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爷爷醒不来了。”在汽车旅馆,奥利弗带着困惑的叫唤父母声让人心碎。

    “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是一家人。最重要的是,我们相互关爱对方。我非常、非常、非常爱你们……”在医院等待抢救结果时,谢丽尔的哽咽安慰也让人难过。

    “该死的,爸爸,该死的,蠢啊,蠢啊,这真蠢……!”在病房,病床上已确定去世的爷爷被蒙着白布,理查德无法抑制心中的悲痛,却又不想在家人们面前流露情感,气喘吁吁的对着墙壁骂着什么。

    爷爷真的死了。观众们都不想接受,因为银幕上没怎么渲染,不是伤感得落泪,但不想接受,那么好的爷爷。

    像朵朵这种年纪的小孩,还不能理解死意味着什么,就是去了天堂,另一个地方。

    银幕上看待爷爷的死是通过奥利弗的眼睛去表现,不特别难过,在不好的事情中也可以看到好的方面。

    放映厅突然响起了笑声!

    因为下午3点便是比赛的报名截止时间,可医院和殡仪馆处理完程序就要他们待到那时候,怎么办?

    这时让人完全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如果老爸有个遗愿,那就是看见奥利弗在‘阳光小美女’比赛上登台表演。现在,我相信如果我们放弃了,他会很失望。世上有两种人,成功者和失败者,你们知道这有什么区别吗?成功者不会放弃。我们该怎么做?我们是成功者和失败者?”

    理查德这回没有低头,在他的主张下,一家子要撇下医院,偷偷带走爷爷的尸体走人。

    看着胡佛家做贼一般忙着把白布裹着的巨大人形从病房窗户偷运走,3116家影院都有观众笑声,那可是爷爷的尸体啊!对着明明是这么悲伤的事在大笑,非常古怪,但这就是黑色幽默。

    笑声一直持续到胡佛家把尸体搬上了巴士的车尾,他们急推着巴士狼狈地离去。

    行车中,奥利弗和弗兰克谈起了天堂,她认为有天堂,弗兰克问“你认为我会去天堂吗?”她毫不犹豫的点头笑说“是的!”

    这是影片表明了对同性恋的态度,在上帝看来、在孩童看来,同性恋不是病,也不是什么罪过,只是一种自然选择。

    这也是爷爷之死的定调,从奥利弗起“醒不来”,从奥利弗结束“去了天堂”,会想念他,却不会悲恸欲绝。

    爷爷是个导师,爷爷也是个失败者。

    他去世的方式既是一种失败的方式,又是一种理想的方式。前者属于别人的看法,死因是吸-毒过量,尸体还被那样摆弄;后者属于他自己的看法,活到80岁死就死了,嬉皮精神万岁。

    同样的死,就在于怎么去看待。

    影评人们惊艳于爷爷之死的处理,这可能是本片最大的黑色幽默,整部电影的层次又不同了。

    普通观众们还是有些放不下的,银幕上似乎为了冲淡悲伤,又发生一件让人啼笑皆非的事。

    由于巴士的喇叭坏了,无法关停地不断哔哔的响,车上众人都难以忍受,而且也十分无礼。更糟的是这引来了一位巡警的拦截,巡警因为注意到理查德对车尾的紧张,他搜查了起来,在银幕内外所有人绷紧的心弦下。

    “喔,我的天啊!!!”巡警打开了车尾,大声地惊呼。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他发现了爷爷的尸体,他发出诡异的笑声,拿出了一叠色-情杂志,“我喜欢,嘿嘿,噢这本是我的最爱……”直至他翻到一本弯男看的色-情杂志,笑容僵住了,古怪地看看理查德。

    “哈哈!”观众们的笑声久违的毫无顾忌,低落了颇久的情绪正在回升。

    巡警把除了那本弯男杂志外的其它杂志都拿走了,胡佛家被放行。

    不过这个场景只是喘一口气,故事立即就陷入更大的低落……

    第六个失败者,迪怀恩。

    巴士在继续前行,时间很紧张了,还有不够一个小时就到下午3点。

    后排这边,奥利弗拿着从医院拿的视力检测表在玩,迪怀恩参与其中,他的视力没问题,满分,这让他开心笑了,然而接着的色盲测试,迪怀恩无法区分出红色和绿色……

    “噢天啊。”知道这意味什么的弗兰克沉默下来,脸色变得难看。

    迪怀恩惊疑地拿出本子写了一个“什么?”弗兰克继续一言不发,而迪怀恩开始急了,脸庞涨红,疯狂地指着本子:什么,什么,什么!?弗兰克终于小声的道:“迪怀恩,我想你是色盲。”

    奥利弗困惑,但观众们怔住了,放映厅一片片低呼,色盲?那迪怀恩不就无法当上飞行员,那他的梦想……

    银幕中,迪怀恩愣了愣,然后浑身颤抖,像要爆炸一样,捂住了嘴巴,满脸剧烈的痛苦,像要呕吐,要往车外钻去。

    “理查德,靠边停车!我们遇到了紧急情况!”弗兰克向前排急喊。理查德还在罗嗦问着怎么了,回头望来的谢丽尔也发现了不好,“理查德!”他这才刹车停下来。

    镜头一切,湛蓝的天空下,黄白巴士停在了公路边,车门推开了,迪怀恩双手抱着头冲了出来,从远景冲至近景,从公路冲到了野草横生的路边山坡下,脚步凌乱几乎摔跤,声嘶力竭地大喊:

    “fuck!!!”

    这一声fuck,响彻了好莱坞中国剧院,响彻了3116家北美影院,响彻了所有放映lms的地方。

    响彻在观众们的耳朵里,响彻在观众们的心头。

    fuck。

    “发生什么事了?”全景的公路边,谢丽尔惊愕的问。弗兰克苦声道:“他是色盲,色盲不能驾驶飞机。”谢丽尔顿时也变了脸色:“噢,老天,不,噢不……”理查德脸容沉沉,奥利弗有点不知所措。

    “呜呜……”切回山坡下的远景,近景处的迪怀恩双膝跪地,抱着脸哭了起来,他把自己的头埋到泥土草丛里,抽泣不已。

    信奉着超人哲学的迪怀恩,抓住每时每刻努力锻炼、对自己苛刻到极点、一心要成为飞行员的迪怀恩,却原来一出生就没有机会实现梦想,原来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

    追梦中遭受到挫折打击可怕吗?失去梦想才最可怕,无论怎么做都不可能实现梦想才最可怕。

    没有机会,没有希望,没有未来,什么都没有。

    他不是超人,也不会成为超人,他只是个色盲,生来就比普通平凡人更弱更失败的色盲。

    他是一个天生的失败者,天生有病,他死后能不能上天堂不知道,但在这个世界,他连分辨红绿都做不到。

    弗兰克,是一个因为世俗观念而定的天生失败者,被认为有病。

    迪怀恩,则是一个因为强弱法则而定的天生失败者,真的有病。

    世俗观念,强弱法则,恰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

    观众们很心痛,很不安,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残酷的故事,只不过以喜剧进行包装也就不压抑而已。

    任何尝试过追梦失败的年轻人们,都能理解迪怀恩的心情,能体会到那种失败滋味了。

    并不需要也是个天生失败者,只需要试过对自己的人生有个目标、有个想象,却渐渐的或者突然的,发现那不可能做到,想都别想,那样的未来不属于你,永远都不。

    听着迪怀恩的哭泣声,放映厅里越发寂静,观众们皱眉、沉着脸,有人忽然眼眶湿润,不是说这是喜剧吗?该死的viy……

    lms放映到现在,只剩下奥利弗不是失败者,其他人已经把除儿童外的各个年龄层、各个群体的观众带进了各自的失败之中。没有人从未失败,这实际上失败的不只有银幕中的人物们,还有千千万万的观众。

    银幕中,众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巴士车还在响着哔哔的喇叭声,仿佛是对这一切的嘲笑。

    “迪怀恩,亲爱的?我很抱歉……”谢丽尔走下山坡过来。迪怀恩木然的坐在那里,并不理会。谢丽尔叹息道:“来吧,我们得走了。”迪怀恩沙哑着声音开始说起话:“我不走。我说了,我不走!我不在乎,我再也不会坐上那辆巴士的了。”

    “迪怀恩,无论如何,我们都是一家人。”谢丽尔试图安慰说。

    骤然的,迪怀恩爆发了!他一边猛地站起身,一边朝着谢丽尔尖叫:“你不是我的家人!好吗,我不想做你的家人!”然后朝着上方公路边的众人:“我恨你们这帮混蛋!!我恨你们!!”

    他一一地指着众人,激动得失控地挥动着双手,“离婚!?破产!?自杀!?你们这些失败者!你们这些可悲的失败者!!!”

    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爆发惊呆了,迪怀恩双手抹了抹脸,又坐回地上去,通红的脸没有表情,双眼还在落泪。

    “迪怀恩……”谢丽尔捂着脸,也快哭了。迪怀恩沙哑的道:“不,就让我一个人留下来,妈妈,好吗?当我求你了,就让我在这儿。”谢丽尔难受的摇摇头,转身走回公路那边。

    观众们也被这个爆发惊住了,心中翻腾着什么。

    迪怀恩的骂语是骂自己、骂家人、骂观众,他无情地揭穿了一个事实,让血淋淋的伤口每一点都暴露,让每个人无法逃避地面对自己,所有人都是失败者,一大群他马的失败者。

    是的,耶稣错了,这就是一个他马的混蛋的世界!为什么要创造这样的世界?

    如果有天堂,那人间就是地狱。每个新生儿,你们好,欢迎来到地狱。

    观众们心情复杂,而胡佛家束手无策,理查德问奥利弗要不要过去劝劝,虽然谢丽尔不满,奥利弗却径自走去,小心地下了山坡到了迪怀恩旁边。小女孩什么都没说,只是也坐下来,搂靠着哥哥的肩膀,默默地表示着自己的支持。

    一小会儿,迪怀恩的木然神情有点变了,“好吧,我们走吧。”兄妹两人站了起身,往回走去。

    回到巴士边,看看众人,迪怀恩轻声的道:“我为刚才说的话道歉。我只是心烦,不是有意那么说的。”

    “没关系,走吧。”谢丽尔搂了他一下。弗兰克和理查德都一脸平静,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们又开始推车。

    他们是一家人,没人会因为那些话而生气,也不需要多说什么,他们只是都担心他,担心赶不上报名时间。

    第二幕结束。

    现在仅剩的希望是奥利弗,一家人里只有她没有失败,如果她能加冕“阳光小美女”,那似乎是对爷爷在天之灵的慰藉、对家人们的鼓舞、给观众们的补偿,为这个故事划上一个好的句号。

    会吗?不知道后续的观众们心思各异,但大部分观众自然有着这种期待,正因为世事不完美,人们是那么向往美好。

    不过胡佛家正遇到了别的麻烦!

    快要赶不上了,距离下午3点只剩下5分钟,他们却还在前往主办地酒店的路上。

    轻快紧张的配乐声中,放映厅的气氛在缓和回升,观众们也为之紧张,看到酒店了!但不知道怎么拐路过去,又是一阵手忙脚乱、大呼小叫,巴士开过了酒店!

    没有拐过去的路!绕了一圈都找不到,开车的理查德突然大喊“大家抓稳了,奥利弗,系上你的安全带!”

    巴士直接驶过一个安全岛,疯狂地撞断一个入口站的横杆,惊险地进到酒店的范围,在又一次重大的安全岛撞击下,车子的引擎突然熄火了,弗兰克从后车窗看见,一个轮胎飞了出去。

    “我们损失了一个轮胎,理查德!”

    “之后再去找,快下车!”

    巴士在停车场滑行了一段停了下来,喇叭在轰鸣,整个车门从车身一侧掉了下去,弗兰克跳了出去,头也不回地奔向酒店。

    “哈哈哈!”这一段里的放映厅响彻着爆笑,观众们都兴奋了起来,几乎要吹口哨,快,快,快!

    而笑着的影评人们还能注意到,非常明显的,理查德之所以这么疯狂,有为了爷爷、有为了奥利弗,但也有为了自己,可能是更多。他想赢,奥利弗参赛赢下冠军的话,他就不是失败者,他有个赢家女儿,一切也变得有了意义,他要赢!

    银幕上继续着历险般的场面,弗兰克一路跑到了酒店二楼的比赛注册登记大厅,现场布置得让人眼花缭乱的华丽,到处是打扮漂亮的小女孩和她们的母亲,登记台边有几个工作人员。

    梅丽尔-斯特里普登场!

    影评人们无不精神大振,看到斯特里普与汉克斯、罗伯茨出现在同一部电影、同一个场景里,不可思议!太期待了,lms至今所有的主角配角和龙套都呈爆发状态,斯特里普不可能不是。

    “噢天啊!”、“她看上去太棒了!”观众们更加兴奋,只要看一眼,就知道斯特里普演得好!有她演得不好的时候吗?

    大银幕上,斯特里普一出场就已经气场十足,一个装扮时尚贵气的中老年女人,正站在登记台后收拾着桌子,旁边有个和善的胖子助理。观众们的笑容很快凝结了……这回的斯特里普超级刻薄。

    “你好,我们来登记!”弗兰克上气不接下气。

    “对不起,已经结束了。”詹金丝女士说,语气完全没有把他当回事,高傲而冷淡。

    这时候谢丽尔和奥利弗赶到了,听到弗兰克恳求的道:“但是我们就站在这里!我们真的需要登记。”詹金丝女士瞥了奥利弗一眼,目光所在似乎是她的小肚楠,说道:“注册登记3点已经结束。”

    “现在就是3点!”谢丽尔急忙说。

    “不。”詹金丝女士指了指后面墙上的钟,继续收拾东西,“3点4分了。”

    “噢请通融一下,我们只是迟到了4分钟,我们是从阿尔伯克基赶来的……”谢丽尔也央求了。

    詹金丝女士依然不为所动:“但你们应该在3点前赶到。”她走出登记台要离开,这时赶到的理查德拦住了她:“等等,等等!怎么才能解决?”他连连地恳求哀求,詹金丝女士越发的不耐不快,“我们的比赛阵容已经定下了,我还得去做发型。”

    不再理会这家人的阻拦,她大步走去,说着“很抱歉你们迟到了,但是我帮不了你们。”却没有一丝遗憾之色。

    正面近景镜头,理查德又憋屈又无奈的神情,显然不想继续受气。观众们都看得出他内心的煎熬。理查德望了望那边的妻女,单人近景中,被谢丽尔搂着的奥利弗皱着眉头,失望、沮丧、很不开心,有些不知道发生着什么事……

    理查德的神情变了,一脸豁出去的坚毅。

    他快步追上去,再度挡住了詹金丝女士的路,突然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就跪在她面前,跪在周围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中,他哀求道:“求求你,你不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才过来的……”

    詹金丝女士错愕,更厌恶,像他这么做,害得她都丢了颜面。

    噢!!!观众们全都呆住了,又是意想不到的一幕,那么让人心酸。

    看着这个平凡但震撼的华彩,影评人们却都静静的,这一刻,就这一刻,理查德就是为了奥利弗而跪下,他为了自己的宝贝女儿想要参赛的心愿,跪下了。

    一个连礼貌性道歉都不让女儿多说的、张口闭口成功法则的、自诩赢家要成为上流人士的男人。

    面对斯坦,决定着自己的前途的大人物,他最多只是一句“拜托”。

    但面对这个人,决定着女儿能否参赛的大人物,他似乎毫无尊严的,跪下了。

    因为,他是一个父亲。

    银幕上,詹金丝女士还是要走,不想理他。理查德却抓住了她的手,“求你了……”

    银幕外,许多的家长父母们,许多的观众们,瞪着湿润的眼睛。

    心情很复杂,但有一个词可以表达:

    fuck。

第323章 小流氓和大人物    如果说影片播到现在,六位主演里谁的表现最抢眼?

    影评人们会选择艾伦-阿金和布莱斯林,一老一小的演绎已经不只是惊艳,是完美,是奥斯卡最佳级别。两人和各自的角色可谓绝配,好表演好导演,让爷爷和奥利弗在银幕里完全活了过来,无法用一两个词汇去形容。

    这时银幕上的爷爷是温情和蔼的,他安顿着身着睡衣的奥利弗躺进被子里,说着“该睡美容觉了,像一只小虫舒服地安睡在毛毯里一样。好了,晚安。”他起身离去,快走到房门,平常自然。

    “爷爷……?”奥利弗的画外音响起,也十分平常。

    “是的?”爷爷当即站住转过身。

    近景镜头,半躺的奥利弗有点露怯的道:“我有些害怕明天。”

    “你跟我开玩笑吗?你明天一定能把她们都比下去。”切回爷爷的中景镜头,他年老的脸上有点儿认真,鼓励的语气:“我敢保证,他们都不会知道你怎么就把她们给打败了。”

    侧面双人镜头,奥利弗听得微笑,见爷爷说完又转身要走,她又叫道:“爷爷……?”

    “是的?”单人近景,爷爷再次转过身来,神情有点变化,温柔了很多地微笑,没有哪怕一丝的不耐,样子像在说:小宝贝,到底怎么了?说给爷爷听?

    镜头一切,奥利弗脸露迟疑,“我漂亮吗?”

    “奥利弗,你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生。”爷爷走回床边坐下。奥利弗顿时笑了:“你只是说说而已。”爷爷急了的说:“没有,这是真的,我爱你才不是因为你聪明或者乖巧,是因为你长得漂亮。”奥利弗笑出了声,爷爷又起身要走,走了几步。

    “爷爷……”奥利弗又叫了一声。

    爷爷转身坐了回去,愿意聆听的神情,更认真了,不只是哄小孩。奥利弗有点红了眼睛,声音颤抖:“告诉我真实情况,”

    “好吧,你够聪明,我想你应付得了的,我告诉你真相。”爷爷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奥利弗安静了下来,爷爷忽然非常非常温柔的道:“奥利弗,我认为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孩。”

    “不,爷爷……”奥利弗既笑出声,却不敢当真,眼睛泛起的泪光更大。

    “是的。”爷爷也笑出声,伸手抚向她的脑袋,用力地抚了几下,“睡觉吧。”说罢,他正要起身。

    “爷爷?”奥利弗第四次叫道。爷爷立时又坐回去,微笑的看着她,“嗯?”奥利弗犹豫着想说什么,突然眼泪涌出落下,她极力想要不哭,却抑制不住,哽咽道:“我不想成为失败者。”

    “你没有失败啊,奥利弗,为什么你这么说?”爷爷的语气有些讶然,神情更加的和蔼,在想着安慰办法似的。

    奥利弗落泪的哭道:“因为,爸爸讨厌失败者,他讨厌失败者。”

    银幕外的观众们心情复杂,一个小孩怎么能承受这些呢?还好有温情的爷爷。

    银幕里爷爷安慰的笑道:“但你不是失败者,而且你的爸爸也不会讨厌你,永远也不会。”他一边帮孙女拿掉眼镜擦眼泪,一边继续道:“你不可能失败,你知道为什么吗?一个真正的失败者不是那种不会获胜的人,你不是,你会上台跳舞,对吧。所以,不管你赢了或者没有赢,你都已经获胜了,明白吗?”

    他去挠她的胳肢窝,奥利弗忍不住笑了,爷爷停下来,抚了抚她的头发,道:“真正的失败者是那些从来就没有尝试过的人,而你在努力,对吧?”奥利弗点头,爷爷笑道:“所以你就不是失败者。”

    奥利弗自己抹抹眼泪,笑容真挚起来,终于安心的样子。

    “我想明天我们会很开心的。”爷爷笑说,“晚安,好好睡一觉。我去睡觉了。”他再一次起身走去。

    侧面双人镜头,奥利弗躺下,望着走远的爷爷。走到门口边的爷爷忽然回头望了望,又说了句:“晚安。”才继续走去。

    这是奥利弗四次叫回爷爷之后,爷爷第一次主动回头望,身影是那么慈爱,声音是那么温和。一个爱护着孙女的爷爷。

    放映厅流淌起一股温馨,观众们心中温暖,但不知为什么,又有点伤感,也许是因为故事到现在的气氛。

    而那些已经知道爷爷第二天会死去的观众此时都感到难过,连自号冷酷的吉娅都呼了口气,那家伙真会勾动观众的情绪。

    影评人放映会再度无声地响起掌声,艾伯特不禁要竖起大拇指,好一个爷爷的华彩段落!不需要怎么样,平凡的场景、平常的举动、平常不高深却涵着最好道理的话语,四次的被动转身,一次主动,“爷爷”在平凡中得到了完全的升华!

    艾伦-阿金这回演得太好了。

    中国剧院里,阿金正被周围众人投以赞叹的目光,他自己也在感动,这就不需多说了,真不错!这个分歧没有对错,但叶惟拍的肯定不是错,爷爷的变化层次并没有影响整体,那一下在片场临时加的回头,有道别的意境,却展出爷爷对奥利弗的爱。

    观众们喜欢爷爷,年轻人们喜欢爷爷,可能每个人都想要这样的一个爷爷,看似为老不尊,其实什么都看透了。

    温馨没有驱散气氛的伤感,而且接着的场景,双人镜头的大银幕中,理查德和谢丽尔沉默地坐在床的两边。谢丽尔低头望着地板,看上去心灰意冷,满脸落寞忧伤的说:“也许我们该试试分开生活一阵子,只是一阵子。”

    第四个失败者,谢丽尔!

    已经经历过一次婚姻失败的她,又一次走到这种关口。

    这让主妇观众们都心有同悲,这种情况下说分居,往往只是一时气话而已,只要有一丝曙光,又怎么愿意家庭破裂呢?

    理查德露出痛苦的神色,突然往床头柜拿起钥匙、钱包等,在谢丽尔的询问声中,往房间外走去,“我要去落实一下这件事,我来搞定它,我来搞定它……”

    淡淡哀伤的配乐又开始响起,漆黑的夜色,荒偏的汽车旅馆,这一刻,所有观众都陷入了一股黑暗的低落之中。

    “哥哥,妮娜不是说你也出演了吗?什么时候出场?”

    “就马上,你可要睁大眼睛看清楚了,我的戏不多,看不到别怪我。”

    哀乐声中,观众们看着银幕上旅馆外的停车场,理查德一个人在试图发动巴士,他自己推车、在车座上忙忙碌碌,想让车子前行,它却无法启动。他闷怒的捶了仪表台一下,往座椅背靠去,越发垂头丧气,眼睛隐有泪光。

    让奥利弗不要道歉的理查德、张口闭口成功法则的理查德,此刻彻底暴露了自己内心的迷茫、痛苦。

    影评人们、影迷们也开始为汉克斯的表演真正惊讶,汉克斯不是第一次演父亲角色了,十几年前的《西雅图夜未眠》就有个小儿子,但真以家庭为题、这样处于危机的父亲与丈夫,还真是第一次,而且突破越来越大!

    这还只是播了一半不到,他会到达什么程度?奥斯卡级别?现在就已经是了。

    “呵呵。”拉莫在笑,迪怀恩为什么笑,就是她为什么笑。

    银幕中这时候,理查德望见了什么,一个透过车窗的远景镜头,只见对面街道的一排矮低平房边,聚集着五、六个的一群小青年在玩,他们有的坐在摩托车上,有人在抽烟,有人在喝酒,黑帮般的嘻哈打扮,看着就知道不好惹。

    镜头跳切,理查德向小青年们走去,他们停止交谈地望去,理查德想表现出十分友好的样子,但笑得有点僵硬。

    中景镜头,对准中间为首的一个黑发小青年,他没在抽烟喝酒,坐在一辆黑色的男式摩托车上,中长的头发遮去半张脸,粗沉的声音警告意味很重:“注意你的眼睛。”周围的几个小青年顿时都纷纷围上去。

    对焦都有些模糊,看不太清楚他们的脸庞,像淹没在黑夜中,有着一股阴狠。

    “嘿!”理查德连忙示好地抬手,“我只是想租用你们一辆摩托车。”

    “活得不耐烦了吧?滚。”黑发小青年沉沉一声,其他青年们已经围住理查德,那样子显然他再罗嗦一句就要揍他。

    理查德没有走地打开钱包,“我有钱,你们看,100块。”他拿出一张100元美钞,对黑发小青年僵笑道:“就借一晚,你们看,那是我的巴士,我可以先抵押给你们。”

    黑发小青年瞥了他的钱包一眼,说:“全部。”

    理查德的脸色变得更难看,非常的难看。地痞们却冷冷的,黑发小青年又说了句:“不就滚,白痴。”

    停了一小会的哀乐声又响起,下个镜头,理查德开着一辆女式摩托车行驶在高速路上,是刚才地痞们骑着的最破一辆。

    心酸!就算没有如泣般的配乐烘托,观众们都为之心酸,自诩成功者的理查德,却要受一群不良少年的气,想过上流高尚生活的他,却要向这些平时他正眼都不会瞧一下的流氓们借车、向威胁他辱骂他的小恶霸低头。

    这是一次向现实低头。

    因为他是一个父亲,是一个丈夫,是一个儿子,他有家庭,他有梦想。

    “这回真是个小流氓了。”莉莉虽然看得投入,这时却在微笑,化妆、对焦模糊、粗着声音,没用,她一眼就认得出那是谁。

    “等等,刚才那个好像是?”翠丝特后知后觉地惊讶,莉莉笑着点点头:“惟,本色表演。”

    情况迅速传了开去,追梦联盟众人都十分惊奇,几乎就没认出来,主要是之前毫无viy客串了的消息,这保密工作强得太过分了!甚至连列夫、巴德等密友们也是震惊:“那是惟哥!?”、“噢,我都想掐死他了!”

    “那小子的演技进化了。”吉娅恨恨的一拍大腿,连表演都爆她!

    “喔哦,惟演欧文,我演丽兹,那多好。”艾玛做起了美梦。

    《沙龙》杂志的影评人斯蒂芬妮-扎克拉克正被惊艳,又一个惊艳的龙套!

    影片至今的每个龙套都非常亮眼,这个不良少年也这样,神态举止自然地透着痞气,更令人称赞的是声音表演,几句简单的台词,就塑造出一个恶劣冷漠的流氓,提升着故事的失落气氛,让人为理查德感到憋屈和难过。

    “叶惟?”《好莱坞报道者》的杜安-伯恩有些不确定,因为那龙套演得太棒,不像是叶惟能演到的程度。这不是闹腾恶搞,要以这么点的戏份演出一个鲜活形象,极难。难道神童进步的不只是导演,表演方面也有了巨大的进步?

    “那是viy演的!”3116家影院里,不少的惟密们惊讶的认出,凯尔茜跟家人们急道:“绝对是viy!”

    “哥哥,你出场了吗?”

    “你已经错过了。”

    “不可能!”

    绝大部分的观众并没有察觉,沉浸在影片中。

    银幕上是一组蒙太奇,理查德在夜色中驾着女式摩托前行,旁边有大车驶过;爷爷走进盥洗室拿出毒品;弗兰克在房间床边看着钱包里他和乔希以前的合照;谢丽尔在旅馆的走廊上抽烟。

    当哀伤的配乐停下,理查德到了一家高级大酒店,他的休闲衣着与大堂的豪华格格不入。他打给斯坦,却无法打通,只能自己四处搜看。很快,他在大堂休闲区看到一群上流人士打扮的男女坐在几张沙发上笑谈。

    男人西装革履,女人打扮美丽,而斯坦正滔滔不绝,引得众人一阵欢笑。斯坦也是一身高档正装,一个典型的大人物。

    理查德走了过去,一群人停下笑声望去,斯坦神情惊讶,理查德有点尴尬的笑打招呼:“你好,斯坦。”

    这群上流人士与那群小流氓,是一个明显的连系。

    斯坦和小恶霸,上层和底层,两个头目,理查德都有求于他们,也是一个明显的连系。

    普通观众们不管那么多,心头都紧张了起来,叶浩根、索尔顿律师、康斯坦丁……很多人都紧张起来。

    青少年们大都不能体会到成年观众们这时是什么心情,出来工作的谁没有和大人物打过交道?这些大人物可以是老板、上级、贵人,还可以是老板的孩子、老板的情人。

    他们衣冠楚楚,手握着权力,最会说漂亮话,刚刚还说你怎么怎么好,可是转眼,就一脚把你踢开当你没有利用价值。

    但是,为了生计,为了很多很多,你还是要与他们打交道,强颜欢笑、奉承、忍受,就是想得到一个机会。

    “你说过这个项目能大卖的……!”

    大银幕上,理查德和斯坦站在酒店外面的游泳池边争执着,游泳池里有女人在游泳,池边有人躺椅上,有酒店侍应走来走去。

    交谈的过肩镜头互切,斯坦有点无奈的说:“那是我的想法,我当时就这么想的。”理查德的话声更大:“对啊,这是个了不起的法则,怎么就不成了?我不明白。”被吼的斯坦有了些不耐烦,“不是法则的问题,理查德,是你的问题。你明白吗?”

    他放慢了声音,缓缓的道:“没有人听说过你,也没有人在乎你。”

    “哈。”理查德有些气红了脸,深呼吸努力让自己镇定,还是低声下气的问:“那下一步怎么办?”

    “没有下一步了。”斯坦更是感觉好笑地一笑,“我们已经试过了,行不通,那我们就向前看。”

    “你是说放弃?”理查德立时抑不住怒火。

    侧面双人中景,斯坦没说话地望向别处,理查德急道:“遭受一点挫折,你就要放弃?拜托……”说到最后,他语带恳求。

    理查德又一次向现实低头,这次是向大人物斯坦。但斯坦已经不想搭理他了,更加好笑和不耐:“理查德,听着,我对这件事已经非常尽心力了,可你明白吗,没有人买。这就是市场!这个项目不会赢的。”

    理查德瞪着斯坦,很是不知所措,他哈哈的笑出声,一边后退,一边点头,“好吧,好吧,我很高兴,你知道为什么吗?这就是九步成功法则里说的……”

    “理查德。”斯坦无语的语气。全景镜头下,理查德的怒声传遍游泳池,让所有人以古怪好笑的目光看着他,“斯坦,就是这里,就是现在,是你搞砸的!你搞砸,那你就出局,你完了!”他一边骂着一边转身走了。

    正面近景镜头,斯坦难以置信的样子,摇头地失笑了一下,像在说:傻子。

    镜头一切,黑夜下的高速公路,理查德开着摩托车前行,这时候没有配乐,却有雷鸣和车鸣的巨响,天下着大雨,有大货车从旁边轰隆驶过。一切都糟糕透了,人生中又一个艰难时刻。

    银幕外,观众们早已都不再觉得理查德可笑,成年观众更能理解他,很多人都不禁叹了一口气。

    理查德是一个缩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人们的缩影。很多时候,心存幻想,很多时候,以为自己走运,更多时候,破灭。

    斯坦和小恶霸其实一样坏,两人其实都拿走了理查德的所有钱,小恶霸的台词不正是斯坦心中的话吗?

    一个不良少年,一个上流人士,本质并无什么分别,就像一辆破摩托和一辆大货车,都不过是在黑暗中前进,与阳光无关。

    viy竟然拍出了这么沉甸甸的启思?虽说叫着他天才天才的,又有tet在前,影评人们还是感到不可思议,最可怕的是这不是影片的全部,而好电影都是越往后越精彩。

    放映厅里已经没有笑声好一阵了,这几段戏更像要把之前所有的欢乐都带走,但观众们仍然看得入神,或者说更入神,众人都在故事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情感。

    银幕上让人难过的事情没有停下,第二天,爷爷死了。

    第五个失败者,爷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