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安静的放映厅里,观众们看着银幕上快节奏的一连串场景切换,知道了故事背景。

    科顿是个牧师,也是个驱魔师,还是驱魔家族的传人。因为早产的儿子靠着现代医学才能活下来并治好耳疾,他对自己的信仰有了动摇,又因为新闻一个小女孩因驱魔而死亡,他良心发现要拍一部纪录片揭穿驱魔骗局。

    他挑了一封驱魔求助信,就带着摄制队前往事发地伊凡伍德vu)的斯威策农场。路上,他大谈心理医学,病人是如何认为自己被附魔发了疯,其实只是心理问题,驱魔就是一种心理治疗而已。

    “驱魔师是一种医生?你们可以那么叫我。”切诺基轿车在前行,科顿贴着创可贴的脸庞笑得灿烂。

    经过这7分钟左右的明快开头,三位影评人的兴趣越来越高,现在可以肯定了,TPT拍出了自己的伪纪录恐怖片风格,绝非是《女巫布莱尔》的复制,它是新的诞生。

    技术方面很好,故事方面也讲得不错,出现了“现代科技和宗教信仰的冲突”这个驱魔题材的经典命题。

    谈驱魔电影肯定离不开驱魔人》,这部被誉为影史上最恐怖的电影,最大的恐怖是对基督信仰的亵渎,当年多少观众看得崩溃、哭泣、吓晕,一如去年的《耶稣受难记》。但它不是单纯的以恐怖为目的,是做了诸多的深层次探讨,那命题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都知道驱魔录像》的商业定位,拿一部UU分钟的伪纪录恐怖片和一部20分钟的经典比较是不适当的,他们对TPT的期望不是它有没有驱魔人》那般玄奥,而是它是否足够吓人,是否有什么触动人心的地方。

    三人觉得影评界对驱魔片真的要求不高,可是上一部好的驱魔片似乎还是驱魔人》,那都3多年前的事了,后来的两部续集和去年的前传都很烂,卡斯特对前传的影评关键词是“完全中庸”,舍克是“失败”、奥尔是“浪费时间”。

    他们没有被吓到,也没什么情绪波动,其他影评人也说“杂乱,乏味,陈词滥调……毫无可怕的歇斯底里的场面,甚至没有驱魔”。大家都不知道那些好莱坞人脑子出了什么毛病,所以36万制片费的、试图在2l世纪重启这个系列的驱魔人前传》没有逃过影评界的屠刀:l烂番茄新鲜度。

    不过惊喜永远是在你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发生

    这开局可以称为“引人入胜auatIu”,故事在展开,情绪在营造,很大的期待感。这要多亏一个驱魔人》或TPT预告片带来的预期:真的有恶魔真的有人被恶魔入侵了

    但科顿是个大骗子,他不是真懂驱魔,他甚至不相信驱魔,这让人不禁想知道他能搞定吗?很大可能,因为科顿其实是有能力的,他拿着家族传下的驱魔古书呢,这又让人想知道他得知真相后,会怎么变化应对。

    正是这些期待让人对这个故事关心起来,很想看到预期的精彩。作为商业片,它的铺展是成功的。

    舍克想,这真是得益于它非同一般的代入感,首先驱魔和伪纪录片是一个聪明的结合,观看之前还没有这种感觉,现在却要感慨这个角度给陈腐的驱魔片带去了新风;同时离不开它的新风格摄影、精确的镜头和剪辑,让人在知道这是电影的情况下还能有着巨大的真实感。

    如果是跟驱魔人前传》相比,TPT都要成经典了。

    三人真没想到会这样,格兰德和波特寇拍了部好电影?想想又像一盆冷水泼下,虽说看片不看人,他们两个真不能给人信心。

    也许只是开头不错而已,影片第一幕都还没完,现在没什么是确定的,前7分钟好看不代表整个3分钟好看,期待越大失望越大时常都会发生,好电影是既满足观众预期而又出人意料的,烂电影越往后越杂乱无聊。

    嗜血在三人的心头一直都在,走出影厅时是失望心情的话,屠刀就会落下。

    “驱魔场面不要求有驱魔人》那么精彩,做到歇斯底里,我就不会失望了。”舍克心中笑了声,低要求而已,但太多的电影人连低要求都做不到。

    “这不像伪纪录片啊……”与此同时,格斯塔疑惑的说,看了好一会了,怎么不是记忆中《女巫布莱尔》那种风格。

    “别说话。”黛比正看得入戏,立时让他不要吵,,真影响气氛

    “不是说这是《女巫布莱尔》那样的电影吗。”格斯塔继续说,有点不满,“镜头不够摇晃,这样太像电影了,没感觉……”

    “我很喜欢。你想看晃晕人的为什么不去看《女巫布莱尔》?”黛比的雀斑脸蛋也有不满,对他影响她观影的不满:“别吵了”

    两个放映厅的普通观众们,有谈话的只是少数,多数人已经投入了银幕世界,技术手法等等不是他们关心的,像不像《女巫布莱尔》也不是,他们本来就是来看新电影的,好看就行了。

    “现在怎么样?”艾玛又问吉娅,看着银幕上科顿一行人到了伊凡伍德小镇,在驶向农场的路上,对路人们进行着问路和采访,有说斯威策一家“消失”很久了,有说那里曾经闹鬼,神秘的气氛越发浓重。

    她也越发心里没底,跟之前想的不同,电影暂时跟烂沾不上边,还挺吸引的……是因为她喜欢惟所以有加分?其实它不好?

    “还早……”吉娅又说,神情好像有些不同了,语气也缓和了。

    “就目前的这些来说?”艾玛捺不住想知道点什么。

    “就目前来说,那个混账天才坏小子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拍了十分钟他马的好看的影像。”吉娅的鞭炮话声顿了顿,“ECK”

    那就是……不烂,真的一点都不烂。艾玛一脸呆呆的,噢对,怎么说这都是VIYR勺电影,不可能烂透,这不是妮娜演的女主角还没有登场么,她懂表演吗,她会搞砸一切的……

    大银幕上科顿等人到达农场,四处被冰雪覆盖的凋零景象,寒冷的气息,灰沉的色调,镜头的摇晃度在微微上升,拍着远处那栋古旧的宅屋。银幕外的放映厅顿时仿佛也一片冰封,气氛的营造积累已久,此刻靠近恶魔,让人心中寒意直起。

    斯威策和拉蒙出场了,一个不苛言笑的中年农场主,他的儿子拉蒙,叛逆却爱护家人的青少年。

    “我出场了。”戴米安为之激动,他的父母高兴欣慰。每位主演看到自己出场,都会和亲友们一起欢度这个荣耀时刻。

    影像在继续,斯威策向科顿道出了情况,农场接连被杀死了很多家畜,他可以肯定是他的女儿玛姬做的,但当他询问她,她却一点都不记得。这异常状况有一段时间了,他怀疑她被恶魔入侵了,所以求助科顿。

    场景一切,科顿到闲置的谷仓查看,又出现了让人压抑的血腥镜头,光线阴暗下,那些最近被杀害的畜禽尸体陈列般放在一边,一大滩发于的暗红血迹,有的动物残肢开始腐烂,看上去又诡异又恶心。

    摄影镜头摇晃着推近上去,对准其中的一只死驴,它的肚子被割开,突然这时候,像有什么在它旁边闪了一闪。

    “恶魔”地标影城的影厅里响起一声尖叫,把很多观众吓了一跳,列夫、巴德惊望着周围,“吉娅大师的声音”

    怎么、怎么了艾玛几乎吓坏,还好没在吃爆米花,不然可能已经呛死。

    吉娅惊道:“你看到了吗?刚才有恶魔闪过”艾玛讶然:“没看到……有吗?”

    “有。”吉娅点头,看得清清楚楚,绝对是有一帧或不知几帧的画面里,一个狰狞的恶魔脸孔就在死驴旁边,像在吃着那尸体。

    仅仅只是闪了闪,如果当时正好眨眼,都不会看到,就算没眨眼似乎也不是所有人都留意到,但是

    “那混蛋在给观众洗脑。”吉娅咬着牙,感到疯狂的兴奋,小子,你想做什么,“来啊,这还不够吓人”

    这种手法,她不知道最早是什么时候有的,就知道早在6年代的《天蝎星升起》就有用了,后来驱魔人》里有很多运用,或许不算这范畴,因为那些恶魔脸孔要么直接是单个镜头,要么突然出现在明显的位置。不知道那该叫意识流还是怎么的了,她还记得在《搏击俱乐部》里布拉德-皮特那两人这么做过。

    看了看艾玛,吉娅想笑,你以为你没留意到就没有影响?那可能就错了,只要那一瞬间没有眨眼,其实是已经看到的,人眼可以完全接收每秒的帧画面,听说48帧都行呢。

    所以那几帧恶魔在吃尸的画面,已经进入了所有看到它的观众的大脑里,并影响着每个人的神经,意识上可能浑然不觉,没看清楚那是什么,潜意识却在悄悄地绷紧。

    据说这还是一种洗脑方式,往电影里穿插着一些想灌输的信息,通过这种方式暗中植入观众的大脑里。

    “刚才好像恶魔出现了……”也有其他观众察觉到,忽然凉了一下的感觉。

    “恶魔。”三位影评人默默点头,有观众大叫恶魔,那个闪烁应该就是恶魔,这么说故事正式明确恶魔存在了。

    有观众看到,也有观众没看到,不管疑惑不疑惑,在影院看电影是不能暂停回放的。

    银幕上场景又切,古宅的客厅里,斯威策向科顿展示着证据,玛姬沾满血迹的衣服。这时“咚咚”的楼梯脚步声响,传来少女的清脆声音:“爸爸,谁来了吗?”玛姬要登场了

    艾玛的心顿时提了起来,睁圆双目

    所有期待着的观众们都心头一跳,被恶魔附体的少女现身

第二百五十二章 伪纪录片的新风格    恢宏的音乐声起,多伦多奥德奥影城的一块大银幕上,洛杉矶地标影城的一块大银幕上,出现了狮门影业的片头,机器的轮齿在转动,画面推远从门孔透出,华丽大门打开,阳光冲破云彩的天空中,是大写的LION8ATB

    紧接着是悬崖电影的片头动画,陡峭的悬崖立在湖畔边,画面拉近,一只灰猫正在峭壁间往上攀爬,它身下的石壁有一行刻字:HLUFFILM。

    这个片头妮娜惊喜的看向叶惟,两人相视而笑,心中流淌着只有他们才懂的甜蜜。

    格兰德、波特寇、格雷迪、贝格霍夫、鲁贝奥等人都生出了激动的微笑,不管怎么样,此时是那么满足,还有放松,似乎直到现在才敢确定电影已经做好了,不会被那个恶魔导演突然侵袭。

    “我居然演了一部电影。”戴米安至今难以置信,旁边饰演“科顿”的莱恩-德桑蒂斯听到他的轻声感慨,也不禁慨道:“卡拉斯神父,谁又能轻易相信呢?”卡拉斯神父是戴米安在剧组的昵称,因为他与驱魔人》里的“戴米安-卡拉斯神父”同名。

    是的,坐在这里的每位演员都不敢相信,他们只是一群在游乐场等地献艺的即兴演员而已,竟然奇迹般登上了银幕

    那位天才少年,真的把大家带到了山顶这里,看上一眼这美丽风景,他们都无憾了。

    众人的喜悦没有打扰两个上座稀零的影厅的安静,不是每位观众都知道这个时刻意味着什么:《女巫布莱尔》之后登陆北美银幕的第二部uudlae类恐怖片

    时隔近六年,手持摄影能否带来又一次毛骨悚然?

    是一次无声无息的失败?或是一次银幕内外更为惊人的现象?

    三位影评人卡斯特、舍克、奥尔面无表情,就如准备行刑之前的刽子手,死在他们手下的电影早已不计其数。

    “电影不是泡妞工具,叶惟,我希望你没做这种事,吉安-卡拉-科波拉的对手不做这种事。”吉娅的眼眸闪过复杂的凌厉。

    “惟,今晚我会是最苛刻的观影者,我不是普通观众,我是个妒忌的女孩。”艾玛紧抿着嘴巴,额头隐有青春的抬头纹。

    她们的瞳孔中,所有观众的瞳孔中,片头结束,影片开始

    画面上没有任何导演、主演等的信息,卫生间里,身着蓝T恤的中年男人科顿正对着洗手盆上的大镜子刮胡须,镜头通过镜子映出他的脸容,以及站在他身后不远处拍摄着他的纪录片摄影师。

    “噢,摄影机”、“不会吧一开始就穿帮。”坐在列夫等人前面的另一对情侣观众小声惊呼。艾玛第一反应也是“穿帮了”可转念就想起……

    “这不是穿帮。”科尔温话声淡淡,列夫、巴德重重地点头,不知道这是伪纪录片吗?

    像格斯塔和黛比这些有着了解的观众都没有疑惑,远远还谈不上进入故事,就看着,对伪纪录片从未看得太多,所以其实没什么厌烦或者久违,反而是很大的新鲜——知道这是什么却还准备投入。

    影评人们也看着,倒已经有一些惊疑,这开场几秒发生了什么,平稳的镜头、胶片的画质、精巧的拍摄角度……

    如果这些发生在普通电影,那最正常不过,但发生在uudlae电影这和印象中的感觉完全不同,《女巫布莱尔》是从摇晃和模糊开始第一个镜头的,画质是粗糙的摄像,镜头不断地摇晃,不摇晃的时候也持续地震颤,仿佛是个帕金森病病人拍的。

    “一堆粗糙影像拼凑起来讲了个神秘恐怖的故事”,这是《女巫布莱尔》的风格,影评界对这种开创实验有着高评价,然后一直没有做第二次打分的机会,直至现在。

    这个不是TH口风格这个太温柔了,只是普通电影程度的手持摄影,似没有晃晕观众的兴趣,一种旧片重制的新风格?

    这样的话,接下来的3分钟也许会有一点惊喜?

    零期待的卡斯特三人生起兴趣来了,喜欢“库勒”的态度,有一部TH口就够了,TPT可以有不同的光彩。起码有这种态度,才可能创造新的经典伪纪录片,甚至打破这个类型的桎梏,打开所有人未知的新空间。

    格兰德,波特寇,做得不错

    正当观众们对影片开头反应不一,突然纷纷神情一变。

    “啊”一声痛叫,大银幕上,刮胡的科顿刮破了右脸庞,深深的一道伤口,鲜血直涌,滑落下巴,也从剃须刀滴下,镜子里血红和右脸和满是白色剃须泡的左脸,是呲牙的吃痛表情。

    “还好吗?”粗犷的男声,摄影师走近,镜头也变得近了。

    “你需要毛巾。”惊讶的女声,女录音师的身影从镜头前走过,要去帮忙拿毛巾。

    “我没事,呵呵”科顿对着镜子抹了抹右脸,手上也沾满鲜血,血还在涌流,他转身面向镜头,开玩笑般凑过去展示着血淋淋的伤口,“这是血,牧师的血,没什么特别吧。”

    在微微摇晃的大特写镜头中,血糊糊的伤口几乎铺满银幕,没有《一条安达鲁狗》的割眼镜头那么残忍恐怖,却也说不出的诡异,观众们顿时有点不寒而栗,越恐血越不舒服。

    “哈哈”科顿不只是在展示伤口,更是在展示嘻嘻哈哈的性格,以及对于牧师和恶魔的态度,他对镜头做了个恶魔咆哮的样子,又笑了起来:“没什么特别对吧?”

    不错,真不错……舍克双手环了环胸,这个开场长镜头很有力,交待了摄制队的存在和其它很多,而且是以⊥人心里发毛的方式。他想起了驱魔人》里面小女孩芮根在医院在头部检查时需要穿刺脖子而鲜血喷涌那段。

    那两人开窍了?卡斯特心想,一股惊悚、紧张、压抑的情绪已经在营造了,从第一个镜头开始。

    “怎么样?”艾玛小声问吉娅,感觉好像不太对劲……

    “还早。”吉娅说,目光没有离开银幕一瞬。

    “还早。”艾玛嘀咕,还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