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出席驱魔录像》的“首映礼”?

    凯文-卡斯特最初毫无兴趣,怎么说他都是《洛杉矶时报》负责惊悚恐怖类影片的影评人,而驱魔录像》只是部“来历不明”的小成本伪纪录片,还不是真为影评人们设的放映会,约定个时间一起去影院看而已。

    克里斯托弗-奥尔、弗兰克-舍克也感到被冒犯,开什么玩笑他们可有着更好的观影选择,不会有失身份。

    所以三人都拒绝了格兰德和波特寇的邀请。但格兰德两人没有放弃,他们做了大量的邀请工作,几乎是每天哀求,不只对三人,而是很多影评人,卡斯特最先被打动改变了主意,然后是奥尔和舍克。

    夜幕下的地标影城繁华热闹,TPT唯二放映地的其中之一。

    “先生们,欢迎欢迎”格兰德两人正在售票大厅笑脸迎接影评人们的到来,他们都不早不晚的准时到了。

    一番握手相谈后,众人往TPT放映厅走去,三位影评人当然不用花钱买票,门票由悬崖电影出。在格兰德两人面前,他们都有点傲然,舍克故意的问道:“影片的导演库勒来了吗?”

    说到这问题他们就好奇,当初收到邀请时自然会问影片的情况,导演尤尼克-库勒,那是谁?却只能得到极为简单模糊的资料,男,新人,影片主创,今天不会出席。

    “库勒出于私人原因不能出席。”格兰德陪笑的说。波特寇帮腔道:“库勒不怎么擅长出席这种场合,古怪的天才。”格兰德咳了一声,说天才容易让人联想到叶惟,连忙道:“他让我们向你们表示感谢,这不是正常的首映,却是我们能给予的最好首映。”

    “最重要是电影本身。”卡斯特说。舍克又是半打趣的问道:“库勒不会就是你们吧?”奥尔发出耐人寻味的呵的一声。

    这两人的底细,他们是清楚的,《益智风云》、《邮购新娘》都只是勉勉强强的片子,两人的声誉很差,也许是为了不让别人对TPT有什么坏印象而使用这种化名方式?还是为了伪纪录片的神秘感,弄这么一个不存在的人出来?

    “其实你们可以直说,我们评价一部电影不在乎它是谁拍的。”卡斯特微微摇头,看得出两人的脸色很不自然,基本能肯定这是事实了。那是不是怀疑他们的专业?只有不专业的影评人才会看人不看片,波兰斯基拍了好电影照样会受到称赞。

    舍克和奥尔顿时也有些面色不快。

    “库勒真不是我们。”格兰德也不知怎么说好,“说实在的,我们还没有能拍出驱魔录像》的水平。”波特寇点点头,也道:“等你们看了电影,就不会觉得这是我们拍的了。”

    三位影评人没有继续深究,都变得神情平淡,他们这么说就先听着吧

    反正今晚会来是看在他们苦苦邀请的份上而已,本来就没有期待会看到一部好电影。格兰德、波特寇会不会以一部伪纪录恐怖片有了蜕变?三人真的不指望,能及格就很不错了。

    当走进不算热闹的中型放映厅,五人一路走到最前排那边的位置坐下,周围是剧组人员们和亲友们,弥漫着高兴的气氛。

    而在中排靠后的一处,列夫、巴德、陈诺、科尔温、陈杰伊鬼鬼祟祟的相连坐在那里,他们还精心做了乔装打扮,或是戴上假发,或是戴球帽、眼镜、头带……

    “我们应该不会被别人认出吧?”巴德时不时紧张兮兮。

    “大伙儿,大伙儿糟糕了,那边那两个人在盯着我看。”他突然又惊道,望着右手边不远的一对年轻男女,“他们好像认出我了,我该过去警告他们吗?”列夫急道:“别冲动”

    科尔温平静的道:“没有人认出你,他们不知道我们是谁。”

    “我们客串过《婚期将至》”巴德几乎怒吼,脸上肥肉颤三抖,“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们认出我了,我的体形大,好认”列夫顿时松了下来,众人都放心了,在食物之外,巴德的直觉从来都不会准。

    这时候,那对年轻男女站了起身,离开座位往前面两排的空位走去。

    格斯塔和黛比真感到莫名其妙,被那个胖子盯着看了好一阵,还越来越诡异,不想惹事,他们一群人呢,只好自己换座位了。

    两人是读着6UAR勺情侣,是前些天在网上发现驱魔录像》的。

    最先是黛比无意中看了一个惊人的视频“恶魔女孩的极限身体扭曲”,她被惊到了,那女孩扭得真夸张,虽然大概职业体操运动员就能做到,但视频里阴森的场景和压抑的音乐,都让人看得心头发寒。黛比看了几遍,接着登上了TPT官网,就被那种神秘、悬疑、伪真实吸引住了。

    她想看这部电影,还把这个发现分享给了朋友们,格斯塔被吸引住后也做分享。当中有感兴趣的,也有不感兴趣的,他们都经历过《女巫布莱尔》的年代,那时候他们还是青少年,对布莱尔事件信以为真,后来一度愤怒,说自己永远不会再上当,但现在TPT还是勾起了他们的兴趣。

    这次不是上当,是心甘情愿,看这种电影就是有一种特别的气氛,明知道是假的,却能感觉这是真人真事。

    所以上映的第一天,两人就专程过来观看了,期待着这是一次难忘的观影经历。

    此时大银幕上正播放着电影预告片,距离开场还有五分钟左右,厅内任何一位观众只要看看周围,就知道上座率很一般般,150个座位除了前排几乎坐满,其它区域空空荡荡,全场坐了还不到一半人,这可是晚上的黄金观影时段

    “没什么起色,看来就是这样了。”狮门公司的接班调查员克恩在放映厅入口处看着上座情况,往手中的调查文件纪录起来,数据显示从午夜场到现在,整天的上座率都不好,散场调查都做不了几份。

    这在公司的意料之中了,伪纪录恐怖片还能怎么样呢,观众们上当一次就够了。

    而且以那么点的微薄发行费,常规恐怖片也行不通。

    就说售票厅的海报墙,驱魔录像》的海报被贴在一个非常不显眼的位置,不是中间也不是边缘,却是靠近边缘的地方。就算顾客的第一眼望向了它,却很快就会移开目光,海报上没有明星身影,没有一个熟悉的名字。

    再看看周围有什么影片,妮可-基德曼、西恩潘主演的《翻译风波》,更受年轻人欢迎的艾什顿-库切、阿曼达-皮特主演的《相见恨早》,黑人观众自然看向黑人影片《国王的赎金》,这周亚裔观众和功夫迷则会看向亚洲巨星史蒂芬-周的《功夫》。

    想看惊悚恐怖片有《鬼哭神嚎》,瑞安-雷诺兹等人主演,196万制片成本,高投入的发行,332家影院,尽管影评口碑很烂,也有大量观众会因为它的宣传而买票。只是本周6部开幕影院家数在个位数的试映片TPT和它相比,完全不在同一个级别。

    还有其它很多各种类型的影片……

    “两张《鬼哭神嚎》门票。”

    “五张《神勇奶爸》的门票,谢谢。”

    明亮的售票大厅的一个售票台前,顾客们正排队购票,女售票员把五张门票给了那一家人后,就听到今天没怎么听见的电影名字:“麻烦给我两张驱魔录像》的票。”

    女售票员打起票来都没刚才灵活,几乎要问她们“确定?”

    买票的是一高一矮的两个少女,高的那个年纪大些,穿着中性的T恤和休闲裤,棕色长头发,脸有凶色;矮的那个金头发,女性化的T恤和牛仔裤,看上去也不高兴,她感觉这矮个少女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来为什么。

    两个少女拿了票付了钱就走,下一个购票的男顾客上前说道:“《撒哈拉骑兵》两张。”

    “他怎么做到的?18天制作一部电影,这太难了吧……”

    “何止太难,这简直不是人做的事整个拍摄期零彩排,拍的时候就要想好怎么剪辑,镜头早早地排好……”

    吉娅本来不会这么迟来的,早在下午还没有放学时就想来了,却接到了艾玛的来电,这小女孩也收到了天才混蛋的通知,还疑惑这是不是什么迟来的愚人节玩笑……然后两人就约好晚上来看“首映”了。

    她一边大步走着,一边咬牙切齿的道:“导演、编剧、制片人、剪辑、配乐,都是他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可怕的家伙,他是要把我逼上绝路吗?谢谢,打击吉娅的大师”

    “真惊人。”艾玛感叹,越想越难以置信,越有些嘀咕,什么剥削片她不太懂,可这个速度下真能拍出好电影吗,而且,零彩排?那个妮娜甚至都不是演员,零彩排,能有什么表演……

    她也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非常矛盾,又不想VIY失败,却又隐约不想妮娜在这方面大出风头,电影方面是她的优势啊……但事情不是她怎么想就怎么样的,不然惟早就是她男朋友了。

    哎艾玛抬眉的问道:“你说这能行吗?”《女校来的酷妹》都做了不只18个工作日吧。

    “谁知道……”吉娅沮丧地垂着肩膀,“比他的速度做得更快的剥削片也有,不过好电影嘛我想不出有哪部,谁知道呢……”

    “这部电影会不会是,VIY为了哄他女朋友制作的?”艾玛感觉它的发行也是惟自己掏钱做的,实在想不到其它合理的可能。花这么多钱、这么大力气就为了让女朋友高兴,像个电影明星……真浪漫。

    “我不希望是。”这时走进放映厅,吉娅认真了起来,望着前方那块大银幕,目光闪烁,“电影不是用来哄女孩子开心的泡妞工具,电影就是电影……如果他用一种随便的态度拍电影,也不是不行,但那样我会很失望。”

    艾玛看了她一眼,双眸闪过一丝疑惑,轻叹道:“如果他这样对待电影,我也会很失望。”除非他哄的人是我…

    “上座率好像……”她注意到什么,太多空位了,几乎想坐哪里都可以。

    “唔啃……”吉娅皱眉,眼前的情况跟《婚期将至》刚开幕时场场爆满相比,真显得寒碜。

    这是不是意味着驱魔录像》是部烂片?艾玛心头一跳,是担心他,也是一点点暗爽,让你为了泡妞乱来电影之神,给他一点教训吧,不要太重,能让他明白过来就好……

    ※※

    几个小时之前,多伦多,士嘉堡,奥德奥影城。

    TPT影厅的新一场放映就要开场了,当然是“冷开场”,可容180的观众席零零散散地坐着观众,前排那边是属于早早到来的剧组众人和亲友们,康斯坦丁夫妇也坐在那边,而叶惟和妮娜则坐在隐蔽的中排边缘。

    这正是为了掩人耳目,然而现在看,似乎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以这样惨淡的上座,哪有人来认出他,全场的真正观众大概就二十几近三十人,看去全是年轻人,也不知是因为病毒营销来的病毒观众,还是被售票厅海报吸引到的随机观众。

    “怎么这么少人……”妮娜张望着周围,没有半点之前想象中的满座景象,心里很有些难受。旁边的尤尼克没有说话,她看看他,他入神地想着什么,“尤尼克?”

    “哦?”叶惟回过神来,“什么?”

    妮娜颦了颦双眉,“我说好像很少观众……”

    叶惟点头道:“是的,狮门给我们做的宣传很少,有这样已经不错了。”妮娜半信半疑:“这不错?”

    其实他也不能肯定什么,但自信这是一部好电影,相信它能绽放耀眼的光芒,鼓劲道:“别担心,这只是第一天,首周放映才刚刚开始,口碑传开之后会不同的。只要我们赢得口碑,它一定会震撼世界”

    这时候,放映时间到了,光线昏暗的影厅里变得一片安静,大银幕上出现了狮门影业的开场动画。

    每位剧组人员都十分激动,妮娜也激动不已,紧握着他的右手,瞪着双眼,喃喃的道:“开始了,开始了……”

    “SH-TINP。”叶惟又一次感受到那股激动下的宁静,分明在离开这个世界,把自己交给大银幕,由自己创造的电影世界。

    18天的拼命,无法计量的心血,这是属于剧组全员期盼已久的首映,属于妮娜的首映,属于尤尼克的首映,属于观众的惊悚

    这个夜晚,恐怖来袭

第二百五十章 复仇才是永恒的基调    204年6月2号星期三,《婚期将至》上映前两天。

    晴朗的夜空下,克雷斯特伍德山庄公园,一辆大众轿车停在山林路上,一对青春情侣依偎地躺在车头,仰望星空谈着心,双脚轻轻地踢动,轻轻地相碰。

    “为什么你想成为一位脱口秀主持人?”

    “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有一股信念。”

    “哇喔?”

    “你想有一个符合自己对传媒的理解和追求的脱口秀,那是个以真实、真诚放到第一位的脱口秀,像《奥普拉》,可以给嘉宾一个机会坐在那里以自己愿意的方式诉说自我,不能全由那些八卦小报胡扯了去,你有使命感。

    又或者,你是个大嘴巴,就是喜欢谈谈谈。我想这个的可能性更大,我猜中了吗?”

    叶惟找揍的语气,莉莉不吝啬的侧身踹了他一脚,上翻的明眸满是情意,又清笑起来:“有时候我是会那么想,说使命感好像太重了,感兴趣吧”叶惟欢呼地握拳:“我是个智者”

    莉莉想着什么没开玩笑,望着天上的璀璨银河,皱皱乌黑的粗眉,“我不确定,因为我对这个追求有着怀疑,《奥普拉》也不全是真实的,八卦小报也不全是假的,舆论可以被控制,每个人能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另一句话,而你永远不会知道。

    传媒、脱口秀,我有时候越想越感觉沮丧,像我追求的是个不可能存在的东西……”

    她看看他,欲言又止,只是往他身边靠了靠,轻声道:“惟,但我知道的,我现在的想法都有些幼稚,成为最年轻的脱口秀主持人、对传媒有着……你说的信念,很幼稚。”

    “幼稚有很多种,我喜欢这种幼稚。”叶惟搂住她,莉莉眨着眸子望来,他挺挺眉,又道:“很多东西,是我们现在觉得很重要很重要的,如果失去了搞砸了就像世界末日,以后长大了却觉得不重要了,还笑自己曾经多么天真。

    想想看,也许未来哪一天,你放弃了脱口秀主持人这个梦想,然后说自己年少时想的真是太幼稚了,它不再重要了。

    我不认为那是成熟,我只感到那很悲哀。那是我们被世界影响了的标志,如果叫那样是成熟,我想真正的美好是只有在不成熟的时候才会得到。你有没有发现,我们越年幼时,越喜欢观察这个世界,每个细微都能让我们喜悦,看到春天的绿叶花开就觉得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

    当我们越长大,就越失去这种感知,曾经美丽的风景不过就那样。不是风景变了,是我们的童心变了,没了。

    你知道孔子说‘智者喜欢水,仁者喜欢山,,爱默生说爱大自然能让人保持童心,,大概是这样的话。我想关键在于我们要保持那种感知,但这真的很困难,我们会面对那么多,很容易就迷失自己。

    我想说的是,别觉得自己幼稚是不好,幼稚的时候才是人生,等我们什么时候完全不幼稚了,人生也就结束了。

    我们整天辛苦追求的那些成熟东西成功后得到的喜悦,还比不过小时候看看大海。难道不悲哀吗?”

    “嗯……”莉莉早已听得入神,默默思索了一会,忽而微笑道:“你的哲学是你赢得我的原因之一。”

    “谁说我在哲学?我刚刚只是胡扯。”叶惟说。

    “哲学不就是胡扯吗?”

    “哈哈哈”两人相视着大笑起来,在初夏的夜风吹拂下,在树林之间,心有灵犀的感觉是那么美妙,宛如独立于整个世界之外,有一个只属于你我的世界。

    笑停下来,叶惟又笑道:“虽然我能说这些,但不见得我能做到,我现在真的很紧张《婚期将至》的表现。莉莉,就算我们最终都无法实现自己的目标,就算我们被这个世界击倒一次次,别嫌弃那些幼稚,别变得那样,好吗?”

    “我喜欢答应你,但是……惟,人都会变,我不确定自己就能不变得那样。”

    “谁都不能确定,我们只能努力。”

    莉莉抿嘴地点点头,眸子有点失落,“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一切古典的东西吗,因为它们不会变,过去是确定的、安全的,那是过去的魅力,而未来是不确定的、冒险的,那是未来的……魅力。”

    “所以你喜欢躲在过去?嘿。”叶惟笑说,抚着她的眉毛、她的脸庞,“别那样,未来没什么可怕的,1999年人类都过来了。”

    莉莉顿时笑了声,道:“我也喜欢展望未来呀一年后怎么样?我们会变得……我们会,唔,我们……”

    “我们也许结婚了,这个怎么样?”

    “哈哈我不知道,未来是充满可能的。”

    叶惟搂紧她一些,上映前不亲热的约定遵守得很辛苦,但只搂着她已经足够让心中如此美好踏实,说道:“我有时也害怕变化的不确定性,不过有你陪伴着我,我就一点都不害怕了,只要这不变,外星人入侵地球我都不怕。”

    “千万别,我可怕外星人了。”莉莉露齿地笑,问道:“那你呢,为什么要拍电影?”

    “噢因为喜欢。”叶惟不只一次回答这类问题了,对她自然全讲心语:“我爸爸对我的影响很大,可最终赢得我的心的还是电影的魅力。就说感知,每部电影都提供着一些感知,好的烂的,你观影会感觉到什么,为电影笑,为电影哭,这太棒了。

    尤其当是你创造了这些感知,你诉说了自我,启发了别人,让大家笑,让大家哭,让大家惊吓……这太太棒了

    “听上去是很棒。”莉莉想着那情景,座无虚席的影院内为《婚期将至》笑成一片,她期待的笑道:“先让大家笑吧。”

    “嘘……”叶惟突然嘘了一声,疑惑地坐起身看看周围。

    莉莉也起身张望,幽静的山林淹在漆黑之中,很容易让人紧张,“怎么了?”叶惟落地往前面轻轻走了几步,莉莉跟在后面,戒备地瞪目看着左右,骤然就听到他一声惊骇的尖叫,她吓得也失声惊叫:“啊”

    叶惟回头只见她原地跳了跳,不由狂笑起来:“哈哈哈吓到你了这就是感知,简,这就是你不是害怕我的叫声,是这个环境带给你的恐惧,哈哈哈……你真该看看你刚才,都要跳到月亮上去了,嘿哈哈”

    “你个混蛋……”莉莉又好气又好笑,挥拳要打他,“为什么你老喜欢吓我这么喜欢吓人,别拍喜剧片,你该拍恐怖片”

    “我会的有一天我会的,现在先练习一下,鬼故事时间”

    “不听你敢讲”

    ※※

    205年4月2l日星期四,驱魔录像》上映前一天。

    这天对于《国家询问报》最近对叶惟一连串已成诽谤的八卦,叶惟的公关发言人莱斯利-达特终于发声,做了严正的斥责:

    “《国家询问报》对惟格的所有消息都是不负责任的虚假报道,惟格是日光小美女》片场最重要的人,每件事都要经由他做决定,是名符其实的导演。每位演员、职员都是专业人士,没有人耍大牌骂人,他们之所以加盟是因为欣赏惟格的才华和努力,他们喜欢在他的领导下工作。

    这种虚假报道是对日光小美女》全剧组的侮辱,对每个人的名誉都造成巨大的伤害。我们希望《国家询问报》澄清这些不实传闻,并对惟格作出正式道歉,否则我们将进行法律追究。”

    当叶惟在片场被汉克斯等大牌骂哭的传言出炉,就已经不只是他一个人的事了,公关方面不得不回应。

    虽然回应了会闹得更多人听闻到这条谣言,回应吧,别人说你不是的话急什么,不回应吧,别人则说那你就是默认。还助长了《国家询问者报》的气焰,谁都知道起诉是没用的,它和其它小报不只一次被明星告过了,还好好的,因为它们几乎都属于某个传媒集团的旗下,向来不怕打官司。

    不过闹大了总要回应,拿出一个官方态度,给予支持者信心,也拉回一些理智者的明断。

    4月2日星期五,LM剧组下午收工后就是周末假期了。

    叶惟回到士嘉堡的杜波夫家,准备和妮娜一家前往黄金广场的奥德奥影城,观看一场驱魔录像》。凡在多伦多的剧组人员们也会去,像戴米安-拉什,演科顿的莱恩-德桑蒂斯、农场的何老夫妇等人,还有妮娜的几位信得过的闺蜜。

    格兰德、波特寇、迈克尔-格雷迪、朱莉-贝格霍夫、玛耶斯-鲁贝奥等人会在洛杉矶那边看,还有好不容易邀请到的三位影评人出席:《洛杉矶时报》的凯文-卡斯特、《LA周刊》的克里斯托弗-奥尔、《好莱坞报道》的弗兰克-舍克。

    如果影片能得到他们的好评,见报于三家主流媒体,狮门那边应该会重视起来的。

    去观看的当然还有他的家人朋友,老爸老妈,朵朵不适合看让兰登太太帮忙带;陈诺、杰伊,以及刚知情的吉娅、列夫等密码,他们都知道妮娜是他女朋友,说清楚做好保密,比偶然发现再出意外要好。

    驱魔录像》在美国的分级是p13级,在加拿大是家长指导级,青少年们可以光明正大的自己看,对票房绝对会有益助。

    他不知道午夜场有了什么表现,却充满着信心,他知道影片真的很棒。

    “太气人了那些八卦小报那样胡扯怎么就不用负责呢,什么世道尤尼克,我真受不了这个,我想告诉大家真相,是我害得你坠崖,你才没有自杀你不是傀儡导演天啊,我怎么才能告诉公众真相?海蕾她们说我应该联系《多伦多星报》,可我们的关系又要保密,唉……那什么《国家询问者报》真是无耻,好气人”

    随着逐渐迈入夏天,多伦多的天黑时间变得越来越晚,傍晚时分天空还一片明亮,等到盛夏时,晚上9∶3过后才会天黑。

    此时,杜波夫家主屋二楼的女生房间,妮娜一边气愤地说着,一边往衣柜里挑选着要更换的衣服。

    “你真可爱。”叶惟半躺在她的床上,看着她忙里忙外地打扮,满脸笑意,“跟八卦小报斗气,就只能气着自己,别理那些白痴,我的团队也已经回应了,公关会搞定的,不需要我们烦恼。”

    “我就是……受不了”妮娜跺跺脚,拿出一条棕色休闲长裙,因为不关心八卦之前还不知道,今天被海蕾她们问起才得知这回事,她们也因为他的公关做了回应才知道。

    他有多么努力,她看在眼里,怎么能被那些人随口乱说就让大家觉得他没做什么,这怎么让人受得了?气人

    妮娜气呼呼地又拿出蓝色外套、中袖T恤等,走向床边,又决然道:“我不准那些无耻小人抵毁你,只要我们的关系一不用保密,我就告诉全世界,我超爱你你才没有自杀,没有”

    “别人就一定相信吗?”叶惟笑问,“在八卦上,人们倾向相信坏的,而不是好的。另外,很多人是先想好了答案,再去寻找适合自己答案的证据,你说什么都不会有丝毫改变。”

    “我不管我就是要说清楚。”妮娜把怀中的衣服扔到床上,看着他耸耸肩,皱起了眉头:“你不生气?别告诉我你不生气,他们在欺负你啊。”又问道:“我穿这套衣服去好不好?”

    “非常好。”叶惟说。妮娜嘟囔:“你都没看。”他好笑的道:“问题是你穿什么不好看?cvIu那美极了就连皇帝的新衣,都被你穿出晚礼服的效果。”妮娜白了他一眼,倒也满意这说法

    “妮娜,被那样抵毁,没有人会不愤怒,但应对的方式不一样。我不喜欢生闷气,我喜欢的是……一句诗:怜悯占上风只有瞬间,复仇才是永恒的基调”

    叶惟双目一敛,扬了扬嘴角,“事实不是八卦小报说出来的,我有没有做导演工作,我是不是炒作,日光小美女》会让所有人看到。不只是它,驱魔录像》也会,我有一种感觉,这是一个大惊喜VIY是傀儡导演?那尤尼克-库勒如何?”

    “哈哈,我明白了”妮娜忽然兴奋地蹦跳,手舞足蹈的,“外界不知道尤尼克和VIY是同一个人,要是驱魔录像》震撼了他们,他们赞着尤尼克,但如果还骂着VIY…¨等他们知道了,哈哈”

    “我会爱那个场面的。”叶惟说。

    “那先要驱魔录像》震撼了世界。”妮娜眨眸想了想,能吗?仔细想想似乎挺难的……但见他信心十足,她觉得自己没什么好多想的,也满怀信心的笑道:“没问题的,我的尤尼克最棒”她弯身过去亲了他一口,双手拉起他,“出去,我换衣服。”

    “你换,我不碍事的。”叶惟试图赖在床上,举举还打着石膏的左手,“我辛劳了一天,就让我多歇一会吧。”

    “这是在我家”妮娜捏捏他的脸,“死呆子,你不要太过分了,小心我爸爸打你。”叶惟继续赖着:“不会的,我该告诉你一个秘密了,你父母已经把你免费卖给我了,他们说‘谢谢,我们可受够她了,只要你不饿死她就好,顺便说一下,她吃得很多,,哈哈哈”

    妮娜突然有些生气似的,松开手,“出去,出去”

    “怎么了?”叶惟讶然,开玩笑而已啊。

    “你对我哪里不满?”妮娜轻哼了声,“我怎么要别人忍受了?”

    “其实康斯坦丁和米哈埃拉想什么我不知道,可我对你真的克制够了”叶惟猛地一下坐起身,忍了很久爆发般的神情。妮娜刚一怔,就被他单手搂住身子,吻了上来:“我要你,这里,这里,这里……”

    “别,呆子,你最好停手”妮娜被逗得乐不可支,连声叫停。

    叶惟却还在摸索不已:“噢我的天,你真柔软,好像变大了……”她用力推开了他,见他不高兴的躺倒床上,她笑着凑过去对他耳语了几句,叶惟顿时恢复精神:“哇”妮娜得意的道:“先看完电影现在给我出去,我换衣服,再不听话就没了。”

    “遵命”

    洛杉矶,还是下午,还没放学的哈佛-西湖高中部,有一个准备给自己提前放学的少女身影。

    吉娅今天大受打击当你还为在学校电影节出了风头而骄傲高兴,突然有个贱人跟你说“去年底在你忙着拍那部短片的时候,我花2l天制作了一部长片电影,胶片拍的哦,今天上映了,欢迎你到影院看看。对了,你的短片拍得还不错,继续努力吧。”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那个人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