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给糖果就捣蛋!”

    10月31日万圣夜,到处响起小孩们的讨糖叫声。夜空下的布伦特伍德,朵朵和邻居孩子们也正挨家挨户地讨糖,她打扮成了一只哥布林,很有些敷衍,差不多就是提个麻布袋而已,毕竟承包给她打扮的是哥哥不是姐姐。

    这一群近十个孩子有扮成哈利-波特、超级英雄、皮卡丘……哥布林朵朵更显得寒碜。

    开门的布莱迪夫妇都一脸笑容,早已准备好了,两人拿出一小袋糖果派送,“给你们,给你们。”

    孩子们欢呼雀跃,朵朵嘻嘻的笑得清脆,手中的麻布袋已经装满一半糖果了,一想到可以把它们都吃掉就真高兴,平时可没有这么多糖果吃,蛀牙是家里最怕的事,万圣夜是丰收的日子。

    讨了糖,孩子们笑语着走下门廊,穿过前院草坪,往街道对面的叶家走去。

    “呵呵呵呵呵。”正当他们接近叶家草坪,突然,一道高大的黑色身影从前院边灌木丛横着冒了出来,仿佛是凭空出现,他一身黑衫黑裤黑鞋披黑皮大衣,假中发披头垂下,脸庞涂得一片煞白,两边嘴角画着笑线,浓重的黑眼影,双眼都竖画了道长黑痕。

    孩子们都愣住了,只见他满脸可怕的狞笑,露着整齐的白牙,平静的声音却透着一股疯狂:“你们好,孩子们。”

    “啊!”就有个女巫小女孩惊叫了出声,众人纷纷后退,朵朵惊急的道:“你是哥哥!大家别怕,他是我哥哥。”

    “哈哈哈哈!”神秘黑衣人骤然疯笑起来,笑容是那么癫狂,笑声是那么渗人,缓缓走近他们,“哈哈哈哈哈哈哈!留下你们的糖果,就什么事情都没有,否则,哈哈哈哈!”

    “啊!!”皮卡丘小女孩吓得抓起手中小桶里一把糖果扔向他,几个小男孩也急忙用糖果扔他,“别过来!”、“你个恶魔!”

    朵朵都有点吓着,咽咽口水,恶魔好像会伪装的,这个是不是哥哥?

    “噢噢!”被糖果雨点般打着的神秘黑衣人发出怪叫声,抬起了双手,展示着自己毫无伤势,一步步迫得孩子们倒退回了布莱迪家前院边人行道,笑容更扭曲了,笑声更疯狂了:“哇嗬!!!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个小胖子吓得几乎倒地:“耶稣……”神秘黑衣人歪着头,扭动身子,“耶稣基督?你们有没有听过这段话:耶稣基督走进旅馆里,他给了旅馆老板三根钉子,然后问,能不能收留我一晚?”

    “啊啊!!!”见他突然快步冲来,孩子们顿时一哄而散,四下奔走了,小胖子哭了出声:“有恶魔,有恶魔!”

    朵朵也惊得直往家里奔去,双手紧紧地抓着麻布袋,绝对不能没了这些糖果!这是我的糖果!

    神秘黑衣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脸上的疯笑消失了,阴沉的样子,拿出一个Zippo打火机打起了火,扔到了地上,发出模仿音的嚯呼,似乎地上燃起了一个汽油火烧的乌鸦图案,接着哑哑的叫了声,似乎有一只乌鸦飞落到肩膀上。

    Awesome!他自得其乐的笑了声,《乌鸦》真是经典,下一个,《猎人之夜》!

    叶惟捡回了那个打火机,顺便捡起些糖果准备吃,当他转身要走,却是一怔,只见一个普通时尚秋衣的少女站在街道对面,她在忍着笑,忍不住还是笑了出来,莉莉。

    “嘿……”

    “欺负小孩子很好玩吗?”莉莉似是责斥,穿过街道走向他,眸子满是笑意。

    “啊哈哈哈!”叶惟又一阵疯狂的大笑,又嘎然的停下,点点头:“是的,很好玩。你讨糖讨到这边来了?”

    “不是。”莉莉拍了拍身侧的淡棕斜挎包,内有糖果的响声,说道:“之前我带朵朵出去玩,她见到糖果就发狂,我叫她别吃那么多,她让我万圣夜多给她一些,因为那天得到的糖果不会蛀牙。我答应了,所以。”

    “她这回肯定要吃坏牙,算了,反正要换掉的。”叶惟耸肩,不打算管。

    莉莉忽而说:“我以为你出去玩了。”

    叶惟一怔,什么意思?其实这是他们第一次在万圣夜见着,03年时还没有相识,04年时没在一起了,他在多伦多,然后现在。他摊开双手,“我是啊,我现在不是吗?我在讨糖。”

    手上的太妃糖给了她一颗,自己也拆了一颗吃起来,问道:“怎么不开车?”

    “不是很晚,不是很远,想走走。”莉莉拆开糖纸吃起糖,皱了皱粗眉,“惟,流传在这里的万圣夜巨魔是不是你?”

    “当然不是了,我小时候也被吓过!”叶惟走向自家那边,对跟着旁边的她怒道:“还有该死的OJ辛普森!那个婊子养的,那几年真的超恐怖,那个婊子养的。”1994年辛普森杀妻案的案发地就是布伦特伍德。

    “是的。”莉莉点了点头,“那家伙的确是,但不要说脏话,小心朵朵听到。”

    叶惟说了声OK:“那个坏人。”莉莉微笑:“这就好多了。对了,你的纪录片很棒,昨天我几乎看哭了,眼睛有点潮,很感动。”叶惟顿时一笑:“谢谢,巴德说他最后嚎啕大哭,我不太信。”

    “有可能的。”莉莉转了转笑眸,“那可是巴德。”

    “莉莉!!!”这时小心地重新走出屋子的朵朵看到什么,立即欣喜若狂的奔来,“是莉莉,是莉莉!我好想你呀。小心!小心他,他是恶魔!”她奔着扑进莉莉的怀中,眼睛警惕带怯的望着那黑衣人。

    “哈哈,他是惟,你哥哥。”听到莉莉的笑语,朵朵大惊:“真是哥哥!?但是他,有古怪!”

    “呵呵呵。”叶惟转身往南面走去,寻找下一伙孩子们,一边手上轻轻地拍着自己的大腿,一边发出诡异的一声声似歌唱似叫唤:“叮叮,叮叮,Children,Children……”

    “他在做什么?”朵朵小脸疑惑,“那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莉莉搂着她,看着叶惟走远,“有时候,他是个英雄,有时候,他就是个大孩子。”

    “他要吓人!”

    “没事的,他不会真的欺负别人。”

    “那……别人欺负他怎么办?”

    “他会还击的。朵萝茜,看看这是什么?”

    “糖果!!!全是我的?哇!!”

    ※※

    “惟格,我们知道这样很委屈你,可这事上我们都得以大局为重。”

    11月2日星期三,距离LMS首映礼还有3天,距离LMS公映还有9天。

    叶惟这天早上没去上学,到了梦工厂总部出席一个小会议,关于LMS角逐颁奖季的事宜,最主要是金球奖、奥斯卡。

    出席的人不多,特利-普莱斯、加里-高兹曼、聘请的管理LMS冲奖的独立宣传公关顾问赫尔曼-赖特,一个精明的中年白人男人,在行业里名望处于中游位置,不顶尖也不差。

    此时小型会议室中笼罩着一层沉沉的气氛,会议桌边的三个中年人都神情严肃,而叶惟皱着眉头。

    第63届金球奖将于明年1月16日举行,而提名名单会在今年12月13日公布,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做冲奖活动了。

    《阳光小美女》报名了音乐/喜剧类,所有奖项都报了名,然而活动要有重点,尤其因为梦工厂开出的经费很少,通常一部电影冲奥要花费20万-300万,或者更高。但LMS只有区区150万预算,这笔钱不是在金球奖提名阶段就用光,是总数!

    真不知道是多拷贝几张试看片DVD好,还是多办几场评委看片会,或者剧组鸡尾酒会好。

    这就一定要有侧重,现在三人的说法是金球上主攻最佳剧本奖、布莱斯林的最佳女配角奖,艾伦-阿金的最佳男配角奖。

    汉克斯和罗伯茨报名了最佳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有自身的影响力,经费有限就在这上面省钱。赫尔曼-赖特认为两人就算拿到提名,得奖希望也不大,因为角色上没有特别大的突破,而他们分别有4/6、3/5个金球奖了,所以目标是提名。

    而叶惟报名的最佳导演一项……放弃。

    因为没什么提名希望,如果前几天在东京国际电影节拿了奖,势头倒会完全不同,只因金球奖是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HFPA)举办的,只有82位正式会员。这一群评委相当看重影片的电影节、评论界的成绩。A类电影节的荣誉会很有说服力,相反亦然,叶惟连在TIFF都没有收获,这造成了一个信号,他不行,还不是时候选他。

    金球奖是奥斯卡的最大风向标,一是因为它善于预测奥斯卡的选择,二是因为它的影响力也会影响五千多位的奥斯卡评委成员们的想法。

    换句话说,一旦放弃了金球奖的最佳导演奖提名冲击,那等于放弃奥斯卡提名冲击,基本上叶惟不可能凭着LMS拿到任何重量级的最佳导演提名的殊荣。在TIFF上的失败,引起了一系列失败的连锁反应。

    “我们知道你付出了多大的努力,你绝对配得上一个金球奖最佳导演的提名。”赫尔曼-赖特神情遗憾,“但我们不是评委,说实话,活动最佳导演奖是浪费钱,还会导致评委们有所犹豫,拖累其它奖项的提名前景。”

    坐对面的加里-高兹曼也劝道:“惟格,这真的非常可惜,如果有别的选择,我们都不会这么做。”

    “我拍的电影。”左边沉默着的叶惟突然说话,敛着双眼,“我亲自把剧本解剖调整,我亲手画了100%分镜剧本,我在片场一个个镜头把它拍出来,整个后制我全程参与……是的,你们认同它可以拿最佳影片提名的话,我当然配得上最佳导演的提名!”

    他抑不住有点情绪激动,一直期望着努力着拿到金球奖、奥斯卡的提名,现在影片还没上映,就说没机会了没希望了?

    “我还能说什么?”叶惟看看面无表情的三人,已经明白这个会议其实就为了告诉他这些。他沉声道:“这里谁不想拿着一千万做活动,谁不想每个该死的奖项都去冲击?我们不够钱,我太年轻,我理解。但是!”

    他的脸庞满是认真,“真没有办法了吗?不需要100%,哪怕只有1%,我就要抓住这1%为我自己争取!我需要一个机会。”

    会议室的沉静变得越发压抑,特利-普莱斯的神色更有些怪,欲言又止的:“惟格,还有一件事,关于奥斯卡……”他停住了话,看向了赫尔曼-赖特,不愿由自己来说。

    “是奥斯卡的最佳影片报名。”赫尔曼平和的说。

    本届奥斯卡的报名到12月1号截止,早和晚不会有影响,LMS还没有提交报名名单,准备提交了。

    “什么?”叶惟心头突了突,这才是会议的目的?

    赫尔曼说道:“现在最佳影片的报名只能署名三个制片人。我们的想法是LMS署名加里-高兹曼、彼得-赫勒、马克-福利尼奥。”

    也就是,不署名叶惟。

    叶惟眨了眨眼睛,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来回扫视三人,“不好意思?我是第一制片人。”

    署名三个是在制片活动中占据主导地位的三个,马克-福利尼奥是第三制片人!怎么会有他,而没有第一制片人?

    气氛更加沉闷,如同暴风雨的前夕。

    赫尔曼又说道:“惟,你现在17岁,明年二月过了生日也就18岁。你的确是第一制片人,可这个事实太吓人!我们一开始的考量是可以的,但TIFF的失败后,我们有了重新考量,如果你署名……”他顿了顿,“LMS本来能拿到提名都拿不到了。”

    一下子,叶惟的脸庞涨红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不知想着什么。

    普莱斯、高兹曼在继续沉默。

    尽管谁都知道《阳光小美女》是叶惟的制片成果,从策划到执行,从只是一个被搁置的只有剧本的项目,到现在有冲击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机会,全他的功劳,是他一点点创造了这一切。

    他最有资格署名,如果拿奖他最有资格举起奖杯,不过……

    “如果有别的选择,我们都不会这么做。”高兹曼又叹息了一遍。

    赫尔曼-赖特接着说:“问题不只是我们怎么样,还要考虑竞争对手怎么样。假如LMS获得奥斯卡提名,署了你的名字,这点一定会被竞争对手抓着进行反宣传,只要往哪份报纸杂志上印一句‘选择《阳光小美女》!奥斯卡即将会有一个18岁的最佳导演!18岁的最佳制片人!’我们就完了。”

    宣传和反宣传是冲奖公关战的一部分,很多时候会起到决胜作用,群体心理是一种非常奇怪的东西。

    “惟格,我们知道这样很委屈你……”普莱斯话声很小。

    “看来你们都决定了。”叶惟哈的笑了声,不冲击最佳导演、不署名最佳影片,他不是傻子,他知道这是什么宣传方针:叶惟不再是LMS的第一制片人,只是被一群或德高望重或才华新人的大人们领着工作的小孩。

    以后再提起LMS,不会有人说那是叶惟制片的,是高兹曼他们制片,是他们的电影。

    “哈哈。”他又笑了几声,“所以你们想我什么都算了,是不是奥斯卡最佳剪辑的报名,也不准备署我了?”

    “是的……”赫尔曼点头,“只署威廉-戈登伯格的话,获奖的机会会更大。”

    “你跟我开玩笑吗!威廉剪的结局是推车回家,现在去吃雪糕的结局是我剪的!”叶惟怒火上涌,不禁砸了桌子一下,脸色涨得更红,眼神十分凌厉,“剪辑是我和他共同完成的,我剪得比他还多!为什么我不能署名!?”

    “惟,冷静点!”高兹曼大声。

    “怎么冷静?”叶惟深呼吸了几下,还是带着火气:“每个电影人,每个创作的人,在努力过后,都会想得到认同赞许!抱歉我不是詹姆斯-乔伊斯,我也不是梵高,我不喜欢等自己死了很多年才?有人说那家伙不错!

    我不喜欢,我的家人、我的朋友也不会喜欢,你们以为署不署名只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吗?我很早很早就告诉我妹妹,你哥哥制作了一部电影!而你们的主意是,不,这电影不关我的事。”

    高兹曼和普莱斯没说话,都摇摇头。

    赫尔曼语重心长般的说:“为什么你不这样想,你署名了,结果LMS没有拿到提名和奖项,最佳影片、最佳剪辑,什么都没有。别人会高兴吗?你呢?惟格,你问问自己,你是想没有你的署名但拿到奥斯卡提名?还是想有你的署名但没有提名?”

    “你的游说能力真不错,为什么不用来游说评委们不要歧视我的年龄?”叶惟问道,双目闪烁着厉光。

    他心里很难受,很复杂,MPAA是一回事,“自己人”却是另一回事……其实早知道的,没什么自己人,只有实际的利益。

    “真没有办法了吗?”叶惟让自己冷静下来,心念电转,利益本来就是这个共同体的纽带,只要让他们认为有可能、有更大利益,事情就不同……突然想到什么!

    “我觉得,我们可以等影片上映之后再决定,先看看评价口碑怎么样,反正离报名截止时间还有一阵子!”

    越想这个,叶惟的心思越明朗,对三人道:“我有个问题,如果LMS的评价口碑非常非常好,影评人们对我疯狂,那么我有没有机会赶个尾班车冲击金球奖最佳导演提名?那些奥斯卡奖项也让我署名?”

    赫尔曼沉默了一下,才道:“其实我们早就想过这个方案,有一些影片不需要很多经费,提名者以前谁都不是,就因为疯狂的评价口碑成为大热门,这是有的,可真的要有非常高的评价、非常大的口碑效应才行。”

    “这就是了!”叶惟一拳捶在桌面上,笑道:“事情还没有定,不是吗?我还有机会!”

    “惟格,我们不确定。”高兹曼没有一点乐观,“LMS能不能那样,我们不确定,本来能横扫TIFF的话……”

    “有什么指标吗?”叶惟问,“怎么判断行不行?”

    赫尔曼回答说:“影评界的看法,那些协会奖是指标,那些评分网站的统计也是指标。”

    叶惟追问:“像烂番茄新鲜度?多少?”赫尔曼想想道:“主流影评人至少90%,但95%以上才能弥补在电影节的失败;还需要高票房,才能营造舆论效应,扩大知名度,弥补活动经费上的不足。”

    “多少票房?”叶惟又问,“1亿?不够?1。3亿怎么样?这够我们成公路片第一名了,怎么样?”

    “票房不是说说就有……”普莱斯不由说话,1。3亿?惟格是在斗气胡扯。

    “起码我现在有了一个目标!”叶惟的神情认真得可怕,“我最受不了就是没有目标、没有可能、没有机会。现在我有了!我还要告诉全世界这个目标!金球奖最佳导演,你们给我报名了吧?我有信心拿到提名。”

    他是少年热血,三人却没有这种想法,如果他不是屡屡创造奇迹,都要嗤之以鼻。

    高兹曼摇头叹道:“只能说,惟,我们不确定。”

    “那就让我们看看会怎么样。”叶惟沉声,“等影片上映了,什么都确定了。”

    赫尔曼依然平和的道:“其实你非要署名,我们谁都无法阻止,你到制片人工会一闹、往媒体上一说都完了,你不同意,没人敢。但是你确定吗?你的目标是个几乎为零可能的自欺欺人,要做什么选择,你想想,你好好想想。”

第314章 票房宣言    “时间刚刚好!”

    这时候才打开电视收看《每日秀》的观众们都会有这个念头,今天的节目嘉宾是叶惟,期待已久了,他的上次做客已经是一年半前,那经典的访谈影像片段流传于网络,影迷粉丝们引以为神,这回他又会有什么表现?

    只看着两人坐在那里,观众们就不由露出笑容。

    “我该叫你什么?”电视荧幕中,乔恩拿不定主意的摇动着签字笔,“惟格-叶?尤尼克-库勒?还是你的昵称神秘博士?”

    “随你喜欢吧。”叶惟微微耸了耸肩,“这是个民主国家,虽然很多机构都反驳我这个观点。”

    演播厅顿时一阵轰笑,观众们都会意他是在嘲讽mpaa,也许还有别的。

    “你还相信?”乔恩讶然的样子,看看观众席,“多么呆的一个呆子。原谅他吧,少数族裔总是消息滞后。”

    电视内外的观众们都纷纷大笑,兴致更加高涨,乔恩攻击了!他不会放过viy!叶惟愕然了一小下般,“多么白人的一个白人。”全场爆笑之中,乔恩满脸凶恶般的小声道:“我是犹太人。”

    观众高呼声中,两人都不禁笑了。乔恩继续问道:“为什么会有这个主意?双重身份?”

    “没什么出奇的,你知道我们都有双重身份。”叶惟恢复平静的脸庞像认真,又像云淡风轻,“詹妮弗-加纳用双重身份去做间谍,你用双重身份去参加化妆性-爱派对,而我用双重身份拍电影。”

    这一下,刚刚下去的全场轰笑再度爆起,电视观众们也喷笑了,就知道,就知道viy不会让乔恩好看!

    乔恩顿时一下惊恐万状,双手甩起,签字笔都飞了,“你怎么知道的!?你也在那里!?”

    观众笑声停不下,叶惟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八卦小报啊乔恩!他们连你扮的是闪电侠都报道出来了。”

    “闪电侠”指的意思,让观众们彻底笑疯,还有掌声呼喊声响起。

    “哦……”乔恩呼了一口气,神情木了下来,语气心有余悸:“吓死了,我还以为那个是你……”爆笑声停不下!

    “我不去那种地方,我在拍电影呢。”叶惟从容的回答,让全场一片掌声。乔恩倒眉的问道:“《大开眼戒》?”叶惟嫌弃的道:“那电影就是一场灾难,白日梦式的性幻想而已。我更喜欢《冰风暴》,噢不……我没说蜘蛛侠是我。”

    观众们笑喊不已,不过大部分人只是在起哄,并不能完全吃透这话的笑点。两部电影都是讨论60-70年代性-解放的题材,《冰风暴》的主演之一托比-马奎尔正是后来的蜘蛛侠。

    乔恩也笑了,微露牙齿的样子很是猥琐,他拍拍桌面,说起了今晚的主题:“你的新电影《阳光小美女》就要上映了,我看了,真是一部好电影,谈谈你的演出?”

    叶惟认真的说:“我演的是个驱魔师,继续为上帝工作,一个巨大的新挑战。”乔恩感觉不好的一怔:“有驱魔?”叶惟摇头道:“得了吧乔恩,你根本没看过《阳光小美女》,连我们给的故事梗概都没有看清楚,我没有出演!”

    观众爆笑中,乔恩的身子坐得直直,双手放在桌面上,毫无表情的样子,“我可以解释……”

    “你不会其实连《婚期将至》都没有看过吧?”叶惟惊讶,“dang-it,你看了《大开眼戒》,可连节目嘉宾的电影都不看。”

    哔哔的几声,乔恩郁闷说的什么都被消音了,观众笑声持续不断,乔恩突然高声的道:“但我知道这部电影真有很多的明星演员,汤姆-汉克斯、朱莉娅-罗伯茨、梅丽尔-斯特里普……他们都在同一个片场,那是什么感觉?天天出席奥斯卡?”

    叶惟笑了笑,今晚第二次的笑,说道:“也不是每天,周末我们不开工,毕竟还要参加奥斯卡。”观众们顿时爆笑。

    “他们有当你是导演吗?”乔恩笑问。

    “当然!他们真的非常专业,而我也尽力把工作做到最好,不管你信不信,我甚至读了几本育儿书,当朱莉娅-罗伯茨不高兴,我就跟她说‘想从我这里得到点育儿经验么?’她就高兴了,‘为什么不?’”

    观众大笑过后,叶惟又认真的说:“我们所有的目标就是把电影拍好,他们都是讲道理的人,除了偶尔的创作分歧,我讲道理就能搞定他们了,非常幸运。”

    “《阳光小美女》有着一个传奇的生产过程,一百多个中学生众筹买下的剧本,你还因此出了一部纪录片。”乔恩说着突然抓狂的咬牙压声,十分妒忌似的,“我都还没有纪录片,他有一部!”

    “162个,56万。”叶惟说,全场顿时响彻了观众赞叹的呼喊。

    叶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开玩笑的意思,微笑却一本正经:“我们当初每个人都凭着热血去做事,并没有怎么想过买下剧本后拍成电影的困难,我们只是认准没什么不可能。这也是我们敢于开始的原因,后来发生了很多事,跟计划可以说完全不同,但我们挺了过来,完成了。”

    观众的赞声掌声更大,乔恩也没拿这个开玩笑,说下一个话题:“你现在有很多的争议,你允许我问争议问题,看来你真不怕。”

    “怕什么?”叶惟有点好笑。乔恩则有些贼笑:“你对这部电影的票房有个期望?一千万人听到……”他又噗笑又忍着。

    “你是说一亿美元北美票房那事吧?”叶惟耸耸肩,皱眉,“那事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噢!!!现场一片观众惊呼,电视前的观众们也一片惊呼,怎么回事?!viy说自己这事错了?!不可能!

    乔恩都怔了,叶惟随即扬眉的说道:“一亿美元的期望是错的,太少了。鉴于我很有信心,所以我现在严肃地修正,谁想得到就得到吧,我对《阳光小美女》的北美票房预期是1。3亿美元!”

    “啊啊啊!!”观众们早已沸腾,像要掀翻演播室,这就是viy!

    不只是被别人解读的1亿,是亲口说出的1。3亿!北美票房!

    真的错了!

    “你没有喝酒?”电视屏幕中,乔恩像被吓着,身子后仰。

    “没有,我每一根神经都非常清醒。”叶惟淡然的微笑,“如果达不到,下回我来,你尽管叫我白痴,你们也是。”

    观众们的沸腾更甚,这时候节目时限到了,乔恩突然望向镜头,笑喊了起来:“谢谢叶惟、尤尼克-库勒的做客!《阳光小美女》,周五上映,11月11日!大家记得去看了,真是一部好电影!”

    微笑的叶惟起身和乔恩握了握手,两人还在笑说着什么,但镜头拉远,电视观众只听到节目结束的音效和现场观众的叫喊。

    ……

    兴奋!

    viy的票房宣言太让人兴奋!北美1。3亿!

    就在这lms上映前夕,又一个更大争议!

    是炒作吗?不见得,如果最后做到了那当然酷帅,做不到就成了汤姆-克鲁斯今年5月在《奥普拉脱口秀》跳沙发一样出丑。就现在也真是给了那些看衰lms的媒体们调侃的机会,叶惟终于还是疯了、说他嚣张轻佻,这下信了吧?太狂妄!

    但刚刚经历了尤尼克-库勒陷阱事件,媒体们的措辞稍显保守,这会不会是又一个陷阱?

    事实上,梦工厂发行部吓了一跳,什么宣言真不在宣传计划之中,叶惟再次让包括己方的所有人惊了。所幸对lms不会有坏影响,因为《每日秀》最主要是对年轻人们有影响力,这个群体会喜欢年少轻狂,而且上映在即,成败不是这样能够影响。

    所以这事基本上只关乎叶惟自己会不会成了笑柄。

    说到票房预期,对于lms的北美票房,现在外界从5000万-9000万都有声音喊。但问题是梦工厂、普雷通、大人物们的期望是多少?要多少票房才算商业上取得成功?大家才有钱赚?

    要弄清楚这些问题,首先要明白好莱坞利益蛋糕瓜分的两个概念,“没有净收入”与“没有人能从总收入中分成”。

    简单来说,“没有净收入”是指不管影片盈利与否,大牌成员都能从影片的毛收入中分得一部分利润(签了达“现金盈亏平衡点”后,从毛利中分成的合同),而其他大多数创作人员则能得到净利润中的一部分,也即是“净利润点”。

    但事实上无论影片看上去有多赚钱,这些“分净利润的人”通常永远都分不到一美仙,尤其发生在大制片厂电影项目里。

    这是因为经过重重的扣除成本、毛利分成之后,就算赚钱的影片在账面上也是亏大本的。所谓的净利润分成只沦为一种精神安慰,一种身份象征:“我好歹能分净利了,下一步就是分毛利。”

    看看《极速60秒》的案例,这部2000年的动作片在制片发行商迪斯尼的年度报告中被形容为“轰动”(当年迪斯尼的北美票房第3位,年度第22位),9000万制片费,1。01亿北美/2。37亿全球票房。

    这票房不可能有净利润。那2。37亿中,全球的影院和经销商拿走了1。39亿,约等于60%,因此实力强大的迪斯尼也只拿到约1亿,40%。从1亿中扣除掉9060万全球发行费用(包括6740万宣传费、1300万拷贝费、1020万保险、运输、关税等费用),最后只剩约940万调整后的毛收入。

    这时可以分钱了,博伟(迪斯尼)拿走30%发行费,282万;项目金牌制片人杰瑞-布鲁克海默和巨星尼古拉斯-凯奇再一共分走30%,也282万,那就剩376万了,账面上亏了8624万,净利润在哪里?

    之后《极速60秒》再靠影碟卖了1。98亿,但当中只有3960万归属于影片,因为它只能拿到博伟家庭娱乐所有音像和dvd收入的20%版权费,其它1。584亿都归迪斯尼了,而这笔收入还得扣除1970万的成本费用(约50%),有5%毛利分红的凯奇拿走390万,最后它的音像收入只有1600万,依然亏了7024万。

    它的电视收费频道首播版权卖了1800万,扣除270万给演员们和工会的后延薪酬,14。9万成本费,约5万属于影片,就算不计上拖欠的毛利分成和10%年利率,它还是亏了5509万!

    尽管影片创造了4。5亿的毛收入,分净利润的人只能骂人。

    《极速60秒》真的亏钱了吗?当然没有,集制片、所有发行于一体的迪斯尼集团其实从中分了一大笔钱,只不过账面上分摊到它的各个子公司博伟、博伟家庭娱乐等里面去而已。

    布鲁克海默和凯奇也从固定薪酬和毛利分成上收益丰厚。分净利润的人也得到了固定薪酬,所以还是皆大欢喜的,只不过不要傻乎乎地相信自己真能分钱就是了。

    但是当0。9亿制片费/2。37亿全球票房发生在独立电影公司上,就很艰难了,除非发行费很少。因为独立公司没有集团式的发行渠道,不能自己把蛋糕吃掉,最后扣着扣着,真的赚不到钱。这是独立公司难生存的主要原因,忙活一场是给明星打工。

    “我们拖垮几家电影公司了?”布拉德-皮特和乔治-克鲁尼经常这样互开玩笑。

    正因为通常没有净收入,当影片有净收入,甚至还有奖金!那是多么难能可贵,这是电影公司和电影人最容易受欢迎的方式让大家都高兴地拿到钱。

    “没有人能从总收入中分成”则是指不管你多有名望多大牌,斯皮尔伯格、布鲁克海默、汉克斯、克鲁斯……没有人能从未调整的毛收入中获利,票房、音像、所有周边都这样。

    只有当满足一定条件才能分,比如影片挣回了其固定薪酬的支出,或者现在主流的达到了合同中规定好的现金盈亏平衡点。

    如果平衡点定在1美元,这就意味着只要影片收回发行费,就可以开始分钱了。但这是做梦,平衡点往往定得很高,足够制片商收回大部分的制片费。而且不但不同影片的平衡点不同,同部影片里的不同人员的平衡点也不同。

    它不是根据财务或者什么定的,而是根据好莱坞的一句教条:“有权力的人有权制定规则。”

    所以最有权力的人得到最低的平衡点,汤姆-汉克斯的可以是1美元,汤姆-斯克汉的却要1亿美元。这让造成最大权力的人最早拿到分成,而且这部分钱还要算在其他人的成本上,使得其他人更难达到更高的平衡点。

    于是权力越小的人,越不可能拿到毛收分成,因为永远达不到条件。毛利分成的条款也沦为精神安慰和身份象征:“我好歹有平衡点了,下一步就是最低平衡点。”

    在伍迪-艾伦的喜剧《好莱坞结局》里,他饰演的主角导演瓦克斯曼的平衡点是大牌明星的四倍,以此戏谑导演和巨星的差别。

    瓦克斯曼是四倍,而叶惟没有自己的平衡点,因为他的合同根本没有毛利分红的条款。

    《阳光小美女》剧组里只有汉克斯和罗伯茨有,而且都是1美元,只要调整后有1美元现金毛利,他们就能从中分走30%,各15%。这只是全球票房部分,其它音像等的部分有其它的计算。

    而加里-高兹曼、艾伦-阿金、蒂姆-罗斯、梅丽尔-斯特里普、汉斯-季默是分净利润的人,不过数额不会多,相当于一份可能的奖金而已。叶惟个人什么都没得分,固定片酬是象征性的1美元,也没有后延工资,他要机会不要钱。

    其他剧组人员也只有固定报酬与工会提成,以及高盈利后可能的奖金。

    lms需要收多少北美票房才看得见净利润?粗略一算,[x(1-60%)-1500万]*(1-60%)-600万>0

    算40%的票房瓜分、梦工厂30%发行提成、30%大牌毛利分成,600万是制片费(普雷通51%,梦工厂25%,追梦联盟16%,超级机器5%,赫勒巅峰影片3%),1500万是宣传发行费(1200万宣传费,300万发行费),这已经是梦工厂现今最大的能力了。

    公式得出的结果是……7500万美元。

    正是众多专业机构的评估预期,华尔街看高到9000万是想多赚一些。

    如果是7500万,就只有1500万毛利,梦工厂能赚到450万发行分成,汉克斯和罗伯茨各能拿到225万分成报酬。而制片方拿到的是,零,等着分净利的人、派奖金的人,全是零。

    但别忘了这只是北美票房部分,全球票房好的话能在这个基础上多一倍的收益,再计上音像、电视版权等方面的收益,两位巨星大概能有上千万的片酬。虽然这与他们的身价相去甚远,但普雷通是主资制片商,而罗伯茨有其它的利益。

    更有一个前提,lms不是《极速60秒》等那些商业大片,是部志在颁奖季的文艺片,以这个发行费做到这样,已经不容易了。

    如果说7500万是一个共同的约定,真这样大家不会多激动,却也满意收货,叶惟没有搞砸,还真是个电影天才。

    那么当北美票房1亿,制片方就有了400万净利,分毛利的人分得更多了,其他人也看到了分钱的希望,一定会分!大家当然激动,叶惟这小子简直是个金矿,赚大了!

    若然是叶惟喊出的疯狂的1。3亿,制片方能有880万净利,能分钱的都能分钱,两位巨星光北美票房就各有555万收入,总收入也可以看到2000万,赚钱兼身价大涨。

    以现在的世道,一部独立文艺片只靠北美票房就大赚钱,还表现出其它市场巨大的收益潜能,还有拿奖希望……那多少人会高兴得笑掉大牙!叶惟?这次是1美元片酬,下次就是1美元平衡点了,从最小的权力到最大的权力。

    大制片厂高层立即认错道歉请客吃饭,请全家一起去旅游,签片约,签片约,签片约!

    演员们蜂拥而来,天才,合作吧!听说演你的电影有名声,又有净利润。

    那就真的是炙手可热,新一代权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