题都围绕着被明确存在的恶魔。有了这前提,大家就会把什么都往恐怖的方面去想,虽然芮根杀死伯克的情节一个镜头都没有,但观众能想象到当时的残忍,所以恐惧。对未知可怕的想象,是越想越吓人的。”

    现在他们可以看到库勒是如何实现以“对未知可怕的想象”去吓人,没有是否存在恶魔的悬疑,却有着更多令人揪心的悬疑,像打开了一扇门,阵阵阴冷的寒风透入心头,毛骨悚然。

    不是因为某一个镜头,每个人想的都不一样,闭上眼睛,内心的黑暗最恐怖。

    “我希望你们礼貌的站在那边,我需要的只有你们对上帝的忠诚,还有你们的勇气和爱。”床边的科顿继续正经地说着,“我们在这里是因为我们爱玛姬,希望她可以好起来。对吗?”

    镜头一扫,众人都点头,玛姬也点头,一脸掩不住的紧张,“是的,先生。”

    “好的,那让我们开始吧,让我们向上帝祈祷——”

    银幕上驱魔开始,紧张期待的观众们就看见科顿浮夸地施行骗术,他举着圣物,快声地激昂地念读起经文“他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问着玛姬相信不相信,责骂着恶魔:“……以我主耶稣基督之名,以圣血之名,快滚吧,恶魔,我命令你滚蛋”

    突然这时,房间里响起了恶魔的叫声“呜啊啊啊”,玛姬满脸惊恐地看着左右,脸色怕得发红。

    放映厅中也顿时响起一片低低的观众惊呼,黛比紧皱眉头,列夫几人艰难地咽咽口水,吉娅睁定眼睛,是恶魔现身了吗?

    镜头和剪辑同样变得紧张,快速地扫拍众人的反应,以至于有点剧烈晃动,又混剪玛姬的特写,科顿的侧身中景,不是恶魔,是他的把戏他不慌不忙地说着:“哦不,别管它,什么都别听,恶魔是个虚张声势的骗子”

    这时灰猫凯蒂窜进了房间,诡异的尾巴竖起。轰隆木床突然震动起来,玛姬随之发出尖锐刺耳的极度惊叫:“啊”

    “不用管它,它只是狡猾的大骗子”科顿的快语声响着。

    “它来了”玛姬坐起身往后面退去,床头墙壁却让她退无可退,她突然又是尖叫,痛苦地瞪目,手脚乱甩乱踢,“不要,它来了,救救我,上帝,啊,啊……”

    听着她痛苦恐惧的叫声,看着她满脸发红发青,浑身在颤抖,双手要掐去自己的脖子,又竭力控制地捶向木床,观众们知道她的身体真的被恶魔折磨着,她的灵魂真的被侵蚀着撕扯着,恶魔真的来了

    就在家人们的眼皮底下,就在“驱魔师”的眼皮底下

    认为这只是心理问题的科顿在继续表演,高声喊着:“玛姬,说我爱耶稣相信耶稣基督,你就会得救。万能神圣的主,有消灭恶魔的力量,你信吗,信吗,你要相信”话声间,银幕上穿插着之前他是怎么做手脚的镜头,恶魔叫声、床震动,全是假的。

    “我相信,我爱耶稣,我相信……”玛姬竭力平静,但声音越发凄惨,已是满头大汗,“救我,救我……”

    镜头又在扫,没有在惊急的斯威策、奇怪的拉蒙处停留,对准了蹲在那边化妆台上的灰猫凯蒂,它炸了毛,两只铜色猫眼诡异之至,一声嘶叫,它看到了什么?

    就在它身后的镜子中,那个面目狰狞的恶魔脸孔闪现长达一两秒,眨眼了都可以看到。

    噢不……零落的观众席却弥漫起一股巨大的寒意,不管是不是基督徒都很难受,恶魔在那里了,但上帝在哪里

    很棒,很棒舍克太享受心头发酸的这种感觉了,格兰德两人拍出了一个大大的惊喜有这个驱魔场景,这片子就值得一看

    卡斯特深吸了一口气,在3分钟不到第一幕里就有这么个戏剧性的、极具爆发力的场景,他甚至要为格兰德两人担心起来,后面6分钟还能有更大的震撼吗?

    哇奥尔感叹了声,忍不住要给坐在旁边的两个“尤尼克-库勒”竖大拇指。

    这种感觉跟以往所有的驱魔电影都有微妙的不同,就说驱魔人》里两位神父是知道有恶魔的,他们只是力量薄弱(源于对信仰的不坚),而科顿并不知情,神圣的十字架、《圣经》的经文成了牧师骗人的工具,“相信耶稣基督,你就会得救”却没有得救,跟两位神父一遍遍齐声吼着“Tea1crterc(基督的力量会驱走你)”有异曲同工之妙,就亵渎神灵而言,这里是个不输于任何的场面。

    就因为知道恶魔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玛姬被折磨,就在所谓的驱魔仪式之中,才会如此讽刺、紧张、难过、心灵颤抖。

    还有害怕,害怕被惹怒的恶魔大发难,这种害怕……真是对上帝的不敬。

    “我做不到……”银幕上对神灵的亵渎还没完,科顿忽然无能为力的沮丧样子,像要放弃。斯威策急忙哀求道:“你必须救救我的女儿,你必须,求你了”拉蒙也疑惑道:“你有办法的吧?”

    这难道不是又一次暴露他们所有人的信念不坚吗?能击退恶魔、拯救玛姬的只有上帝,不是科顿。

    镜头一移,只见半躺床上的玛姬更加痛苦了,眼睛都在上翻,惨叫声渐渐虚弱,似是悲鸣:“啊……”

    “给我力量吧,我主,让我赶走恶魔吧”科顿快哭般往床边跪下,双手高兴着十字架,依然那么浮夸。骤然这时又响起了恶魔的叫声“啊啊”,他像是艰难抓住恶魔般倒地,颤抖不已:“伟大的上帝,恶魔被抓住了,恶魔无法抵抗我主的力量……多么伟大的耶稣基督啊,感谢耶稣基督”

    穿插镜头,之前十字架是如何被做了手脚,切回玛姬房间,近景镜头,他手中的十字架的一声释放出白烟。

    那边的玛姬叫声停下了,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色好转,神情从恐惧痛苦变得安静感激。斯威策连连划着十字,驱魔成功

    银幕里劫后余生的欣然景象,银幕外的两个放映厅,却笼罩着一片更重的压抑,驱魔成功了吗?当然没有。每个人都看到了恶魔的强大和狡猾,一想到它还会折磨无辜的玛姬,心就发痛发紧,好在故事还没有结束。

    格兰德和波特寇相视一眼,明确恶魔存在真好,也许是更好。

    “该死的……那混蛋,18天拍出这些,开什么玩笑啊”吉娅这时候才能喘口气,深深地呼吸,太刺激,太好看了。

    零彩排艾玛早已满脸通红,心头不停响着这句话,这肯定有剪辑等各方面的加成,但妮娜演得……真的很好…

    她不想这么承认,却开始明白为什么惟会喜欢一个似乎普普通通的女孩。妮娜不普通,很优秀,惟喜欢她是有道理的。

    玛姬演得好不好?看看观众们额头的冷汗就知道了,还没完

    接下来,科顿一行人收了钱做了道别,离开农场到了汽车旅馆,就在深夜时分,一身白睡衣的玛姬突然出现了。

    银幕上先使用了旅馆走廊监控摄像头录下的黑白画面,让三位影评人又是对技术的惊讶,这是伪纪录恐怖片的一个摄影创新,只见玛姬摇摇晃晃的走在走廊上,她忽然回头望向监控镜头,木然的神情,微微扭曲的上半身,站了有好几秒,说不出的瘆人。

    她继续走去。切回摄影机镜头,科顿一行人被惊动了,把她带进女录音师的房间里,玛姬坐在床边,问她什么都没反应,脸容苍白得不正常,又突然开始呕吐,不是“芮根”吐的绿液,是普通白沫,所以就像什么病病发一样,边呕吐边发颤。

    “我们得把她送去医院了。”科顿沉声的说。女录音师说“是的,现在就去。”摄影师问“她怎么追上来的?”没人答得出。

    而观众们能猜到是恶魔作祟,到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看得入神,被玛姬的命运所牵动,看着那么个甜美朴素的少女如此痛苦,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会不忍心的。

    唉艾玛无力地靠着椅背,到底是妮娜天赋超群,还是因为是Y导演的成果,她怎么会演得这么好,怎么能…

    “我可以肯定,她绝对还有让我们更惊叹的华彩镜头,有时候你得看看导演是谁啊。”吉娅又一次说道。

    与此同时,格斯塔非常不耐的道:“烂透了,这根本不是《女巫布莱尔》的风格……”

    “格斯塔-里德,你是白痴吗?”黛比无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