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女生房间里,落地镜子中映着一个修长婀娜的少女,她一身普通睡衣,却似乎是一套晚礼服,左手叉着纤腰,甜笑的样子,像对记者们说道:“我非常高兴,非常为他骄傲,他真的非常了不起,呵呵。”

    她像拖着谁的手,信步向前走去,身姿的曲线玲珑,还行吧?

    “真紧张。”

    走到镜子前,妮娜鼓起了两边脸颊,呼了一口气,比去比赛还要紧张。lms首映礼是自己出席的第一个电影首映礼!尤尼克的电影!她和他第一次携手地出现在媒体镜头前,而且……

    一道少女身影在镜子隐现,那是在奥斯卡颁奖礼的红地毯上,少女身着蓝花白衣裙,美得像个仙女,莉莉-柯林斯。

    尤尼克说莉莉-柯林斯也会出席,因为她是股东之一,另外他们是普通朋友了,就是见着面会打招呼聊几句近况的那种。

    妮娜非常不爽这点,昨天几乎发了一场脾气,几乎,切!我们恋爱都一周年了,他们不过是过去式的几个月,有什么好生气?他又不是只有一个普通朋友前女友,难得还及时通报,她也不是小气鬼。

    但心中当然存着几分较劲的想法,好好出席首映礼,告诉那富家女,有我在,你没戏!

    “我要闪亮全场!”妮娜展了展双手,跳起了芭蕾舞,在卧室里跳来跳去,又从书桌拿过两个艺体训练抛球,双手抛接了起来,“哒哒哒哒!”

    一下一下接住又抛起,她有些得意地加大力道,抛球直往天花板击去,咚的一声落下,砸到了她头上,“噢!пo-дrвoлnte……”

    她噘嘴地摸摸头顶,看着地板上的抛球,半退役状态几个月而已,我就不信了!走了两步,轻松坐了个一字马,身子后仰,抬着双手,高昂着笑脸,“still-get-it!莉莉-柯林斯,你能吗,你能吗,哈哈哈!”

    ……

    就在紧张和期待的情绪中,11月4日星期五下午,妮娜和父母一起飞往了洛杉矶,顾小姐先寄养在犬舍。

    对叶惟来说,康斯坦丁和米哈埃拉不只是女朋友的父母,也是他的长辈朋友,在多伦多生活时承蒙很多的照顾,两个座位是不能少的。叶浩根和顾乔与他们一向相处很好,同为有一子一女的中产家庭,充满着共同话题。

    又得到一袋糖果的朵朵欣喜得大叫,不过当她把糖果袋里的糖果全部倒了出来,数了一遍之后,就变成疑惑:“万圣夜我讨得了216颗,我吃了47颗,现在还有102颗?妮娜,数目好像不对哦?”

    “是不对……”妮娜心算了一番,“少了有……大概70颗吧。”

    “老天。”叶惟惊呆的看着朵朵,“你怎么记得的,老天,我们家出了个数学神童。”

    “啊!”朵朵突然怒了,“哥哥你吃掉的!”

    “我!?我不吃糖很多年了,但我曾经见过托托在吃。”叶惟耸肩。

    “托托!你这只坏狗!”朵朵冲去了。

    “汪呜呜……”托托再一次目睹罪恶,快看那边,他正往口袋塞着糖果!

    ……

    11月5日星期六下午近傍晚,全家出动,目的地,好莱坞中国剧院!

    叶浩根夫妇和朵朵、康斯坦丁夫妇一路,他们都不会走入场和摄影背景板,直接从后台通道进去。见惯大场面的托托也去了,它出席过《婚期将至》首映礼,lms首映礼更不容错过,而本吉终被遗留独守家中。

    叶惟和妮娜一路,因为两人要先由瑞秋-佐伊团队装扮过再去。首映礼是半正式场合,不用穿正式晚装,青春时尚帅气漂亮的半正式着装就行,还要有情侣的风范。

    与此同时,各路嘉宾们纷纷出动,中国剧院可以容纳932位观众,这场首映礼的每个座位都十分珍贵,不售票!

    除了汉斯-季默等少数几人,lms剧组的各部门主要成员都会出席,加里-高兹曼、彼得-赫勒、迈克尔-阿恩特、唐纳德-伯特……

    这时候,这座东方古典风格的大剧院外面,就在那星光璀璨的明星们手印脚印和签名前,人行道两边都设了一层铁护栏,靠剧院的内边是媒体记者们的摄影区,各方媒体人已经拿着相机、摄像机的在那里等候着了。

    外边是车道,路人们、影迷粉丝们和工作人员们在人行道侧边争持,而过了通道是大剧院的门口前庭,铺有红地毯,更多的媒体记者!更多的各方人员!

    当时间差不多,这里开始热闹喧腾起来,摄影闪光不断地一片片爆起。

    虽然梅丽尔-斯特里普、斯坦利-图齐等一些明星不会来,却还是阵容夺目。米拉-库妮丝一袭黑裙的来了;贝瑟尼-汉密尔顿与其家人来了,这位鼓舞全美的独臂女生笑容满脸,“我是viy的头号粉丝。”

    “这肯定是一部好电影!”人气童星安娜索菲亚-罗伯也来了,碎花连衣裙,金色中短发,笑容灿烂。

    拉莫-威利斯来了,不是走后台通道,是走着红毯入场。她和叶惟一向保有良好的友谊,而她对lms有过巨大帮助,汉克斯的《天使之舞》dvd就是她派的,当然在邀请名单之中。

    “祝这部电影一切顺利。”拉莫脸上的笑容淡淡,在闪光中留下着红裙身影,老头子会不会气死?

    吉娅-科波拉来了,一身中性的休闲女西装,没什么笑容,满脸认真透着点严肃,“来看电影。”

    追梦联盟军团来了!顿时间轰动全场,一大群的少男少女结伴同行,从通道到门口,他们笑着向媒体记者们、人们挥手,有人激动不已,有人从容淡定,列夫一直竖着大拇指,巴德、陈诺、科尔温、李明、巴布、翠丝特、康妮……每个人都在笑。

    终于到了这一天!

    光芒万丈的时刻!

    当初那些说什么庞氏骗局的、不屑一顾的、嘲笑他们不可能成功的人,要羡慕,要嫉妒,都随便去吧!我们的电影上映了!

    咔嚓咔嚓咔嚓,摄影记者们疯狂地拍照,这绝对是载入影史的一批照片,这群年轻人明天起会出现在很多报纸杂志上面。

    紧接着,又有两位重量级的来宾,而且会让八卦媒体兴奋到沸点的一个少女,来了!

    莉莉-柯林斯,与她一起到来的是摇滚巨星菲尔-柯林斯,他还是那风格,不扣纽的灰色休闲西装,中年脸庞上是玩世不恭般的神情。他的宝贝女儿挽着他的手臂,一身半正式的白色连衣中裙,简洁大方,秀发飘逸,脸上微笑清灵,出落得越发美丽。

    “菲尔!”、“嘿,菲尔!!”记者们被惊喜到了,事前并没有获取这个嘉宾信息,菲尔-柯林斯的捧场让人激动,尤其英国媒体会爱死这批照片的,而莉莉-柯林斯,这位粗眉小美女来这里做什么?她和viy的关系,看来的确耐人寻味。

    说叶惟,叶惟到!他和妮娜-杜波夫一同到来。

    作为今天最大的主角,叶惟顿时让全场疯狂了,激动大叫“viy”、“惟”的粉丝们让保安们如临大敌,他们在拿着手机、相机等拍照,记者们拿着专业相机拍照,闪光映得天空都一片明亮。

    这是两人首度一起出席活动,叶惟帅气,黑色休闲西装,妮娜漂亮,身着彩花的连衣裙,那娇艳的各色玫瑰花衬显出了她的火热活力,她的身姿步伐优美,她的笑容更是可掬。

    两人手牵手地走去,甜蜜得可以看得见,真是一对令人称羡的青春情侣。

    在两人入场后,闪光没有停下!因为一个个明星巨星主演来了!

    艾伦-阿金、蒂姆-罗斯、保罗-达诺、布莱斯林和他们的家人伴侣,全来了。但最让人们轰然的是,朱莉娅-罗伯茨与其丈夫的登场,这是她产后不多的活动露面,几乎全和lms有关,这位美国甜心妈妈依然明艳动人。

    一起来的还有艾玛-罗伯茨,小女生的衣着很平常,粉红外套水蓝牛仔裤,金色长发披散而下,自有一股青春甜美。

    汤姆-汉克斯和丽塔-威尔逊的到来,彻底点燃了中国剧院外的激动气氛,众多媒体记者都为之感慨,这个首映礼,简直太棒了!

    ……

    嘉宾们进了剧院,还要到摄影背景板前走走站站,让媒体记者拍摄另一批正式的出席照片,还有各种的合照。

    随着姑妈等人,艾玛站在叶惟、妮娜旁边合照了好几张,看着都笑得开心,其实……郁闷!

    艾玛很郁闷,这回太失策了!看看那边谢绝来合影的莉莉,看看这边挽着viy的妮娜,这些家伙全是穿着半正式晚装,明显有团队装扮过,她也有团队,姑妈的,却让她这样造型,什么独特什么邻家小姐姐,她竟然也感觉不错就来了!难以置信!

    现在往妮娜旁边一站,连她自己都觉得艾玛-罗伯茨是个小孩……

    还有莉莉!怎么没人说莉莉会来?她和惟没事了?就知道莉莉是比妮娜更大的威胁!这回搞砸了,不理了。

    完成答应了姑妈的合照任务后,艾玛就急忙离开长长的背景板,摄影采访区也不想逗留,到放映厅去。走了一段却发现惟和妮娜也走动了,他似乎要和周围的来宾打招呼,而莉莉就在那里和拉莫-威利斯说着话。

    “欢迎出席,莉莉,拉莫。”叶惟牵着妮娜的手,自然地走去笑打招呼。妮娜显得落落大方,看看两人,松开他的手,热情地伸手道:“我是妮娜-杜波夫,叫我妮娜,很高兴认识你们。”

    “你好,惟,你好,妮娜。”莉莉微笑地回应,与妮娜握握手,“很高兴认识你。”

    有趣。拉莫翘了翘嘴角,与妮娜握手认识过后,故意地称赞道:“你们看上去真登对。”

    妮娜笑道:“谢谢。惟,我叫他尤尼克,他真的非常了不起,你们也都是。他跟我说了全部的故事,你们都非常酷,我真想也可以早些参与到lms的追梦当中,也许你们知道我差点害他……那事我很抱歉,但你们真的帮了他很多。”

    “我没做什么,我是被莉莉强迫的。”拉莫直言说。

    莉莉微笑道:“我想最棒的是,虽然我们都有过一些矛盾,这样那样的,但今天我们都站在这里,lms的首映礼剧院,笑着聊天,这肯定是有着一份宝贵的情谊,电影把我们都连系在了一起。”

    “哈是啊,是啊。”妮娜先一怔再点点头,“绝对是的。”

    “两位,先就这样,吉娅在那边,我们去打声招呼。”叶惟见势不对,拉着妮娜就走向里边的吉娅大师。妮娜有点不愿走,脚步像是拖着。叶惟哈哈道:“她们都很酷吧?”妮娜横了他一眼,同时挽紧了他的手臂。

    为什么莉莉-柯林斯那么平静?好像都她一个人在乱较劲,像个傻瓜,说也没说出什么来,人家张口就念诗似的……为什么莉莉-柯林斯那么年轻?明明一样大,她却好像大了几岁。真奇怪!算了算了,看样子柯林斯是真不把死尤尼克当回事了,没有女生面对情敌能那么淡定的,除非不当她是情敌。

    莉莉望着两人走远,抿了抿嘴,颦眉地问拉莫:“你在做什么?”

    “帮你击退她。”拉莫还在望着妮娜的背影,“我早就说过你了。”莉莉问:“什么?”拉莫笑了声:“你没有身材。两年了,你还只是个小女孩,‘爸爸的小女孩’。你看看她,她的屁股,她的腰,她的腿,她的胸部,一个漂亮女人。你怎么跟她斗?”

    “我没想过斗什么。”莉莉无奈地摆手,“我和惟已经过去了,你不要再那样挑拨。”

    “那你最好不要和她竞争。”拉莫抬手握了握,“因为那女人可以把你捏碎,吃下去,然后吐出来,再吃下去。”

    “噢我很怕。”莉莉翻翻白眼,自己走开,心中嘀咕:“拉莫,去你的,我有我的身材,我可是啦啦队成员,你知道什么。”她走向那边的父亲,突然一惊:“我真是爸爸的小女孩?怎么可能……不管了,这些人在想什么,这是首映礼,今天只属于lms。”

    想得太入神,她竟然喊了出声:“电影日!”

    周围一些愕然目光望来,莉莉唔的转转眼眸,一边继续走,一边说着:“你们知道,多么棒的一个电影日,多么棒。”

    ※※

    诱tube网《阳光小美女》正式预告片点击量:1,837,166

第317章 你已经有了权力    “我已经做出决定了,无论如何,我要署名,全部。”

    3号这天早上,叶惟就这么明确强硬地告诉了赫尔曼-赖特团队,“我跑了两年,不管能不能拿到名次,没有理由要向终点冲刺了却要我停下退出。你们搞清楚了,这是我的电影!”

    听了他决然的话,赫尔曼几人都没有再劝说,好像只是“好吧”。

    这天晚上,叶惟出席白天收到的一个晚宴邀请,汤姆-汉克斯的家宴,这回是在他位于比弗利山庄区的家中,丽塔-威尔逊和保姆忙着晚餐,叶惟和汉克斯到了书房谈事,这件事。

    “汤姆,你不用劝我了。”宽敞雅致的书房中,叶惟坐在小沙发上,扬眉的说:“我要署名,全部。”

    看着坐在侧对面沙发的汉克斯,叶惟的神色不怎么好看,因为心里不好受,他们的做法和威利特、洛威特等人有什么分别。

    “你似乎对我很失望?”汉克斯毫无异样的微笑。

    事到如今,叶惟觉得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道:“我是很失望,我一直以来都把你视为是我的一位导师,导师不会希望我不署名。也许你是想着大局为重。我仍然非常感谢你们给我的机会,但这件事上,烂透了。”

    “很好。”汉克斯的笑脸更宽厚,并没有丝毫的责怒,“最佳影片一项,我没打算劝你不署名,也没打算让你不署名。”

    叶惟闻言怔了怔,什么?心中警惕,是什么曲线游说吗?

    “我从来没有主张或同意这件事。”汉克斯的话声不特别郑重响亮,却缓缓厚厚的,像阿甘在讲自己的故事:

    “这最先是公关团队制定的冲奖策略。奥斯卡最佳影片一项,我们的目标是拿到提名,没有想过拿奖。只要能拿到提名,对lms和你的知名度都有很大的提升,就算你不署名。

    他们有他们的道理,最佳影片的三个提名者是谁,只会被行内人熟知,但行内人又会明白其实lms是你的;从公众看去,你和lms早就画上了等号,有提名给人们的印象也是你的,‘虽然他没有最佳导演提名,但他导演的电影被提名最佳影片’,反正站不上领奖台,普通民众不会关心具体是哪个制片人。

    这是个对项目利益最大化的选择,lms的票房会更高、dvd会更好卖,你也不差。

    但我没有同意,这是用你的个人利益和荣耀换来的,是一个极大的伤害。

    我同意的是最佳剪辑一项,我也要劝你别署名。”

    叶惟皱眉地想说什么,汉克斯做了个等等的手势,“剪辑奖是技术奖项,而你是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你不是剪辑师。

    你该知道史蒂文-索德伯格喜欢剪辑,他的影片剪辑一项多数都署了他的名字,他也喜欢亲自摄影、署名摄影师。但他从没有获得过剪辑、摄影这些技术奖的任何提名,不是他做得不好。惟,是他像你一样,他第一是个导演,然后制片人、编剧。

    那些技术都已经包含在‘导演’这个词里面了。你非要再署一个剪辑师,好就被人赞是全才,坏就被人说贪功、爱现,说你的人就是第一是剪辑师的同行们,还有线下技术人员们。

    你要知道自己是线上主创人员,平时就在幕前。而那些线下人员一直在幕后,奥斯卡这些颁奖礼是他们为数不多能站在台前风风光光的机会,也是增加身价的机会,他们不喜欢连这些机会都被线上人员抢走,你报名最佳剪辑基本上是冒犯他们。

    也是因为lms的剪辑没什么特别惊艳,不是靠剪辑取胜,所以公关不想你署名,一旦你署了,最佳剪辑比最佳影片更难拿到提名,几乎不可能,剪辑师工会不会理你的。我也不想你署,我不想被人说‘汤姆-汉克斯怎么没教那小子些规矩?’”

    见汉克斯说罢,叶惟不改决然的道:“加里他们也跟我说过这些,也许这是最好的选择,但我要署名,全部。”

    “最佳剪辑你要署,我也尊重你。”汉克斯点头,“最佳影片是一定要署的。”

    叶惟心念电转却想不明白,阿甘不似在说假,“那为什么?”

    “因为你的心太好了,人太年轻了。”汉克斯笑了声的说,有些感慨。叶惟皱眉:“我不明白。”

    “从你自费花60万买下《viy》,我就知道事情不对劲,你完全不需要花那一笔钱,惟,你还没有学会怎么去使用自己的权力。”

    汉克斯看着讶然地沉思的叶惟,哈哈一笑:“小子,你不再是那个被个经纪人威胁封杀的小毛头了,看在上帝的份上,你有了1。8亿美元北美票房,由两部真实制片成本加起来不到一百万的电影。lms也没有半点会搞砸的迹象。

    你已经有权力了!在一些事情上,你可以自己决定,你甚至可以没有道理地要求别人怎么做,你是个明星。你想《viy》放到网上直接强烈要求就行了,为什么需要向梦工厂买?那本来就是为了宣传的产物。”

    “我想干净地做事。”叶惟由心的说,“我欠着你们太多人情了。”

    “所以就可以不署名?”汉克斯摊了摊手,“这件事这么明显该怎么选择,你还要考虑,考虑什么?”

    “我是有考虑过,你知道……”叶惟不禁失笑,“来之前,我还在想会不会跟你起冲突呢。”

    汉克斯满脸感到很好笑,一边拿起茶几上的一杯鸡尾酒,一边说道:“我就和你从利益方面去说。你认为在我、史蒂文、朱莉娅这些你说的大人物眼中,一个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比会你的信任和友谊更重要吗?我们是什么?没见过奥斯卡的傻子?”

    “看看那里。”他指了指书房一角的一个靠墙收藏柜,“那就有一樽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杯,《费城故事》拿的,在我的奖杯收藏室,还有一樽《阿甘正传》拿的,很多其它的奖杯。”

    叶惟往那边望去,果然透过玻璃柜窗,看到金灿灿的一个小金人立在那里。

    “lms到明年1月底奥斯卡揭晓提名的时候,都放映几个月了,有提名也最多会增加个一千万票房。150万的公关费,你以为我们会为了投入150万去做的事情,为了一千万票房,而去践踏你的尊严,失去你的友谊?神童viy?”

    汉克斯笑着摇摇头,饮了饮鸡尾酒,又道:“惟,我之所以能成为大人物,是因为我做了很多正确的选择、我足够幸运、我珍惜与每个有才华的人的友谊。一时的走运能让你红几年,红几十年就需要自己有实力,朋友有实力。

    两年时间,你抓着得到的一个小机会,凭自己的实力和成绩,到现在已经是我们这个小圈子里,非常重要的一员了。你的新项目大家都在等着要合作,以及以后的合作。想想十年之后,你27岁,我老得走不动了,但也许你一部电影就能让我又红一把。

    十年很快的而已,这是我更看重的方面,不是lms有没有提名。没有聪明人会在现在为了提名得罪你,我不会这么做。

    这些年来,当我可以给别人机会,我给过很多人机会。因为我喜欢和有才华的人做朋友,也喜欢让有才华的人因为自己的机会而成功,我就是喜欢这种感觉,像亲自栽培的花开了。

    惟,我想你可以成功,这是我的利益,而且我的确是你的一个导师。”

    听着阿甘的话,叶惟的神情变了又变,眉头皱了又缓,缓了又皱,“那么这是?你们给我上的一课?”

    “哈哈!能那么说。这是你的事情,加里他们是真的不太想你署名,我也不好直接出面。别怪他,加里还没有拿过奥斯卡提名,《费城故事》那些都轮不到他,他一直把我和朱莉娅的第一次联手看得很重,他太想拿到提名了。

    但是朱莉娅,你觉得她会同意不让你署名?她的出演就为了这个。”

    汉克斯把酒杯放了回去茶几,继续说着:“我很高兴你做了正确的选择,惟,你该学会做个大人物。你很年轻,但你已经有了权力,不再是倚仗别人的仁慈的小子了。”

    “所以……我全部署名,你们不说‘小子你完了’?”叶惟眨眨眼的问,和莉莉好像骂错人了。

    “假设我们那样说了,我是你,我会怎么做。”汉克斯提了提手指,“我会告诉布莱恩,我对这事很不高兴,我不想再和汉克斯、梦工厂那些人合作,我愿意接手大制片厂的项目,最好是梦工厂他们的敌人,迪斯尼,让caa给我找。我也会打给布鲁斯-威利斯,和好,合作。除非梦工厂肯提高一百万公关费,不是花在其它奖项上,是全部花在冲击最佳导演提名上。这是我会做的。”

    “像是个好主意。”叶惟不禁咧嘴,“可梦工厂的财务很紧张……”

    “那不是该你考虑的,当初我们把发行权交给它,梦工厂承诺有冲奖希望就会给予重视,它得实现承诺。财务紧张?那会让史蒂文还是会让杰弗瑞破产?他们都不用自己出钱,债务而已,等他们把公司卖给大制片厂,什么都解决了。

    lms现在是梦工厂重要的资产,也包括你的下个项目合作权,一百万算什么?惟格,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价值!你真的应该找个职业经理人告诉你了。让梦工厂为你花一百万公关费,是十分合情合理的要求。

    这笔钱必须由梦工厂来花,我有钱,我很看好lms,但如果都要我们自己花钱办事,发行费给回我们吗?”

    汉克斯笑说着站了起来,往收藏柜那边走去,“惟,这么说吧,就算你放弃署名了,你只是割舍自己的价值,没人会感谢你,你的感谢和被感谢在变得廉价,越宝贵的东西,越不容易得到。你太年轻了,还不懂。”

    “汤姆,你真的震撼我了……”叶惟起身跟去,还没有完全消化状况。

    “有一段时间,我担忧你的是你会不会被名利毁掉,你绝对是个刺头。”汉克斯打开了柜窗,探向那樽小金人,“结果现在我发现你的问题是你太好心,你经常让人意想不到,也意味你没有要求别人。”

    “谢谢。”叶惟一笑,心情已是松了开去,阿甘把话说得相当清楚了。

    汉克斯拿出那樽奥斯卡奖杯,问道:“想拿拿吗?”不待叶惟回答,他就又说:“我不会给你碰它的,我只告诉你怎么可以拿到:一,把事情做好,二,当你有权力,你就要用,能用多少用多少,拿出你最大的优势去和别人比,你赢的机会就最大。”

    他把奖杯又放了回去,关上柜窗,果然不让碰。

    我也没说要碰啊。叶惟从小金人处收回目光,认真的道:“汤姆,我想我是更明白一些生存之道了。可能我真的太好心了吧,我还是喜欢讲究情义道理的做事方式,这也是你教我的。现在我们内部没问题了,可我署名后的难题依然存在,我们该怎么解决?”

    “我没有办法,我和朱莉娅都已经尽力为你拉票了,说到公关我不是专业人士。”汉克斯拍拍叶惟的肩膀,“你和公关团队讨论的那些是不多的希望,这要视乎影片和你亲自游说的表现。说真的,惟,要求提高一百万公关费,会让机会更大。”

    叶惟耸了耸肩,“你知道,我还真做不出来,这肯定会让特利-普莱斯他们很难做,特利,我不憎恨他,他好几次支持过我。”

    “你小子。”汉克斯摇摇头,决定的道:“你当我是导师,我就做点导师的事,如果《阳光小美女》真能轰动影评界、轰动票房,我来给你要求提高公关费,没有人会难做,因为那样不管最后有没有提名,我们都没有输家。”

    “汤姆,你真的很贴心!先谢谢了。”叶惟笑了起来,“真让人高兴,我是说这件事,很酷。”

    “先别想那么多了。”汉克斯笑得有些憨厚,“还有两天就是首映礼,年轻人,你应该好好享受这个时刻。”

    ……

    这顿晚宴十分愉快,叶惟不是傻子,能看得出汉克斯不是在玩权术,玩也是一种阳谋。

    其实这事是他太陷入了一股愤怒失望难过的情绪中,仿佛回到当初被威利斯、洛威特那一伙人算计,或是像梦中被谁踢出局,因而失察了局面早已不同。是的,罗伯茨怎么会肯?她是要viy越成功越好。

    斯皮尔伯格都不管这事,对汉克斯又哪有什么致命诱惑?一个提名能增加多少利润?《驱魔录像》的海外发行权呢?《阳光小美女》可能的高票房呢?他下个项目呢?

    但是对于高兹曼、赖特、普莱斯则不同。

    高兹曼想要奥斯卡提名,晋升为更高一层级别的制片人;赖特也想要奥斯卡提名,这样他在公关顾问界的位置也会上升;而普莱斯同样想要奥斯卡提名,好准备着梦工厂一旦不再独立,他找下家时有个好档案。

    提名可以为他们带去实际和迫切的个人利益,自然不想他署名。

    奇怪的是,叶惟并没有怪他们,世事不是非黑即白,至少他们没有下三滥。我的心太好了吗?好心不可能是错误!无论如何,努力争取那该死的提名,那样包括他自己,己方所有人都高兴了。

    回到家后不久,在夜空下的后园,叶惟靠在门廊边上打给了莉莉,说了今天的事情变化经过。

    那边的莉莉不时发出惊慨声,待他说罢,她有着疑惑的道:“我不想阴谋论,会不会是他因为你一定要署名才这么说?”

    “不会,他可是汤姆-汉克斯,不需要和我来这一套。如果是这一套,正好证明着他的话,我不是想踢走就踢走的小角色了,他们看重我的友谊、我的价值。所以,他们真的不会为了小利益而不顾大利益。”

    “我想想……”莉莉想了一番,忽而就清声笑了,“惟,我们想事情还是简单了。”

    “我喜欢这种简单。只有简单才能享受到最纯粹的快乐。”叶惟笑说,望着夜空中的繁星明月。

    “我也喜欢。”莉莉说,又很郑重:“不管怎么样,你记得,记得,一定要署名!”

    “最佳剪辑也署吗?”

    “唔我不太懂,这个你自己拿主意,但最佳影片一定要署。”

    “ok。”

    叶惟应了好,事情定了,越发地兴冲冲:“我们的对手真不弱。对了,我还没跟你说过,那个神秘人是詹姆斯-沙姆士!”他当下说了个清楚。莉莉惊声道:“我还想是不是什么神秘力量。”

    “我们都失望了,哈哈!现在《断背山》真是势不可挡,《傲慢与偏见》似乎也还行。莉莉,我等不及lms上映了,我们要让外部的敌人看到,我的黑名单在哪里?我找找,我可是随身带着的。”

    那边莉莉噗通的一笑,叶惟说了句认真点,开始数了起来:“威利斯、洛威特,阿诺-瑞夫金,他们那破公司那伙人;焦点那帮人,大卫-林德,《傲慢与偏见》,萨姆-门德斯,《锅盖头》,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勇敢者游戏2》,是的,这女人太他马任性了,我恶心她;某个想录音害我的王八蛋,那些无良媒体,mpaa,六大制片厂……

    我们要让他们看到,也要让内部的分歧者、盟友、导师、大人物小人物、所有这些人看到!”

    “看到什么?”

    “我们的厉害!”

    两人笑了一阵,渐入沉静,叶惟缓缓的道:“那么……就是这样,不打扰你了,首映礼见。”莉莉轻声说:“首映礼见。”

    结束通话放下手机,叶惟望着星空,作品才是最大的权力,这次是上升还是玩完?

    《阳光小美女》首映礼,等不及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