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多伦多,天空飘洒着零星的雪花,积雪渐让这座城市银装素裹,落雪声铮铮而清朗。

    “哇哦,真漂亮呀。”安全椅上的朵朵感慨着车外的街景,不是第一次看到雪景,却是第一次来到多伦多。在她看来,一切都新奇极了,一大早下了飞机,不久坐车前去妮娜家,就看到妮娜站在草坪边笑着挥手!

    很快,朵朵下了路虎车,直奔过去,“娜娜!”

    妮娜身着米色大衣搭黑色铅笔裤,米色靴子、多彩手套和毛编帽,黑长发披垂而下,脸容化着淡妆,正笑容妩媚,一把抱住扑来的朵朵,“小甜豆,欢迎来到多伦多!”

    “谢谢!”朵朵开心地道谢,她也一身御寒衣物,但粉嘟嘟的小脸蛋还是冻得有点发红。

    她的注意随即就被什么吸引住,惊呼着奔去,“好可爱的小狗!它就是顾小姐吗?”

    与此同时,先下了车的叶浩根、顾乔,与刚才担任司机的康斯坦丁、迎接的米哈埃拉笑谈,而副驾上的叶惟是最迟下车那个,到这里跟回家的感觉差不多,打打招呼就没什么了,又不是法国人。

    “真冷。”他虽然穿了灰黑大衣,仍觉得寒冷,呵一口气,就有一道雾,“洛杉矶跟这里比还像是夏天。”

    别人听着没什么,妮娜却皱了皱眉,心里不怎么喜欢,见他突然张手而手,就要张手和他拥抱。

    “顾小姐!”叶惟大叫一声,张开双手走向顾小姐,从朵朵那把它抢过抱了起来,肥肥的顾小姐兴奋地摇着尾巴,它是只没有断尾的柯基。他搂着它,一边搓它脑袋,一边笑道:“看看你,瞧上去真好,这些脂肪是存着准备过冬吗?哈哈!真冷,对不?”

    “是啊冷死了,真委屈你来这个糟糕的地方。”妮娜脱口说道,脸色沉了下去。

    “妮娜。”那边米哈埃拉责怪的望望女儿。妮娜也知道自己失礼了,向顾乔两人尴尬一笑,“不好意思,我是只对他说的……”

    年轻人打情骂俏,他们笑笑没说什么。

    “给我抱!”朵朵急得团团转,“顾小姐!”

    “那你今天就负责照顾好顾小姐了。”叶惟把狗狗交给她,笑道:“爸爸,妈妈,今天你们自己安排,我们走了。”

    之前就说好了,今天分开行动,妮娜父母还要工作,两家周末再一起去滑雪。妮娜本来要上学的,请了假,一天半天没关系,反正她不追求全a。他走向路虎车驾驶座车门,妮娜冷着脸的走来坐到副驾上。

    朵朵正忙着和顾小姐玩,她被告知他们是去上学,也就没有兴趣跟去。

    叶惟对妮娜使小性子早就习以为常,很快开动车子驶出,目的地半小时车程不到的多伦多动物园,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到那约会了,但还是喜欢去,那么多可爱的动物!

    “当时的情况真是凶险,彼得-杰克逊就像一条狡猾的毒蛇,一直躲在暗处,突然扑出要一口咬死你,还好我有防备。艾丽斯晚上给我发了短信,说我对tlb的真挚让她感动,她一定会做最好的考虑。妮娜,我们有机会!”

    叶惟开着车,笑说着话。旁边的妮娜却一言不发,望着车窗外面,好像根本没在听。

    “你是怎么了?”他看看她,知道女孩子发脾气不需要理由,男孩子却要解释,“我不热情?我们父母都在那里,我总不能抱着你狂吻。我说多伦多冷?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没别的,难道不冷吗?”

    “我同意啊,冷死了。”妮娜冷说,就听见他声音很轻的不满说“killing-me”,她顿时涌起一股巨大的委屈,是的,一座又冷又落后的糟糕透顶的破城市,不是在这里拍电影便宜,他来都不会来这种地方,公猪之城!连名字都难听……

    大半个月没见了,不是要狂吻,见着面连一个拥抱都没有?他以前都不这样,他不在乎了……

    “为什么你不立即回洛杉矶去?”她说,心痛欲裂,这绝对不是她想要的,可不知道怎么就成了这样。

    “你有没有发现,每次你发脾气,最后我都能让你说你爱我,每次。”叶惟嘿嘿的笑,“因为我知道你不是真的在生气。”

    “我恨你!”妮娜突然高声,“我是在生气!你个傻瓜,你根本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心头的气消了一些。

    “上周我失约,对不起!我知道这很不好。”叶惟把车子停到雪路边,去拉她的手,妮娜甩开,他重重地抓住,“既然你不喜欢,没有下一次,不管是什么事,哪怕是出席奥斯卡颁奖礼,我都不去,我和你一起。除非你和我一起出席。”

    “说得你能出席似的……”妮娜嘀咕,脸容已经转缓了,从车头储物格里拿出什么,几乎是扔给他,“你的感恩节礼物。”

    “哇,是什么?”叶惟高兴地接过小礼物盒,立即拆开层层包装,只见是一只万宝龙男士机械表,“酷!我喜欢!”他当即往右手腕戴上去,两只手两只手表,“真有趣,所以没事了?出发!”

    “喂!”妮娜顿时瞪着他,这表很贵的,还不是拍了个广告都拮据着没钱买,只是一句“酷”?这就算了,但!

    叶惟看看她,“什么?”真不想这么说,妮娜气急的道:“我的感恩节礼物呢?”他愕然道:“加拿大的感恩节不是过了吗?我还以为我们分开过感恩节……”她的脸色又直沉下去。

    “说真的,我对美国感恩节向来不怎么在意,感谢什么?”叶惟耸肩,“‘真感谢那些送来食物、教授生存方法的印第安人,没让我们饿死,所以……屠杀他们!’算了吧。而且我们一个华裔,一个保加利亚裔,更加算了吧。我们的祖先没吃印第安人的火鸡,也没杀他们。”

    “跟印第安人有什么关系!”妮娜气得满脸通红,连连地跺脚,“这是我们的节日!我们感谢彼此……我知道了,你认为不需要感谢我,你是对的,你需要感谢我什么?我没资格要礼物……”她说得自己快哭了,上个月也没见你有什么表示。

    “哈哈哈!你还真相信?”叶惟突然大笑起来,看着她怔了怔,“傻女孩,你还真相信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

    妮娜有些气糊涂,睁圆了双眼,“我警告你,你在玩什么都别玩了……”

    “只是想制造点惊喜。”叶惟笑着从大衣里一掏,拿出了一个精巧的粉红礼物盒。

    妮娜顿时双眸一亮,心跳疯狂加速了起来,一只戒指?一只戒指?!一下脸色全变了,他要做什么?求婚!?16岁可以结婚了!天啊,该怎么办,答应吗?我们都这么年轻,可是,天啊,天啊……

    “妮娜,我当然需要感谢你,这一年来,你给了我太多的美好,太多了。”叶惟打开礼物盒,从里面拿出一条精美的银星手链,知道她喜欢饰物,当下为她佩戴起来,“我爱你。”

    “噢……”因为错误的猜想,妮娜感到些奇怪的失落,虽然也很喜欢这条手链。

    “怎么?还不够?”叶惟仰头笑了笑,“当然不够了!”他脱下了黑手套,双手握拳地抬起,展示给她看。

    “噢我的天!”妮娜立时惊得失声,只见他右拳除拇指外的四指指身上分别纹着一个字母,连起来是love,左拳则是nina。

    “你什么时候纹的?痛吗?”她的心情一下全好了,双眸暴亮,双手抱着他的双拳,尤尼克为了我纹身,还要是……

    “事实上,它们是纹身贴纸。”叶惟笑说,“我不能纹身,我妈会打我的。”

    妮娜的神情一下变古怪,不禁狠狠地拍开他的手,“你真是个混蛋……”怒火控制不了,她挥拳打去,“混蛋!”

    “嘿,哎!”叶惟的肩膀瞬间挨了几拳,她的拳力可不轻,“我做错什么了?停手,妮娜,我开车了,注意安全!”

    他还真开动起来,妮娜只好气呼呼地停下,心情乱七八糟的,其实虽然是纹身贴纸,她也很喜欢,更喜欢这份心意,可是……今天似乎什么都错了,本该是开心的日子……其实,是她自己爱生气……

    “尤尼克……我很抱歉……”

    “但我还有一份礼物要给你!”叶惟大笑,一点都没有跟她生气,“请叫我魔术师。”他再度停车熄火,解开安全带和大衣,露出里面的t恤,上面印有他们的一张甜蜜合影,以及unique,一颗大大的红心,nina。

    “哈哈!”妮娜一看,终于不由失笑,明明是我给他的礼物天,怎么成他给我的了!

    “你这个烂人,无赖,你好烂!我笑不代表我喜欢,我就是笑你!呜唔……!”她被他吻住,说不出话来,她情不自禁地热情回应,心扉满是痴醉,“你说得对,每次……我爱你。”

    ……

    多伦多动物园也是一片雪景,非周末游人不是很多,叶惟和妮娜牵着手,谈笑着四下游玩。

    看了老虎,又看猩猩,接着又去看大象,从网栏外看着大象们在雪地上玩耍,叶惟感叹说:“我爱大象,它们那么庞大,却那么善良。有时候我真希望自己是非洲大草原上的一头大象。”妮娜靠着他,“我就喜欢你这些书呆话。”

    不久接着去看河马,当河马张大嘴巴,叶惟惊呼:“看看!它长得真像你。”妮娜瞪目:“你敢再说一遍!?”叶惟惊呼:“现在更像了!”她今天第二次挥拳揍他。

    不过两人真不能太过放肆,因为他们都是公众人物。

    “噢!!!你们是叶惟,妮娜-杜波夫!”

    两人正在游览火烈鸟、斑马,突然被四个似也在旅游的少女认出,顿时仿佛也成了动物园的一份子。

    少女们以一种比看到大熊猫还惊喜的目光看着他们,纷纷激动地说着:“我是你们的大粉丝!”、“我们可以合影吗?一定要说可以!”、“《阳光小美女》真棒!”、“《驱魔录像》几乎吓晕我!真爱你们!”

    叶惟对影迷粉丝从来十分友善,当下签名合影全满足。

    妮娜也早已习惯了这种情况,心情好着呢,笑道:“我帮你们拿相机拍大合照!”她接过她们的数码相机,指挥着站位,“都不要拘谨,也许我们这辈子就遇到这一次了,别拘谨,贴近他一点,是的就这样!笑!”

    合影完毕,又笑聊了几句,两人才道别走人。少女们的喜悦谈论声在传来:“太棒了!”、“他们真亲和。”、“第一次看见天才!”

    妮娜甜蜜地挽着他的右手臂,叫了他一声:“天才。”

    “不要这么叫我。”叶惟皱起眉,“我现在最怕听到的就是这个词。”妮娜连连轻念着:“天才,天才,天才。”叶惟没好气:“真要这样?”她继续轻念:“天才,天才,天才……”

    “嘿,还叫!”

    “天才,天才……”

    叶惟痛苦的捂住双耳,“我疯了,真要疯了!”

    “哈哈!”妮娜坏笑了起来,双眸流溢着光彩,“老兄,可你就是个天才啊!”有时候,她对他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听到这一声dude,叶惟精神大振,“没错了,就叫我老兄。”妮娜一怔:“dude?”叶惟连忙点头:“我喜欢你这么叫我。”妮娜凝着双眸放电,轻轻柔柔的叫:“dude”

    “是的,我的女孩。”叶惟听得心都酥了,搂紧她猛亲了一口。妮娜连连地笑念:“老兄,老兄,老兄,老兄……”

    “别这样!这样就没感觉了。”

    “老兄”

    两人笑笑说说,打打闹闹,一直在动物园玩到下午四点多闭园,才离开驾车前去市中心。

    天色渐渐变得漆黑,他们到餐厅吃浪漫晚餐,到电影院看电影,到国家电视塔看夜景,不管在哪都充满快乐。

    妮娜觉得自己幸福得都快融化了,每次都这样,没见面之前感觉出了很多问题,但只要在一起一会,就什么都好!

    ……

    夜色迷人,三角州酒店的一间豪华套房里,青春的激情在燃烧,爱与欲在融合。

    一阵如泣般的急促娇喘声后,房间里的动静慢慢停了下来。两人躺在床上盖着被单聊天,凌晨回去不迟。

    “尤尼克,我们继续这样下去,真的行吗?”妮娜依偎着他,声音轻轻。

    “什么意思?”叶惟抚着她曼妙的身子,怎么抚都抚不够。她抬眸望来,说道:“异地恋,我们半个月才见一次,我越来越受不了了,我每天都想看到你。怎么办?”他轻呼一声,“我也有想过这事,对我来说,还能忍受。”

    忍受?那肯定不行!妮娜急道:“我受不了了!你迟早也是的。我们要解决它……我想过了,我搬去洛杉矶。”她抿抿嘴,“我到那边上学,也可以更方便地发展事业,我决定要演《魔女嘉莉》,这样我能自己赚够钱,你说呢?”

    叶惟满脸沉思,想了一会才说:“妮娜,我非常渴望你搬来洛杉矶,我们甚至可以同居。不过这件事不能贸然,我们需要先做好计划,这关系到你的家庭、学业、生活,就因为我,让你突然去一个新环境,这对你太不公平。”

    “不!”妮娜认真说,“没什么不公平,要往电影发展,洛杉矶就是比多伦多重要。”

    “我们也要考虑好各方面,如果我的新片又要来多伦多拍,到时候又怎么办?”叶惟笑了笑,“而且我知道你还不想搬家,你骗不了我,妮娜,在适合的时候做适合的事。”

    “我是不想搬家,但我更想和你住在同一个城市……”妮娜紧皱秀丽的双眉,“我害怕,尤尼克……你明白吗,我真的害怕了……”

    看着她不安的神情,叶惟不禁心痛,凑去吻了她额头一下,搂紧她的肩膀,温声道:“我们没问题,我向你保证,等忙完这一阵,我们会更多的在一起。就刚才,我突然明白了。”

    “什么?”妮娜眨眸。

    叶惟微笑的道:“事业上我已经拥有很多了,为什么还要不停地忙碌而疏忽了你的感受?”凑向她的脸容,他决定道:“明年暑假我们去环游世界!”

    妮娜顿时瞪圆了眼睛,“真的!?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两年来,我一直在忙,两个暑假我基本上都没有休息过,明年暑假我不要再那样过了。”叶惟笑道。

    “你是说三个月,环游世界?”妮娜也灿烂地笑了起来,“只有你和我?”

    叶惟点点头,高昂地举起了love的右拳:“七大洲四大洋,我们都要去!没错,南极洲也要去!”

    “尤尼克!”妮娜紧紧地搂着他,笑得很甜很甜,心里很甜很甜,满心的期待,太期待了,又太难以置信了,真想明天就是暑假!太棒了……她越想越欣喜,都不知说什么好:“那,我们先去哪里?”

    “亚洲怎么样?我两年多没回去了。”

    “好!”

    “反正这个世界哪都要去。北极,南极都去。你知道吗,帝企鹅在求偶成功之后,它们就会以一种相同的频率和动作摆动自己的身体,以此告诉其他的企鹅,‘这家伙是我的了’,像这样,摇动脑袋,摆动双手……”

    叶惟左右地摆动起来,妮娜也笑着跟着左右地摆动,整张床都似有点摇动起来。

    突然,他一下翻身抱住了她,她挣扎地又笑又叫:“你这只笨企鹅!”

    penguin有个片场术语,就是群众演员、龙套,这话听起来,像是导演在片场大骂一个群演,你这只笨企鹅!

    叶惟顿时噗通地大笑出声,“哦我很抱歉,杜宝芙导演,我该做什么动作?告诉我?”

    “笨企鹅!笨企鹅!啊……!”

第340章 魔法王国的国王    每周票房

    11月18-24,2005年

    电影排名上映周数影院数量/变化平均本周票房总票房制片成本(百万)发行商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1位—第1周3858家37,917—146,283,069—146,283,069150华纳兄弟

    《阳光小美女》—第2位第2周3487家(+371)—10,285—35,863,795—111,246,0676梦工厂

    《与歌同行》—第3位第1周—3116家11,16734,795,769—34,795,7692820世纪福克斯

    《勇敢者的游戏2》—第7位—第2周—2620家(-603)—1,952—5,115,8—14,297,99065索尼

    《傲慢与偏见》—第8位第2周1182家(+967)—4,243—5,014,9948,874,163未公布焦点

    《哈利-波特》的票房表现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波m称为“哈利的杯中满溢着现金”,事实就是这样,这个系列太赚钱了。

    根据华纳兄弟的散场调查数据显示,60%观众是女性,42%观众在系列开始时曾经在17岁或以下,这是系列至今四部里第一部评级为pg-13,观众们在成长,影片也在成长。

    “这相比小说读者的年龄成长还有点滞后。”华纳兄弟的发行主管丹-费尔曼很高兴,“这只是个自然发展。我们对系列改编都是非常忠实的,观众群正在不断扩大。”《混血王子》小说在今年7月上市发售也推动着《火焰杯》的票房。

    “在同一年里有新书和新电影是一个成功的结合。”杰夫-德斯坦说,华纳兄弟的执行副总裁兼销售总经理。

    火焰杯满溢着烧起来的现金,而本周另一部新片《与歌同行》也不差,福克斯的发行主管布鲁斯-斯奈德的话颇是洋洋:“它在韦科和卢伯克的好表现就像它在纽约和洛杉矶做的那样。”

    韦科和卢伯克都是德州的小城市,他是指影片在大小城市通吃。散场调查里,57%观众是男性,62%观众年龄超过25岁,所以它的好表现另一大原因在于它和《火焰杯》的冲突不大。

    《阳光小美女》!波m则称为“viy赢得巨额奖金”,仅仅只是北美市场,就已经收益巨大!

    梦工厂的发行主管特利-普莱斯终于可以嚣张发言:“你从未见过这么天才,你也许永远也不会再见到。我们都看到了,这部疯狂又甜蜜的家庭片,5岁到80岁都适合看,81岁就比较刺激了。”

    男女观众的比例几乎是一半一半,51%女性和49%男性,年龄分布也十分平均,42%的青少年喜爱,58%的成年人更爱。

    在这周的市场,简直是个异端!

    两周1。11亿!

    所有投资人都正在赚大钱,所有分净利润的人都能分到,叶惟这小子真不是个金矿,原来是个钻石矿!

    没有人再说1。3亿票房宣言蠢不蠢了,早就没了,说的是“他有些保守”。

    叶惟的个人北美票房总额已经达到恐怖的292,155,713,如果跟hp三人组比,似乎连一部3。17亿的《魔法石》都比不过,但他的招牌是导演。他已挺进了导演榜的前150位,无论是历史还是现今,都最年轻的那一个,没有其他20岁以下的人。

    “一个17岁的主创拥有这样的票房能力。这不是一句amazing就能说得清楚,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变化,叶惟是好莱坞最红、最有实力的年轻导演,最具权力的年轻明星之一。”《teen-people》的主编艾米-巴内特表示。

    由于种种的原因,他依然受着很多轻视,不过商业游戏还是以金钱为主。

    “没有同龄主创可以和他相提并论,拿年轻演员和他一块说又毫无意义。”salon网的流行文化评论家玛丽-威廉姆斯说得更明白,“换了别的演员去主演《哈利-波特》,也能有丹尼尔-雷德克里夫他们的成就。他们是流行电影产品的封面。”

    她感慨说:“叶惟是完全不同的事情,他能导演、制片,还可以编剧,他是流行电影产品的生产者。给这家伙一台超级8,他就能推出一个封面。他不是魔法学校里的明星学员,他是个魔法王国的国王。”

    现年19岁的奥尔森姐妹,够红够天才了吧,从小演了无数电视剧、电视电影和录像带电影,13岁起开始当起监制(《姐妹双行之巴黎护照》),几年间十数部作品后,17岁首次当制片人制作了电影《纽约时刻》(3000万制片费,主资华纳兄弟)。

    去年《纽约时刻》在两人17岁零11个月时上映,这是这对双胞胎童星时隔10年再次登陆大银幕,也是她们要打响少女形象的一役,之前已是1995年的《好事成双》(1947万票房)。结果这第二部银幕电影只有惨淡的2128万全球票房……

    两人大受打击,不玩了,专注时尚和服装事业,无限期息影。

    电影的那种电影,没有人能说得好。

    叶惟,17岁零9个月,三部低成本电影已2。92亿,两个周票房冠军,冲击颁奖季中。

    “他耍了所有人,有一段时间,他都在装死(playing-possum)。”the-numbers网的市场评论员托罗-布里奇也相当感慨,“像使用尤尼克-库勒的名义发行tet,事实证明这是非常有效的,神秘感是tet成功的原因之一。viy总是挑逗人们的神经,可每一次,他都没有搞砸。现在不装死了,就这样。”

    《好莱坞报道者》更关注叶惟的新项目动态,不管是不是与彼得-杰克逊竞争的tlb,不管是独立制片还是接手项目,这受到全行业片商的垂涎。据悉梦工厂是最接近的竞争者,但也有大制片厂在接触。

    “有盈利能力就可以有个性,片商们现在对叶惟只有热爱,问题只是他会选择谁。”

    lms票房、口碑齐头并进,这周里影评家欧文-格雷伯曼被讨伐得不轻,这事透露着它在颁奖季的地位越发高涨。

    行业的明眼人也能看出,lms的公关宣传很有力,高票房带来的公众效应更是催化着这一切。

    ……

    “她是个非常古怪的女孩,那种你不敢带回家见母亲的类型。

    她永远都不会让你的精神放松下来,一旦你把你带出去逛街,噢女孩。”

    3362家(-125)北美影院,有的放映厅里突然响起了劲爆的放克歌声,银幕前的观众们顿时沸腾了!

    “噢!”也会有几个观众像詹金丝女士那样愕然的皱眉,但更多观众是在大笑、在高呼!

    有的放映厅外出口处,兴高的散场观众们接受着问卷调查,围了一大圈人,一个年青胖子正对着调查员激动地说着:“我写上这句了,一定要帮我转告viy,诱-are-a-摸therfuc*ker-douchebag,a-tho肉gh-bastard-geni!”

    调查员都愣住了,“我尽量吧。”几位家长也愣住,连忙交了问卷,拉着偷笑的孩子走了。

    突然间,另一位激动的少女观众扬着问卷大喊:“因为谁来看?当然是叶惟,我的天,he-lay-me-out!”

    她的一位同伴少女起兴地笑唱起歌:“超级怪胎,超级怪胎!”

    ……

    瑞士,日内瓦湖畔岸边山坡住宅区,蓝天白云下的前院草坪。

    “马修,跟着我念,little”

    “呀!咿!”

    “little”

    坐布毯上的莉莉和婴儿椅上的小宝宝对视着,教着他说话,“迷sssunshine”

    小宝宝扭头望向别处,抬起拳头要咬。

    “别做个混蛋。”莉莉拿起了身边一个宝宝摇铃彩球,摇了摇成功吸引到宝宝的目光,她笑道:“学会就给你,跟我念,sunshine,我喜欢这个词,让人感觉很温暖。sun,shine,太阳在闪耀,就是sunshine。有一首歌叫《诱-are-my-sunshine》……但这首歌一点都不阳光,你想听吗?我是会唱……别这么看着我,好吧好吧,我唱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