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尤尼克,起床了没!金球奖的提名要公布了,快起床,快快快!”

    13号星期二这天清晨,洛杉矶天空还没有放亮,叶惟被妮娜的来电叫醒,听着她热切的话声从手机传出,他睁着睡眼瞥了瞥床头钟,才5点不到,5点半才公布。

    他继续闭目补睡,手机就放在侧脸上,懒声道:“5点?真有人会起床看吗?”

    “当然,比如你!”妮娜的欢笑传来,“你还没起?快啊!昨晚跟我说晚安后出去玩了?没?那赖什么床!”

    “我这边5点……你知道我要睡到6点的……”

    “今天不行!就现在,起身。喂怎么你都不兴奋?那个评委?那又不是我们的责任。”

    “不关那评委的事,我只是讨厌早起。”叶惟拗不过她,拿着手机坐了起身,妮娜笑说着“不是我,我这边已经8点了!”他一边下床,一边问道:“你在学校看?”她应道:“是啊,就在理论课的课室里,不只是我,大家都会看。”

    “时差也就这点好处了。”叶惟笑了声,赤着脚往房间外走去,“我先去卫生间,等会打回给你。”

    “别,要上课了,短信!”妮娜抑不住激动,“快快快,天啊,你很可能将会创造历史,怎么能这么散漫?快给我收拾好,然后坐到沙发去……”她突然停住,呵呵讪笑道:“没有提名也不要紧,其实你已经创造历史了,我不是说一定要有提名才好……”

    “我明白你的意思。爱你,想你。”叶惟结束了通话,看起有很多新短信的短信箱,嘿还真有人起床看,吉娅大师几分钟前发来的“天才,别说你还在睡觉。”安娜索菲亚的“在看电视!”丹佛6点了吧?

    他看着一条条短信,看到楼下有灯光,不用说,老爸老妈早就扎营般守在那里。

    金球奖,颁奖季的重大一役,最大的奥斯卡风向标,要揭晓提名了。

    ……

    多么热闹的一个清晨!

    为了金球奖,今天早起的、彻夜未眠的都有很多人,有人在卧室,有人在客厅,有人在办公室……媒体记者们已是备战状态,准备着第一时间抢发新闻稿;公关人员们等待着结果,没有谁不紧张。

    赫尔曼-赖特一夜都睡不着,金球奖不等于奥斯卡,但如果金球都没有表现,也就很难有什么声势。lms的评价口碑还高于去年的《杯酒人生》,而它收获7项金球提名,要是lms比这差太多,那他这个公关领班可以从公关界滚蛋了。

    350万公关费已经使得他不再有借口,lms至少要拿到“音乐喜剧类最佳影片”在内的5项提名才算合格。

    因为工作而密切关注的,当然还有经纪经理人员。

    布瑞恩-斯伯莱尔在看着电视,viy能否一飞冲天对他的事业真有着不轻的影响。

    加里-高兹曼在看着,发了多年的奥斯卡提名梦,今天会不会有圆梦的曙光?17岁的神童,能行吗?

    梦工厂不只是lms在冲奖,还有未上映的《慕尼黑惨案》。

    就算是老江湖,也不会怠慢这种行业大事,身为《慕尼黑惨案》的制片人之一,凯瑟琳-肯尼迪就在卧室看着,这时她与丈夫弗兰克-马歇尔谈起叶惟,“听说他的招待会表现很好。”

    “那不奇怪,他拿到提名,对《奇幻精灵事件薄》是好事。”马歇尔说,“他到底还在考虑什么?”

    “还是担心着他的权力太小,叶虽然是个青少年,心非常大。他拿到提名,对这项目其实不一定是好事。”

    不只是梦工厂在冲奖,六大和它们各集团的各独立公司,焦点、福克斯探照灯、新线……还有独立公司的独苗狮门,数不清那么多人、那么多小圈子。甚至同一家公司,詹姆斯-沙姆士和大卫-林德都分作两个派系,这场竞争已经到了最后的决战时刻。

    彼得-杰克逊夫妇也在看着,明天上映的《金刚》也是竞逐颁奖季的一员。

    “那小子可真诡异。”谈起叶惟,杰克逊就有点恼,不知怎么的就打架曝光,现在被叶惟一闹,tlb的改编权争夺战他们竟然处于落后。不过大制片厂正招揽着叶惟,这是他们反攻的好机会。

    弗兰-威尔士说道:“如果他有提名,我们没有,我怕他向西伯德说我们只会拍《魔戒》和恐怖片。”

    “他不那样说就有鬼了。”

    有可能获提名的《金刚》剧组成员们在关注,lms成员们在关注,《断背山》、《暴力史》、《与歌同行》……

    很多的影迷粉丝也在关注,由于时差,东部时区的人们已经在上班上学,中央时区的人们还在清晨……有人吃着早餐看电视,也有人往网络上刷新,有人以通短信、电邮来了解最新情况。

    不只是北美,全球范围的线上线下娱乐媒体、关注的民众,都期待着紧张着这份金球奖提名名单。

    ……

    水龙头的水流哗哗响,卫生间洗手盆上的墙面镜中,一个身着睡衣的少女正用凉水轻拍自己的脸蛋,擦抹那两道英气粗眉。

    过得一会,莉莉走出卧室卫生间,走到床头柜前,望着那一小瓶标着“日talin”的药瓶。她抿了抿嘴,拿起药瓶打开,倒出一颗圆白的药片放进嘴巴,拿过水杯一口水服了下去。

    阳台外的天空漆黑,她出了房间,来到楼下的会客厅,开启了电视,往时尚沙发坐下,拿着遥控器把音量调低一些。

    “莉莉?”塔沃曼也从楼上走了下来,神情掩不住心中的关切。

    “早上好,妈妈。”莉莉看了她一眼,眸光又转回电视,报告着道:“没有失眠,没有焦虑,没有异常,被闹钟叫醒的,看金球奖提名公布,还有早上的药吃过了。”

    塔沃曼点点头,往女儿旁边坐下。被母亲打量个不停,莉莉轻笑了声:“什么?你都这样一周了。别担心,我的精神状态很好,我感觉再吃一个星期药就可以停掉,继续吃会让我全科a+的,那就不酷了。”

    听到女儿的自嘲,塔沃曼心头百般滋味,笑着搂了搂她,道:“不管什么成绩,妈妈都为你骄傲。”

    “为viy骄傲吧,你喜欢他的电影的话。”莉莉拿起遥控器把音量调高回来。

    “惟这年轻人真的很了不起。”塔沃曼说,看着电视屏幕上的nbc频道,“希望他能获得提名。”

    莉莉嗯了声,不怎么想说话,拿过手机按动查看。

    当时间接近5点半,电视响起了明快的音乐声,在希尔顿酒店的卢外现场,一位红色低胸晚礼服的少女手持信封走到玻璃讲台前,飘逸的金色长发,靓丽的微笑。在她身后的荧屏左边立着一块显示着golden-globe的led大屏幕。

    达科塔-约翰逊,莉莉认识她,普通朋友。

    塔沃曼也认识这女孩,唐-约翰逊和梅兰尼-格里菲斯的女儿,跟莉莉同龄,本届的金球奖小姐。

    每届金球奖都会选出一名“金球奖先生/小姐”作为形象代表、公布提名和在颁奖晚宴协助司仪。获选者都是演艺界名人的后代。近年来趋于年轻化,这五、六年的获选者都在20岁以下。

    “明年我们报名不?”塔沃曼活跃气氛地问,其实不会让莉莉在成年前忙这些,尤其现在的情况……

    “不是很有兴趣。”莉莉摇摇头,如果是今年……也许今年该报名的,由她念出惟提名最佳导演,那真好。

    与此同时,电视屏幕中的红裙少女笑道:“女士们先生们,我是达科塔-约翰逊,这里是第63届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提名名单的揭晓现场,接下来大家会看到2005年里最优秀的影视作品和影人得到嘉奖。”

    “首先公布的是电影奖项。”她低头打开手上的信封,“它们是……”

    莉莉的心情顿时为之紧张起来,达科塔,说吧。

    这一刻,电视前的所有观众,都紧张的望着那信封!

第349章 敬尼克-道格拉斯    12月10日,2005年

    第31届洛杉矶影评人协会奖(lafca)公布:

    【最佳影片:《断背山》;第二名:《暴力史》

    最佳导演:李安,《断背山》;第二名:大卫-柯南伯格,《暴力史》

    最佳男主角:菲利普-塞默-霍夫曼,《卡波特》;第二名:希斯-莱杰,《断背山》

    最佳女主角:维拉-法梅加,《深入骨头》;第二名:朱迪-丹奇,《亨德逊夫人敬献》

    最佳男配角:威廉-赫特,《暴力史》;第二名:弗兰克-兰格拉,《好运,晚安》

    最佳女配角:凯瑟琳-基纳,《四十岁的老处男》、《杰克和罗斯的情歌》和《翻译风波》;第二名:阿比吉尔-布莱斯林,《阳光小美女》

    最佳剧本(平局):丹-福特曼,《卡波特》;迈克尔-阿恩特,《阳光小美女》

    ……

    新一代奖:叶惟

    终身成就奖:理查德-威德马克】

    美国三大影评人协会奖,洛杉矶、纽约、芝加哥,是奥斯卡重要的风向标。

    lafca的公布宣告着颁奖季正式拉开序幕,11号、12号都将有多个影评人奖揭晓,13号金球奖宣布提名名单,然后直至明年3月初的奥斯卡,平均三四天就有一个奖揭晓。

    作为今年最早颁出的奖,又是重要的奖,lafca的结果让北美媒体们争相报道,全球娱乐媒体也跟着引述。

    囊括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的《断背山》成为最大赢家,不过lafca近10年来的最佳影片虽然100%提名奥斯卡,却无一能最终获奖,《断背山》能不能打破这个魔咒就不得而知了。

    《阳光小美女》拿下了最佳剧本,而叶惟,终于有了校外零的突破!

    亲惟媒体们都一片欢呼激赞,“刷新年龄纪录”、“最年轻”是其中的关键词,31年来lafca颁了30个新一代奖,最年轻得奖者是朱迪-福斯特,1976年《出租车司机》,那时她14岁。

    但福斯特是演员,岁的西恩-潘、19岁的莱昂纳多、19岁的斯嘉丽-约翰逊,18岁的劳拉-邓恩,他们都拿过这个奖。而在导演方面,大都在30-45岁,年轻的有29岁的斯派克-李、岁的约翰-辛格顿,这两位黑人导演是前二纪录保持者。

    辛格顿是叶惟崛起的最大受害者,他的纪录似乎都要不保,17岁的叶惟以导演身份拿奖,仅次于福斯特。

    17岁,绝对的新一代。

    尽管没有进入最佳导演前二,叶惟零的突破却是一场大胜利,这就像冲破了封印,对这位天才少年,可以嘉奖了。

    其实这结果跟公关没什么关系,赫尔曼-赖特像中了彩票,叶惟的优势太大了,大到如果不把新一代奖给他,外界就得质疑lafca的可靠度!今年不给叶惟,还能给谁?给布莱斯林?

    拿到该奖,也代表叶惟已是赢下了洛杉矶战线!

    “终于可以开香槟庆祝了!”无数的亲惟影迷粉丝为之欢欣,坐等13号金球奖公布提名!

    ※※

    一部电影想在颁奖季有所作为,当然离不开公关活动,任何竞选都离不开,最多的是总统竞选。

    没有电视辩论,对金球奖的主要公关是招待会,请评委们一场吃喝,冲奖的剧组明星出席交流游说,大家都高兴,印象分也有了。这跟金球奖评委人数现在也就80多有关,而对于有6000多评委的奥斯卡,试看dvd才是致命武器。

    10月-11月是金球奖公关活动的高峰期,当lms的公关费提高到350万,为金球办一场两场鸡尾酒会,赖特眉头都不皱一下。

    “由我们这些人谈失败者,听上去像是个巨大的讽刺,看看周围。”

    夜幕下,比弗利山希尔顿酒店,一场梦工厂招待会正在举行,lms剧组线上有叶惟、艾伦-阿金、迈克尔-阿恩特出席。

    豪华宽大的宴会厅里,明亮灯光照耀,半正式晚装的嘉宾们手持酒水,三三两两地交谈,有轻笑声响起,气氛一片和洽。

    全场最大一圈聚集不是赖特等哪个公关人员,而是一个黑发少年,十几个影评人在他周围,听着他对影片的导演阐述。

    “一个高档酒店里的会厅,每个人都像上流名人,谈着失败者。”他拿着一杯果汁,脸上是自信从容的微笑。

    “呵呵呵……”影评人们纷纷轻笑,其中名为凯伦-马丁的一个中年男人笑道:“viy,谈战争的人可不全是有上过战场。”

    “是的,我是说,我们这里每一个人。”叶惟环顾着众人,话声富有感染力:“每个人随时都可能成为一个失败者,失去一切。成功者和失败者的界限没有多大,这是《阳光小美女》想说的话题之一。”

    走来听着的阿恩特点点头,道:“几年前,我还只是个辞职了专心写作的人,住在布鲁克林一间没有电梯的小公寓里,靠着一些积蓄紧巴巴地过日子。那时候,我真没想到我现在会站在这里和大家交流。”

    “我也是。”叶惟笑了笑,“但这不是个励志故事。也许你努力了很多很多,最后得到的是失败。相比得到成功,这是更经常的情况。美国梦向来不怎么关心追梦的失败者,我认为他们是追梦不可或缺的一大半。”

    众人微微点头,饮着鸡尾酒,都满脸认真,就不知有几个真有同感。

    “这个时代越来越少人相信美国梦了,因为越来越多人是失败者,而且不再心怀阳光。我们很容易落入黑暗,给一切找上借口,这很容易;但坦然地面对成败,就算身处黑暗,也保持自己的光芒,这非常难。我们总是介乎两者之间,有时候能做到,有时候不能。”

    叶惟的话声传向四周,不远处的赖特看着影评人们又点头,心中喜悦!viy的表现超乎预想的好,比老手还老手。

    “我赞同一句话,这个世界是灰色的。”叶惟饮了口果汁,摊摊左手掌,“我们都是普通人,没有人是完美的。在lms里,情况也正是这样,你们知道很多人说‘詹金丝女士’是个坏蛋。”

    “梅丽尔-斯特里普演得真好。”、“又一次杰出的演绎。”影评人们不由地说着。

    “事实上她在片场的那几天,我的工作顺利了很多。多么让人尊敬的人物,一看到她,大家都更用心了。我称为‘斯特里普效应’。”叶惟笑说,“也许我能凭它拿个最佳科学电影人奖?说笑,我还是喜欢最佳导演。”

    众人又一片轻笑,没有人离去,越发多人的围过来,真是见着面,才知道什么叫神童,像个奇迹。

    “詹金丝女士不是个纯粹的坏蛋。”叶惟说回电影,“也许她是个动物保护者,她常年给一些慈善机构捐大笔的钱,你能说她是坏蛋吗?只是在电影中那个时刻,她展现的是自己冷酷的一面。

    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她也没有做错什么。胡佛一家的确迟到了,规定就是规定,为什么就要给你通融?人家办选美比赛,你们一家人来捣乱,叫警察抓你们又有什么问题?这是詹金丝女士的角度,胡佛家才是坏蛋。”

    众人思索着地点头,叶惟皱着剑眉的又道:“每个人都不会只有一面,人性是个复杂、往往矛盾的东西。我不知道什么是真理,但我认为可以这么看,每个人既失败又成功,既黑暗又阳光,既好又坏,我们都在挣扎。”

    是的。赫尔曼-赖特啧啧赞叹,我在公关界挣扎了这么多年,终于要熬出头了!

    有lms那样的成绩,有viy这样的表现,不拿提名都不可能。

    看看这些外国记者们,他们明显都被viy迷倒了,天才的魅力!

    ※※

    12月10日,北美电影颁奖季拉开帷幕之际,突然从欧洲传来了一条噩耗,震惊了好莱坞,震惊了世人。

    原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hfpa)的成员之一,年仅40岁的爱尔兰记者,尼克-道格拉斯(nick-douglas)在北爱尔兰一家他曾经工作过的小商店中自缢身亡。

    已有61年历史的金球奖像所有事物那样,从小做大、渐渐有了影响力、有丑闻有改革,再越来越规范。

    在历史长河中,最大的争议事件发生在1982年,女演员皮亚-佐多拉以其在《蝴蝶》里平庸的表现赢下了最佳新人女演员奖(该奖后来被取消),被人曝出,原来是她的千万富翁丈夫请了hfpa全体评委去拉斯维加斯玩了一趟。

    丑闻被曝光,hfpa顿时落入漩涡,虽然hfpa郑重道歉兼偿还了那笔费用,但金球奖的声誉跌到了谷底,一度什么都不是。经过近20多年来越发地加强管理,多年没有丑闻,声誉才算回升。

    hfpa现有86位成员,每年只吸纳5名新会员,但因为需要老会员全票通过才行,所以每年下来只有一个新会员。

    这些外国影评人不全是著名人物,有近一半是自由记者和小报记者,而这一半人的存在向来是金球奖被质疑其专业性的一大方面。不过,《la周刊》的知名影评人约翰-鲍尔说得很经典:“虽然金球奖的评委基本上都是白痴,但他们经常做出比那些奥斯卡评委更高明的选择。”

    白痴,尼克-道格拉斯是其中一个。他为爱尔兰的八卦杂志《大件事》(逼g-buzz)写了12年专栏,成为hfpa会员3年,但在去年2004年,他闯祸了,以50美元的价格把一张自己与汤姆-塞立克的合影卖给了小报。

    其实很多记者影评人都是追星族,尤其这些小报记者,大明星出席招待会会让他们受宠若惊,合影了就更是与有荣焉。尼克-道格拉斯卖照片当然不是贪那50美元,是为了炫耀自己有身份有地位,虽然汤姆-塞立克根本不算大明星。

    这种行为已经造成丑闻,也是hfpa早已严令禁止的,道格拉斯因此被停职处罚。他还撒谎否认,被揭穿,而且还有其它的违纪行,包括在米高梅的招待会上拿走未开瓶的啤酒回家,这也属于违反组织规定。

    hfpa对他的处罚十分严厉,基本上是踢了他出去,他的停职期限本在今年9月结束,但hfpa继续不给他参加任何招待会。

    12月13号上午9点,第63届金球奖就要公布提名,在此三天前自杀,道格拉斯显然要以死让金球奖蒙羞、让颁奖季都难堪。

    这件悲剧引发了媒体们热议,让hfpa时隔多年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怎么回事!?

    hfpa主席菲利普-伯克表示自己也非常震惊,“当你加入hfpa,你就得遵守组织的纪律。我们曾经给很多损害协会声誉的成员停职处分,这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形象和公正所做的努力,当然也从来没有人自杀。我们不能简单的把两件事联系起来。”

    伯克的开脱没人相信,这个时候自杀,不能联系?

    很多hpfa成员愤怒地回应,说hpfa害死尼克是完全无道理的,尼克自己屡屡违规在前,难道不处罚吗?并指责《大件事》唯恐天下不乱,揭露尼克的自杀,对他的家人造成了不必要的额外痛苦。

    不过另一成员凯伦-马丁却在给所有同事的群发电邮中质问道:“现在尼克死了,我的问题是:你们所有人都作何感想?我要你们知道,我认为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投票赞成停职处罚的人,都应该为这起难以置信的悲剧负责。我们都是真正的失败者。”

    而在普通民众看来,分为两种看法,一种是尼克-道格拉斯可怜但可恨,先违规,又自杀,太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另一种则认为hfpa的处罚过头了,即使尼克失去了尊严和生计,他一时想不开才自杀,至于违规,几瓶啤酒和50美元?

    不管怎么说,有人死了,这真的给金球奖蒙上了一层阴影。

    ……

    11号星期天这天晚上,吉娅在家举办庆功派对,为叶惟的新一代奖、今天揭晓的波士顿影评人协会奖的“最佳新人导演奖”、lms拿到的“最佳剧本奖”和“最佳集体表演奖”,也为金球奖提名预祝胜利。

    被邀请到来的都是追梦联盟的密友们,莉莉说有事没来,艾玛来了。此时宽阔的后花园里,十几二十个年轻人交谈玩耍。

    “各位,各位!”食物桌边的吉娅这时大喊,见众人的目光望来、走来,她严肃中透着恼火:“昨天有个金球奖评委自杀了!”

    “噢!”众人一片惊呼,艾玛的神情有点古怪,她想说什么?看看旁边的叶惟,他皱起了眉头。

    吉娅说:“先让我们为他默哀三分钟。”全场变得寂静,众人闭目的闭目、祈祷的祈祷,过了一会,一分钟左右,吉娅就高声道:“行了,那家伙很可能是个白痴,他自杀是要恶心别人,想让我们拿到金球提名都不高兴,想我们内疚。”

    当下她说了前因后果,生气道:“他这样做太烂了。”

    “耶稣,吉娅大师……”叶惟无奈。列夫都不想拿这事来说:“大师,一定要谈他吗?”但巴德也很愤怒:“真烂!”

    “当然要谈,尼克-道格拉斯打错了主意!”吉娅把叶惟扯了上前,向众人指着他,“这个家伙!你们告诉我,这两年来,他努力了多少?你们多数人比我还清楚,我连公司的股份都没有。”

    艾玛轻声嘀咕:“我也没有。”

    吉娅不理她,继续演讲般的道:“现在,终于!到了这个时刻,这个家伙、我们,将要加冕荣耀了。就因为一个卖照片拿啤酒被人踢走的老兄自杀了就想夺走我们这一切?没门!管他们都去死,没有人可以这么做!”

    “好了,好了,吉安-卡拉,让我说几句。”叶惟实在看不下去,打断了她,看着好友们,叹息了一口气,说道:

    “吉米-亨德里克斯说过,‘等你死了,人人都爱你’,这是真的,就算你是自杀死的、吸毒死的,只要没有伤害到别人,无论你是否有过错,你都会变成一个伟大的人。因为,死亡,真的是一件非常严重、非常可怕、非常令人遗憾的事。”

    众人听得沉默,吉娅眼神不满的看着叶惟,拆台?这不是为我庆功的派对!

    “因为我们都知道,当一个人死了,就永远失去他了,永远。所以我们会原谅他的缺点、理解他的痛苦、甚至去崇拜他的优点。这又是一种人心善良的表现吧,死是一种终极的失败。在生前,尼克-道格拉斯不是个值得尊敬的人。”

    叶惟说着顿了顿,看看开始沉思的吉娅,又道:“他只是个为八卦小报写东西的八卦记者,他不断地违规,他还不肯认错,最后他以一种可悲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但在死后,尼克-道格拉斯值得我们去尝试理解他。”

    “伙计们。”他扫视众人的脸庞,“没有人是完美的,一个人总是有好也有坏,有他的快乐也有他的痛苦。想想吧,尼克-道格拉斯也许是他孩子的好爸爸,也许是社区里出名的好人,只是在事业上,他有点贪心、爱炫耀、自以为是、脆弱。

    无论如何,尼克-道格拉斯死了!”

    叶惟的声音高了高,“他的家人正在悲痛之中,孩子们在哭,其他人也在哭,一个家庭破碎了。如果他想让这一切蒙上阴影,他成功了,我就很难受。我想他自缢的时候一定很痛苦、很扭曲,他感觉自己报复了这个世界,让所有人好看。

    但是兄弟,你不必因为招待会上的一张合影、一瓶啤酒闹到去自杀,这非常的不值得。当你觉得自己失去一切,然后去死,你赢得什么?只是一群混蛋在派对上谈论你,可这只鬼魂存活不了多久就会消散,再没有人记得。

    这是个彻底的悲剧。对我们来说,最大的悲哀其实是,我们非要通过这种方式,才能更好地认识一个人吗?”

    “肯定不是……”艾玛有点痴然。轮到吉娅神情古怪,列夫等人都在沉默,气氛有些伤感。

    叶惟又是一叹,道:“就我看来,为什么一个人死后,哪怕他生前声名狼藉,都会得到尊重?因为死,会让我们更积极地去看待事物,太矛盾和讽刺了,别人的死亡给我们的内心带来阳光。太悲哀了。

    每当发生这种事,每当我们觉得哪个死了的人真好,我想问,你之前在想什么?

    尼克-道格拉斯死了!无法挽回。我知道这是个庆功派对,但我们要怎么击退这层阴影,我不同意吉娅大师的,我认为,我们接下了,我们看到你了,我们继续前进。”

    他举起了手中的果汁杯,望着上方的夜空,喊道:“尼克-道格拉斯,你他马就是个傻子,但看在你死了的份上,敬你一杯!”

    “敬尼克-道格拉斯!”心绪触动的众人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杯子,艾玛喊得最大声。

    没拿酒水的吉娅也作势举起了拳头,这就是为什么可能拿到最年轻的金球奖最佳导演提名的人不是吉娅-科波拉,是叶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