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1月日星期三这天一大早,叶惟和吉娅约好在巴林顿狗狗公园碰头,主要是他晨运兼溜狗,吉娅却更早就候在停车场了。

    “这里有150张。”吉娅的脸容有一股熬夜的疲倦,但眼睛闪烁着奋然的光彩。

    “很好……”叶惟接过厚厚的一叠格线纸,翻动了起来,只见一页页纸上都以黑色笔写满了plea色和don‘t,全部没有按照格线来写。他点点头,吉娅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这主意其实是昨晚临时起的,也许这份东西真能起到奇效。

    “这是什么?”吉娅甩了甩有点酸痛的右手,现在做好了当然要问,不然怎么能学习。

    “你没看过《可爱的骨头》?”叶惟还在仔细地检查着每一张纸,不是不相信她,是绝对不能出什么问题。

    吉娅耸了下肩膀,“我对这个故事的兴趣不是很大。现在我加入了,今天就去买一本看。”

    叶惟往身旁的大众轿车的仪表台上拿出一本新崭的tlb,翻开开头第一章的一页,把书递给她,“看看。”他继续检查着纸张,被拴在车边的托托已经等得不耐了,“汪!”

    吉娅接过书看,当读到这一段顿时明白了:

    “plea色,”i-said。“don’t,”i-said。sometimes-i-逼ned-them。“pleas-don’t”or“don’t-plea色。”it-was-like-in私s挺-that-a-key-works-when-it-doesn’t-or-yelling-“i’ve-got-it,i’ve-got-it,i’ve-got-it”as-a-softball-goes-sailing-over-诱-into-the-stands。

    (“求你了。”我说;“不要这样。”我说;有时我两者合用:“求你了,不要这样”或是“不要这样,求你了”。这就好像钥匙明明不管用,还拼命拿着它开门,或是眼看着垒球飞过你直达看台,还不停地大喊:“我接到了,我接到了,我接到了。”)

    这是苏茜惨遭哈维先生强-奸时的段落,她反抗未果后的哀求。

    “你是准备?”吉娅问。叶惟深呼吸地叹息,道:“这些纸上面写着的全是苏茜的痛苦。它是一把钥匙,可以打开痛苦之源。如果艾丽斯-西伯德真的爱苏茜,那彼得-杰克逊完蛋了。”

    吉娅听得兴奋,“是今天吗?我和你一起去。”

    叶惟看看她,“上学去。”

    “你怎么不用上学?”

    “因为就算这样,我的测试成绩还比你好。”

    “呃……”吉娅摊开了双手,“我已经请好假了,你不带我一起去,我也就在街上游荡而已。”

    ……

    艾丽斯-西伯德与她同为作家的丈夫格伦-大卫-戈尔德就定居在洛杉矶,彼得-杰克逊因为即将公映的《金刚》也在洛杉矶。两天后就是感恩节假期,大家都希望在此之前有个数,所以面谈于今天进行。

    早上是叶惟的时间,接着下午是三方会谈。

    对今天的事情,朱莉娅-罗伯茨很紧张,虽说只是碰运气,还是抱着很大期望的,毕竟viy总能带来惊喜。

    紧张的不只是她一个,彼得-杰克逊和叶惟的新项目本就都倍受瞩目,现在碰到一起,更是tlb这个牵动着片商们神经的项目,这次无论谁赢谁输,人们期待着结果。

    时间差不多,叶惟带上助理吉娅开车前往位于市北面的帕萨迪纳的戈尔德家,一间靠近风景优美的山林的别墅。

    “欢迎,欢迎。”艾丽斯和戈尔德一同到前园迎接来客,这对都40出头的中年夫妇满脸热情的笑容。

    “很高兴见到你们。”叶惟也十分热情,当面重新认识过后,他称赞道:“格伦、艾丽斯,我读了你们所有的作品,真棒。格伦,你的《卡特打败恶魔》也相当有改编为电影的潜质,但它的风格我不擅长,我认为蒂姆-伯顿会非常适合。”

    戈尔德一听笑容更盛,“谢谢。”

    当下,叶惟随着戈尔德夫妇走向那间古雅的大屋,一边走一边笑谈。

    吉娅微笑的跟在旁边,看着学习着,这不是导演的部分,这是制片人的部分,关于如何取得小说改编权。

    看看这家伙!太精了,他不是一来就急冲冲的说tlb,却谈《卡特打败恶魔》谈得停不下来,好像今天是为了它而来,反而冷落了正主儿西伯德。可谁都知道今天的状况,看看西伯德笑的,没有女人不喜欢别人夸奖自己的丈夫吧?

    最绝的是,他不是在说虚话客套话,显然真的有过细读和懂得欣赏,说起来头头是道,什么魔术师、什么《大鱼》。

    戈尔德的名声远低于他老婆,看他精神的,脸上都写着自己感到受宠若惊了。

    他们是名作家,可这位是viy,17岁的电影天才,对他谁不带些喜悦和敬重?

    谈话间,众人到了屋内的一个雅致会客厅,叶惟和吉娅都要了茶,继续与他们或电影或的交谈。吉娅早已被他吩咐不要乱说话,也插不上什么话,她的各方面底蕴差太多了。

    渐渐开始谈起了tlb改编权的事,气氛变得认真起来,但经过先前这一会的相处,叶惟和戈尔德夫妇已经像老朋友似的了,就差没有约好感恩节假期要一起去哪里旅游。

    吉娅终于明白自己当初是怎么上贼船的了,这家伙是个该死的交际花。

    “惟,我们真高兴你想拍摄《可爱的骨头》。”艾丽斯语气真诚,戈尔德点头道:“我们真吓了一跳。”

    艾丽斯抬杯饮了口茶,又说道:“我相信以你的才华,你能把它拍成一部好电影。只是这部作品对我太过重要,我必须为它做出最适当的选择。有三个先决条件,我想先说清楚,彼得那边已经都答应了。”

    “请说。”叶惟对此早有预料,tlb为什么难产,一大原因就是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原作者不放权。

    “首先我会把改编权交给一个尊重原著的人,我不想琳恩-拉姆塞的事情再发生了。”艾丽斯说得认真而谦和,不希望任何人误会她是无理傲慢,“我不是要完全遵照原著,我是要,人物们的关系和结局不能改变。”

    叶惟毫不犹豫地点头,“没问题。我也不理解拉姆塞想什么,你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痛恨‘哈维先生’。”

    他任凭心中冲起的怒火流露,话声低沉:“我不只是想他死,我想亲手杀掉他,我想他死了之后下地狱受苦受难,永远。”

    吉娅看到艾丽斯的神情变了变,有些什么不同了,吉娅大师,学着点,学着点……

    “我很高兴你这么说。”艾丽斯点头,戈尔德安慰地搂了搂她的肩膀,艾丽斯又道:“我要有‘苏茜’演员的决定权和推荐权。”

    换句话说,谁来演苏茜,需要她说通过才行,她也可以推荐人选。

    “我不介意。”叶惟也毫不犹豫地答应,彼得-杰克逊都答应了,他能说不吗?而且这个条件并不过分。

    作者想推荐演员最正常不过,很多作者在创作时就已经想好演员名单。小作者没有话语权,作品能改编为影视就够欢喜了,但对于tlb这种超级畅销书来说,原作者不过问演员才奇怪。跟jk-罗琳相比,艾丽斯的要求不算什么。

    不过自己还有另一个任务,叶惟心念一转,问道:“你现在有什么心仪的演员人选了吗?”

    “还没有特别心仪的。几年前,我想艾米丽-布朗宁演,她长得很像我心目中的苏茜。”艾丽斯微笑说,“去年我看《雷蒙-斯尼奇的不幸历险》,她成长得不怎么像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我不认识她。艾米丽-布朗宁不错。”叶惟在心中补充了句,但还不够好,跟昔日“回避视线”的恩怨无关,布朗宁有苏茜的邻家女孩、小叛逆,却没有灵气。

    现在只是洽谈阶段,有什么想法都没必要抬杠,拿到改编权才是首要任务。就算艾丽斯推荐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他也会说不错。事实上无关恩怨,真的不行,她完全是另一个类型。

    “这一点我能答应你,我理解每位创作者对于自己作品的感情,这是个合情合理的要求。当然最终人选需要是个优秀的演员,最好还是个好脾气。无论如何,我认为‘苏茜’都是不可能找到的,我们只能试着找个不错的而已。”

    叶惟的话很得艾丽斯的心,吉娅注意到她的小动作了,她一高兴眼角会微弯。

    “另外就是我希望电影可以到宾夕法尼亚州费城莫尔文镇取景拍摄,我成长的地方。”艾丽斯说出最后一个先决条件。

    “我想主体在那里拍,没什么问题,费城的古老感觉很适合故事70年代的背景。”叶惟想了想的点头,又道:“我也想念那里了,在我7、8岁的时候,我和我父母去过费城旅游。十年了,我还记得奶酪牛排三明治(chee色steak)的独特味道。”

    看!她的眼角又弯了。吉娅暗地大呼,他说真说假?chee色steak?

    “我隐约记得……我们光顾的那家店里还是店外?墙上挂满了明星名人的照片。我想,为什么不挂我的上去?”叶惟说着一笑,“下回到费城,我一定要再去那家店,那我的梦想成真了,就不知它还在不在。”

    艾丽斯和戈尔德都笑容可掬,她笑道:“你说的店应该是pat‘s-king-of-steak,那是奶酪牛排三明治的起源店,它还在。”戈尔德说道:“每次我们回费城,几乎都要去那里一趟。”

    “那真棒。”叶惟一脸惊喜。

    见三人兴致盎然地谈起了费城的特产美食chee色steak,吉娅真是惊呆,他是说真的吧,不然太可怕了,太制片人了!

    不管是真是假,只是制片人是赢不了tlb的改编权的,戈尔德夫妇不是没有选择,还要是账面上的更好。

    谈完了先决条件,叶惟大喝了一口茶,正式谈起自己对tlb的理解、感受和设想等,一时间会客厅里只有他的声音:

    “我会拍成一部文艺片,和lms不同,不会有黑色幽默,虽然书里有很多幽默,但苏茜遇害之后,银幕上就不会再有幽默。

    我们知道,电影和小说在承载力方面有着巨大差别,电影的承载力有限,小说无限。预设tlb的片长为120分钟,这么点时间绝对不可能容得下书里所有的内容和细节。我们需要去选材,最大的问题是,怎么选材才能做到情感上的统一?

    书的故事打破了时空,有现在、有过去,时间跨度非常大,有家庭的、校园的、天堂的内容,不同人物不同的变化,互相交织影响。看小说你可以慢慢看,细细感受,很多氛围和情感是可以共存的;但电影不行,电影太短了,太快了,一次只够体会一种情感,喜剧就要好笑,悲剧就要痛心。”

    叶惟说得不徐不疾,自信、自然,吉娅看着听着感觉自己真有得学,而戈尔德夫妇都听得入神。

    “我不是说一定要这么改编,我们用三幕式结构试试。

    第一幕,苏茜生前的美好生活,温馨、真情、希望。

    第一转折点,苏茜遇害,什么都毁灭了。

    第二幕,苏茜遇害后的种种变化,从每个人都落入黑暗的深渊,再渐渐地伤口愈合。案件的真相也在渐渐查出来。

    第二转折点,沙蒙先生出事,沙蒙太太回家。

    第三幕,是整个家庭迎来了新生,而哈维先生也走向死亡,苏茜终于安息了。

    在120分钟里,我们不可能把像苏茜、琳茜或巴克利小时候的趣事糗事、沙蒙夫妻的爱情故事拍进去,这些属于背景介绍的全在第一幕开头就要搞定。这些好解决,但不是天堂,天堂是真正的麻烦。”

    叶惟停顿了下来。

    入神的艾丽斯醒了醒,问道:“天堂怎么了?”

    “按照书里的天堂,设定和情节,如果就那样拍出来,将会严重破坏情感的统一。”

    叶惟说得非常慢,非常严肃:“我知道天堂对于这个故事有多重要,在小说里它是好的,读者可以通过苏茜具体细腻的自白感受到她真实的情感,还能有自己的想象空间。

    但电影!如果,我是说如果按照杰克逊先生的设想去拍,它必定会太过快乐和花哨,心情好就鸟语花香?

    当一个仙境场景出现在一个人惨死之后,如果她还在那里玩闹,像第二章里苏茜和哈莉玩乐器、玩时装,这对电影是一场灾难!电影不给人想象空间,电影实现人的想象,从文字上我们可以想象苏茜和哈莉其实是苦中作乐,影像上这种场景……会把整个故事冲得七零八落。

    想想,在第一转折点,一边是人间的悲痛欲绝,另一边是苏茜在天堂玩乐?当我们处于悲伤的轨道上,突然一下把我们拉去另一条完全相反的轨道,这种情感不统一,就算只是出现一次,都会毁掉整部电影,让人费解、滑稽,这不行。”

    “噢……”艾丽斯和戈尔德都皱起眉头,似乎开始有点犹豫,彼得-杰克逊说的肯定不一样。艾丽斯问:“那你的想法是?”

    “怎么处理天堂,我还没有完全想好。”叶惟抿嘴地耸耸肩,“无论怎么样,我的电影一定要做到情感统一。”

    吉娅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一个上午,叶惟和戈尔德夫妇谈了很多,吉娅如此近距离地发现自己和viy的差距已经是十个巴斯光年,《婚期将至》的时候大概还只是一个,制片人、导演,这小子真上道!不过他还没有使出那些纸,不知打着什么主意。

    午餐的时候,大家停了tlb的话题,聊了些轻松的日常,到了下午,彼得-杰克逊团队来了。

    viy早上几乎就骂了杰克逊一顿……而杰克逊他们这么紧张应对。

    今天绝不是开什么茶话会。

第335章 少女的心思    对于罗杰-艾伯特的第二篇影评,吉娅最认同的一句是“如果我是个少女,我大概会疯狂迷恋叶惟”,说得好!

    她是个少女,她有没有迷恋叶惟?当然没有……或者是以另一种形式吧。一直以为,她都把那家伙视为是好朋友和驱策自己的对手,他们有着舒坦的交情,哥们!

    她和别人约会,惊讶?吉娅大师也有吉娅大师的市场,事实上追求她的人排着队呢。

    但是呃……如果叶惟突然发疯跑来说:“吉娅,我们约会吧,恋爱的那种。”

    此时女生卧室里,刚睡下的吉娅的头顶像飘起了一朵幻想的云彩,眼睛连连地转溜,可以肯定的是,她会答应试试……然后,事情会变得非常古怪!不是非常,是非常非常……

    她想起了马可-波罗,一千年前,有一千年吗?反正,马可-波罗怎么都不会想到,在21世纪,一个意大利裔少女和一个中国裔少年在一块新大陆上的一个叫美国的国度约会……

    爷爷会很高兴,当惟来做客,爷爷会拿着那些东方典籍缠着他讨论。索菲亚姑妈也高兴,堂叔也是,大家都会“哇哦”。妈妈?妈妈也没意见,她巴不得了。

    伟大的lms,天才的viy,谁不喜欢?

    在天堂的老爸?听说做爸爸的都不喜欢女儿的男朋友,谁管他,谁让他死得早。

    吉娅打着哈欠地转了个身,想着想着,脑海中的画面越发地古怪,晚餐吃什么?还用问吗?中餐或者意大利面。

    接着去哪,电影院!当然不会选择看什么《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她和他都不感兴趣,那种电影,他只对艾玛-沃特森感兴趣,她只对伏地魔和咕噜是不是远房亲戚感兴趣,笑死人了。

    但他们最后会看,伍迪-艾伦的《赛末点》?好像还没有上映。《傲慢与偏见》?她可受不了英国人那一套……

    有了,《鱿鱼和鲸》!

    他们买了票,进了放映厅,里面没什么人,坐了不到三分之一的人,几乎只有他们是青少年。

    整个观影过程,他们没有说话,但看完出来,话就停不下了,讨论着刚才影片的一切,说着说着……吵起来了!也许是因为一个镜头,也许是因为一个人物动机。虽然他了不起,她却不是应声虫,吵啊吵,最后没有结果,谁都没有说服谁。

    再接着……开着车到了一个浪漫的地方,谁知道呢,搞浪漫这种事是男生负责的,大海边好了。

    “吉娅。”他的语气很温柔,“我要吻你了。”

    “来吧来吧,希望你不要介意我嘴巴里的红酒味,出发之前,我喝了些酒壮胆。你知道,跟你约会有些古怪。”

    “那我不能吻你,我还要开车。”

    叶惟,你不会吧?太衰了!吉娅摇摇头,皱动着双眉,突然一惊,天!事情有些失控了……吉娅大师,我就说你够种!

    “为什么还要开车?”吉娅大师问,那一刻,她凝着眼睛,似乎特别销魂。他问“为什么不要?”吉娅大师风范十足的说“因为我们今晚就在这里过了。”他有些脸红,呃这个她不确定,说不定其实他很腼腆……接着……

    停止!够了!好了!吉娅连忙地叫停,走进了画面中,把就要热吻的两人拉开,cut!

    绝对的ng,算了。还是不要尝试了,那小子喜欢美女,她不是,有了错误的开始,以后就惨了。

    还好那家伙根本不会想跟她约会,妮娜辣得冒火,就算分手了,想旧情复燃有莉莉,想新恋情嘛……就她知道的,艾玛那小不点就真的是迷恋他了,不过艾玛最近也有约会。

    说真的……惟?他叫一声“艾玛”,艾玛还不立即飞扑过去,也许连艾玛-沃特森都扑了过去。

    才华横溢,还他马长得越来越帅了。

    “哎。”吉娅自嘲的笑叹,想想电影吧,突然要和彼得-杰克逊争《可爱的骨头》的改编权,不对,突然?

    是她突然知道,不是他突然做这件事!越想越火大,叶惟根本没把她这个特别助理当回事,自从《婚期将至》之后,多少次了,完全撇下她,好像当她不存在……“当我的特邀助理!”明明是他开的头……

    她看看床头钟,晚上11点多了,可越发咽不下这口气,起身拿过手机就打了过去,对方一接通,她就抑怒道:“我不管你在做-爱还是怎么的,小子,你是不是忘记了些什么!?”

    “什么??”手机传出了叶惟有点迷糊的声音,“什么意思?我在睡觉,在家,一个人。”

    “我的身份!”

    “吉娅-科波拉?吉娅大师?追梦联盟副会长……?”

    “你的私人特别助理!”吉娅真是暴怒,火山爆发一般,“你知道什么叫助理吗?就是协同你完成你的工作!我有一定的专业能力,我做得来,可是去年暑假之后,你连杂活都没有叫过我做。我学习什么?我不想到30岁还他马的拍不出什么来!”

    叶惟的声音全醒了,有些惊讶:“你要上学,我又在多伦多,我能叫你做什么……”

    “你个混蛋!你回来洛杉矶半年了,lms的后制我就不说你了,那项目我没有跟进,但接着呢?你的新项目?”

    吉娅不说,还感不到那股委屈,一说话声都发颤:“别跟我说你要竞争《可爱的骨头》是最近几天才起意。这个项目,我也一点都没有参与!我这算哪门子的助理!?我进蠢蛋哈佛-西湖,不是要学那些狗屁,不是想在球场边喊什么加油狼灌,我是要学拍电影!跟你这个该死的天才!!可你就没有当回事。”

    一口气骂罢,她仍然不解气,补充了一句:“fuck-诱!”

    “吉娅……我非常尊重科波拉先生……”

    “嘿,嘿!小子,注意你的话了。”吉娅打断他,更怒了:“别说些他马的让我更失望的话,我是科波拉的孙女,那又怎么样?不能当助理?我跟你比算什么,我连一美元票房都没有!你快全球四亿了!”

    “冷静!我是说,我知道他希望你能好好读书,进入理想的大学。我总不能真叫你做些杂活,耽误了你的学业和其它事情。”

    “那我跟你说,电影学院能教的东西,你觉得我还需要学吗?我需要的是磨练和进步!我知道为什么,我家里都不给工作我做,我爸爸死得早,如果他不是那么早工作他就不会死了,他们害怕吉安又早死!连你也这样,操-你,操-你!”

    吉娅抓着床头钟就要扔出去,早说了,胡思乱想什么,妈-的!

    “我不是。之前我是有些没当回事,我以为你只是开玩笑,既然你是认真的,为什么不?”叶惟话声依然平和。

    “我当然是认真的!是不是要我改名斯瑞尔斯-科波拉才行!?”吉娅把床头钟放了回去,瞪着双目。

    “那好,我在准备和《可爱的骨头》的作者艾丽斯-西伯德见面。事情不容乐观,彼得-杰克逊说服了她,在我们的单独面谈后,马上就来三方会谈,所以等我们刚说完,他就要来砸场。”

    “那婊-子养的。”吉娅拍了床沿一下,“你要我做什么?”

    “唔,你去找有格线的纸,没有就买,然后不要按着格线写‘求你了’和‘不要这样’,两个短句再组成‘求你了,不要这样’和‘不要这样,求你了’,随你的心意组合,写满至少一百张纸,我明天就要。”

    吉娅不知道他的想法,却兴奋了起来:“我有那样的纸,我现在就写,还有什么吗?”

    “暂时没有,这件事非常重要,也许决定着我能不能赢彼得-杰克逊。我是真的认真的,吉娅,非常重要。”

    “收到!”

    结束通话后,吉娅立即展开行动,虽然不明所以,但这就是助理,干活,不要问为什么。

    ……

    《可爱的骨头》!

    听闻这个消息,艾玛十分惊讶,没听惟说过,她知道《冬天的骨头》,怎么突然变成《可爱的骨头》?为什么不是《另界》!

    《另界》也是少女早逝啊!也有类似天堂的地方啊!也会观看人间啊!

    她不太喜欢tlb,因为太堵心了,丽兹是被出租车撞死的,苏茜却是……丽兹在另界后来过得很幸福,苏茜不是……

    还好惟拿下改编权的机会不大,彼得-杰克逊这名字就代表着很多。塔罗牌的占卜结果也这么说,逆位愚者牌!

    就要睡下,艾玛的头上像飘起了一朵幻想的云彩,就见到……惟满脸的灰溜溜,彼得-杰克逊比划着v字手势,像在挑衅奚落着他。艾丽斯-西伯德遗憾的对他说:“不好意思,我考虑清楚了,我会把改编权交给彼得。你就去拍《另界》吧。”

    “是的,《另界》!”艾玛走进画面,向他连连地大喊:“惟,《另界》也许没有tlb有深度,可是更温馨,想想那些狗狗!tlb只有一只‘假日’,但在《另界》,我们有露西,有萨迪,有吉恩……”

    他叹了一声,点头道:“你说得对,艾玛,我听你的。”

    “太好了!”艾玛欢呼不已,“对了,《流浪狗之家》也很好,我听说梦工厂想你接手,想想那些狗狗,赛迪?红虎?”

    “行,我拍完《另界》就拍《流浪狗之家》,两个丽兹都找你演。”他很有信心,“我们会是金牌搭档。”

    “真好!”想到高兴处,艾玛忍不住的笑出声,惟,不是我不支持你,我是真感觉《另界》比tlb更好!哈哈!

    lms的成绩真是超级好,超乎意料,把姑妈都震撼傻了,她自己的名气最近更在暴涨。演艺事业真不平均,她只是客串了一小场戏而已,却露了个大脸,在尼克频道演了一年电视剧创造的名气还不如lms所带来的,差远了,让她又开心又悲哀。

    姑妈说,无论叶惟的新作要拍什么,你都要去试镜,努力争取女主角!

    嘿,还用得着她说吗?艾玛现在也不想着怎么能和惟约会恋爱了,顺其自然就是了,虽然约会不成,但她喜欢演他的电影!喜欢他的片场,喜欢那种在他导演下的表演感觉……希冀着真能成为金牌搭档……

    不过苏茜的话,不是最喜欢。

    被出租车撞死也很惨的,她可怜的丽兹!

    ……

    丽兹从来没有读过一本青少年读物。

    当意识到这一点,她感到挺奇怪,自己不是不喜欢读书,也不是不读书,她喜欢读海明威,读戏剧方面的书籍,就算是那些别人说沉闷的戏剧历史,她也看得津津有味。

    可以肯定会有丽兹-奥尔森喜欢的青少年读物,也许《哈利-波特》就是。事实上在她的准备阅读书单里,有不只一本那样的书,她确定在自己死之前,她想读这些,但不知道什么时候。

    她觉得自己有时候很像迪怀恩,发了一个自我较劲的誓言,迪怀恩是考上飞行军校前不说话,她是在什么之前不看青少年读物,却连自己也不知道达成的条件是什么。

    真是矛盾!丽兹一直都觉得自己很矛盾,跟玛丽不同,她是个吃货,只要是美食她来者不拒,可她肥不起来,跟天天打排球有关吧。

    她还是给了自己一个解释的,阅读是个严肃的事情,她不会为了娱乐而阅读。

    这天,丽兹又做了一件矛盾的事,前几天派对后就说,行了,lms票房高评价好,不再关注叶惟了,谁在乎。

    今天她到书店买了本《可爱的骨头》,现在快睡觉了,明天还要上学,她却生平第一次拿起一本青少年读物要看。

    算是吗?应该不算?这是2002年美国年度最佳小说、英国年度好书大奖提名……不算!

    其实看了tlb的故事简介,她是挺感兴趣的才会去买。

    不相信有天堂,也不认为人死了之后还能有灵魂或者其它什么东西,她有个非常不能说出去的想法,宗教都是邪-教。但这不是传教书,而且题材真的很吸引。不想看青少年读物的另一个原因是嫌幼稚,而像这种有强-奸、凶杀、创伤和恢复,这种故事,她就喜欢。

    翻过所有前言,在淡淡的书香中,丽兹读起了tlb的第一章,几乎立即,就皱住了眉……

    她突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矛盾的又一个原因。

    【妹妹让我迷上了一个名叫希梅聂兹的西班牙诗人,我在初中毕业纪念册上特别选题了他的一句话:“如果有人给你一张画了格线的纸,你就不要按着格线书写。”这句话表达了我对四周中规中矩的一切,诸如教室之类建筑物的轻蔑,听来深得我心,所以我选了这句话。更何况,我觉得选用一句名诗人的话,而不是某个摇滚歌手说的蠢话,让自己感觉上比较有学问。】

    她读海明威,而不是jk-罗琳,也是这么种感觉,自己比较有学问,比较酷。

    “有趣……”丽兹只看着一页,就合上了书,“苏茜”真有趣。

    如果tlb真要拍成电影,也许该去试镜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