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个本来越轴了的镜头成了“计划中的一部分”,并且顺利地拍好,然后又因为叶惟的灵光多拍了两个镜头。如此一来,工作进度落下更多了,远远超过半小时。

    叶惟打算通过提高表演成功率把时间拉回来,这就要视乎演员们的发挥了,就算不做完美主义者,也不能随便Tae

    这应该行得通的,因为这些巨星、老戏骨、小天才演员,都不怎么会犯走错位、忘词等的低级错误。罗伯茨的几个无台词走动镜头都挺顺利,还是厨房场景这场戏,接着“理查德”走进来,打招呼、听电话留言机的留言、打给事业上的贵人斯坦联系未果,而“谢丽尔”出出入入,忙活着晚餐。

    6-内景-厨房-白天

    谢丽尔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了一些食材开始做沙拉。突然,理查德从厨房的侧门进来了。

    理查德:嗨。

    谢丽尔:嗨,弗兰克来了。

    理查德:哦,斯坦-格罗斯曼来过电话吗?

    谢丽尔:去查查留言机。

    理查德走过去,打开了电话留言机。

    留言机:你好,你有一条留言。

    留言机开始倒带。谢丽尔对着仍在看书的迪怀恩大声说话。

    谢丽尔:迪怀恩……?鸡呢?求你了?还在车上没拿过来……先帮我铺桌子好吗?今晚我们就用一次性盘子

    迪怀恩合上书页离开了。谢丽尔脱下她上班时穿的外套,从相反的方向退场。电话的留言响起。

    辛迪电话传来的声音):谢丽尔,我是辛迪,听着,有个大好消息要告诉你记得上个月奥利弗在这儿参加了“阳光小美女”的地区选手比赛吗?

    理查德冲着雪莉喊):你姐姐来的电话

    (自言自语)可恶

    他关掉了留言,拿起电话开始拨号。雪莉重新进来,快速套上一件T恤,然后又回去做沙拉。

    这是编号6这个场景的前半段,问不同的导演“你会怎么拍?”,会得到不同的答案,有人可能会用66个镜头,或者更多或者更少,有人可能会偏重用双人镜头,有人则可能喜欢单人近景镜头。

    而叶惟认为这一段具有连贯性,为此设计了一个长镜头,不包括“迪怀恩合上书页离开了”,镜头就在厨房运动

    这个镜头是汉克斯在日光小美女》片场的第一次表演,“理查德”在片场的亮相。叶惟和很多人都觉得应该会一条过,就算不是,问题也不会是出在汉克斯的表演上……

    在摄影机的运动中,汉克斯从走进厨房演到嘀咕暗骂,拨打电话,罗伯茨走了进来,镜头结束。

    “CHT”叶惟喊了停,毛瑞尔随之关停了摄影机,胶片运转的哒嗒声停下,众人都看向少年导演,怎么样?汉克斯的开演镜头是Tae还是NG…¨

    毛瑞尔都为叶惟感到紧张,那个6岁的老男人是两届奥斯卡影帝,长年和大导演们合作、自己也会导演的好莱坞巨星;那个年近40依然风丽的女人呢,奥斯卡影后,也是长年和大导演们合作,也是好莱坞巨星。别说一个17岁的神童了,换了其他的没有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或提名护身的导演,面对着他们两位,有几个心里会没有压力?

    像这样完成技术的表演,除了说好还能说什么?很多演员只是人形道具,但汤姆-汉克斯不是,朱莉娅-罗伯茨也不是。

    对于这种巨星演员,在表演上他们不需要多少的导演指导,他们有自己的发挥。

    另一方面,每个导演都会有自己的想法……

    当自己想要的与巨星演的一致,那当然好,如果不一致,怎么办?

    担任《美少女啦啦队》摄影师时,毛瑞尔就已经在片场见过,导演佩顿-里德说那样,主演克尔斯滕特却说“我认为这样比较好”,相比邓斯特这个年轻女演员中的巨星,佩顿-里德只是个小导演,所以也只能笑笑说“那就那样吧”,然后继续拍,什么心情只有他自己知道。

    而汉克斯和罗伯茨,又比邓斯特巨星得多多。

    “GOOD”叶惟说了声。众人纷纷微笑,一条就过真顺利不是吗?这并不意外,汉克斯罗伯茨镜头前的两位巨星神态轻松,显然对角色的演绎游刃有余,而且搭档演对手戏的感觉很不错。

    詹妮弗-安德森也笑了,仿佛能感觉到时间过得变慢了下来。

    那么接着再保一条……

    “第二条我想做一点点表演调整。”叶惟忽然说。

    因为是胶片拍摄,为了保险起见都需要“保一条”,争分夺秒可以不保那些备用素材,重要镜头却一定要保。这当然会拖慢拍摄速度,高兹曼的顾虑之一,而驱魔录像》片场的B天里从头到尾都没有保过哪一条。

    有那么一刹那,整个片场一片寂静,毛瑞尔、安德森等人都愣住,说话可以虚假,行动假不了,如果第一条真的GOOD,那以“保一条”为目的的第二条应该想要100复制才对,为什么要做“一点点”的调整?

    那不就是说其实他对第一条的表演不满意汉克斯罗伯茨,不满意?

    就算再巨星,NG是一定会有的,但每个人都惊讶于这么快,刚才的表演看上去还很好,VIY真敢不给面子……

    这下连汉克斯也是微怔,罗伯茨微咧嘴巴失笑了下,似乎大感有趣。

    叶惟并没有小事化大,一副这种情况最正常不过的样子,降低坏影响,走过去招呼两人借一步说话。这真是没办法的举动,如果有心灵传输这回事他都不会这么做,可惜没有。

    其他线下人员们醒目地没有询问、八卦或打扰,做自己的事,没事做就假装做事。

    也就在厨房外面饭厅场景里瞧热闹的艾伦河金和蒂姆-罗斯笑谈着什么,阿金道:“那小子真的很有胆量。”罗斯道:“很大的胆,看看他,一点不怯。”不远处也看着的保罗-达诺真为叶惟捏一把汗,这哥们太猛了

    我是个横冲直撞的新人,我不懂什么规矩叶惟心中高喊,压着那一丝不定。

    之前彩排时效果就一般般,现在两人一演更差了,差在这不是他想要的。这是故事开头的场景,还在构建人物的阶段,自己不能“这样也行的,那可是汉克斯和罗伯茨”,他知道不能,必须说不行。

    否则一次又一次,这只会成了一部堆砌明星的影片,只有汉克斯和罗伯茨,没有理查德和谢丽尔,一切搞砸

    三人走到场景的角落边,距离众人也不远,就那么几步,重在片场礼仪而已。

    “怎么样?”汉克斯宽和的语气,并不生气,鼓励道:“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罗伯茨点头道:“你是导演,我们是演员。”

    应声虫和自大狂都不叫天才导演,这是他们的看法,这臭小子已经证明了自己不是应声虫了,而自大狂?

    “好的。”叶惟就要开始重新导戏,紧张,比在《婚期将至》导尼古拉斯刂奇紧张得多,客串和主演、恶搞和正经、有吉娅大师在身边和没有,分别太大了,现在还真有点想吉娅大师,要不要怂恿她二度辍学呢?

    咳咳集中心神,看着两人,他把自己的想法温和而认真地说道:“汤姆,刚才你演得有点过于氵汉克斯,了;朱莉娅,你是有点过于‘罗伯茨,了。”噢耶,说出来喽,说奥斯卡影帝影后刚刚其实没什么表演

    “哦?”汉克斯、罗伯茨都神色一动,不光是某个表演细节的问题,是对角色的塑造,他们和导演的感觉不同?

    叶惟一说出来心头反而松了,汉克斯的戏路是非常宽的,傻愣可以,严肃也可以,就近几年的来说,他在《荒岛余生》、《逍遥法外》和《幸福终点站》的银幕形象完全不同,而现在他使出了在喜剧片的好人风格,似乎还没有离开纽约肯尼迪机场,他的理查德远不够焦虑,不用喊着威尔逊那么多,就多一点点。

    而罗伯茨演得太甜,她不是演不了不甜的,《永不妥协》就充分展示了,但她似乎沉浸在初为人母的高兴中,也许会闪过早上来片场之前怎么抱着两个宝宝,他们肉乎乎的小手小脚、咔咔的笑声,她没有足够地演出谢丽尔的烦恼

    叶惟继续说道:“汤姆,关于理查德的心理状态,我们之前就有共识,我认为你在焦躁烦心的部分还可以演得更好,理查德的自信是装腔作势而已,我想要更重的小人物装大人物的感觉。朱莉娅,你太开心了,谢丽尔是个很烦、很累的主妇,在这里我想还有些心不在焉,她做这些家务并不是喜欢做的,做得很随便。”

    一口气说罢,看着两位神情没什么变化的巨星,他真有点暗地嘀咕,又有些紧张起来,如果这两位谁说或者一起说“我保留意见,我觉得我演得不错”,如果是这样,他好像没有办法再要求什么……

    但他还是会尝试的,所有的信念是,做好一个导演。

第二百四十三章 只有导演是正确的    斯蒂芬-罗温斯坦:“你们以前没有去过摄影棚吗?”

    乔尔-科恩:“《血迷宫》拍摄第一天是我第一次见到摄影棚,以前我甚至都没有参观过。”

    伊桑-科恩:“每个人都一样,你知道,巴里以前也没见过。”巴里-索南菲尔德,《血迷宫》的摄影师。

    乔尔-科恩:“巴里走到停车场,开始呕吐起来,他紧张极了。我们都一样。灯光师、混音师也是,每个人都是第一次做这件事。”

    罗温斯坦:“您刚开始拍电影时有什么感觉?”

    安东尼甲格拉:“我在拍前五六组镜头的时候非常紧张。我记得在《未了阴阳情》拍摄过程中,我曾经有坚持不下去了的想法,即使是多年后在《天才雷普利》3多天的拍摄时间中,我在前往片场的路上依然感觉紧张,非常紧张,每天都是这样。”

    罗温斯坦:“除了睡眠不足外,拍摄中最难的是什么事?”

    李安:“《推手》是我第一部正式的电影,感觉责任重大,因为大家都期待着这部作品,对此充满着希望。对于一部在纽约拍的低成本作品而言,希望是唯一的动力,因为你付不起很多工资。

    最难的可能是自信和别人对你的信任,因为剧组人员必须完全相信他们的导演是天才,你的想法才会被理想地实现出来。他们做得很好—我当然很喜欢这种感觉

    但另一方面,你责任很大。你的语言、你的想法必须一致,可以说个清楚,一旦你有了好的构想,大家会对你表示尊敬。

    我不是自大狂,也不是会大呼小叫的人,所以我必须要做很多准备。单单站在那,你就得有鼓舞士气、振奋人心的力量,这就是一个职业导演要做的。在片场,每个人都比你忙,但你只要站在那,他们只需要你站在那里,那是一种无形的力量。”

    —《我的第l部电影》

    ※※

    身为日光小美女》片场的国王,指挥着各部门近五十人运转,其中包括着两个26万片酬俱乐部的巨星,其他演员也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就连即将9岁的阿比吉尔都是个天才小演员,而自己是个17岁的半菜鸟。

    叶惟紧张不紧张?当然

    虽然实际上这不能说是他的第一部长片了,但这里真的大大不同于《婚期将至》和驱魔录像》的片场。

    对于《婚期将至》新版,除了他自己,其他人并没有多少的期望,又因为新素材的拍摄周期短、预算超低、数字拍摄、剧组里没什么大人物,所以片场的压力一直很轻,像电影本身般轻松搞笑,也就凯奇客串和两个蛋糕让大家的神经绷紧了一些时间。

    而驱魔录像》则像一场从第一步起就开始冲刺的赛跑,拍摄的B天里,大家就是做事做事再做事,根本不会也没空多想什么,又因为是他独资、零大人物,他有着绝对的权力,想解雇谁就可以马上解雇谁的那种权力,所以他也不怎么紧张。

    那日光小美女》呢?是的,他是第一制片人和导演,也是投资方之一,是项目的灵魂……但是,没有绝对的权力,面对着巨星明星和老油条们,他不但需要讲清楚自己的意图,有时候还得努力使他们心悦诚服,这从筹备期就开始了。

    这方面不是权力就可以解决的,一支貌合神离的团队拍不出什么好东西。导演,必须有着头狼般的威望。

    叶惟从不是个缺乏自信的人,可也知道自己还是个成熟的大导演,就算是大导演,大部分还会有着紧张的问题。他跟自己承认很紧张,毕竟这是第一部正正式式拍摄的胶片长片,有中等规模的剧组,60万预算,各方巨大的期望

    紧张

    一紧张就容易犯错,如果犯错了,导演要做的是……学院、教科书、经验都在说着同一个答案: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是你们不知道而已,只有我是正确的

    “导演,这个机位会造成越轴……”

    早上近十一点,片场开拍了两个多小时了,拍完了奥利弗在大厅观看录像的开头场景,以及几个角色们在大厅走动的场景,正拍着厨房场景的戏。因为并非实景拍摄,摄影棚的搭景提供了最大的拍摄空间,墙壁可以移动、道具也可以重新布置,全方位角度都能被使用,而不会有灯光组人员们没地方站,或者摄影机无法运动的情况。

    厨房布景成普通底层中产家庭的风格,双层冰箱的上层贴满了照片和写着什么的标签纸。

    这些道具都是在筹备期做好的,为此主演们需要配合道具组的拍照工作,几乎全是奥利弗,她之前的选美比赛初选的、她似乎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戴着奖花的……每张照片都见不到其他家人,只有一张古怪的宝丽来合影照,除了奥利弗在笑,爸爸、妈妈、哥哥都没什么表情,没有爷爷。

    这是个在叶惟的意图下,美术团队精心设计的布景,以道具语言透露了很多重要信息,显示出了这个家庭的状态

    奥利弗是这个家庭最重要的人,每个人都爱护着她,也以她的成就视为骄傲,同时他们没有任何值得贴上去的成功,他们的生活很失败,没有家人在旁的成功也非真正成功。而且这一家其实处于破裂离散的边缘,奥利弗是维系着他们的钮带。

    不是正常照片,而是宝丽来照片,见不到的爷爷也许是拍照的人,也许不知道哪里鬼混去了,预示着他会在故事里离去,也表明着这一家连去拍张像样的全家福的时间和心思都没有,理查德满脑子想的是成为成功人士,其他成员也好不了哪去。

    尽管在叶惟绘制的分镜剧本里,冰箱上层的细节会出现在理查德和谢丽尔对话镜头的近景中,有着足够多的停留时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细节不被普通观众所注意和鉴赏,只有像影评人、影迷、同行这些积极观众才会稀罕道具设置。

    然而这就是艺术创作,如果没有这些细节,那它和商业片有什么区别?叶惟执导还是迈克尔-贝、迈克尔-安格拉诺执导,又有什么区别?不同的导演有什么不同的魅力?

    漫长的筹备期并不是只有浪费时间的会议,冲击颁奖季的预期也不是只靠嘴巴说说,这处布景只是冰山一角。

    大人物们会信任叶惟,正是因为他在前筹期的表现实在优秀。当然在执行的过程中,由唐纳德-伯特、亚当克豪森、希瑟-莱夫勒、托尼-波纳文图拉带领的艺术团队,也真是交出了让人满意的功课。

    “越轴?”

    “呃。”

    此时的厨房场景里,挤满了剧组人员,叶惟正给摄制组指示了下个镜头的机位要摆在哪里。

    只是他的手指刚刚一指,毛瑞尔就感到有点不对劲,哪里不对呢?就在两位摄影助理要移动摄影机之际,场记琳恩向叶惟轻声地提醒。琳恩是个有着十多年从业经验的资深场记,专业能力十分过硬,她说越轴,基本就是越轴了。

    众人闻言一怔,闲杂人等当没有听到地继续忙,毛瑞尔一听就想通了,这个机位的确跟之前的镜头出现越轴。

    看看面无表情的叶惟,演这场戏的汉克斯和罗伯茨都轻微的皱了皱眉头,那边的第二制片人彼得-赫勒,艺术指导唐纳德-伯特等人都有忧虑在心头闪过,越轴是个常见的错误,却也是个低级错误。

    每个片场几乎每天都会有关于越轴的争论,很多时候各方吵闹得面红耳赤,甚至要到剪辑时才能分出胜负。

    这不是什么大事,但毛瑞尔最清楚,VIY极少犯越轴的错误,更不要说这才刚刚开拍,神清气爽的上午还没过去呢,就犯了。

    难道他的伤势还是影响了他的头脑吗?

    这是众人担忧的情况,因为这位神童现在本来应该是要躺在医院病床上的,而不是片场。

    第一次和VIY合作的人们,还难免会有那么一点点感觉,毕竟只是17岁的导演,比别人多犯越轴错误也属正常…

    不管正常不正常,有一个已被证明的事实,无论年龄大小、资历深浅,一个导演在片场犯的错误越多,那他在这个剧组的威望就越低,团队的力量就越小,所有人会感觉“完了,他是个只会打败仗的将军”。

    尤其对于一个青少年导演,形象崩塌、失去大家信任的速度可以很快。一开拍就犯错,这可不是什么好开端。

    不过身为场记,指出导演的错误是琳恩的职责之一。

    为什么导演们都很紧张、很焦虑,甚至会痛苦到有“我撑不住了”、“我要离开这里,越远越好”的想法,因为导演是不能犯错的。

    “哈哈”叶惟懂得这一点,非常懂,就在琳恩的话音落下还没有两秒,就条件反射般哈哈笑:“不是的,这跟越轴无关。”操,越轴了……真不该犯这种低级错误,别再犯了

    “哦?”众人闻言疑惑,那就是?

    “这个镜头我就是想要这个机位,接着还要再多拍几个刚想到的新镜头,用哪个到剪辑室的时候再决定。”

    叶惟一副“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笑容,好像高兴着灵感的爆发,再次证明导演学学表演绝对只有好处,没有坏

    他知道自己真的犯错了,每个导演都会犯些错误,他也不例外,但不能大咧咧说“伙伴们,我错了”,只能说“这是计划的一部分”,其实也不能那么说,那已经成为一种术语了,谁再说等于是说“是的,我知道我错了,但我不认”。

    如果是拍摄了好多天,如果自己没有受伤,他可以承认错误,现在不行无关于诚实或谦虚,维持权威是导演的职责之一。

    可这些人谁都不好骗,汉克斯自己也会导演,罗伯茨在片场待的总时长可以超上他的年龄,好吧,她也没那么老

    叶惟心念电转,略作解释般的笑道:“就像门口对面尽头那里,把狭小的厨房拍得很长,谢丽尔走进来,用低角度,给人一种压力感,多么不容易的一位家庭主妇啊伙计们,行动起来吧”

    “噢”听了导演这番话,众人纷纷释然,琳恩就往场记表上对这个镜头做了备注“不是越轴,多方案选择之一

    罗伯茨的神情不同了,汉克斯也是微笑,不管是不是犯错,惟的处理都让人满意。

    很多人松了一口气,看来伤势没有影响到VIYR勺能力和灵气。

    呼好险。叶惟暗地呼了一口气,突然就起了一股于呕的生理反应,也不知是脑震荡未完全康复的后遗症,还是因为这一下紧张而引发的,真他马凶险如果一开拍就大失权威,那比从悬崖摔下去还要严重。

    然而琳恩刚没有意见了,他却见到詹妮弗-安德森对自己使使眼色,就和她走到一边导演和副导演谈话。

    詹妮弗-安德森无奈的道:“我必须提醒你,进程已经落下半小时了……”拍了两个多小时就落下半小时,那一天下来要落下多少?造成这种情况,一来是因为叶惟总要超计划地多拍镜头,二来他喜欢追求完美,对表演总是很多要求。

    但现在半小时,已经超过了警戒线

    “呃……”叶惟皱皱眉,接过安德森递来的今天的工作表看起来,心中腹诽,时间,时间,时间

    他明白她的意思,是不是要删减哪些镜头把半小时拿回来?可他刚刚才为了“我没错”增加了几个镜头……而且现在看来看去,也不舍得删减这上面的哪个镜头,就把工作表扔回她手中,认真的道:“没事,后面我会注意的,赶回半小时没问题。”

    “最好是那样。”安德森小声的说,“不要再加新镜头了。”

    叶惟耸耸肩,不是第一次和时间战斗了,但每一次都是那么困难,不想上午拍《乱世佳人》,下午拍鸿羹》,那晚上加班?拜托,第一天就加班?先不说这些人让不让他以现在的身体状况加班,罗伯茨要回去带宝宝,不想加班,阿比吉尔是童工也不能太过分……

    第一天上午就时间告急,那可能删减镜头会是更好的选择,因为那样在下午至少可以得到一部分有质量的镜头,而不是全部的平庸镜头。但是只要在上午把半小时拉回来,就没有这问题了半小时,对片场来说真的很多。

    他看看忙碌的四周,咬着牙,拼了

    ※※

    罗温斯坦:“还有什么困难吗?”

    李安:“从你开拍的第一天起,你最大的敌人就是时间。你一直在与时间赛跑,那是第一个经验教训丨计划一天拍18个镜头,但结果只拍了9个。之后又不能拍完原先计划的所有场景。于是只好缩小拍摄的规模,因为规模越大,花在布置和排练上的时间就越长。

    归根结底问题都在时间上。所以你必须以比较小的规模来进行拍摄,特别是在独立制片的情况下,减少拍摄镜头、减少拍摄场景,这决定了《喜宴》的拍摄风格。我几乎回到教科书上教的那种技巧。这是拍《推手》获得的经验。

    减少拍摄镜头,就能拍得更好。因为如果花太多的时间布置场景,就没时间改进表演,增进合作。我还发现了一件与时间有关的事,我相信,很多导演拍第一部作品时认为他们的任务就是把电影拍完,不要超期,负担很重,有时你都会忘了为什么要拍电影。你必须时刻提醒自己:不行,太平庸了。

    根据我的经验,你不可能把每个镜头都拍得完美无瑕。事实上那样的电影可能也不好。你必须挑出正确的片段,剩下的情节部分你必须给自己充足的时间,才能完成你所想达到的理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