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2月10日,2005年

    第31届洛杉矶影评人协会奖(lafca)公布:

    【最佳影片:《断背山》;第二名:《暴力史》

    最佳导演:李安,《断背山》;第二名:大卫-柯南伯格,《暴力史》

    最佳男主角:菲利普-塞默-霍夫曼,《卡波特》;第二名:希斯-莱杰,《断背山》

    最佳女主角:维拉-法梅加,《深入骨头》;第二名:朱迪-丹奇,《亨德逊夫人敬献》

    最佳男配角:威廉-赫特,《暴力史》;第二名:弗兰克-兰格拉,《好运,晚安》

    最佳女配角:凯瑟琳-基纳,《四十岁的老处男》、《杰克和罗斯的情歌》和《翻译风波》;第二名:阿比吉尔-布莱斯林,《阳光小美女》

    最佳剧本(平局):丹-福特曼,《卡波特》;迈克尔-阿恩特,《阳光小美女》

    ……

    新一代奖:叶惟

    终身成就奖:理查德-威德马克】

    美国三大影评人协会奖,洛杉矶、纽约、芝加哥,是奥斯卡重要的风向标。

    lafca的公布宣告着颁奖季正式拉开序幕,11号、12号都将有多个影评人奖揭晓,13号金球奖宣布提名名单,然后直至明年3月初的奥斯卡,平均三四天就有一个奖揭晓。

    作为今年最早颁出的奖,又是重要的奖,lafca的结果让北美媒体们争相报道,全球娱乐媒体也跟着引述。

    囊括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的《断背山》成为最大赢家,不过lafca近10年来的最佳影片虽然100%提名奥斯卡,却无一能最终获奖,《断背山》能不能打破这个魔咒就不得而知了。

    《阳光小美女》拿下了最佳剧本,而叶惟,终于有了校外零的突破!

    亲惟媒体们都一片欢呼激赞,“刷新年龄纪录”、“最年轻”是其中的关键词,31年来lafca颁了30个新一代奖,最年轻得奖者是朱迪-福斯特,1976年《出租车司机》,那时她14岁。

    但福斯特是演员,岁的西恩-潘、19岁的莱昂纳多、19岁的斯嘉丽-约翰逊,18岁的劳拉-邓恩,他们都拿过这个奖。而在导演方面,大都在30-45岁,年轻的有29岁的斯派克-李、岁的约翰-辛格顿,这两位黑人导演是前二纪录保持者。

    辛格顿是叶惟崛起的最大受害者,他的纪录似乎都要不保,17岁的叶惟以导演身份拿奖,仅次于福斯特。

    17岁,绝对的新一代。

    尽管没有进入最佳导演前二,叶惟零的突破却是一场大胜利,这就像冲破了封印,对这位天才少年,可以嘉奖了。

    其实这结果跟公关没什么关系,赫尔曼-赖特像中了彩票,叶惟的优势太大了,大到如果不把新一代奖给他,外界就得质疑lafca的可靠度!今年不给叶惟,还能给谁?给布莱斯林?

    拿到该奖,也代表叶惟已是赢下了洛杉矶战线!

    “终于可以开香槟庆祝了!”无数的亲惟影迷粉丝为之欢欣,坐等13号金球奖公布提名!

    ※※

    一部电影想在颁奖季有所作为,当然离不开公关活动,任何竞选都离不开,最多的是总统竞选。

    没有电视辩论,对金球奖的主要公关是招待会,请评委们一场吃喝,冲奖的剧组明星出席交流游说,大家都高兴,印象分也有了。这跟金球奖评委人数现在也就80多有关,而对于有6000多评委的奥斯卡,试看dvd才是致命武器。

    10月-11月是金球奖公关活动的高峰期,当lms的公关费提高到350万,为金球办一场两场鸡尾酒会,赖特眉头都不皱一下。

    “由我们这些人谈失败者,听上去像是个巨大的讽刺,看看周围。”

    夜幕下,比弗利山希尔顿酒店,一场梦工厂招待会正在举行,lms剧组线上有叶惟、艾伦-阿金、迈克尔-阿恩特出席。

    豪华宽大的宴会厅里,明亮灯光照耀,半正式晚装的嘉宾们手持酒水,三三两两地交谈,有轻笑声响起,气氛一片和洽。

    全场最大一圈聚集不是赖特等哪个公关人员,而是一个黑发少年,十几个影评人在他周围,听着他对影片的导演阐述。

    “一个高档酒店里的会厅,每个人都像上流名人,谈着失败者。”他拿着一杯果汁,脸上是自信从容的微笑。

    “呵呵呵……”影评人们纷纷轻笑,其中名为凯伦-马丁的一个中年男人笑道:“viy,谈战争的人可不全是有上过战场。”

    “是的,我是说,我们这里每一个人。”叶惟环顾着众人,话声富有感染力:“每个人随时都可能成为一个失败者,失去一切。成功者和失败者的界限没有多大,这是《阳光小美女》想说的话题之一。”

    走来听着的阿恩特点点头,道:“几年前,我还只是个辞职了专心写作的人,住在布鲁克林一间没有电梯的小公寓里,靠着一些积蓄紧巴巴地过日子。那时候,我真没想到我现在会站在这里和大家交流。”

    “我也是。”叶惟笑了笑,“但这不是个励志故事。也许你努力了很多很多,最后得到的是失败。相比得到成功,这是更经常的情况。美国梦向来不怎么关心追梦的失败者,我认为他们是追梦不可或缺的一大半。”

    众人微微点头,饮着鸡尾酒,都满脸认真,就不知有几个真有同感。

    “这个时代越来越少人相信美国梦了,因为越来越多人是失败者,而且不再心怀阳光。我们很容易落入黑暗,给一切找上借口,这很容易;但坦然地面对成败,就算身处黑暗,也保持自己的光芒,这非常难。我们总是介乎两者之间,有时候能做到,有时候不能。”

    叶惟的话声传向四周,不远处的赖特看着影评人们又点头,心中喜悦!viy的表现超乎预想的好,比老手还老手。

    “我赞同一句话,这个世界是灰色的。”叶惟饮了口果汁,摊摊左手掌,“我们都是普通人,没有人是完美的。在lms里,情况也正是这样,你们知道很多人说‘詹金丝女士’是个坏蛋。”

    “梅丽尔-斯特里普演得真好。”、“又一次杰出的演绎。”影评人们不由地说着。

    “事实上她在片场的那几天,我的工作顺利了很多。多么让人尊敬的人物,一看到她,大家都更用心了。我称为‘斯特里普效应’。”叶惟笑说,“也许我能凭它拿个最佳科学电影人奖?说笑,我还是喜欢最佳导演。”

    众人又一片轻笑,没有人离去,越发多人的围过来,真是见着面,才知道什么叫神童,像个奇迹。

    “詹金丝女士不是个纯粹的坏蛋。”叶惟说回电影,“也许她是个动物保护者,她常年给一些慈善机构捐大笔的钱,你能说她是坏蛋吗?只是在电影中那个时刻,她展现的是自己冷酷的一面。

    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她也没有做错什么。胡佛一家的确迟到了,规定就是规定,为什么就要给你通融?人家办选美比赛,你们一家人来捣乱,叫警察抓你们又有什么问题?这是詹金丝女士的角度,胡佛家才是坏蛋。”

    众人思索着地点头,叶惟皱着剑眉的又道:“每个人都不会只有一面,人性是个复杂、往往矛盾的东西。我不知道什么是真理,但我认为可以这么看,每个人既失败又成功,既黑暗又阳光,既好又坏,我们都在挣扎。”

    是的。赫尔曼-赖特啧啧赞叹,我在公关界挣扎了这么多年,终于要熬出头了!

    有lms那样的成绩,有viy这样的表现,不拿提名都不可能。

    看看这些外国记者们,他们明显都被viy迷倒了,天才的魅力!

    ※※

    12月10日,北美电影颁奖季拉开帷幕之际,突然从欧洲传来了一条噩耗,震惊了好莱坞,震惊了世人。

    原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hfpa)的成员之一,年仅40岁的爱尔兰记者,尼克-道格拉斯(nick-douglas)在北爱尔兰一家他曾经工作过的小商店中自缢身亡。

    已有61年历史的金球奖像所有事物那样,从小做大、渐渐有了影响力、有丑闻有改革,再越来越规范。

    在历史长河中,最大的争议事件发生在1982年,女演员皮亚-佐多拉以其在《蝴蝶》里平庸的表现赢下了最佳新人女演员奖(该奖后来被取消),被人曝出,原来是她的千万富翁丈夫请了hfpa全体评委去拉斯维加斯玩了一趟。

    丑闻被曝光,hfpa顿时落入漩涡,虽然hfpa郑重道歉兼偿还了那笔费用,但金球奖的声誉跌到了谷底,一度什么都不是。经过近20多年来越发地加强管理,多年没有丑闻,声誉才算回升。

    hfpa现有86位成员,每年只吸纳5名新会员,但因为需要老会员全票通过才行,所以每年下来只有一个新会员。

    这些外国影评人不全是著名人物,有近一半是自由记者和小报记者,而这一半人的存在向来是金球奖被质疑其专业性的一大方面。不过,《la周刊》的知名影评人约翰-鲍尔说得很经典:“虽然金球奖的评委基本上都是白痴,但他们经常做出比那些奥斯卡评委更高明的选择。”

    白痴,尼克-道格拉斯是其中一个。他为爱尔兰的八卦杂志《大件事》(逼g-buzz)写了12年专栏,成为hfpa会员3年,但在去年2004年,他闯祸了,以50美元的价格把一张自己与汤姆-塞立克的合影卖给了小报。

    其实很多记者影评人都是追星族,尤其这些小报记者,大明星出席招待会会让他们受宠若惊,合影了就更是与有荣焉。尼克-道格拉斯卖照片当然不是贪那50美元,是为了炫耀自己有身份有地位,虽然汤姆-塞立克根本不算大明星。

    这种行为已经造成丑闻,也是hfpa早已严令禁止的,道格拉斯因此被停职处罚。他还撒谎否认,被揭穿,而且还有其它的违纪行,包括在米高梅的招待会上拿走未开瓶的啤酒回家,这也属于违反组织规定。

    hfpa对他的处罚十分严厉,基本上是踢了他出去,他的停职期限本在今年9月结束,但hfpa继续不给他参加任何招待会。

    12月13号上午9点,第63届金球奖就要公布提名,在此三天前自杀,道格拉斯显然要以死让金球奖蒙羞、让颁奖季都难堪。

    这件悲剧引发了媒体们热议,让hfpa时隔多年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怎么回事!?

    hfpa主席菲利普-伯克表示自己也非常震惊,“当你加入hfpa,你就得遵守组织的纪律。我们曾经给很多损害协会声誉的成员停职处分,这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形象和公正所做的努力,当然也从来没有人自杀。我们不能简单的把两件事联系起来。”

    伯克的开脱没人相信,这个时候自杀,不能联系?

    很多hpfa成员愤怒地回应,说hpfa害死尼克是完全无道理的,尼克自己屡屡违规在前,难道不处罚吗?并指责《大件事》唯恐天下不乱,揭露尼克的自杀,对他的家人造成了不必要的额外痛苦。

    不过另一成员凯伦-马丁却在给所有同事的群发电邮中质问道:“现在尼克死了,我的问题是:你们所有人都作何感想?我要你们知道,我认为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投票赞成停职处罚的人,都应该为这起难以置信的悲剧负责。我们都是真正的失败者。”

    而在普通民众看来,分为两种看法,一种是尼克-道格拉斯可怜但可恨,先违规,又自杀,太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另一种则认为hfpa的处罚过头了,即使尼克失去了尊严和生计,他一时想不开才自杀,至于违规,几瓶啤酒和50美元?

    不管怎么说,有人死了,这真的给金球奖蒙上了一层阴影。

    ……

    11号星期天这天晚上,吉娅在家举办庆功派对,为叶惟的新一代奖、今天揭晓的波士顿影评人协会奖的“最佳新人导演奖”、lms拿到的“最佳剧本奖”和“最佳集体表演奖”,也为金球奖提名预祝胜利。

    被邀请到来的都是追梦联盟的密友们,莉莉说有事没来,艾玛来了。此时宽阔的后花园里,十几二十个年轻人交谈玩耍。

    “各位,各位!”食物桌边的吉娅这时大喊,见众人的目光望来、走来,她严肃中透着恼火:“昨天有个金球奖评委自杀了!”

    “噢!”众人一片惊呼,艾玛的神情有点古怪,她想说什么?看看旁边的叶惟,他皱起了眉头。

    吉娅说:“先让我们为他默哀三分钟。”全场变得寂静,众人闭目的闭目、祈祷的祈祷,过了一会,一分钟左右,吉娅就高声道:“行了,那家伙很可能是个白痴,他自杀是要恶心别人,想让我们拿到金球提名都不高兴,想我们内疚。”

    当下她说了前因后果,生气道:“他这样做太烂了。”

    “耶稣,吉娅大师……”叶惟无奈。列夫都不想拿这事来说:“大师,一定要谈他吗?”但巴德也很愤怒:“真烂!”

    “当然要谈,尼克-道格拉斯打错了主意!”吉娅把叶惟扯了上前,向众人指着他,“这个家伙!你们告诉我,这两年来,他努力了多少?你们多数人比我还清楚,我连公司的股份都没有。”

    艾玛轻声嘀咕:“我也没有。”

    吉娅不理她,继续演讲般的道:“现在,终于!到了这个时刻,这个家伙、我们,将要加冕荣耀了。就因为一个卖照片拿啤酒被人踢走的老兄自杀了就想夺走我们这一切?没门!管他们都去死,没有人可以这么做!”

    “好了,好了,吉安-卡拉,让我说几句。”叶惟实在看不下去,打断了她,看着好友们,叹息了一口气,说道:

    “吉米-亨德里克斯说过,‘等你死了,人人都爱你’,这是真的,就算你是自杀死的、吸毒死的,只要没有伤害到别人,无论你是否有过错,你都会变成一个伟大的人。因为,死亡,真的是一件非常严重、非常可怕、非常令人遗憾的事。”

    众人听得沉默,吉娅眼神不满的看着叶惟,拆台?这不是为我庆功的派对!

    “因为我们都知道,当一个人死了,就永远失去他了,永远。所以我们会原谅他的缺点、理解他的痛苦、甚至去崇拜他的优点。这又是一种人心善良的表现吧,死是一种终极的失败。在生前,尼克-道格拉斯不是个值得尊敬的人。”

    叶惟说着顿了顿,看看开始沉思的吉娅,又道:“他只是个为八卦小报写东西的八卦记者,他不断地违规,他还不肯认错,最后他以一种可悲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但在死后,尼克-道格拉斯值得我们去尝试理解他。”

    “伙计们。”他扫视众人的脸庞,“没有人是完美的,一个人总是有好也有坏,有他的快乐也有他的痛苦。想想吧,尼克-道格拉斯也许是他孩子的好爸爸,也许是社区里出名的好人,只是在事业上,他有点贪心、爱炫耀、自以为是、脆弱。

    无论如何,尼克-道格拉斯死了!”

    叶惟的声音高了高,“他的家人正在悲痛之中,孩子们在哭,其他人也在哭,一个家庭破碎了。如果他想让这一切蒙上阴影,他成功了,我就很难受。我想他自缢的时候一定很痛苦、很扭曲,他感觉自己报复了这个世界,让所有人好看。

    但是兄弟,你不必因为招待会上的一张合影、一瓶啤酒闹到去自杀,这非常的不值得。当你觉得自己失去一切,然后去死,你赢得什么?只是一群混蛋在派对上谈论你,可这只鬼魂存活不了多久就会消散,再没有人记得。

    这是个彻底的悲剧。对我们来说,最大的悲哀其实是,我们非要通过这种方式,才能更好地认识一个人吗?”

    “肯定不是……”艾玛有点痴然。轮到吉娅神情古怪,列夫等人都在沉默,气氛有些伤感。

    叶惟又是一叹,道:“就我看来,为什么一个人死后,哪怕他生前声名狼藉,都会得到尊重?因为死,会让我们更积极地去看待事物,太矛盾和讽刺了,别人的死亡给我们的内心带来阳光。太悲哀了。

    每当发生这种事,每当我们觉得哪个死了的人真好,我想问,你之前在想什么?

    尼克-道格拉斯死了!无法挽回。我知道这是个庆功派对,但我们要怎么击退这层阴影,我不同意吉娅大师的,我认为,我们接下了,我们看到你了,我们继续前进。”

    他举起了手中的果汁杯,望着上方的夜空,喊道:“尼克-道格拉斯,你他马就是个傻子,但看在你死了的份上,敬你一杯!”

    “敬尼克-道格拉斯!”心绪触动的众人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杯子,艾玛喊得最大声。

    没拿酒水的吉娅也作势举起了拳头,这就是为什么可能拿到最年轻的金球奖最佳导演提名的人不是吉娅-科波拉,是叶惟。

第348章 叶惟争夺战    每周票房

    12月2日-8日,2005年

    电影排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制片成本(百万)发行商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1位—第3周3858家6,32824,415,282—3,803,862—150华纳兄弟

    《魔力女战士》—第2位第1周—2608家—6,00315,656,669—15,656,66962派拉蒙

    《与歌同行》—第3位第3周—3160家3,95112,486,706—71,253,1862820世纪福克斯

    《阳光小美女》—第4位第4周3005家(-320)—3,915—11,764,575—144,699,6176梦工厂

    因为感恩节假期后的一周影市会滑入低迷,人们忙于年底的到来,年轻人学期结束、成年人圣诞节购物,所以票房总额往往在1亿-1。2亿左右,不会有具备竞争力的新片上映。这周常被称为缺乏新闻稿的一周。

    今年也是1。2亿出头,新闻稿也不多,hp蝉联三周冠军、lms突破上1。4亿票房、《魔力女战士》的表现低于预期。

    本来外界对这部科幻片的期望就不高,它却还是“大摇大摆地走出低预期”,根据派拉蒙的调查数据,58%观众是男性、55%观众在25岁以上,这意味青少年观众对它基本不感兴趣。

    “事实上我们对它的期望是高端市场。”派拉蒙的发行主管韦恩-卢埃林向媒体说。

    这显然搞砸了,10%新鲜度、39%喜爱度,连《娱乐周刊》的欧文-格雷伯曼都只给了个c,评价说“塞隆饰演的aeon是个牵强的无意义的人”,这可是糊涂的格雷伯曼!高中低端观众都不喜欢它。

    这是查理兹-塞隆首次进军科幻片,并且是她在商业片首次领衔主演(a波ve-the-title),这位去年的奥斯卡影后以千万片酬级别出演这部电影。但市场给了她沉重的一击,行不通,还不行,影后的事业随之落入谷底。

    其实不能怪她,像这种反乌托邦题材的未来科幻片,近年来不少,通常跟风《黑客帝国》系列,像这部,像《撕裂的末日》、《逃出克隆岛》……结果是片商们吃到一次次教训。

    《魔力女战士》血本无归是一定的了,只是亏多少的问题。

    派拉蒙今年业绩一般般,亏钱项目不少,《撒哈拉骑兵》(1。3亿制片费,1。19亿全球票房)、《伊丽莎白镇》(4500万制片费,5000万全球票房)……最赚钱的是与梦工厂合作、斯皮尔伯格执导的《世界大战》(1。32亿制片费,5。91亿全球票房)。

    派拉蒙急需才华,它对梦工厂的收购正可以一举解决这个近急,收购后不但接管梦工厂的所有项目,也得到斯皮尔伯格的优先合作权,以及已是爆红的一位天才少年。

    也许这周缺乏新闻稿,却绝对不缺乏叶惟的新闻稿,让人应接不暇!

    制片商们争相地宣布对叶惟的合作邀请,争相表示着诚意,也为那些电影项目博着关注,可以说剥削着viy。

    《奇幻精灵事件薄》!这个由派拉蒙、尼克频道电影主资的预算高达一亿的奇幻家庭片项目,正在邀请叶惟执导。制片人马克-坎顿期盼的说:“叶惟的加盟会让这个项目的天赋变得更加不可思议,我想他已经准备好了执导大片。”

    该项目还在接触着41岁的马克-s-沃特斯,《贱女孩》、《宛如天堂》等片的导演,他5部电影的总北美票房是1。56亿,勉强高过叶惟一部tet或lms。

    媒体大众震惊于一个17岁的少年可以有机会拍摄大片,但在另一制片人凯瑟琳-肯尼迪看来,这一点都不值得奇怪。

    这位52岁的女人是个传奇,神一样的电影人之一,制片人北美票房总额历史第二位,仅次于斯皮尔伯格。

    26岁那年,因为担任斯皮尔伯格的《1941》的制片助理,才华得到他的赏识,继而成为他的助理。两年后,她与丈夫弗兰克-马歇尔,另一位传奇制片人,与斯皮尔伯格联手创立安培林娱乐。然后一起制作了《外星人et》、《回到未来》系列、《侏罗纪公园》等等……上一部电影是《世界大战》……

    这帮人历来不怕赏识年轻人,他们也是这么被赏识过来的。m-奈特-沙马兰就是肯尼迪/马歇尔夫妻所挖掘,《灵异第六感》。

    “viy已经证明了他有能力迎接任何项目的挑战。”凯瑟琳-肯尼迪称赞说,“他对家庭情感的认知、对年轻观众需求的把握、对年轻演员的调度,都是《奇幻精灵事件薄》的需要,由他导演会很让人放心。”

    对于能不能成事,她显得充满信心:“我们懂得怎么与年轻导演合作,虽然才刚刚邀请,但已经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

    几乎是派拉蒙话音刚落,环球也宣布旗下一个项目正与叶惟的经纪团队接洽,《我盛大的同志婚礼》!

    这项目折腾多年了,直至亚当-桑德勒看中并加入,才有了投拍的希望,他的制片公司“快乐麦迪逊”正是投资商之一。他和在lms中演“柯比”的凯文-詹姆斯将联手主演这个假同性恋结婚的喜剧故事。

    “叶惟的喜剧才能是个宝藏,他能使这个故事达到最理想的状态。”制片人汤姆-沙迪亚克言辞兴奋,像叶惟已经答应加盟。

    据知情人士的透露,喜剧天王亚当-桑德勒非常欣赏叶惟的才华,渴望着与这位神童合作。桑德勒的公司合伙人、另一位制片人杰克-吉尔拉普托就说:“其实看了《婚期将至》后,亚当就想和叶惟合作了。”

    有当红的桑德勒的喜剧项目,预算不会低于8000万。除叶惟之外,与桑德勒合作过多次的丹尼斯-杜根、今年因《婚礼傲客》走红的大卫-道金,也都是导演的主要候选。

    而看中叶惟的喜剧才能的制片人多了去,华纳兄弟的项目,《北极的圣诞老人兄弟》!

    喜剧明星文斯-沃恩已经加盟主演兼制片,这意味预算至少5000万以上。

    不过这根本不算什么了,媒体们的评价是“一厢情愿”,影迷粉丝也纷纷摇头,这实在是高攀,或者说沾光。文斯-沃恩的竞争力显然不如桑德勒,预算还低一档,拿什么打动叶惟?

    难怪编剧兼制片杰西-尼尔森感叹说:“如果viy愿意加盟,那就真是太好了。”

    叶惟已经证明过自己的不只是喜剧,他的惊悚才华同样受着重视。

    “驱魔之争”中惨败的索尼影业,现在也可能与“尤尼克-库勒”合作,因为它发行的、康斯坦丁电影公司制作的《生化危机3:灭绝》,在邀请叶惟执导。

    这个系列三部曲最后一部的预算在4000-5000万,不算高,但因为是科幻动作惊悚类,显得有一定竞争力。而影迷粉丝们同样不看好这邀请,别说恩怨了,《奇幻精灵事件薄》怎么看都比它更好。

    系列编剧兼制片人保罗-安德森却诚意十足:“我知道viy很喜爱后世界末日题材,像《疯狂的麦克斯》系列。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人记得看着装甲车在沙漠中摧毁一切是多么酷的事情,可他有着深刻的了解。

    第三部不同前两部的故事背景地都是空间有限的室内,这是发生在后世界末日时代风格的地面上,而且是大白天。这会有更大的动作场面,能为viy的才华提供充足的发挥空间。”

    叶惟确实在“viy说了”专栏里写过关于《疯狂的麦克斯》系列的影评文章,还名为“废土世界为什么这么酷”。

    但现今吃香的不是废土世界,而是奇幻魔幻,像《黄金罗盘》、像《龙骑士》,无论成败,这些大制作将是往后两年的焦点所在。在这场viy争夺战中,20世纪福克斯也没有落后,《黑暗崛起》!

    《黑暗崛起》是一套著名的英国儿童奇幻小说,一个11岁少年威尔-斯坦顿的历险故事,一场善与恶、光明与黑暗的战争。

    成书于60-70年代,作者苏珊-库珀都70岁了,老友兼制片人马克-普莱特趁着这次奇幻浪潮,把改编权卖给华登传媒,华登再联合fox,目标打造又一个成功的奇幻系列。

    还没有定下预算,不过业界可以知道这是5000万档的项目,如果有叶惟加入,则有望提升到7000-8000万。

    “叶惟拍了几部伟大的影片。”马克-普莱特说尽了好话,“我从没见过哪个青少年电影人像他一样。他表现的幽默、黑暗、尖锐,这些恰好都是《黑暗崛起》需要的元素,他也懂得怎么拍摄一部适合全年龄观众的影片。如果他能把他前几部电影的才华带进来,肯定能使影片拥有一种巨大的魅力。”

    影迷粉丝们对此还挺期待,会不会是新的《哈利-波特》?新的《魔戒》?从故事类型来说,《黑暗崛起》比《奇幻精灵事件薄》似乎更有这方面的潜力。

    六大制片厂里,迪斯尼向叶惟发出的邀请与众不同,邀请出演《加勒比海盗3》的配角,并说“正在沟通之中,接近确定加盟”。

    这条消息真引发了惟密们的激动心情,亚洲的影迷粉丝就更加兴奋了,都迫不及待地讨论起会是什么角色、会有多少戏份……还有媒体ps了叶惟的海盗造型照。

    很显然,一场对叶惟的争夺战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媒体大众都想知道当事人是什么态度,尤其叶惟还在和彼得-杰克逊竞争着《可爱的骨头》改编权,刚不久前又宣布接手了《灵魂冲浪人》。

    一个大红人接洽着这么多项目倒也常见。

    要知道每家大制片厂常年都有上百个项目在筹划,最终能投拍并上映的只是其中的极少数,且一开始的剧组名单,最后也许连制片人都变了。没什么是一定的,谁能说viy就一定拍现在竞逐着的?以及时间先后?

    对于这些,叶惟本人罕见的没有发言,他的经纪人布瑞恩-斯伯莱尔则向媒体淡定表示:“我们会认真考虑,做出最好的决定。”

    骂好莱坞骂mpaa不属于政治不正确,好莱坞这棵冬青树永远常青的是金钱。一点小恩怨在收益面前是不打不相识,叶惟的个性不影响他的上升,据业内人士分析,一旦他接大制片厂商业片,他的片酬可高达八位数,并享有分红。

    就像《好莱坞报道者》所说的“viy时代将至”,人们看到,天才少年正蜕变着成为大导演。

    人们很期待,叶惟会做出什么选择?他会以哪个电影项目开展自己的新未来?

    片商电影项目—预算类型

    派拉蒙—《奇幻精灵事件薄》—1亿奇幻家庭

    环球—《我盛大的同志婚礼》—8000万喜剧

    华纳兄弟—《北极的圣诞老人兄弟》—5000万—喜剧

    索尼/康斯坦丁电影—《生化危机3:灭绝》—5000万—惊悚科幻

    20世纪福克斯—《黑暗崛起》—5000-8000万—奇幻冒险

    迪斯尼,配角出演,《加勒比海盗3》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