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老家伙,在瞎忙什么,不看叶惟那部纪录片吗?”

    拉莫正打给她的父亲,从很久以前开始,拿叶惟来揶揄那个愚蠢的老头子,已经是她的一大固定节目了。

    老糊涂今年又衰了一把,他亲自担任制片人和主演的《火线对峙》成绩很烂,不但评价口碑烂(35%新鲜度,62%喜爱度),票房烂(米拉麦克斯发行,$3463万北美票房),DVD销量烂,要不是制片费由多家公司承受,夏延企业还不知道怎么死。

    而叶惟呢,《驱魔录像》真是吓死人,LMS也快了,看看叶惟两年来都做了些什么,怪不得老头的头发越来越少,全是气掉的。

    外界不清楚,但在老头的圈子,每个人都知道他丢脸、丢钱、丢拿奖机会,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

    “怎么,不说话?”

    “不看……”手机传出了一把粗沉中透着闷气的中年男声。

    “呵呵,看吧,不看多可惜。”拉莫似笑非笑了声,“不知道在纪录片里会不会有你出场?真让我期待。”

    “我是个傻子行了没!?我后悔了行了没!?我就看看《阳光小美女》能怎么样!”话声突然抑不住闷怒,“贪婪的小子!”

    “你朝我发火有什么用,呵呵。”拉莫很心爽,老头子,气坏你我又不高兴,对手机笑说:“他不是说吗,一亿北美票房。”

    ……

    “快开始了!”

    夜空下的北美大陆,离8:00PM还有好一阵,无数的VIY影迷粉丝就已经往电视前坐好,太兴奋了!那些首次曝光的影像资料,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怎么可以错过?

    所以尽管明天就能在网上看到,一些收不到IFC频道又想看首播的人都跑到有IFC的朋友家观看。

    等看的不只是粉丝,有对叶惟感兴趣的民众,有IFC的稳定观众群,也有随机观众群。

    “我永远不会忘记他跟我说‘我要制作一部电影,电影的那种电影!’买下剧本需要50万,亲爱的宝贝!50万!我,列夫-波比勒,抽了一口烟,弹了弹烟灰,回答他说‘轻松点VIY,50万不多,既然你想,就让我们做点大事吧。’”

    “可我记得,你通知我的时候没有这么冷静,你吼叫着‘惟哥要拍电影了!这是我们变酷的机会!!’”

    “闭嘴巴德!没人让你说话。”

    “你们这些小鬼,弄得今天是开悼念会似的。”

    “哈哈哈!”

    在科波拉家的庄园式别墅客厅,正举行着一场追梦联盟的观影兼庆功派对,列夫、巴德、陈诺、科尔温等十二门徒都在,但不是只有男生,不只有主办人兼副会长吉娅大师,康妮等女生也来了,还有吉娅的很多朋友,非常热闹。

    让追梦联盟众人惋慨的是,惟没来,莉莉也没来,都有点不像两年前那个追梦联盟了。

    不过毕竟现在是2005年,丰收的季节!

    ……

    “我有些害羞,真的,哈哈!”

    多伦多,已近晚上十一点了。屋子客厅里,听着手机传出的笑声,沙发上的妮娜哼的一声:“少来了。”

    “我不是容易害羞的人,这事就是让我害羞。我被通知这个纪录片计划,是我们认识的那天晚上,‘酷唷’计划,记得吗?”

    “别说了!你一说我又想念那个来自中国农村的尤尼克了,不是你这混蛋。”

    “就是我。”

    “你是VIY……我真第一次了解你这些事。”

    “你会更爱我的。”

    “想得美,我都开始恨你了。”

    因为时差,妮娜看的不是IFC频道,是他给的DVD自行同步。这时候聊着聊着,说起了情话,但客厅里不是只有她,顾小姐睡在沙发边,爸爸妈妈就坐在旁边兴致勃勃的要一起看,现在竖着耳朵偷听,还一副假装专注看电视的样子,演技真烂!

    “你们两个!”她都不用捂手机的楸克风孔,向父母吼道:“你们别看了,要看自己找时间看,快去睡吧!”

    “什么?”、“我们不碍事啊。”米哈埃拉和康斯坦丁装傻,没在听……

    “滚蛋吧你们!”妮娜抄起一个抱枕扔向爸妈,起脚踢他们,“走,走,走!”两人却死皮赖脸的继续坐着,不理她地谈起话。

    妮娜撇了一下嘴,真拿他们没办法,真烦人。

    这可能就是她这么紧张的原因,哎其实她知道的,她是紧张于更加了解尤尼克,她到现在还没有看过《婚期将至》,对他的过去一直不喜欢去了解。但她又知道,就是现在了!完全接受尤尼克是VIY的事实,为他的追梦骄傲。

    ……

    洛杉矶,莉莉没有外出,看看时间临近8点,她来到家中的家庭影院厅,开了那个挂墙式平板电视,往沙发坐下,拿着遥控器调到了IFC频道。电视的声响打破了屋内的寂静,妈妈今晚有晚宴,偌大的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拿着手机看看,按动了一会,发出了一条短信,“恭喜你的纪录片马上播出了,在看。”

    过了一阵,手机还没有收到回复。

    莉莉望着电视屏幕,知道自己不会出现在这部纪录片里,他清楚她的意愿。但不知为什么,又有点怅然若失。

    忽然,手机有了回复,她打开一看:

    “谢谢!是大家的纪录片,是大家让我走到现在。”

    你也让大家走到现在。莉莉想。

    ……

    遥控器被频频地按动,少女找不到有兴趣的节目,周日晚在家,对她来说不总是这样,明天万圣节前夜,今天休息休息。还是看电影吧,她调到了IFC频道,节目预告《VIY》?

    那个亚裔天才?没什么兴趣,天才不天才没所谓,向来都不关注这个人,因为对亚裔没兴趣。她按着遥控器转了台。

    只是转了一圈下来,没什么看的。这时又转回?FC频道,她忽然又有点好奇,那人怎么做到的?看一会也好。

    ……

    艾玛最近不是很开心,都因为叶惟闹的,他是出尽风头了,她就被人说“原来没艾玛-罗伯茨什么事”。还有他说《另界》很难改编,没多少“电影的东西”,他现在主要忙着两根骨头。《冬天的骨头》她读了也很喜欢,但《另界》才是最爱。

    还在期望吧,无端端却因为东京国际电影节他和泽文起了冲突,她可怜的丽兹!

    对于他这部纪录片,今晚还是要看的,无论如何,就是想看。

    ……

    朵朵和托托早就往电视前沙发坐好,叶浩根和顾乔也正满脸期待喜悦的看着。要开始播了!朵朵着急地看看左右,叫道:“哥哥,你去哪了,快来看呀!”刚刚还在呢。

    “我在电视里。”声音从沙发后面传来。

    当时间到了8:00PM,IFC频道,《VIY:追梦、阳光小美女、神童诞生》准时播出。

    全美上百万的观众正在收看,看着电视屏幕上出现了梦工厂的片头,夜空中一个小孩坐在弯月上钓鱼,DreamWorks-SKG。

    这一刻,所有电视前的观众们都精神一振。

    “我会出镜哦!”安娜索菲亚对贝拉高兴的笑说,“你也会!”

第三百零七章 爆冷    东京电影节大奖:《向雪祈祷》

    评委?特别奖:《与女人们的对话》,汉斯-卡诺萨

    最佳导演奖:根岸吉太郎,《向雪祈祷》

    最佳女演员奖:海伦娜-伯翰-卡特,《与女人们的对话》;金雅琴,《我们俩》

    最佳男演员奖:佐藤浩市,《向雪祈祷》

    最佳艺术贡献奖:《泥鳅也是鱼》,杨亚洲

    观众奖:《向雪祈祷》,根岸吉太郎

    黑泽明奖:侯孝贤

    ……

    《阳光小美女》,只有一个主竞赛单元-东京电影节大奖的提名(共15部电影角逐),叶惟仍然没有实现校外奖项零的突破。

    别说横扫了,别说大奖了,什么都没有。可是LMS来头这么大,天才导演、梦幻卡司、在电影节受到了极大的赞誉,还满怀诚意的让彼得-赫勒和蒂姆-罗斯出席,最终却空手而归。

    而一举拿下四项奖的《向雪祈祷》是继1985年第一届TIFF的《台风俱乐部》后首度夺得樱花奖的日本电影,换句话说18届TIFF中只有2届由日本电影称雄。《向雪祈祷》的4个奖更创造了TIFF单届获奖数的新纪录。

    怎么回事!?

    评委会明明有利于LMS,本来它拿5个奖都没人惊讶,现在是怎么回事……?

    亚洲媒体一片惊讶,报道新闻中纷纷都有“意外”、“爆冷”、“《阳光小美女》惨遭冷遇”、“叶惟不敌”等的词语。

    消息传开后,中文网络上关注着的影迷粉丝们又惊讶又不满,之前媒体不是说“惟哥肯定有奖,问题是有几个奖”吗?

    夜里寒痴说:“感觉有什么内幕,老谋子给惟哥出头吧,还《阳光小美女》一个公道!”莪鈈暧祢说:“ㄗs咏遠支持VIγoО,{惟鎶鎶╊油﹎”猪是的念来过倒说:“老谋子咋就这样让人欺负惟哥,爷们点会死吗!”杀得鬼子叫妈妈说:“路过,钓鱼岛是中国的。”医神唔系歌神说:“搞咩啊!仲比我准备好支香槟添,挑!”……

    这成了本届TIFF最大的争议,媒体们没有放过深入挖掘内情,而盖瑞-福斯特、巴里-M-奥斯本已经向亚媒和美媒都对LMS赞不绝口,摆明了态度,他们是选择LMS的,其他人没选。

    原来评审团几乎闹翻了,所有不同的选择都是因为选或不选LMS。

    据媒体们的采访揭秘,虽然叶惟是华人,却没有得到张艺谋什么偏爱,他向媒体表示:“评委们全都爱上了《向雪祈祷》和《阳光小美女》,我们都很难选,最后的结果是多数的选择。”

    两位日本评委选了支持本土,罗恩-霍洛威有欧洲人不屑好莱坞的共性,选了更不好莱坞的影片,这里三票。

    结果都是4:2,那张艺谋没选LMS和叶惟?一项都没选?

    消息爆出后,中文网络里惟密们怒声一片,失望的、质疑的、大骂的……还以为是老外捅了惟哥一刀,竟然是!

    其实众多影人和影迷对此并不奇怪,众所周知张艺谋钟爱乡土题材电影,《向雪祈祷》、《泥鳅也是鱼》、《我们俩》都正合他的口味,而LMS这么部来头大得不像独立艺术片的电影,叶惟是华人选他又有偏私之嫌,要艺术格调还是要“自己人”?

    也有很多人支持国宝老谋子,称赞他大公无私,不选叶惟那个小屁孩,真是做得好!

    “叶惟是好莱坞的商业炒作,专门来骗中国人钱的,不选他就对了。”风の痕迹说。“丢人丢到小日本去了,夜萎这傻逼,爷糊他一脸。”╰Mr拽龙少说。“看到萎密乱吠真爽,阳光小你老母。”骑驴追火箭说。“为什么整天报道他,小编收钱了?再报道也不看他,省省吧。”我老婆是大佬说。烟花流年说:“叶惟不是中国人!这种香蕉人最恨中国,你们还拿他当宝,笑!”……

    中文网络颇是关注,而消息传回北美,也有电影娱乐媒体报道这个结果,正变得不可一世的LMS首战惨败!</>

    虽然TIFF的影响力有限,可听上去在这么个小电影节都赢不了,在哪里能赢?它的品质真行吗?

    如果说TIFF照顾亚洲电影,那《与女人们的对话》怎么回事?

    这是一部美国产的爱情喜剧独立片,真正的独立片,“戈登街图像”公司的处女作,制片成本就$45万。

    也请到了很多明星,最大牌的是海伦娜-伯翰-卡特(1次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鸽之翼》;还有《霍华德庄园》、《搏击俱乐部》等代表作;蒂姆-伯顿的妻子,出演一系列伯顿的影片),还有艾伦-艾克哈特、奥利维亚-王尔德等人。

    一部$45万制片费的艺术片能请到这些人不容易,只能分红,但基本上不会影院发行,DVD也卖不了多少,演它谈不上赚钱,就是赚名声和演电影。演了烂片怎么办?一定要让明星们认同主创们很有才华才行。哈佛大学如何?

    编辑是加布里埃尔-泽文,哈佛大学毕业生,她刚刚出版了小说《另界》,她是亚裔,也是影片和亚洲最大的关系。而导演是35岁的汉斯-卡诺萨,哈佛大学生,纽约大学电影硕士辍学生,这是他第二部电影。

    所以……《与女人们的对话》比LMS还要好!?

    它参加过特柳赖德电影节等,也不见有什么收获,却在TIFF踩着LMS拿了两个奖,它肯定不是多么好,LMS有那么差劲?

    媒体们表示不解,因为对LMS的惊赞声已经在响起来,惟密们感到失望,真够混账的,又一次零蛋!

    这让近日连连受挫的惟黑终于可以高兴一把,ZTelle大笑说:“叶惟在自己老家都得不到尊重,可见他有多让人讨厌。”SebastianKJ说:“烂片当然什么都拿不到,它在美国也会这样的,这次汤姆-汉克斯真成傻子了,LOL。”

    mightCard骂道:“叶惟这摊狗-屎滚回日本去!”Hadeel10回复怒斥说:“惟是华裔,不日本裔!你个笨蛋知道炸珍珠港的是日本而不是中国吧?”Josephzzz不屑说:“有分别吗?亚洲人都长一样。”Brigitte-D说:“英国和法国有分别吗?德国和俄罗斯有分别吗?真是一群白痴!”……

    事实已成事实,《阳光小美女》的首次征战并没有收获理想的战绩,可以说很糟糕。

    彼得-赫勒、蒂姆-罗斯是有些黑脸地回美国的,谁也不清楚是不是什么工作没做好还是怎么的,但很多人对于一个17岁的少年导演真的有巨大偏见,明明不公平,评委主席还说“叶惟还小,这么早拿奖对他不是好事,他以后有的是机会。”

    连在亚洲都遭受这种待遇,不难理解为什么至今零蛋。其实还是因为族裔,如果叶惟是白人孩子,已经拿奖拿到手软了吧?

    不是好事?现在就真不是好事了!梦工厂发行部十分郁闷,本以为能在TIFF拿几个奖,要是叶惟拿了最佳导演奖,那可就是全世界最年轻的A类电影节最佳导演了,这有多好?

    就不说在宣传上的损失,只说对冲击颁奖季的不利,TIFF本该起到第一个吃西红柿的人的作用,LMS往后再参加各大电影节的竞赛、各大电影奖的角逐,阻力会小很多,拉票会容易很多。

    演员没问题,汉克斯、罗伯茨等人不需要TIFF证明自己,编剧也没事;最主要还是17岁的导演,一个最佳导演对叶惟的帮助太大了,有了第一个才有第二个,而TIFF都没拿到,以后肯定更加困难重重。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张艺谋不投自己那一票给叶惟,很可能是扼杀了最年轻的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者的诞生。

    遭了这记闷击,LMS的口碑就得更高更高,高到让人无法抵毁和忽视,叶惟才有新的生机。LMS的试映场反应似乎非常好,就不知道最终影评界、普通观众界给予的评价会怎么样……

    而宣传方面,设想中的助力没有实现,只能当没有过这回事了,输给《与女人们的对话》怎么说都是失败。

    ……

    “噢!我已经知道了,真糟。特利,往好的方面看,也许是张先生懂我,我不太愿意自己的第一个导演奖是在日本拿,哈哈!我知道,我知道对颁奖季不利,可能怎么的,电影节都闭幕了。”

    “这事很奇怪,你不是和张谈得很好吗?他应该选你的。”

    “我们之前谈得是很愉快,他的电影我都看过,我爱《英雄》,他没看过我的,但谈得很愉快。”

    “说不通……张现在是针对你,一个奖项都不选你,这是针对!”

    “如果有问题,我想只能是他邀请我出演他的新片演个小王子,《满城尽带黄金甲》?是的是叫这个。我拒绝了他。张先生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吧?我倾向是我多想了,因为他在电话里没有不高兴的语气,就像在开玩笑而已。”

    “拜托,惟,我们的电影是那里最好的电影!总比《与女人们的对话》好!你这怎么能说谈得很愉快,你没给他‘mianzi’,你肯定比我清楚面子对中国人是什么!你这事太糊涂了,你可以先答应他,电影节完了再说不演了,你可以说先考虑!”

    “也许是我糊涂了,我只是觉得张不是个坏人,我才直接说‘不了,谢谢’。”

    “他是什么人,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你就不肯给他面子?”

    “我不给他面子是尊重他,死要面子的任何人都不值得尊重,我认为可以尊重他。评委会有六个人,四个人不选我,这事不是张说了算,为什么只说他呢?怎么评选,他有他的艺术考量,他有他的坚持。在事情没有确定之前,我不会把谁认定是坏蛋。”

    “唉,真见鬼,有时候你很聪明,有时候你就是个小孩。张绝对是针对你了,他是主席,他能影响其他评委的想法。”

    “这都只是猜测。”

    “年轻人,不是猜测。盖瑞-福斯特告诉加里,最佳导γ奖,罗恩-霍洛威本来要投你一票的,就是张,他说‘《阳光小美女》的艺术价值低于《向雪祈祷》,55岁的根岸吉太郎比17岁的叶惟更该拿奖’,霍洛威改变了主意。”

    “……那只能说明了他的想法,你不能因为别人的想法不利于你就说别人是坏人。”

    “什么都好,这下我们有麻烦了,准确说是你有麻烦了。”

    “只要LMS还能上映,我就没什么麻烦。”

    ……

    对于TIFF的零蛋,叶惟其实也挺郁闷,自己和亲人朋友们再一次大失所望,怎么可能不郁闷?

    他不知道张艺谋有没有从中作梗,这事没办法求证,但他真不想因此就认定什么,评委有评委的坚持,他当评委的话一定自己的心意第一,如果张艺谋就是这样呢?

    今天是10月30日星期天,《VIY》首播的日子,无论如何,他想应该高高兴兴地过好这一天。

    列夫他们聚在一起准备收看,也叫他去,他不给面子的说了“不了,谢谢”,害羞!和大伙儿一起看自己的纪录片可真怪。还是留在家里和家人一起看吧,妮娜这周在多伦多,下周才来出席LMS首映礼。

    傍晚时分了,叶家的喜庆气氛越发地浓郁,好像过年一般,今天亚洲传来的坏消息不能夺走这快乐。

    “哥哥要上电视咯!”朵朵在屋子里奔来跑去,一会儿在大厅,一会儿在饭厅,一会儿又到了后园。小甜饼不知道那些糟糕事,最开心的就是她了,刚刚年满5岁的她只知道自家哥哥真了不起!

    “哥哥哥哥,娜娜不来吗,她到底住在哪里的呀?”

    “多伦多,要坐飞机去的,圣诞假期我们就去多伦多玩。”

    夕阳染红了天空,后园里,叶惟正坐在木摇椅上看着《冬天的骨头》,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着在周围和托托疯跑的朵朵的问题。忽然见到老爸走出门廊上,捧着满怀的一叠影碟,有DVD也有VHS,满脸下定决心。

    他望了几眼,疑惑地问道:“爸,那些是……张艺谋的电影影碟?你要做什么?别冲动!!”说到最后,他已经是惊呼。

    “从今天开始,我不再是张艺谋的影迷了。”叶浩根突然把所有影碟扔到了地上,随手拿起一张砸出的DVD就啪的折断,怒道:“张艺谋整蛊我儿子,我就让他滚出我的影库!”

    “爸,别冲动!”叶惟起身奔去,急道:“放下那盒VHS!”

    “放下了。”叶浩根把手中的《秋菊打官司》又扔回地上,立即就一脚大力踩了下去,录像带啪的爆开,“完成!”

    “噢我的……”叶惟哭笑不得。朵朵大声问道:“谁是张一哞?是什么牛吗?”叶浩根冷笑说:“一只不要脸的老牛!”朵朵感到很有趣地哞哞叫,一边掰着手指数数,一边蹦跳,“一哞,二哞,三哞,四哞,五哞!”

    “朵朵,我给你一个任务,把这个里面的磁带全部拉出来。”叶浩根捡起地上的破裂VHS递给女儿,“全部拉出来!”

    “好!”朵朵觉得很好玩,顿时毫不迟疑地开始拉动磁带,长长的黑磁带卷着掉落地,这盒VHS正式被毁灭。

    这时候在做晚餐的顾乔闻声而来,一清楚发生着什么事,什么都没说,拿起那些DVD就扳,啪!

    “你们这些恶魔……”叶惟看着家人尽情地摧毁那堆影碟录像带,朵朵那兴奋劲、老爸老妈那出了一口恶气的样子,他忍不住笑容灿烂,突然大吼一声:“就让张一哞的电影滚出我们家影库!”

    他高高地跳起,往那堆影碟踩去,“一个都不能少!”

    ※※

    YouTube网《阳光小美女》正式预告片点击量:1,261,813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