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咔嚓

    一张旧金山麦西恩警察局的嫌犯正面拘留照拍下,照片中是一个帅气的黑发少年,脸庞上是自然的微笑。

    嫌犯拘留信息:

    个人信息:

    名字:叶惟

    性别:男

    出生日期:02/19/1988

    民族:亚裔

    眼睛:深棕色

    头发:黑色

    身高:182cm

    体重:75kg

    ……

    ※※

    “什么!?”

    “他怎么到旧金山去了?打的是谁!?搞什么!”

    “多勒瑞斯公园?那就是全世界看到了!那是狗仔队吗?前助理?谁的前助理?”

    “这次公关没那么容易。他和迈克尔-安格拉诺打是因为女生,没有人会觉得两个青少年男生打架有多严重,还是对方先出手,那次的问题是喝酒。这次是暴力犯罪!我真不明白viy到底聪明还是蠢,马上要上《时代周刊》封面,现在暴力打人?”

    “现在最紧要的是让他别乱说话,别给少年法院提供什么把他移交成人法院的东西,别说一个词!”

    “天啊,惟,你疯了吗!?”

    ……

    洛杉矶比弗利山庄,中午时分,莉莉和几位好友吃过午餐,又到“咖啡豆和茶叶”咖啡馆闲歇。

    逛了一个上午,莉莉最终给惟买好的礼物是几盒teavana牌茶叶,他爱饮茶,茶叶比薯片饼干等显得有心意,但又是朋友间的心意,teavana牌价格适中,做礼物很适合。

    时间快下午1点了,她往椅边的手袋望了眼,利他林的半衰期短,早上和中午都要吃一次,晚上因为休息可以不吃,现下又到了服药点数……停药看看吧。

    她感觉最近的状态不错,不知是药物的效果还是真的恢复了,今天中午停一次药,看看下午和晚上的情况怎么样。

    “等会我们去看场电影不?”康妮提议说,在看着手机的翠丝特点头说:“我加入,我想看《金刚》,你们呢?”

    在对着化妆镜补妆的麦琪说:“我也加入,看什么都行。对了,现在不是有很多关于viy下部电影的新闻吗?”几位女生顿时都好奇的看向莉莉,康妮问道:“听说是大制作?”翠丝特说笑的道:“如果他拍《白雪公主》,我就去参加试镜。”

    “我也不太清楚。”莉莉低眸的笑了笑,“我想如果他真要拍大制作,机会最大的应该是《奇幻精灵事件薄》。”

    她的声音不经意间流露着一丝骄傲:“预算高、梦工厂的关系、图书影响力最大,还有少女主角,他对它的故事和题材也感兴趣。不过更可能会是《可爱的骨头》或者《灵魂冲浪人》,他独立制片,因为他不想当大制片厂的传声筒,他有自己的原则。”

    “ae!”、“这样的男生最帅了。”女孩们纷纷的赞慨,没有继续说这个话题,虽然莉莉和惟是朋友,说多了也不适合,换话题聊起即将的假期。

    过了一会,玩着手机的翠丝特忽然一声惊呼:“噢!”她看看众人,又看向手机,“有条新闻说惟在旧金山打人被捕。”

    “什么!?”、“开玩笑吧?”康妮和麦琪一听也都惊呼。

    莉莉颦起了双眉,一时懵了。

    “上面说的惟在旧金山袭击一对情侣,把他们都打伤了,他们被送往医院,惟被周围的人制服,然后被赶来的警察带回了警局拘留……”翠丝特越说越神情古怪,“惟把那个女人一拳打昏了,还骂她‘你该下地狱!婊-子。’”

    “不会是妮娜吧?”康妮惊讶的脱口,不知想了哪去。

    “不是妮娜,如果是她报道肯定写是她。”翠丝特摇头。

    “给我看看。”莉莉接过手机看起来,眼眸失了神采,轻声道:“惟不会随便打人和骂人的,这不是事情的全部……”

    ……

    周六这天一大清早,妮娜就起床了,出外晨跑兼溜顾小姐。

    虽然是冬天,健身不能偷懒!回到家后,她先练了一套瑜珈,接着是体操,这些都不能落下,一是正处于发育和塑形的关键时期,二是要漂亮身材好,三是要迷死尤尼克,其实都一样啦。

    快要吃早餐了,又转了顿呼啦圈,妮娜才肯停下,一身大汗淋漓,到卫生间洗了个澡,换上一身新购衣服,黑色露脐长袖上衣,灰白色短褶裙,看着穿衣镜中的自己,腰身纤细,双腿修长,转个身,侧面曲线玲珑,她感到心满意足。

    拿过手机对着镜子拍了张照片,发给尤尼克,附言:“想你,我要抱着你。”

    这时间他还在睡梦中,果然没有回复,妮娜继续拍了不同角度和神情的几张发去,“漂亮吗?”、“起床,起床!”、“晚上有惊喜!”、“告诉你好了,我买了套新内衣,haha!”、“你想我怎么给你庆祝?”……

    吃过早餐,这天白天准备和爸妈一起去采购圣诞物品,等待出门期间,她在客厅没闲着的做表演练习,为明年出演《魔女嘉莉》做好准备!已经看过旧版《嘉莉》了,也听尤尼克分析过,嘉莉是个有好几层变化的角色,要演好不简单。

    最好演的是疯狂的时候,妮娜对着手镜演着狰狞的表情,凶是凶了,不太满意,嘉莉不是个坏人,是受尽欺负的失控爆发,在毕业舞会被人淋猪血!想想都觉得可怕。

    但嘉莉还是一个好人,所以凶的同时要有迷茫,要有绝望,可又像迎来新生。

    “一种释放自我的扭曲力量!”这是尤尼克说的。

    真有道理。妮娜调整着情绪,想着被淋猪血的瞬间,原本以为的美好却是个彻底的嘲弄,恐怖,残酷……

    她演着演着突然噗通笑了,不行,今天真的没状态,太想他了!

    怎么今天过得这么慢!

    ……

    “叶惟涉嫌暴力伤人在旧金山被捕”aol

    “暴力天才?叶惟打人被捕!女受害者:他发疯了”今日美国

    “现场目击者:叶惟打人在先,他像要杀了那对情侣。”雅虎

    “viy被捕照和拘留照曝光,微笑示威:我永远不道歉!”tmz

    ……

    周六下午,索尔顿律师的旧金山同行好友查伯里律师以最快速度赶到麦西恩警察局,为叶惟办理了保释手续,离开警局。

    多洛丽丝两人方面已经提出了控告,因为叶惟未-满18岁,这个案子将交由旧金山少年法院审理。真是非常惊险,如果不是叶惟还有两个月才18岁,案子就要给成人法院审理了。

    然而事情并不是没有危险,由于叶惟接近成年,而且其心智远高于普通青少年甚至成人,有着天才的赞誉和成就。

    查伯里律师知道,一个不好,这案子就会被少年法院移交给成人法院。

    那完全是两回事,在少年法院审,就算入罪了,最多判个保护观察,一些社区服务和心理治疗,以及对原告赔偿,不用进少管所,不用坐牢。成人法院却有入狱的可能。

    更大的问题是viy不像通常的闯祸孩子,一点不怕,还十分强硬:“我不会和他们庭外和解。是的,我狠揍了他们,要坐牢就抓我去坐牢吧。”上到法庭这种态度的话,一定会坐牢。

    而在布瑞恩、赫尔曼-赖特、莱斯利-达特等人看来,在朱莉娅-罗伯茨看来,坐不坐牢,事情都太严重了!!

    颁奖季还没有结束!金球奖提名不是目标,奥斯卡提名才是!还有新项目、公众形象……怎么可能没有坏影响?

    多少看叶惟不顺眼的媒体和人们找着机会攻击他,之前还找不到,现在好了,他自己送上这种机会!多洛丽丝-帕拉克?他怎么就不明白,明星和前助理纠缠,不管真相如何,输的永远是明星!

    公众不相信明星,前助理随便说什么,却会有人相信,因为人都更倾向于弱势一方的说辞。

    所以历来对付前助理的最好办法就是无视,叶惟还去招惹!

    他们对事情不全部了解,只知道多洛丽丝是吉尔-塔沃曼的前家庭助理,她偷了什么东西,直接导致了叶惟和莉莉-柯林斯这对甜蜜恋人因误会而分手。就是这样,这也是公众可以了解和理解的真相,信不信是另一回事。

    听起来似乎还挺浪漫,他是因为爱情而出手,但他有女朋友,前爱情好了,但……

    “别把莉莉说进来。”叶惟下了公关限制,“多洛丽丝是我的前助理,她偷了我的东西,我找到她,争执,揍了她和她男朋友。”

    塔沃曼也已经第一时间联系上,要共同解决这件事。

    ……

    “他怎么找到多洛丽丝的?”塔沃曼听闻消息后,暴怒,忧心如焚。

    她隐瞒多洛丽丝的下落,不是为了保护多洛丽丝,是为了保护莉莉。就是怕发生这种事!

    没有证据能怎么?如果能抓多洛丽丝去坐牢,她当时就报案了。她选择低调处理,是因为哪怕闹得全世界知道,那女人不但没罪,还会因为这事成了一时的名人,趁机大肆向八卦娱乐媒体卖消息、做访谈、出书,还会胡说八道,多洛丽丝只会得到好处。

    而同时,莉莉成了真人秀主角,她的精神状态一定会大受影响。塔沃曼甚至不敢告诉她箱子被偷了。

    现在却比糟糕还要糟糕,莉莉的adhd复发了,叶惟把多洛丽丝打伤被捕。

    如果可以,塔沃曼想亲手打多洛丽丝一顿,但不行,这不是爱莉莉,这是害莉莉。

    可事情发生了就要解决,现在多洛丽丝掌握着主动,这就是英雄叶惟的事迹。

    她第一个电话打给了多洛丽丝:“别向媒体乱说话!你想要钱,我可以给你,你提到莉莉一个词,我不会给你一美元。”

    做助理的面试时就知道,保守秘密是有价值的,可以向想保密的人拿到远高于曝料的钱。多洛丽丝不是蠢蛋,不会立即就曝料失了价值,她控告着叶惟,案件没结束,她随时都能以她的意愿版本大爆料。

    多洛丽丝控制着事态,但金钱控制着她。

    第二个电话打给叶惟的团队。

    第三个电话打给莉莉,让塔沃曼更加忧心的是,莉莉已经知道了,声音非常低落,像失了灵魂,就如去年她和叶惟刚吵翻的那段时间,莉莉说:“这也是我的事,我想和惟说几句。”

    ……

    周六的夜幕初临洛杉矶,叶惟回到了布伦特伍德的家中,出庭时间还没定,没去多伦多倒不是被限制出境,是妮娜决然说要来洛杉矶,她还不清楚事情的缘由,但当她知道“老同学”是莉莉,她很生气。

    “我去洛杉矶,明天你给我说清楚。”一句话后,她挂了电话。

    也是他要回洛杉矶,因为老爸、老妈崩溃的勒令:“立即回来!”

    他很可能要被学校开除了,99%,赫德纳特老校长像死了长子的教父,打给他问了情况,严肃的话声发抖:“你是学校近年的代表人物,现在你让学校蒙羞!哈佛-西湖的声誉和学风被你严重损害,我们对暴力犯罪零容忍!荣誉守则第四条,你还记得吗?”

    是的,记得,“i-will-not-violate-the-person-of-others-or-the-person-of-the-school。(我不会侵犯别人或者学校里的人。)”

    七年级第一学期时,他们先在班会上宣誓了荣誉守则,然后在全校典礼上,齐声背诵宣言和单独上台往当届荣誉守则薄签署名字,签名薄放在图书馆里永久保存,现在去图书馆还能找到看。

    “荣誉守则第五条!?”

    “i-y-honesty-to-the-school-munity,and-i-expect-others-to-be-respon私ble-and-to-do-the-same。(我会向学校保证我的诚实,我期望其他人是负责任、讲道理的,我也会同样如此。)

    “你不负责任地侵犯别人。你的荣誉去哪了?”

    “先生,如果是对方先侵犯了你,又不讲道理,那该怎么办?我的名字依然证明着我的荣耀,我打他们正是因为良心的向导。”

    老校长几乎被气疯:“无论你的原因是什么,你的不理智行为已经让你的家人和学校蒙羞!这一次,学校不会再宽容你,你将面临严厉的惩处,你好好想想。”

    学校的荣誉审议委员会将通过审裁,裁定是否开除他出校。

    99%。去年他就差点被开除了,光是喝酒就足够他被开除好几次;还跟安格拉诺打,要不是对方先出手和他的成就、受同学们支持,哪能读到现在。学校对他不是宽容,是纵容,但这一次不会了。

    叶惟的心情很平静,其实自己极少有这种完全失去理智的时候,从小到大,他喜欢聪明地做事,达到目的却不惹麻烦,让别人无可奈何,他喜欢这样,也擅长这样。甚至面对凯文-托马斯那个几乎害他家破人亡的贱人时,他都能保持理智。

    也许那是因为悲剧未曾发生,所有一切都可以挽救,他都期盼过做梦梦反了。

    不是这一回,悲剧已经无法挽回……而且是和莉莉的悲剧,关于莉莉的事,他总是无法理智,一次,两次,也许永远。

    这时候,刚刚走进家门,叶惟就看见老爸、老妈沉怒着脸的站在那里,他张开双手,“嘿,来个拥抱?或者击掌?”

    “叶惟,你被禁足了!给我滚回你的房间去。”老妈怒冲冲的指向二楼。

    老爸迅速的一个“我帮不了你”的神情,厉声道:“儿子,你犯了个巨大的错误。”

    “我不那么认为,我告诉过你们多洛丽丝做过什么。”叶惟呼了一口气,“我不认为给她一拳有多过分,她才是罪犯。”

    “学校要开除你了!现在你是罪犯!给她一拳绝对不是好的处理方式。”老妈说着一下变了脸色,抑不住心中的难过和忧愁,也有着自责:“我疏忽了你的教育,我的错……”

    老爸搂搂她,目光多了几分真严厉:“我们会理解你,你做什么我们都能理解,可法律不会!别人也不会。儿子,就因为你一时冲动,你让坏人得逞了,你成了没道理的人,别人会说是你在欺负多洛丽丝,你是那个坏蛋了现在。你该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看着父母这样,叶惟心头也不好受,只是不说自己的想法也不好受:“我认为受外人误解没关系,受重要的人误解才有关系。别人怎么想我控制不了,不是我是个拍片者,我就要受大众看法的挟持、活在公众世界中!”

    他抬起右拳头,“我只是希望你们理解我的想法,我这一拳,也许不好,但一定不坏。”

    “妈妈对你有很多期望,没有一样是成了个暴力狂。”老妈摇摇头,眼睛红了,“回房间去,你被禁足了。”

    叶惟的肩膀被上来的老爸拍了拍,“去吧,你还没成年,我们还能管着你。”

    “爸爸……!”叶惟无奈,“你们永远都能管着我。拜托,妈妈,没那么严重……我很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非常对不起!”

    客厅那边露出朵朵张望的小脑袋,“怎么了?哥哥怎么了?”

    “我长蛀牙了。”叶惟向她笑了笑,向楼上走去,托托耷拉着耳朵跟随身后。

    “噢!活该,你偷食了我好多的糖果!”

    ……

    “惟,我想,我们需要谈谈。有空吗?”

    “有空,但我被禁足了,我妈妈现在比任何时候都妈妈。”

    “我打给乔。”

    莉莉就是莉莉,叶惟被老妈特许可以出去和她见一面,之后就要回家,莉莉负责监督。见面的地点是初中部校园,在这种时间,没有哪里比学校更安全和合适了。

    不到半小时车程就到达,夜空漆黑,看不到有星月,今晚似乎特别的寒冷。

    id证让叶惟通过保安亭,进得了被树木、矮墙和围栏围着的校园,也许很快就进不去了。往停车场停好车,他走向约定地的小树林,今晚学校该有活动,因为期末来复习的人也有,不乏人影。

    渐渐四周一片静瑟,冬风吹得树木发出沙沙的响声,叶惟就看到莉莉站在那边的路灯旁,身着蓝色白边小外套、白衬衣和白色直筒长裤,双手拿着一个手包。在昏黄灯光的照映下,她露额头扎起、两侧披垂的长发泛着一层柔光,十分优雅。

    “晚上好,莉莉。”叶惟走近上去,只见莉莉的神情平静如湖水,双眸一眨不眨的望着他。

    他微露自嘲的笑容,“我已经感觉到你要骂我了,是的,我违反校规了,女会长大人。”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一拳把她打死了。”莉莉开声说话,有点沙哑,眸子似有泪光,“你要怎么办,坐十几年的牢?那一拳是有可能毁掉一切的,我是说一切,一切的一切!”

    叶惟看着她的眼睛,确定那是泪光,“我对不起……我当时失去理智了,他们说着无耻的话,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你在想什么?为什么?”莉莉望向了别处,又转头过来,“为什么?”

    “不为什么,她做了什么就是为什么。”叶惟深呼吸,“她欠我们一个道歉,尤其是你的。”

    莉莉来回走了几步,神色越发的怒,话声越发的高:“你,你!你做什么?有用吗?什么道歉,我只是说说……有用吗?!她是个混蛋,谁在乎她啊,你是个白痴,不要奥斯卡提名了吗?!你个白痴……”

    她涨红了脸,声音在颤抖:“你个白痴,你个白痴……多少人拿你当偶像,喜爱崇拜着你,你去暴力犯罪,你个白痴。就因为那个白痴女人……你嫌她毁得还不够多吗?你还想怎么样,你还想她毁掉多少!?”

    “莉莉,相比奥斯卡提名,这是更重要的……”叶惟也不知要说什么,面对她的怒火,总是无法冷静。

    “什么东西?你疯了,你跟安东尼-佩利卡诺那种人打交道!?”莉莉又急又怒,又像有失望、有沮丧,“你知道那是什么人吗?你的名字不应该和他们联系到一起,这不是你!这不是我们!”

    “他们只知道我要找多洛丽丝,我也只委托他们做这事。”叶惟的话声发沉。

    莉莉摇着头,抬起手包按着额头,“不,不应该这样,你不应该找他们,今天不应该在旧金山,更不应该打人。你以为我喜欢这样?我发誓过!我永远不要因为这种破事上娱乐新闻,你个白痴!!!”

    她猛一下把手包扔向了他

    “现在谁暴力了……”叶惟接住飞来的手包,手掌有点疼,不禁的道:“是我自己要她的道歉,我打她全为了我自己,行了吗?”

    “这不酷,这一点都不酷,这是愚蠢!”莉莉微喘着气,怒瞪着他,“你认为这是酷?这不是酷,惟,这不是酷……”

    “我没说这是酷。”叶惟不去看她,望着上方的夜空,免得情绪愈加失控,“为什么一定要酷不酷?一定要对或错?有些事情是不能去定义的,是超越这些定义的……莉莉,我知道你不想卷入这种事,但是,我当时一想起……我就……”

    莉莉沉默了好一会,骤然爆发般:“你想说你是因为我才失控?看着我!你想我怎么样?‘真好,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们明白不是这样,我们做不了什么朋友!我们这样根本不对,这是自欺欺人。”

    她深吸一口气,竭力忍着什么,双眸涌满了泪水,“你做什么?你说向前看,可你整天就在旁边,怎么向前看?我做什么?看看现在,像偷情一样,事情越来越古怪,该停止了,停止!”

    “……”叶惟皱着眉头,被她突然的这番话击得心头空白,无话可说。

    “我们以为行,其实不行的。”莉莉低着双眸,他看来了,她却没去看他,“我们可以做朋友,看到就点点头,看不到就不要联系,就这样的朋友,不要再谈心什么,不要为了对方去打人,没有其它一切。”

    她的脸容泛起疲惫,“我听说你不愿意庭外和解,我管不来,如果你想自己好和想我好,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的,你说得对……我同意。”叶惟把手包递回给她,心中道:莉莉,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永远尊重你的意愿,不管那是什么。说道:“的确,我们的关系很奇怪,停止吧。我会尝试庭外和解,不一定能行,但我会尝试。”

    手指碰到了她的手指,收回手时已是握紧拳头,他沉声道:“我从来没有想过伤害你,我很对不起。”

    “别说了,走吧……”莉莉依然不去看他,“你就走吧……”

    “圣诞快乐,新年快乐。我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跟你说,先说好了。”叶惟哂然的笑,“情人节快乐,复活节快乐,春假快乐,生日快乐,愚人节快乐……”

    “你就走,还在罗嗦什么。”她低着头,“不要再搞那么多事了,你就走。”

    “所有一切节日都祝你快乐,天下最快乐的快乐。”叶惟看着她,深深的看着,那眼睛,那眉毛,那鼻子,那嘴巴……猛然转身离去,要是知道这次见面会这样,他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来。

    突然,脚步声响,他被人从背后抱住,是她,她紧紧地抱着,双肩颤动,隐有抽泣的声音……

    过了一阵,她的哽咽穿破寂静:“我累了,我不能继续这样了……惟,我累了,我真的、真的累了……”没了声音,又过了一阵,“就当我刚才的话没说过,我最近有些诡异……我只是感觉迷失了,我累了……”

    “我知道,我们什么都知道,全是我的错,我搞砸了。”叶惟温声的说,抓着身上她的双手放

第355章 你道歉还是不    “妮娜,我临时有件急事,赶不上今晚的航班了。没什么,一个老同学的事,你不认识的。我想,要明天晚上到了,我也想你,但是……嗯明天晚上见,我这就忙去,晚安。”

    乌黑的夜幕下,洛杉矶国际机场,一架驶往旧金山的飞机起飞了,直冲上云宵。

    12月17日星期六,旧金山的清晨有种宁静的美,晨光照洒着金门大桥,电缆车叮当响的穿梭在高低起伏的城市之中,这份沉淀就连浓郁的圣诞气氛也比不过。休闲的周末使人们提早过节般,游人在雾霭中体会着它的魅力。

    诺伊谷区25街,一个年青女人正离开所住的普通公寓楼,她大约二十七八岁,一头金发,戴着个黑框眼镜,休闲装束,像个高尚的白领。她往停靠在路边的车子走去,没有注意不远处郁金香树边的一道身影。

    “多洛丽丝-帕拉克!!!”

    一声暴喝骤然响起,年青女人惊讶地转头看去,只见一个高大的华裔少年大步走来,他身着套头红外套和牛仔裤,眼神充满着凌厉的怒火,她愣住了,当然认得这个是谁。

    “我在莉莉家见过你,你也认识我。”叶惟竭力压着愤怒,沉声有点发颤:“你个婊子,你偷了莉莉装着关于我的东西的箱子,你扔到了垃圾场,一个拾荒者捡到,竟然到了我的手上。这就是该死的你!”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认识你!”多洛丽丝故作镇定的打开车门要走人。

    砰的一声重响,叶惟推得车门关上,看到她毫无歉意悔意,怒火越发地熊熊。

    能找到她真是费了一番工夫,8月份就开始找了。塔沃曼不肯给联系方式,他就重金委托了好莱坞顶级的私家侦探安东尼-佩利卡诺调查她的下落。他不喜欢跟这些比狗仔队还恶劣的人来往,但为了找到眼前这女人,不得不。

    因为他要求不能打扰塔沃曼和莉莉的生活,像窃听塔沃曼的电话这种事绝对不行,所以一直没什么突破。直至前一阵他和妮娜的恋情公布,又传出与莉莉的绯闻,多洛丽丝死性不改地试图向小报卖消息,这才被查出。

    昨晚收到消息后,叶惟当即来到旧金山,在酒店一整晚都没有睡着,辗转反侧,无数的思绪占据着精神。

    “你想怎么样,再骚扰我,我报警了!”多洛丽丝大声地威胁,又想开车门。

    叶惟的手重重地按着,沉声道:“因为你愚蠢的贪念,你毁了别人的生活!你让别人承受巨大的痛苦,难道你就不愧疚吗?”

    “我都说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多洛丽丝看看周围无人的街道,又威胁说:“viy,你不会想我报警的。”

    “是吗?”叶惟冷笑了声,“我已经掌握你偷窃的证据了,你有很多头发落在那箱子里,足够抓你去坐牢!”看着她脸上闪过惊慌,他又道:“我只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但你非要闹我可以陪你闹到最大,让全世界知道你的丑行,你还要坐牢。”

    多洛丽丝后退了两步,神情变幻又镇定下来,“我不知道你说什么,这在法律上说不通。”

    “你可以试试。”叶惟望着她,“你知道莉莉,你知道她是个多么善良多么好的女孩!”愤怒忍不住就爆发,“她对谁都总是很有礼貌,她连粗口都不想说一句!她有对你耍过大小姐脾气吗?她什么都没有做错,可你做了些什么?”

    “疯子……”多洛丽丝往北面的商业中心24街快步走去。

    叶惟走了上去挡在前面,“我不是来让你承认自己的罪过,我只是要你给莉莉一个道歉,告诉她你很对不起!”

    “你最好走开!”多洛丽丝漠然不为所动,突然大叫起来:“救命,谁帮帮我!”

    远处有人望来并走来,街道两边的房屋也纷纷有动静,叶惟捏着拳头,强压怒火的道:“你伤害了一个善良的女孩,你他马的人渣,我希望你还能有点人性!你可以等会悄悄打给她,只要给她道歉就好。”

    多洛丽丝根本不理会,走回车边开车走人。

    “你好好想一想!你伤害的是个善良女孩,向她道歉是救赎你自己!”

    ……

    洛杉矶,莉莉和几位好友一起到比弗利山庄商业街购物,主要是圣诞和新年礼物,谁的礼物都好买,就是一个人……

    原本想好的是送一瓶幸运星给他,祝他能获得奥斯卡提名,不亲手折应该不算暧昧。

    今天越想越觉得不适合,还是像女朋友而不是朋友送的礼物。逛来逛去都找不到好的,忽而想送一本书,或者送一部电影的珍藏版dvd,但什么书?什么电影?什么样的内容才适合?讲友谊的?也许宠物电影?动画电影?

    她感觉也不好,送点吃的?一包薯片、一袋坚果之类,这样肯定没问题了。

    “就一包薯片!?”仿佛听到他不满的惊呼,“我甚至都不喜欢吃薯片!”

    以前从没送过他这么“敷衍”的礼物,还要是圣诞和新年,一想到这,她就一阵阵心乱,不知怎么是好。

    ……

    “终剪权?你说真的?viy想要终剪权?不行。布瑞恩,《我盛大的同志婚礼》是亚当的电影,所有亚当的电影权力最大的人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亚当-桑德勒。viy在商业喜剧方面跟亚当还有得学,终剪权真不能给你们,环球那边也不会同意。”

    结束了这不愉快的通话后,“快乐麦迪逊”的合伙人、项目制片人之一杰克-吉尔拉普托大骂了声,“狂妄小子!真敢开条件!”

    “如果是这样……我们得重新考虑,我是真想把《黑暗崛起》交给viy,但老实说,他还拿不到终剪权,fox不可能同意,这可是个大制作项目。如果他拍好第一部,有了成绩,拍续集的时候我会支持你们拿终剪,现在办不到。”

    挂了电话,制片人马克-普莱特失望地摇头,小子还就是小子,有点成绩就发狂,他知不知道《黑暗崛起》志在制作成《哈利波特》!克里斯-哥伦布都没有终剪权,多少大导演都没有,怎么给他?以为有金球提名就可以横着来?这样就等着被遗忘吧。

    每年都好些提名人,能拍这种大制作的有几个?那小子连什么是大制作都没有理解。

    “《生化危机》三部曲到最后一部了,他没有拍前两部,在总体风格上面可能不太好把握,所以终剪权没什么好谈,我自己都没见过这东西。这故事一直由我负责改编,我和他可以商量剧本,但我们明年六月前就必须开拍,还只有半年时间筹备,导演要尽快定下来,没多少时间谈这些了。布瑞恩,我是诚意邀请viy执导,希望你们也拿出诚意。”

    放下手机,保罗-安德森露出苦笑,果然被米拉说对了,“viy?不可能,你看他像会听你说的人吗?你的导演总票房还不如他。”是不如他,可叶惟要终剪权,这就……哪有公司会肯。

    “这不行,这怎么行?这是个大制片厂商业项目!布瑞恩,你们的要求有些业余了,终剪权不是viy现在的资本就能有的,他还始终是个17岁的青少年,不稳定因素太多了,没人敢把这么大权力给他,就算有,绝对不会是华纳兄弟。”

    《北极的圣诞老人兄弟》虽然是弱势追求者,一旦谈及终剪权就变得不同,制片人杰西-尼尔森都没兴趣再谈下去。就算她支持又能怎么样,她去和华纳兄弟公司高层一讲,她都被嘲笑。

    这是她在几年前《不一样的爸爸》(导制编,2200万制片费,全球票房9781万,1项奥斯卡提名,imdb-7。6分)后的第一个项目,终剪权是什么,她真不知道。

    ……

    【环游世界行程计划(p。s。整个夏天版本)

    第一站:亚洲

    时间:6月-7月

    1中国:北京、上海、香港、台湾、成都、西安……p。s。要去看大熊猫,长城,兵马俑。

    2日本,韩国,可能不去,尤尼克不喜欢日本

    3还不知道,考虑要不要去南亚,那里有漂亮的海滩,但有海啸的危险

    第二站:澳洲

    时间:7月上旬

    第三站:欧洲

    时间:7月中旬-8月中旬

    第四站:南美洲

    时间:8月中旬-下旬回北美】

    多伦多,周五晚上,女生卧室里,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计划书初稿,妮娜不由偷笑,他说由她来安排行程,她对哪里感兴趣、想在哪里多玩几天,怎么安排都行。她乐意接受这任务,就是要查很多的旅游资讯。

    欧洲站是不是应该减短一半,去非洲?马上的圣诞假期就到欧洲玩,玩得够多的了,该去非洲大草原看大象!

    她按动键盘改写起来:

    【第三站:欧洲

    时间:7月中旬-8月

    第四站:非洲

    时间:8月-8月中旬】

    这时候忽然手机响了,一看是尤尼克打来,妮娜开心的接通:“嗨,宝贝。噢……什么事?严重吗?哦好,好啦,明天晚上见,聊一会?哦,反正我快睡觉了,晚安。”

    被挂断,她撅了撅嘴,少了一天!本来准备好明天好好庆祝获提名的,什么同学啊,周末还打扰!

    尤尼克的声音听着也很郁闷,难为他了,他人就是太好,别人叫帮忙都不会拒绝。

    “不生气,继续做计划!”

    【第五站:南美洲】

    ……

    旧金山,多勒瑞斯公园,周末的上午这里已是一片热闹,明媚的阳光下,山坡草地上四处有人晒太阳、野餐、看书或玩耍。

    “他在跟踪我。”搬到旧金山后,多洛丽丝很常到这个与自己同名的著名公园玩,本以为又是一个悠闲周末,却被突然出现的叶惟接连骚扰,这人疯了吗?他就跟在后面不远。

    她知道自己被叶惟的团队跟踪了,有点慌乱,却更知道绝不能落口实,什么道歉,省省吧!

    怎么弗雷特还没到?多洛丽丝一边快步往前走去,一边发短信给男朋友:“我正被人跟踪!叶惟,那个电影天才,他发疯了……”

    她回头看看,叶惟不见了,沉声突然从前面传来。

    “多洛丽丝。”

    只见叶惟就站在前面五、六步开外,绷着脸庞,“事情很简单,我不奢望你会真心感到愧疚,你就给莉莉一句对不起,什么都不用多说,就一句‘莉莉,对不起’,连你的名字都不用说。”

    “你们老强迫我承认我没做过的一件事,嗨高了吗?”多洛丽丝被迫得烦躁,从一群练瑜珈的人旁边走过,见叶惟还跟着,她威胁道:“我这就报警,叶惟,看谁输不起,是我,还是你一个大明星!”

    “你最清楚自己有没有做过。”叶惟握紧了双拳,往昔的一幕幕不断冲击心头,莉莉的笑声犹在耳边“惟”、“我的大人”……

    想到她曾经的茫然、痛苦,一切对她都那么不公平,突然他和别的女孩接吻了,突然他不再挽回,突然他有了新女朋友,都是他的错,可她是怎么熬过来的……8月14号那个夜晚,她的哭泣……

    叶惟浑身都在怒颤,睁圆着双目,“只是一个该死的道歉,你有什么不能说?想想莉莉!!!就不能让她好受一些?!”

    “我没有做!”多洛丽丝继续大步走要摆脱他,也怒道:“她丢了她的东西,关我什么事?为什么你不怀疑她母亲,吉尔-塔沃曼,那女人恨不得你们完蛋,是她一直跟莉莉说‘没事,会过去的’,那女人都没有试过给你们调和一下,她扔了你们的箱子!她老公被个亚裔女人抢走,她恨亚裔!还有莉莉,你真以为她有多喜欢你,她那时候同时交往好几个人!”

    “哈哈。”叶惟一声冷笑,“你道歉还是不?”

    “你疯了!”多洛丽丝拿着手机就报警,“看谁输不起!”

    周围草地上的游人都被争吵声引来目光,这时一个年青男人奔来,一身一看就知道没少去健身房的肌肉,“还真是你!”

    “弗雷特!”多洛丽丝立时叫了声,“这疯子跟踪我一天了!”

    年青男子一走近就向叶惟凶恶地叫骂:“别以为你是名人我就怕你,你个小鸡屎!”

    “现在,给莉莉道歉!”叶惟并不理他,仍然望着多洛丽丝。

    “她向我道歉才对,害我被你这疯子纠缠……!”多洛丽丝话音未落,就惊愕地看到一只拳头挥来,本能地要闪躲……

    叶惟骤然挥出了早已握了很久的右拳,长这么大只有过两次打女人,第一次是小学二年级时打一个五年级的女校霸,那婆娘以为他好欺负,第二次是现在。

    “再说,我为什么要帮你?”

    “所以我说得一点没错,你就是个……就是个……”

    “想说脏话?说吧,说吧。”

    “你就是个小流氓!”

    嘭!一拳正中多洛丽丝的左侧脸,她发出一声惨叫,昏厥般倒地而去。弗雷特一愣后就挥拳打向叶惟,叶惟一下闪避,趁对方重心不稳地前冲,一脚踹向他的后膝,弗雷特顿时往前摔去

    叶惟猛地连连出脚,踹打着弗雷特,四周都有游人要阻止的叫喊着奔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