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果说影片播到现在,六位主演里谁的表现最抢眼?

    影评人们会选择艾伦-阿金和布莱斯林,一老一小的演绎已经不只是惊艳,是完美,是奥斯卡最佳级别。两人和各自的角色可谓绝配,好表演好导演,让爷爷和奥利弗在银幕里完全活了过来,无法用一两个词汇去形容。

    这时银幕上的爷爷是温情和蔼的,他安顿着身着睡衣的奥利弗躺进被子里,说着“该睡美容觉了,像一只小虫舒服地安睡在毛毯里一样。好了,晚安。”他起身离去,快走到房门,平常自然。

    “爷爷……?”奥利弗的画外音响起,也十分平常。

    “是的?”爷爷当即站住转过身。

    近景镜头,半躺的奥利弗有点露怯的道:“我有些害怕明天。”

    “你跟我开玩笑吗?你明天一定能把她们都比下去。”切回爷爷的中景镜头,他年老的脸上有点儿认真,鼓励的语气:“我敢保证,他们都不会知道你怎么就把她们给打败了。”

    侧面双人镜头,奥利弗听得微笑,见爷爷说完又转身要走,她又叫道:“爷爷……?”

    “是的?”单人近景,爷爷再次转过身来,神情有点变化,温柔了很多地微笑,没有哪怕一丝的不耐,样子像在说:小宝贝,到底怎么了?说给爷爷听?

    镜头一切,奥利弗脸露迟疑,“我漂亮吗?”

    “奥利弗,你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生。”爷爷走回床边坐下。奥利弗顿时笑了:“你只是说说而已。”爷爷急了的说:“没有,这是真的,我爱你才不是因为你聪明或者乖巧,是因为你长得漂亮。”奥利弗笑出了声,爷爷又起身要走,走了几步。

    “爷爷……”奥利弗又叫了一声。

    爷爷转身坐了回去,愿意聆听的神情,更认真了,不只是哄小孩。奥利弗有点红了眼睛,声音颤抖:“告诉我真实情况,”

    “好吧,你够聪明,我想你应付得了的,我告诉你真相。”爷爷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奥利弗安静了下来,爷爷忽然非常非常温柔的道:“奥利弗,我认为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孩。”

    “不,爷爷……”奥利弗既笑出声,却不敢当真,眼睛泛起的泪光更大。

    “是的。”爷爷也笑出声,伸手抚向她的脑袋,用力地抚了几下,“睡觉吧。”说罢,他正要起身。

    “爷爷?”奥利弗第四次叫道。爷爷立时又坐回去,微笑的看着她,“嗯?”奥利弗犹豫着想说什么,突然眼泪涌出落下,她极力想要不哭,却抑制不住,哽咽道:“我不想成为失败者。”

    “你没有失败啊,奥利弗,为什么你这么说?”爷爷的语气有些讶然,神情更加的和蔼,在想着安慰办法似的。

    奥利弗落泪的哭道:“因为,爸爸讨厌失败者,他讨厌失败者。”

    银幕外的观众们心情复杂,一个小孩怎么能承受这些呢?还好有温情的爷爷。

    银幕里爷爷安慰的笑道:“但你不是失败者,而且你的爸爸也不会讨厌你,永远也不会。”他一边帮孙女拿掉眼镜擦眼泪,一边继续道:“你不可能失败,你知道为什么吗?一个真正的失败者不是那种不会获胜的人,你不是,你会上台跳舞,对吧。所以,不管你赢了或者没有赢,你都已经获胜了,明白吗?”

    他去挠她的胳肢窝,奥利弗忍不住笑了,爷爷停下来,抚了抚她的头发,道:“真正的失败者是那些从来就没有尝试过的人,而你在努力,对吧?”奥利弗点头,爷爷笑道:“所以你就不是失败者。”

    奥利弗自己抹抹眼泪,笑容真挚起来,终于安心的样子。

    “我想明天我们会很开心的。”爷爷笑说,“晚安,好好睡一觉。我去睡觉了。”他再一次起身走去。

    侧面双人镜头,奥利弗躺下,望着走远的爷爷。走到门口边的爷爷忽然回头望了望,又说了句:“晚安。”才继续走去。

    这是奥利弗四次叫回爷爷之后,爷爷第一次主动回头望,身影是那么慈爱,声音是那么温和。一个爱护着孙女的爷爷。

    放映厅流淌起一股温馨,观众们心中温暖,但不知为什么,又有点伤感,也许是因为故事到现在的气氛。

    而那些已经知道爷爷第二天会死去的观众此时都感到难过,连自号冷酷的吉娅都呼了口气,那家伙真会勾动观众的情绪。

    影评人放映会再度无声地响起掌声,艾伯特不禁要竖起大拇指,好一个爷爷的华彩段落!不需要怎么样,平凡的场景、平常的举动、平常不高深却涵着最好道理的话语,四次的被动转身,一次主动,“爷爷”在平凡中得到了完全的升华!

    艾伦-阿金这回演得太好了。

    中国剧院里,阿金正被周围众人投以赞叹的目光,他自己也在感动,这就不需多说了,真不错!这个分歧没有对错,但叶惟拍的肯定不是错,爷爷的变化层次并没有影响整体,那一下在片场临时加的回头,有道别的意境,却展出爷爷对奥利弗的爱。

    观众们喜欢爷爷,年轻人们喜欢爷爷,可能每个人都想要这样的一个爷爷,看似为老不尊,其实什么都看透了。

    温馨没有驱散气氛的伤感,而且接着的场景,双人镜头的大银幕中,理查德和谢丽尔沉默地坐在床的两边。谢丽尔低头望着地板,看上去心灰意冷,满脸落寞忧伤的说:“也许我们该试试分开生活一阵子,只是一阵子。”

    第四个失败者,谢丽尔!

    已经经历过一次婚姻失败的她,又一次走到这种关口。

    这让主妇观众们都心有同悲,这种情况下说分居,往往只是一时气话而已,只要有一丝曙光,又怎么愿意家庭破裂呢?

    理查德露出痛苦的神色,突然往床头柜拿起钥匙、钱包等,在谢丽尔的询问声中,往房间外走去,“我要去落实一下这件事,我来搞定它,我来搞定它……”

    淡淡哀伤的配乐又开始响起,漆黑的夜色,荒偏的汽车旅馆,这一刻,所有观众都陷入了一股黑暗的低落之中。

    “哥哥,妮娜不是说你也出演了吗?什么时候出场?”

    “就马上,你可要睁大眼睛看清楚了,我的戏不多,看不到别怪我。”

    哀乐声中,观众们看着银幕上旅馆外的停车场,理查德一个人在试图发动巴士,他自己推车、在车座上忙忙碌碌,想让车子前行,它却无法启动。他闷怒的捶了仪表台一下,往座椅背靠去,越发垂头丧气,眼睛隐有泪光。

    让奥利弗不要道歉的理查德、张口闭口成功法则的理查德,此刻彻底暴露了自己内心的迷茫、痛苦。

    影评人们、影迷们也开始为汉克斯的表演真正惊讶,汉克斯不是第一次演父亲角色了,十几年前的《西雅图夜未眠》就有个小儿子,但真以家庭为题、这样处于危机的父亲与丈夫,还真是第一次,而且突破越来越大!

    这还只是播了一半不到,他会到达什么程度?奥斯卡级别?现在就已经是了。

    “呵呵。”拉莫在笑,迪怀恩为什么笑,就是她为什么笑。

    银幕中这时候,理查德望见了什么,一个透过车窗的远景镜头,只见对面街道的一排矮低平房边,聚集着五、六个的一群小青年在玩,他们有的坐在摩托车上,有人在抽烟,有人在喝酒,黑帮般的嘻哈打扮,看着就知道不好惹。

    镜头跳切,理查德向小青年们走去,他们停止交谈地望去,理查德想表现出十分友好的样子,但笑得有点僵硬。

    中景镜头,对准中间为首的一个黑发小青年,他没在抽烟喝酒,坐在一辆黑色的男式摩托车上,中长的头发遮去半张脸,粗沉的声音警告意味很重:“注意你的眼睛。”周围的几个小青年顿时都纷纷围上去。

    对焦都有些模糊,看不太清楚他们的脸庞,像淹没在黑夜中,有着一股阴狠。

    “嘿!”理查德连忙示好地抬手,“我只是想租用你们一辆摩托车。”

    “活得不耐烦了吧?滚。”黑发小青年沉沉一声,其他青年们已经围住理查德,那样子显然他再罗嗦一句就要揍他。

    理查德没有走地打开钱包,“我有钱,你们看,100块。”他拿出一张100元美钞,对黑发小青年僵笑道:“就借一晚,你们看,那是我的巴士,我可以先抵押给你们。”

    黑发小青年瞥了他的钱包一眼,说:“全部。”

    理查德的脸色变得更难看,非常的难看。地痞们却冷冷的,黑发小青年又说了句:“不就滚,白痴。”

    停了一小会的哀乐声又响起,下个镜头,理查德开着一辆女式摩托车行驶在高速路上,是刚才地痞们骑着的最破一辆。

    心酸!就算没有如泣般的配乐烘托,观众们都为之心酸,自诩成功者的理查德,却要受一群不良少年的气,想过上流高尚生活的他,却要向这些平时他正眼都不会瞧一下的流氓们借车、向威胁他辱骂他的小恶霸低头。

    这是一次向现实低头。

    因为他是一个父亲,是一个丈夫,是一个儿子,他有家庭,他有梦想。

    “这回真是个小流氓了。”莉莉虽然看得投入,这时却在微笑,化妆、对焦模糊、粗着声音,没用,她一眼就认得出那是谁。

    “等等,刚才那个好像是?”翠丝特后知后觉地惊讶,莉莉笑着点点头:“惟,本色表演。”

    情况迅速传了开去,追梦联盟众人都十分惊奇,几乎就没认出来,主要是之前毫无viy客串了的消息,这保密工作强得太过分了!甚至连列夫、巴德等密友们也是震惊:“那是惟哥!?”、“噢,我都想掐死他了!”

    “那小子的演技进化了。”吉娅恨恨的一拍大腿,连表演都爆她!

    “喔哦,惟演欧文,我演丽兹,那多好。”艾玛做起了美梦。

    《沙龙》杂志的影评人斯蒂芬妮-扎克拉克正被惊艳,又一个惊艳的龙套!

    影片至今的每个龙套都非常亮眼,这个不良少年也这样,神态举止自然地透着痞气,更令人称赞的是声音表演,几句简单的台词,就塑造出一个恶劣冷漠的流氓,提升着故事的失落气氛,让人为理查德感到憋屈和难过。

    “叶惟?”《好莱坞报道者》的杜安-伯恩有些不确定,因为那龙套演得太棒,不像是叶惟能演到的程度。这不是闹腾恶搞,要以这么点的戏份演出一个鲜活形象,极难。难道神童进步的不只是导演,表演方面也有了巨大的进步?

    “那是viy演的!”3116家影院里,不少的惟密们惊讶的认出,凯尔茜跟家人们急道:“绝对是viy!”

    “哥哥,你出场了吗?”

    “你已经错过了。”

    “不可能!”

    绝大部分的观众并没有察觉,沉浸在影片中。

    银幕上是一组蒙太奇,理查德在夜色中驾着女式摩托前行,旁边有大车驶过;爷爷走进盥洗室拿出毒品;弗兰克在房间床边看着钱包里他和乔希以前的合照;谢丽尔在旅馆的走廊上抽烟。

    当哀伤的配乐停下,理查德到了一家高级大酒店,他的休闲衣着与大堂的豪华格格不入。他打给斯坦,却无法打通,只能自己四处搜看。很快,他在大堂休闲区看到一群上流人士打扮的男女坐在几张沙发上笑谈。

    男人西装革履,女人打扮美丽,而斯坦正滔滔不绝,引得众人一阵欢笑。斯坦也是一身高档正装,一个典型的大人物。

    理查德走了过去,一群人停下笑声望去,斯坦神情惊讶,理查德有点尴尬的笑打招呼:“你好,斯坦。”

    这群上流人士与那群小流氓,是一个明显的连系。

    斯坦和小恶霸,上层和底层,两个头目,理查德都有求于他们,也是一个明显的连系。

    普通观众们不管那么多,心头都紧张了起来,叶浩根、索尔顿律师、康斯坦丁……很多人都紧张起来。

    青少年们大都不能体会到成年观众们这时是什么心情,出来工作的谁没有和大人物打过交道?这些大人物可以是老板、上级、贵人,还可以是老板的孩子、老板的情人。

    他们衣冠楚楚,手握着权力,最会说漂亮话,刚刚还说你怎么怎么好,可是转眼,就一脚把你踢开当你没有利用价值。

    但是,为了生计,为了很多很多,你还是要与他们打交道,强颜欢笑、奉承、忍受,就是想得到一个机会。

    “你说过这个项目能大卖的……!”

    大银幕上,理查德和斯坦站在酒店外面的游泳池边争执着,游泳池里有女人在游泳,池边有人躺椅上,有酒店侍应走来走去。

    交谈的过肩镜头互切,斯坦有点无奈的说:“那是我的想法,我当时就这么想的。”理查德的话声更大:“对啊,这是个了不起的法则,怎么就不成了?我不明白。”被吼的斯坦有了些不耐烦,“不是法则的问题,理查德,是你的问题。你明白吗?”

    他放慢了声音,缓缓的道:“没有人听说过你,也没有人在乎你。”

    “哈。”理查德有些气红了脸,深呼吸努力让自己镇定,还是低声下气的问:“那下一步怎么办?”

    “没有下一步了。”斯坦更是感觉好笑地一笑,“我们已经试过了,行不通,那我们就向前看。”

    “你是说放弃?”理查德立时抑不住怒火。

    侧面双人中景,斯坦没说话地望向别处,理查德急道:“遭受一点挫折,你就要放弃?拜托……”说到最后,他语带恳求。

    理查德又一次向现实低头,这次是向大人物斯坦。但斯坦已经不想搭理他了,更加好笑和不耐:“理查德,听着,我对这件事已经非常尽心力了,可你明白吗,没有人买。这就是市场!这个项目不会赢的。”

    理查德瞪着斯坦,很是不知所措,他哈哈的笑出声,一边后退,一边点头,“好吧,好吧,我很高兴,你知道为什么吗?这就是九步成功法则里说的……”

    “理查德。”斯坦无语的语气。全景镜头下,理查德的怒声传遍游泳池,让所有人以古怪好笑的目光看着他,“斯坦,就是这里,就是现在,是你搞砸的!你搞砸,那你就出局,你完了!”他一边骂着一边转身走了。

    正面近景镜头,斯坦难以置信的样子,摇头地失笑了一下,像在说:傻子。

    镜头一切,黑夜下的高速公路,理查德开着摩托车前行,这时候没有配乐,却有雷鸣和车鸣的巨响,天下着大雨,有大货车从旁边轰隆驶过。一切都糟糕透了,人生中又一个艰难时刻。

    银幕外,观众们早已都不再觉得理查德可笑,成年观众更能理解他,很多人都不禁叹了一口气。

    理查德是一个缩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人们的缩影。很多时候,心存幻想,很多时候,以为自己走运,更多时候,破灭。

    斯坦和小恶霸其实一样坏,两人其实都拿走了理查德的所有钱,小恶霸的台词不正是斯坦心中的话吗?

    一个不良少年,一个上流人士,本质并无什么分别,就像一辆破摩托和一辆大货车,都不过是在黑暗中前进,与阳光无关。

    viy竟然拍出了这么沉甸甸的启思?虽说叫着他天才天才的,又有tet在前,影评人们还是感到不可思议,最可怕的是这不是影片的全部,而好电影都是越往后越精彩。

    放映厅里已经没有笑声好一阵了,这几段戏更像要把之前所有的欢乐都带走,但观众们仍然看得入神,或者说更入神,众人都在故事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情感。

    银幕上让人难过的事情没有停下,第二天,爷爷死了。

    第五个失败者,爷爷。

第322章 太出色了    “嗨,各位准备好要什么了吗?”

    大银幕上,女侍应走向胡佛家的餐桌,从这个远景镜头中,可以侧面地看到一个小少女隔了过道坐在对面的餐桌边看着书,还没看清楚她,便是女侍应的正面中景镜头。

    她是个体态很胖的年青女人,拿着笔和记单本,满脸真诚的笑容,一个开心的底层民众。

    众人开始点餐,奥利弗犹豫不决,回答不上女侍应的询问:“嗯…抱歉,我很抱歉……”

    单人近景镜头,理查德抓着机会就教育:“别光道歉,奥利弗,那是一个人脆弱的标志。”精妙侧角度的多人镜头,唯独最右边的理查德不在画框之内,众人都无语的样子。

    “哦,哦,我要华夫饼干,另外……‘a-la-摸d-ee’是什么意思?”奥利弗疑问。

    “意思就是配有冰淇淋。”女侍应的笑容更欢,满是对小孩的善意,像在说,很美味的哦。

    “好的,我就要这个‘a-la-摸d-ee’”奥利弗微笑。

    银幕外,影评人放映会的赞叹气氛更重,叶惟又一次高超的表演,就这么一个比饭厅还小的小空间,他的调度却实在让人享受,而且叫人称奇的是,不只是主演们演得好,连一个应该是龙套的女侍应,都十分亮眼!

    就几句日常话语、几个普通镜头,这女侍应演得既真实可信,又有自己的特质,留下着深刻印象。

    3116家影院里,有些观众认得肥婆是谁,电视剧《吉尔莫女孩》里面的“苏奇”!叫什么来着?这就不是很多人想得起,《吉尔莫女孩》集集必看的巴德知道,梅丽莎-麦卡西!

    “梅丽莎-麦卡西也出演了lms!”巴德简直是震惊,向周围人急说着,“苏奇,苏奇!”惟哥怎么没说,不知道她是我的偶像吗!?

    麦卡西在电影业只是龙套地位。观众们没多留意她,银幕中正起了争执,因为奥利弗点了雪糕,理查德不高兴了,“冰淇淋是从奶油里面提出来的,也就是牛奶,里面有许多让人发胖的因子……”

    他不理会谢丽尔的阻止,“所以如果你吃了大量的冰淇淋,你就会变胖。”他的眼神转向了一个方向,奥利弗也望去,镜头一切,是远边肥婆侍应的背影,她真的很胖。

    “但是如果你不吃,你就会保持好身材,很苗条。”

    随着小声的画外音,奥利弗目光一移,神色变得更犹豫。镜头切至对面餐桌的中景,那个少女正面地入镜,简朴的衣着,长长的金发,体形娇小,平静的看着书,似乎没有听到,又似乎有听到。

    这下很多观众都认出这是谁,不是特别多,但不少,尤其是还看尼克频道的小青少年们,艾玛-罗伯茨!

    “奥利弗,理查德是个白痴。我喜欢有肉感的女人。”餐厅内侧面的远景,胡佛家和少女各坐在画框的左右两边,爷爷说着话,众人闻言都没好气,那边的少女翻动了一页书,抬起咖啡杯喝了口,像有挺了挺眉头。

    银幕外观众们一阵轻笑,银幕内奥利弗有点诧异:“妈妈,为什么大家都这么不安?”

    “我没有不安,亲爱的,我只是想让你明白,苗条也好,肥胖也罢,只要你乐意的话,不管怎么样都很好。”

    谢丽尔温柔的话是一次点题。理查德不罢休的又道:“好吧,但是……奥利弗,我问你一件事,那些美国小姐,她们是瘦还是胖?那些冠军,她们是像……?”奥利弗的声音越发小了:“我想,她们都很瘦……”

    “没错,我想她们是不怎么吃冰淇淋的,对吧?”单人近景,理查德露出一道快成功的微笑。

    这时候,女侍应上餐来了,之后离开,走到对面桌结账。奥利弗一直犹豫地盯着那盘雪糕,最后还是道:“你们有人想要我的冰淇淋吗?”谢丽尔无奈的闭了闭眼,理查德一副胜利的高兴模样。

    这样不对,这是在磨灭童心!家长们都不禁紧张。

    对面桌正面中景,女侍应结账后走开了,一个插入镜头,少女合上了手中的书籍,原来是《尤利西斯》,这引起了积极观众们的注意!她站起身,竟然走向对面桌,所有观众精神一振。

    “打扰了,我听到了你们的谈话,我是艾米丽。”特写镜头,少女的微笑甜美可人。

    过肩镜头,六人都怔住。切回近景,少女浅露酒窝,宛若温暖的微风,对奥利弗自然的说道:“奥利弗,别人不会知道我们吃雪糕时心中的美味,但我们自己知道。我个人觉得这里最棒的雪糕是巧克力味。”她说罢向众人一笑就走了,“再见。”

    镜头运动地拍着她走向餐馆门口,同时奥利弗惊喜的道:“妈妈,她也吃雪糕!”爷爷三人惊讶但同意,谢丽尔笑道:“是啊,你这是巧克力味的吗?”理查德傻了般皱起眉头,想说什么。

    “是有雪糕吃吗?”爷爷说,弗兰克说“奥利弗,你介意我们尝一口吗?”他们都拿着勺子去舀吃起来,奥利弗急道:“等等,别都吃了……不许吃!”她用勺子把其他人赶跑,双手护着雪糕盘,连忙地吃起来。

    从她身后的玻璃窗能见到那少女在街道从左往右走过。

    “奥利弗……”理查德很郁闷,谢丽尔非常生气的瞪着他:“理查德!”爷爷、弗兰克笑得开心,只有他闷着不说话。

    中国剧院里响起一片观众轻笑声,也为奥利弗开心。

    一个看似普通的场景,竟是内藏着一股巨大的力量!

    《纽约时报》的曼诺拉-达吉斯品味着这份惊艳,两个龙套都是亮点,鲜明的外貌对比,但有着相同的理念,同样是开朗的人。

    《尤利西斯》、雪糕,少女是一个多重对比,既和奥利弗比,也和迪怀恩比,都看书,一个看尼采,一个看詹姆斯-乔伊斯,一个封闭抑郁,一个开朗快乐。少女其实是个榜样,这场景的意喻真是无法一下品清楚。

    文艺片不会像商业大片般不断有激动人心,却确切地带来思考感悟,吃雪糕还是不吃雪糕?lms已经问出了这个问题。

    美联社的克里斯蒂-勒米尔很惊艳艾玛-罗伯茨的客串,印象中,艾玛是个靠着家族关系演了点什么的小女孩,这次客串lms肯定也有靠姑妈,但她演得真好,演出真挚的情感!就电影论电影,这个“艾米丽”,满分。

    “那金发女孩是谁?”、“那女孩很可爱。”、“她和罗伯茨有点像。”、“她是罗伯茨的侄女艾玛!”……

    普通观众们也是被惊艳到了,不管知不知道那是谁,年轻人们眼前一亮!艾玛的粉丝们更大有“值回票价好几倍”的感觉,而惟密们倒不出奇,viy和艾玛来往亲密不是秘密了,虽然两人说是普通朋友,说不定以前有过一段。

    媒体人们有个答案落了地,关于艾玛客串lms这件事怎么报道,要用“惊艳亮相”、“才华”、“好极”这些词了。

    朱莉娅-罗伯茨正咧着大嘴地大笑,她不是没有鉴赏水平的人,这一段戏,她知道绝对好,青少年期的艾玛就这样走上银幕!最好不过的方式了。小家伙现在知道姑妈好了吧!真期待艾玛和那小子的正式合作。

    作为一个拍过艾玛的人,吉娅很动气!他怎么能拍得这么好?她的艾玛和他的艾玛像是该死的两个人。

    安娜索菲亚-罗伯、妮娜-杜波夫、艾玛-罗伯茨,她们在他的短片长片中都发挥出自身独特的魅力,这当然不是巧合。那家伙很会拍女生!吉娅有了个猜想,如果她索菲亚姑妈年轻时遇着叶惟,会不会能成一个魅力女演员?

    “拍得我真棒,不比‘玛姬’差,哈哈。”那金发少女心中欣喜。

    ……

    第一个失败者,大众巴士!

    大银幕上餐馆戏后,变故紧接而来,巴士坏了,无法发动起来。接着到了汽车维修点,中年维修员告诉他们离合器坏了,这种旧车没货,订货需要很久,但有一个不需要离合器就启动的办法,推车。

    观众们看得饶有兴趣,在轻快得有点滑稽的配乐声中,放映厅里一阵阵的雀跃笑声!

    维修场旁边的公路,理查德在开车,包括维修员等所有人在巴士后面推动,一家子手忙脚乱、大喊大叫的。

    “奥利弗,老爸,上车,谢丽尔!”理查德急喊着,爷爷跳上敞开的侧门,奥利弗和谢丽尔也追着上去了,车速越来越快,迪怀恩到了车门边,但弗兰克追不上了,他又跑回去把弗兰克先推上车,再纵身跃进车内。

    车内的众人欢呼,弗兰克上气不接下气,迪怀恩关上了车门。

    “谁都没有落下,谁都没有落下,太出色了,士兵们!”喘顺气的弗兰克高兴叫着,向迪怀恩行军礼致敬:“太出色了。”单人近景,迪怀恩有点难为情的笑了,这是他在电影里第一次笑。

    “好玩吗?”爷爷笑问奥利弗,她笑着点点头,爷爷也笑了:“真有趣。”

    全家齐心合力一起推车,让观众们小小地激动了一把,家庭观众们更爱这个,笑中带有欢呼,这事真棒!

    不过胡佛家的矛盾并没有因此解决,下个行车场景,理查德和弗兰克就吵了起来。

    理查德大谈九步成功法则,谈斯坦这个贵人可以助他腾飞,先是出书,再是宣传,然后开公司,出音像制品,巡回演讲……他兴奋地做着美梦,弗兰克却有点语气打趣,认为他太上脑了。

    这让理查德很生气,说弗兰克是个典型失败者,两人就此争吵。谢丽尔一直在叫停,除了听音乐的奥利弗,众人渐渐都在发笑,被笑的理查德冷下了脸,“你们继续笑吧,成功法则之一,成功者不在乎别人的嘲笑。”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斯坦的来电!他心急如火,却没有信号。

    观众们都不由为他着急,场景一切,理查德在一个加油站的电话亭打给斯坦,一脸兴奋期待的笑容,“嘿,斯坦!我是理查德,是的,是的……没问题,那么,我们的事怎么样了?”他的笑脸迅速凝结下来……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场景剪辑下,与此同时,其他人都有活动,弗兰克要去便利店买点吃的,爷爷让其顺便买几本色-情杂志。

    “弗兰克……?”

    就在便利店内,弗兰克和前男友乔希惊讶地相遇了。

    剧本上乔希是一个“异常英俊的年青男人”,观众们对乔希的演员挺合眼,够帅,够基。没几个人知道,那家伙叫查宁-塔图姆。

    第二个失败者,弗兰克!

    虽然3116个放映厅里笑声不断,但银幕上的弗兰克可不好受。乔希和现男友、弗兰克的死敌赖德拿下了学术大奖,正前往私人海滩别墅度假,而弗兰克被解雇、被甩、自杀,最尴尬的是售货员把几本色-情杂志递给他,那都是直男看的杂志……

    最心酸的则是乔希出去后,与赖德坐着捷豹开蓬跑车,两人往便利店这边张望,笑说着什么。玻璃窗后的弗兰克侧着身子躲藏,不让他们看见,沉默的脸庞流露着悲伤。

    “噢,他真可怜。”许多观众都这么想,特别是女性观众,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同性恋、异性恋都很可怜。

    但变故不只是这样。

    第三个失败者,理查德!

    他的美梦破灭了,斯坦给他的只有坏消息。当他沉着脸走回巴士边,谢丽尔紧张问“事情怎么样?”夫妻两人吵了起来,理查德沉声说“我们什么该死的都没得到,这就是我们目前的状况。”

    “我真不敢相信,竟然听到这样的一个结果,你没有试着协商一下吗?”谢丽尔非常失望,她承受的压力已经超过她所能承受的了,以为丈夫开始有出息,一切都会变好,结果却……

    理查德忍不住怒火的大吼:“我当然试过了!我什么都试过了,我当然有试,你以为我……!?”他看到奥利弗,抑下怒火,强行平静的道:“我们走吧,好吗?我们离开这里。”谢丽尔还瞪着他,他不愿意看她,突然又大吼一声:“我们走!”

    家人们的期望、家庭的经济压力、自己的价值、自己的梦想,什么都完了,理查德-胡佛,就是一个失败者。

    放映厅的气氛也变得有些低落,不过紧接着奥利弗被遗忘落下,又被接回,苦中的幽默使气氛缓和回来。影片到现在都这样,并不压抑,产生什么负面观影情绪后,马上又会有所缓和,保持着文艺喜剧的状态。

    银幕里又是行车场景,爷爷再一次表现出了他的温情。

    他弯身从后排走去,蹲在最前排的后面,安慰的说:“听着,无论发生什么事,至少你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了,这已经超出大多数人的作为了,包括我这样的人在内。这是需要勇气的,你一直在把握机会,我为你自豪。”

    “好的,爸爸,谢谢你。”理查德故作着不在乎,装着洒脱。但爷爷没有走,他拍拍儿子的肩膀,拉着儿子一只手握手,轻叹说:“理查德,没事的。”理查德勉强的说:“谢谢,爸爸……”

    此刻,绝大多数的观众们都不知道,这实际上是导师的遗言之一。

    响起的哀伤配乐还是让气氛渐低下去,好一阵没有笑声了,观众们静静地看着胡佛家入住汽车旅馆,然后理查德和谢丽尔的画外音吵得很厉害,在隔壁房间躺床上听着的迪怀恩笑了,笑得很诡异,幸灾乐祸,嘲弄……

    场景一切,奥利弗和爷爷的房间,这边听不到吵架声,他们正做着似玩耍似训练的古怪动作。

    “呵呵。”银幕外的中国剧院前排区,艾伦-阿金笑了声,小子,我听了你的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