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戈尔德家的后花园种满了各种的花卉,深秋是百花凋零的季节,却也有蔓延满了花架的粉红月季花在盛放,淡雅的花香沁人心脾。花园背挨着一片秋黄的山林,十分宁静。

    但花园里的气氛很不同,彼得-杰克逊团队的到来带来了紧张。

    所谓团队就是杰克逊和他的妻子弗兰-威尔士,《魔戒》系列的另一位编剧菲利帕-鲍恩斯没来。

    这位40多岁的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中年女人不只是杰克逊太太,也是杰克逊事业上最大的盟友,他们合作快20年了,从《疯狂肥宝综艺秀》起,到《金刚》,她是所有杰克逊电影的编剧之一,从《魔戒》开始她还是制片人之一。

    两人育有一子一女。他们往那一站,跟戈尔德夫妇一说话,年龄都比叶惟年长了一倍不止,要不是lms证明了他拍得来家庭故事,他大概都没有今天的机会。

    换了另一种场合,叶惟会因为见着两人而兴奋,现在却是面临大敌的心情,微笑、认识、寒暄,没什么特别劲头。

    吉娅更是满肚子的警惕,别看彼得-杰克逊长得像个老实人,这死胖子和他老婆的恶趣味坏心思都超乎想象。

    “我们跟了这个项目快两年了。”寒暄过后,杰克逊似开玩笑的说了句,又好像说,两年了,你小子还跟我们争。

    戈尔德夫妇听了都哈哈一笑,有心和解气氛。

    “两年了,连一个剧本都没有。”叶惟也像在开玩笑,“彼得,我不认为我们不在同一条起跑线。”

    吉娅毫不意外,说到舌毒牙尖嘴利,viy不惧怕任何人!看,杰克逊夫妇多不好意思。两年了,真那么上心,剧本呢?

    “我们忙着先做完《金刚》。”

    “我忙着先做完《阳光小美女》。”

    一见面,双方就已经揪着对方不放了。戈尔德夫妇只能继续笑着调和,请众人到月季花架旁边的一张大圆桌落座。

    叶惟和杰克逊像老朋友般谈起电影。叶惟笑说“《群尸玩过界》是一座丰碑,很多人说《粉红色的火烈鸟》是最变态的喜剧电影,但它只是更早,更肮脏恶心,《群尸玩过界》才是最变态的。”

    “那时候的我们都很叛逆,过了那阶段了。虽然类型不同,《婚期将至》真让我想起当年。”杰克逊笑答,浓黑的胡须耸动。

    他们还在斗嘴!吉娅忍不住的露笑,真是好玩!好吧,加油,狼灌!

    一边斗嘴,众人一边落座好,叶惟和吉娅坐在靠花架的左边,对面是杰克逊夫妇,戈尔德夫妇像裁判一般坐在靠山林的北边,三方会谈就此开始。

    谈了一阵,艾丽斯似乎最着紧和疑惑天堂的处理,她先说了叶惟的想法,在问得杰克逊同意后,就道:“彼得说天堂的设定非常有表现力,他告诉了我一组镜头设想,苏茜爸爸砸瓶装帆船的一幕,天堂上的苏茜在大海的一座孤岛上看着,大海上飘满了巨大的帆船玻璃瓶,她爸爸每砸一个,她周围就有一个撞毁,整座孤岛摇摇欲坠。”

    她不掩盖欣赏的道:“我觉得这个想法很棒,苏茜和苏茜爸爸的悲痛连在了一起,很有震撼力。”

    叶惟听着一脸的思索。

    “是的。”杰克逊点头,肉乎的双手比划着手势,“天堂的奇幻特效是绝对不能弱化的,这是tlb最好的几个方面之一,有着奇幻色彩的文艺故事可不多。不只是那一幕,很多的场景都可以恢宏地实现,场面恢宏和观感凄美并不冲突。”

    他那带有新西兰口音的话声透着十足的自信,这番话也十足动人。

    “至于情感统一,没问题,对我们就没问题。我一直说别把事情弄复杂了,这故事不难拍,它有着一条紧密的惊悚线,只要抓住这一条线,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叶惟听得一愣,不是因为开了思路,而是,什么???不禁问道:“你是说,你准备以紧张惊悚为主要的节奏和基调?像‘犯罪现场调查之可爱的骨头’?”

    “我没那么说,紧张惊悚的时候,天堂戏会形成强烈的对比,并且加强气氛。”杰克逊信心满满,“一边是苏茜焦急地看着,但她什么都做不了;另一边人间的人们不知道危险紧急,这样的张力会非常大。”

    说了这些,他才道:“案件会是一个很好的串连。”

    “我知道了。”叶惟皱起了眉头,“我不是,我会着重去拍人物们的创伤和恢复,谁要看哈维先生?这不是他的故事!”

    “我没说是哈维先生的故事!”杰克逊反驳说,“他只是个串连,我一样会拍人物们的创伤和恢复。”

    弗兰-威尔士帮腔的说:“怎么改编剧本,我们还有待研发,只是天堂没问题。”她看向艾丽斯,“我们可以保证一点,天堂戏只会得到比原著描述的更好的实现,我们能为这一点拉到足够的预算,6000万-8000万。”

    预算?吉娅撇撇嘴,这方面的确比不过,叶惟的项目预算是1500万-3000万,基本上都做不了多少特效。

    “天堂有问题!”叶惟望着艾丽斯,神情确切,“而且问题大了!彼得,我想我有些明白你们的想法,像《罪孽天使》,融合奇幻和剧情,这回可以过瘾的做cgi特效了。”

    他摇头,“我不那么认为,《罪孽天使》行得通,是因为观众没有崩溃,但tlb肯定会在第一转折点的时候就崩溃,苏茜遇害会让每个观众的心破碎,我不明白如果实现原著的天堂,怎么可能情感统一?我不明白。”

    “我们会有办法的。”杰克逊没有解释,只摆出了自信,就像说,我可是彼得-杰克逊,我说行就一定行。

    “也许。”叶惟耸了耸肩,“也许你有些迷恋特效了,这故事不需要那么多,也不能有那么多。”

    “那是你的想法。”杰克逊的胖脸一笑,“奇幻部分是让tlb这么特别的原因之一。”

    这个话题说也说不出结果,因为在拍成电影之前,谁都说不准结果会如何,就靠艾丽斯自己判断了。

    她在想着什么,心思似乎已经从情感统一、天堂特效上转移了,忽然问道:“你们准备怎么处理哈维先生?”

    “我们尊重原著,他会像书中那样死去。”弗兰-威尔士说。

    原著里在最后一章结局时,多年后哈维先生又一次想要作案,在溪谷上的悬崖边搭讪少女,结果被那少女骂变态,然后:

    【过了一会儿,长长的冰柱直落而下,他感到一个冰冷的东西重重地打在身上,打得他一个踉跄,双脚一滑,刚好跌进前面的溪谷里,好久以后,溪谷中的雪融化了,大家才看到他的尸体。】

    “不好意思?”叶惟又是一愣,惊讶的扫视众人,“我没有听错吧?你们准备以案件串连着整部电影,让哈维先生做主要人物,唯一的反派,接着你们还要让他像书中那样死去?”

    他真感到十分愕然,有种“有没有搞错,彼得-杰克逊,弗兰-威尔士,你们在想什么,你们都被大片弄疯了吗?!”的感觉,也顿时很着急,如果自己争输了,tlb极可能就会被拍成一部烂片。

    “怎么了?”艾丽斯疑问,知道叶惟一定要哈维先生死的。

    杰克逊夫妇也面露疑色,为什么不行?

    叶惟甚至感到好笑,深吸一口气,说道:“在小说里,哈维先生这样死去,行,这是一种恶有恶报,我不知道有没有佛教的思想在里面?”因为雷是印度裔,这个设定有没有某种寓意?

    “有的。”艾丽斯点点头,“恶有恶报。”

    “ok,恶有恶报,这在小说里行得通,也很有寓意。”叶惟顿了顿,“一部电影?以查案做中轴的电影?你们有没有想过观众会产生什么期待?希望把哈维先生绳之以法,案件真相大白,生者和死者都得到慰藉!

    无论是商业片,还是文艺片,观众们需要这个!这不是补偿,这是兑现,唯一要的兑现。”

    他微瞪着杰克逊夫妇,“如果查了一部电影的案件,然后让哈维先生那样死去?这叫什么?”

    “那你没有读懂这本书。”杰克逊开始变得很严肃,“仇恨不会结束痛苦,爱才可以,当然不是爱哈维先生,是死者已经逝去,生者要珍爱活着的人。而哈维先生恶有恶报,案件也会真相大白,一定会。”

    弗兰-威尔士透露了一个改编想法:“琳茜潜入哈维先生家找到证据的情节可以作为第二转折点。”

    “我想起了,这叫‘机械之神(de-ex-machina)’”叶惟还在说着自己的话,“以这种设想去拍,就会拍成‘机械之神’,我想在座各位都知道这是什么吧。”

    听着的吉娅和艾丽斯夫妇都点头,杰克逊无奈似的道:“这不是……”

    这是句拉丁语,最早源于古希腊人的一种舞台装置“神的机械(theo色k-mechanes)”,征服了希腊并在很多方面延续其文明和传统的罗马人称为“机械之神”,意思是乘着机械来去的神明。

    那时候当戏剧的故事进行到一个死胡同,以凡人的力量已经无法解决问题,就用一种升降设备从舞台上方降下一个扮演神仙的演员,神仙一出场,直接用神力把反派们全部干掉,直接解决任何问题,然后神仙再升上去,主角得救,故事结束。

    这种神仙下凡手法普见于全世界的古典戏剧中,直至现代的影视、小说等依然可以看到其踪影,像“最后一分钟营救”,像一些急于结尾的剧集,前面挖的坑填不上了,请机械之神。当然“神仙”多了很多不同的形式-

    d2在《星战前传2》里在吉奥诺西斯星使用之前从未提及的火箭助推器,飞越机器人制造厂,去救助阿米达拉停止工厂的运转。这就是典型的机械之神,是的,《星战》系列也用了,还不只是一次,-d2在《星战前传3》中使用这种火箭助推器击退一对超级机器人。

    “什么不是?那冰柱不是机械之神还能是什么?”

    叶惟真笑了,摇头地笑:“观众们一心期待着哈维先生被逮捕,结果看到机械之神帮忙?离奇、滑稽,太可怕了!这就像对付一个大坏蛋很久了,他是那么邪恶、聪明、强大,像索伦,阿拉贡他们千辛万苦就为了打败他,突然间索伦自己摔一跟摔死了。彼得,你会这么拍《魔戒》吗?”

    “这不是……!”杰克逊重复了一遍,看看艾丽斯,后者却在沉默。杰克逊只好自己辩驳:“苏茜他们都放下了,不去再在乎哈维先生是他们内心的解脱、新骨头的长出,这跟阿拉贡他们身负重任是不同的。”

    “我在说观众怎么想。观众不会因为导演是彼得-杰克逊,就一定要接受你的想法。”

    叶惟呼了一口气,月季的花香不能让心头宽下,继续道:“电影不是小说,小说里,在那么长的故事时间跨度和那么多的情节后,读者可以理解为什么放下,所以哈维先生怎么死都可以,只要他死。

    但两小时的电影!观众还在崩溃,他不能那样死。我不在乎什么恶有恶报、什么爱什么放下,我要哈维先生死在大家面前!”

    “这本书不是关于仇恨。”杰克逊又看看艾丽斯,哈维先生的死法可是她写的,这也是她的想法!

    “不要跟我说这本书关干什么。”叶惟的气息变得沉重,眼前仿佛闪烁着一幕幕惨象,就望着艾丽斯夫妇,沉声道:“这本书的第一章,我看了第一遍后,我无法再看第二遍,很长一段时间,我翻都不敢翻。

    但我对这个故事有很多的不明白,我知道答案都在第一章。上周末,我鼓起勇气,看了第二遍,接着,第三遍,第四遍……一整天!我都在看第一章,我看得浑身冷汗,我看得哭了。”

    他眨动着起泪的双目,“我很无力,我很想做点什么,但我做不了。我想我是机械之神,我想跳进去把哈维先生打死,我想救下苏茜。但我做不到!我只能看着她哀求的说,求你了,不要这样,或者,不要这样,求你了……”

    其他人此时都绷着脸容,“苏茜”的原型可就是艾丽斯。

    听着叶惟哽咽的话,艾丽斯的眼眶也通红了……

    “然后……”叶惟歪了歪头,越发激动起来:“然后我明白了,这是个100%悲伤的故事!虽然你写得很幽默,但100%!天堂的特效怎么样,这根本不是我们应该去关心的方面!

    还有哈维先生,我们谈着的这个家伙,他强-奸苏茜,把她分成了一块块,他毁了一切!!!他当然要死,他要死得观众们得到慰藉,影片里的人物们得到慰藉,在这一点上,我会毁掉原著,我不在乎!”

    他看看落泪的艾丽斯,看看神色变幻的杰克逊,瞪着泪眼,激动话声没有停:

    “恶有恶报?那善有善报呢?苏茜做错什么了!?这是什么报?这是什么上帝旨意?在这个故事里,没有上帝!上帝不爱苏茜,上帝也不爱哈维先生,上帝是个他马的混蛋。但我爱苏茜,我只希望哈维先生死得可以让苏茜更满意一点。”

    他停顿了话声,敛着双目的泪水,杰克逊就要说什么,他却又高声道:“我不会去太过在乎天堂怎么表现,我在乎苏茜、苏茜的家人们的内心怎么表现,我在乎怎么让观众们感同身受!

    ‘微笑着悲痛,坚强着哭泣。’那天,我定了这个影片基调,如果苏茜遇害后,影片里有那么一秒钟,不是给观众这个感觉,那就是我的失败,如果有一秒钟观众感到开心,那就是对这个故事的亵渎,是对苏茜的亵渎!!

    而这个家伙,我知道他是谁,彼得-杰克逊,我也知道他想做什么!”

    叶惟指着对面的杰克逊,怒斥道:“他想玩他的华丽特效,他想用惊悚做主基调,他要把哈维先生做轴心,他爱天堂的新奇多过爱苏茜!羞耻!彼得-杰克逊,你们的设想让我感到作为一个电影人而羞耻!”

    “你……”杰克逊的胖脸有点气红,“年轻人……”

    “你们不是吗?说的是天堂特效该怎么做,说的是案件怎么查,有没有想过苏茜!?她是最重要的,但我们失去了苏茜!苏茜以一种极度悲惨的方式离开了她的家人,你明白吗,那里没有天堂,只有一个监牢!

    一个监牢就像那个雪花玻璃球,苏茜就是里面的企鹅!圈住企鹅的是个完美的世界,完美的世界都是笼牢,因为只有在不完美的世界才有自由,因为不完美代表着可以被改变,可以不按照格线去书写,可以有自由。

    完美,就什么都定了。永远的14岁,永远死了,那里没有天堂,没有天堂!!没有天堂!!!”

    “我没说天堂比苏茜重要!!”彼得-杰克逊骤然抑不住怒闷的起身,“特效只是为了让电影的奇幻部分更好!”

    “去他马的奇幻!”叶惟也霍地起身,“为你羞耻!”

    “两位,伙计们,放松。”戈尔德连连地说着,试图调和爆炸的气氛:“慢慢讨论。”

    “别再拿特效说事了,你是低预算做不了很多特效,可我们不是!”

    “羞耻!彼得-杰克逊,羞耻!”

    “哈哈哈……你个小子!”

    杰克逊怒笑地要冲过去,叶惟也冲去,只有几步距离,两人转眼就要打在一起!

    戈尔德、艾丽斯、吉娅和弗兰-威尔士纷纷急忙地又叫又拉!

第336章 奶酪牛排三明治    11月日星期三这天一大早,叶惟和吉娅约好在巴林顿狗狗公园碰头,主要是他晨运兼溜狗,吉娅却更早就候在停车场了。

    “这里有150张。”吉娅的脸容有一股熬夜的疲倦,但眼睛闪烁着奋然的光彩。

    “很好……”叶惟接过厚厚的一叠格线纸,翻动了起来,只见一页页纸上都以黑色笔写满了plea色和don‘t,全部没有按照格线来写。他点点头,吉娅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这主意其实是昨晚临时起的,也许这份东西真能起到奇效。

    “这是什么?”吉娅甩了甩有点酸痛的右手,现在做好了当然要问,不然怎么能学习。

    “你没看过《可爱的骨头》?”叶惟还在仔细地检查着每一张纸,不是不相信她,是绝对不能出什么问题。

    吉娅耸了下肩膀,“我对这个故事的兴趣不是很大。现在我加入了,今天就去买一本看。”

    叶惟往身旁的大众轿车的仪表台上拿出一本新崭的tlb,翻开开头第一章的一页,把书递给她,“看看。”他继续检查着纸张,被拴在车边的托托已经等得不耐了,“汪!”

    吉娅接过书看,当读到这一段顿时明白了:

    “plea色,”i-said。“don’t,”i-said。sometimes-i-逼ned-them。“pleas-don’t”or“don’t-plea色。”it-was-like-in私s挺-that-a-key-works-when-it-doesn’t-or-yelling-“i’ve-got-it,i’ve-got-it,i’ve-got-it”as-a-softball-goes-sailing-over-诱-into-the-stands。

    (“求你了。”我说;“不要这样。”我说;有时我两者合用:“求你了,不要这样”或是“不要这样,求你了”。这就好像钥匙明明不管用,还拼命拿着它开门,或是眼看着垒球飞过你直达看台,还不停地大喊:“我接到了,我接到了,我接到了。”)

    这是苏茜惨遭哈维先生强-奸时的段落,她反抗未果后的哀求。

    “你是准备?”吉娅问。叶惟深呼吸地叹息,道:“这些纸上面写着的全是苏茜的痛苦。它是一把钥匙,可以打开痛苦之源。如果艾丽斯-西伯德真的爱苏茜,那彼得-杰克逊完蛋了。”

    吉娅听得兴奋,“是今天吗?我和你一起去。”

    叶惟看看她,“上学去。”

    “你怎么不用上学?”

    “因为就算这样,我的测试成绩还比你好。”

    “呃……”吉娅摊开了双手,“我已经请好假了,你不带我一起去,我也就在街上游荡而已。”

    ……

    艾丽斯-西伯德与她同为作家的丈夫格伦-大卫-戈尔德就定居在洛杉矶,彼得-杰克逊因为即将公映的《金刚》也在洛杉矶。两天后就是感恩节假期,大家都希望在此之前有个数,所以面谈于今天进行。

    早上是叶惟的时间,接着下午是三方会谈。

    对今天的事情,朱莉娅-罗伯茨很紧张,虽说只是碰运气,还是抱着很大期望的,毕竟viy总能带来惊喜。

    紧张的不只是她一个,彼得-杰克逊和叶惟的新项目本就都倍受瞩目,现在碰到一起,更是tlb这个牵动着片商们神经的项目,这次无论谁赢谁输,人们期待着结果。

    时间差不多,叶惟带上助理吉娅开车前往位于市北面的帕萨迪纳的戈尔德家,一间靠近风景优美的山林的别墅。

    “欢迎,欢迎。”艾丽斯和戈尔德一同到前园迎接来客,这对都40出头的中年夫妇满脸热情的笑容。

    “很高兴见到你们。”叶惟也十分热情,当面重新认识过后,他称赞道:“格伦、艾丽斯,我读了你们所有的作品,真棒。格伦,你的《卡特打败恶魔》也相当有改编为电影的潜质,但它的风格我不擅长,我认为蒂姆-伯顿会非常适合。”

    戈尔德一听笑容更盛,“谢谢。”

    当下,叶惟随着戈尔德夫妇走向那间古雅的大屋,一边走一边笑谈。

    吉娅微笑的跟在旁边,看着学习着,这不是导演的部分,这是制片人的部分,关于如何取得小说改编权。

    看看这家伙!太精了,他不是一来就急冲冲的说tlb,却谈《卡特打败恶魔》谈得停不下来,好像今天是为了它而来,反而冷落了正主儿西伯德。可谁都知道今天的状况,看看西伯德笑的,没有女人不喜欢别人夸奖自己的丈夫吧?

    最绝的是,他不是在说虚话客套话,显然真的有过细读和懂得欣赏,说起来头头是道,什么魔术师、什么《大鱼》。

    戈尔德的名声远低于他老婆,看他精神的,脸上都写着自己感到受宠若惊了。

    他们是名作家,可这位是viy,17岁的电影天才,对他谁不带些喜悦和敬重?

    谈话间,众人到了屋内的一个雅致会客厅,叶惟和吉娅都要了茶,继续与他们或电影或的交谈。吉娅早已被他吩咐不要乱说话,也插不上什么话,她的各方面底蕴差太多了。

    渐渐开始谈起了tlb改编权的事,气氛变得认真起来,但经过先前这一会的相处,叶惟和戈尔德夫妇已经像老朋友似的了,就差没有约好感恩节假期要一起去哪里旅游。

    吉娅终于明白自己当初是怎么上贼船的了,这家伙是个该死的交际花。

    “惟,我们真高兴你想拍摄《可爱的骨头》。”艾丽斯语气真诚,戈尔德点头道:“我们真吓了一跳。”

    艾丽斯抬杯饮了口茶,又说道:“我相信以你的才华,你能把它拍成一部好电影。只是这部作品对我太过重要,我必须为它做出最适当的选择。有三个先决条件,我想先说清楚,彼得那边已经都答应了。”

    “请说。”叶惟对此早有预料,tlb为什么难产,一大原因就是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原作者不放权。

    “首先我会把改编权交给一个尊重原著的人,我不想琳恩-拉姆塞的事情再发生了。”艾丽斯说得认真而谦和,不希望任何人误会她是无理傲慢,“我不是要完全遵照原著,我是要,人物们的关系和结局不能改变。”

    叶惟毫不犹豫地点头,“没问题。我也不理解拉姆塞想什么,你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痛恨‘哈维先生’。”

    他任凭心中冲起的怒火流露,话声低沉:“我不只是想他死,我想亲手杀掉他,我想他死了之后下地狱受苦受难,永远。”

    吉娅看到艾丽斯的神情变了变,有些什么不同了,吉娅大师,学着点,学着点……

    “我很高兴你这么说。”艾丽斯点头,戈尔德安慰地搂了搂她的肩膀,艾丽斯又道:“我要有‘苏茜’演员的决定权和推荐权。”

    换句话说,谁来演苏茜,需要她说通过才行,她也可以推荐人选。

    “我不介意。”叶惟也毫不犹豫地答应,彼得-杰克逊都答应了,他能说不吗?而且这个条件并不过分。

    作者想推荐演员最正常不过,很多作者在创作时就已经想好演员名单。小作者没有话语权,作品能改编为影视就够欢喜了,但对于tlb这种超级畅销书来说,原作者不过问演员才奇怪。跟jk-罗琳相比,艾丽斯的要求不算什么。

    不过自己还有另一个任务,叶惟心念一转,问道:“你现在有什么心仪的演员人选了吗?”

    “还没有特别心仪的。几年前,我想艾米丽-布朗宁演,她长得很像我心目中的苏茜。”艾丽斯微笑说,“去年我看《雷蒙-斯尼奇的不幸历险》,她成长得不怎么像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我不认识她。艾米丽-布朗宁不错。”叶惟在心中补充了句,但还不够好,跟昔日“回避视线”的恩怨无关,布朗宁有苏茜的邻家女孩、小叛逆,却没有灵气。

    现在只是洽谈阶段,有什么想法都没必要抬杠,拿到改编权才是首要任务。就算艾丽斯推荐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他也会说不错。事实上无关恩怨,真的不行,她完全是另一个类型。

    “这一点我能答应你,我理解每位创作者对于自己作品的感情,这是个合情合理的要求。当然最终人选需要是个优秀的演员,最好还是个好脾气。无论如何,我认为‘苏茜’都是不可能找到的,我们只能试着找个不错的而已。”

    叶惟的话很得艾丽斯的心,吉娅注意到她的小动作了,她一高兴眼角会微弯。

    “另外就是我希望电影可以到宾夕法尼亚州费城莫尔文镇取景拍摄,我成长的地方。”艾丽斯说出最后一个先决条件。

    “我想主体在那里拍,没什么问题,费城的古老感觉很适合故事70年代的背景。”叶惟想了想的点头,又道:“我也想念那里了,在我7、8岁的时候,我和我父母去过费城旅游。十年了,我还记得奶酪牛排三明治(chee色steak)的独特味道。”

    看!她的眼角又弯了。吉娅暗地大呼,他说真说假?chee色steak?

    “我隐约记得……我们光顾的那家店里还是店外?墙上挂满了明星名人的照片。我想,为什么不挂我的上去?”叶惟说着一笑,“下回到费城,我一定要再去那家店,那我的梦想成真了,就不知它还在不在。”

    艾丽斯和戈尔德都笑容可掬,她笑道:“你说的店应该是pat‘s-king-of-steak,那是奶酪牛排三明治的起源店,它还在。”戈尔德说道:“每次我们回费城,几乎都要去那里一趟。”

    “那真棒。”叶惟一脸惊喜。

    见三人兴致盎然地谈起了费城的特产美食chee色steak,吉娅真是惊呆,他是说真的吧,不然太可怕了,太制片人了!

    不管是真是假,只是制片人是赢不了tlb的改编权的,戈尔德夫妇不是没有选择,还要是账面上的更好。

    谈完了先决条件,叶惟大喝了一口茶,正式谈起自己对tlb的理解、感受和设想等,一时间会客厅里只有他的声音:

    “我会拍成一部文艺片,和lms不同,不会有黑色幽默,虽然书里有很多幽默,但苏茜遇害之后,银幕上就不会再有幽默。

    我们知道,电影和小说在承载力方面有着巨大差别,电影的承载力有限,小说无限。预设tlb的片长为120分钟,这么点时间绝对不可能容得下书里所有的内容和细节。我们需要去选材,最大的问题是,怎么选材才能做到情感上的统一?

    书的故事打破了时空,有现在、有过去,时间跨度非常大,有家庭的、校园的、天堂的内容,不同人物不同的变化,互相交织影响。看小说你可以慢慢看,细细感受,很多氛围和情感是可以共存的;但电影不行,电影太短了,太快了,一次只够体会一种情感,喜剧就要好笑,悲剧就要痛心。”

    叶惟说得不徐不疾,自信、自然,吉娅看着听着感觉自己真有得学,而戈尔德夫妇都听得入神。

    “我不是说一定要这么改编,我们用三幕式结构试试。

    第一幕,苏茜生前的美好生活,温馨、真情、希望。

    第一转折点,苏茜遇害,什么都毁灭了。

    第二幕,苏茜遇害后的种种变化,从每个人都落入黑暗的深渊,再渐渐地伤口愈合。案件的真相也在渐渐查出来。

    第二转折点,沙蒙先生出事,沙蒙太太回家。

    第三幕,是整个家庭迎来了新生,而哈维先生也走向死亡,苏茜终于安息了。

    在120分钟里,我们不可能把像苏茜、琳茜或巴克利小时候的趣事糗事、沙蒙夫妻的爱情故事拍进去,这些属于背景介绍的全在第一幕开头就要搞定。这些好解决,但不是天堂,天堂是真正的麻烦。”

    叶惟停顿了下来。

    入神的艾丽斯醒了醒,问道:“天堂怎么了?”

    “按照书里的天堂,设定和情节,如果就那样拍出来,将会严重破坏情感的统一。”

    叶惟说得非常慢,非常严肃:“我知道天堂对于这个故事有多重要,在小说里它是好的,读者可以通过苏茜具体细腻的自白感受到她真实的情感,还能有自己的想象空间。

    但电影!如果,我是说如果按照杰克逊先生的设想去拍,它必定会太过快乐和花哨,心情好就鸟语花香?

    当一个仙境场景出现在一个人惨死之后,如果她还在那里玩闹,像第二章里苏茜和哈莉玩乐器、玩时装,这对电影是一场灾难!电影不给人想象空间,电影实现人的想象,从文字上我们可以想象苏茜和哈莉其实是苦中作乐,影像上这种场景……会把整个故事冲得七零八落。

    想想,在第一转折点,一边是人间的悲痛欲绝,另一边是苏茜在天堂玩乐?当我们处于悲伤的轨道上,突然一下把我们拉去另一条完全相反的轨道,这种情感不统一,就算只是出现一次,都会毁掉整部电影,让人费解、滑稽,这不行。”

    “噢……”艾丽斯和戈尔德都皱起眉头,似乎开始有点犹豫,彼得-杰克逊说的肯定不一样。艾丽斯问:“那你的想法是?”

    “怎么处理天堂,我还没有完全想好。”叶惟抿嘴地耸耸肩,“无论怎么样,我的电影一定要做到情感统一。”

    吉娅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一个上午,叶惟和戈尔德夫妇谈了很多,吉娅如此近距离地发现自己和viy的差距已经是十个巴斯光年,《婚期将至》的时候大概还只是一个,制片人、导演,这小子真上道!不过他还没有使出那些纸,不知打着什么主意。

    午餐的时候,大家停了tlb的话题,聊了些轻松的日常,到了下午,彼得-杰克逊团队来了。

    viy早上几乎就骂了杰克逊一顿……而杰克逊他们这么紧张应对。

    今天绝不是开什么茶话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