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恢宏的音乐声起,多伦多奥德奥影城的一块大银幕上,洛杉矶地标影城的一块大银幕上,出现了狮门影业的片头,机器的轮齿在转动,画面推远从门孔透出,华丽大门打开,阳光冲破云彩的天空中,是大写的LION8ATB

    紧接着是悬崖电影的片头动画,陡峭的悬崖立在湖畔边,画面拉近,一只灰猫正在峭壁间往上攀爬,它身下的石壁有一行刻字:HLUFFILM。

    这个片头妮娜惊喜的看向叶惟,两人相视而笑,心中流淌着只有他们才懂的甜蜜。

    格兰德、波特寇、格雷迪、贝格霍夫、鲁贝奥等人都生出了激动的微笑,不管怎么样,此时是那么满足,还有放松,似乎直到现在才敢确定电影已经做好了,不会被那个恶魔导演突然侵袭。

    “我居然演了一部电影。”戴米安至今难以置信,旁边饰演“科顿”的莱恩-德桑蒂斯听到他的轻声感慨,也不禁慨道:“卡拉斯神父,谁又能轻易相信呢?”卡拉斯神父是戴米安在剧组的昵称,因为他与驱魔人》里的“戴米安-卡拉斯神父”同名。

    是的,坐在这里的每位演员都不敢相信,他们只是一群在游乐场等地献艺的即兴演员而已,竟然奇迹般登上了银幕

    那位天才少年,真的把大家带到了山顶这里,看上一眼这美丽风景,他们都无憾了。

    众人的喜悦没有打扰两个上座稀零的影厅的安静,不是每位观众都知道这个时刻意味着什么:《女巫布莱尔》之后登陆北美银幕的第二部uudlae类恐怖片

    时隔近六年,手持摄影能否带来又一次毛骨悚然?

    是一次无声无息的失败?或是一次银幕内外更为惊人的现象?

    三位影评人卡斯特、舍克、奥尔面无表情,就如准备行刑之前的刽子手,死在他们手下的电影早已不计其数。

    “电影不是泡妞工具,叶惟,我希望你没做这种事,吉安-卡拉-科波拉的对手不做这种事。”吉娅的眼眸闪过复杂的凌厉。

    “惟,今晚我会是最苛刻的观影者,我不是普通观众,我是个妒忌的女孩。”艾玛紧抿着嘴巴,额头隐有青春的抬头纹。

    她们的瞳孔中,所有观众的瞳孔中,片头结束,影片开始

    画面上没有任何导演、主演等的信息,卫生间里,身着蓝T恤的中年男人科顿正对着洗手盆上的大镜子刮胡须,镜头通过镜子映出他的脸容,以及站在他身后不远处拍摄着他的纪录片摄影师。

    “噢,摄影机”、“不会吧一开始就穿帮。”坐在列夫等人前面的另一对情侣观众小声惊呼。艾玛第一反应也是“穿帮了”可转念就想起……

    “这不是穿帮。”科尔温话声淡淡,列夫、巴德重重地点头,不知道这是伪纪录片吗?

    像格斯塔和黛比这些有着了解的观众都没有疑惑,远远还谈不上进入故事,就看着,对伪纪录片从未看得太多,所以其实没什么厌烦或者久违,反而是很大的新鲜——知道这是什么却还准备投入。

    影评人们也看着,倒已经有一些惊疑,这开场几秒发生了什么,平稳的镜头、胶片的画质、精巧的拍摄角度……

    如果这些发生在普通电影,那最正常不过,但发生在uudlae电影这和印象中的感觉完全不同,《女巫布莱尔》是从摇晃和模糊开始第一个镜头的,画质是粗糙的摄像,镜头不断地摇晃,不摇晃的时候也持续地震颤,仿佛是个帕金森病病人拍的。

    “一堆粗糙影像拼凑起来讲了个神秘恐怖的故事”,这是《女巫布莱尔》的风格,影评界对这种开创实验有着高评价,然后一直没有做第二次打分的机会,直至现在。

    这个不是TH口风格这个太温柔了,只是普通电影程度的手持摄影,似没有晃晕观众的兴趣,一种旧片重制的新风格?

    这样的话,接下来的3分钟也许会有一点惊喜?

    零期待的卡斯特三人生起兴趣来了,喜欢“库勒”的态度,有一部TH口就够了,TPT可以有不同的光彩。起码有这种态度,才可能创造新的经典伪纪录片,甚至打破这个类型的桎梏,打开所有人未知的新空间。

    格兰德,波特寇,做得不错

    正当观众们对影片开头反应不一,突然纷纷神情一变。

    “啊”一声痛叫,大银幕上,刮胡的科顿刮破了右脸庞,深深的一道伤口,鲜血直涌,滑落下巴,也从剃须刀滴下,镜子里血红和右脸和满是白色剃须泡的左脸,是呲牙的吃痛表情。

    “还好吗?”粗犷的男声,摄影师走近,镜头也变得近了。

    “你需要毛巾。”惊讶的女声,女录音师的身影从镜头前走过,要去帮忙拿毛巾。

    “我没事,呵呵”科顿对着镜子抹了抹右脸,手上也沾满鲜血,血还在涌流,他转身面向镜头,开玩笑般凑过去展示着血淋淋的伤口,“这是血,牧师的血,没什么特别吧。”

    在微微摇晃的大特写镜头中,血糊糊的伤口几乎铺满银幕,没有《一条安达鲁狗》的割眼镜头那么残忍恐怖,却也说不出的诡异,观众们顿时有点不寒而栗,越恐血越不舒服。

    “哈哈”科顿不只是在展示伤口,更是在展示嘻嘻哈哈的性格,以及对于牧师和恶魔的态度,他对镜头做了个恶魔咆哮的样子,又笑了起来:“没什么特别对吧?”

    不错,真不错……舍克双手环了环胸,这个开场长镜头很有力,交待了摄制队的存在和其它很多,而且是以⊥人心里发毛的方式。他想起了驱魔人》里面小女孩芮根在医院在头部检查时需要穿刺脖子而鲜血喷涌那段。

    那两人开窍了?卡斯特心想,一股惊悚、紧张、压抑的情绪已经在营造了,从第一个镜头开始。

    “怎么样?”艾玛小声问吉娅,感觉好像不太对劲……

    “还早。”吉娅说,目光没有离开银幕一瞬。

    “还早。”艾玛嘀咕,还早。

第二百五十一章 恐怖来袭    出席驱魔录像》的“首映礼”?

    凯文-卡斯特最初毫无兴趣,怎么说他都是《洛杉矶时报》负责惊悚恐怖类影片的影评人,而驱魔录像》只是部“来历不明”的小成本伪纪录片,还不是真为影评人们设的放映会,约定个时间一起去影院看而已。

    克里斯托弗-奥尔、弗兰克-舍克也感到被冒犯,开什么玩笑他们可有着更好的观影选择,不会有失身份。

    所以三人都拒绝了格兰德和波特寇的邀请。但格兰德两人没有放弃,他们做了大量的邀请工作,几乎是每天哀求,不只对三人,而是很多影评人,卡斯特最先被打动改变了主意,然后是奥尔和舍克。

    夜幕下的地标影城繁华热闹,TPT唯二放映地的其中之一。

    “先生们,欢迎欢迎”格兰德两人正在售票大厅笑脸迎接影评人们的到来,他们都不早不晚的准时到了。

    一番握手相谈后,众人往TPT放映厅走去,三位影评人当然不用花钱买票,门票由悬崖电影出。在格兰德两人面前,他们都有点傲然,舍克故意的问道:“影片的导演库勒来了吗?”

    说到这问题他们就好奇,当初收到邀请时自然会问影片的情况,导演尤尼克-库勒,那是谁?却只能得到极为简单模糊的资料,男,新人,影片主创,今天不会出席。

    “库勒出于私人原因不能出席。”格兰德陪笑的说。波特寇帮腔道:“库勒不怎么擅长出席这种场合,古怪的天才。”格兰德咳了一声,说天才容易让人联想到叶惟,连忙道:“他让我们向你们表示感谢,这不是正常的首映,却是我们能给予的最好首映。”

    “最重要是电影本身。”卡斯特说。舍克又是半打趣的问道:“库勒不会就是你们吧?”奥尔发出耐人寻味的呵的一声。

    这两人的底细,他们是清楚的,《益智风云》、《邮购新娘》都只是勉勉强强的片子,两人的声誉很差,也许是为了不让别人对TPT有什么坏印象而使用这种化名方式?还是为了伪纪录片的神秘感,弄这么一个不存在的人出来?

    “其实你们可以直说,我们评价一部电影不在乎它是谁拍的。”卡斯特微微摇头,看得出两人的脸色很不自然,基本能肯定这是事实了。那是不是怀疑他们的专业?只有不专业的影评人才会看人不看片,波兰斯基拍了好电影照样会受到称赞。

    舍克和奥尔顿时也有些面色不快。

    “库勒真不是我们。”格兰德也不知怎么说好,“说实在的,我们还没有能拍出驱魔录像》的水平。”波特寇点点头,也道:“等你们看了电影,就不会觉得这是我们拍的了。”

    三位影评人没有继续深究,都变得神情平淡,他们这么说就先听着吧

    反正今晚会来是看在他们苦苦邀请的份上而已,本来就没有期待会看到一部好电影。格兰德、波特寇会不会以一部伪纪录恐怖片有了蜕变?三人真的不指望,能及格就很不错了。

    当走进不算热闹的中型放映厅,五人一路走到最前排那边的位置坐下,周围是剧组人员们和亲友们,弥漫着高兴的气氛。

    而在中排靠后的一处,列夫、巴德、陈诺、科尔温、陈杰伊鬼鬼祟祟的相连坐在那里,他们还精心做了乔装打扮,或是戴上假发,或是戴球帽、眼镜、头带……

    “我们应该不会被别人认出吧?”巴德时不时紧张兮兮。

    “大伙儿,大伙儿糟糕了,那边那两个人在盯着我看。”他突然又惊道,望着右手边不远的一对年轻男女,“他们好像认出我了,我该过去警告他们吗?”列夫急道:“别冲动”

    科尔温平静的道:“没有人认出你,他们不知道我们是谁。”

    “我们客串过《婚期将至》”巴德几乎怒吼,脸上肥肉颤三抖,“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们认出我了,我的体形大,好认”列夫顿时松了下来,众人都放心了,在食物之外,巴德的直觉从来都不会准。

    这时候,那对年轻男女站了起身,离开座位往前面两排的空位走去。

    格斯塔和黛比真感到莫名其妙,被那个胖子盯着看了好一阵,还越来越诡异,不想惹事,他们一群人呢,只好自己换座位了。

    两人是读着6UAR勺情侣,是前些天在网上发现驱魔录像》的。

    最先是黛比无意中看了一个惊人的视频“恶魔女孩的极限身体扭曲”,她被惊到了,那女孩扭得真夸张,虽然大概职业体操运动员就能做到,但视频里阴森的场景和压抑的音乐,都让人看得心头发寒。黛比看了几遍,接着登上了TPT官网,就被那种神秘、悬疑、伪真实吸引住了。

    她想看这部电影,还把这个发现分享给了朋友们,格斯塔被吸引住后也做分享。当中有感兴趣的,也有不感兴趣的,他们都经历过《女巫布莱尔》的年代,那时候他们还是青少年,对布莱尔事件信以为真,后来一度愤怒,说自己永远不会再上当,但现在TPT还是勾起了他们的兴趣。

    这次不是上当,是心甘情愿,看这种电影就是有一种特别的气氛,明知道是假的,却能感觉这是真人真事。

    所以上映的第一天,两人就专程过来观看了,期待着这是一次难忘的观影经历。

    此时大银幕上正播放着电影预告片,距离开场还有五分钟左右,厅内任何一位观众只要看看周围,就知道上座率很一般般,150个座位除了前排几乎坐满,其它区域空空荡荡,全场坐了还不到一半人,这可是晚上的黄金观影时段

    “没什么起色,看来就是这样了。”狮门公司的接班调查员克恩在放映厅入口处看着上座情况,往手中的调查文件纪录起来,数据显示从午夜场到现在,整天的上座率都不好,散场调查都做不了几份。

    这在公司的意料之中了,伪纪录恐怖片还能怎么样呢,观众们上当一次就够了。

    而且以那么点的微薄发行费,常规恐怖片也行不通。

    就说售票厅的海报墙,驱魔录像》的海报被贴在一个非常不显眼的位置,不是中间也不是边缘,却是靠近边缘的地方。就算顾客的第一眼望向了它,却很快就会移开目光,海报上没有明星身影,没有一个熟悉的名字。

    再看看周围有什么影片,妮可-基德曼、西恩潘主演的《翻译风波》,更受年轻人欢迎的艾什顿-库切、阿曼达-皮特主演的《相见恨早》,黑人观众自然看向黑人影片《国王的赎金》,这周亚裔观众和功夫迷则会看向亚洲巨星史蒂芬-周的《功夫》。

    想看惊悚恐怖片有《鬼哭神嚎》,瑞安-雷诺兹等人主演,196万制片成本,高投入的发行,332家影院,尽管影评口碑很烂,也有大量观众会因为它的宣传而买票。只是本周6部开幕影院家数在个位数的试映片TPT和它相比,完全不在同一个级别。

    还有其它很多各种类型的影片……

    “两张《鬼哭神嚎》门票。”

    “五张《神勇奶爸》的门票,谢谢。”

    明亮的售票大厅的一个售票台前,顾客们正排队购票,女售票员把五张门票给了那一家人后,就听到今天没怎么听见的电影名字:“麻烦给我两张驱魔录像》的票。”

    女售票员打起票来都没刚才灵活,几乎要问她们“确定?”

    买票的是一高一矮的两个少女,高的那个年纪大些,穿着中性的T恤和休闲裤,棕色长头发,脸有凶色;矮的那个金头发,女性化的T恤和牛仔裤,看上去也不高兴,她感觉这矮个少女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来为什么。

    两个少女拿了票付了钱就走,下一个购票的男顾客上前说道:“《撒哈拉骑兵》两张。”

    “他怎么做到的?18天制作一部电影,这太难了吧……”

    “何止太难,这简直不是人做的事整个拍摄期零彩排,拍的时候就要想好怎么剪辑,镜头早早地排好……”

    吉娅本来不会这么迟来的,早在下午还没有放学时就想来了,却接到了艾玛的来电,这小女孩也收到了天才混蛋的通知,还疑惑这是不是什么迟来的愚人节玩笑……然后两人就约好晚上来看“首映”了。

    她一边大步走着,一边咬牙切齿的道:“导演、编剧、制片人、剪辑、配乐,都是他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可怕的家伙,他是要把我逼上绝路吗?谢谢,打击吉娅的大师”

    “真惊人。”艾玛感叹,越想越难以置信,越有些嘀咕,什么剥削片她不太懂,可这个速度下真能拍出好电影吗,而且,零彩排?那个妮娜甚至都不是演员,零彩排,能有什么表演……

    她也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非常矛盾,又不想VIY失败,却又隐约不想妮娜在这方面大出风头,电影方面是她的优势啊……但事情不是她怎么想就怎么样的,不然惟早就是她男朋友了。

    哎艾玛抬眉的问道:“你说这能行吗?”《女校来的酷妹》都做了不只18个工作日吧。

    “谁知道……”吉娅沮丧地垂着肩膀,“比他的速度做得更快的剥削片也有,不过好电影嘛我想不出有哪部,谁知道呢……”

    “这部电影会不会是,VIY为了哄他女朋友制作的?”艾玛感觉它的发行也是惟自己掏钱做的,实在想不到其它合理的可能。花这么多钱、这么大力气就为了让女朋友高兴,像个电影明星……真浪漫。

    “我不希望是。”这时走进放映厅,吉娅认真了起来,望着前方那块大银幕,目光闪烁,“电影不是用来哄女孩子开心的泡妞工具,电影就是电影……如果他用一种随便的态度拍电影,也不是不行,但那样我会很失望。”

    艾玛看了她一眼,双眸闪过一丝疑惑,轻叹道:“如果他这样对待电影,我也会很失望。”除非他哄的人是我…

    “上座率好像……”她注意到什么,太多空位了,几乎想坐哪里都可以。

    “唔啃……”吉娅皱眉,眼前的情况跟《婚期将至》刚开幕时场场爆满相比,真显得寒碜。

    这是不是意味着驱魔录像》是部烂片?艾玛心头一跳,是担心他,也是一点点暗爽,让你为了泡妞乱来电影之神,给他一点教训吧,不要太重,能让他明白过来就好……

    ※※

    几个小时之前,多伦多,士嘉堡,奥德奥影城。

    TPT影厅的新一场放映就要开场了,当然是“冷开场”,可容180的观众席零零散散地坐着观众,前排那边是属于早早到来的剧组众人和亲友们,康斯坦丁夫妇也坐在那边,而叶惟和妮娜则坐在隐蔽的中排边缘。

    这正是为了掩人耳目,然而现在看,似乎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以这样惨淡的上座,哪有人来认出他,全场的真正观众大概就二十几近三十人,看去全是年轻人,也不知是因为病毒营销来的病毒观众,还是被售票厅海报吸引到的随机观众。

    “怎么这么少人……”妮娜张望着周围,没有半点之前想象中的满座景象,心里很有些难受。旁边的尤尼克没有说话,她看看他,他入神地想着什么,“尤尼克?”

    “哦?”叶惟回过神来,“什么?”

    妮娜颦了颦双眉,“我说好像很少观众……”

    叶惟点头道:“是的,狮门给我们做的宣传很少,有这样已经不错了。”妮娜半信半疑:“这不错?”

    其实他也不能肯定什么,但自信这是一部好电影,相信它能绽放耀眼的光芒,鼓劲道:“别担心,这只是第一天,首周放映才刚刚开始,口碑传开之后会不同的。只要我们赢得口碑,它一定会震撼世界”

    这时候,放映时间到了,光线昏暗的影厅里变得一片安静,大银幕上出现了狮门影业的开场动画。

    每位剧组人员都十分激动,妮娜也激动不已,紧握着他的右手,瞪着双眼,喃喃的道:“开始了,开始了……”

    “SH-TINP。”叶惟又一次感受到那股激动下的宁静,分明在离开这个世界,把自己交给大银幕,由自己创造的电影世界。

    18天的拼命,无法计量的心血,这是属于剧组全员期盼已久的首映,属于妮娜的首映,属于尤尼克的首映,属于观众的惊悚

    这个夜晚,恐怖来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