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银幕上,摄影镜头往楼梯口拍去,一只灰色的成年英国短毛猫先从转角窜了下来,沉沉的喵了一声,铜色猫眼的眼神很诡异,跑开了。

    “凯蒂?”随着对宠物的呼唤声,转角出现了一个黑棕发棕眼的少女,她朴素的衣着是跟故事时间3年代初相符的风格,长发整齐飘逸地披垂,当看到镜头,美丽的脸蛋有点羞涩,更多是热情欢迎的笑容,一边走下一边说:“嗨,你们好。”

    突然又有什么闪了闪,这次更清晰更久,就在少女的身后,一个恶魔头颅悬挂在那里。

    “又一次”吉娅看到了,艾玛也看到了,这回观众们几乎全看到了,甜美的少女,狰狞的恶魔,一同登场。

    恶魔让人心头一突,那少女则让人眼前一亮,美好的事物是正常人都会爱护的,她那犹如晨曦的笑容就是其中之一,一想到恶魔在摧残她,就紧张着急。年轻男生们更因她的美丽而心动,这是谁,还演过什么电影?真辣

    也有人疑惑她现在还好吧,不是说这是真实影像制作的吗,她还活着么?

    “哈天啊,我在银幕里……”

    奥德奥影城,妮娜激动不已,要不是身处影厅,肯定要跳起来跃个凌空一字马,太棒了太酷了她看看他,又看看银幕,又看看他,说不出话来,不只是高兴的心情,太多太多的滋味……竟然真的登上银幕,还是和尤尼克一起拍的电影

    “我可以演你的电影,从P短片开始,我就做你的演员,我们一起努力”

    美梦实现了?好快,世青赛还要下个月底才举行呢,好快……

    妮娜的激动消去一些,开始想的是一起读完高中和大学才可能实现的,她好像没做什么就拥有了这些,都因为他

    “看到吗,为什么银幕会亮着?”叶惟为她高兴,为自己和她开心,看着她动情的眼眸,“那是你的光芒点亮的,我不管别人说什么,你是我合作过的最大巨星我爱你。”

    尤尼克……妮娜涨红了脸,忍不住双手抱搂住他,靠在他怀中,呢喃道:“家人之外,你是我最爱的人。”被他亲了亲额头,她双眸泛泪几乎哭了出来,你这么好叫我怎么办,我都想不到可以怎么去更爱你……

    与此同时,康斯坦丁夫妇十分欣慰,而妮娜的闺蜜们兴奋地唧唧喳喳:“妮娜是个电影明星了”、“她好上镜”、“真幸运啊”

    表演才是影评人们评分的唯一考虑,目前为止TPT的演员们都表现良好,生活化的表演在伪纪录片里颇有说服力。正如对影片的期望,他们对这少女的期望也不会以驱魔人》里的“芮根”琳达-布莱尔为标准(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能有现在的总体平均水平就不错了。

    银幕上,玛姬招呼科顿一行人参观她的房间,展示着自己,一个朴素甜美的农场女孩。

    一些新信息也被透露,玛姬母亲三年前因为乳腺癌去世了,她是虔诚的基督教教徒,一家人也是。但在她死后,斯威策就不让儿女去当地教会学校了,变为亲自对他们家庭教育。

    观众们可以看到这一家人其实都已经失去信仰,当回答科顿的“为什么?”时,斯威策沉吟了一下,闪烁其词的说“我承认这有点过度保护,但我和教会学校有些不同观点”,玛姬也显得情绪低落,最虔诚的母亲却病死,这又是为什么?

    “这就是恶魔入侵的原因。”影评人们并不觉稀奇,对信仰的不坚定或没有信仰,使得恶魔有机可乘,驱魔人》就已这样。

    为什么虔诚的玛姬妈妈会病死?一个让人深思的大问题。

    因为没有上帝?

    “上帝保佑世人。”、“赞美我主。”影厅里的基督教徒们纷纷不由喃念,拍电影的、看电影的,有时都会担心是否冒犯了上帝。

    当年在英国,驱魔人》一度是很多地区的禁片,上映十多年后才被允许在英国发行录像带。3多年后的今天,情况没那么严重了,年轻人中无神论者、非虔诚教徒比虔诚教徒还多,但冒犯上帝依然会让每位教徒不安。

    也正是这种不安构成了恐惧的源泉,是他们对驱魔感兴趣、前来找刺激的原因之一。

    要说冒犯才刚刚开始。科顿对着镜头说这家人显然是痛失至亲后还没缓过来,三年的封闭生活,更让玛姬得了抑郁导致的精神失常之类的心理问题,“驱魔”后会好的。

    在屋子的客厅,他开始展现驱魔师是怎么骗人的,先对玛姬做了些装模作样的诊断,然后是判断是否需要驱魔的测试,让她脱掉鞋袜,把双脚泡到加了化学物质的水盆里。

    这时候,女录音师惊讶的声音响起:“她的脚。”

    镜头随即推近了上去,特写镜头下只见玛姬的双脚明显的不正常,脚背上有些奇怪的突起,脚趾又有点畸形,乍眼一看很丑。

    “这是?”科顿的疑惑声,观众们同样疑惑。

    镜头上移并拉远,玛姬微笑的道:“我从小有学芭蕾舞,我妈妈去世后,我在家里自己练……”说到后面,她笑得有点牵强,分明在思念亡母和怀念过去的一切美好。

    原来这样,不是恶魔的影响。科顿开始了测试的表演,一番祷告之后,斯威策一家都惊讶地看到,水盆里的水滚了起来,斯威策去探探水,脸色更惊了……

    观众们感到荒诞,不是因为知道这是科顿的把戏,是因为知道恶魔就在那里看着、嘲笑着。

    银幕中又特写,玛姬望着滚动的水,微瞪双目木着脸,惊疑、害怕、茫然,好像自己做了什么错事。

    “她真是第一次演电影么……”艾玛才要茫然了,怎么会这样,没有搞砸……这个妮娜不是艺术体操运动员吗,怎么这么会演戏,她是那么想挑刺,然而那一点还没有被妒火完全烧掉的公允不断地告诉她,妮娜演得很好。

    是因为这种拍摄风格下不用注意走位和打光吗,她看上去又轻松又真实,不不不,至少她有一双丑脚……

    “就我知道是的。”吉娅点点头,大师的沉着语气:“妮娜在那家艺术学校也学的表演……我可以肯定,她绝对会有让我们惊叹的华彩镜头,有时候你得看看导演是谁啊,还要是她男朋友。”

    我真恨这一点。艾玛扁着嘴,他和柯林斯分手后,明明是我和他先约会。

    银幕上场景一切,饭厅的饭桌边,科顿给斯威策讲着自己的判断,他翻动着桌上的驱魔古书,正面特写镜头,一页页神秘的图画的古拉丁文字进入观众们的大脑。

    “恐怕侵占玛姬身体的恶魔叫AbaIam……”镜头切换,科顿严肃的说,斯威策看不懂拉丁文,科顿一本正经地念了番,又道:“书上说它非常强大,可能是这本书里记载的最强大的恶魔。它像蛇一样前行,缠绕着人的神经和灵魂,所以它能改变温度,升升降降的,就像玛姬刚才表现的那样。

    AbaIam寻找无辜纯洁的肉体,它玷污无辜纯洁的肉体,这就是它做的,残暴的罪行。当它侵占年轻女孩时特别严重,看看这儿写的。”又给了古书的特写,一幅恐怖的恶魔图,同时响着科顿沉重的话声:“书上说唯一的解决方式是……死亡。”

    斯威策愕然地反问:“唯一的解决方式是死亡?”

    “除非她被成功驱魔。”科顿自信的样子。

    地标影城,舍克看了看手表,仅仅放映了2分钟左右,驱魔到来

    看得入戏的三位影评人在内的观众们都有点激动,商业片就是商业片,驱魔人》是经过有3分钟的故事才进行驱魔,驱魔录像》2分钟就要来了,这让放映厅里的期待气氛继续上升。

    会发生什么事?科顿这个骗子驱魔师,可以治好真的被恶魔侵袭的玛姬吗?

    “镜头还是不够摇晃,居然还有那种角度的特写,真不像伪纪录片……”格斯塔越发不满地抱怨。

    “嘘”这次有坐前面的男观众不爽地回头嘘声,格斯塔缩缩头,黛比翻翻白眼,别丢人了。

    银幕上,拉蒙识破了科顿的骗局,但他没有拆穿,只是准备看好戏。科顿在玛姬的房间中做好布置,驱魔要开始了。

    温馨淡雅的女生房间多了点神圣的装饰,玛姬往床上平躺下,斯威策父子站在不远处陪伴着,科顿手持着十字架和圣经,平静自信的说:“先生们,我不叫你们,就不要帮忙。”

    恶魔在哪里?在房间里吗?这个疑问在观众们心头升起,比玛姬还紧张,因为真有恶魔

    格兰德、波特寇很感慨,之前和“库勒”就悬疑方面有过讨论,谈到了驱魔人》里一个接一个的悬疑,像导演伯克的死亡等,为什么让恐怖倍增而不是消减。

    库勒的话简单、有见地:“那些对银幕里的人是悬疑,对观众不是,大家都能猜到确切的答案,伯克是被芮根杀的,芮根不是生病是被恶魔入侵……全部问题都围绕着被明确存在的恶魔。有了这前提,大家就会把什么都往恐怖的方面去想,虽然芮根杀死伯克的情节一个镜头都没有,但观众能想象到当时的残忍,所以恐惧。对未知可怕的想象,是越想越吓人的。”

    现在他们可以看到库勒是如何实现以“对未知可怕的想象”去吓人,没有是否存在恶魔的悬疑,却有着更多令人揪心的悬疑,像打开了一扇门,阵阵阴冷的寒风透入心头,毛骨悚然。

    不是因为某一个镜头,每个人想的都不一样,闭上眼睛,内心的黑暗最恐怖。

    “我希望你们礼貌的站在那边,我需要的只有你们对上帝的忠诚,还有你们的勇气和爱。”床边的科顿继续正经地说着,“我们在这里是因为我们爱玛姬,希望她可以好起来。对吗?”

    镜头一扫,众人都点头,玛姬也点头,一脸掩不住的紧张,“是的,先生。”

    “好的,那让我们开始吧,让我们向上帝祈祷——”

    银幕上驱魔开始,紧张期待的观众们就看见科顿浮夸地施行骗术,他举着圣物,快声地激昂地念读起经文“他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问着玛姬相信不相信,责骂着恶魔:“……以我主耶稣基督之名,以圣血之名,快滚吧,恶魔,我命令你滚蛋”

    突然这时,房间里响起了恶魔的叫声“呜啊啊啊”,玛姬满脸惊恐地看着左右,脸色怕得发红。

    放映厅中也顿时响起一片低低的观众惊呼,黛比紧皱眉头,列夫几人艰难地咽咽口水,吉娅睁定眼睛,是恶魔现身了吗?

    镜头和剪辑同样变得紧张,快速地扫拍众人的反应,以至于有点剧烈晃动,又混剪玛姬的特写,科顿的侧身中景,不是恶魔,是他的把戏他不慌不忙地说着:“哦不,别管它,什么都别听,恶魔是个虚张声势的骗子”

    这时灰猫凯蒂窜进了房间,诡异的尾巴竖起。轰隆木床突然震动起来,玛姬随之发出尖锐刺耳的极度惊叫:“啊”

    “不用管它,它只是狡猾的大骗子”科顿的快语声响着。

    “它来了”玛姬坐起身往后面退去,床头墙壁却让她退无可退,她突然又是尖叫,痛苦地瞪目,手脚乱甩乱踢,“不要,它来了,救救我,上帝,啊,啊……”

    听着她痛苦恐惧的叫声,看着她满脸发红发青,浑身在颤抖,双手要掐去自己的脖子,又竭力控制地捶向木床,观众们知道她的身体真的被恶魔折磨着,她的灵魂真的被侵蚀着撕扯着,恶魔真的来了

    就在家人们的眼皮底下,就在“驱魔师”的眼皮底下

    认为这只是心理问题的科顿在继续表演,高声喊着:“玛姬,说我爱耶稣相信耶稣基督,你就会得救。万能神圣的主,有消灭恶魔的力量,你信吗,信吗,你要相信”话声间,银幕上穿插着之前他是怎么做手脚的镜头,恶魔叫声、床震动,全是假的。

    “我相信,我爱耶稣,我相信……”玛姬竭力平静,但声音越发凄惨,已是满头大汗,“救我,救我……”

    镜头又在扫,没有在惊急的斯威策、奇怪的拉蒙处停留,对准了蹲在那边化妆台上的灰猫凯蒂,它炸了毛,两只铜色猫眼诡异之至,一声嘶叫,它看到了什么?

    就在它身后的镜子中,那个面目狰狞的恶魔脸孔闪现长达一两秒,眨眼了都可以看到。

    噢不……零落的观众席却弥漫起一股巨大的寒意,不管是不是基督徒都很难受,恶魔在那里了,但上帝在哪里

    很棒,很棒舍克太享受心头发酸的这种感觉了,格兰德两人拍出了一个大大的惊喜有这个驱魔场景,这片子就值得一看

    卡斯特深吸了一口气,在3分钟不到第一幕里就有这么个戏剧性的、极具爆发力的场景,他甚至要为格兰德两人担心起来,后面6分钟还能有更大的震撼吗?

    哇奥尔感叹了声,忍不住要给坐在旁边的两个“尤尼克-库勒”竖大拇指。

    这种感觉跟以往所有的驱魔电影都有微妙的不同,就说驱魔人》里两位神父是知道有恶魔的,他们只是力量薄弱(源于对信仰的不坚),而科顿并不知情,神圣的十字架、《圣经》的经文成了牧师骗人的工具,“相信耶稣基督,你就会得救”却没有得救,跟两位神父一遍遍齐声吼着“Tea1crterc(基督的力量会驱走你)”有异曲同工之妙,就亵渎神灵而言,这里是个不输于任何的场面。

    就因为知道恶魔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玛姬被折磨,就在所谓的驱魔仪式之中,才会如此讽刺、紧张、难过、心灵颤抖。

    还有害怕,害怕被惹怒的恶魔大发难,这种害怕……真是对上帝的不敬。

    “我做不到……”银幕上对神灵的亵渎还没完,科顿忽然无能为力的沮丧样子,像要放弃。斯威策急忙哀求道:“你必须救救我的女儿,你必须,求你了”拉蒙也疑惑道:“你有办法的吧?”

    这难道不是又一次暴露他们所有人的信念不坚吗?能击退恶魔、拯救玛姬的只有上帝,不是科顿。

    镜头一移,只见半躺床上的玛姬更加痛苦了,眼睛都在上翻,惨叫声渐渐虚弱,似是悲鸣:“啊……”

    “给我力量吧,我主,让我赶走恶魔吧”科顿快哭般往床边跪下,双手高兴着十字架,依然那么浮夸。骤然这时又响起了恶魔的叫声“啊啊”,他像是艰难抓住恶魔般倒地,颤抖不已:“伟大的上帝,恶魔被抓住了,恶魔无法抵抗我主的力量……多么伟大的耶稣基督啊,感谢耶稣基督”

    穿插镜头,之前十字架是如何被做了手脚,切回玛姬房间,近景镜头,他手中的十字架的一声释放出白烟。

    那边的玛姬叫声停下了,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色好转,神情从恐惧痛苦变得安静感激。斯威策连连划着十字,驱魔成功

    银幕里劫后余生的欣然景象,银幕外的两个放映厅,却笼罩着一片更重的压抑,驱魔成功了吗?当然没有。每个人都看到了恶魔的强大和狡猾,一想到它还会折磨无辜的玛姬,心就发痛发紧,好在故事还没有结束。

    格兰德和波特寇相视一眼,明确恶魔存在真好,也许是更好。

    “该死的……那混蛋,18天拍出这些,开什么玩笑啊”吉娅这时候才能喘口气,深深地呼吸,太刺激,太好看了。

    零彩排艾玛早已满脸通红,心头不停响着这句话,这肯定有剪辑等各方面的加成,但妮娜演得……真的很好…

    她不想这么承认,却开始明白为什么惟会喜欢一个似乎普普通通的女孩。妮娜不普通,很优秀,惟喜欢她是有道理的。

    玛姬演得好不好?看看观众们额头的冷汗就知道了,还没完

    接下来,科顿一行人收了钱做了道别,离开农场到了汽车旅馆,就在深夜时分,一身白睡衣的玛姬突然出现了。

    银幕上先使用了旅馆走廊监控摄像头录下的黑白画面,让三位影评人又是对技术的惊讶,这是伪纪录恐怖片的一个摄影创新,只见玛姬摇摇晃晃的走在走廊上,她忽然回头望向监控镜头,木然的神情,微微扭曲的上半身,站了有好几秒,说不出的瘆人。

    她继续走去。切回摄影机镜头,科顿一行人被惊动了,把她带进女录音师的房间里,玛姬坐在床边,问她什么都没反应,脸容苍白得不正常,又突然开始呕吐,不是“芮根”吐的绿液,是普通白沫,所以就像什么病病发一样,边呕吐边发颤。

    “我们得把她送去医院了。”科顿沉声的说。女录音师说“是的,现在就去。”摄影师问“她怎么追上来的?”没人答得出。

    而观众们能猜到是恶魔作祟,到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看得入神,被玛姬的命运所牵动,看着那么个甜美朴素的少女如此痛苦,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会不忍心的。

    唉艾玛无力地靠着椅背,到底是妮娜天赋超群,还是因为是Y导演的成果,她怎么会演得这么好,怎么能…

    “我可以肯定,她绝对还有让我们更惊叹的华彩镜头,有时候你得看看导演是谁啊。”吉娅又一次说道。

    与此同时,格斯塔非常不耐的道:“烂透了,这根本不是《女巫布莱尔》的风格……”

    “格斯塔-里德,你是白痴吗?”黛比无语。

第二百五十三章 闪了一闪    安静的放映厅里,观众们看着银幕上快节奏的一连串场景切换,知道了故事背景。

    科顿是个牧师,也是个驱魔师,还是驱魔家族的传人。因为早产的儿子靠着现代医学才能活下来并治好耳疾,他对自己的信仰有了动摇,又因为新闻一个小女孩因驱魔而死亡,他良心发现要拍一部纪录片揭穿驱魔骗局。

    他挑了一封驱魔求助信,就带着摄制队前往事发地伊凡伍德vu)的斯威策农场。路上,他大谈心理医学,病人是如何认为自己被附魔发了疯,其实只是心理问题,驱魔就是一种心理治疗而已。

    “驱魔师是一种医生?你们可以那么叫我。”切诺基轿车在前行,科顿贴着创可贴的脸庞笑得灿烂。

    经过这7分钟左右的明快开头,三位影评人的兴趣越来越高,现在可以肯定了,TPT拍出了自己的伪纪录恐怖片风格,绝非是《女巫布莱尔》的复制,它是新的诞生。

    技术方面很好,故事方面也讲得不错,出现了“现代科技和宗教信仰的冲突”这个驱魔题材的经典命题。

    谈驱魔电影肯定离不开驱魔人》,这部被誉为影史上最恐怖的电影,最大的恐怖是对基督信仰的亵渎,当年多少观众看得崩溃、哭泣、吓晕,一如去年的《耶稣受难记》。但它不是单纯的以恐怖为目的,是做了诸多的深层次探讨,那命题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都知道驱魔录像》的商业定位,拿一部UU分钟的伪纪录恐怖片和一部20分钟的经典比较是不适当的,他们对TPT的期望不是它有没有驱魔人》那般玄奥,而是它是否足够吓人,是否有什么触动人心的地方。

    三人觉得影评界对驱魔片真的要求不高,可是上一部好的驱魔片似乎还是驱魔人》,那都3多年前的事了,后来的两部续集和去年的前传都很烂,卡斯特对前传的影评关键词是“完全中庸”,舍克是“失败”、奥尔是“浪费时间”。

    他们没有被吓到,也没什么情绪波动,其他影评人也说“杂乱,乏味,陈词滥调……毫无可怕的歇斯底里的场面,甚至没有驱魔”。大家都不知道那些好莱坞人脑子出了什么毛病,所以36万制片费的、试图在2l世纪重启这个系列的驱魔人前传》没有逃过影评界的屠刀:l烂番茄新鲜度。

    不过惊喜永远是在你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发生

    这开局可以称为“引人入胜auatIu”,故事在展开,情绪在营造,很大的期待感。这要多亏一个驱魔人》或TPT预告片带来的预期:真的有恶魔真的有人被恶魔入侵了

    但科顿是个大骗子,他不是真懂驱魔,他甚至不相信驱魔,这让人不禁想知道他能搞定吗?很大可能,因为科顿其实是有能力的,他拿着家族传下的驱魔古书呢,这又让人想知道他得知真相后,会怎么变化应对。

    正是这些期待让人对这个故事关心起来,很想看到预期的精彩。作为商业片,它的铺展是成功的。

    舍克想,这真是得益于它非同一般的代入感,首先驱魔和伪纪录片是一个聪明的结合,观看之前还没有这种感觉,现在却要感慨这个角度给陈腐的驱魔片带去了新风;同时离不开它的新风格摄影、精确的镜头和剪辑,让人在知道这是电影的情况下还能有着巨大的真实感。

    如果是跟驱魔人前传》相比,TPT都要成经典了。

    三人真没想到会这样,格兰德和波特寇拍了部好电影?想想又像一盆冷水泼下,虽说看片不看人,他们两个真不能给人信心。

    也许只是开头不错而已,影片第一幕都还没完,现在没什么是确定的,前7分钟好看不代表整个3分钟好看,期待越大失望越大时常都会发生,好电影是既满足观众预期而又出人意料的,烂电影越往后越杂乱无聊。

    嗜血在三人的心头一直都在,走出影厅时是失望心情的话,屠刀就会落下。

    “驱魔场面不要求有驱魔人》那么精彩,做到歇斯底里,我就不会失望了。”舍克心中笑了声,低要求而已,但太多的电影人连低要求都做不到。

    “这不像伪纪录片啊……”与此同时,格斯塔疑惑的说,看了好一会了,怎么不是记忆中《女巫布莱尔》那种风格。

    “别说话。”黛比正看得入戏,立时让他不要吵,,真影响气氛

    “不是说这是《女巫布莱尔》那样的电影吗。”格斯塔继续说,有点不满,“镜头不够摇晃,这样太像电影了,没感觉……”

    “我很喜欢。你想看晃晕人的为什么不去看《女巫布莱尔》?”黛比的雀斑脸蛋也有不满,对他影响她观影的不满:“别吵了”

    两个放映厅的普通观众们,有谈话的只是少数,多数人已经投入了银幕世界,技术手法等等不是他们关心的,像不像《女巫布莱尔》也不是,他们本来就是来看新电影的,好看就行了。

    “现在怎么样?”艾玛又问吉娅,看着银幕上科顿一行人到了伊凡伍德小镇,在驶向农场的路上,对路人们进行着问路和采访,有说斯威策一家“消失”很久了,有说那里曾经闹鬼,神秘的气氛越发浓重。

    她也越发心里没底,跟之前想的不同,电影暂时跟烂沾不上边,还挺吸引的……是因为她喜欢惟所以有加分?其实它不好?

    “还早……”吉娅又说,神情好像有些不同了,语气也缓和了。

    “就目前的这些来说?”艾玛捺不住想知道点什么。

    “就目前来说,那个混账天才坏小子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拍了十分钟他马的好看的影像。”吉娅的鞭炮话声顿了顿,“ECK”

    那就是……不烂,真的一点都不烂。艾玛一脸呆呆的,噢对,怎么说这都是VIYR勺电影,不可能烂透,这不是妮娜演的女主角还没有登场么,她懂表演吗,她会搞砸一切的……

    大银幕上科顿等人到达农场,四处被冰雪覆盖的凋零景象,寒冷的气息,灰沉的色调,镜头的摇晃度在微微上升,拍着远处那栋古旧的宅屋。银幕外的放映厅顿时仿佛也一片冰封,气氛的营造积累已久,此刻靠近恶魔,让人心中寒意直起。

    斯威策和拉蒙出场了,一个不苛言笑的中年农场主,他的儿子拉蒙,叛逆却爱护家人的青少年。

    “我出场了。”戴米安为之激动,他的父母高兴欣慰。每位主演看到自己出场,都会和亲友们一起欢度这个荣耀时刻。

    影像在继续,斯威策向科顿道出了情况,农场接连被杀死了很多家畜,他可以肯定是他的女儿玛姬做的,但当他询问她,她却一点都不记得。这异常状况有一段时间了,他怀疑她被恶魔入侵了,所以求助科顿。

    场景一切,科顿到闲置的谷仓查看,又出现了让人压抑的血腥镜头,光线阴暗下,那些最近被杀害的畜禽尸体陈列般放在一边,一大滩发于的暗红血迹,有的动物残肢开始腐烂,看上去又诡异又恶心。

    摄影镜头摇晃着推近上去,对准其中的一只死驴,它的肚子被割开,突然这时候,像有什么在它旁边闪了一闪。

    “恶魔”地标影城的影厅里响起一声尖叫,把很多观众吓了一跳,列夫、巴德惊望着周围,“吉娅大师的声音”

    怎么、怎么了艾玛几乎吓坏,还好没在吃爆米花,不然可能已经呛死。

    吉娅惊道:“你看到了吗?刚才有恶魔闪过”艾玛讶然:“没看到……有吗?”

    “有。”吉娅点头,看得清清楚楚,绝对是有一帧或不知几帧的画面里,一个狰狞的恶魔脸孔就在死驴旁边,像在吃着那尸体。

    仅仅只是闪了闪,如果当时正好眨眼,都不会看到,就算没眨眼似乎也不是所有人都留意到,但是

    “那混蛋在给观众洗脑。”吉娅咬着牙,感到疯狂的兴奋,小子,你想做什么,“来啊,这还不够吓人”

    这种手法,她不知道最早是什么时候有的,就知道早在6年代的《天蝎星升起》就有用了,后来驱魔人》里有很多运用,或许不算这范畴,因为那些恶魔脸孔要么直接是单个镜头,要么突然出现在明显的位置。不知道那该叫意识流还是怎么的了,她还记得在《搏击俱乐部》里布拉德-皮特那两人这么做过。

    看了看艾玛,吉娅想笑,你以为你没留意到就没有影响?那可能就错了,只要那一瞬间没有眨眼,其实是已经看到的,人眼可以完全接收每秒的帧画面,听说48帧都行呢。

    所以那几帧恶魔在吃尸的画面,已经进入了所有看到它的观众的大脑里,并影响着每个人的神经,意识上可能浑然不觉,没看清楚那是什么,潜意识却在悄悄地绷紧。

    据说这还是一种洗脑方式,往电影里穿插着一些想灌输的信息,通过这种方式暗中植入观众的大脑里。

    “刚才好像恶魔出现了……”也有其他观众察觉到,忽然凉了一下的感觉。

    “恶魔。”三位影评人默默点头,有观众大叫恶魔,那个闪烁应该就是恶魔,这么说故事正式明确恶魔存在了。

    有观众看到,也有观众没看到,不管疑惑不疑惑,在影院看电影是不能暂停回放的。

    银幕上场景又切,古宅的客厅里,斯威策向科顿展示着证据,玛姬沾满血迹的衣服。这时“咚咚”的楼梯脚步声响,传来少女的清脆声音:“爸爸,谁来了吗?”玛姬要登场了

    艾玛的心顿时提了起来,睁圆双目

    所有期待着的观众们都心头一跳,被恶魔附体的少女现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