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咔嚓,咔嚓!

    混乱之中,众人都没有注意到,山林那边树木间有一道鬼魅般的身影,连连地按动手中的相机……

    “彼得!”弗兰-威尔士去拉丈夫,杰克逊像一头公猪般往前冲,被拉住也双脚往前踢,叫喊着:“我爱苏茜就像爱我的孩子!”

    吉娅去拉叶惟,却一下没拉住,叶惟冲到了杰克逊面前,但杰克逊没有真打过去,这时戈尔德拉住了叶惟,艾丽斯大喊一声“先生们!”叶惟和杰克逊都横眉怒目的停下,都被拉着后退了几步。

    “先生们,请你们冷静。”艾丽斯神情十分严肃,“我这里不容许发生暴力。”

    “抱歉,我激动了。”叶惟沉声地道歉。杰克逊抹了抹脸,“不好意思,我有些失控了。”

    因为对杰克逊夫妇的警惕,吉娅感觉不对劲,彼得-杰克逊这死胖子老谋深算,20年前的他有可能这么动怒,现在一把年纪见惯风浪还会吗?她心头一惊,死胖子是故意的!

    刚才惟真情流露,说的那些有情有理,杰克逊如果能反驳早就反驳了,但他显然除了“信我吧,我可以搞定”拿不出别的,越发地落于下风,甚至被叶惟贴上“爱天堂的新奇多过爱苏茜”的标签。

    这标签要是往艾丽斯心里贴稳了,她会怎么选择?

    死胖子快要被踢下擂台,就干脆来这一出,怎么表现自己也很用情?很爱苏茜?情绪失控似乎不错……

    “惟格,你说的有些很有道理。”这时候,杰克逊一副竭力冷静下来的样子,闪烁起成熟智慧的光芒,“但你的担忧都是往坏结果去想,你知道拍电影,不能因为可能出问题就不去尝试,我们导演就是想办法解决问题的人。”

    他重新往圆桌边坐下,一边说着:“以前大家都说《魔戒》不可能拍成电影,两年前也没人觉得你能有今天的成就,我们都做到了。我们都需要拿出勇气面对tlb这个故事。

    华丽的特效不一定是坏的,我认同艾丽斯的一句话:‘天堂就要快乐。’我不知道上帝想什么,但在天堂,苏茜可以苦中作乐。这是她的坚强乐观,就像艾丽斯的幽默,苏茜不是那种哭啼、愤怒的女孩,她像阳光,能驱散黑暗。

    天堂这么重要,不只是它的表现力,关键是它与人间的情感对比,如果天堂和人间一样,那苏茜就会成了是一只阴怨不散的鬼魂。不是这样的,苏茜活在天堂,她的外表是不再长大,可她的内心在继续成长,从自我禁锢到自由。

    那里是没有天堂,一开始是没有,渐渐的到最后,苏茜懂了,她就会到达真正的天堂。”

    噢不!吉娅不禁抬眉,这才是彼得-杰克逊!他不是反驳不了,他先引着让惟说了个痛快,一下子全部反击。现在好像是viy很幼稚很情绪化,他说的那些问题是缺乏勇气,他对天堂的质疑是不懂苏茜……

    瞧瞧艾丽斯深思的脸容,绝对在给杰克逊加着分,人家还是高预算、来头更大,《魔戒》系列的成功早已让人对杰克逊有一种迷信,比起天才少年更让人踏实……

    一下子被逆转了。

    叶惟沉默着没有说话,突然向吉娅道:“给我那些纸。”

    什么纸?众人听了疑惑,唯独吉娅精神大振,现在?他要做什么?当下利索地从圆桌上的助理公文包里拿出那一叠纸给他。

    “我想我们已经没有再会谈下去的必要了,因为我们的理念是如此的不同。”

    叶惟并没有重新坐下,扫视神情各异的众人,又道:“我再提出一个疑问,以电影有限的表现力,当一个人死了之后,到达一个可以随心所欲、认识朋友、观看人间的地方,天堂。还要着重去渲染,怎么规避一种错误的观感,死了反而更好?

    是不是我们都该越快结束越好?想办法告诉家人快死掉来天堂团聚?苏茜是不是还要感谢哈维先生?”

    花园里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这一点乍听起来连原著也攻击了。

    叶惟看向艾丽斯,“在小说里,有着那么多细腻、敏感的笔锋反驳了这个观感。电影?彼得,你要怎么办?一秒不停地让苏茜旁白?就算她的语速全世界最快,也说不完那些心思。

    电视剧可以,要拍成电影,天堂的问题就无法解决,有的只是有问题或者没问题,除非你把它拍成三部曲。

    我再重申一遍我的观点,天堂不是一个游乐园!”

    “没有不可以解决的问题,你这话说得太绝对了。”杰克逊不认同的说。

    叶惟没有理会他,扬起了手中的那一叠纸,“这些是我模仿苏茜的笔迹,我想象中的她的笔迹写下的。上个星期六我只做了两件事,看第一章,写这些。”

    旁边的吉娅保持着面无表情,看着他把150页写满字的格线纸交到了艾丽斯手上。

    “……”艾丽斯一看,满脸的震惊,手颤地翻动了起来,一页一页,她的眼睛骤然涌满了泪水……

    杰克逊夫妇惊疑地张望,戈尔德凑去一看也惊愕了。

    “苏茜有多么痛苦,天堂就有多么黑暗。她当然是坚强乐观的阳光女孩,但不代表她不痛苦。”

    沉声说着,叶惟从艾丽斯手中拿回了那叠纸,“这些不应该存在世上!”他一页一页地撕烂,“我是那么恨哈维先生,我是那么爱苏茜,也许我一些想法已经失去理智,我入魔了,一想到苏茜的遭遇,我就,我就……我对不起……”

    他又泛起了男儿泪,继续把纸张撕成碎片。

    “是的,我的预算不高,但是艾丽斯,如果你把苏茜交给我,我向你保证,我会以自己最大的能力,把她的故事讲给全世界的人知道,让大家认识,那么精灵、坚强、漂亮却命运悲惨,但依然保持着她的美好、越来越好的一个女孩。”

    他看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杰克逊夫妇,“还有彼得、弗兰,我恳求你们!如果你们得到改编权,真的考虑一下,别把天堂弄成游乐园,真的,我也随时可以和你们讨论,虽然我不觉得那些问题能解决,我会尽力提供我的帮助。”

    “所以,谢谢有今天这次面谈,我希望自己没有太过失礼。艾丽斯、格伦,谢谢你们的款待。”

    撕完了纸张,叶惟向他们点点头,勉强微笑的道:“我等着你们的消息,或者下一次的面谈,随时都行。吉娅,我们走吧。”

    说罢,他转身往别墅前园那边走去。

    圆桌上满是一片片碎纸,仿佛是苏茜破碎的尸体和心灵,当一阵秋风吹过,落得满地都是,月季花香萦绕左右。

    吉娅拿过公文包,紧跟了上去,一背向艾丽斯等人,就瞪大双眼无声地喊着,太他马酷了!

    快走,快走,现在哪怕死胖子冲上来要拉他们回去也不理会,不给对方翻盘的机会!这就像在赌场一把赢了一个亿,就不再赌下去了,立即走人,把赌场气死!哈哈哈!

    两人头也不回地加快脚步,很快,就开着二手大众车离开了戈尔德家,驶向林荫公路。

    “你看到艾丽斯-西伯德的反应吗?她哭了!吉娅兴奋地叫着,“你怎么做到的,该死的天才,杰克逊真完蛋了!”

    驶了一段路,车子减速停到了路边,叶惟靠着座位,虚脱般呼出一口气,“差点!差点完蛋的就是我们!不能说我们赢定了,只是机会更大了一些,希望好运吧,呼!”

    “他是故意发怒的对不?”

    “当然是故意的,老变态彼得-杰克逊会在乎别人说他该羞耻?那他拍完《宇宙怪客》就不会再拍电影。”

    “是的是的。”吉娅简直跟亲眼看了一场大卫-科波菲尔的魔术般兴奋,“两个导演的即兴调度,哈哈!”

    叶惟擦擦额头后怕的冷汗,哂笑的看着她,“吉娅大师,这回你真是立下大功了!”

    “不关我的事,你的演技比马龙-白兰度还要厉害。”吉娅竖起了大拇指。

    “不是演,除了那些纸不是我写的,其它全是真的。”叶惟耸耸肩,又继续开动车子。

    “是吗?奶酪牛排三明治呢,那也是真的?”

    “那个,你知道什么叫谷歌吧?”

    “你个小坏蛋!”

    吉娅笑骂着拿出手机看看,才下午两点半不到,“还有一个下午,去哪里?”开着车的叶惟瞥瞥她,“回学校好了……为什么用这种古怪的眼神看我?”吉娅眯眼的嘿嘿道:“回去都要放学了,不如去看一场电影,平时我们还没有过一起去看电影。”

    她按动手机编写短信,“我问问妮娜。”

    “妮娜才不会吃你的醋。”叶惟好笑的切了声。

    “你什么意思?”吉娅愕然,“我也有市场的好不!”

    “我知道,我是说她信任我。《哈利-波特与火焰杯》?我还没看,本来准备和妮娜一起看的,看两次也行。”

    吉娅更加错愕,“哈利-波特?两次?”

    “怎么?我挺好奇谁被谋杀了,也想看看张秋怎么样。”叶惟说。

    吉娅真无语:“我还以为你会看《鱿鱼和鲸》之类。妮娜回复了,她说‘have-fun!lol’”叶惟噗笑的道:“我们这怎么都算约会了吧,看《鱿鱼和鲸》?为什么不去看《大路》?”

    “《大路》不错啊。”吉娅嘀咕。

    “洛杉矶没有放映《大路》的地方,我以前找过了。我们只好在家看,妮娜最后哭得……呵呵。”

    “我就知道《大路》是泡妞神片,那可是把我都弄哭的,我!”

    叶惟听得笑了笑,忽而想起什么,说道:“对了,助理,其实我现在还忙着几个项目。”

    “怎么回事?!”吉娅大惊,几乎要伸脚去踩刹车,“好几个项目?”

    “一开始近十个呢,拿下tlb的机会不大,我当然要做好其它准备。”透过挡风玻璃,叶惟望着前方的路况,双手搭着方向盘,“现在主要的有,《灵魂冲浪人》,贝瑟尼-汉密尔顿的传记剧情片。”

    他当下说了起来。

    自从看了纪录片《viy》,贝瑟尼一家的想法有了很大转变,《灵魂冲浪人》(ss)也有了颇大的进展。他们越愿意坦诚,他就得到越多的素材资料,对这个项目的兴趣和激情也越大。

    加入竞争tlb的事,叶惟已经告诉过他们了,竞争tlb并不等于放弃ss。

    一个电影项目筹备几年是很正常的,就算他赢下tlb,也不影响接手ss。正如彼得-杰克逊两年前初步接手tlb的时候,还在前制着《金刚》。当然贝瑟尼团队也可以另找别人接管,但贝瑟尼很希望由他来拍,他也希望成真。

    “如果你赢了tlb,那先做哪个?”吉娅问道。

    “我不知道……”叶惟皱皱眉头,没有说自己下个项目有着个决定因素,主演必须是艾玛。

    如果赢下tlb,艾丽斯却不通过艾玛演苏茜,这种事情是可能的,因为艾玛的气质不是十分适合。他得做好全面的考虑。对于ss,罗伯茨那边还是一句“不好”,他还没有争。

    “你知道一定程度上,ss和tlb很相似,鲨鱼和哈维先生,失去左手和死亡,两个坚强的女孩,两个要振作起来的家庭。从光明到黑暗再到光明,不过情感就完全不同了,ss是个鼓舞人心的故事。”叶惟转了转方向盘,开上车流来往的大道。

    吉娅想着点点头,“鼓舞人心对你的难度不大。”

    “ss的改编的确比tlb更容易。但是我还没有剧本,另一个项目倒已经有了剧本初稿。”

    “说说?”吉娅感到喘不过气,太羡慕了。

    “《冬天的骨头》,也是改编小说,改编权已经被我拿下了,1美元的那种。”

    1美元改编权,就是作者随时可以毁约拿回去,制片方真要投拍时才会支付协议好的版权费用。

    叶惟又谈起了《冬天的骨头》(w’sb),“说真的,我爱这个故事,不比tlb少的爱。”

    w’sb就顺利得多,他和作者丹尼尔-伍德里尔很谈得来,凭着一番见解和一张lms试看dvd,以及李安那一层关系,伍德里尔干脆地把改编权交给他试试改编。当然小说还没有出版就售出了电影改编权,他又不是无名氏了,这对w’sb的出版销售是一大帮助。

    因为w’sb篇幅短,而且写法是以一个个场景去讲故事,改编难度不大,之前又已经积累了很多想法,十月份拿到改编权后,他立即就兴致冲冲地动手,完成了一个自己感觉还不错的初稿版本。

    “w’sb是最好拍的,没有特效,场景都就在一个偏僻的山区小镇。”叶惟说得颇为兴奋,“就是芮的人选,绝对不好找。”

    “妮娜不行?”吉娅还在和妮娜通着短信。

    “不行。”叶惟微微摇头,“她适合演芮的最好朋友,一个叫盖尔的妈妈少女。你知道吗整本书芮几乎没有笑过一次,她要有些男孩子气质,倔强,但又要漂亮……我认识的知道的年轻演员里,没有一个符合。克尔斯滕-邓斯特年轻时还好。”

    “她现在也年轻啊。”吉娅挑起细眉,“看在上帝的份上,邓斯特才、24岁吧?你和她约会都行。”

    “可她演不了少女了,她演你姑妈的《处女自杀》时都快不行了。还有我不和她约会,我怕彼得-帕克打我,这个彼得我可打不过。”

    “那时候她就是我们现在的年纪,她人很好的,在片场很专业。”

    “我越想越觉得……邓斯特也只是一般。”

    “希拉里-斯万克那种?”

    “不是《男孩别哭》,那里面的她过了,《新龙威小子》里的很棒,可她都30多岁了。”叶惟又摇头,“如果真要找,少不了一场大规模选角试镜。”

    那一定会争疯的。吉娅对此可以肯定,现在谁不喜欢演viy的电影?尤其新一代同龄演员,想通过她的关系认识他的女孩都一堆堆。见他停了话,她又问道:“还有什么项目?”

    “没了,其它的都没有正式开展,短期内也不会了。不管tlb能不能赢,我都要先做完ss和w’sb。”

    想着,叶惟的脸庞流露着兴奋期待,“真想一年之内就把它们全部拍出来!”

    “你嫌自己还不够怪物吗?”吉娅翻了下白眼,也就听听,如果拿下tlb,一年内把它拍出来都算快了,这不是伪纪录剥削片。

    她看看手机,“妮娜能不能演苏茜?”

    “不,妮娜不行。”叶惟直接的否决,跟艾玛无关,真不符合,“她适合演苏茜的朋友露丝,你知道,可以显得怪异,像跟神怪有什么关系,但漂亮,有种无辜、弱小的感觉,但爆发起来又能很凶,很恐怖。所以我们考虑接下《魔女嘉莉》。”

    “新版真的在做?”吉娅讶然。

    “是的,狮门也在做《驱魔录像2》,他们想妮娜回归,我说不,我卖续集版权的时候就明确不能复活玛姬。他们可以让科顿接新的驱魔案子去,或者继续是伊凡伍德的故事,或者全新的人物。我是不管的了。”

    叶惟转了下方向盘,又道:“我和妮娜谈过,她还挺想当恐怖女王,那《嘉莉》就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了,高知名度、远久的旧版,一演了,以后人们说起嘉莉就是妮娜,这很酷。而且有我在,不用怕她的银幕形象会被定型。”

    吉娅听着点点头,“那为什么不?”

    “狮门要我参与项目的创作层,我不确定自己能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导演、编剧、执行制片人我都说不了,他们还是想我当个策划,把关、提些意见、以后宣传的时候,就说这是我制片的电影的那种。”

    “这种的工作量不会很多。”

    “不多,但我正忙着三个项目!我准备假期和妮娜谈清楚再做决定。”

    “真羡慕你。”吉娅往后靠向座背,望着前方的道路,窗外的街景在倒退,“lms才上映不到两周,你就又有得忙的了。无论如何,不要他马的再撇下我,文案、杂活、跑腿,什么助理工作都行,带上我就行。”

    “对了,你准备送我什么感恩节礼物?”叶惟转头看看她,“我想要……”

    “*-诱!”吉娅的怒声打断他。

第337章 叶惟和彼得杰克逊打起来了    戈尔德家的后花园种满了各种的花卉,深秋是百花凋零的季节,却也有蔓延满了花架的粉红月季花在盛放,淡雅的花香沁人心脾。花园背挨着一片秋黄的山林,十分宁静。

    但花园里的气氛很不同,彼得-杰克逊团队的到来带来了紧张。

    所谓团队就是杰克逊和他的妻子弗兰-威尔士,《魔戒》系列的另一位编剧菲利帕-鲍恩斯没来。

    这位40多岁的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中年女人不只是杰克逊太太,也是杰克逊事业上最大的盟友,他们合作快20年了,从《疯狂肥宝综艺秀》起,到《金刚》,她是所有杰克逊电影的编剧之一,从《魔戒》开始她还是制片人之一。

    两人育有一子一女。他们往那一站,跟戈尔德夫妇一说话,年龄都比叶惟年长了一倍不止,要不是lms证明了他拍得来家庭故事,他大概都没有今天的机会。

    换了另一种场合,叶惟会因为见着两人而兴奋,现在却是面临大敌的心情,微笑、认识、寒暄,没什么特别劲头。

    吉娅更是满肚子的警惕,别看彼得-杰克逊长得像个老实人,这死胖子和他老婆的恶趣味坏心思都超乎想象。

    “我们跟了这个项目快两年了。”寒暄过后,杰克逊似开玩笑的说了句,又好像说,两年了,你小子还跟我们争。

    戈尔德夫妇听了都哈哈一笑,有心和解气氛。

    “两年了,连一个剧本都没有。”叶惟也像在开玩笑,“彼得,我不认为我们不在同一条起跑线。”

    吉娅毫不意外,说到舌毒牙尖嘴利,viy不惧怕任何人!看,杰克逊夫妇多不好意思。两年了,真那么上心,剧本呢?

    “我们忙着先做完《金刚》。”

    “我忙着先做完《阳光小美女》。”

    一见面,双方就已经揪着对方不放了。戈尔德夫妇只能继续笑着调和,请众人到月季花架旁边的一张大圆桌落座。

    叶惟和杰克逊像老朋友般谈起电影。叶惟笑说“《群尸玩过界》是一座丰碑,很多人说《粉红色的火烈鸟》是最变态的喜剧电影,但它只是更早,更肮脏恶心,《群尸玩过界》才是最变态的。”

    “那时候的我们都很叛逆,过了那阶段了。虽然类型不同,《婚期将至》真让我想起当年。”杰克逊笑答,浓黑的胡须耸动。

    他们还在斗嘴!吉娅忍不住的露笑,真是好玩!好吧,加油,狼灌!

    一边斗嘴,众人一边落座好,叶惟和吉娅坐在靠花架的左边,对面是杰克逊夫妇,戈尔德夫妇像裁判一般坐在靠山林的北边,三方会谈就此开始。

    谈了一阵,艾丽斯似乎最着紧和疑惑天堂的处理,她先说了叶惟的想法,在问得杰克逊同意后,就道:“彼得说天堂的设定非常有表现力,他告诉了我一组镜头设想,苏茜爸爸砸瓶装帆船的一幕,天堂上的苏茜在大海的一座孤岛上看着,大海上飘满了巨大的帆船玻璃瓶,她爸爸每砸一个,她周围就有一个撞毁,整座孤岛摇摇欲坠。”

    她不掩盖欣赏的道:“我觉得这个想法很棒,苏茜和苏茜爸爸的悲痛连在了一起,很有震撼力。”

    叶惟听着一脸的思索。

    “是的。”杰克逊点头,肉乎的双手比划着手势,“天堂的奇幻特效是绝对不能弱化的,这是tlb最好的几个方面之一,有着奇幻色彩的文艺故事可不多。不只是那一幕,很多的场景都可以恢宏地实现,场面恢宏和观感凄美并不冲突。”

    他那带有新西兰口音的话声透着十足的自信,这番话也十足动人。

    “至于情感统一,没问题,对我们就没问题。我一直说别把事情弄复杂了,这故事不难拍,它有着一条紧密的惊悚线,只要抓住这一条线,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叶惟听得一愣,不是因为开了思路,而是,什么???不禁问道:“你是说,你准备以紧张惊悚为主要的节奏和基调?像‘犯罪现场调查之可爱的骨头’?”

    “我没那么说,紧张惊悚的时候,天堂戏会形成强烈的对比,并且加强气氛。”杰克逊信心满满,“一边是苏茜焦急地看着,但她什么都做不了;另一边人间的人们不知道危险紧急,这样的张力会非常大。”

    说了这些,他才道:“案件会是一个很好的串连。”

    “我知道了。”叶惟皱起了眉头,“我不是,我会着重去拍人物们的创伤和恢复,谁要看哈维先生?这不是他的故事!”

    “我没说是哈维先生的故事!”杰克逊反驳说,“他只是个串连,我一样会拍人物们的创伤和恢复。”

    弗兰-威尔士帮腔的说:“怎么改编剧本,我们还有待研发,只是天堂没问题。”她看向艾丽斯,“我们可以保证一点,天堂戏只会得到比原著描述的更好的实现,我们能为这一点拉到足够的预算,6000万-8000万。”

    预算?吉娅撇撇嘴,这方面的确比不过,叶惟的项目预算是1500万-3000万,基本上都做不了多少特效。

    “天堂有问题!”叶惟望着艾丽斯,神情确切,“而且问题大了!彼得,我想我有些明白你们的想法,像《罪孽天使》,融合奇幻和剧情,这回可以过瘾的做cgi特效了。”

    他摇头,“我不那么认为,《罪孽天使》行得通,是因为观众没有崩溃,但tlb肯定会在第一转折点的时候就崩溃,苏茜遇害会让每个观众的心破碎,我不明白如果实现原著的天堂,怎么可能情感统一?我不明白。”

    “我们会有办法的。”杰克逊没有解释,只摆出了自信,就像说,我可是彼得-杰克逊,我说行就一定行。

    “也许。”叶惟耸了耸肩,“也许你有些迷恋特效了,这故事不需要那么多,也不能有那么多。”

    “那是你的想法。”杰克逊的胖脸一笑,“奇幻部分是让tlb这么特别的原因之一。”

    这个话题说也说不出结果,因为在拍成电影之前,谁都说不准结果会如何,就靠艾丽斯自己判断了。

    她在想着什么,心思似乎已经从情感统一、天堂特效上转移了,忽然问道:“你们准备怎么处理哈维先生?”

    “我们尊重原著,他会像书中那样死去。”弗兰-威尔士说。

    原著里在最后一章结局时,多年后哈维先生又一次想要作案,在溪谷上的悬崖边搭讪少女,结果被那少女骂变态,然后:

    【过了一会儿,长长的冰柱直落而下,他感到一个冰冷的东西重重地打在身上,打得他一个踉跄,双脚一滑,刚好跌进前面的溪谷里,好久以后,溪谷中的雪融化了,大家才看到他的尸体。】

    “不好意思?”叶惟又是一愣,惊讶的扫视众人,“我没有听错吧?你们准备以案件串连着整部电影,让哈维先生做主要人物,唯一的反派,接着你们还要让他像书中那样死去?”

    他真感到十分愕然,有种“有没有搞错,彼得-杰克逊,弗兰-威尔士,你们在想什么,你们都被大片弄疯了吗?!”的感觉,也顿时很着急,如果自己争输了,tlb极可能就会被拍成一部烂片。

    “怎么了?”艾丽斯疑问,知道叶惟一定要哈维先生死的。

    杰克逊夫妇也面露疑色,为什么不行?

    叶惟甚至感到好笑,深吸一口气,说道:“在小说里,哈维先生这样死去,行,这是一种恶有恶报,我不知道有没有佛教的思想在里面?”因为雷是印度裔,这个设定有没有某种寓意?

    “有的。”艾丽斯点点头,“恶有恶报。”

    “ok,恶有恶报,这在小说里行得通,也很有寓意。”叶惟顿了顿,“一部电影?以查案做中轴的电影?你们有没有想过观众会产生什么期待?希望把哈维先生绳之以法,案件真相大白,生者和死者都得到慰藉!

    无论是商业片,还是文艺片,观众们需要这个!这不是补偿,这是兑现,唯一要的兑现。”

    他微瞪着杰克逊夫妇,“如果查了一部电影的案件,然后让哈维先生那样死去?这叫什么?”

    “那你没有读懂这本书。”杰克逊开始变得很严肃,“仇恨不会结束痛苦,爱才可以,当然不是爱哈维先生,是死者已经逝去,生者要珍爱活着的人。而哈维先生恶有恶报,案件也会真相大白,一定会。”

    弗兰-威尔士透露了一个改编想法:“琳茜潜入哈维先生家找到证据的情节可以作为第二转折点。”

    “我想起了,这叫‘机械之神(de-ex-machina)’”叶惟还在说着自己的话,“以这种设想去拍,就会拍成‘机械之神’,我想在座各位都知道这是什么吧。”

    听着的吉娅和艾丽斯夫妇都点头,杰克逊无奈似的道:“这不是……”

    这是句拉丁语,最早源于古希腊人的一种舞台装置“神的机械(theo色k-mechanes)”,征服了希腊并在很多方面延续其文明和传统的罗马人称为“机械之神”,意思是乘着机械来去的神明。

    那时候当戏剧的故事进行到一个死胡同,以凡人的力量已经无法解决问题,就用一种升降设备从舞台上方降下一个扮演神仙的演员,神仙一出场,直接用神力把反派们全部干掉,直接解决任何问题,然后神仙再升上去,主角得救,故事结束。

    这种神仙下凡手法普见于全世界的古典戏剧中,直至现代的影视、小说等依然可以看到其踪影,像“最后一分钟营救”,像一些急于结尾的剧集,前面挖的坑填不上了,请机械之神。当然“神仙”多了很多不同的形式-

    d2在《星战前传2》里在吉奥诺西斯星使用之前从未提及的火箭助推器,飞越机器人制造厂,去救助阿米达拉停止工厂的运转。这就是典型的机械之神,是的,《星战》系列也用了,还不只是一次,-d2在《星战前传3》中使用这种火箭助推器击退一对超级机器人。

    “什么不是?那冰柱不是机械之神还能是什么?”

    叶惟真笑了,摇头地笑:“观众们一心期待着哈维先生被逮捕,结果看到机械之神帮忙?离奇、滑稽,太可怕了!这就像对付一个大坏蛋很久了,他是那么邪恶、聪明、强大,像索伦,阿拉贡他们千辛万苦就为了打败他,突然间索伦自己摔一跟摔死了。彼得,你会这么拍《魔戒》吗?”

    “这不是……!”杰克逊重复了一遍,看看艾丽斯,后者却在沉默。杰克逊只好自己辩驳:“苏茜他们都放下了,不去再在乎哈维先生是他们内心的解脱、新骨头的长出,这跟阿拉贡他们身负重任是不同的。”

    “我在说观众怎么想。观众不会因为导演是彼得-杰克逊,就一定要接受你的想法。”

    叶惟呼了一口气,月季的花香不能让心头宽下,继续道:“电影不是小说,小说里,在那么长的故事时间跨度和那么多的情节后,读者可以理解为什么放下,所以哈维先生怎么死都可以,只要他死。

    但两小时的电影!观众还在崩溃,他不能那样死。我不在乎什么恶有恶报、什么爱什么放下,我要哈维先生死在大家面前!”

    “这本书不是关于仇恨。”杰克逊又看看艾丽斯,哈维先生的死法可是她写的,这也是她的想法!

    “不要跟我说这本书关干什么。”叶惟的气息变得沉重,眼前仿佛闪烁着一幕幕惨象,就望着艾丽斯夫妇,沉声道:“这本书的第一章,我看了第一遍后,我无法再看第二遍,很长一段时间,我翻都不敢翻。

    但我对这个故事有很多的不明白,我知道答案都在第一章。上周末,我鼓起勇气,看了第二遍,接着,第三遍,第四遍……一整天!我都在看第一章,我看得浑身冷汗,我看得哭了。”

    他眨动着起泪的双目,“我很无力,我很想做点什么,但我做不了。我想我是机械之神,我想跳进去把哈维先生打死,我想救下苏茜。但我做不到!我只能看着她哀求的说,求你了,不要这样,或者,不要这样,求你了……”

    其他人此时都绷着脸容,“苏茜”的原型可就是艾丽斯。

    听着叶惟哽咽的话,艾丽斯的眼眶也通红了……

    “然后……”叶惟歪了歪头,越发激动起来:“然后我明白了,这是个100%悲伤的故事!虽然你写得很幽默,但100%!天堂的特效怎么样,这根本不是我们应该去关心的方面!

    还有哈维先生,我们谈着的这个家伙,他强-奸苏茜,把她分成了一块块,他毁了一切!!!他当然要死,他要死得观众们得到慰藉,影片里的人物们得到慰藉,在这一点上,我会毁掉原著,我不在乎!”

    他看看落泪的艾丽斯,看看神色变幻的杰克逊,瞪着泪眼,激动话声没有停:

    “恶有恶报?那善有善报呢?苏茜做错什么了!?这是什么报?这是什么上帝旨意?在这个故事里,没有上帝!上帝不爱苏茜,上帝也不爱哈维先生,上帝是个他马的混蛋。但我爱苏茜,我只希望哈维先生死得可以让苏茜更满意一点。”

    他停顿了话声,敛着双目的泪水,杰克逊就要说什么,他却又高声道:“我不会去太过在乎天堂怎么表现,我在乎苏茜、苏茜的家人们的内心怎么表现,我在乎怎么让观众们感同身受!

    ‘微笑着悲痛,坚强着哭泣。’那天,我定了这个影片基调,如果苏茜遇害后,影片里有那么一秒钟,不是给观众这个感觉,那就是我的失败,如果有一秒钟观众感到开心,那就是对这个故事的亵渎,是对苏茜的亵渎!!

    而这个家伙,我知道他是谁,彼得-杰克逊,我也知道他想做什么!”

    叶惟指着对面的杰克逊,怒斥道:“他想玩他的华丽特效,他想用惊悚做主基调,他要把哈维先生做轴心,他爱天堂的新奇多过爱苏茜!羞耻!彼得-杰克逊,你们的设想让我感到作为一个电影人而羞耻!”

    “你……”杰克逊的胖脸有点气红,“年轻人……”

    “你们不是吗?说的是天堂特效该怎么做,说的是案件怎么查,有没有想过苏茜!?她是最重要的,但我们失去了苏茜!苏茜以一种极度悲惨的方式离开了她的家人,你明白吗,那里没有天堂,只有一个监牢!

    一个监牢就像那个雪花玻璃球,苏茜就是里面的企鹅!圈住企鹅的是个完美的世界,完美的世界都是笼牢,因为只有在不完美的世界才有自由,因为不完美代表着可以被改变,可以不按照格线去书写,可以有自由。

    完美,就什么都定了。永远的14岁,永远死了,那里没有天堂,没有天堂!!没有天堂!!!”

    “我没说天堂比苏茜重要!!”彼得-杰克逊骤然抑不住怒闷的起身,“特效只是为了让电影的奇幻部分更好!”

    “去他马的奇幻!”叶惟也霍地起身,“为你羞耻!”

    “两位,伙计们,放松。”戈尔德连连地说着,试图调和爆炸的气氛:“慢慢讨论。”

    “别再拿特效说事了,你是低预算做不了很多特效,可我们不是!”

    “羞耻!彼得-杰克逊,羞耻!”

    “哈哈哈……你个小子!”

    杰克逊怒笑地要冲过去,叶惟也冲去,只有几步距离,两人转眼就要打在一起!

    戈尔德、艾丽斯、吉娅和弗兰-威尔士纷纷急忙地又叫又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