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阳光小美女》北美票房突破130迷l,viy实现宣言”《好莱坞报道者》

    “《阳光小美女》刷新公路片最高票房纪录”波m

    “《阳光小美女》再获多位知名导演肯定,科恩兄弟赞其是一部失败者史诗”hitfix

    每周票房

    11月25日-12月1日,2005年

    电影排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制片成本(百万)发行商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1位—第2周3858家16,357—63,105,511—209,388,580150华纳兄弟

    《与歌同行》—第2位第2周—3138家7,639,970,711—58,766,4802820世纪福克斯

    《阳光小美女》—第3位第3周3325家(-162)—6,5—21,688,975—132,935,0426梦工厂

    《新欢乐满堂》—第4位第1周3206家6,02119,304,602—26,164,83545派拉蒙

    《傲慢与偏见》—第8位第3周1299家(+117)—7,032—9,134,14118,008,304未公布焦点

    《绝命圣诞夜》—第11位—第1周1550家3,043—4,716,7836,0,76716焦点

    本周北美影市共有5部新片大规模上映,分别是家庭喜剧片《新欢乐满堂》、爱情歌舞片《吉屋出租》、浪漫喜剧片《朋友一场》、两部犯罪喜剧片《为爱疯狂》和《绝命圣诞夜》,它们全都表现惨淡。

    没有一部的票房过得去,4000制片费的《吉屋出租》九天只有1930万,表现最好的《新欢乐满堂》也就那么点。

    真没办法,在这个感恩节档期,一家大小想看大片的,《哈利-波特》是最佳选择;想看现实喜剧,为什么不看梦幻阵容、口碑爆炸的lms?还有《与歌同行》呢。

    这5部评价不佳的新片毫无优势,片商们其实对它们没什么期望才这么安排,但如此糟糕的成绩还是让人受不了。

    这是焦点悲喜交集的一年,《傲慢与偏见》、《断背山》是喜的部分,而《绝命圣诞夜》和lms都是悲的部分。

    《绝命圣诞夜》是本周最惨的新片,九天只有602万,46%新鲜度和43%喜爱度,比《勇敢者的游戏2》还要惨。

    它的联合制片人叫罗恩-耶克萨、阿尔伯特-伯杰,两人正是当初lms剧本的回购方,是他们把剧本卖给焦点,后来又没有匹配叶惟的50万出价;也是他们本有机会担任lms的第二、第三制片人,却因为想要夺权,而被叶惟踢走。

    现在的局面真是很讽刺,很尴尬!

    耶克萨和伯杰因为《冷山》而功成名就,今年两部影片的失败却葬送了一切。

    他们的另一部影片《蜂王季》(1400万制片费)在11月11日上映,由福克斯探照灯发行。它的首周也是lms的首周,但它是21家影院,三周过去扩大到277家,票房还没有破百万,只有901,818,也就这样了。

    因为它的评价也很烂,43%新鲜度和35%喜爱度,可以说没有引起那么一点的关注。

    如果当初让达科塔-范宁主演“伊莱扎”可能会不同,导演斯科特-迈克吉认为另一位小演员弗洛拉-克罗斯更像“伊莱扎”的母亲扮演者朱丽叶-比诺什,于是选择了克罗斯。

    结果范宁逃过一次失败,银幕首秀的克罗斯则成了替罪羊,未来的路真不好走了。有时候,运气是多么重要!

    两位制片人的失败无关运气,两部电影加起来花了三千万,都彻底打了水漂,票房没他们什么事,今年的颁奖季也没他们什么事了。对于两部立项阶段就觊觎奖杯的影片来说,这是完全的失败,半点余地都没有。

    两人的行业地位跌到了谷底,勉强还有一次机会,再失败一次,出局。

    假如他们没有想夺权,加入了lms剧组,那现在就是……

    升到天空的云端之上!

    这一周过后,lms正式超越了1994年《阿呆和阿瓜》的1。27亿,不计算通货膨胀,成为了北美史上最卖座的公路电影。

    同时,叶惟此前在《每日秀》上的票房宣言正式成真,1。3亿?只多不少。

    最近对viy的各种报道也真疯狂,据hitfix网的报道,包括科恩兄弟、昆汀-塔伦蒂洛、盖-里奇等多位以黑色幽默、邪典著称的大导演加入了称赞lms和神童的阵营。

    30岁时以一部《两杆大烟枪》成名的才子盖-里奇说:“我喜欢它的一切,如果我更早看到就好了,那会让我的电影更有激情”。

    现年42岁的鬼才昆汀-塔伦蒂洛说:“所有的公路电影我都看过,从来没有像这部那样让我看得过瘾,它甚至没有暴力。它不是《邦妮和克莱德》的流派,但它来得真是时候。”又说叶惟“他是个高手,就像神话里的人物,他让导演这个行当变得让年轻女孩们全在鼓掌,她们会像‘oh-my-god,he‘s-so-cool!’”

    谈及黑色幽默、失败者电影,科恩兄弟是不得不提的一对大师。

    48岁的伊桑-科恩说:“作为观众,看一部失败者的电影比看猫王之类的成功者要有趣很多。一个失败者,需要的是奇迹般的好运气,或者甘心接受命运的勇气,或者不断尝试,直到失败把你吞噬的悲剧降临。lms给我们提供的是另一种,接受失败但不接受命运的勇气。”

    51岁的乔尔-科恩则说:“失败者总是背负着很多沉重的十字架,很难自信,很容易自我厌恶,因为人们总是告诉你‘你是个失败者’,你还反对不了。”伊桑-科恩插话说:“人生走下去总是失败的,管这么多干什么!”

    谈到叶惟,兄弟两人的欣赏更溢于言表。

    乔尔说:“事业到后来很容易就会变成职业。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新鲜且令人激动,这种经历永远不会重来。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你开始了就在走下坡路。虽然你的能力也许会越来越高,但你拍的电影只会沦为职业产物,看不到有激情。在这种时候,你就会非常羡慕年轻人。叶惟开始得很早,他的激情让我动容,我希望他能保持三十年再投降,这样我们就能有很多好电影了。”

    “有资格把拍电影这事艺术化、浪漫化的人不多。”伊桑说,“现在的叶惟肯定是一个,继续这样再过些年头,我们就该拍他的传记片了。”乔尔插话:“不是关于失败者吧?”伊桑笑说:“试试拍天才题材,说不准能找回些激情。”

    不只是大导演们在称赞,一篇篇报道、评论、专题犹如雪花飞舞,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

    “一千万人听到了f词-mpaa,独立电影呈现的一次伟大奇观”、“viy以绝对才华造就了最不可思议的神童”、“你可以称他为小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也可以就叫他叶惟,在未来很多年里,他都会是让人疯狂的东西”

    “当老冤家及老朋友杰瑞德-赫斯、杰露莎-赫斯的新片《疯狂神父》刚杀青,17岁的叶惟已经两度震撼世界”

    “无论能否成为最年轻的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者,可以肯定,viy将在电影舞台上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

    “新的流行偶像!网上竟发起支持叶惟进奥斯卡签名活动”……

    叶惟是不是流行偶像,还有待q分的验证,但他已经是不少年轻偶像的偶像。

    像艾玛-罗伯茨这些众所周知的旧闻不用多说,而最近另一个艾玛,艾玛-沃特森也表示了对叶惟的钦佩,她在《娱乐周刊》的专访中谈到成长和对未来的期望,说:“我想演些文艺剧情片的角色,希望能和叶惟这样优秀的年轻导演合作。”

    机会是有的,并非演着《哈利-波特》系列就不能演其它电影。

    丹尼尔-雷德克里夫主演的独立家庭片《十二月男孩》就在拍摄当中,这是他除hp系列外主演的第一部影片。鲁伯特-格林特今年6月也主演了一部独立剧情片《人生驾驶课》,会在明年上映。

    但机会也不多,他们的高知名度有利也有弊,因为不同于其他明星,他们自身的名字事实上比“哈利”、“罗恩”和“赫敏”低,观众们一看到雷德克里夫就会惊叫:“搞什么,这不是哈利吗?”所以不是每个剧组都愿意起用他们。

    另外每一集hp都要拍摄非常久的时间,他们还得兼顾学业,也是由于4和5之间有些空闲档期,他们才能拍其它电影。

    不过艾玛-沃特森还没有,在雷德克里夫和格林特都试水独立片之际,她会不会也演点什么一直倍受外界关注。

    现在清楚了,她想演叶惟的电影,她在表态。

    之所以表态显然跟最近一条消息有关,叶惟的新项目将关注于少女题材。竞争《可爱的骨头》已经影迷粉丝皆知了,感恩节假期刚过,他就又宣布接手了《灵魂冲浪人》,而这个项目与tlb没有冲突。

    贝瑟尼-汉密尔顿的团队发言人德奇-霍夫施泰特尔向媒体高兴的表示:“这个真实故事找到了最适合的接管人。”

    早就在espy领奖台上说过自己是叶惟的粉丝的贝瑟尼本人也开心的说:“惟的电影鼓励着我,在为我的故事改编成剧本的交流中,他再一次激励了我。我真荣幸由他来拍。”

    叶惟则称贝瑟尼的经历是一场真实的激动人心的奇迹,那份坚强乐观让他深深的着迷。

    至于为什么关注少女题材,他笑称因为自己是个年轻男生,还引用了古老公路片《漩涡之外》(1947)的一句经典台词:“女人都是奇迹,因为她们让所有男人都显得平庸无奇。”

    对viy的惊语和妙语,媒体大众早已不奇怪他会这么说话,不这样还是叶惟吗?

    imdb里他的影人资料的“个人语录”栏,编入了上百条都不止,一般又红又“话痨”的影人被编入个五十条就了不起了,而且基本上没几条算得经典,只是说过了些什么话。

    但这些“viy说了”,几乎每一句话都散发着或幽默、振奋人心、睿智、毒舌、轻狂、叛逆、个性等的迷人气息。

    “我都错过了些什么……”当丽兹-奥尔森浏览起imdb这一页,本以为滑滑鼠标的滚轮就过去了,没想到竟然一条条地看起来,有些甚至是整篇文章,她越看,越有一种清晰的感觉:我崇拜上这家伙了。

    “对于道歉我已经有了心意,我将永远不会对这件事道歉”,她被这句话狠狠地击中,太喜欢了,平静、叛逆、男子气慨,前半句像“道歉这事,我想来想去很不安,我想好了”,后半句却“我永远都不会道歉”。

    看完这里他所有语录和查询的相关事件后,丽兹的感觉是,这位老兄,really-cool!really-e!

    就在lms上映第四个周末,viy影迷粉丝们又一次的幸福时刻,又一次典型的叶惟,又一次典型的尤尼克-库勒!

    那一口恶气早已吐出,但不妨继续鞭挞那些曾经看轻你的人!

    无需大吼大叫,笑言几句话,就震动这个世界。

    这个操蛋的他马的世界。

    ※※

    叶惟:“对不起,大伙儿。对于《阳光小美女》的北美票房估计,原来我真的错了,我向大家道歉,我错了。”

    lms上映三周突然1。3亿票房,于博客道歉声明

    尤尼克-库勒:“说到这个,你认为你可以用现金给我我的两万块吗?给支票我担心的是,我必须要和我的会计结算,这可能会让我撞上很高的,呃,税……”

    科恩兄弟代表作《谋杀绿脚趾》里“督爷(the-dude)”搞砸任务后向雇主“大勒布斯基”索要酬金

第341章 LOVE,NINA    多伦多,天空飘洒着零星的雪花,积雪渐让这座城市银装素裹,落雪声铮铮而清朗。

    “哇哦,真漂亮呀。”安全椅上的朵朵感慨着车外的街景,不是第一次看到雪景,却是第一次来到多伦多。在她看来,一切都新奇极了,一大早下了飞机,不久坐车前去妮娜家,就看到妮娜站在草坪边笑着挥手!

    很快,朵朵下了路虎车,直奔过去,“娜娜!”

    妮娜身着米色大衣搭黑色铅笔裤,米色靴子、多彩手套和毛编帽,黑长发披垂而下,脸容化着淡妆,正笑容妩媚,一把抱住扑来的朵朵,“小甜豆,欢迎来到多伦多!”

    “谢谢!”朵朵开心地道谢,她也一身御寒衣物,但粉嘟嘟的小脸蛋还是冻得有点发红。

    她的注意随即就被什么吸引住,惊呼着奔去,“好可爱的小狗!它就是顾小姐吗?”

    与此同时,先下了车的叶浩根、顾乔,与刚才担任司机的康斯坦丁、迎接的米哈埃拉笑谈,而副驾上的叶惟是最迟下车那个,到这里跟回家的感觉差不多,打打招呼就没什么了,又不是法国人。

    “真冷。”他虽然穿了灰黑大衣,仍觉得寒冷,呵一口气,就有一道雾,“洛杉矶跟这里比还像是夏天。”

    别人听着没什么,妮娜却皱了皱眉,心里不怎么喜欢,见他突然张手而手,就要张手和他拥抱。

    “顾小姐!”叶惟大叫一声,张开双手走向顾小姐,从朵朵那把它抢过抱了起来,肥肥的顾小姐兴奋地摇着尾巴,它是只没有断尾的柯基。他搂着它,一边搓它脑袋,一边笑道:“看看你,瞧上去真好,这些脂肪是存着准备过冬吗?哈哈!真冷,对不?”

    “是啊冷死了,真委屈你来这个糟糕的地方。”妮娜脱口说道,脸色沉了下去。

    “妮娜。”那边米哈埃拉责怪的望望女儿。妮娜也知道自己失礼了,向顾乔两人尴尬一笑,“不好意思,我是只对他说的……”

    年轻人打情骂俏,他们笑笑没说什么。

    “给我抱!”朵朵急得团团转,“顾小姐!”

    “那你今天就负责照顾好顾小姐了。”叶惟把狗狗交给她,笑道:“爸爸,妈妈,今天你们自己安排,我们走了。”

    之前就说好了,今天分开行动,妮娜父母还要工作,两家周末再一起去滑雪。妮娜本来要上学的,请了假,一天半天没关系,反正她不追求全a。他走向路虎车驾驶座车门,妮娜冷着脸的走来坐到副驾上。

    朵朵正忙着和顾小姐玩,她被告知他们是去上学,也就没有兴趣跟去。

    叶惟对妮娜使小性子早就习以为常,很快开动车子驶出,目的地半小时车程不到的多伦多动物园,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到那约会了,但还是喜欢去,那么多可爱的动物!

    “当时的情况真是凶险,彼得-杰克逊就像一条狡猾的毒蛇,一直躲在暗处,突然扑出要一口咬死你,还好我有防备。艾丽斯晚上给我发了短信,说我对tlb的真挚让她感动,她一定会做最好的考虑。妮娜,我们有机会!”

    叶惟开着车,笑说着话。旁边的妮娜却一言不发,望着车窗外面,好像根本没在听。

    “你是怎么了?”他看看她,知道女孩子发脾气不需要理由,男孩子却要解释,“我不热情?我们父母都在那里,我总不能抱着你狂吻。我说多伦多冷?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没别的,难道不冷吗?”

    “我同意啊,冷死了。”妮娜冷说,就听见他声音很轻的不满说“killing-me”,她顿时涌起一股巨大的委屈,是的,一座又冷又落后的糟糕透顶的破城市,不是在这里拍电影便宜,他来都不会来这种地方,公猪之城!连名字都难听……

    大半个月没见了,不是要狂吻,见着面连一个拥抱都没有?他以前都不这样,他不在乎了……

    “为什么你不立即回洛杉矶去?”她说,心痛欲裂,这绝对不是她想要的,可不知道怎么就成了这样。

    “你有没有发现,每次你发脾气,最后我都能让你说你爱我,每次。”叶惟嘿嘿的笑,“因为我知道你不是真的在生气。”

    “我恨你!”妮娜突然高声,“我是在生气!你个傻瓜,你根本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心头的气消了一些。

    “上周我失约,对不起!我知道这很不好。”叶惟把车子停到雪路边,去拉她的手,妮娜甩开,他重重地抓住,“既然你不喜欢,没有下一次,不管是什么事,哪怕是出席奥斯卡颁奖礼,我都不去,我和你一起。除非你和我一起出席。”

    “说得你能出席似的……”妮娜嘀咕,脸容已经转缓了,从车头储物格里拿出什么,几乎是扔给他,“你的感恩节礼物。”

    “哇,是什么?”叶惟高兴地接过小礼物盒,立即拆开层层包装,只见是一只万宝龙男士机械表,“酷!我喜欢!”他当即往右手腕戴上去,两只手两只手表,“真有趣,所以没事了?出发!”

    “喂!”妮娜顿时瞪着他,这表很贵的,还不是拍了个广告都拮据着没钱买,只是一句“酷”?这就算了,但!

    叶惟看看她,“什么?”真不想这么说,妮娜气急的道:“我的感恩节礼物呢?”他愕然道:“加拿大的感恩节不是过了吗?我还以为我们分开过感恩节……”她的脸色又直沉下去。

    “说真的,我对美国感恩节向来不怎么在意,感谢什么?”叶惟耸肩,“‘真感谢那些送来食物、教授生存方法的印第安人,没让我们饿死,所以……屠杀他们!’算了吧。而且我们一个华裔,一个保加利亚裔,更加算了吧。我们的祖先没吃印第安人的火鸡,也没杀他们。”

    “跟印第安人有什么关系!”妮娜气得满脸通红,连连地跺脚,“这是我们的节日!我们感谢彼此……我知道了,你认为不需要感谢我,你是对的,你需要感谢我什么?我没资格要礼物……”她说得自己快哭了,上个月也没见你有什么表示。

    “哈哈哈!你还真相信?”叶惟突然大笑起来,看着她怔了怔,“傻女孩,你还真相信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

    妮娜有些气糊涂,睁圆了双眼,“我警告你,你在玩什么都别玩了……”

    “只是想制造点惊喜。”叶惟笑着从大衣里一掏,拿出了一个精巧的粉红礼物盒。

    妮娜顿时双眸一亮,心跳疯狂加速了起来,一只戒指?一只戒指?!一下脸色全变了,他要做什么?求婚!?16岁可以结婚了!天啊,该怎么办,答应吗?我们都这么年轻,可是,天啊,天啊……

    “妮娜,我当然需要感谢你,这一年来,你给了我太多的美好,太多了。”叶惟打开礼物盒,从里面拿出一条精美的银星手链,知道她喜欢饰物,当下为她佩戴起来,“我爱你。”

    “噢……”因为错误的猜想,妮娜感到些奇怪的失落,虽然也很喜欢这条手链。

    “怎么?还不够?”叶惟仰头笑了笑,“当然不够了!”他脱下了黑手套,双手握拳地抬起,展示给她看。

    “噢我的天!”妮娜立时惊得失声,只见他右拳除拇指外的四指指身上分别纹着一个字母,连起来是love,左拳则是nina。

    “你什么时候纹的?痛吗?”她的心情一下全好了,双眸暴亮,双手抱着他的双拳,尤尼克为了我纹身,还要是……

    “事实上,它们是纹身贴纸。”叶惟笑说,“我不能纹身,我妈会打我的。”

    妮娜的神情一下变古怪,不禁狠狠地拍开他的手,“你真是个混蛋……”怒火控制不了,她挥拳打去,“混蛋!”

    “嘿,哎!”叶惟的肩膀瞬间挨了几拳,她的拳力可不轻,“我做错什么了?停手,妮娜,我开车了,注意安全!”

    他还真开动起来,妮娜只好气呼呼地停下,心情乱七八糟的,其实虽然是纹身贴纸,她也很喜欢,更喜欢这份心意,可是……今天似乎什么都错了,本该是开心的日子……其实,是她自己爱生气……

    “尤尼克……我很抱歉……”

    “但我还有一份礼物要给你!”叶惟大笑,一点都没有跟她生气,“请叫我魔术师。”他再度停车熄火,解开安全带和大衣,露出里面的t恤,上面印有他们的一张甜蜜合影,以及unique,一颗大大的红心,nina。

    “哈哈!”妮娜一看,终于不由失笑,明明是我给他的礼物天,怎么成他给我的了!

    “你这个烂人,无赖,你好烂!我笑不代表我喜欢,我就是笑你!呜唔……!”她被他吻住,说不出话来,她情不自禁地热情回应,心扉满是痴醉,“你说得对,每次……我爱你。”

    ……

    多伦多动物园也是一片雪景,非周末游人不是很多,叶惟和妮娜牵着手,谈笑着四下游玩。

    看了老虎,又看猩猩,接着又去看大象,从网栏外看着大象们在雪地上玩耍,叶惟感叹说:“我爱大象,它们那么庞大,却那么善良。有时候我真希望自己是非洲大草原上的一头大象。”妮娜靠着他,“我就喜欢你这些书呆话。”

    不久接着去看河马,当河马张大嘴巴,叶惟惊呼:“看看!它长得真像你。”妮娜瞪目:“你敢再说一遍!?”叶惟惊呼:“现在更像了!”她今天第二次挥拳揍他。

    不过两人真不能太过放肆,因为他们都是公众人物。

    “噢!!!你们是叶惟,妮娜-杜波夫!”

    两人正在游览火烈鸟、斑马,突然被四个似也在旅游的少女认出,顿时仿佛也成了动物园的一份子。

    少女们以一种比看到大熊猫还惊喜的目光看着他们,纷纷激动地说着:“我是你们的大粉丝!”、“我们可以合影吗?一定要说可以!”、“《阳光小美女》真棒!”、“《驱魔录像》几乎吓晕我!真爱你们!”

    叶惟对影迷粉丝从来十分友善,当下签名合影全满足。

    妮娜也早已习惯了这种情况,心情好着呢,笑道:“我帮你们拿相机拍大合照!”她接过她们的数码相机,指挥着站位,“都不要拘谨,也许我们这辈子就遇到这一次了,别拘谨,贴近他一点,是的就这样!笑!”

    合影完毕,又笑聊了几句,两人才道别走人。少女们的喜悦谈论声在传来:“太棒了!”、“他们真亲和。”、“第一次看见天才!”

    妮娜甜蜜地挽着他的右手臂,叫了他一声:“天才。”

    “不要这么叫我。”叶惟皱起眉,“我现在最怕听到的就是这个词。”妮娜连连轻念着:“天才,天才,天才。”叶惟没好气:“真要这样?”她继续轻念:“天才,天才,天才……”

    “嘿,还叫!”

    “天才,天才……”

    叶惟痛苦的捂住双耳,“我疯了,真要疯了!”

    “哈哈!”妮娜坏笑了起来,双眸流溢着光彩,“老兄,可你就是个天才啊!”有时候,她对他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听到这一声dude,叶惟精神大振,“没错了,就叫我老兄。”妮娜一怔:“dude?”叶惟连忙点头:“我喜欢你这么叫我。”妮娜凝着双眸放电,轻轻柔柔的叫:“dude”

    “是的,我的女孩。”叶惟听得心都酥了,搂紧她猛亲了一口。妮娜连连地笑念:“老兄,老兄,老兄,老兄……”

    “别这样!这样就没感觉了。”

    “老兄”

    两人笑笑说说,打打闹闹,一直在动物园玩到下午四点多闭园,才离开驾车前去市中心。

    天色渐渐变得漆黑,他们到餐厅吃浪漫晚餐,到电影院看电影,到国家电视塔看夜景,不管在哪都充满快乐。

    妮娜觉得自己幸福得都快融化了,每次都这样,没见面之前感觉出了很多问题,但只要在一起一会,就什么都好!

    ……

    夜色迷人,三角州酒店的一间豪华套房里,青春的激情在燃烧,爱与欲在融合。

    一阵如泣般的急促娇喘声后,房间里的动静慢慢停了下来。两人躺在床上盖着被单聊天,凌晨回去不迟。

    “尤尼克,我们继续这样下去,真的行吗?”妮娜依偎着他,声音轻轻。

    “什么意思?”叶惟抚着她曼妙的身子,怎么抚都抚不够。她抬眸望来,说道:“异地恋,我们半个月才见一次,我越来越受不了了,我每天都想看到你。怎么办?”他轻呼一声,“我也有想过这事,对我来说,还能忍受。”

    忍受?那肯定不行!妮娜急道:“我受不了了!你迟早也是的。我们要解决它……我想过了,我搬去洛杉矶。”她抿抿嘴,“我到那边上学,也可以更方便地发展事业,我决定要演《魔女嘉莉》,这样我能自己赚够钱,你说呢?”

    叶惟满脸沉思,想了一会才说:“妮娜,我非常渴望你搬来洛杉矶,我们甚至可以同居。不过这件事不能贸然,我们需要先做好计划,这关系到你的家庭、学业、生活,就因为我,让你突然去一个新环境,这对你太不公平。”

    “不!”妮娜认真说,“没什么不公平,要往电影发展,洛杉矶就是比多伦多重要。”

    “我们也要考虑好各方面,如果我的新片又要来多伦多拍,到时候又怎么办?”叶惟笑了笑,“而且我知道你还不想搬家,你骗不了我,妮娜,在适合的时候做适合的事。”

    “我是不想搬家,但我更想和你住在同一个城市……”妮娜紧皱秀丽的双眉,“我害怕,尤尼克……你明白吗,我真的害怕了……”

    看着她不安的神情,叶惟不禁心痛,凑去吻了她额头一下,搂紧她的肩膀,温声道:“我们没问题,我向你保证,等忙完这一阵,我们会更多的在一起。就刚才,我突然明白了。”

    “什么?”妮娜眨眸。

    叶惟微笑的道:“事业上我已经拥有很多了,为什么还要不停地忙碌而疏忽了你的感受?”凑向她的脸容,他决定道:“明年暑假我们去环游世界!”

    妮娜顿时瞪圆了眼睛,“真的!?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两年来,我一直在忙,两个暑假我基本上都没有休息过,明年暑假我不要再那样过了。”叶惟笑道。

    “你是说三个月,环游世界?”妮娜也灿烂地笑了起来,“只有你和我?”

    叶惟点点头,高昂地举起了love的右拳:“七大洲四大洋,我们都要去!没错,南极洲也要去!”

    “尤尼克!”妮娜紧紧地搂着他,笑得很甜很甜,心里很甜很甜,满心的期待,太期待了,又太难以置信了,真想明天就是暑假!太棒了……她越想越欣喜,都不知说什么好:“那,我们先去哪里?”

    “亚洲怎么样?我两年多没回去了。”

    “好!”

    “反正这个世界哪都要去。北极,南极都去。你知道吗,帝企鹅在求偶成功之后,它们就会以一种相同的频率和动作摆动自己的身体,以此告诉其他的企鹅,‘这家伙是我的了’,像这样,摇动脑袋,摆动双手……”

    叶惟左右地摆动起来,妮娜也笑着跟着左右地摆动,整张床都似有点摇动起来。

    突然,他一下翻身抱住了她,她挣扎地又笑又叫:“你这只笨企鹅!”

    penguin有个片场术语,就是群众演员、龙套,这话听起来,像是导演在片场大骂一个群演,你这只笨企鹅!

    叶惟顿时噗通地大笑出声,“哦我很抱歉,杜宝芙导演,我该做什么动作?告诉我?”

    “笨企鹅!笨企鹅!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