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洛杉矶,正处于4月l日的早上,哈佛-西湖初中部校园内,因为愚人节玩笑而响起的学生欢笑不绝于耳。

    学术中心大楼一层入口前厅,学生们来来往往,有忙碌地赶往下一课的教堂,也有在X时间休息闲逛。

    两个九年级男生躲在前厅和左走廊的转角处,还有一个徘徊在走廊口边,当有女生经过,把风者先提醒,另外两人在正确的时机突然跳出去哇哇大叫,第三、第四学时之间的课间6分钟这一会,已经吓了数十个女生了。

    又有一群好几个女生走来,漂亮女生

    把风男生示意地走到一边,倒数五秒后,两个戴着小丑面具的吓人男生尖叫着张牙舞爪地跳了出去,“啊啊

    “啊”四个少女吓得花容失色,惊叫着后退、跑开,回头望他们,嗔骂:“你们真贱”路过的人都纷纷乐笑。

    然而三个男生没有得意地大笑,反而有些尴尬,因为这群女生中最漂亮的,身着中袖碎花宽T恤和白色牛仔裤、双手抱着几本书的粗眉少女,无动于衷地扭头看着他们,完全没有被吓到。

    两人吓人男生又啊的张手恐吓,少女依然一脸平静,路人们都不由大笑,想吓唬莉莉-柯林斯不是那么容易。

    “不错的玩笑,但面具可以更恐怖点的。”莉莉面露微笑,抬步离开学术中心,走到外面,风吹起了长发的发梢

    刚刚上完一堂数学课,她的课程表接着是个X时间,准备到图书馆安静看书,春假的好心情延续到现在,史上最棒的春假

    “莉莉”突然这时,康妮从后面快步地追了上来,莉莉见她脸色不好,就问:“怎么了?”康妮苦涩的道:“你还不知道,惟他……”

    “停别拿他跟我开愚人节玩笑。”莉莉大声地打断,脸容严肃中有点气恼,心头隐隐闪过“惟和他的AHOOT女朋友分手了”,正当她像个傻子似的心情复杂,不知道该说“我早就料到了”还是“关我什么事”的时候,BANGh愚人节快乐

    “我不是要开玩笑……”

    够了。莉莉不想又陷入烦扰的漩涡,再次打断:“别说了别告诉我什么VI消息了,别跟我提起他,不管他怎么样都已经不关我的事了,我不认识他别破坏我的好心情,我也不破坏你的,成交吗?”

    “但是……”康妮满脸着急。

    “别这么做。”莉莉剜了好友一眼,大步往图书馆的方向走去,走远了回头望望康妮转身走了,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前行。

    到了图书馆的阅读区,一张张圆桌三三两两的坐着学生,安静得只有翻书的声音,莉莉找了张空桌落座,把怀中的书本放到桌上,抽出中间的一份计划书看了起来,“如何成为最年轻的脱口秀主持人”。

    6岁了,她要更加努力去实现这个计划,她知道自己不是天才,以自己的年龄、才能和名气,就算有着父母带来的方便之门,在NHAH种五大电视网开节目是妄想,不过有一个地方不同,尼克频道

    因为观众群是儿童和小龄青少年,她当节目嘉宾、记者、主持人都是有可行的道路,尼克频道可以是个开端,既锻炼能力,又积累名气、人脉等,还可以同时发展一下演员、模特等各方面的事业,除了唱歌,讨厌当歌手。

    只是妈妈那个老顽固,说什么都不让她在18岁之前开始职业生涯。

    好吧,第一步还是在纸媒上开设专栏,已经快要完成了,在英国版的《PIe-GhrI》、《3vutcu》、《Tcv》上都登过文章了,《PIeIr1》有意给她开个时尚专栏,就是她自己还在考虑,因为有供稿的问题,每周一篇似乎挺吃力,太多其它事情了。

    “加油”莉莉给自己鼓了鼓劲,就放下计划书,翻起了传媒学的经典《大众传播模式论》,渐渐读得入神。

    阅读区有人离去,有人到来,不知不觉,第四学时就结束了,莉莉收拾书本,起身离去,回学术中心在第五学时到实验室上了堂科学课的物理课程,第六学时又安排了X时间,叫上几个好友,到食堂午餐去。

    “你一定在开玩笑”

    “不是……这消息是高中部那边传来的,列夫说的……”

    “天啊,天啊怎么会这样,惟哥那么好的人……”

    “他太好了,上帝才会这么早就带走他……”

    刚要走进食堂,在邻近门口处围了一圈各年级男生言语激动的谈着什么,追梦联盟的人,莉莉认识其中一个,巴布。

    “你们先走。”莉莉跟几位女孩说了声,漫不经心般走过去。男生们顿时停下了话,一个个目光古怪的望来。莉莉微笑的道:“H你们在说什么,巴布,上帝带走了谁?”

    “惟,惟哥……他出了意外。”巴布几近哽咽,极不愿意说出这话:“他离开我们了……”

    “你说他死了?你才死了”莉莉霍然一下变了脸色,瞪目地扫视他们,“你们觉得这有趣?幼稚,无聊,白痴就算是愚人节,开玩笑也不要过火,做点正事好吗?”

    “我们没在开玩笑。”巴布擦了擦湿润的眼睛,其他男生也是悲叹,“谁都希望这是VIYR勺玩笑,但是……”

    巴布哽咽的道:“列夫都崩溃了,他本来要给惟哥打整蛊电话,接通的是惟哥的女朋友,她也崩溃了,今天早上因为她的恶作剧,导致惟失足掉下了上百英尺高的悬崖……他被送去医院急救,可是已经……”男生们都听不下去,叹息、叫骂、祈祷……

    莉莉沉默了半晌,摇摇头:“我不相信,这就是很差劲很差劲的玩笑不管是谁的主意,它会伤害别人。”她说罢快步往偏静的树林方向走去,压着心中的凌乱,急忙地拿出手机一顿翻查,新短信、未接来电,什么都没有,显然只是个恶劣玩笑。

    她打给了康妮,刚一接通,就问道:“惟是不是出事了?”声音不觉的颤抖。

    “是啊……”康妮的话声像哭泣,“他掉下了悬崖,妮娜开玩笑搞砸了……”

    莉莉的脸色一瞬不同一瞬,双眸定定的,低沉的喘息间,颤声问道:“他死了?”

    “我不知道,列夫打去的时候,惟的情况很不好,他撞到头了,全身多处骨折,昏迷,好像要不行了……”

    “好像?这种事可以好像吗?”莉莉浑身颤抖,突然爆起的吼声让周围不远的学生纷纷望来,她抓着头发,边走边哽咽道:“不好意思康妮怎么发生的?什么恶作剧?他不是笨拙的人,你知道他的脚的,怎么会失足掉下悬崖?”

    “列夫有问,妮娜吓坏了,说得很乱,好像不知怎么骗得他到了悬崖边,还把他的防滑鞋的鞋钉拨掉了,那里有积雪……”

    “所以这是真的?”

    “莉莉,没有人在开玩笑,没有人拿这个开玩笑的。”

    “……我先挂断,我问问别人最新的情况。”

    莉莉双手握紧成拳,泛泪的双目却能冒出火,咬牙地深呼吸了几下,抬起手机打给一个从未忘记的号码,打不通,转语音留言信箱,她没留言地挂断,翻开通讯录打给一个已经极少联系的人,他的母亲。

    “你好,乔,是我,莉莉,我刚刚听说了惟的坏消息,我知道不该这时候打给你,但我很担心,他现在怎么样了……噢,这就好,这就好,别担心,他会醒来的,惟是个坚强的人,他会没事的嗯好的,再联系。”

    结束通话,莉莉给康妮发去一条短信“惟没死,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还昏迷不醒”,没有转身前往食堂,恍惚的走到林边的长木椅边坐下,望着蔚蓝的天空,中午的阳光猛烈得刺目。

    昏迷不醒,昏迷不醒……

    真是个傻子。

    找的什么女朋友,傻子……

    恶作剧?这是恶作剧吗?

    “这是谋杀”莉莉突然再也抑不住心头的百般情绪,一拳砸在椅子上,面红耳赤,落泪,她站了起身疯了般踢向旁边的灰色塑胶垃圾桶,失控的踢了一脚又一脚,“白痴女人,开玩笑是这么开的吗,杀掉他吗?

    女朋友是你这么做的吗,你知不知道日光小美女》就要开拍了,知不知道他努力了多少,才有马上到来的机会,你让他昏迷不醒让他躺在医院你做什么啊谋杀犯,该死的白痴女人,白痴你怎么敢,我不放过你…

    莉莉声嘶力竭,骤然又一脚把倒地的垃圾桶嘭的踢飞,桶盖早已飞走,不多的垃圾倾倒在地上。

    “那是我的惟那小流氓,是我的惟……”

    她无力的坐倒椅上,眸光越过远处愣愣的几个学生,望着不知何方。

    焦急、难过、担忧、愤怒、妒忌、无力、痛苦、沮丧……为什么这么多情绪,可以一起侵袭心头?为什么不是我和他在一起,为什么我们憧憬、奋斗、一起笑一起哭那么多才得来的梦想成真时刻,竟是这样结果……

    这关你的事吗?惟快死了,但不关我的事……

    真希望那天,没有坐上那该死的前往英国的航班。

    莉莉眼神空洞的望着前方,隐现着那天在机场候机楼外面,她和他最后的面对面的甜蜜。

    “再见,惟,我会想你的”她拖着行李箱,挥着手,笑喊着。

    “我也会想你的”他站在对面不远,微笑地挥手。

    多伦多东区综合医院,简洁的单人间高级病房里,弥漫着一股医院的消毒水气味,床单被枕也都是灭菌后的气味,十分刺鼻。

    “我很对不起,尤尼克,醒醒啊,求你了……我很对不起……”

    此时病房里只有一个陪护,身形婀娜的少女木然的坐在床边,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黑发少年,不断地喃喃着什么,嘴唇早已于裂,嗓声沙哑无力,苍白无神的脸容如同一张白纸,唯独双目红肿。

    从清早到现在下午,从急诊室到这里,叶惟依然昏迷之中,没有苏醒过半秒。因为滚落悬崖的很多撞击,他几乎全身都有淤青,并有多处的骨裂骨折,万幸的是脑部没有出血受伤,只是由于脑震荡,他陷入了昏迷。

    医生说从那么高一路滚摔下去,这种程度的伤势已经非常幸运了,幸运吗?是尤尼克保住了自己的命,看看他血肉模糊的扎着纱布的双手手掌,打着石膏绷带的左手小手臂,这怎么能说幸运……

    妮娜伸手轻轻地抚了抚他划伤了几道的脸庞,碰到戴在他脸上的氧气罩,快流于的泪水又汹涌出来。

    “尤尼克,惟顾游,叶惟惟格,Y混蛋,呆子,神童,天才,导演,老兄,伙计,宝贝……”

    妮娜一遍遍叫了所有可以称呼他的名称,然而他还是毫无表情,一动不动。她又快哭了,“你醒醒啊,我好怕,我好后悔,我现在是真不想活了,看看我都做了些什么我好恨自己,我真蠢……”

    之前汤姆-汉克斯、朱莉娅-罗伯茨都来过,这些仿佛从银幕活了过来的巨星说没事,还有几个制片人也说没事,却都神情沉沉,不只是担心他的生命安危,还有工作上的烦恼,他们小声地谈论开。

    “我们必须要做更换导演的准备了……”

    “哎,下周一就要开拍,两天时间换导演也不容易。”

    “没办法,剧组不能延期拍摄,什么都定好了,尤其是汤姆和朱莉娅你们的档期……”

    “你们听着,惟格必须是导演之一,不然我就要退出,我是因为他加盟的,他不执导就没有意义了。”

    “联合导演吧,以惟格现在的情况,就算他今天能醒来,短期内都无法工作,但是他的文案筹备做得很足,找个联合导演拍他制定的分镜剧本和阐述,等他好了再把片场交还给他。”

    “只能这样了……哎。”

    听着这些,她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很想说“不要找联合导演这是尤尼克的电影,延期真不行吗?”可她知道这是没人理会的傻话,而且他们其实是责备她的,她能看到他们不经意间的眼神,朱莉娅-罗伯茨的可以说是仇恨。

    这女孩是个傻瓜,是个害人精,把VIY害成这样,真该死……

    他们是对的。

    爸爸、妈妈都安慰她说没事,什么“你当然错了,但出了这种事不是谁想的,别太过责怪自己”,从洛杉矶赶来的叶爸爸、叶妈妈也说没事,叶妈妈搂着失声痛哭的她,安慰说“一切都会好的,别斥责自己,以后别开这么危险的玩笑就是。我儿子是个刺头,没事的。”

    叶爸爸则跟她父母说安慰话,还笑说了一件往事缓解气氛:“惟没事的,他小时候,五、六岁的时候,有一次突然从屋子二楼阳台跳了下来,把我们都吓呆了,我们以为他肯定要摔伤,结果他爬起身立即就跑去踢球了。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就是想试试地心引力,,你能拿他怎么办?”

    “叶惟,你已经让很多人为你担心了,今年愚人节也该玩够了,再不醒来,我就把你关禁足”叶妈妈接着说,妮娜看得见她眼角的泪。他们真是好人……

    所有人都说没事,但是,怎么可能没事呢?

    “我知道我不可原谅,尤尼克,如果我毁了你,我不会饶恕自己……”妮娜的右手指继续摩挲着他的脸庞,真希望摔下悬崖的是自己,呢喃着:“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唔……噢……”突然这时,好像有一丝微弱的声音响起,妮娜顿时停住,瞪大了眼睛,不由地凑近过去,只见尤尼克的眼皮动了,她急忙大喊:“尤尼克,惟醒醒啊,快啊快啊快啊”

    “好吵……”叶惟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从朦胧渐渐变得清醒。

    “耶太好了,太好了”妮娜欣喜若狂,大笑大叫,几乎扑去一把抱紧他,醒了,醒了“噢我的上帝,谢谢上帝尤尼克,你吓死我了,我很对不起,我搞砸了,你还好吗?噢我的天……”

    叶惟看看自己的手脚身体,没有被截掉什么,就是浑身疼痛,右手扯掉脸上碍事的氧气罩,对她微微一笑,问道:“我们的宝宝还好吗?”

    “我没怀孕,那是玩笑……”妮娜茫然,难道他真的相信了?

    “哈哈哈”叶惟大笑了起来,笑得又头痛欲裂,呲牙咧嘴的:“我就知道,今天还是l号吗?哈哈,YE这就是我的愚人节风格,吓坏你了吧,哈哈……你还有得学”

    妮娜又笑又哽咽的连连点头,凑过去吻了他的嘴唇一下,“你是最棒的。”

第二百三十九章 开拍前夕    “美丽的事物是永恒的喜悦,只会越发美好,永不消逝。就像你的年龄,生日快乐。”

    是否删除短信?

    “你可以别再发任何短信给我吗?这让我感到困扰。”

    是否发送短信?

    ……否

    是否发送短信?

    …………否

    “你可以别再发任何短信给我吗?我们做不了朋友,你明知道的。”

    是否发送短信?

    “想说甜言蜜语跟你的女朋友说去吧……”

    叮铛

    “事实上我并不明白,但如你所愿,噢该死……这是最后一条,坏脾气大小姐,生日快乐。”

    是否删除短信?

    “小流氓。”-

    月18日这天是莉莉的6岁生日,从凌晨开始就能收到祝福短信,到了早上更是爆炸式塞满信箱,包括一个不想见到的小流氓,还用济慈的诗,好了,现在连济慈也惹人讨厌了……拜伦、雪莱、济慈都被他毁掉,真可恶。

    早上,莉莉如常地上学,下午放学后,忙了些学生会和新闻社的事情后走人,晚上到半岛比佛利山庄酒店出席母亲为她举办的生日派对,来了很多人,乔莉、她的朋友们、母亲的朋友们等,还有她的混蛋父亲。

    很多很多的生日礼物,贵重的稀罕的,珠宝首饰一大堆,让她看到就觉得腻味,太腻味了,可还要说太喜欢了,礼仪。

    派对结束后,回到家中挺晚了,乔莉和混蛋父亲一同回来,乔莉这周末就住这了,混蛋父亲等会就走。

    “莉莉,你看这是什么?”明亮的屋子大厅里,菲尔拿起了沙发上的一件物什,一条用彩带打了个礼结的车匙,向宝贝小女儿展示。旁边的乔莉鼓掌而笑,塔沃曼有点没好气的说:“别告诉我是什么跑车。”

    “哈哈不是,就一辆普通的玛莎拉蒂。”菲尔把车匙塞到莉莉手上,对前妻道:“你不能阻止一位父亲对女儿的宠爱,你就是不能。莉莉,爸爸相信你能处理好的,这是你应得的礼物。”

    莉莉微笑地点点头,“谢谢爸爸,我喜欢这礼物,等我拿到驾照了,我就载你去兜风。”正当他们对她的平静有所疑惑,她兴奋地大笑,右手握紧车匙举起,“哇嗬我快可以开车了我的车这真的、真的太棒了”

    “哈哈哈我还有一份礼物要给你。”见女儿这么开心,菲尔也真高兴,又拿起沙发上的一个彩色礼物盒,“爸爸知道你喜欢收藏古玩,你会喜欢这个的。”乔莉和塔沃曼都不由好奇。

    “谢谢。”莉莉接过礼物盒,当即拆了开来,并没有抱什么期待,却见里面是个古典的方形小木盒,那木色一看就知道有些年头了,盒上有着雕工精美的百合花图案,轻灵的盒子满是厚重的古旧。

    她顿时双眸发亮,一边翻转把玩着盒子,一边惊喜的道:“真美的做工,太棒了,爸爸,这是今天最棒的生日礼物我喜欢,我喜欢”那么多的珠宝首饰,都不如这首饰盒有意思有心意,知道她会腻味饰物、知道她喜欢古玩,这种风格才会送这个其实并不贵重的木盒,真棒,6岁生日还是有些惊喜的。

    “谢谢爸爸”莉莉看着木盒,越看越喜欢,笑容也越发灿烂。

    同是一句谢谢爸爸,前后的语气却十分不同,三人当然听得出来,乔莉、塔沃曼都笑了,向混蛋柯林斯投了记称赞的眼神。然而菲尔的眼底闪过一丝古怪,“呵呵呵,我就说你会喜欢,可以用它装首饰。”

    “满分的讽刺。”莉莉笑了声,“刚才我也这么想,但现在我可舍不得,我要把它收藏纪念起来,美丽的事物是

    她正打开木盒看看内部,兴高地脱口而出半句话,停下,忽然,心中起了一个猜测,笑容渐渐消失,粗长的双眉皱起。

    “这不是你的礼物,对不?”

    “噢,其实……”菲尔哑然,不知道该怎么说。塔沃曼和乔莉疑惑的怔住。

    莉莉神色变幻,捧着木盒的手抓紧,欲言又止了几番,忽然强颜的笑道:“我知道怎么回事,告诉他,我收下了,只是……我不想再有下一次。爸爸,你们有来往是你们的事,别扯上我。我还有些作业要做,先回房间了。”

    她说罢转身走去,恍然未觉车匙在乔莉的手上。

    当莉莉走后,三人一阵面面相觑的沉默,塔沃曼问道:“是惟格送的?”

    “是的……”菲尔点头。

    乔莉不知想着什么,叹息了一声。

    随着时间进入三月份中下旬,北美学生的春假陆续到来,莉莉和翠丝特等几个死党早已有计划了,女孩之旅背上背包,前往美属维尔京群岛,欢声笑语不断,一天天玩个痛快。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最棒的春假永远永远”

    三月上旬的陷害风波没有蔓延,叶惟的日子过得平静。

    拍摄期就要到了,韦克斯福德的春假他继续工作,不过到了紧接着的复活节假期,这可不只是学生们的假日了,也正好放松几天为拍摄期充能,加勒比海,巴哈马,甜蜜之旅。

    叶惟和妮娜都认同这是又一次终生难忘的旅行,海滩、露营、游玩、摄影、美食、嬉闹、做爱、谈天说地……

    没有青春的爱情有何滋味?没有爱情的青春有何意义

    复活节假期后,3号恢复工作,距离日光小美女》开拍只剩下6天中间还有着一个周末,工作日只有-天,一切都在做着最后的准备。好消息是,多伦多今年没有出现极端天气,雪在消融,而且因为先拍内景,不需要启申候补拍摄地方案-

    月-l日,这天对LM剧组来说是个大日子,开拍前的圆桌阅读会要召开了。

    圆桌阅读会是主演们、导演和其他主要创作人员的非正式会议。所有人围坐一圈,在导演的阐述讲解下,从头到尾通读一遍剧本,就像没有声效和配乐的广播剧,这将是大家第一次听到主演们坐到一起念对白的效果,感受到剧本被赋予生命力。

    这是个重要场合,既能激发创作人员们的感觉和想法,也有助于剧组的熟悉,为即将的开拍打下扎实的基础。

    汤姆-汉克斯、朱莉娅-罗伯茨、艾伦河金、蒂姆-罗斯、阿比吉尔-布莱斯林、保罗-达诺。

    这六位主演理论上一定要到场,念读各自角色的对白,其他角色则可以全部由导演来代念,像出演“詹金丝女士”的梅丽尔特里普,能请到她演已经非常难得了,要她来参加圆桌会是闹笑话。

    甚至对于两位超级巨星而言,有事不能来,也就不来了,到时候直接演就是。

    但汉克斯、罗伯茨都十分专业和给面子,出席

    两人已经在昨天到了多伦多安顿下来,接下来从4月4日至6月-日这两个月的工作日,他们要待在这座城市,除非跟着剧组到哪里出外景。

    罗伯茨一家都来了,她的丈夫、两个快半岁大的宝宝,以及由保姆、护士、保镖等人组成的庞大团队,多伦多和洛杉矶的气候变化很大,小宝宝确是需要得到专业照料的,不然病了罗伯茨又得无心工作。剧组在这方面只能配合,因为预算中没有补贴的部分。所以事实上就现在来讲,罗伯茨在倒贴着钱,否则只能跟随剧组住便宜的酒店,而不是豪华的“格兰酒店和套房”。

    汉克斯这位集巨星、老板和监制于一身的最大大人物,也自己掏钱跟罗伯茨一家同住格兰酒店。

    艾伦-阿金和蒂姆-罗斯亦住那里,其他人现阶段则暂时住除了便宜几乎什么都没有的东海滩戴斯酒店,线上和线下是不同的。

    这天清晨,叶惟比往常还要早的醒来,心情期待中带有点紧张,虽然已经带队拍过两部电影了,可是日光小美女》是这么特殊,而且《婚期将至》、驱魔录像》都没有办过开拍前圆桌阅读会。

    他像个女人般好好装扮了一顿,拿了几套衣服问妮娜哪套好,让她又是笑又帮他打扮,最终还是选择了青春休闲装。

    “嘿,老兄们”

    圆桌会在两家酒店之间的莱斯利维尔区的电影摄影棚的一个中型会议室里举行,当叶惟到达的时候,只见几个部门主管都已经到了,摄影师肖恩-毛瑞尔、艺术指导唐纳德-伯特、美术设计亚当-斯托克豪森……

    经过数月来的前期筹备,工作上大家都熟稔了,叶惟叫他们老兄老姐,他们叫他导演、惟、H6,没人敢叫小子

    不多时希瑟-莱夫勒等人也到齐了,宽敞洁净的会议室里创作人员们就差着迈克尔河恩特,这就是职位只有编剧的编剧,他早已完成了自己的创作,还存在就可能会让谁不舒服,还浪费钱,所以他不能来,拍摄时自费来探探班是可以的。

    快到9点,主演们也陆续现身,第一个到的是在母亲陪伴下的阿比吉尔,她戴着大眼镜、笑露出门牙牙缝的阳光样子,让众人都心感温暖,一声天真可爱的“导演惟”更让叶惟满脸笑容,想起了朵朵。

    “最近怎么样,伙计?”叶惟又跟同时到来的保罗-达诺打招呼,年轻人方式地碰碰拳头,散发着呆气的达诺说:“等不及开拍了。”叶惟一拍他的肩膀,“别忘了你还不能说话,你要用写的。”众人一片轻笑。

    不久后阿金也到了,老头子虽然看似冷口冷脸,却其实幽默亲和,一点不难相处,无论老兄老姐或者后辈小孩都很喜欢他。蒂姆-罗斯同样没什么明星架子,在文艺独立片剧组待惯的他第一天起就十分合拍。

    巨星就像警察,总是来迟一步,就算不迟到也会来得最晚,汉克斯和罗伯茨几乎压秒地联袂到来。

    “汤姆,朱莉娅,早上好。”叶惟把两位巨星欢迎进会议室,并不掩饰心中的昂然激动,也并不淡化他们的地位超然,感慨道:“我到现在对你们的加盟依然难以置信。”

    不只是他,会议室里每个人多少都有这种心情,阿比吉尔也不例外,她已经能理解什么是巨星。

    “这都是你自己赢来的。”罗伯茨咧着大嘴地笑,身形已从产后恢复过来,化了妆的脸庞容光焕发,又多了几分母性。

    “谁能预测生活呢?”汉克斯一脸招牌的宽厚微笑,看着有模有样的会议室,不能再满意了。

    叶惟拍拍手,“大伙儿,欢迎来到日光小美女》开拍前的圆桌阅读会”

    线上线下、巨星龙套都好,这下众人围坐在中间的大圆桌边,一番寒暄过后,会议立即开始。

    每个人的桌前都有一份剧本,以及各自所需的文档,叶惟翻开剧本,犹记得当初在焦点总部制片部那个接待室里,第一次打开它的情景,装着有钱公子玩票,看看现在,就要拍摄了,以这样的梦幻卡司世事真奇妙。

    “OK从第一页起,我们通读一遍剧本。”叶惟说着,众人都翻至剧本第一页,阿比吉尔有她母亲帮忙讲解。叶惟一边看剧本,一边认真道:“录像画面,镜头拉远成电视屏幕,五位年青的女子并排站在舞台上,等待着裁判给她们评分”

    听着他的故事讲读和导演意图,创作人员们记录着各自部门可用的新信息,主演们也听着想着,进行一场头脑风暴。

    很快,会议室响起了剧本的第一句台词,汉克斯平缓而稳重的话声:

    “世界上有两种人,赢家,输家。”

    妮娜谋算着一个大计划,绝对的大计划,明天4月l日,愚人节。

    和尤尼克一起过的第一个愚人节,她真是期待已久了。哼哼,之前被他整得那么惨,最可恨的是她知道之后,心和身体还是被偷走了,不趁愚人节教训丨教训丨他怎么行?

    马上要开始更严厉的国青队集训丨了,他也要开始日光小美女》的拍摄,所以这是最佳的找乐子时机。真想看到尤尼克惊慌失措的傻样怎么整呢?

    在多天之前,甚至在旅行期间,妮娜一有空暇时间就在想这个问题,想来想去,想到了多个整蛊方式,总有一个能整到他

    愚人节前一天,圆桌阅读会圆满成功,尤尼克回来后笑哈哈的说着情况,她笑眯眯地听,一点都没有暴露自己的阴谋,就好像不记得明天是愚人节一样,说什么都不说这话题。呆子,你已经落入圈套了

    第二天,因为是星期五,还要上班丨学,一大清早,妮娜就着手实施计划。

    屋前的草坪上,两人正要开始往湖畔方向跑步晨运。

    “尤尼克……我怀孕了。”

    妮娜早早就装着一脸忐忑不安,好几次想跟他说什么都没说,现在终于说了,满脸的愁惧,暗地期待着看到他吓傻的样子、听到他的失声惊叫。他听了很平静,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她又快哭的道:“我怀孕了,我们该怎么办?”

    “哇喔”叶惟突然兴奋地笑叫,一把抱住她,激动的道:“当然是生出来啊,哈哈,我要当爸爸了,哈哈哈哇喔”小妞,想整我也不要选择在愚人节啊,这可是我的节日。

    “唔……”妮娜转转眼眸,这不是她想要的场面,“你确定?你不害怕?我们这么年轻……”

    “没什么,我爱宝宝。”叶惟掀起她的外套和上衣,弯身往那没有半点赘肉的紧凑小腹吻去,“我爱你,上帝保佑一定要是双胞胎,一个男孩一个女孩最好,该叫什么名字好?”

    妮娜咬咬嘴唇,他识破了,还反过来整我,死呆子,怎么办怎么办……她只好应变地苦声道:“你以为这是愚人节玩笑?我也希望是,但这是真的,我今天才检测确定,这不是玩笑。”

    “上帝保佑一定不要是玩笑”叶惟着急地大声起来,紧张了,却是紧张宝宝的性命。小妞,你跟我学上几年再看看能不能整到我。叶惟又道:“我得告诉我父母,对了还有你父母,不要害怕,我跟他们说,他们肯定很生气,没事,我们会好的。”

    他就要走向屋子。

    “喂”妮娜急忙拉住他,跺脚地道:“你就是以为是玩笑,可它不是我真不想活了。”话音未落,她往悬崖公园那边跑去,身后传来了他再也忍不住的大笑声,真气人

    叶惟笑了好一阵,才慢悠悠地跟了上去,傻妞,已经给了你足够多的时间和机会重整旗鼓啦,给我点惊喜吧。

    一路跟去,进入了悬崖公园的范围,还未完全融化的冬雪仍然覆盖着地面,也让四处银色点点,逐渐来到了一处树木密集的悬崖边,不见了妮娜的踪影。

    “妮娜?”叶惟向周围叫喊,知道她肯定躲藏在哪个角落,环顾一圈都能隐约瞧见那边一棵光秃大树后有人影,不由笑出了声,往悬崖边走去,说是悬崖其实更像个陡峭的小山坡,三、四十米高,下面是湖畔堤岸,他望了望,什么痕迹都没有。

    不行啊,没有布景,又没有道具,怎么骗人?给她点面子吧,叶惟惊叫道:“噢我的……妮娜跳下去了?不,妮娜”

    另一边,躲在树后的妮娜捂住嘴巴的笑声,演得真浮夸……

    “就算你真的怀孕了,我也真的高兴啊为什么要做傻事”叶惟故作痛心地大喊大叫,挥拳踢脚的,左脚踢起落下,右脚又要踢之际,左脚竟然往前滑去,继而摔了出去,止都止不住,怎么这鞋子噢小妞,还真被你整到了

    一刹那,他浑身肌肉绷紧,闪过很多念头,脚下这段并不是断崖式的悬崖,只要不是直掉下去,也不是高速滚落间撞到什么,死不了人……要做的是,贴住山坡手脚并用地抓住,至少缓冲,让身体减速停下

    “哈哈哈……”妮娜正乐笑不已,双眸骤然瞪大,眼睁睁看着尤尼克向前摔倒掉下了悬崖,突然想起自己另外一个恶作剧,把他的防滑鞋的鞋钉卸了……

    “不”

    她尖叫着奔了过去,双脚发软,还能见到尤尼克在山坡上和崩雪一路滚了下去,“不不”他滚落跌在堤岸边,撞到了岸边的石头才停下,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尤尼克……”妮娜的脸庞一下涨红,又一下煞白,嘴唇在哆嗦,“尤,尤尼克……你,你还好吗?听到我的话吗?回答我,你就动一下,我好怕……别、别开玩笑了,我要叫救护车了尤尼克”

    她放声大叫,堤岸边的身影还是一动不动,她整个人颤抖不止,眼泪汹涌了出来,往身上掏着手机……

    不,不,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