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不可能!

    开头短短几分钟,影评人放映会的气氛就变了,罗佩、伯恩、普格、达吉斯等人脸上都有了惊讶,以及一种兴奋,每多过一分钟,这份兴奋就多重一分。

    这部电影的品质似乎……超乎预想的高!

    各方面都太高了!

    明快有趣中,银幕上已经初步交待出胡佛家的状况,演员们已经构建了角色,汉克斯不再是汉克斯而是理查德,罗伯茨不再是罗伯茨而是谢丽尔,其他演员也都这样,越放映,越惊艳。

    “斯坦-格罗斯曼来过电话吗?”理查德匆匆进了厨房,谢丽尔在准备晚餐,两人各说各事,压抑着一股焦躁。谢丽尔叫着迪怀恩帮忙出去了,理查德检查留言机,辛迪兴奋的唧喳声响起,他失望地大喊,烦恼地关掉,小声地咒骂:“该死的。”

    理查德打电话找斯坦问出版他的成功法则的进展,却联系不到对方本人。回了来的谢丽尔问到底怎么情况?理查德更有些烦躁带无奈的说:“你就少操心这件事了,好吗?”谢丽尔懒得管的不理他,继续做沙拉。

    两人的演绎真棒!影评人们眼中的神采都变得不同,汉克斯和罗伯茨的首度银幕搭档,也出奇的好!

    因为他们演出了灵魂,只是这一会儿,已经塑造出各自角色的烦恼和疲倦,合起来则是一对似在破裂边缘的冷淡夫妇,但她对他的关心、他对她的关心的压力、他们对家庭的在乎,又都可以看得见。

    能有这种效果,源于多个方面,剧本写得好,导演拍得好,演员演得好。

    这一点让罗佩非常意外,一直以来评论界对lms有着一大疑虑,它是不是明星堆彻片?叶惟这小子导演能不能指得动那些明星巨星老江湖?还是由得他们本色演出就算了?

    罗佩和节目搭档罗杰-艾伯特私下打了个赌,艾伯特押了可以,他觉得不行……

    现在,就在影片开头,已经显现出答案的身影。

    奥利弗、理查德、迪怀恩、爷爷、谢丽尔、弗兰克,六个人物都在出场场景中就得到了鲜活的展现,接着不断地加深,构成了一个危机涌动的怪异的家庭。

    布莱斯林、汉克斯、达诺、阿金、罗伯茨、罗斯,不管大人小孩,他们在叶惟的导演下,都以一种巅峰水平在表演,跟本色演出沾不上边。他们要么像在爆发,要么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他们入了戏!

    “我输了。”罗佩心说着瞥了瞥旁边的艾伯特,艾伯特的老脸正露着玩味的笑,罗佩又心道:“是的,我输得好。”

    3116家影院的lms放映场,不时就会响起一阵轻笑,观众们看得很开心,很多人是汉克斯的影迷,也很多人是罗伯茨的影迷,他们此时都没有失望,看上去真好!叶惟的影迷粉丝们更没有失望,到现在就一个词,好看!

    中国剧院首映礼,艾玛笑得尤为大声,冲淡了郁闷,她知道姑妈和汉克斯首场戏的第一条就被他喊ng。看看姑妈现在笑的,我说了吧,加盟这个项目准没错!那家伙就是个天才!

    与此同时,汉克斯也在笑,对自己的这次演出很满意,丽塔等人看了也说有突破,他在惟格的电影中焕发出久违的新活力。

    舞台剧是演员的,电影是导演的,在电影里从来没有“演员演得好只因为自己演得好”这回事,导演的作用才是最大。

    不只是在片场导戏,是整部电影呈现出的观感,掌握在导演的手中。

    从解析剧本起,到各方面的筹备设计、场面调度、后期制作,可以说是叶惟一手描绘建造出来的,其他人都是在执行,在他给出的蓝图中去创作。

    在克劳蒂亚-普格看来,lms的观感太棒了,一种写意的精细,一种质朴的华丽。叶惟还真的不含糊!也许普通观众看过去只是普通的一帧画面,却其实帧帧充满着用心。

    这让影评人们兴奋,这让内行人们惊艳,这让所有的观众们看着感到是那么舒服。

    越识货的人,越是感觉赏心悦目,一帧都舍不得错过,简直是帅呆了!

    看着试看dvd的史蒂文-索德伯格十分震惊;同样看着试看dvd的乔治-卢卡斯有点目瞪口呆。

    这场e!

    如果是以《十一罗汉》知道索德伯格,大概不认为他跟文艺沾什么边,但看过《永不妥协》、《毒品网络》就绝不会再那么认为。如果是以《星球大战》系列知道卢卡斯,也许觉得他除了科幻什么都不懂,但看过《美国风情画》就绝不会那么觉得。

    “一个青少年导演能有这样的掌控力、大局观、审美和调度……”索德伯格真是服了,自己拍《性、谎言和录像带》时多少岁来着?25岁?还没拍得有这么好。

    看看那些道具设置、美术设计、服装化妆等技术!每个场景都令人拍案,像奥利弗看的录像赞美小姐们表现浮夸,像盥洗室的蜘蛛网和墙贴,像厨房冰箱上的宝丽来合影照……

    像略显粗硬的暖色调,像奥利弗的衣饰是多种颜色搭配,显出孩童的活泼,弗兰克和迪怀恩是几乎全白色,显出他们的沉闷病态,爷爷是老年的深色却有着不驯的嬉皮风,理查德故作上流成功人士,谢丽尔无暇装扮的憔悴……

    这些固然有美工和造型部门的功劳,但如果没有导演担当总指挥,做好阐述、提出要求、作出决定,他们做不到这些。

    这不是散乱的,这是统一的,表演、美工、造型、摄影、配乐……一块块拼图形成了观感。

    叶惟有没有做导演工作?看了电影懂电影的都知道不必多说,所有这些全是明证,他做到了极致。真像一棵挂满礼物的巨型圣诞树,一份又一份的礼物被拆开,却还是有!

    索德伯格很感慨,每得到一个,都一下激动,这电影,真好。

    叶惟的审美,叶惟的艺术感触,真好。

    “为什么不说话?你能说话,只是选择不说?”

    中国剧院又一片轻笑,大银幕中迪怀恩站在自己房间门口,以手势示意叫弗兰克去吃晚餐。房里坐在床边的弗兰克没什么表情的问。迪怀恩依然冷傲的样子,用眼神示意那边墙上悬挂着的画在床单上的尼采头像。

    弗兰克转头看去,“那是尼采吗?你不说话,是因为尼采?”迪怀恩点了下头,转身离去。弗兰克琢磨着,“够激进。”

    “哈哈!”放映厅的观众笑声更大,因为那个尼采头像画得歪歪斜斜的很丑,一看就让人想笑的丑。

    画得很丑是叶惟的要求,而这个道具设置是剧本的细节,还有之前迪怀恩看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像叶惟说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情,迈克尔-阿恩特同样如此,看着修改了又修改的还算属于自己的剧本终于登上银幕!心情无法形容,他突然想要大哭一场。

    在这里尼采主要代表着超人哲学,迪怀恩不说话,实际上是对其他人的鄙夷,以及对自我进化的追求。超人是孤傲的、最能忍受痛苦折磨的,当然不跟这些凡人说话。

    很多普通观众都懂尼采的意味,至少懂最表面的疯狂。

    其实不少明显的信息都被普通观众积极地接收,因为表层意思好理解,像迪怀恩的房间看上去只有飞机和尼采,甚至还有几张尼采驾驶飞机的床边漫画,这显出了他对飞机的爱好。

    果然接着在饭厅,迪怀恩和弗兰克坐着等待其他人的入座,“聊”了起来,迪怀恩写了“我恨所有人”,突显着他叛逆的心。谢丽尔和理查德入座了,谈话间她透露了儿子“他打算报考空军学院成为一名飞行员。在实现目标前,他发誓不说话。”

    奥利弗入座了,聊了几句,然后是爷爷。

    “那是什么?鸡肉!?又是鸡!每天都是这些该死的鸡!?神圣的主。”

    众人的怪异沉默、理查德无奈的叫唤都阻止不了站在餐桌边的爷爷不满的叫嚷:“我们可不可以,哪怕有一次晚餐吃点别的?而不是鸡?鸡得罪我们了吗?世界上有其它很多好吃的动物你们知道吗?看在上帝的份上。”

    影厅里又响起观众们的笑声,爷爷惊人的第一段话!

    克劳蒂亚-普格真不禁赞叹,如果有一个浮动的打分牌,就到现在,lms正打着100分。

    作为影评人,面向大众时,比技术方面更大的考量是故事怎么样、故事讲得怎么样,现在银幕上的简直完美,那么有趣迷人的文艺故事!从大众的角度,没有丝毫深沉发闷,十足的喜剧;从影评人角度,却又见不到商业片的庸俗腻味,十足的独立。

    彼得-赫勒对叶惟早已是佩服,只看剧本的话,不难理解为什么焦点当初不敢投拍,光这个第18号场景就可以称为冗长,拍得一个不好就会让人难以忍受。但viy拍得神了!

    “再这么下去,这小子的极限是什么?”乔治-卢卡斯在惊叹,每一部电影,叶惟都展现出巨大的进步。

    从《婚期将至》的青涩、才华横溢、野马般挥洒浑身的劲头,到《驱魔录像》的沉稳、游刃有余、凌厉地唱着恐怖的诗歌,再到《阳光小美女》,叶惟神奇地同时有着老手的老道从容、新人的锋芒毕露,更不会缺乏的激情。

    叶惟在抓着每个机会表现自己,不是规矩、小心、平淡地讲故事,还是那一匹才华满得急需爆发出来的野马。从开场起,数不过来那么多的镜头挥发魔力,令人有一种“他竟然这么拍”的感觉。

    他把那些平常的场景,厨房、卧室、饭厅等等,以场面调度和剪辑让其变得不平常,变成了一个大舞台。

    不是没有其他导演能做到这样,正如用门框去做压抑、用双人各靠门的一边表示隔阂和距离,这是基础的,也是顶级的。

    分别在于怎么用,是刚刚好还是多余。叶惟在表现自己,却不是胡乱地表现自己,既不怯于乏于施展导演手法,又不急于贪于施展,一切都刚刚好!不去特别留意不会感到有什么特别重的导演感,非常自然,就在那里!

    任何一个导演都知道,要处理好现在银幕上这么一场静态的群戏很难,场景越长越难,对新人对老手都这样,极容易就拍成一潭死水只有角色们在念剧本。

    叶惟拍活了,从两人场景,到四人、五人、六人,他让这场戏始终保持着活力与趣味,不但不闷,根本察觉不到时间流逝。

    又一个精妙的手法,不知这是剧本还是导演的功劳,一只苍蝇。

    “哈哈。”卢卡斯大感有意思的笑了。“美妙。”索德伯格为之称赞。“惟做了最棒的处理。”也懂导演的知道内情的汉克斯赞叹。

    不带偏见的导演们都双眼一亮,就因为那只丑陋的苍蝇!当这个场景开始有一点点让人感觉单调时,这只小苍蝇出现了,它为场景注入了新的动态活力,并让人物们的性格和理念又一次显现。

    银幕上,理查德几乎一巴掌拍死它,但奥利弗叫住了,她在特写镜头中的笑容融化人心,“我想它只是饿了。”谢丽尔有点失笑,迪怀恩继续冷傲不理,弗兰克认为大有道理般点头。

    “在我们那个战争年代,苍蝇也吃。”爷爷轻描淡写地胡扯。

    就这样,这苍蝇活了下来,成了场景的中继,几个镜头后飞走了。

    对连连欢笑的普通观众们来说,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感到他们一家大呼小叫的很有趣,这些人演得真好!那小女孩温甜,那老头子好笑,那青少年怪胎……六个人都超棒。

    影评人们的笑脸显然同意着这一点,主演们的惊艳表演都在晚餐这一场群戏里,第一次大爆发!

    叶惟的表演也是。谁说他没有出演?每一分钟每一秒,整部电影都是他的天才表演!

第319章 起飞的纸飞机    傍晚时分,好莱坞中国剧院的庞大放映厅里座无虚席,舞台后的大银幕上还只有公司、lms和首映礼赞助商的logo。

    932位观众由很多不同的人群组成,其中就有洛杉矶的媒体人、知名影评人,也有上百名通过参与各种宣传活动获得了门票的幸运普通观众。

    索尔顿律师与其妻子则属于获赠门票的叶惟亲信,也是lms的法律顾问之一,什么叫行业地位今非昔比?就是这样,两年来viy不断地上升,他也跟着上升,出席这种场合是以前想了也白想的,现在就坐在这里。

    因为叶惟而成功的小人物不只是一个,并非都可以出席,但有着一样的心愿,惟,谢谢你带来了这些,一定要继续!

    在一些答谢影迷粉丝、媒体宣传的活动之后,就要开场放映了,剧院内弥漫着一股万分期待的气氛,这时响起了一片掌声。

    为首映做开场的唯一人选,叶惟,手持麦克风话筒从舞台右侧走出,众人只见他步伐矫健,神态微笑。

    ……

    11月5号是lms的首映礼日,而好几场影评人放映会在此之前举行了,对于北美影评界,没有任何影评人愿意错过这部如此独特的电影,不管它是好是烂,不可不看。

    罗杰-艾伯特当然要看,叶惟的前两部电影他都给了满分四颗星,却不代表这次会有加分。艾伯特是冷着脸往放映会的前排座席坐下的,让自己处于最平常的心态,忘掉叶惟的年龄,忘掉电影之外的东西,先看电影。

    周围的影评人们也都静静的,混杂期待、兴奋、想平静、打算挑剔的氛围近乎于压抑,理查德-罗佩、《好莱坞报道者》的杜安-伯恩、《今日美国》的克劳蒂亚-普格、《纽约时报》的曼诺拉-达吉斯……

    每个人都像蛰伏着的嗜血猛兽,一旦看到lms有什么不好,就出击把它撕成碎片。

    不是每个人都什么平凡心,多数人是终于可以观看这部星光熠熠的天才影片,既然这么宣传,就不要怕别人高要求!

    而且,viy也不算新人了,只能算半个新人。神童小子,但愿你不会让人失望!

    ……

    11月11号老兵节是lms的公映日,这天有4部电影大规模上映,32家影院的《勇敢者的游戏2》、3116家的《阳光小美女》、2443家的《绝地威龙》、1652家的《要钱不要命》,还有《傲慢与偏见》以215家影院小规模上映。

    有人要看克里斯汀-斯图尔特,有人要看詹妮弗-安妮斯顿,有人要看凯拉-奈特利……

    也有人要看汉克斯、罗伯茨,要支持叶惟。期待已久的、预订好门票的人们,都会选择lms。

    各个城市的viy影迷粉丝,如同汹涌的潮水一般纷纷出动。

    晚上,哥伦比亚市,凯尔茜-周一家五口齐齐前往影院观看,作为叶惟粉丝家庭,今天真是幸福的收获节。

    “我们要5张票,lms,谢谢。”

    “麻烦给我两张lms的票。”

    各地的售票员们都能听到这样的话,购票观众之中,有家庭、情侣、朋友、个人……成年人、青少年,什么观众都有。

    多伦多,海蕾和一帮朋友兴高采烈去看,人家妮娜看首映,她们看公映,还好看的是同一部电影。

    洛杉矶,一个少女第一次看叶惟的电影,她承认被宣传吸引到了,就看看怎么天才。

    犹他州天堂镇,茉迪独自一人来到镇子上的电影院看lms。

    她是个农场女孩,没钱做买珍藏版dvd等粉丝事,但她是叶惟的影迷。她喜欢他的事迹、他的电影。每当为困在平庸沉闷被欺负的生活中而茫然时,想想叶惟,她就有了朦胧的盼头。

    茉迪买了票进了影厅,能坐百来人的影厅已经坐了一大半观众,她找了个周围无人的后排边缘座位坐下,望向大银幕。

    ……

    好莱坞中国剧院,全场掌声停了下来,叶惟走到舞台中站定。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叶惟看着满场九百多的嘉宾观众,家人们、朋友们,那一张张真挚的笑脸,这些人是毫无疑问祈愿着他可以成功、一路以来支持他的人们,同事们、影迷粉丝们……

    心情难以形容,他不由哇噢的感慨了声:“过去两年,我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有好的有坏的,然后。”

    他走了两步,心中越发地巨浪翻腾,“这部电影是一部关于家庭、我们怎么看待成功失败、公众和私人的喜剧电影。我出生在一个中产家庭……我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我太激动了,我不该这么自信,该准备好讲稿的。”

    全场一片轰然的笑声,熟知他的人却毫不担心,viy需要讲稿?从未听说过!

    叶惟说不下去地往西装上衣内侧口袋翻找,只能拿出一张彩色糖果纸,看了看,“现在我只有糖果纸,从我妹妹的万圣夜糖果袋里偷的,我真讨厌自己。”

    轰笑声持续地响彻着剧院,台下坐前排的朵朵惊呼:“真是哥哥你!”她被旁边的妮娜捂住嘴巴,另一边准备给她做好家长指引的顾乔笑语安慰,在朵朵脚边就放着那个半满的糖果袋。

    “我是说真的。”叶惟笑了笑,“我无法用几分钟来表达自己现在的心情,和种种的想法,幸运的是即将放映的107分钟会说上很多。这107分钟是我的,也是很多人的很多。”

    “我必须说说我的家庭,我的家庭和影片中的胡佛家庭有过相似的状态,一度濒临崩溃。两年前我家参与了黑色星期五抢购,只能形容为疯狂。那从开始我明白,生活总会给我们很多别无选择的艰难时候,而每当到了那种时候,我们就更需要勇气和决心。在影片里,胡佛家庭会遭遇一个个这种时刻,会做出一个个决定。”

    剧院里很安静,只有叶惟的话声在回响,偶有一些偷跑般的嘉宾掌声。

    “当然还有谈谈追逐梦想这回事,这王八蛋把我们都骗惨了。”

    他话音未落,全场已是又一片大笑,他却满脸认真,继续说着:“我有个朋友曾经做过一个好极的比喻,他说追梦像撑杆跳,不管你跳不跳得过去,最终你都会落下,但你敢跳起来就已经超越了平凡,有过了飞翔。”

    他?是她!是我!莉莉闻言浅笑,心情也无法表达,你又记错了吗?

    她没有与父亲坐前排,而是坐在中间追梦联盟的区域,旁边的翠丝特轻道“你的话对吧。”她噤声道:“别说了。”

    不少人都隐约记得,这好像是莉莉说的?哪次的演讲?

    前排这边,妮娜翘起大拇指,这比喻好!

    台上的叶惟又道:“而我想补充一点,追梦是一只纸飞机,当我们踏上旅程的开始时候,往往脆弱、微小、像一张白纸,起飞是因为我们想要起飞。也许我们会坠毁,也许我们会顺利落地,然后,再度出发。但我们都不再没有飞过!”

    又有偷跑的掌声响起,引得众人就要尽情鼓掌,叶惟失笑的抬抬手:“谢谢,谢谢大家!我知道你们想让我快点滚蛋下去,快点看电影,所以,我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呢?让我们享受电影吧!谢谢!”

    轰笑声爆起,雷动的掌声也随即震耳,此时剧院内的气氛有着感动,思索,有着黑色幽默的欢乐,都准备好观看这个故事了。

    叶惟向工作人员交了麦克风,走下舞台坐回前排中间的位子,妮娜的左边,家人和托托就在周围,大家都在欢笑。

    剧院响起了提示请安静的音效,随之而来的是前方大银幕开始有了影像!

    这一刻,932位观众的眼睛都一亮,开场了!

    典雅的音乐声起,梦工厂的片头出现,夜空之中,一个小孩坐在弯弯月亮上钓鱼,弯月现成d字母,镜头左移过去,飘过的云雾笼罩背景,当云雾过去,dreamworks-skg

    接着是普雷通的片头,一阵明快的电子乐声中,一个黄底黑字的写有play●tone的椭圆形摇动着出现,稳定了下来。

    再是追梦联盟的片头,飘逸轻灵的乐声,蓝天中,山坡草地上,一只经典造型的白纸纸飞机从近飞向远,镜头拉近轻摇,只见纸飞机的双翼上写着:cha色-dream-league-films

    这一刻,每一位追梦联盟成员都心潮澎湃,年轻的脸庞涨得面红耳赤。莉莉双手捂住了微颤的嘴巴,想起着什么……

    轻快的有着电子风格的配乐起,大银幕上放映起了正片影像,微胖的小女孩奥利弗在家里看着美国小姐颁奖录像,入神而笨拙地模仿着冠军的神态举止。

    “世界上有两种人,赢家,输家。”

    就在乐声之中,一个个开头场景映着,胡佛一家六口相继亮相,在教室大谈成功法则却只有几个听众的理查德、在卧室努力训练的怪异男生迪怀恩、在盥洗室吸-毒的爷爷、开车去医院接弟弟的绝望上班主妇谢丽尔、自杀未遂的失魂般的弗兰克。

    这一刻,叶惟毫无预兆地哽咽了,绷着的脸,一眨不眨的双目。妮娜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默默诉说着温柔。

    ……

    影评人放映会的银幕上,3116家影院的银幕上。

    《阳光小美女》,放映!

    开头短短几分钟,观众们已经轻笑了好几次。

    而包括罗杰-艾伯特等影评人们,已经脸有惊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