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嗯……”汉克斯似乎听了进去,想着什么地嗯了声。而罗伯茨露出了微笑,看着叶惟,像看着什么有趣极了的东西。

    叶惟微微扬眉,是的,小恶鬼,我很年轻,但我是这个片场的导演别说“我不同意”,请你们了……

    “第二条我会按你的意思改进,多些焦躁烦心。”汉克斯的话是那么喜人,让叶惟不禁微咧嘴角,汉克斯又道:“你说得很对,氵汉克斯,不是我想要的,我被‘理查德,打动正因为他是个有灵魂的角色。”

    在去年连接摔了几个跟头,各大奖项提名颗粒无收之后,在媒体们议论着“理查德”会给汉克斯带来奥斯卡、金球奖这种提名,还是金酸莓奖那种提名之中,汉克斯的期望是什么?

    答案最明显不过,如果表演真有问题,改进就不是问题。

    无论如何,叶惟真是松了一口气,庆幸合作的是汉克斯而不是威利斯,因为就现在,威利斯大概会闷怒吧,他点头道:“一个理查德,这是我们的目标。”双眼看向罗伯茨,那你的意思是?

    罗伯茨收起了微笑,严肃起了漂亮脸庞,道:“其实我们不用走到这边说话,我相信你的才能,刚才我的确演得太轻松了。”

    爱你们叶惟心中高兴,却没有显露出来,营造着这场戏需要的气氛,“你们更多地表演就好,别做自己。”

    两人毕竟是顶级演员,又有过彩排,不需要导太多。当下,三人往回走去,醒目的毛瑞尔等人当然不会问“谈得怎么样?”,机位、灯光等都已经重新设好,演员落位,机器开启,很快,就响起了一声PIBB“保一条”的第二条开拍。

    众人在忙着看着,叶惟的右手透露紧张地捏着下巴,摄影镜头中,汉克斯从厨房外匆匆地走进来,相比第一条时,更为明显的有点神情凝重,跟罗伯茨打招呼,两人零眼神交流,都有些心不在焉。

    “弗兰克来了。”罗伯茨一边说,一边把沙拉食材扔进餐盆里。

    “哦。”汉克斯皱皱眉头,很不欢迎,甚至是烦厌,而且着紧于另一件事:“斯坦-格罗斯曼来过电话吗?”

    “去查查留言机。”罗伯茨直要翻白眼,比刚才演得不耐烦得多,让人看得到她对丈夫和生活现况的不满,与此同时,用木勺子往盆中的食材很随便地搅了几下,就把木勺子扔到一边去。

    摄影机平稳地横摇,画框右边的汉克斯点了点冰箱旁柜桌上的电话留言机,“你好,有一条留言。”他顿时来神的样子,连忙按动播放。而左边的罗伯茨突然大喊:“迪怀恩,鸡呢?求你了?”她烦恼地大步走向近景,并从画框左下方走出镜头,不满的话声继续响着且越来越远:“还在车上没拿过来……?那先帮我铺桌子好吗?今晚我们就用一次性盘子。”

    “就这样,就这样……”叶惟握紧了右拳头,几乎要拥抱走来的罗伯茨庆功,这才是在表演,老兄老姐们,你们这样才是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

    在她离开后,镜头往汉克斯推近,当电话响起了辛迪兴奋的唧喳快声,他的样子立时变得失望,回头发泄般大喊:“你姐姐来的电话”他烦躁地关掉留言,小声咒骂:“该死的”

    拿起话筒要打电话,往左走了两步,摄影机移动至右侧,镜头正面地对着厨柜,可以见到厨房门口,汉克斯靠着厨柜拨号,罗伯茨从厨房外脸沉沉的走回来。

    “CHT-”叶惟几乎是南美足球解说员喊Ef样喊出来,演得太棒了完美的走位,完美的动作表演,完美的表情表演,但相比第一条最大的改进和惊喜是声音表演

    他们的语气、声量,绝对的抓住了这场戏,真正地投入了很多情绪进去,这才是一对被生活困境迫得身心疲倦的普通夫妇

    事实证明汉克斯和罗伯茨并非没有理解理查德和谢丽尔,也不是演不出来,只是也需要调整,需要导演的提点哈哈

    “非常好,这条也过了,准备下个镜头吧。”叶惟堪堪压着高兴没有表现出来,不然显得对第一条很不满意。

    汉克斯和罗伯茨都点点头,刚才有了那种不是自己的感觉,就说明在演着角色,好或者坏现在不知道,却至少是在演戏。

    “导演。”罗伯茨向叶惟竖竖大拇指,有意给他树立威信,以助他的工作。她又开始开心起来,这场戏意味着什么?臭小子没有因为受伤而致使脑袋不灵光,他的才华还在,他也真有才华。这对她,对艾玛,对很多人,都是最好的情况。

    “惟,说说接下来的戏?”汉克斯以这种方式表明自己对小导演的支持。

    叶惟不由微笑,走过去给他们讲戏,不那么紧张了。

    毛瑞尔等人都没有说话,两位不对VIY摆巨星架子,不代表其他人也可以嘻嘻哈哈。

    但是前后两条的变化,挤在不算宽敞的厨房里镜头外的每个人都可以看到,都十分惊讶,之前没有对比,还会觉得第一条不错,现在一比,两位巨星明显在第二条才是入戏了。

    毛瑞尔真为叶惟感到放松和欣喜,说要做表演调整不是闹着玩,是真的有更好的方案并且成功地导戏

    要在拍摄第一天入戏不容易,如果之前缺乏足够的准备,又不是本色表演,就更加不容易了。两位巨星应该都准备过了的,能拥有今天的成就,他们了解演戏前做好准备的重要性。

    一开始却也没有入戏,正当他们要在错误的轨道走下去,VIY说不,以一种导演审视表演的独到眼光,以敢于挑战巨星权威的胆识,以及找得出问题所在并帮助解决,而不是“我认为不好,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不好”,让两位巨星以更好的感觉做出更好的表演还一直顾全着他们的面子,娴熟地处理着片场交际。

    而他只有17岁零两个月不到,天才。

    “多聪明的一个小孩。”走近厨房场景看热闹的阿金看了看又走开,根本用不着他这个老人家去调协什么,小孩都办妥当了。

    得知结果的蒂姆-罗斯笑了,虽然在外面没有直观地看到前后两条的分别,但从结果来看,惟格的确做了有用的指导,能让汉克斯、罗伯茨演得更好,这绝非易事。他蓄了颓废的络腮胡的脸上充满期待,加盟是正确的,这会是有趣的演出。

    身处片场中,对工作和时间的感觉视乎你是谁。对副导演詹妮弗-安德森而言,忙碌得头顶冒烟,时间消逝的速度远比“真实世界1rIdl片场外的世界和生活)”要快,一眨眼上午就过去了,中午休息了一小时,一眨眼就又过了大半个下午。

    对“奥利弗”阿比吉尔来说,没什么忙的,不停在等待,期间跟母亲玩耍、在片场课堂上课学习,有自己的戏就去演。

    而对叶惟的表现的评价,也要视乎是谁,阿比吉尔就知道他很亲和有趣,新合作的线下人员们觉得他名不虚传,那些老伙计们则都有同一种感觉,VIY有了好大的进步

    毛瑞尔、赫勒、安德森的感受最为真切,相比一年前拍摄《婚期将至》的时候,这种进步是全方位的,他对场面调度的各方面都更麻利更熟悉,难以置信的是第一次拍胶片电影,他却有着很多经验似的,出了问题故障一点不慌张,每每冷静地指挥解决。

    他的想法更多,而言语更精确,不管是给工作人员们说,还是给演员们说,而且行话术语说起来十分顺溜,没什么当初的PIBB笑料,大家都接受这个标志了。就连即场画新分镜的速度也快了,拿着笔几下手脚就画好。

    叶惟的才能毫无疑问地有了大大的提升,名利没有让他停下,如果说在《婚期将至》片场,他让人看到的是天才的锋芒闪光,现在则是个越发成熟的身影,看不到他的巅峰尽头在哪里,却必然是个大导演。

    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他的表演能力同样大有进步,显然跟他在多伦多这边读艺术学校有关。他没有上场演戏,是有时候直接给演员表演来表明自己的想法,不是对汉克斯、罗伯茨等老资历那么做,是给保罗-达诺、阿比吉尔导戏时发生。

    这样做的好处是省时间,不用跟小孩解释那些怎么解释对方也很难懂的东西,坏处是容易让演员不满,并且更没有表演状态,所以VIY不是要求他们看着照做,是演了之后又讲,让他们自己领悟后演出自己的版本,这真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当时间过了17∶3,第一个拍摄日的工作时间结束,从早上3开始算起,包括午餐时间,已经有10小时。

    就算没有儿童福利工作者的“我盯着你”,以叶惟的身体状况,大家都不想累坏他,三天前他才差点死掉,所以几乎准点地收工叶惟自己也清楚大家的态度吧,并没有尝试要多拍一会。

    这时候,一群制片、摄制人员围在摄影棚的一角,就在导演椅旁边,周围人员做着收工的打点,而他们看着手持工作表的安德森,等她宣布今天的工作进度情况。身兼监制一职的汉克斯没有参与,不想给他们带去太大压力。

    每个人都期待听到她说“-MaeTedaa”,尤其是导演,这句话代表着成功拍完这一天所有计划中的场景和镜头,度过愉快的一天,就像在一个大型游戏中获胜一般。无论在什么片场,所有导演都会喜欢在下班前得到这句话

    “我们中枪了……”

    “噢”一听安德森苦笑的话,众人一片哀嚎,中枪了就是赶工的情况下没完成,完成了则叫“躲过了子弹(eabu11)”。

    身为第二制片人的彼得-赫勒抢一样拿过工作表看起来,也苦笑了,还差着大概两小时的工作量。

    中弹最严重的当然是导演,但叶惟早就知道了,心中有数的,不慌不忙地笑道:“没什么,第一天嘛,我们都在热身,多拍两天进入状态后会越来越快的,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没事。”

    由于导演的权威,詹妮弗-安德森只得在心里嘀咕“你早上可不是这么说”,结果从半小时成了两小时,要说VIY有什么退步了,绝对是时间的控制。第一天中枪的确算不上严重,但是继续下去的话……不断中枪是会死的。

    “今天辛苦大家了,展望明天”叶惟故作轻松地大笑,不想让这件事影响士气,“明天会更好,也更辛苦,哈哈”

    其实心中已经明白再这样下去不行,如果内景拍摄不能如期完成,那什么意外都可能出现的更耗时的外景拍摄呢?可是有着无数的行车场景不能玩滚雪球游戏,必须现在就开始做镜头取舍,否则积重难返的时候,可能就要整个场景整个场景地删了……

    不能光指望通过加班来解决,这不是个短期一两周的工作,是两个月,需要考虑整个剧组的工作情绪。

    必须做取舍了……

第二百四十四章 太汉克斯和罗伯茨了    那个本来越轴了的镜头成了“计划中的一部分”,并且顺利地拍好,然后又因为叶惟的灵光多拍了两个镜头。如此一来,工作进度落下更多了,远远超过半小时。

    叶惟打算通过提高表演成功率把时间拉回来,这就要视乎演员们的发挥了,就算不做完美主义者,也不能随便Tae

    这应该行得通的,因为这些巨星、老戏骨、小天才演员,都不怎么会犯走错位、忘词等的低级错误。罗伯茨的几个无台词走动镜头都挺顺利,还是厨房场景这场戏,接着“理查德”走进来,打招呼、听电话留言机的留言、打给事业上的贵人斯坦联系未果,而“谢丽尔”出出入入,忙活着晚餐。

    6-内景-厨房-白天

    谢丽尔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了一些食材开始做沙拉。突然,理查德从厨房的侧门进来了。

    理查德:嗨。

    谢丽尔:嗨,弗兰克来了。

    理查德:哦,斯坦-格罗斯曼来过电话吗?

    谢丽尔:去查查留言机。

    理查德走过去,打开了电话留言机。

    留言机:你好,你有一条留言。

    留言机开始倒带。谢丽尔对着仍在看书的迪怀恩大声说话。

    谢丽尔:迪怀恩……?鸡呢?求你了?还在车上没拿过来……先帮我铺桌子好吗?今晚我们就用一次性盘子

    迪怀恩合上书页离开了。谢丽尔脱下她上班时穿的外套,从相反的方向退场。电话的留言响起。

    辛迪电话传来的声音):谢丽尔,我是辛迪,听着,有个大好消息要告诉你记得上个月奥利弗在这儿参加了“阳光小美女”的地区选手比赛吗?

    理查德冲着雪莉喊):你姐姐来的电话

    (自言自语)可恶

    他关掉了留言,拿起电话开始拨号。雪莉重新进来,快速套上一件T恤,然后又回去做沙拉。

    这是编号6这个场景的前半段,问不同的导演“你会怎么拍?”,会得到不同的答案,有人可能会用66个镜头,或者更多或者更少,有人可能会偏重用双人镜头,有人则可能喜欢单人近景镜头。

    而叶惟认为这一段具有连贯性,为此设计了一个长镜头,不包括“迪怀恩合上书页离开了”,镜头就在厨房运动

    这个镜头是汉克斯在日光小美女》片场的第一次表演,“理查德”在片场的亮相。叶惟和很多人都觉得应该会一条过,就算不是,问题也不会是出在汉克斯的表演上……

    在摄影机的运动中,汉克斯从走进厨房演到嘀咕暗骂,拨打电话,罗伯茨走了进来,镜头结束。

    “CHT”叶惟喊了停,毛瑞尔随之关停了摄影机,胶片运转的哒嗒声停下,众人都看向少年导演,怎么样?汉克斯的开演镜头是Tae还是NG…¨

    毛瑞尔都为叶惟感到紧张,那个6岁的老男人是两届奥斯卡影帝,长年和大导演们合作、自己也会导演的好莱坞巨星;那个年近40依然风丽的女人呢,奥斯卡影后,也是长年和大导演们合作,也是好莱坞巨星。别说一个17岁的神童了,换了其他的没有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或提名护身的导演,面对着他们两位,有几个心里会没有压力?

    像这样完成技术的表演,除了说好还能说什么?很多演员只是人形道具,但汤姆-汉克斯不是,朱莉娅-罗伯茨也不是。

    对于这种巨星演员,在表演上他们不需要多少的导演指导,他们有自己的发挥。

    另一方面,每个导演都会有自己的想法……

    当自己想要的与巨星演的一致,那当然好,如果不一致,怎么办?

    担任《美少女啦啦队》摄影师时,毛瑞尔就已经在片场见过,导演佩顿-里德说那样,主演克尔斯滕特却说“我认为这样比较好”,相比邓斯特这个年轻女演员中的巨星,佩顿-里德只是个小导演,所以也只能笑笑说“那就那样吧”,然后继续拍,什么心情只有他自己知道。

    而汉克斯和罗伯茨,又比邓斯特巨星得多多。

    “GOOD”叶惟说了声。众人纷纷微笑,一条就过真顺利不是吗?这并不意外,汉克斯罗伯茨镜头前的两位巨星神态轻松,显然对角色的演绎游刃有余,而且搭档演对手戏的感觉很不错。

    詹妮弗-安德森也笑了,仿佛能感觉到时间过得变慢了下来。

    那么接着再保一条……

    “第二条我想做一点点表演调整。”叶惟忽然说。

    因为是胶片拍摄,为了保险起见都需要“保一条”,争分夺秒可以不保那些备用素材,重要镜头却一定要保。这当然会拖慢拍摄速度,高兹曼的顾虑之一,而驱魔录像》片场的B天里从头到尾都没有保过哪一条。

    有那么一刹那,整个片场一片寂静,毛瑞尔、安德森等人都愣住,说话可以虚假,行动假不了,如果第一条真的GOOD,那以“保一条”为目的的第二条应该想要100复制才对,为什么要做“一点点”的调整?

    那不就是说其实他对第一条的表演不满意汉克斯罗伯茨,不满意?

    就算再巨星,NG是一定会有的,但每个人都惊讶于这么快,刚才的表演看上去还很好,VIY真敢不给面子……

    这下连汉克斯也是微怔,罗伯茨微咧嘴巴失笑了下,似乎大感有趣。

    叶惟并没有小事化大,一副这种情况最正常不过的样子,降低坏影响,走过去招呼两人借一步说话。这真是没办法的举动,如果有心灵传输这回事他都不会这么做,可惜没有。

    其他线下人员们醒目地没有询问、八卦或打扰,做自己的事,没事做就假装做事。

    也就在厨房外面饭厅场景里瞧热闹的艾伦河金和蒂姆-罗斯笑谈着什么,阿金道:“那小子真的很有胆量。”罗斯道:“很大的胆,看看他,一点不怯。”不远处也看着的保罗-达诺真为叶惟捏一把汗,这哥们太猛了

    我是个横冲直撞的新人,我不懂什么规矩叶惟心中高喊,压着那一丝不定。

    之前彩排时效果就一般般,现在两人一演更差了,差在这不是他想要的。这是故事开头的场景,还在构建人物的阶段,自己不能“这样也行的,那可是汉克斯和罗伯茨”,他知道不能,必须说不行。

    否则一次又一次,这只会成了一部堆砌明星的影片,只有汉克斯和罗伯茨,没有理查德和谢丽尔,一切搞砸

    三人走到场景的角落边,距离众人也不远,就那么几步,重在片场礼仪而已。

    “怎么样?”汉克斯宽和的语气,并不生气,鼓励道:“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罗伯茨点头道:“你是导演,我们是演员。”

    应声虫和自大狂都不叫天才导演,这是他们的看法,这臭小子已经证明了自己不是应声虫了,而自大狂?

    “好的。”叶惟就要开始重新导戏,紧张,比在《婚期将至》导尼古拉斯刂奇紧张得多,客串和主演、恶搞和正经、有吉娅大师在身边和没有,分别太大了,现在还真有点想吉娅大师,要不要怂恿她二度辍学呢?

    咳咳集中心神,看着两人,他把自己的想法温和而认真地说道:“汤姆,刚才你演得有点过于氵汉克斯,了;朱莉娅,你是有点过于‘罗伯茨,了。”噢耶,说出来喽,说奥斯卡影帝影后刚刚其实没什么表演

    “哦?”汉克斯、罗伯茨都神色一动,不光是某个表演细节的问题,是对角色的塑造,他们和导演的感觉不同?

    叶惟一说出来心头反而松了,汉克斯的戏路是非常宽的,傻愣可以,严肃也可以,就近几年的来说,他在《荒岛余生》、《逍遥法外》和《幸福终点站》的银幕形象完全不同,而现在他使出了在喜剧片的好人风格,似乎还没有离开纽约肯尼迪机场,他的理查德远不够焦虑,不用喊着威尔逊那么多,就多一点点。

    而罗伯茨演得太甜,她不是演不了不甜的,《永不妥协》就充分展示了,但她似乎沉浸在初为人母的高兴中,也许会闪过早上来片场之前怎么抱着两个宝宝,他们肉乎乎的小手小脚、咔咔的笑声,她没有足够地演出谢丽尔的烦恼

    叶惟继续说道:“汤姆,关于理查德的心理状态,我们之前就有共识,我认为你在焦躁烦心的部分还可以演得更好,理查德的自信是装腔作势而已,我想要更重的小人物装大人物的感觉。朱莉娅,你太开心了,谢丽尔是个很烦、很累的主妇,在这里我想还有些心不在焉,她做这些家务并不是喜欢做的,做得很随便。”

    一口气说罢,看着两位神情没什么变化的巨星,他真有点暗地嘀咕,又有些紧张起来,如果这两位谁说或者一起说“我保留意见,我觉得我演得不错”,如果是这样,他好像没有办法再要求什么……

    但他还是会尝试的,所有的信念是,做好一个导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