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04年6月2号星期三,《婚期将至》上映前两天。

    晴朗的夜空下,克雷斯特伍德山庄公园,一辆大众轿车停在山林路上,一对青春情侣依偎地躺在车头,仰望星空谈着心,双脚轻轻地踢动,轻轻地相碰。

    “为什么你想成为一位脱口秀主持人?”

    “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有一股信念。”

    “哇喔?”

    “你想有一个符合自己对传媒的理解和追求的脱口秀,那是个以真实、真诚放到第一位的脱口秀,像《奥普拉》,可以给嘉宾一个机会坐在那里以自己愿意的方式诉说自我,不能全由那些八卦小报胡扯了去,你有使命感。

    又或者,你是个大嘴巴,就是喜欢谈谈谈。我想这个的可能性更大,我猜中了吗?”

    叶惟找揍的语气,莉莉不吝啬的侧身踹了他一脚,上翻的明眸满是情意,又清笑起来:“有时候我是会那么想,说使命感好像太重了,感兴趣吧”叶惟欢呼地握拳:“我是个智者”

    莉莉想着什么没开玩笑,望着天上的璀璨银河,皱皱乌黑的粗眉,“我不确定,因为我对这个追求有着怀疑,《奥普拉》也不全是真实的,八卦小报也不全是假的,舆论可以被控制,每个人能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另一句话,而你永远不会知道。

    传媒、脱口秀,我有时候越想越感觉沮丧,像我追求的是个不可能存在的东西……”

    她看看他,欲言又止,只是往他身边靠了靠,轻声道:“惟,但我知道的,我现在的想法都有些幼稚,成为最年轻的脱口秀主持人、对传媒有着……你说的信念,很幼稚。”

    “幼稚有很多种,我喜欢这种幼稚。”叶惟搂住她,莉莉眨着眸子望来,他挺挺眉,又道:“很多东西,是我们现在觉得很重要很重要的,如果失去了搞砸了就像世界末日,以后长大了却觉得不重要了,还笑自己曾经多么天真。

    想想看,也许未来哪一天,你放弃了脱口秀主持人这个梦想,然后说自己年少时想的真是太幼稚了,它不再重要了。

    我不认为那是成熟,我只感到那很悲哀。那是我们被世界影响了的标志,如果叫那样是成熟,我想真正的美好是只有在不成熟的时候才会得到。你有没有发现,我们越年幼时,越喜欢观察这个世界,每个细微都能让我们喜悦,看到春天的绿叶花开就觉得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

    当我们越长大,就越失去这种感知,曾经美丽的风景不过就那样。不是风景变了,是我们的童心变了,没了。

    你知道孔子说‘智者喜欢水,仁者喜欢山,,爱默生说爱大自然能让人保持童心,,大概是这样的话。我想关键在于我们要保持那种感知,但这真的很困难,我们会面对那么多,很容易就迷失自己。

    我想说的是,别觉得自己幼稚是不好,幼稚的时候才是人生,等我们什么时候完全不幼稚了,人生也就结束了。

    我们整天辛苦追求的那些成熟东西成功后得到的喜悦,还比不过小时候看看大海。难道不悲哀吗?”

    “嗯……”莉莉早已听得入神,默默思索了一会,忽而微笑道:“你的哲学是你赢得我的原因之一。”

    “谁说我在哲学?我刚刚只是胡扯。”叶惟说。

    “哲学不就是胡扯吗?”

    “哈哈哈”两人相视着大笑起来,在初夏的夜风吹拂下,在树林之间,心有灵犀的感觉是那么美妙,宛如独立于整个世界之外,有一个只属于你我的世界。

    笑停下来,叶惟又笑道:“虽然我能说这些,但不见得我能做到,我现在真的很紧张《婚期将至》的表现。莉莉,就算我们最终都无法实现自己的目标,就算我们被这个世界击倒一次次,别嫌弃那些幼稚,别变得那样,好吗?”

    “我喜欢答应你,但是……惟,人都会变,我不确定自己就能不变得那样。”

    “谁都不能确定,我们只能努力。”

    莉莉抿嘴地点点头,眸子有点失落,“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一切古典的东西吗,因为它们不会变,过去是确定的、安全的,那是过去的魅力,而未来是不确定的、冒险的,那是未来的……魅力。”

    “所以你喜欢躲在过去?嘿。”叶惟笑说,抚着她的眉毛、她的脸庞,“别那样,未来没什么可怕的,1999年人类都过来了。”

    莉莉顿时笑了声,道:“我也喜欢展望未来呀一年后怎么样?我们会变得……我们会,唔,我们……”

    “我们也许结婚了,这个怎么样?”

    “哈哈我不知道,未来是充满可能的。”

    叶惟搂紧她一些,上映前不亲热的约定遵守得很辛苦,但只搂着她已经足够让心中如此美好踏实,说道:“我有时也害怕变化的不确定性,不过有你陪伴着我,我就一点都不害怕了,只要这不变,外星人入侵地球我都不怕。”

    “千万别,我可怕外星人了。”莉莉露齿地笑,问道:“那你呢,为什么要拍电影?”

    “噢因为喜欢。”叶惟不只一次回答这类问题了,对她自然全讲心语:“我爸爸对我的影响很大,可最终赢得我的心的还是电影的魅力。就说感知,每部电影都提供着一些感知,好的烂的,你观影会感觉到什么,为电影笑,为电影哭,这太棒了。

    尤其当是你创造了这些感知,你诉说了自我,启发了别人,让大家笑,让大家哭,让大家惊吓……这太太棒了

    “听上去是很棒。”莉莉想着那情景,座无虚席的影院内为《婚期将至》笑成一片,她期待的笑道:“先让大家笑吧。”

    “嘘……”叶惟突然嘘了一声,疑惑地坐起身看看周围。

    莉莉也起身张望,幽静的山林淹在漆黑之中,很容易让人紧张,“怎么了?”叶惟落地往前面轻轻走了几步,莉莉跟在后面,戒备地瞪目看着左右,骤然就听到他一声惊骇的尖叫,她吓得也失声惊叫:“啊”

    叶惟回头只见她原地跳了跳,不由狂笑起来:“哈哈哈吓到你了这就是感知,简,这就是你不是害怕我的叫声,是这个环境带给你的恐惧,哈哈哈……你真该看看你刚才,都要跳到月亮上去了,嘿哈哈”

    “你个混蛋……”莉莉又好气又好笑,挥拳要打他,“为什么你老喜欢吓我这么喜欢吓人,别拍喜剧片,你该拍恐怖片”

    “我会的有一天我会的,现在先练习一下,鬼故事时间”

    “不听你敢讲”

    ※※

    205年4月2l日星期四,驱魔录像》上映前一天。

    这天对于《国家询问报》最近对叶惟一连串已成诽谤的八卦,叶惟的公关发言人莱斯利-达特终于发声,做了严正的斥责:

    “《国家询问报》对惟格的所有消息都是不负责任的虚假报道,惟格是日光小美女》片场最重要的人,每件事都要经由他做决定,是名符其实的导演。每位演员、职员都是专业人士,没有人耍大牌骂人,他们之所以加盟是因为欣赏惟格的才华和努力,他们喜欢在他的领导下工作。

    这种虚假报道是对日光小美女》全剧组的侮辱,对每个人的名誉都造成巨大的伤害。我们希望《国家询问报》澄清这些不实传闻,并对惟格作出正式道歉,否则我们将进行法律追究。”

    当叶惟在片场被汉克斯等大牌骂哭的传言出炉,就已经不只是他一个人的事了,公关方面不得不回应。

    虽然回应了会闹得更多人听闻到这条谣言,回应吧,别人说你不是的话急什么,不回应吧,别人则说那你就是默认。还助长了《国家询问者报》的气焰,谁都知道起诉是没用的,它和其它小报不只一次被明星告过了,还好好的,因为它们几乎都属于某个传媒集团的旗下,向来不怕打官司。

    不过闹大了总要回应,拿出一个官方态度,给予支持者信心,也拉回一些理智者的明断。

    4月2日星期五,LM剧组下午收工后就是周末假期了。

    叶惟回到士嘉堡的杜波夫家,准备和妮娜一家前往黄金广场的奥德奥影城,观看一场驱魔录像》。凡在多伦多的剧组人员们也会去,像戴米安-拉什,演科顿的莱恩-德桑蒂斯、农场的何老夫妇等人,还有妮娜的几位信得过的闺蜜。

    格兰德、波特寇、迈克尔-格雷迪、朱莉-贝格霍夫、玛耶斯-鲁贝奥等人会在洛杉矶那边看,还有好不容易邀请到的三位影评人出席:《洛杉矶时报》的凯文-卡斯特、《LA周刊》的克里斯托弗-奥尔、《好莱坞报道》的弗兰克-舍克。

    如果影片能得到他们的好评,见报于三家主流媒体,狮门那边应该会重视起来的。

    去观看的当然还有他的家人朋友,老爸老妈,朵朵不适合看让兰登太太帮忙带;陈诺、杰伊,以及刚知情的吉娅、列夫等密码,他们都知道妮娜是他女朋友,说清楚做好保密,比偶然发现再出意外要好。

    驱魔录像》在美国的分级是p13级,在加拿大是家长指导级,青少年们可以光明正大的自己看,对票房绝对会有益助。

    他不知道午夜场有了什么表现,却充满着信心,他知道影片真的很棒。

    “太气人了那些八卦小报那样胡扯怎么就不用负责呢,什么世道尤尼克,我真受不了这个,我想告诉大家真相,是我害得你坠崖,你才没有自杀你不是傀儡导演天啊,我怎么才能告诉公众真相?海蕾她们说我应该联系《多伦多星报》,可我们的关系又要保密,唉……那什么《国家询问者报》真是无耻,好气人”

    随着逐渐迈入夏天,多伦多的天黑时间变得越来越晚,傍晚时分天空还一片明亮,等到盛夏时,晚上9∶3过后才会天黑。

    此时,杜波夫家主屋二楼的女生房间,妮娜一边气愤地说着,一边往衣柜里挑选着要更换的衣服。

    “你真可爱。”叶惟半躺在她的床上,看着她忙里忙外地打扮,满脸笑意,“跟八卦小报斗气,就只能气着自己,别理那些白痴,我的团队也已经回应了,公关会搞定的,不需要我们烦恼。”

    “我就是……受不了”妮娜跺跺脚,拿出一条棕色休闲长裙,因为不关心八卦之前还不知道,今天被海蕾她们问起才得知这回事,她们也因为他的公关做了回应才知道。

    他有多么努力,她看在眼里,怎么能被那些人随口乱说就让大家觉得他没做什么,这怎么让人受得了?气人

    妮娜气呼呼地又拿出蓝色外套、中袖T恤等,走向床边,又决然道:“我不准那些无耻小人抵毁你,只要我们的关系一不用保密,我就告诉全世界,我超爱你你才没有自杀,没有”

    “别人就一定相信吗?”叶惟笑问,“在八卦上,人们倾向相信坏的,而不是好的。另外,很多人是先想好了答案,再去寻找适合自己答案的证据,你说什么都不会有丝毫改变。”

    “我不管我就是要说清楚。”妮娜把怀中的衣服扔到床上,看着他耸耸肩,皱起了眉头:“你不生气?别告诉我你不生气,他们在欺负你啊。”又问道:“我穿这套衣服去好不好?”

    “非常好。”叶惟说。妮娜嘟囔:“你都没看。”他好笑的道:“问题是你穿什么不好看?cvIu那美极了就连皇帝的新衣,都被你穿出晚礼服的效果。”妮娜白了他一眼,倒也满意这说法

    “妮娜,被那样抵毁,没有人会不愤怒,但应对的方式不一样。我不喜欢生闷气,我喜欢的是……一句诗:怜悯占上风只有瞬间,复仇才是永恒的基调”

    叶惟双目一敛,扬了扬嘴角,“事实不是八卦小报说出来的,我有没有做导演工作,我是不是炒作,日光小美女》会让所有人看到。不只是它,驱魔录像》也会,我有一种感觉,这是一个大惊喜VIY是傀儡导演?那尤尼克-库勒如何?”

    “哈哈,我明白了”妮娜忽然兴奋地蹦跳,手舞足蹈的,“外界不知道尤尼克和VIY是同一个人,要是驱魔录像》震撼了他们,他们赞着尤尼克,但如果还骂着VIY…¨等他们知道了,哈哈”

    “我会爱那个场面的。”叶惟说。

    “那先要驱魔录像》震撼了世界。”妮娜眨眸想了想,能吗?仔细想想似乎挺难的……但见他信心十足,她觉得自己没什么好多想的,也满怀信心的笑道:“没问题的,我的尤尼克最棒”她弯身过去亲了他一口,双手拉起他,“出去,我换衣服。”

    “你换,我不碍事的。”叶惟试图赖在床上,举举还打着石膏的左手,“我辛劳了一天,就让我多歇一会吧。”

    “这是在我家”妮娜捏捏他的脸,“死呆子,你不要太过分了,小心我爸爸打你。”叶惟继续赖着:“不会的,我该告诉你一个秘密了,你父母已经把你免费卖给我了,他们说‘谢谢,我们可受够她了,只要你不饿死她就好,顺便说一下,她吃得很多,,哈哈哈”

    妮娜突然有些生气似的,松开手,“出去,出去”

    “怎么了?”叶惟讶然,开玩笑而已啊。

    “你对我哪里不满?”妮娜轻哼了声,“我怎么要别人忍受了?”

    “其实康斯坦丁和米哈埃拉想什么我不知道,可我对你真的克制够了”叶惟猛地一下坐起身,忍了很久爆发般的神情。妮娜刚一怔,就被他单手搂住身子,吻了上来:“我要你,这里,这里,这里……”

    “别,呆子,你最好停手”妮娜被逗得乐不可支,连声叫停。

    叶惟却还在摸索不已:“噢我的天,你真柔软,好像变大了……”她用力推开了他,见他不高兴的躺倒床上,她笑着凑过去对他耳语了几句,叶惟顿时恢复精神:“哇”妮娜得意的道:“先看完电影现在给我出去,我换衣服,再不听话就没了。”

    “遵命”

    洛杉矶,还是下午,还没放学的哈佛-西湖高中部,有一个准备给自己提前放学的少女身影。

    吉娅今天大受打击当你还为在学校电影节出了风头而骄傲高兴,突然有个贱人跟你说“去年底在你忙着拍那部短片的时候,我花2l天制作了一部长片电影,胶片拍的哦,今天上映了,欢迎你到影院看看。对了,你的短片拍得还不错,继续努力吧。”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那个人渣……”

第二百四十九章 在片场    “Ptv”

    “ttc。”

    多伦多,这一天日光小美女》片场响起了两把喊“开拍”的声音,一把是叶惟的,另一把是纳内特-波斯特恩的,纪录片《VIY追梦、阳光小美女、神童诞生》的编剧、制片人和导演。

    年近3岁的纳内特-波斯特恩来头不小,她毕业于纽约大学,1997年和布瑞特-摩根合作制作了《拳击台上》(导演、制片人、剪辑),这部跟随三位拳击手和他们教练的命运的小成本纪录片大放异彩,先是在1999年圣丹斯电影节拿下“评审团特别奖记录片”一奖,接着是国际纪录片协会纪录片奖等等,最终更得到26年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的提名。

    一个新人女导演能以首部电影赢得这么多认可,波斯特恩在业内名声鹊起,有了个非常好的职业生涯开端。

    在她成名之前的196年,她还作为编剧和剪辑参与制作了关于南京大屠杀惨案的纪录片《以天皇的名义》,记录了1937年日军在南京掠杀残害了超过3万中国平民的史实。然而长期漠视南京大屠杀的西方世界对它一如既往的漠视兼质疑,认为3万这个数字是“所谓的c11c)”,影片自然也没有得到什么赞誉。

    在《拳击台上》之后,波斯特恩陆续制作了两部电视纪录片,又和摩根再度合作制作了罗伯特-伊万斯的传记纪录片《光影流情》,虽然没有获得重磅提名和奖项,却在影评界大受好评。去年她给IP生产了个电视节目《电影学院》,但没有第二季,她的职业生涯落到了谷底。

    就在这种情况下,波斯特恩与梦工厂谈妥,接手了《′IY》这个项目。

    奥斯卡提名级别的纪录片电影人做传记的对象是罗伯特-伊万斯那样的老传奇(《罗丝玛丽的婴儿》、《教父》、《唐人街》等经典的制片人之一,并有着戏剧般的大半生),就算落入低谷,波斯特恩接手《VIY》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一个尚未有什么定论的“半传奇”华裔天才少年,一部衍生的宣传纪录片?

    当初这个消息传开后,媒体们一片惊讶,有评论也都说“波斯特恩自降身价”、“愚蠢的选择”……

    “我了解了他的故事,看了些相关的影像资料,我被打动了。VIYR勺故事有趣、有力量,在校园内他是个学生,在校园外他是个电影人,他有青少年有的和没有的很多方面,全在IY,里,这是吸引我的原因。它不会是一部宣传片,它是部有关成长、青春激情、天才的传记纪录片。”

    波斯特恩在接受《好莱坞报道者》的采访时这么说。

    她一直就想做一部关于美国青少年的青春成长的纪录片,《VIY》不但提供了一试身手的机会,而且她真的对这个超凡青少年的故事充满兴趣,对于华裔天才又没有偏见,所以她的接手其实是水到渠成。

    在这件事上,梦工厂还处于能邀请到她的喜悦之中呢,对她的影片定位十分支持。好的纪录片比宣传片高明有效得多,不是播上3分钟的“日光小美女》很好看,快去影院看吧”就有人买账,但一部触动人心的纪录片则不同。最好她能让《VIY》拿到奥斯卡提名。

    叶惟一开始也很高兴,他喜欢、敬佩纳内特-波斯特恩,都觉得请她来给他拍纪录片真有些屈才。直至今天波斯特恩带着她的摄制队来到他的片场拍摄影像素材,他不高兴了,耽误时间啊要招呼他们,还要配合他们的拍摄。

    片场这几天都忙于拍摄饭厅场景的戏,尤其是第18号场景。

    通过删减了一些镜头,以及控制临场新镜头的数量,并有意识加快各方面的效率,才总算把落下的工时拉了回来,他可不想因为波斯特恩的造访导致自己又中弹。

    第18号场景拍得很辛苦,他对六位主演的表演都做了或多或少的调校,汉克斯和罗伯茨进入状态后越发省心;阿金的表现全场最棒,他要求的“爷爷有两面,对奥利弗的温情爷爷一面,对其他所有人老嬉皮士一面”,阿金绝对做到了。

    蒂姆-罗斯演的舅舅和保罗-达诺演的哥哥是一对假忧郁的好搭档,他们演得不错,达诺的NG量当然要高很多;导得最多的还是阿比吉尔,在那些本色演出不够用的镜头都要提点一下。

    要让9岁的儿童理解整个故事的深奥是不现实的,也不需要,他用亲自表演示范、情感替换等的方式让她完成表演

    但问题经常不是出于单个镜头的表演,而在于镜头与镜头之间的肢体连贯性和情感连贯性,想想第一个镜头用右手拿着汤匙勺沙拉吃,第二个镜头没拿汤匙,两个镜头都演得很好,然而相连在一起就成了莫名其妙的穿帮镜头。

    这是肢体的不连贯,情感的不连贯更加严重,会显得一惊一乍的,到后期剪辑的时候才发现就麻烦大了。

    所以导演、场记、镜头剪辑师都有责任提醒演员,但演员自身的把握十分重要,高质量的表演是有计划和准备的,既减少工作量,也保持表演的状态。连贯性是电影表演的基础,外行人以为演技就是指面部的表演,其实不是的。

    阿金、汉克斯这些老高手很少犯这些技术错误,阿比吉尔却不同,她年纪小经验少,很难自己就面面俱到。

    “我赢了,我赢了,我要成为冠军了,噢天啦,噢我的天啊”

    此时摄影棚的饭厅场景里忙碌依旧,毛瑞尔等摄制人员忙着更换机位和布光,叶惟正给演员们导戏彩排,主要是从厨房兴奋地奔出跑过的阿比吉尔,其他人或坐或站的在餐桌边,罗伯茨拿着电话在厨房门口跟出来。

    他们看着叶惟亲自用童声激动地喊着,从一头奔到另一头,示范着走位,还有情感的连贯性。

    叶惟演罢,对跟在旁边的阿比吉尔说道:“之前你在厨房听到入围决赛消息的时候,那里是最高的欣喜强度。接着你跑出来,这个强度是一点点降下来的,从兴奋欣喜转为一种入迷、期待,听不到其他人说什么,你有点疯狂了。像我这样。”他小声而绵长地喊:“噢天啊,噢我的天——”

    “好。”阿比吉尔的小圆脸满是认真,在导演的指示下,做起了一次彩排:“我赢了,我赢了我要成为冠军了

    “再降一点,而且整体是下降的、入迷的,不要有任何上升。”

    “好。我赢了,我赢了,我要成为冠军了……噢天啊,噢我的天啊——”

    “很好,小灵精,就是这样”

    不久,片场又响起了Ptv的喊声,不久又有ttc,一支摄制队在拍电影,另一支在拍他们。

    拍完几个镜头后,又要重新设机位,趁这空暇,波斯特恩把叶惟叫到了《′IY》的表演区,这回是他被人吩咐怎么走位了。叶惟在饭厅场景前走了一圈,听到波斯特恩的“Tae”后正要回去工作,她却走来轻声问:“那个关键人物真的不可能选用?”

    “是的,不可能。”叶惟耸耸肩,不管她问多少次,结果都不会改变,因为她指的是莉莉。她在之前收集资料编写剧本的阶段,发现了他和莉莉有过交往,她继而隐约发现莉莉的重要,希望写进剧本,他没有同意,更没有帮忙。

    波斯特恩抓紧每个机会尝试游说:“但没有她,你的纪录片是不完整的……”就拿《天使之舞》来说,为什么叶惟一个无名小子能得到菲尔-柯林斯的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11BeT-M-Hat》的免费使用权,又是怎么能让汤姆-汉克斯等巨星看到这部短片,还有他的感情生活……

    “纳内特,你不清楚情况,真的就是不可能。不说我的态度,那个关键人物不会愿意以这种方式出镜的,门都没有。”

    叶惟说着笑了笑,哪怕我们还在热恋,莉莉都会毫不犹豫的说H。何况现在呢,他坠崖受伤闹得全世界都知道,她一条问候短信也没有发来,真不友善。换了是她发生这种事,他肯定会发的,又不是仇人,都过那么久了,有什么都过去了。

    “这事别再提了,不是我不想配合你的创作,就是……”他又耸肩,喊着走向毛瑞尔等人:“嘿不是摆那里,再左边一点”

    波斯特恩无奈的抹抹头发,这种情况真让人遗憾,也许别人不知道,但她知道《VIY》是不完整的。不过这也就是纪录片,永远只能纪录到部分,不可能有全部。

    这天LM片场还设了一个访谈拍摄区,让《VIY》摄制队对众人进行采访,当然是在他们空闲下来的时候。

    “你认为他在片场把工作做得怎么样?”

    同一个问题,众人有着不同的称赞。汉克斯微笑道:“比我预想的更好,惟格的专业和成熟让他能应对一切问题,他从拍摄第一天起就在道上。”罗伯茨咧着大嘴地笑:“他是那么特别,我待过很多新人片场,而他根本不像新人,这就叫天才吧。”

    “开拍前他出了事故受了伤,包括脑震荡,这对他有什么影响吗?”

    阿金面无表情的回答道:“能有什么影响,他是个青少年,整天想的是怎么花掉多余的精力,那点伤阻挡不了他。”采访人员又问:“你是个这么老道的演员,在表演上他能给你什么有用的建议吗?”阿金点头道:“有不少,这没什么好难以置信的,无论演员怎么老道,都是在表演导演的意图,我和阿比吉尔都需要听惟格的建议。”

    “我们看到的叶惟是个非常努力的人。”蒂姆-罗斯说,“他做了超常的筹备,但在片场还是在不断工作,有时候会坐在那里休息一会,然后又继续。对于一个青少年这才是最难以置信的部分。他有着远大的志向。”

    “工作之外,你觉得他的为人怎么样?”

    “一个良师益友。”保罗-达诺诚恳的说,又一笑:“还会带着你找很多乐趣。”

    阿比吉尔露着门牙缝的笑道:“导演很搞笑。”

    采访人员问道:“怎么搞笑?”

    “他为了教我表演,他自己也演小女孩,声音很搞笑。”

    “工作之外呢?他凶吗?”

    “一点都不,他很好。”

    《VIY》摄制队在片场呆了两天就走了,等LM拍外景的时候再来取材。而当LM剧组每个工作日都紧张拍摄地过了两周多,也如期地离开这个摄影棚,到外面一些实景场地拍摄。

    摄影棚阶段的工作情况总体顺利,大概没有一个片场是可以100满意的,这两周拍下的镜头足够让叶惟欣慰了。

    4月15日星期五晚上,第二届哈佛-西湖电影节在哈佛-西湖高中部的橄榄球剧院举行,叶惟没有舟车劳顿的飞回去出席,但早早就送上祝福。电影节是支撑着吉娅不辍学的支柱之一,去年底她就制作了一部短片报名,誓要拿到叶惟奖。

    她亲自编剧、制片和导演,组建了一个十来人的简约型剧组,请到了艾玛-罗伯茨主演。

    这部讲女校少女混进男女学校并闹出一连串笑话的7分钟喜剧短片《女校来的酷妹》已经是专业短片的水平,尽管远没有《天使之舞》那么优秀,吉娅又都18岁了,还因为屡度辍学读着很低的十年级,她却再次证明科波拉的唯一孙女不是好惹的,不能称为神童,也能赢个天赋出众、无愧自身姓氏的美名。

    当晚在全场观众的热烈掌声中,舞台上吉娅如愿以偿地举起了叶惟奖奖杯,吼出了获奖感言:“现在叶惟家里的奖杯只剩6的重量了,另一半在我手上”

    叶惟、吉娅-科波拉、艾玛-罗伯茨,如果这件事被八卦小报盯上,铁定要绘声绘色地大炒一番绯闻。

    自从叶惟和安格拉诺打了那一架开始,他就不再只是主流媒体的天才,还是八卦小报钟情的坏小子。虽然没有布拉德-皮特、汤姆-克鲁斯那些八卦天王那样几乎天天封面,却时不时占些版面。

    什么叫八卦小报,不顾一切博人眼球就是了,像前些天的坠崖意外,热门小报《国家询问报》就报道了整个过程,叶惟是如何如何受不了巨大压力而自杀,而《TTc》杂志则说叶惟为情自杀,甚至连他当时在想什么都有报道

    人红是非多,越红越多八卦新闻,也越夸张离谱。通常来说跟八卦小报计较是没有意义的,那样正中它们的下怀,小报读者们也不会蠢到小报说什么就信什么,看小报就是消费明星名人、时事热点图个乐而已。

    而且相比皮特、克鲁斯那些真真假假的丑闻,小报们对于叶惟历来还算温柔,所以他和他的团队从不多做这方面的回应。

    然而近几天《国家询问报》爆出了一条关于叶惟的“猛料”,不是感情绯闻、毒品酒精这些常规八卦,耸人听闻的标题:“VIY是傀儡导演”

    原来根据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日光小美女》片场职员透露,叶惟在片场就是个闲人,导演工作基本上由大家分摊,所以他才能受伤了还继续拍片。知情人形容说:“他就坐在导演椅上装模作样,有时候他会起身说几句话,但没有人当真。有次他想对汤姆-汉克斯和朱莉娅-罗伯茨说戏,他们直接黑了脸,他就又坐回去了。”

    “我不知道叶惟在片场有什么作用,他说什么都不算数,一周里有三、四天他是睡着度过他的工作时间,要不就在玩游戏机。这更像是一部没有导演的电影,每个人做自己的事,演员们想怎么表演就怎么表演,场面非常滑稽。”

    《国家询问报》的报道评论感慨:『拥有这么多大明星的片场,汤姆-汉克斯和艾伦河金也都是优秀的导演,叶惟在他们面前不做傀儡又能做什么?只能肯定,阿比吉尔-布莱斯林当这个神童导演都行。』

    叶惟是真天才还是商业炒作的争议向来都有,《国家询问报》以这条恶毒的流言正式开创“傀儡闲人说”。

    普通人很难清楚导演是怎么工作的,这种事又难以证明,所以对这种论调,愿意相信的人就会相信,明白人则会一笑而过,而惟密们自然感到很愤怒,多少人因为这些胡扯对VIY有了错误的认识

    数量定然更多了,在网上雅虎问答等地方都雨后春笋般出了很多新的“听说叶惟只是个傀儡导演,这是真的吗?”问题。

    叶惟方面依然没有搭理,但随着时间过去,这个传言渐渐有发酵迹象,《国家询问报》更是再度爆料“VIY在片场被骂哭”

    与此同时,4月2日到了,驱魔录像》上映的日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