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阳光小美女》,(满分四星),罗杰-艾伯特

    11-10,2005

    一个小女孩以她的蓝眼睛全神贯注地盯着我们,仿佛她可以看到我们的灵魂。不过她不是在看着我们,她在凝视着电视上的一场选美比赛,她学习着冠军被加冕的那一刻,排练了又排练。《阳光小美女》只是开场几秒,我们就知道这是一部关于梦想的电影,以及错误观念。

    几天后,她和她的家人们驾驶一辆老式大众巴士,开始了一趟从阿尔伯克基到雷东多海滩的充满变故的旅程。这个女孩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他们快到比赛举办地的酒店,他们可以从高速公路上看到它了它看上去触手可及。但他们无法找到让他们真能到那里的路口。

    那一刻电影说了很多,不只是关于错误观念。在不断变化着具体风景的南加州,你似乎总会改变一些预定的航线,但是从来没有完全到达。还有关于那些我们追逐的美国梦难以捉摸的本质,我们遵从的捷径,和我们不走的大道。

    这是一部温雅的家庭讽刺片和经典的美式公路片。《阳光小美女》可追溯到从上世纪70年代起的反权威、反主流文化喜剧,像《笑脸》(1975)或《哈诺德与莫德》(1971)讽刺新教徒们童话般地宣教美德,由于肤浅的传统美国价值观。

    《阳光小美女》向我们展示了关于形式、教条、程序、职位、饮食、一步步计划、人生规划、奖赏、退休群体、量化、挑选、分门别类和应对每个普通人的七情六欲的一个世界。

    无法分割开来,要么没什么东西地生存,要么接受一句自我提升的咒语:“成功者和失败者”。

    电影开场就向我们介绍了胡佛一家,奥利弗(阿比吉尔-布莱斯林),追求着成为选美皇后。她的父亲理查德(汤姆-汉克斯)是一个令人错愕的成功学励志演讲家,他病态地痴迷成功,因为他自己从未试过。奥利弗的母亲谢丽尔(朱莉娅-罗伯茨)的价值观则是家庭高于一切,为了把内讧不断的家庭团结在一起,她心烦意乱。

    爷爷(艾伦-阿金),奥利弗的教练,花时间教她一套比赛准备用的舞蹈。爷爷因为吸食海-洛因被一个退休之家踢走,他的哲学是,你年轻时吸-毒是傻子,等你老了不吸-毒是傻子。

    弗兰克叔叔(蒂姆-罗斯),谢丽尔的弟弟,是世界上最好的普鲁斯特学者。刚刚自杀未遂,因为他爱上了一个研究生,那人刚刚为了世界上第二好的普鲁斯特学者而甩了他。奥利弗的哥哥(保罗-达诺)九个月没有说话,他不是抑郁症,完完全全的不是。他只是沉迷尼采,和发了一个沉默至考上飞行学校的誓言。另外,他讨厌所有人。

    在我们的初步介绍里,《阳光小美女》真是做了些相当非凡的事情:它给了我们唯一的选择,从25分钟的围绕着一场以外卖炸鸡为主的家庭晚餐戏中,我们获知了关于胡佛家的一切动态。这是一个建立电影人物们和喜剧基调的大胆举动。

    然后……公路旅行!

    你不需要看到一场更好的表演和更好的演员阵容,你也不可能看到。《阳光小美女》的演员们(从主演到客串)和导演叶惟,他们彻底的掌握了当分歧讨论或妙语如珠的时候,该做什么不言而喻的反应可以有趣,以及在最令人满意的喜剧里,痛苦时应该到什么程度。

    所有的演员们演得那么真情实感。达诺,他死去般的黑眼睛掩盖在厚厚的刘海后,他还被设置为一张苍白的脸,似乎是青少年的疏离和厌恶的崩溃状态。他只需自然地歪歪头,几乎就能博得满堂彩。汉克斯,一个伟大的演员,为我们贡献又一场伟大的演出,他的每个镜头都能让人赞叹。

    罗伯茨,她也演活了她的人物。罗斯是个穿“粉红和蓝色条纹袜子”的奇迹,他创造了一个既典型又惊喜的同性恋男子,他的痛苦像有一块坚硬的塑料泡沫环绕着他,较少的苦楚,更多的滑稽。

    弗兰克叔叔是怎么运行的?他是个知识分子运行。罗斯和导演叶惟肯定为此进行了研究,分解它的组成部分,然后重新组装。全是直白、没有优雅。这简直快不像个真人了,但它不是加大愚蠢的行动,它只是一个真实的人物表达。

    阿金、布莱斯林、斯特里普,所有演员联手了梦幻,叶惟的客串也为影片增色不少。

    叶惟的导演表现是伟大的,我不想多说他17岁的年龄,就算他比我老,这也是一次伟大的表现:前25分钟的成功创建是一个奇观;公路旅行让人极好地时笑时痛苦;到了全片*的选美比赛,狠狠地击中我们的心灵;再到温馨的最后,讽刺后对于现实,真实同时优雅地面对,有着难以察觉的伤感。

    我们可以看到,叶惟的才华渗透了整个故事,幽默的、伤情的、激动人心的,他甚至不必大喊大叫,只是轻轻的就做到。

    在这么一部电影里,所有一切都是动人的,《阳光小美女》是一部有着无价乐趣和思感的无价恩赐。

    艾伯特给lms写的第一篇影评非常长,一个影评人只有在情绪激动,无论是因为要赞或要骂,有很多话想说的时候,才会写这么长的影评。最后他对lms的定义是,一份恩赐(gift)!

    这绝对是他最毫不犹豫打四星的影评之一,他对胡佛家的喜爱从字里行间透了出来,而且很显然他最喜欢迪怀恩和弗兰克,一个尼采,一个普鲁斯特,一小一大的两个读书人,也许两人是最让他有代入感的人物。

    尤其是弗兰克,老头子还去分析弗兰克这么个知识分子是怎么演出来的,太滑稽和讽刺了,也太真实了。

    他对叶惟同样大赞特赞,在他笔下,叶惟就是个要跟恶龙斗拯救公主的骑士,大家都以为有一场生死大战,谁知恶龙一听到他要来,就立即逃跑了。强大的骑士只需要优雅地抱走公主。

    所以当媒体们报道,都是说“罗杰-艾伯特盛赞lms无与伦比”、“罗杰-艾伯特赞叹叶惟伟大”。当最近欧文-格雷伯曼突然地炮轰lms,人们很快看到,艾伯特是真的非常非常喜爱lms!

    艾伯特发表了第二篇影评!也非常长!

    老头这个罕见的举动被媒体报道,被影迷粉丝们阅读,众人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相比欧文-格雷伯曼的蹩脚影评,艾伯特的两篇影评尽显了什么叫大师风范,为什么他能在好莱坞星光大道得到一颗星。

    因为写得真赞!

    人物们没有生命力?注定的情景喜剧?叶惟拍了部次品?连提一个“导演”都不屑提?可预见的?

    他说,不!

    《阳光小美女》第二篇,,罗杰-艾伯特

    11-22,2005

    《阳光小美女》有一群看上去非常怪异的人物们,以至有一种认为他们不真实的观点。

    他们的驱动力是各自的价值观、梦想和变故,每个人物有可爱的一面,也有糟糕的一面,他们全是矛盾的结合体。正因此,这些人是那么可信,充满着怪异但鲜活的生命力。

    演员们的梦幻表演已经无需多说,简单地补充一下吧。艾伦-阿金的爷爷不只是好,更仿佛是我的一位老朋友,我一定认识这么个家伙。阿比吉尔-布莱斯林,年仅9岁的她以她纯澈的童真和不可思议的发挥,让我们有了奥利弗,一个能穿透灵魂的小女孩。

    我们看电影,通常最容易看到演员们精彩的演出,或者编剧精妙的故事。但对于导演都做了些什么,并不容易理解和寻找,可以这样说,导演做了一切。

    《阳光小美女》是一条多车道,你可以行驶在简单的观影车道中,什么都不用多想,享受这个相当有趣的故事并得到了些什么;你也可以想上很多,说上很多,甚至可以逐个画面去看,像个解剖师。

    但这部电影不会让你感觉到导的痕迹,不重,只是文雅轻柔;一些因素、场景道具等的设置也十分平民。也许这就是原因,似乎我们可以不必谈论叶惟,他没做什么。

    叶惟不是一个不懂形式和炫技的导演,《婚期将至》有着变魔术般的浓重的导演痕迹,《驱魔录像》已经显得游刃有余,到《阳光小美女》是一种浑然天成,他保持了自己的风格,但没有去卖弄,只有恰好的运用。

    如果说故事,这其实是一个走钢丝的故事,开头全靠一场晚餐戏去创建,你随时就会掉下去,结果是我们不知不觉的就走了过去,到了开始公路旅行的起点。在一个个变故的旅途中,叶惟对故事的理解和掌控,使得一切恰如其分。

    它的节奏流畅自然,虽然不断地变故,却毫无断裂的感觉,在总是行进的结构下,它逐步加深感染力,并形成最大的一个冲击波,选美比赛时奥利弗开始跳舞。但更大的惊喜是在之后,你以为就是这样了,这就是电影的全部,它转了个身,走向另一个方向,一个之前预见不到的自然的方向。

    影片最后的镜头非常不凡。在开始,影片只给了我们一个选择,知道胡佛家的一切,成为这个家庭的一员。在最后,镜头推远,它把我们带离了胡佛家,让我们重新成为旁观者,并且面对自己,寻找我们的答案。

    红色的天空是充满危险和变化的世界,车流繁忙的马路是我们的人生,我们在路上来来去去,不知所谓。路边的胡佛家是我们可以有的一种生活态度,有时候停下来的在私人世界里的宁和。你可以注意到,那辆巴士不见了,但餐桌上放有明显的车子钥匙。他们依然有梦想,会再度出发,只是多少有了更深刻的价值观。

    这些是导演做的事情之一,如果要这么写影评,《阳光小美女》能写成一本词典那么厚的讲解分析书,这工作留给那些电影学院的老师比较好,因为我确定这不是你们想要的。不过有人说这部电影除了极妙的表演就没什么的话,我不能认同。

    叶惟的才华是魔幻的,影片中有着大量让你感觉“这怎么可能发生?”的妙趣,都说他是个天才,他是天才不只在于他懂得拍电影,对一个年仅17岁的青少年来说,他的各方面学识和思想才是最令人惊叹的地方。

    我们能做的,好像只有被他一次又一次地震撼。如果我是个少女,我大概会疯狂迷恋叶惟,现在我都爱他。

    这篇影评是我去影院看了《阳光小美女》第二遍后的感触,事实上乐趣更多了,我打算等它快下画时再去看一遍。

    导演叶惟,做得好!

    老头的第二篇影评可以说是极尽肉麻之词地赞叶惟,然而句句在理,他还在电影解析方面小小地露了一手,似乎是向格雷伯曼等人示威,这些你在情景喜剧里看得到吗?你都看了些什么?

    你的眼睛有多瞎,才能看不到叶惟的才华?

    欧文-格雷伯曼真有些不长眼,他发表那篇影评时,也许就为了哗众取宠,毕竟他为《娱乐周刊》工作,娱乐大众是他的首要任务;也许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这么群殴!

    “慢着,慢着,你们听我说……”

    快是感恩节了,别计较了好吧?要不我们谈谈《哈利-波特与火焰杯》,88%新鲜度和74%喜爱度,你们说好我也说好的;要不《与歌同行》?82%新鲜度和90%喜爱度,我给了b+!谈谈它们!

    你们还盯着lms做什么,我这不专门等它上映一周才发表的影评吗?为什么还要注意我……别打了!分几个人去打吉姆-里德利、罗杰-摩尔也好!别打了!

    先是斯蒂芬-金使出一招锁喉,艾伯特一拳砸到他脸上,接着因为这个风波使更多影评人为lms写起影评,烂番茄收录的影评数从201篇迅速飙升至了5篇,说烂的也有,但更多是竖起大拇指戳向格雷伯曼。

    新鲜度稳定在97%(229篇新鲜,6篇烂,8。7/10分),很多年这都不可能变了,收录6篇对一部文艺片已经是一个非常高的数字。上映一年半的《杯酒人生》至今是207篇(96%,200篇新鲜,7篇烂,8。5/10分)。

    这也意味着,这一回,叶惟和《阳光小美女》,尘埃落定地征服了影评界!

    不只是北美,而是全世界!

    “叶惟不羁地导演了一个家庭的矛盾、恐惧、失败和希望,伟大的演员和配乐。”4。5/5,乌拉圭新锐导演安立奎-布奇奇欧,《乌拉圭总数报》

    “这是一部可爱的、有趣的关于一个问题家庭的公路电影,但你知道你曾经走过同一条道路。神童叶惟再一次令人疯狂。”4/4,保罗-伯恩斯,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

    “素来成熟却叛经离道的叶惟拍出《阳光小美女》,也没什么好奇怪。要是明白他的家庭背景和成长过程,可以知道他的叛逆从何而来。当还处于学生时代17岁的他以《阳光小美女》创造历史,我们大可安心拥抱幸福。”10/10,梁良,中国台湾《联合报》

    “如果你在找2005年最佳喜剧,或者一位电影神童,我想就在这里。”5/5,大卫-爱德华兹,英国《每日镜报》

    “它就像一阵清爽的微风,在一年四季中都让人着迷。没有壮观的场面,但有几乎完美的一切。”3。5/4,文森特-马洛沙,法国urbuz网站

    ……

    除了影评人们,千千万万的影迷粉丝持续地为imdb-8。5分、95%喜爱度贡献着力量,更有不少人到了欧文-格雷伯曼的专栏留言板反驳说些什么,真让他一时间像艾伯特那么红。别担心,就是讨论讨论!

    “那你们为什么还打我……”

    “讨论怎么打你!”

第333章 简直是愚蠢    震惊好莱坞!就在lms上映第二个周末,叶惟宣布竞争《可爱的骨头》的改编权,他的发言人莱斯利-达特向媒体表示:

    “惟爱苏茜,第一次读这本小说,他就爱上了这个不幸的女孩。他想拍摄她的故事,这是他加入竞争的原因。惟是彼得-杰克逊的影迷,他对杰克逊有着极大尊重,他们因为相同的感受而被打动,这只是普通的竞争。”

    据悉叶惟已经开始联系原作者艾丽斯-西伯德。

    这件事掀起了一道巨浪,打得叶惟的影迷粉丝、杰克逊的影迷粉丝、tlb的书迷粉丝全都晕头转向,一串的惊叹号!!!!!!

    都有阴谋论者怀疑这是不是叶惟和杰克逊的联手炒作,lms在热映,《金刚》快上映,他们争一根骨头。

    媒体们的惊讶在于很多原因,看来viy是铁了心不做阳光少年了,lms立项在前,但看看他之后都在做什么,tet,然后是tlb?!一句“我爱苏茜”就行了吗?那可是个超级敏感的题材,那可是本最不可能改编电影的小说,那可是杰克逊谈得接近完成!

    小神童要虎口夺食?他在想什么,他把杰克逊还放不放在眼里?

    而且……他不会停吗?哪怕几个月?

    这也是所有人惊讶的,只不过反应不同,viy的影迷们有些说不出话,这就是viy吧,不难的事情不做……

    tlb的书迷们很大一部分不高兴,“认真的?叶惟?”、“他是天才,拍的电影非常好,可怎么比得上杰克逊!”也有一部分书迷更喜欢叶惟,无它,一个天才少年拍苏茜,比一个胡须大叔拍苏茜,让人更好受一些。

    viy像雷的话,杰克逊像哈维先生,他就那么变态,在《魔戒》以前,人们对杰克逊的最大认识就是变态。

    杰克逊的影迷们也分好几种态度,一种还真希望叶惟胜出,好让杰克逊滚回去拍大片;也有一种很生气,被冒犯了!viy真是不自量力!“《罪孽天使》时的杰克逊就可以让叶惟闭嘴!”、“叶惟看过《群尸玩过界》吗?他会像里面的丧尸一样被锯成肉酱。”

    ……

    这个周末,lms的完美评价被打破了。

    《娱乐周刊》的著名影评人欧文-格雷伯曼给了c级的评级,使烂番茄新鲜度下跌为99%,这是lms首次遭到主流影评差评:

    所有幸福家庭都是相似的。所有问题家庭,至少在电影里,都是不快乐和滑稽的以不同的方式。如果你从《阳光小美女》里感到志同道合,你就能足够享受这一部注定在情景喜剧插槽上运行的、融入可爱性格的古怪人物的喜剧。

    胡佛家的成员包括无能的笨蛋父亲(汤姆-汉克斯),一个迫切渴望着把他烦人的“九步成功法则”投入市场的人;一个圣人般的讨厌鬼母亲(朱莉娅-罗伯茨),她的同性恋弟弟,一个自杀的普鲁斯特学者(蒂姆-罗斯);她的青少年儿子(保罗-达诺),一个极度憎恨他家人以至于一年多没有说话的人;和爷爷(艾伦-阿金),一个“我没什么可失去的了”就去吸食海-洛因的爱发牢骚的人。

    对不起,大伙儿。但这些都不是有生命的人物,他们沿着编剧的索引卡目录散步和说话。不能否认,虽然是这样,《阳光小美女》有一种特殊的有创造力的聪明。

    全家一起开车去雷东多海滩,为了7岁的奥利弗可以参加“阳光小美女”选美比赛,电影以一种“独立艺术”的现实主义人造出它的灵魂:悠闲的节奏、可爱的一系列公路片情景、极好的能把次品变成黄金的演员们。

    选美比赛的*是纯粹的虚伪,当电影嘲笑那些怪异的小妓女般的参赛者们,但赞颂也那么做了的奥利弗,本质上,这只是什么?拍马屁?是的,但比那更多,这不有趣。

    “欧文-格雷伯曼炮轰lms,意指叶惟拍出次品?”hitfix

    格雷伯曼言辞刻薄,更是影评界唯一唱反调的人,说是炮轰一点都不为过,而且很有针对性。

    不关演员们的事,他们“变废为宝(alche迷ze-schlock-into-gold)”,他们好极了;甚至不关编剧的事,编剧还算“有点小聪明(idiosyncratic-plastic-cleverness)”;导演?全篇没有一处提到导演,没有一处提到叶惟。

    但全篇与其说炮轰影片,不如说炮轰导演,“独立艺术”是打了双引号的,演员们存在于次品里,连灵魂都是“synthetic(人造的)”,而影片的灵魂由导演赋予。

    说白了等于这个意思:得了吧,lms之所以这么成功,还不是靠着演员阵容,要不叶惟只是拍了一部矫揉造作的情景喜剧。

    这篇影评一出,立即引发了影迷们的众怒,原因在于这根本是曲解胡扯!又或是带有明显的偏见,注定?这不是偏见是什么?

    “嗨,你确定迪怀恩一年多没有说话是因为极度憎恨他的家人?你知道谁是尼采吧?”thedude65的话很无奈。

    samurh反驳说:“对不起,格雷伯曼,你是个差劲家伙。电影嘲笑参赛者们?是你自己嘲笑吧?你没看到奥利弗正在变成她们吗?但她还没有,她也没被赞颂,她只是从那里超然了。”alex-k有点激动:“你的水平连我都不如!想骂viy直接骂就好了,需要这样吗?这篇影评是纯粹的虚伪!”……

    似乎有人开了个头,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

    在格雷伯曼之后,《乡村之声》的吉姆-里德利也给了差评:“像那辆蹒跚而行的大众巴士,倒霉的人物们驾驶着它从阿尔伯克基到雷东多海滩。《阳光小美女》是一辆大多数时间在走下坡路的摇摇晃晃快要散架的车。”

    《奥兰多哨兵报》的罗杰-摩尔也给了3/5分的勉强及格,烂番茄收录算作差评,使新鲜度跌至98%:“阳光或黑暗,喜剧永远都不应该像《阳光小美女》一样可以被预见。”

    不满lms的普通观众有不少,7538万票房的95%喜爱度,5%换算的背后人数有几十万,但他们绝大部分都是接受不了奥利弗的舞蹈,认为那不恰当,毁了整部电影,甚至骂叶惟变态。

    因为影片是“可预见的(predictable)”还真是新鲜,尤其是奥利弗的舞蹈,可预见!?

    罗杰-摩尔是怎么预见到的?任何东西都不会让所有人喜欢,但看到这种莫名其妙、偏见,真让喜爱lms和叶惟的人愤怒。

    “预见?不要笑死我!”吉娅被戳中了笑点,笑得很猥琐,“嘿嘿嘿嘿,这真杀了我……到底是预见了什么?”

    预见银幕里的精彩,还是预见现在的票房?连艾玛经常光顾的那些巫婆都预测不到,最厉害那个说“首周5000万以上”。

    无论如何,lms的完美评价不再,三篇叫烂的影评有一个共同特点,演员们好极了,问题是编剧和导演,特别是导演。

    也许是现在对叶惟疯狂称赞的舆论引起了一些影评人反感,再去看lms时下意识的百般挑剔,也许其它原因。

    《娱乐周刊》的两位当家影评人都对lms写了影评,前一篇是丽萨-施瓦兹鲍姆在公映前发布的满分影评,格雷伯曼这篇是公映后的追加。事实上他的影评向来有“平庸无奇”的评价,有时候对一些庸俗商业片的评分比经典老电影还高,所以长期活跃于“最糊涂的影评人”榜单。

    说到种族主义就重了,格雷伯曼对李安和《断背山》赞不绝口,他大概就是瞧lms和叶惟不顺眼、真不喜欢而已。

    也有人瞧他不顺眼!斯蒂芬-金,在新一周发文炮轰。

    去年斯蒂芬-金就发文炮轰过以《时代周刊》的理查德-科利斯等的一批影评人,“本来是可靠的影评人却已经变得非常温和甚至可以说是心慈手软,有时候简直是愚蠢。”他说自己为电影评分趋于平稳而感到悲哀。

    这一次,恐怖大师提出了另一个观点,有些影评人不但愚蠢,看不懂电影,还喜欢哗众取宠!是的,欧文-格雷伯曼。

    “像欧文-格雷伯曼认为《阳光小美女》是次品,让我非常困惑某些影评人的鉴赏水平,到底比我在电影院随便碰到的一个陌生人高多少?他们本该是大众的观影指引者,但如果这么愚蠢,谁还需要他们?”

    媒体们感慨,斯蒂芬-金自从看了tet,就成了叶惟的影迷一般,他这回是有感而发,也真是力赞lms。

    不只是这位恐怖大师!影评大师,罗杰-艾伯特也怒了!

    艾伯特罕见地为lms发表了第二篇影评!老人家独行独断,《要钱不要命》被影评界狂骂他给了三星,所以不是见不得别人唱反调,他通篇没有提及格雷伯曼或者哪个同行,只是像在上一篇影评没有赞够,这次要好好的赞一赞导演……

    人们真没有预见到,原本一片和气的lms评价,竟然演变成了一场风波。

    ……

    彼得-杰克逊听闻叶惟要竞争《可爱的骨头》后,很是诧异,什么?却没什么动气,说实话,他不怎么当回事。

    lms他还没有看过,tet看了他感觉一般,换他拍,他会让“玛姬”把自己的脑袋拧掉之后再倒立,从脖子倒出内脏。但叶惟确实是个天才,他是知道的,这小伙子很野,他也知道,年轻人嘛,他不也野过。

    这事他当然没有忽视,几乎当即就亲自联系艾丽斯-西伯德。

    “艾丽,我们跟了这个项目两年了,你知道我们的诚意。叶惟是个天才,但他的现有能力和诚意,我不是说一定,很可能不如我们。还有预算方面,他的预算是多少?我们是6000万-8000万,美元,这意味什么?

    这将创下剧情片制片成本的最高纪录,没有更高的了。《可爱的骨头》成为史上最昂贵的剧情片,这是叶惟那边无法给你的,我懂好莱坞,他现在很红,可还拿不到这个预算,只有我可以。

    有了钱,就能把电影拍得更好,你看过《金刚》的试看dvd了吗?”

    “看过了,彼得,你拍了又一部史诗级的好电影!”

    “谢谢,它花了2。07亿,至少有比旧版更好的特效。《可爱的骨头》的奇幻部分需要高预算才能做好,这也是我们比叶惟最具优势的方面,一两千万做不了什么。”

    “……我还是准备和叶惟见见面,听听他的想法。”

    “是的,当然,他要和你面谈吗?我有个主意,我们可以来个三方面谈,大家交流一下,是的,下周就可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