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斯蒂芬-罗温斯坦:“你们以前没有去过摄影棚吗?”

    乔尔-科恩:“《血迷宫》拍摄第一天是我第一次见到摄影棚,以前我甚至都没有参观过。”

    伊桑-科恩:“每个人都一样,你知道,巴里以前也没见过。”巴里-索南菲尔德,《血迷宫》的摄影师。

    乔尔-科恩:“巴里走到停车场,开始呕吐起来,他紧张极了。我们都一样。灯光师、混音师也是,每个人都是第一次做这件事。”

    罗温斯坦:“您刚开始拍电影时有什么感觉?”

    安东尼甲格拉:“我在拍前五六组镜头的时候非常紧张。我记得在《未了阴阳情》拍摄过程中,我曾经有坚持不下去了的想法,即使是多年后在《天才雷普利》3多天的拍摄时间中,我在前往片场的路上依然感觉紧张,非常紧张,每天都是这样。”

    罗温斯坦:“除了睡眠不足外,拍摄中最难的是什么事?”

    李安:“《推手》是我第一部正式的电影,感觉责任重大,因为大家都期待着这部作品,对此充满着希望。对于一部在纽约拍的低成本作品而言,希望是唯一的动力,因为你付不起很多工资。

    最难的可能是自信和别人对你的信任,因为剧组人员必须完全相信他们的导演是天才,你的想法才会被理想地实现出来。他们做得很好—我当然很喜欢这种感觉

    但另一方面,你责任很大。你的语言、你的想法必须一致,可以说个清楚,一旦你有了好的构想,大家会对你表示尊敬。

    我不是自大狂,也不是会大呼小叫的人,所以我必须要做很多准备。单单站在那,你就得有鼓舞士气、振奋人心的力量,这就是一个职业导演要做的。在片场,每个人都比你忙,但你只要站在那,他们只需要你站在那里,那是一种无形的力量。”

    —《我的第l部电影》

    ※※

    身为日光小美女》片场的国王,指挥着各部门近五十人运转,其中包括着两个26万片酬俱乐部的巨星,其他演员也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就连即将9岁的阿比吉尔都是个天才小演员,而自己是个17岁的半菜鸟。

    叶惟紧张不紧张?当然

    虽然实际上这不能说是他的第一部长片了,但这里真的大大不同于《婚期将至》和驱魔录像》的片场。

    对于《婚期将至》新版,除了他自己,其他人并没有多少的期望,又因为新素材的拍摄周期短、预算超低、数字拍摄、剧组里没什么大人物,所以片场的压力一直很轻,像电影本身般轻松搞笑,也就凯奇客串和两个蛋糕让大家的神经绷紧了一些时间。

    而驱魔录像》则像一场从第一步起就开始冲刺的赛跑,拍摄的B天里,大家就是做事做事再做事,根本不会也没空多想什么,又因为是他独资、零大人物,他有着绝对的权力,想解雇谁就可以马上解雇谁的那种权力,所以他也不怎么紧张。

    那日光小美女》呢?是的,他是第一制片人和导演,也是投资方之一,是项目的灵魂……但是,没有绝对的权力,面对着巨星明星和老油条们,他不但需要讲清楚自己的意图,有时候还得努力使他们心悦诚服,这从筹备期就开始了。

    这方面不是权力就可以解决的,一支貌合神离的团队拍不出什么好东西。导演,必须有着头狼般的威望。

    叶惟从不是个缺乏自信的人,可也知道自己还是个成熟的大导演,就算是大导演,大部分还会有着紧张的问题。他跟自己承认很紧张,毕竟这是第一部正正式式拍摄的胶片长片,有中等规模的剧组,60万预算,各方巨大的期望

    紧张

    一紧张就容易犯错,如果犯错了,导演要做的是……学院、教科书、经验都在说着同一个答案: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是你们不知道而已,只有我是正确的

    “导演,这个机位会造成越轴……”

    早上近十一点,片场开拍了两个多小时了,拍完了奥利弗在大厅观看录像的开头场景,以及几个角色们在大厅走动的场景,正拍着厨房场景的戏。因为并非实景拍摄,摄影棚的搭景提供了最大的拍摄空间,墙壁可以移动、道具也可以重新布置,全方位角度都能被使用,而不会有灯光组人员们没地方站,或者摄影机无法运动的情况。

    厨房布景成普通底层中产家庭的风格,双层冰箱的上层贴满了照片和写着什么的标签纸。

    这些道具都是在筹备期做好的,为此主演们需要配合道具组的拍照工作,几乎全是奥利弗,她之前的选美比赛初选的、她似乎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戴着奖花的……每张照片都见不到其他家人,只有一张古怪的宝丽来合影照,除了奥利弗在笑,爸爸、妈妈、哥哥都没什么表情,没有爷爷。

    这是个在叶惟的意图下,美术团队精心设计的布景,以道具语言透露了很多重要信息,显示出了这个家庭的状态

    奥利弗是这个家庭最重要的人,每个人都爱护着她,也以她的成就视为骄傲,同时他们没有任何值得贴上去的成功,他们的生活很失败,没有家人在旁的成功也非真正成功。而且这一家其实处于破裂离散的边缘,奥利弗是维系着他们的钮带。

    不是正常照片,而是宝丽来照片,见不到的爷爷也许是拍照的人,也许不知道哪里鬼混去了,预示着他会在故事里离去,也表明着这一家连去拍张像样的全家福的时间和心思都没有,理查德满脑子想的是成为成功人士,其他成员也好不了哪去。

    尽管在叶惟绘制的分镜剧本里,冰箱上层的细节会出现在理查德和谢丽尔对话镜头的近景中,有着足够多的停留时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细节不被普通观众所注意和鉴赏,只有像影评人、影迷、同行这些积极观众才会稀罕道具设置。

    然而这就是艺术创作,如果没有这些细节,那它和商业片有什么区别?叶惟执导还是迈克尔-贝、迈克尔-安格拉诺执导,又有什么区别?不同的导演有什么不同的魅力?

    漫长的筹备期并不是只有浪费时间的会议,冲击颁奖季的预期也不是只靠嘴巴说说,这处布景只是冰山一角。

    大人物们会信任叶惟,正是因为他在前筹期的表现实在优秀。当然在执行的过程中,由唐纳德-伯特、亚当克豪森、希瑟-莱夫勒、托尼-波纳文图拉带领的艺术团队,也真是交出了让人满意的功课。

    “越轴?”

    “呃。”

    此时的厨房场景里,挤满了剧组人员,叶惟正给摄制组指示了下个镜头的机位要摆在哪里。

    只是他的手指刚刚一指,毛瑞尔就感到有点不对劲,哪里不对呢?就在两位摄影助理要移动摄影机之际,场记琳恩向叶惟轻声地提醒。琳恩是个有着十多年从业经验的资深场记,专业能力十分过硬,她说越轴,基本就是越轴了。

    众人闻言一怔,闲杂人等当没有听到地继续忙,毛瑞尔一听就想通了,这个机位的确跟之前的镜头出现越轴。

    看看面无表情的叶惟,演这场戏的汉克斯和罗伯茨都轻微的皱了皱眉头,那边的第二制片人彼得-赫勒,艺术指导唐纳德-伯特等人都有忧虑在心头闪过,越轴是个常见的错误,却也是个低级错误。

    每个片场几乎每天都会有关于越轴的争论,很多时候各方吵闹得面红耳赤,甚至要到剪辑时才能分出胜负。

    这不是什么大事,但毛瑞尔最清楚,VIY极少犯越轴的错误,更不要说这才刚刚开拍,神清气爽的上午还没过去呢,就犯了。

    难道他的伤势还是影响了他的头脑吗?

    这是众人担忧的情况,因为这位神童现在本来应该是要躺在医院病床上的,而不是片场。

    第一次和VIY合作的人们,还难免会有那么一点点感觉,毕竟只是17岁的导演,比别人多犯越轴错误也属正常…

    不管正常不正常,有一个已被证明的事实,无论年龄大小、资历深浅,一个导演在片场犯的错误越多,那他在这个剧组的威望就越低,团队的力量就越小,所有人会感觉“完了,他是个只会打败仗的将军”。

    尤其对于一个青少年导演,形象崩塌、失去大家信任的速度可以很快。一开拍就犯错,这可不是什么好开端。

    不过身为场记,指出导演的错误是琳恩的职责之一。

    为什么导演们都很紧张、很焦虑,甚至会痛苦到有“我撑不住了”、“我要离开这里,越远越好”的想法,因为导演是不能犯错的。

    “哈哈”叶惟懂得这一点,非常懂,就在琳恩的话音落下还没有两秒,就条件反射般哈哈笑:“不是的,这跟越轴无关。”操,越轴了……真不该犯这种低级错误,别再犯了

    “哦?”众人闻言疑惑,那就是?

    “这个镜头我就是想要这个机位,接着还要再多拍几个刚想到的新镜头,用哪个到剪辑室的时候再决定。”

    叶惟一副“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笑容,好像高兴着灵感的爆发,再次证明导演学学表演绝对只有好处,没有坏

    他知道自己真的犯错了,每个导演都会犯些错误,他也不例外,但不能大咧咧说“伙伴们,我错了”,只能说“这是计划的一部分”,其实也不能那么说,那已经成为一种术语了,谁再说等于是说“是的,我知道我错了,但我不认”。

    如果是拍摄了好多天,如果自己没有受伤,他可以承认错误,现在不行无关于诚实或谦虚,维持权威是导演的职责之一。

    可这些人谁都不好骗,汉克斯自己也会导演,罗伯茨在片场待的总时长可以超上他的年龄,好吧,她也没那么老

    叶惟心念电转,略作解释般的笑道:“就像门口对面尽头那里,把狭小的厨房拍得很长,谢丽尔走进来,用低角度,给人一种压力感,多么不容易的一位家庭主妇啊伙计们,行动起来吧”

    “噢”听了导演这番话,众人纷纷释然,琳恩就往场记表上对这个镜头做了备注“不是越轴,多方案选择之一

    罗伯茨的神情不同了,汉克斯也是微笑,不管是不是犯错,惟的处理都让人满意。

    很多人松了一口气,看来伤势没有影响到VIYR勺能力和灵气。

    呼好险。叶惟暗地呼了一口气,突然就起了一股于呕的生理反应,也不知是脑震荡未完全康复的后遗症,还是因为这一下紧张而引发的,真他马凶险如果一开拍就大失权威,那比从悬崖摔下去还要严重。

    然而琳恩刚没有意见了,他却见到詹妮弗-安德森对自己使使眼色,就和她走到一边导演和副导演谈话。

    詹妮弗-安德森无奈的道:“我必须提醒你,进程已经落下半小时了……”拍了两个多小时就落下半小时,那一天下来要落下多少?造成这种情况,一来是因为叶惟总要超计划地多拍镜头,二来他喜欢追求完美,对表演总是很多要求。

    但现在半小时,已经超过了警戒线

    “呃……”叶惟皱皱眉,接过安德森递来的今天的工作表看起来,心中腹诽,时间,时间,时间

    他明白她的意思,是不是要删减哪些镜头把半小时拿回来?可他刚刚才为了“我没错”增加了几个镜头……而且现在看来看去,也不舍得删减这上面的哪个镜头,就把工作表扔回她手中,认真的道:“没事,后面我会注意的,赶回半小时没问题。”

    “最好是那样。”安德森小声的说,“不要再加新镜头了。”

    叶惟耸耸肩,不是第一次和时间战斗了,但每一次都是那么困难,不想上午拍《乱世佳人》,下午拍鸿羹》,那晚上加班?拜托,第一天就加班?先不说这些人让不让他以现在的身体状况加班,罗伯茨要回去带宝宝,不想加班,阿比吉尔是童工也不能太过分……

    第一天上午就时间告急,那可能删减镜头会是更好的选择,因为那样在下午至少可以得到一部分有质量的镜头,而不是全部的平庸镜头。但是只要在上午把半小时拉回来,就没有这问题了半小时,对片场来说真的很多。

    他看看忙碌的四周,咬着牙,拼了

    ※※

    罗温斯坦:“还有什么困难吗?”

    李安:“从你开拍的第一天起,你最大的敌人就是时间。你一直在与时间赛跑,那是第一个经验教训丨计划一天拍18个镜头,但结果只拍了9个。之后又不能拍完原先计划的所有场景。于是只好缩小拍摄的规模,因为规模越大,花在布置和排练上的时间就越长。

    归根结底问题都在时间上。所以你必须以比较小的规模来进行拍摄,特别是在独立制片的情况下,减少拍摄镜头、减少拍摄场景,这决定了《喜宴》的拍摄风格。我几乎回到教科书上教的那种技巧。这是拍《推手》获得的经验。

    减少拍摄镜头,就能拍得更好。因为如果花太多的时间布置场景,就没时间改进表演,增进合作。我还发现了一件与时间有关的事,我相信,很多导演拍第一部作品时认为他们的任务就是把电影拍完,不要超期,负担很重,有时你都会忘了为什么要拍电影。你必须时刻提醒自己:不行,太平庸了。

    根据我的经验,你不可能把每个镜头都拍得完美无瑕。事实上那样的电影可能也不好。你必须挑出正确的片段,剩下的情节部分你必须给自己充足的时间,才能完成你所想达到的理想。”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一个时代开始了    “他出院了?不是说他快死了吗?”

    “确切消息?拍到照片没有?”

    4月l日的夜晚还没过去,叶惟已经出院回家的最新消息突然到来,媒体记者们一片愕然,还正报道着他身受重伤、LM可能要更换导演呢,全世界的网络媒体正越传越广,纸媒们明天的稿子都写好了,怎么就出院了?

    怎么回事?

    绝对的确切消息,不是叶惟的公关发言人说了什么,而是叶惟在自己的博客上更新了一篇日志,亲自对此事进行了声明:

    『真是值得铭记的一天,清晨在悬崖公园晨运,我在悬崖边眺望,被安大略湖的美景所触动,我的诗兴像冰雪融化萌发春芽,正当我徘徊觅句,显然今天不是作诗的好日子,不知怎么的我就失足掉下了悬崖,从山坡滚落到湖畔边

    噢非常痛,那里可是有上百英尺。我被送去了医院,感谢好心的路人,是的我昏迷了一小会儿,护士给我打针的时候我就醒过来了,然后得到了我的‘勇敢孩子,贴纸。

    伙计们,现在所有外界对我的伤情描述,对日光小美女》的状况猜测都是不实的,真实是我没事,我所受的轻伤不足以影响我的工作,电影会如期由我开拍,一切继续谢谢所有关心我的人,让你们担心了,愚人节快乐

    P(迷信学说):这不是巧合我们的开拍日并不吉利,在中文里,E刂死的读音相似,所以4是中国文化里的不祥数字,一年里没几天会比4月4日更可怕的了……但是,我这一摔已经把全剧组的危险摔清了,接下来会平安顺利的,伙计们,不用感谢我,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

    在文章的后面,叶惟上传了一张自己受伤后的最新照,多了几道伤痕的俊朗脸庞满是笑容,精神很不错的样子,小手臂打着石膏的左手以绷带吊在胸前,石膏上面贴着一张蓝色标签贴纸,纸上写着“1mettca。”

    St既是贴纸的意思,也是意指固执的人、坚持不懈的人、使人为难的东西。

    我是个r

    “这臭小子”、“他疯了”布瑞恩、高兹曼等众人都吓了一跳,一天内第二次阵脚大乱,汉克斯、罗伯茨这些探过病的人简直不敢相信,想想下午的时候叶惟还躺在病床上靠着氧气罩呼吸……

    忙着物色一个不错的联合导演的高兹曼不得不停住,就要向媒体做危机公关的发言的莱斯利也不得不停住。

    “你们会看到的”,就是指这样?神圣的牛他当然是个r了,这小坏蛋会害怕吗?为自己的生命?为自己的前途?

    继“我决定永远不道歉”之后又一杰作,他在想什么无论谁打电话过去询问,都能听到叶惟言辞清晰、中气十足的回答:“我没事,我没事,我没事我可以说上3分钟我没事,或者,我们来踢一场足球赛?这是赢我的好机会

    “惟格,我认真的跟你说,你这样做让很多人很生气”布瑞恩厉声。

    “我必须这么做,这是平息并解决这件事的最好方式,我不能因为你们对我的伤情的误判,就眼睁睁看着项目陷入一个不可挽回的失败境地。你们有理由生气,但当看到好的结果时,就别再生气了。

    有时候,你就是要不顾一切地去做正确的事,我想你一定能理解,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今天的谈话。”

    叶惟的话多少让众人的怒气消减,如果他真的没事,绝对没有人愿意找联合导演……

    “他真能行?”他们的心头都升起了这个疑惑。

    大人们有大人们的惊怒,年轻人们有年轻人们的兴奋激动:“没有联合导演,只有VIY”、“伤痕让他更有男人味了”、“这就是VIYR勺愚人节祝福”而吉娅大师给追梦联盟成员们群发短信道:“来了,宝贝,来了那个操翻一切的坏小子来了”

    看着这篇日志,莉莉莞尔一笑,想起了什么。

    “不猜了,告诉我答案。”

    “4月44日,那是更可怕的,我的女王陛下。”

    “哪会有44日?我的大人。”

    “6月14日不就是吗?”

    “我懂了,哈哈”

    也是这个夜晚,就在日志发表后不久,所有叶惟的密友们都收到了他的一封绝密内部电邮,在邮件里他把事故的内情讲了个清楚,并且写道:

    『拔掉防滑鞋的鞋钉本身并不是一个愚蠢的、十恶不赦的玩笑,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它的目的只在于让我摔一跟,以此为目的的恶作剧太多了,我几乎在每部电视和电影里都见过一个人故意扔香蕉皮,另一个人踩到摔倒。

    这个玩笑深植于我们的BNA之中,大概从人类还是猿类时就这么玩了。

    多的是比这更危险的恶作剧,在街头吓人?吓着一个有心脏病的路人怎么办?相信我,我就做过很多更过分的恶作剧,也经常会有做了什么、转头一时忘记的情况,任何人都会有这种断电时刻,但大多数时候只是没有酿成严重的后果。

    我们也是玩闹间正好到了悬崖边才会出事,妮娜从来没有想过要整得我坠崖,同样我也没有想过,所以我们都缺乏足够的警惕。这个意外再次证明了一个真理,在悬崖边这种危险地方,无论如何都要注意安全,因为就算我穿着好的防滑鞋,在那里蹦跳也随时会掉下去的,如果这件事里有谁错了,错的人是我,我轻浮了。

    我的朋友们,不要因为紧张我,就错误地责怪妮娜,她才是今天的受害者。

    她只是个想在愚人节跟自己男朋友开玩笑逗乐、留下些美好回忆的普通女生,这有什么不对的吗?我也只是个想在愚人节跟自己女朋友开玩笑逗乐的普通男生,有什么不对吗?愚人节的意义本来就在于此,为什么要那么严肃?

    我还有另一个问题,如果今天是我没有追上去,妮娜看不到我就到处找我,过程中摔倒或者怎么受伤了,是不是就会有人指责我呢?我不该没有追上去?

    唔……人们都喜欢同情不幸者,喜欢指责在不幸事件中的完好参与者和旁观者,哪怕他们明明无能为力。人们也总喜欢倾向于认为“这种事才不会在我这里发生”、“换了是我,我一定会做得更好”,我认为以这种假想而有心理优势去指责别人,是一种愚蠢的自我。

    我的朋友们,我衷心希望我们都不要做这样的人,抛开你们对我的着紧,用公正的态度去看待这件事,其实它挺有趣的。

    因为我的受伤和事业危机,今天妮娜遭受了太多不公平的责备,这有些吓坏她了,她说了不下一万遍对不起,但是我的女孩,你有什么对不起的?一点都没有。

    妮娜,不要相信那些说你有错的人,不要觉得自己搞砸了,你好极了

    搞砸的人是我,我没有保护好自己,也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我爱你朋友们,我也爱你们』

    惟给女朋友做的危机公关?在死亡边缘游走了一圈后的真情实感?看了这封电邮的人们反应不一,列夫等人都感到它发人深省,之前还真的骂过妮娜来着,这下颇是尴尬,妮娜的确没什么错啊……搞砸的是惟哥?

    “怎么了?”安娜索菲亚疑惑的看着邮件,突然惊呼:“是不是我错过什么了?怎么没有人告诉我”

    “噢天啊”艾玛读着邮件,一脸的羡慕嫉妒,这就是梦想中的最好男朋友心里又有惭愧,感觉“愚蠢的自我”就是说她,自己真有说过“我才不会”,相比他的成熟,她真的好幼稚……

    幼稚就幼稚了,真希望做了蠢事的人是自己,然后得到他这样的一封邮件,唉。

    “惟给我们发了一封密友电邮,说清了事情经过,你要看吗?”

    “好,转发给我。”

    刷新,点击打开,莉莉看着笔记本电脑屏幕里的电邮,看了一遍,又一遍……良久,忽而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看着那句“我爱你”,心痛如绞,难以承受的痛……点击关闭,她翘嘴地微微笑了笑,喃喃自语。

    “你总是这样,把一切都挡在前面,保护着自己的恋人……”

    她本打算给他发一条问候短信,她就是想发,想他知道她有关心这件事,有紧张他……

    发什么呢?日光小美女》马上就开拍了,为什么要这时候去打扰他的心情?

    危机过了没事就好,没什么改变,大家有各自的生活和努力,各自的道路。

    小流氓,祝你一路顺利

    看了打印出来的邮件,妮娜什么都没说,只是抱紧了笑嘿嘿的叶惟,埋首在他胸膛,清泪渗湿了他的T恤。

    有你爱我,我永远都不会不幸,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孩。

    在4月2日和-日的这个周末,天才坏小子VIY坠崖事件继续在媒体公众上发酵,有当时在场的知情人曝料,叶惟坠崖的原因并非是他自己说的那样,而是“一个少女哭着说是她的错、她不想的、她的玩笑搞砸了……看上去她和叶惟在约会。”流言四起,不过叶惟方对此并没有做任何回应,似乎准备冷处理下去。

    坠崖原因在八卦,伤情状态也在八卦,左手小手臂骨折,右手也有骨裂,脑震荡一度陷入昏迷……仍然要带队拍摄

    真让惟蜜惟黑都十分惊讶,他是不是在逞强?这对LM的拍摄品质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各方在希望着不同的答案,而一股暗流也在比以往更加激烈地涌动:

    “叶惟坠崖是又一次虚假炒作”、“这也许是他们为以后可能的影片品质不佳准备好的借口”、“叶惟的炒作团队该反省了,没人会愿意相信如此蹩脚的‘超人归来,”……

    就在一片纷纷扬扬之中,时间踏进了205年4月4日星期一,日光小美女》的开拍日。

    这个还没开拍就已经成了传奇的项目,真的经历了很多很多的艰难曲折:

    26年6月2日星期二,4∶2nm,迈克尔河恩特坐下来开始写这个剧本,第一天,写了2页;第二天,37页;熬了一个通宵后,在第三天又写了54页;第四天9∶3am完成了剧本的初稿,那是6月2日星期五。

    然后,阿恩特花了一年时间修改剧本,接着,剧本售出,转展到了焦点电影,修改,修改,修改……前期制作,搁置……

    203年ll月2日星期六,以叶惟为首的追梦联盟以6万美元从焦点手中买下剧本。

    找投资,找巨星加盟,看到希望,突然一切不算数,又有新希望……然后,不可思议,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205年4月l日星期五,叶惟离奇的意外,几乎使它支离破碎。

    205年4月4日星期一,剧组在多伦多开始拍摄,一个导演,叶惟。

    从阿恩特往键盘敲了“淡入”那一刻开始,到现在快满五年,对一个剧本不算慢也不算快的生产时长,终于要开拍了;外界对它议论纷纷、万种期待,有人说叶惟在炒作,也有人说叶惟是勇士,有很多人在祝福,也有很多人在诅咒

    不管怎么样,这部天才导演梦幻卡司的影片,终于还是要开拍了。

    此时早上B∶-I位于莱斯利维尔的电影摄影棚里的日光小美女》片场,剧组早已在这里搭建好了理查德家的场景,眼下一片忙碌景象,准备着开机拍摄剧本第一个场景的第一个镜头,奥利弗在大厅望着电视屏幕。

    近五十人的剧组凌乱之中又有序,各部门做着自己的工夫,今天也有戏的汉克斯、罗伯茨、阿金、蒂姆-罗斯、保罗-达诺都来了,正站在表演区外的摄制团队边看着,肖恩-毛瑞尔操作着潘纳维申胶片摄影机千禧年,灯光、录音、布景等等都准备就绪。

    “我相信这镜头对你没有难度的,把刚才彩排的憧憬样子再演一次就行了。”

    摄影机镜头对开的大厅场景中,叶惟正和阿比吉尔说着什么,一身年轻休闲的夹克和牛仔裤,左手吊着绷带放在怀中,双手掌包扎着纱布,除此之外没什么异状,有的只是神采飞扬。

    “哦好。”阿比吉尔乖巧的点点头,她戴着大眼镜,有着明显的小肚腩,造型可爱而呆,普通而阳光。

    “OK。”叶惟就转身走向摄影机那边,对副导演詹妮弗-安德森眼神示意“开始吧”。

    有着《婚期将至》的合作经验,詹妮弗-安德森一看就会意,顿时喊道:“全世界准备,不想被伤害的话,闲人杂人全部走开”

    片场的气氛立即不同了,巨星和普通场务工都静了下来,而心中都有欣然流过。所有人的电子设备像手机都已经设为无声模式,站到毛瑞尔旁边的叶惟拿出震动的手机看看,一条短信,妮娜发来的:“开拍了吗?加油”

    他看着一笑,时间刚刚好,马上要开始了

    “开始录音。”

    “录音开始。”

    “开始摄影。”

    “摄影开始。”

    “加速。”

    “标记。”

    “日光小美女》,第一个场景,第一个镜头,第一条。”场记板往镜头前展示了一下,打板,哒的一声

    场记板离开镜头,只见阿比吉尔饰演的“奥利弗”站在前方,满脸入神的带着憧憬的望来。

    叶惟看着她的表演,整个片场的人们看着他,谁都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只见那张年少脸庞笑容灿烂,喊声高昂:“Ptv”

    开拍

    一个时代,开始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