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银幕上的晚餐戏,正进一步交待清楚胡佛家的情况。

    弗兰克是个研究普鲁斯特的学者,同性恋,刚刚被甩而自杀未遂;理查德张口闭口他的九步成功法则;迪怀恩是理查德的继子,换句话说,这是个再婚结合的家庭。

    奥利弗迷上了选美比赛,正进行着舞蹈训练,等待消息,爷爷是她的教练。在这个家庭中,她理所当然的追求冠军。

    矛盾也在一个个出现,关系、理念、现状,似乎每两个人都有不对劲。理查德不喜欢弗兰克,认为他是有病。弗兰克则是理查德的对立面,他虽然虚弱忧郁的,却有理解和尊重其他人。

    迪怀恩想要逃离这个家庭,对他们的一切都没兴趣般。爷爷好像是个老混蛋。谢丽尔头痛着所有这些。

    餐桌上谈到了选美比赛,奥利弗继而得知有关于“阳光小美女”的电话留言,她冲去厨房,与妈妈一起听了留言,她因为地区原冠军服用减肥药被取消了资格,作为第二名入围了!可以参加在加州雷东多海滩举行的全国比赛!

    “啊!!!!!!!!!”奥利弗激动得失控尖叫,她陷入了疯狂,从厨房冲出饭厅,叫着:“我赢了,我赢了,我要成为冠军了……!噢天啊,噢我的天啊!”

    看着小女孩高兴的,观众们都不由微笑,为她感到期待,而看过预告片的人们的期待有点别样,事情肯定不简单。

    “她要成为冠军了。”朵朵看得乐呵,已经是奥利弗的粉丝。

    妮娜搂了搂她,抿着嘴巴没说什么,从奥利弗身上,她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小时候有过很多这种时刻,到半年前出征世青赛的前夕也还这样。一下子,她完全代入了奥利弗,加油啊小胖妞……

    很多人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生活中充满竞争,就算是孩童,又有几个没有竞争的经历?

    观众们开始真正地进入这个故事,不再只是好看,没去想好不好看,心在被银幕中的人物所牵动。

    奥利弗很激动,但谢丽尔很烦恼,怎么带女儿前去加州参赛?因为财务紧张,只能开车去,她开不了大车,开小车却又挤不下爷爷,但爷爷一定要去。而且情绪不稳的弗兰克不能独留,迪怀恩一个人搞不定他……

    最后的解决办法是,全家一起开巴士去。

    在餐桌边,理查德示意其他人不要说话,满脸认真地问女儿:“现在我要说的是,如果你的比赛不会赢的话,一切都将没有意义。你认为自己在‘阳光小美女’的比赛中会赢吗?”

    “理查德!”谢丽尔试图阻止。但理查德举手打断了她,又问道:“能赢还是不能?奥利弗,你会赢吗?”

    3116个放映厅里很静,观众们忽然有些愀心,这么小的一个孩子不该遭到这种逼问。

    银幕中是特写镜头,奥利弗微皱眉头,流露出一点迟疑,对答案不是那么肯定。

    双人侧面镜头,理查德脸上虽然没什么厉色,却有着明显的期望,期望女儿成为一个赢家!

    九步成功法则之一,赢家不迟疑,不抱怨,不放弃,不找借口,能看见自己梦想成真,走向世界!

    说吧,会赢!会赢!会赢!会赢!……

    过肩镜头,奥利弗像做了番认真思考,突然满怀炽热决心的样子,笑了出来的点头道:“会!”

    近景镜头,理查德满意地笑了,眼神中满是骄傲,对女儿的骄傲,对自己的骄傲,他培养出一个赢家,他的理念会是正确的,他的女儿会是赢家!他会是赢家!砰的拍了一下桌子,“我们这就去加州!”

    看到父女高兴笑拥这一幕,观众们也纷纷笑了,一种想法蔓延整个北美大陆:“奥利弗会赢得比赛吧?”

    年轻人们这么想,许多影评人也闪过这么个念头,赢下比赛,然后在获奖台说上一番感言,这是好莱坞商业片的套路。但lms是独立文艺片,也许不会这样,可这是喜剧,总有什么好事发生吧?

    与此同时,身同感受的观众更多,这回是家长父母们,主要是中产家庭和普通家庭。

    叶浩根想起很多往事,惟打从出生起,他就期望着儿子以后会拍电影,并从小去培养惟,他和理查德此时没多大分别……

    而顾乔的同感来自谢丽尔,有时候就那样。

    康斯坦丁和米哈埃拉也有同感。康斯坦丁没什么高要求,妮娜去当个程序员他就欣慰了。但艺术家的米哈埃拉不同,她期望着女儿能有一番更高的艺术事业,对女儿从小刻苦培养,虽然调皮的妮娜不少让人失望。

    不管什么族裔,无数的父母观众为之感触。对子女们的热切期望,很多时候源于对自我的失望。

    因为lms是pg-13级,宣传为家庭喜剧片,3116个影厅里家庭观众占着很大一部分,家长们代入父母,子女们代入孩子,好孩子是奥利弗,叛逆孩子是迪怀恩,还有着很酷的爷爷和舅舅,这部电影越发有趣了,对故事的期待也越大了。

    一双双眼睛离不开银幕,场景已经切到了夜景的客厅,谢丽尔正把一张折叠沙发布置成一张床,爷爷站在旁边看着。

    “好了,爱德文。”谢丽尔拍拍沙发,站起身,对爷爷道:“希望你在这能睡得舒舒服服。”

    之前一直很混蛋的爷爷这时脸有感动,语气也有点儿正经:“你是个好女人,很抱歉你错嫁了我儿子。”

    谢丽尔一个“说这些做什么呢”的微笑翻眼,远景处一身白睡衣的弗兰克出现,走进客厅近景,“谢丽尔,谢谢,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谢丽尔温和的道:“不,你明白的,我们很高兴你和我们一起住。”

    姐弟俩相拥了一下,互道晚安,爷爷径自往沙发躺下。

    场景一切,弗兰克走进迪怀恩的卧室,迪瓦恩正笔直的躺床上看着《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弗兰克坐到原是爷爷的小床上,一边拿出一个黑色遮光面罩,一边说:“晚安,迪怀恩。”

    景深处的迪怀恩坐起来,拿笔往便笺本上写着什么,近景展示:“今晚请你不要自杀”

    镜头切换反向,弗兰克微笑了,“在你的看护下不会的,我不会当着你的面做那种事。”

    双人镜头,迪怀恩的样子像是松了下来,但更古怪了,又写了另一张字条,近景展示:“欢迎来到地狱”

    “谢谢,你这么说,让我很受鼓舞。”弗兰克笑说,戴上面罩,躺下,“晚安。”

    那边的迪怀恩同时关了床头灯,也躺下了。

    观众们在轻笑,影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感动。

    这怪异的一家子看上去充满矛盾,爷爷对一成不变的晚餐叫嚷,似乎一点都不懂琼解谢丽尔的难处;迪怀恩又好像很不长进,麻烦的叛逆青少年。其实都不是,他们互相关心、谅解着彼此。

    家庭总是这样,家人们之间吼叫,发脾气,吵架,有时候像个地狱,其实只是家人们不对彼此掩藏自己,甚至以错误的方式表达内心的情感。但家人不会真的计较,因为这就是家人。

    影评人们更看得入迷,这不是那种仅限文艺的故事,不是像《美丽心灵》的精神分裂数学天才,它存在于市井之中,人物们是一群普通人,是一个具有说服力的家庭。

    看似普通却巧妙的故事,在叶惟的讲述下,如此温馨动人,犹如一抹照进心田的阳光。

    随着银幕一瞬的黑幕,影片播放到了25分钟,第一幕结束!

    明朗鼓舞的配乐声响起了,最顶级的配乐让所有观众的耳朵大感享受,心头更活跃地跳动,出发了,疯狂旅程开启!

    只见银幕上一黑后已是车流来往的公路上,湛蓝的天空下,胡佛家正开着一辆黄白色经典款的旧小大众巴士前行,理查德在开车,谢丽尔坐在副驾位,奥利弗和弗兰克坐在第二排,爷爷和迪怀恩坐在车尾。

    几个空镜头、全景镜头以及车内镜头切换间,展现着公路的辽远荒芜,和众人疲倦的精神面貌。

    迪怀恩穿着一件写有“耶稣错了”的黄色t恤,奥利弗戴着一个巨大的耳机听着歌,她随着音乐在轻微摇晃着身体。爷爷耷拉着脑袋打瞌睡,没有人吭声,显然已经开了有一阵了。

    “老天,我好累,真是要累死了。”车前六人镜头,爷爷对着迪怀恩说起话,众人都心不在焉的,车外风景倒退。

    “你知道我有多累吗?就算现在有个女人恳求我和她……我都办不到,我就累到这个程度。”

    说到关键时,响起了哔的一声车鸣,爷爷像被消了声,听不到恳求什么,不过懂的观众们都能会意。

    中国剧院内爆起一阵观众大笑,很多人几乎都要吹口哨,并不是这里本身多好笑,但这一声车鸣背后的故事就有趣了!

    来了,就是这一个场景!

    评级风波的主要争执之一“不适合的性谈论”。

    大银幕上,理查德不满地道:“老爸,注意你的话,拜托!”四人镜头,爷爷不为所动的道:“她在听音乐!奥利弗,如果你回头,我就给你100万美元!”前景的奥利弗没有反应。六人镜头,谢丽尔回头看,理查德无奈说:“好了,但是我们都听到了。”

    “对啊,你们这些人听到了。”双人镜头,爷爷对右边的迪怀恩说:“我能不能给你点儿建议?”迪怀恩抗拒不屑的摇头。爷爷继续说着:“反正我就是要告诉你。我不想让你犯下我年轻时犯下的错误。”

    “真是等不及听你说了。”理查德的画外音响着。

    爷爷一边打量迪怀恩,一边说:“迪怀恩,这是你的名字,对吗?迪怀恩?这是过来人给你的经验之谈。你听到没有?”迪怀恩无奈地微微点头。爷爷说得更加大声:“小子,多约会几个女人,不要只是一个女人,要很多女人。”

    “嘿,说够了,爸爸!”

    fuck改成了date,就不属于性的范围了。

    cara评级放映室,看着小型银幕的十几个评级委员们都脸色古怪,琼-格雷夫的中老脸容古怪中透着一丝紧张,叶惟的修改完全是投机取巧,他还放出了话要说三句……不知道会不会真那么做……

    “哈哈哈!”看过这段片花的观众们兴奋了起来,参与过网上的签字请愿活动的十数万人血都在沸腾!

    凯尔茜瞪大眼睛,竖起耳朵,周围家人们也专注着银幕,生怕错过什么,他们家是请愿家庭之一!

    viy说了,至少一千万人听到……

    中国剧院的氧气量突然大增,因为很多人在屏着呼吸。

    追梦联盟军团区域,列夫抑着激动的轻声说:“来了!”众人面面相示,一瞬间纷纷传开,吉娅已经忍不住地大笑“哈哈哈”,莉莉也笑了,也十分期待:“让我们摇滚吧。”

    “怎么啦?”朵朵忽然被妮娜捂住耳朵,来自叶惟的授意。

    lms从来不是要g级或pg级,pg-13级会有一点还不适宜儿童的东西,所以不满13岁的才要家长指引。

    3116家影院里,大部分观众还不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事,不知道华彩悄然到来……

    他们饶有兴趣的看着银幕中爷爷继续对迪怀恩说:“你听懂了没有?说给我听,你听懂了吗?”迪怀恩摇摇头,爷爷很没好气:“没有?耶稣啊!你该看看《欲望号快车》,看了就懂了。你多大了?15岁?15岁就该看了。”

    “那是nc-17级的电影。”弗兰克插话说。

    “fuck-mpaa!一群不懂电影的白痴!”爷爷突然大怒,不注意看嘴型并不会察觉不对。镜头右移,迪怀恩神情古怪的看看他。

    银幕外,轰然的笑声响起。

    银幕内,理查德的画外音急起:“好了,老爸,够了!”爷爷却继续说着:“你能不要打断我的话吗?!听着,迪怀恩,现在就开始行动,别管那么多。天啊,你们还在谈3到5岁的话!”

    “老爸!闭嘴,就现在闭嘴!你再在胡说废话,我就要停车了……”六人镜头,前景的理查德气道。

    后景的爷爷大骂道:“那你就停啊!你别想让我不说话,我就说,fuck-mpaa!fuck-mpaa!我都活了80岁了,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的屁股里还残留有纳粹的子弹呢。”

    轰动的笑声席卷中国剧院,掌声、欢呼声,同时响起,年轻人们激动坏了!

    “哈哈哈!!”吉娅的笑声有些疯狂,莉莉和翠丝特等人笑着击掌,巴德他们几乎要起身跳舞,拉莫在乐,艾玛也在乐“他真的做了!”安娜索菲亚对母亲笑说“我不需要指导”,隐约听到爆笑的朵朵急了:“怎么啦,怎么啦?”托托小吠了一声!

    妮娜做了个邪恶的鬼脸,叶惟耸了耸肩。

    媒体人们大笑,这下有新闻了!剧组人员们笑出了一口恶气,骂得好!嘉宾们在笑,汉克斯、罗伯茨等巨星明星也在笑。

    影评人放映会更一片轰笑,这一下简直击中了他们的心,这一段无论银幕内外都非常好!罗杰-艾伯特笑得自己都难受,却无法停得下来,骂了mpaa几十年,都没有这三声来得痛快。

    痛快!但凡受过mpaa气的、站到公正一边的电影人们,看到这里,无不感到真他马痛快!

    有多少人已经听到了?

    很多,很多。

    笑声响在纽约,响在多伦多,旧金山,华盛顿,芝加哥……完全不知情的观众也都笑了,“爷爷”真有趣!一些家长对孩子进行指引“说粗话是不礼貌的,最好不要说”,没有人会对青少年指引。

    “这就是viy!”凯尔茜高呼不已,影厅里的气氛正在沸腾。

    很多人都这么喊或心喊,没有一个惟密失望,果然有三句fuck-mpaa,一清二楚,说到做到!真是够种的坏小子!

    cara评级放映室,评级委员们的脸都气绿了,琼-格雷夫气得有些发颤……

    “去约会好多女人,小子,我没有理由要骗你,不要只是一个女人,很多女人。”

    银幕上这个场景随着爷爷对迪怀恩又一次教导后而结束,一个巴士从公路驶过的侧面远景镜头,场景一切,到了路边餐馆内。六人围坐在一张三面大餐桌边,每人一份菜单的看着。

    “哈,艾玛要出场了。”朱莉娅-罗伯茨顿时精神振奋,艾玛上次登陆银幕是去年卖了几万票房的《初生牛犊》(拍于2001年),被骂了一顿裙带关系,再之前就是2001年的《美国毒枭》里演个小角色。

    那些都是小孩形象,现在青少年的艾玛外表和演技都早已很大不同,青少年期第一次现身银幕,效果怎么样,就看lms的了!

第320章 天才在表演    这不可能!

    开头短短几分钟,影评人放映会的气氛就变了,罗佩、伯恩、普格、达吉斯等人脸上都有了惊讶,以及一种兴奋,每多过一分钟,这份兴奋就多重一分。

    这部电影的品质似乎……超乎预想的高!

    各方面都太高了!

    明快有趣中,银幕上已经初步交待出胡佛家的状况,演员们已经构建了角色,汉克斯不再是汉克斯而是理查德,罗伯茨不再是罗伯茨而是谢丽尔,其他演员也都这样,越放映,越惊艳。

    “斯坦-格罗斯曼来过电话吗?”理查德匆匆进了厨房,谢丽尔在准备晚餐,两人各说各事,压抑着一股焦躁。谢丽尔叫着迪怀恩帮忙出去了,理查德检查留言机,辛迪兴奋的唧喳声响起,他失望地大喊,烦恼地关掉,小声地咒骂:“该死的。”

    理查德打电话找斯坦问出版他的成功法则的进展,却联系不到对方本人。回了来的谢丽尔问到底怎么情况?理查德更有些烦躁带无奈的说:“你就少操心这件事了,好吗?”谢丽尔懒得管的不理他,继续做沙拉。

    两人的演绎真棒!影评人们眼中的神采都变得不同,汉克斯和罗伯茨的首度银幕搭档,也出奇的好!

    因为他们演出了灵魂,只是这一会儿,已经塑造出各自角色的烦恼和疲倦,合起来则是一对似在破裂边缘的冷淡夫妇,但她对他的关心、他对她的关心的压力、他们对家庭的在乎,又都可以看得见。

    能有这种效果,源于多个方面,剧本写得好,导演拍得好,演员演得好。

    这一点让罗佩非常意外,一直以来评论界对lms有着一大疑虑,它是不是明星堆彻片?叶惟这小子导演能不能指得动那些明星巨星老江湖?还是由得他们本色演出就算了?

    罗佩和节目搭档罗杰-艾伯特私下打了个赌,艾伯特押了可以,他觉得不行……

    现在,就在影片开头,已经显现出答案的身影。

    奥利弗、理查德、迪怀恩、爷爷、谢丽尔、弗兰克,六个人物都在出场场景中就得到了鲜活的展现,接着不断地加深,构成了一个危机涌动的怪异的家庭。

    布莱斯林、汉克斯、达诺、阿金、罗伯茨、罗斯,不管大人小孩,他们在叶惟的导演下,都以一种巅峰水平在表演,跟本色演出沾不上边。他们要么像在爆发,要么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他们入了戏!

    “我输了。”罗佩心说着瞥了瞥旁边的艾伯特,艾伯特的老脸正露着玩味的笑,罗佩又心道:“是的,我输得好。”

    3116家影院的lms放映场,不时就会响起一阵轻笑,观众们看得很开心,很多人是汉克斯的影迷,也很多人是罗伯茨的影迷,他们此时都没有失望,看上去真好!叶惟的影迷粉丝们更没有失望,到现在就一个词,好看!

    中国剧院首映礼,艾玛笑得尤为大声,冲淡了郁闷,她知道姑妈和汉克斯首场戏的第一条就被他喊ng。看看姑妈现在笑的,我说了吧,加盟这个项目准没错!那家伙就是个天才!

    与此同时,汉克斯也在笑,对自己的这次演出很满意,丽塔等人看了也说有突破,他在惟格的电影中焕发出久违的新活力。

    舞台剧是演员的,电影是导演的,在电影里从来没有“演员演得好只因为自己演得好”这回事,导演的作用才是最大。

    不只是在片场导戏,是整部电影呈现出的观感,掌握在导演的手中。

    从解析剧本起,到各方面的筹备设计、场面调度、后期制作,可以说是叶惟一手描绘建造出来的,其他人都是在执行,在他给出的蓝图中去创作。

    在克劳蒂亚-普格看来,lms的观感太棒了,一种写意的精细,一种质朴的华丽。叶惟还真的不含糊!也许普通观众看过去只是普通的一帧画面,却其实帧帧充满着用心。

    这让影评人们兴奋,这让内行人们惊艳,这让所有的观众们看着感到是那么舒服。

    越识货的人,越是感觉赏心悦目,一帧都舍不得错过,简直是帅呆了!

    看着试看dvd的史蒂文-索德伯格十分震惊;同样看着试看dvd的乔治-卢卡斯有点目瞪口呆。

    这场e!

    如果是以《十一罗汉》知道索德伯格,大概不认为他跟文艺沾什么边,但看过《永不妥协》、《毒品网络》就绝不会再那么认为。如果是以《星球大战》系列知道卢卡斯,也许觉得他除了科幻什么都不懂,但看过《美国风情画》就绝不会那么觉得。

    “一个青少年导演能有这样的掌控力、大局观、审美和调度……”索德伯格真是服了,自己拍《性、谎言和录像带》时多少岁来着?25岁?还没拍得有这么好。

    看看那些道具设置、美术设计、服装化妆等技术!每个场景都令人拍案,像奥利弗看的录像赞美小姐们表现浮夸,像盥洗室的蜘蛛网和墙贴,像厨房冰箱上的宝丽来合影照……

    像略显粗硬的暖色调,像奥利弗的衣饰是多种颜色搭配,显出孩童的活泼,弗兰克和迪怀恩是几乎全白色,显出他们的沉闷病态,爷爷是老年的深色却有着不驯的嬉皮风,理查德故作上流成功人士,谢丽尔无暇装扮的憔悴……

    这些固然有美工和造型部门的功劳,但如果没有导演担当总指挥,做好阐述、提出要求、作出决定,他们做不到这些。

    这不是散乱的,这是统一的,表演、美工、造型、摄影、配乐……一块块拼图形成了观感。

    叶惟有没有做导演工作?看了电影懂电影的都知道不必多说,所有这些全是明证,他做到了极致。真像一棵挂满礼物的巨型圣诞树,一份又一份的礼物被拆开,却还是有!

    索德伯格很感慨,每得到一个,都一下激动,这电影,真好。

    叶惟的审美,叶惟的艺术感触,真好。

    “为什么不说话?你能说话,只是选择不说?”

    中国剧院又一片轻笑,大银幕中迪怀恩站在自己房间门口,以手势示意叫弗兰克去吃晚餐。房里坐在床边的弗兰克没什么表情的问。迪怀恩依然冷傲的样子,用眼神示意那边墙上悬挂着的画在床单上的尼采头像。

    弗兰克转头看去,“那是尼采吗?你不说话,是因为尼采?”迪怀恩点了下头,转身离去。弗兰克琢磨着,“够激进。”

    “哈哈!”放映厅的观众笑声更大,因为那个尼采头像画得歪歪斜斜的很丑,一看就让人想笑的丑。

    画得很丑是叶惟的要求,而这个道具设置是剧本的细节,还有之前迪怀恩看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像叶惟说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情,迈克尔-阿恩特同样如此,看着修改了又修改的还算属于自己的剧本终于登上银幕!心情无法形容,他突然想要大哭一场。

    在这里尼采主要代表着超人哲学,迪怀恩不说话,实际上是对其他人的鄙夷,以及对自我进化的追求。超人是孤傲的、最能忍受痛苦折磨的,当然不跟这些凡人说话。

    很多普通观众都懂尼采的意味,至少懂最表面的疯狂。

    其实不少明显的信息都被普通观众积极地接收,因为表层意思好理解,像迪怀恩的房间看上去只有飞机和尼采,甚至还有几张尼采驾驶飞机的床边漫画,这显出了他对飞机的爱好。

    果然接着在饭厅,迪怀恩和弗兰克坐着等待其他人的入座,“聊”了起来,迪怀恩写了“我恨所有人”,突显着他叛逆的心。谢丽尔和理查德入座了,谈话间她透露了儿子“他打算报考空军学院成为一名飞行员。在实现目标前,他发誓不说话。”

    奥利弗入座了,聊了几句,然后是爷爷。

    “那是什么?鸡肉!?又是鸡!每天都是这些该死的鸡!?神圣的主。”

    众人的怪异沉默、理查德无奈的叫唤都阻止不了站在餐桌边的爷爷不满的叫嚷:“我们可不可以,哪怕有一次晚餐吃点别的?而不是鸡?鸡得罪我们了吗?世界上有其它很多好吃的动物你们知道吗?看在上帝的份上。”

    影厅里又响起观众们的笑声,爷爷惊人的第一段话!

    克劳蒂亚-普格真不禁赞叹,如果有一个浮动的打分牌,就到现在,lms正打着100分。

    作为影评人,面向大众时,比技术方面更大的考量是故事怎么样、故事讲得怎么样,现在银幕上的简直完美,那么有趣迷人的文艺故事!从大众的角度,没有丝毫深沉发闷,十足的喜剧;从影评人角度,却又见不到商业片的庸俗腻味,十足的独立。

    彼得-赫勒对叶惟早已是佩服,只看剧本的话,不难理解为什么焦点当初不敢投拍,光这个第18号场景就可以称为冗长,拍得一个不好就会让人难以忍受。但viy拍得神了!

    “再这么下去,这小子的极限是什么?”乔治-卢卡斯在惊叹,每一部电影,叶惟都展现出巨大的进步。

    从《婚期将至》的青涩、才华横溢、野马般挥洒浑身的劲头,到《驱魔录像》的沉稳、游刃有余、凌厉地唱着恐怖的诗歌,再到《阳光小美女》,叶惟神奇地同时有着老手的老道从容、新人的锋芒毕露,更不会缺乏的激情。

    叶惟在抓着每个机会表现自己,不是规矩、小心、平淡地讲故事,还是那一匹才华满得急需爆发出来的野马。从开场起,数不过来那么多的镜头挥发魔力,令人有一种“他竟然这么拍”的感觉。

    他把那些平常的场景,厨房、卧室、饭厅等等,以场面调度和剪辑让其变得不平常,变成了一个大舞台。

    不是没有其他导演能做到这样,正如用门框去做压抑、用双人各靠门的一边表示隔阂和距离,这是基础的,也是顶级的。

    分别在于怎么用,是刚刚好还是多余。叶惟在表现自己,却不是胡乱地表现自己,既不怯于乏于施展导演手法,又不急于贪于施展,一切都刚刚好!不去特别留意不会感到有什么特别重的导演感,非常自然,就在那里!

    任何一个导演都知道,要处理好现在银幕上这么一场静态的群戏很难,场景越长越难,对新人对老手都这样,极容易就拍成一潭死水只有角色们在念剧本。

    叶惟拍活了,从两人场景,到四人、五人、六人,他让这场戏始终保持着活力与趣味,不但不闷,根本察觉不到时间流逝。

    又一个精妙的手法,不知这是剧本还是导演的功劳,一只苍蝇。

    “哈哈。”卢卡斯大感有意思的笑了。“美妙。”索德伯格为之称赞。“惟做了最棒的处理。”也懂导演的知道内情的汉克斯赞叹。

    不带偏见的导演们都双眼一亮,就因为那只丑陋的苍蝇!当这个场景开始有一点点让人感觉单调时,这只小苍蝇出现了,它为场景注入了新的动态活力,并让人物们的性格和理念又一次显现。

    银幕上,理查德几乎一巴掌拍死它,但奥利弗叫住了,她在特写镜头中的笑容融化人心,“我想它只是饿了。”谢丽尔有点失笑,迪怀恩继续冷傲不理,弗兰克认为大有道理般点头。

    “在我们那个战争年代,苍蝇也吃。”爷爷轻描淡写地胡扯。

    就这样,这苍蝇活了下来,成了场景的中继,几个镜头后飞走了。

    对连连欢笑的普通观众们来说,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感到他们一家大呼小叫的很有趣,这些人演得真好!那小女孩温甜,那老头子好笑,那青少年怪胎……六个人都超棒。

    影评人们的笑脸显然同意着这一点,主演们的惊艳表演都在晚餐这一场群戏里,第一次大爆发!

    叶惟的表演也是。谁说他没有出演?每一分钟每一秒,整部电影都是他的天才表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