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几天之前,叶惟都不会知道此时的矛盾。

    幕后团队、朱莉娅-罗伯茨、梦工厂,各方面人士都希望他与派拉蒙做初期接洽,汉克斯那边也说机会难得,他应该抓住。

    一亿美元预算的奇幻家庭片项目。

    如果说没有被吸引是假的,名利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叶惟的确喜欢这种巨大的挑战,谁不想拍大片呢?也许泰伦斯-马力克不想,但他想,科幻、奇幻、特效、想象力……他爱这些。

    但事情不是派拉蒙等片商把一个亿和一个项目给他,然后等着收货。他甚至连制片团队都进不去,最多当个策划,不同于《魔女嘉莉》,说了等于没说的那种。只是个雇佣导演!

    虽然他没有试过,有些情况却早已被验证了一次次。

    才华新人+商业大片,这是好莱坞的一贯风格,当年《横冲直撞大逃亡》之后的28岁的斯皮尔伯格被邀请执导首部的《超人》(1978),但华纳想等《大白鲨》上映后看看成绩再做最后决定,斯皮尔伯格就与哥伦比亚合作《第三类接触》去了。

    近年来,一个因为拍独立片成名的年轻导演被大制片厂招安,这几乎是个必然发展。

    现年34岁的林诣彬(贾斯汀-林)在《明日好运到》(2002年,25万制片费,380万票房,81%新鲜度,79%喜爱度,派拉蒙发行)的成功亮相后,先为迪斯尼拍了《安纳波利斯》(2600万制片费),明年1月上映;现在正为环球拍着《速度与激情3》(8500万预算),定档明年6月16日。

    这就叫作品是权力,叶惟知道自己这个机会没罗伯茨说的“lifetime”那么夸张,如果他27岁,《婚期将至》就能为他赢得《速激3》那样的项目,再加上tet和lms?只不过因为他才17岁,一亿预算才显得特别珍贵。

    为什么年轻才华导演受欢迎?因为便宜、有激情、有责任心、懂得大片的主要顾客“年轻观众”的需求,还有,容易控制。

    如果接过这份工作,那就要做好一些心理准备了。

    这项目暂定2007年12月上映,从现在算起是两年时间,直至完工前,就不用指望做其它项目了。

    tlb的改编权,艾丽斯-西伯德当然就会交给彼得-杰克逊;ss应该还能拿着,也不一定;w’sb同样不一定。

    再想想创作分歧,在一个大制片厂项目中,最有话语权的不是任何一个人,而是一支庞大的制片团队,一大堆精密得令人难以置信的、很多时候其实没什么用的、除了保住相关人员的饭碗的数据。

    导演和大制片厂看待电影的方式是如此不同,尤其最不喜欢妥协的年轻导演,这就注定了会有无尽的分歧。

    剧本、筹备、选角、拍摄、剪辑……

    像墨菲定律,会发生的问题总会发生,经过一次次的矛盾分歧,最终出来的是部什么电影,真不好说。

    这要看导演和制片方相处得怎么样,有好的,有不好的。

    叶惟清楚自己的性格,或者说拍电影时的态度,如果自己跟派拉蒙说yes,结局最有可能的不是他拍出一部烂片,而是还没有开始筹备,在开发剧本阶段,他就因为“创作理念不合”而退出。

    还有他浪费了半年,还失去了tlb改编权。

    世上没有后悔药,一旦他宣布意向加入这个项目,就会失去tlb,不管以后有什么变化,tlb都永远不属于他的了。

    所以,为什么不要考虑?为什么不倾向拒绝?

    但叶惟没有一口拒绝,因为tlb改编权还不一定就是他的,这也确实是个难得机会和巨大挑战。尽管有着那么多必然存在和可能存在的问题,心头还是有一把声音怂恿着:

    “他们可以是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可以!惟,如果你是个会被困难挑战吓住脚步的人,你连《天使之舞》都还没有搞定!很多年轻导演拍大制片厂大片最后都成功拍出一部好电影,为什么不能是你?

    除非你打算一辈子不给六大拍片,不然肯定会有这么一次,你确定吗?你想要什么?”

    声音越响着,越让他有些迷茫,就像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前面,却不知道想走向哪个方向。

    当人身陷这种漩涡时,自然会想找人倾诉和询问意见。

    叶惟问了爸爸妈妈,他们没给什么建议,只有一个要求“开心就好,别耽误学业!”,他问了朵朵,她说“滑雪!”,他问了托托,托托像个禅师,虽然他不明白,但它绝对在传达着某种意思,也许是“选有狗的!”

    他问了妮娜,妮娜第一反应是惊呼:“不是明年暑假拍吧?”怎么可能,一切顺利都要明年秋季开机,但如果他接了,环游世界的计划要缩减时长了,一个月。妮娜听了苦笑:“我被我们的计划影响着看法,我不知道,尤尼克,我能做的就是支持你。”

    叶惟很想找莉莉谈谈,隐约觉得答案在她那里,上次见到是感恩节假期前,有一段时间没偶遇她了。

    ※※

    星期二,哈佛-西湖高中部,快下午两点,最后一节课前的5分钟活动时间,因为学生们一般把这节课选为体育或艺术,就像已经提前放学,各种活动也要开始了,大量的学生正离开学术大楼。

    三个瘦小的低年级学生正笑谈着什么,其中一个小个子有点手舞足蹈,刚走出走廊口一拐弯,却撞到了谁的身上,几乎弹了出去。三人一看顿时都慌了,一个穿着校足球队运动外套的高大男生,学校里的传奇人物。

    小个子结巴地道歉:“对不起,viy,我不是故意的……”

    三人很紧张,有些害怕,他们不是初中部升上来的学生,是从外校进的高中部。听叶惟听得多,远距离也见过,这样撞了个正着……真吓人……

    “惟,他们惹你了?”、“干掉他们!”周围路过的学生中有人笑叫,有女生投来微笑,有几个也穿足球队运动外套的男生凶巴巴的走来,“你们死定了!”、“瞧不起soccer?”三个一看是呆子的学生越发不安。

    “你们这些傻瓜!”叶惟突然的骂声吓了他们一跳,却见他起脚踢向那群足球队男生,原来不是骂他们!

    “给我滚去球场热身,我马上来。”viy笑骂开了男生们,三人又见他转头看来,他笑道:“我能把你们怎么?我不是校霸,我说过一千遍,为什么就有人认为我是校霸?伙计们,走吧。”

    在那些足球男生的瞪视下,三人连忙陪笑着走了,走了一段路要出大楼,纷纷回头看,只见viy正和一群漂亮女生笑谈。

    “嘿女孩们,你们是拉拉队的对吧?”

    “是的!”、“我们是!”被叶惟搭讪,四位少女很兴奋,面面相觑,都感觉他是冲着自己而来,约会!“我晚上有空!”

    “等会有空吗?我们足球队两点半这个赛季第一场比赛,对阵帕利塞德特许高中。”叶惟笑道,“有兴趣来给我们加油不?”站在他身后还没走的足球男生们发出起哄的笑声。

    少女们却无法答应,苦恼的样子,“四点半篮球队有比赛,我们要去做准备。”

    “今天篮球队也有比赛?”叶惟皱眉地看看队友们,他们或耸肩或点头,他无奈的道:“一帮脑垂体变异的怪胎忙活着将一只圆球塞进一个铁圈子里究竟有什么吸引人的呢?”

    众人轰然大笑,路过的学生们好奇望来,一看到viy在就不奇怪了。

    “《安妮-霍尔》,因为这是体力活,体力活从不口是心非。”叶惟笑着摇摇头,“我只是不明白,究竟有什么比另一帮怪胎忙活着将一只圆球踢进一个门框里吸引人?女孩们,那就这样了,兄弟们,唱我们的歌!”

    他摆动双步往外面小跑去,唱道:“we-don’t-want-no-cheerleading!pion!(我们不要什么拉拉队!我们只要我们的冠军!)”

    足球男生们也跟着小跑出去,齐声地接唱道:“they‘ll-色e-our-逼g-guns!but-they-can’t-touch-anyone!(她们会见识到我们的大家伙!但她们碰不到任何一个!)”

    “why-football-波ys-so-*ing-cool?becae-we-are-*ing-opponents!(为什么足球男孩们这么冷酷?因为我们正操着对手们!)

    “yes,we-are。(是的,是我们。)”

    “not-the-pigskin-or-the-basketball-team。(不是橄榄球队或篮球队。)”

    “they-are-the-lo色rs。(他们是失败者。)”

    “we-are-the-heroes。(我们是英雄。)”

    “one-day-people-will-*ing-know,we-are-playing-football-totally-so!(有一天人们将知道,我们踢的玩意才是足球!)

    他们高歌着跑了出去,沿途学生们都笑了,有口哨喝彩声响起。这首歌早已传遍学校,是viy之前带队训练时编唱的,据说改编于那部电影《全金属外壳》的军歌。因为这首歌,viy还被学校严厉批评了一番,禁止他在学校里再唱。

    少女们看不到叶惟了,才收回目光,突然都激动地欢呼起来,又蹦又跳!

    ……

    哈佛-西湖和帕利塞德特许高中的比赛最终以2:1结束,hw小胜一球取得开门红。首度代表校队上场的叶惟不负众望,在下半场第72分钟时进了致胜的一球,赛后被评选为本场mvp。

    但叶惟的情绪不怎么高,有些失望,全场比赛一有空隙他就留意场边观众席,却始终没看到一道身影出现在泰德斯莱文球场。

    她是拉拉队成员,要为篮球赛做准备。只是这场比赛意义不凡,就不能溜过来看一会吗?篮球队四点半才开赛,隔着两小时呢,就算看完整场比赛都行。最好朋友啊,他感觉无法释怀……

    叶惟也不知自己怎么了,离开更衣室后,没去看篮球赛,也没和前来观战的父母回家。到图书馆看书到六点多,开车离开学校,驶回布伦特伍德,驶去莉莉家的方向。

    冬天的傍晚,天空已经一片漆黑,这段路很静,两边都是占地辽阔的却静得好像无人居住的豪宅。他驾车来到莉莉家的外面,停在路边,望着远处那座城堡般的大屋。

    树木有点凋零,宽阔的草坪上有今天下雨留下的积水,洛杉矶也就冬天下下雨了,先前他几乎一身泥。

    好吧,又一个拉拉队不给足球队加油的理由。

    叶惟下了车,拿着手机就要打给莉莉,就见到一辆玛莎拉蒂驶来,他顿时笑着挥了挥手!很快,透过车子的挡风玻璃,只见莉莉满脸的惊讶,她停下车,降下了车窗,望来问道:“惟,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有件事想跟你说说。”叶惟笑了笑,“假期玩得开心吗?”

    “还好。等等,我先停好车。”莉莉继续开动车子驶回前院的车位。

    叶惟跟着走过去。莉莉下了车,挽了挽秀发,问道:“什么事?”他笑道:“我们的比赛赢了,向冠军迈了一大步。我进了一球,禁区边的远射,从右侧入网,别人说很帅。”

    “我听说了。”莉莉微笑地点点头,“篮球赛输了,输了20多……就这事么?”

    “不只是。”叶惟还没说,就不禁惋惜的一叹:“你知道梦工厂卖给派拉蒙了吧。”

    “是的我知道。”莉莉看看左右,手上晃动着一串钥匙。

    跟她倾诉总是不同的,自然而然就毫无保留心思,叶惟说了起来:“派拉蒙找我谈执导一个大项目《奇幻精灵事件簿》,就是改编那套奇幻小说,一亿美元预算。”

    “哇喔!”莉莉惊叹了声,激动般拍打了几下车子,“进屋再说,一亿美元预算?真不可思议!”

    “我还在考虑,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抉择。”叶惟一边说,一边跟着莉莉走进屋子。

    来到宽敞的客厅,叶惟往沙发坐下,莉莉坐到副沙发上,正做着晚餐的家庭助理玛德琳上了茶,他先介绍起这个项目。

    《奇幻精灵事件簿》,是托尼-迪特里兹与霍莉-布莱克合著的一套儿童读物,本体系列有五本,讲述格雷斯家的三个孩子,双胞胎兄弟西蒙、杰瑞德和他们的姐姐玛洛莉的奇幻冒险故事。

    这套图书深受孩子们欢迎,又因为近年由《哈利-波特》兴起的少儿小说改编电影热,像《纳尼亚传奇》、《黄金罗盘》等等,《奇幻精灵事件簿》被看中了,派拉蒙、尼克频道电影牵头购下版权制作电影,还准备联合游戏商同期推出pc游戏。

    “派拉蒙准备把本体的五体拍成第一部,如果成绩好,就和原作者合作续集,他们的目标是一个三部曲系列。它的故事、人物设置相比《哈利-波特》、《纳尼亚传奇》都薄弱多了,更像《勇敢者的游戏2》,一个姐姐和两个弟弟,围绕着一个庄园……”

    叶惟说得投入,莉莉却似乎走神了,突然一惊:“什么?《勇敢者的游戏》的续集?”

    “不是……《奇幻精灵事件簿》。”叶惟先怔了怔,忽然明白过来,不禁大笑:“你真刻薄,哈哈!《勇敢者的游戏》肯定再没有续集了,还有它是索尼的,不是派拉蒙的,它死得不能再死了。”

    “呵呵。”莉莉也一笑,眉头皱了皱,抬起茶杯大饮了一口茶,“继续说?”

    叶惟当下继续道:“这个故事有些单薄,围绕着一个庄园,坏蛋来捣乱,他们和精灵们打败坏蛋,像这样。但也很有潜力,拍不了《哈利-波特》那种宏大,一个好的家庭奇幻是足够的,关键在于怎么改编。对我来说,主要的问题不是这些……”

    他喝了口茶,说了些利弊得失,“你知道,莉莉,《阳光小美女》已经完成了,我感觉自己走到了一个分岔路口,接下来向左还是向右,我的电影梦该怎么走下去?我很迷茫……这是个好机会、大挑战,但我一说yes,我也会失去很多,我会好莱坞化……”

    “我不喜欢好莱坞,我真不喜欢。”他靠靠沙发,上望的目光流露憧憬,由心的说着:“我想像乔治-卢卡斯那样,永远做独立电影人,我不想把拍电影变得越来越复杂。lms时我背负着很多,我现在总算轻松了不少,我希望拍电影是越来越纯粹的,我希望自己能从中得到越发纯粹的快乐……”

    他留意到什么,目光一转,莉莉拿起放茶几上的手机按动。他渐渐停下了话声,她看着按着手机,就笑了笑,像在通短信,又按了一会,才忽然惊觉的望来,“什么?你说?”

    “我说……我希望拍电影可以更纯粹。”叶惟正继续说,却见莉莉又看向手机,不禁又心乱又无奈,吹了声口哨:“你好!你能集中注意力吗,我在认真和你说话。”

    “为什么你要找我说!?”莉莉骤然怒喊,抓着手机站了起身,“我能告诉你什么?为什么你不找别人说,你找我做什么!?”

    叶惟愣住了,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突然发大怒,“我们是好朋友……分享事业的情况……”

    “惟。”莉莉在沙发边来回走了几步,抓抓头发,突然又朝他喊道:“我没空理你怎么样,别烦我!”

    状况太过诡异,叶惟以至于有点不知所措,又感觉她有点不对劲,“莉莉,你还好吗?”

    “我很好!”莉莉瞪了瞪他,深呼吸了一下,话声的分贝稍降:“我只是不想理你,突然跑到别人家门口很有趣?说什么电影项目,关我什么事?你想拍就拍,你不想拍就不拍,谁在乎,我也有我忙的,我没空陪你谈心,就不要烦我了!”

    “哦……”叶惟心中不知什么滋味,再笑已有点尴尬,“抱歉,我冒昧了。我知道了,我这就走。”他站起身,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她骂得对,她又不是他的顾问,经常因为自己的问题让她烦扰,是他不好。

    “谢谢款待,很棒的茶。”他向那边闻声而来的玛德琳笑笑,又对莉莉说“回头见”,就往屋外走去。

    莉莉皱紧了眉头,脸上闪烁起惊慌。

    “小姐。”玛德琳疑惑地打量着她,“最近你的情况,我必须告诉女士了……”

    “我没事,我没事……”莉莉突然跑着追了出去,“等等,惟!”

    她一路奔出屋子,奔过草坪,叫住了正上车离去的叶惟,她连忙道歉:“对不起,我刚才粗鲁了,我的意思是……”她犹豫着道:“我们都有我们的事情,你应该先打个电话给我,因为我今天真的……”

    “没空?有约会?那我明白了。”叶惟释然的一笑,目光从她脸容移开,“粗鲁的是我,我是该先打电话的……下次我会的,我们没事。所以……玩得开心,再见!”他向她点点头,坐进车子里,关车门、系安全带、打火、踩下油门。

    莉莉看着大众车在黑夜中开远,想说什么终究说不出,茫然的跺跺脚,转身奔向屋子,别这样!最近的情况真不怎么好,面对着他还特别严重,完全控制不了注意力和情绪,别这样……

    一路奔到二楼自己的房间,莉莉到处翻了起来,拉开一个个的桌台抽屉寻找着,利他林,该死的利他林,在哪里……!

    “该死的!!我就需要一颗,一颗!!!”找烦了,她忍不住一脚踢向书桌,却清楚地想起,两年前,和惟开始约会不久,她就把所有以备不时之需的药都扔掉了……

    “难以置信!你有时候真的很莫名其妙!”

    “尤金-列维。”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批货的纯度很高。”

    “你能集中注意力吗?”

    他知道了?莉莉一脸失色,在房间中走来走去,他的一些话声不断响起:你能集中注意力吗?你能集中注意力吗?你能集中注意力吗?你能集中注意力吗?

    你个疯子!你个神经病!你个大脑发育滞后的怪胎!

    “不能让惟知道……不,不能让妈妈知道我复发了,她会告诉他的,一定不能……他的莉莉不是这样的,一定不能……”

    ※※

    1993年,英国伦敦。

    医生诊室里一片寂静,塔沃曼紧张地看着医生桌后严肃的医生。

    “塔沃曼女士,很抱歉告诉你,莉莉的确患有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她是混合型的患者,她打人、冲动、走神、多动……这些都和病情有关。但不用太紧张,adhd是个常见病,只要长期服药和治疗,就不会影响正常生活。

    adhd还没有根治的方法,大脑的运作太复杂了,医学界还没有真正弄懂它的发病原因。我会先给莉莉开些利他林,这是目前最有治疗的药,需要每天服用。一般来说,到她成年前都不能中断治疗,青少年时期再观察是否可以停药,利他林有副作用,会影响身体发育,我们只能希望她到时候可以不吃。

    女士,考虑到你们家庭的紧张情况,这是主要的发病原因之一,我建议莉莉药物治疗之外,再配合心理治疗。

    莉莉是个非常聪明的小孩,她感受到的也许比我们设想的还要多,她说她恨你和柯林斯先生。这不是没有原因的。莉莉需要一个安静规律的成长环境,她不适宜过早承受太多的压力,我想你们的矛盾已经对她造成心理创伤了。

    乐观的话,她的症状会慢慢消失,不会伴随到成年……女士,不用太过担心,adhd是个常见病,只是不能松懈对待。”

第344章 他的才华价值连城    “几十年来,所有的制片厂几乎都被一群律师和会计师占领,梦工厂也许会不同。”汤姆-汉克斯

    1994年,被迈克尔-埃斯纳踢出迪斯尼的杰弗瑞-卡森伯格,联合音乐大亨大卫-格芬、电影大师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再从微软创始人之一的保罗-艾伦那获得巨额投资,成立了梦工厂。

    三巨头决心在好莱坞之外,建立起一个“21世纪的,高科技驱动的,不受财团左右的,比肩迪斯尼、索尼等的多媒体娱乐独立帝国”。当时人们有两种看法,一种认为这是个伟大计划,另一种认为白日梦而已,早晚倒闭。

    汉克斯的看法代表着大部分电影人的期待,期待梦工厂为这个行业带来一种新景象,不再什么都是金钱、金钱、金钱。

    他们有理由期待,梦工厂的启动资金高达26亿美元,保罗-艾伦还说“他们要多少钱,我给多少钱”,财务压力?那是什么?

    三个雄心壮志的追梦中年人像得到无限的积木,只需放开手脚地堆自己想要的王国。

    影视、音乐、游戏、网络……什么都要!

    1995年,斯皮尔伯格亲自设计了“梦工厂影城”的蓝图,就在洛杉矶西南面的一个废弃飞机场,那里会有摄影棚、录音棚、剧院、游乐设施……先期造价预算2亿美元。

    2005年,梦工厂影城还只是一张蓝图,十年之间,网络、游戏、电视、音乐,相继或倒闭或转售。他们不是没有战略目光,也不是没有才华,更不是没有金钱,但也正因为这样,梦工厂死于大手笔、梦想和自负。

    游戏,要做就做最好,还要多!跟微软合作,每年开发10-12款游戏,其中包含至今还未有技术实现的虚拟现实游戏。一开始就每年10-12款?很快,这个数字降了一半。斯皮尔伯格拍电影是大师,开发游戏是菜鸟,没成绩收获更很快烦透了。2003年,游戏部门卖给了ea。

    视频网站,这会是潮流!1999年,梦工厂宣布要办一个专门放真人短片和动画片的网站pop,同年科网股泡沫爆破,pop还没有上线就夭折了。倒是老牌的ifilm、新兴的诱tube越来越有价值。

    电视,梦工厂的风格还是昂贵、精致、艺术,结果除了《旋转城市》和《兄弟连》,其它的都无法收回成本,电视部门完蛋。

    音乐,有大卫-格芬,怎么还会失败?人们想不明白,大概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但有时候不灵就是不灵了,梦工厂的唱片部一直经营惨淡,2003年卖给了环球,自此大卫-格芬就游离于梦工厂事务之外,专注慈善事业去了。

    三巨头一起开会是怎么样的?

    见证多次的汤姆-汉克斯这么说:“大卫-格芬的话通常都很短,语气很温和。卡森伯格则是一个‘实质问题’先生,而且他会把会议时间严格控制在22分钟以内。斯皮尔伯格像个漫画家,他能把任何东西都画在纸上,再变成现实。

    比如邀请某个人,格芬会说‘我们觉得您非常棒,如果您能加入到我们中来,那会非常完美,如果不能,我们仍然觉得您非常棒’,卡森伯格会说‘你非常棒,有17条原因为什么你应该和我们一起工作,第一条是……’

    斯皮尔伯格则会说‘我喜欢你在五年前那部影片中的表现,就是让鸭嘴兽在桌边跳舞的那段,你能那样做,就意味着你能做任何事情’。这就是他们开会的方式,而且肯定会在22分钟之内结束。”

    对于斯皮尔伯格,22分钟很多了,他几乎从未参加过一次财务会议,并且希望“我参加的任何一个会议能在两分钟内结束”,别碍着我拍电影。很多人都这样评价过,斯皮尔伯格是个大小孩。

    在他年轻时是这样,中年时也是这样,别说大亨了,他根本连一个成功商人都做不了,但梦工厂的电影部门全指望着他。

    “梦工厂之所以完蛋,是因为斯皮尔伯格们的日子过得太舒服了。”当近日梦工厂被派拉蒙收购的消息证实,《商务电报》如此评论。以前成功的好莱坞大亨对电影的梦想只有一个,金钱。默多克、雷石东等传媒集团头子也是这样,而梦工厂三巨头?他们被惯坏了,他们对艺术的追求、挥金如土的态度注定了梦工厂的灭亡。

    看看斯皮尔伯格做了些什么,除了已经分拆出去的动画部门,11年,梦工厂的影片库只有61部电影,里面的确有着大量的精品,像《拯救大兵瑞恩》、《荒岛余生》、《美国丽人》、《角斗士》、《美国心灵》、《奔腾年代》……

    这些影片不但收获票房,也收获了大量的奥斯卡提名和奖项,第72届-第74届奥斯卡,连续三年的最佳影片都是梦工厂出品。

    但是,赚不了钱。

    如果知道全球4。81亿票房的《拯救大兵瑞恩》(7000万制片费)只为梦工厂赚了3000万,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了。没有发行渠道,说好的与微软合作建立的全新发行系统一直没影,在很多方面,梦工厂不得不借助环球、派拉蒙来联合发行,这样一来利润就没多少了。

    而且从90年代起,电影游戏变得越来越难玩,“调研预测里什么都正确,最后才知道是个大错误”这种情况屡见不鲜。独立公司越发无力承受一次失败带来的恶果,玩这种游戏像在赌博,结局只有两种:功成名就,或者,倾家荡产。

    偏偏梦工厂还就喜欢砸大钱。事实上,它已经好几次被一部电影的失败害得要破产,2003年《辛巴达》亏了1。25亿,等于一下亏掉了4部《拯救大兵瑞恩》,还能撑着,当今年以《逃出克隆岛》的惨败为首的一系列失败发生,撑不了了。

    从创立之初起,梦工厂就是电影业最舍得花钱的片商,有时候甚至是冤大头,这是斯皮尔伯格的责任。

    但卡森伯格好不了哪去。说到勤奋没几个人比得过卡森伯格,没有任何节假日,每天5点起床、6点到办公室,办公室、飞机和各个工作地点。只是自负、好大喜功、整天要跟迪斯尼较劲、有了些成绩就不可一世,这些也是卡森伯格。

    没有人喜欢不断亏钱,尤其是商人。当梦工厂只剩下电影和动画,两个都高风险低收益的玩意,事情开始不妙了,保罗-艾伦也不再有耐心了,上市!他总算有了点回报,10年来没领过任何薪水的三巨头也算有了些分红。但华尔街和广大投资者被坑了。

    “如果是在今天,我绝不会做娱乐业。”大卫-格芬在今年初说。

    他知道些什么的,他撒手不管也许就是心灰意冷。

    12月5日,这件震惊好莱坞、震惊全世界电影业的事情被宣布,派拉蒙母公司维亚康姆集团将以16亿美元收购梦工厂!其中约4亿用于承担债务。

    媒体们一时间报道疯了,梦工厂为什么失败,梦工厂的前世今生,梦工厂何去何从,为什么戏剧性的从环球变派拉蒙,对独立电影的影响……都成为专业电影媒体最热衷的话题。

    面对媒体,三巨头避谈自己的心情,只有卡森伯格感慨了句:“即使是最杰出的人才,在今天的电影业生存都太难了。”他算是独善其身那个,分拆了出去的、唯一赚钱的部门梦工厂动画部仍然独立,跟迪斯尼的争斗他还没有全输。

    斯皮尔伯格很沉默,没人知道他具体的心情。伤感?解脱?梦醒?

    无论如何,斯皮尔伯格还是那个电影巨子,为什么派拉蒙愿意用16亿收购没有动画部的梦工厂?这一点都不划算。但有斯皮尔伯格的优先合作权,就变得划算了。不过他不再有挥金如土的岁月了,用200万高价买下法国小说《if-only-it-were-t乳e》改编权,再用5800万拍成《宛如天堂》,就因为他喜欢那本小说,事情不会再这么容易。

    “我拍电影并不是为了赚钱。”斯皮尔伯格曾经如此说过,虽然他是最会赚钱的导演。

    纵观梦工厂影视部的11年,他有资格说这句话。

    梦工厂就像它制作过的一部电视剧《怪胎与书呆》(1999-2000),这部只有一季18集的校园喜剧评价口碑超好,imdb-9分,到现在已经形成了一种有着广泛影响力的邪典文化,甚至出了小说,拥有无数的粉丝。

    但在nbc播出时,平均只有677万观众,只能排到第93位。

    然后,没有第二季了。

    时间过去得越久,越多人骂nbc腰斩得太早,这是砍掉了一代神剧,砍掉了一个梦想。

    梦工厂,生于金钱,死于金钱。

    梦工厂的倒塌,是一次理想主义的倒塌。它是不同的,但金钱,还是这场游戏的主宰,也许永远都是。

    现在具有规模的真正独立电影公司,只剩狮门影业一家了。可以肯定的是,狮门与梦工厂不同,它精打细算、广交人才,它不一下对那么多业务感兴趣,它步步为营地前进。

    如果说梦工厂是富家子,大谈梦想和艺术,一心争王争霸,改变好莱坞,结果败家直至败到破产;狮门就是穷小子,一点一点地攒钱发家,时刻捂紧腰包,好莱坞怎么样关我屁事,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最重要。

    未来怎么样,还没有人知道。梦工厂确已成为过去。

    11年里一次次砸钱,拿几百万投资一个十几岁的电影小子绝对是梦工厂最挥霍也最成功的一次。虽说是普雷通主资,汤姆-汉克斯却在采访中说过:“惟当了史蒂文一天的助理,史蒂文告诉我,‘那小子是个天才’,我才下定决心。”

    也就是他们,那时候可不会有大制片厂搭理叶惟,天才新人只发生于独立电影。

    不过事情已经不同,《阳光小美女》和叶惟成了梦工厂重要的财富,派拉蒙的发言人布兰达-西科恩就提到派拉蒙期望着与叶惟有一个亲密的合作关系,她表示“他的才华价值连城,我们正在积极和他沟通合作的可能。”

    而对于这件行业大事,叶惟方面并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他正陷入了与彼得-杰克逊打架的八卦。

    媒体大众关心着这位天才少年的动向,梦工厂的变化会不会使他的新项目有什么变化?派拉蒙和他沟通着什么?

    ※※

    “什么!?”当得知这个消息,朱莉娅-罗伯茨一下激动得脸都红了,艾玛绝对绝对适合出演,比《可爱的骨头》更好!!!

    她觉得这真是上天的赐予,一亿预算的商业大制作,有几个项目比得过?

    立即就打给了叶惟,她亲昵的笑骂:“臭小子,居然还瞒着我,我都知道了!真要恭喜你,这太好了。”

    “噢…你是说?我没答应,而且我不准备答应。”

    听到叶惟这么说,罗伯茨几乎眼前发黑,开什么玩笑,才子都这样吗?耶稣基督!她劝说起来:“惟,这是一生中难得再遇到的好机会!不只是对艾玛是这样,对你!终生难遇的机会。如果你能抓住,没有搞砸,你就不只是个神童,你是个一线大导演!”

    “你知道,朱莉娅,我爱独立制片,这种大制片厂大项目的制作过程,我不觉得自己受得了。”

    罗伯茨很心急,继续好声气的劝:“你不会打算一辈子只拍小成本独立片吧?就不想试试大片?李安,李安也拍了《绿巨人》,对吧?斯皮尔伯格,你告诉我他都有什么大片?惟,哪个大导演不拍商业大片?”

    “事实上……很多,泰伦斯-马力克,伍迪-艾伦,拉斯-冯-提尔……”

    “拉斯?拉斯-冯-提尔?我甚至不知道这家伙拍过什么!”

    “他是个疯子,我不喜欢他,但我爱他骂罗曼-波兰斯基是侏儒,哈哈。”

    “相信我,我知道拉斯-冯-提尔是谁……”罗伯茨十分无奈,这小子现在长出翅膀了,她无奈道:“我不关心提尔或波兰斯基怎么样。18岁拍1亿预算的电影,你有认真想过这事吗?多少人奋斗多少年才有的机会?你不准备答应?”

    “我对这个项目的兴趣真不大。”

    “你必须抓住这机会,不然你会后悔的,真的!”

    ……

    倾向拒绝!?

    布瑞恩像噎着什么在喉咙,viy啊viy,别这么做,就这一次,拿出你的聪明,你可是个天才!

    叶惟的话声还在从手机传出:“我知道你希望我接拍商业片,我会的,我只是不确定是不是现在。我快争赢tlb了,我还有ss,还有另一个我自己非常想拍的项目。布瑞恩,我现在不欠钱了,以lms的成绩,我也已经不欠任何人的,我感谢你们,但对我来说,拍电影的第一位是乐趣。”

    “听我说,这个项目的乐趣可大了,你可以用cgi特效表现你的想象力,不有趣?”布瑞恩知道不能惹怒他,与有才华有性格的人沟通就要耐心和想办法,“你不会害怕了吧?一亿预算吓着你了?”

    “激将法?拜托。有乐趣,才有激情,有激情,电影才能拍好,我勉强自己去拍,只会搞砸事情。”

    布瑞恩继续激将的道:“一亿预算是很高,但你只需要当导演,派拉蒙没准备让你来制片,你的工作量不会很多。就算你意向上答应执导,也不一定就是你,你还得通过考核,这是个巨大挑战,惟!”

    “这就是我为什么没兴趣。为什么我能18天制作出《驱魔录像》?因为那真是独立制片!可lms呢?

    即使是梦工厂、普雷通监制,小成本项目,我是第一制片人,我是导演,都有那么多的会议,一个接一个的分歧,还无关创作,就关于权力,简直是浪费时间。如果是tet的模式,我最多三个月就能做好lms,可我花了多久?

    布瑞恩,我也想所有的会议在两分钟之内结束!我说的,你去做。为大制片厂拍商业大片?我是害怕,我害怕一支足球队那么多的制片人,告诉我不能这么做,另一支足球队那么多的我都不知道是谁的家伙,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

    还有那些调研、分析、数字……最后我说什么都不算数,终剪权肯定没有,我改句台词都不行,那还叫拍电影吗?我很怀疑。”

    “你还没有试过,没你想的这么糟糕。”布瑞恩有些反驳不了,大制片厂模式当然会那样,斯皮尔伯格、卡梅隆都有一堆会议。他只好劝道:“权力的问题可以慢慢谈,也许就谈下终剪权。”

    “也许!还也许我痛苦一两年拍出了一陀屎,还不是我自己想要的形状。伙计,我喜欢冒险,但我不能冒这个。”

    布瑞恩叹了一口气,“惟,不要辜负大家对你的期望,现在全世界都希望你做出最正确的选择,你赢,我赢,每个人都赢!”

    他说得语气激动:“这是一条宽阔的大道!只要你拍好这个项目,以后的发行,它的力量会比lms大十倍,《哈利-波特》、《纳尼亚传奇》的级别!有多少会议都好,你忍受一个项目,你的名气、你的地位会上升到真正的顶级!全球的顶级!

    惟,这是个巨大挑战,一定不会容易,是挑战就不会容易,你敢接受挑战吗?”

    手机响起了叶惟的一声笑,“老兄,你的话很鼓动人心,但我从小做过太多这种事,所以……对我不是很有用。你知道,我不想忍受,我宁愿再拍几部独立片,让自己的权力更大,再去拍商业大片,事情就会简单得多,我想是吧。”

    “不会的,独立片和商业大片是两回事,就算你有10部lms,你第一部大片照样受制!惟,这是个巨大挑战!”

    “我会再考虑的。”

    “巨大挑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