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周末我们全家受邀去参加了《阳光小美女》的一场展映,太他马好看了!我有好几次几乎笑岔气,但它并不只是搞笑,有多精彩我不能剧透。真不敢相信这是个17岁小鬼的电影,叶惟这家伙又一次突破了我对他的认知。”

    ——恐怖小说大师,斯蒂芬-金在博客上怒赞LMS

    “有幸已经看过LMS!太棒了,从第一分钟到最后一分钟都令人入迷,看完后感觉真不舍得结束。每个演员都表现伟大,VIY拍得超乎想象的好,这是部100分的电影。”

    “LMS值得一看再看,有太多可以载入影史的伟大时刻了,你们会被震撼的,像我一样。”

    ——《驱魔录像》的联合制片人兼编剧,安德鲁-格兰特、赫克-波特寇

    “哈哈哈,能这么早就看了LMS,简直是我今年最幸福的一件事。早就知道叶惟不会拍出一部烂片的了,但竟然拍得这么神,还是出乎了我的预料。叶惟再次无情地粉碎了我的小小骄傲。”

    ——科波拉家族新一代,吉娅-科波拉

    “看过这部天才之作,激动得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形容,真好看!”

    “惊人!被叶惟吓坏了,我在试图回想今晚发生了什么事,我看了一部多棒的家庭喜剧!它带来的震撼不亚于任何一部电影,你们到时候一定要到影院观看,我也会再去看的,必看!”

    ——《电锯惊魂》的导演和编剧,詹姆斯-温,雷-沃纳尔

    “LMS已经成为我最喜爱的电影之一,VIY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我17岁的时候还只能拍些泥巴。”

    ——42岁的昔日电影神童,奥斯卡最佳导演,史蒂文-索德伯格

    “抛开叶惟的年龄不说,只说电影本身,LMS绝对是近年最棒的公路片,最好的文艺喜剧之一,任何年龄层的任何人都能从中得到乐趣和启发。一群伟大的演员,一个伟大的导演!你们现在就应该订票了,这是今年最不可错过的电影!”

    ——著名制片人,《变脸》、《魔戒》系列(占主导地位的三位制片人之一,奥斯卡最佳影片得主),巴里-M-奥斯本

    “真忍不住了!LMS的喜剧面充满着笑料和乐趣,艺术面让人回味无穷,17岁的少年竟然能有这样的生活觉悟,竟然能拍出这么好的一部电影,这世界真是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阿甘正传》导演,奥斯卡最佳导演,罗伯特-泽米吉斯

    “这电影好得让你尖叫,一切都好极了!它的观影体验在文艺片当中非常难得,能让人在影院里嗨起来。所有的明星演员都有新突破,叶惟的导演水平让人难以置信,当你们看过就会知道我在说什么。”

    ——著名制片人,《西雅图夜未眠》(第一制片人),盖瑞-福斯特

    “看了LMS之后最大的感受是,我太蠢了!平静下来后我立即打给了叶惟:‘你从哪个星球来的?来做什么?’”

    ——《星球大战》之父,终极独立电影人,乔治-卢卡斯

    ※※

    “你疯了!?叶惟是尤尼克-库勒的信息都不共享!?这已经严重违反了公司的规定。”

    “我是怕消息会走漏,很多人会生气,惟格会生气。今年因为几次颁奖礼,我都快失去他的信任了,我能怎么做?”

    “……让他高兴,尽力满足他,绝对不能让他有离开CAA的意思。”

    “我早就是这么做的了,惟格的麻烦不在于无理的需求,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来。还好吧,他很聪明,他很重情义,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这个男孩其实非常好,他现在对我们还是很满意的,没事。”

    “那就好……这男孩是个大人物。”

    “绝对是的。我已经看过《阳光小美女》了,我还没有疯,它够得上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拍得太好了。”

    ※※

    叶惟从影以来,拍了一部短片和三部长片。

    《驱楸录像》能不能有所获奖要到明年才知道,而《婚期将至》就是著名的次次零蛋了,它获得的奖项提名不少,MTV电影奖,人民选择奖、儿童选择奖、青少年选择奖……就是一次没赢过,零蛋。

    它的征程已经结束,LMS才刚刚开始!

    尽管还没有公映,宣传造势早已在进行。如此奇特的一部神童电影,要冲击颁奖季当然要优异的口碑,不只是来源观众,更是来源同行、影评界、各种电影节。

    因为完工的时间较晚,LMS没有赶上今年那些欧洲电影节,首度亮相的却是第18届东京国际电影节。

    这是亚洲最大型的、最大影响力的电影节,对北美的普通民众没有影响力,对影迷界、影评界和电影业还是有些的,再怎么也是A类国际电影节,要获奖了说出去也好听。去年斯皮尔伯格还被评了个黑泽明奖。

    今年的六位评委有中国名导张艺谋、德国影评家罗恩-霍洛威、《午夜凶铃》作者铃木光司、日本演员桃井薰、以及两位美国著名制片人奥斯本和福斯特,其中张艺谋担任评委会主席。

    LMS选这个电影节亮相不是没有原因,福斯特和汉克斯有交情,奥斯本和吴宇森、科波拉家族都有交情,影片品质相当下,他们会倾向LMS的,张艺谋虽然携片而来(《千里走单骑》)却不参加竞赛,同为华人,他怎么也好说话一些。

    这就三票了,LMS大胜的机会很大。

    当地时间10月23日电影节就开幕了,10月30日闭幕并颁奖。

    LMS在10月29日晚上首映,制片人彼得-赫勒和“弗兰克”蒂姆-罗斯代表出席。叶惟没有去日本,一是因为他要留在美国做宣传和公关争斗,二是他还要上学,如果为了宣传满世界跑又得被人抓着攻击不务学业什么。

    但没了叶惟,这个宣传阵容就太弱了,《驱魔录像》还指望着在日本捞一笔。于是请来了两位日本的新一代当红女星,同为17岁的堀北!希和新垣结衣,她们都向媒体说自己是VIY粉丝,希望有朝一天能和他合作。

    叶惟在亚洲的知名度挺高,《婚期将至》在香港、台湾和日本都有上映过,LMS也会在这些市场上映,并争取着进入中国内地市场,但一部文艺独立片要成为每年的20部之一并非易事,确定的是今年内是不可能登陆内地的了。

    夜幕下,六本木东宝维珍影院,LMS的首映场里,电影人、媒体记者、普通观众座无虚席。

    此时正片已要结束,当大银幕上转入片尾演职表,打出了两行巨字,中文“导演:叶惟”和英文“Directed-by-VIGOR-YEAH”

    顿时之间,全场一片掌声雷动!众人纷纷起立地鼓掌,每个电影人神情中都有着惊讶,有着感叹,17岁少年的杰作!

    而普通观众们大都满脸笑容,看得十分开心,就像刚刚吃了一顿丰盛的美餐。

    掌声持续至了片尾放完,代表发言的彼得-赫勒走上了舞台,连声地笑说着谢谢,中年脸庞上也笑开了花,仿佛掌声全因为他而响似的,事实上并不是,所以掌声随即就平静下去了。

    “呵呵呵。”彼得-赫勒拿着麦克风,开场前就说过感谢话了,在全场的注目中,他从西装口袋拿出一小张讲纸,笑道:“惟让我带来了他的话。”当翻译人员给全场翻译后,影院里顿时又起观众的热烈掌声。

    这让赫勒笑得很满足,开始念道:“‘大家好,很高兴各位会喜欢这部电影。我猜吧,如果不是那我就尴尬了,哦,尴尬的是赫勒。’哈哈!”能直接听懂英语的观众一片轻笑。

    “不管怎么样,你给我念完。电影就有这种魔力,可以让全世界语言不同、文化不同的人齐聚一堂,却有同样的感受。这种交流正是我们这么爱电影的一个原因。《阳光小美女》是个美国家庭的故事,看上去什么都是美国的,不是这样,它的故事是每个国家每个地方都会发生的故事,它的人物是所有的普罗大众。”

    观众们安静的听着赫勒,或者该说听着叶惟的话。

    “虽然东西方文化有着很大的不同,但我们都活在同一种对于成功失败的标准当中,这种标准会延续到什么时候?大概没人能知道,这需要人类社会有根本性的改变。我们无法摆脱这种标准,爆发过后还得继续,这实际是电影没有拍出来的悲剧。

    那我们永远要活在阴霾中吗?也不是。我想在我们追求成功的同时,不要因此忘记和失去那些其实比成功更重要、更值得去守护和追求的东西,那我们的生活永远都有阳光。谢谢!”

    赫勒说罢后再经过翻译,观众的掌声再次响彻影院,还有“厉害”的女生轻声感慨。

    首映结束后,媒体记者们为采访和稿件忙碌起来,有的采访影人,有的采访普通观众。日本人注重表面礼貌,影片稍好都会说很好,而满堂彩的LMS采访起来自然得到非常高的评价,人们都说着“真棒”、“了不起”、“感动”的话。

    其中一个中年大妈真挚的说:“关注惟君还是他16岁的时候,看着他长大起来,取得这些成就,真的好高兴呢。”

    当地时间10月30日,电影节的闭幕式暨颁奖礼举行!

    ——————

    PS:推荐起点的一本很不错的玄幻新书《太初战神》起点书号:3520995

    讲述了在遥远的未来世界,一个很酷的少年拯救全人类,成长为绝世大英雄的故事。

第三百零五章 完胜的反击战    为什么叶惟的前任女友们会默契选择挑他做鬼ю的合照发?

    也许是因为宣布消息后次天的《洛杉矶时报》的报道里,用了一张他顽皮地吐舌头的摄影照做配图,轻狂不羁的样子,设计台词:“说够了吗?该我说了。”

    主流媒体们的宠儿!

    尤尼克-库勒等于叶惟。《洛杉矶时报》惊叹称“天才的恶作剧摆了每个凡人一道”,《旧金山纪事报》赞美为“电影史上最难以置信的奇迹时刻”,《纽约时报》感慨说“所有对叶惟的低估受到了惩罚”,《华盛顿邮报》说“VIY导演了惊世事实”……

    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等这些通讯社巨头也都发放了新闻稿件。

    在美联社的文章“叶惟的光与暗震动世界”中,年轻版《人物》杂志《Teen-People》主编艾米-巴内特表示:“从未有过这样的电影奇才。投资叶惟的人都成了赢家,他用成就强行成为了好莱坞新一代里最热的人。”

    狮门影业的发行部主管汤姆-奥登伯格说:“人们也许很难相信,我们也是刚刚才知情,这真的震撼了我们的人生。现在人们可以安心期待《阳光小美女》了,那肯定是一场天才的盛况。”

    “错失《驱魔录像》可能是梦工厂今年最愚蠢的事。”华尔街分析师理查德-格林菲尔德表示,“他们原本有机会不至于这么难堪。但他们又该庆幸还有《阳光小美女》可能挽回一些颜面。”

    “我们都该庆幸叶惟不是流星。”文章最后写道,“这个倍受争议的神童,正用他的光与暗让全球为之兴奋。叶惟说‘大家惊喜吧?那正是我想要的。”

    而路透社的报道称“惴惴不安的MPAA又要紧张了,叶惟的最终一击如他在申诉会上所向披靡的表现,无法控制的事态将催促MPAA做出让步。”法新社称“世界开始沉浸在对叶惟的狂热之中”,合众社则称“惊人程度正在增加,世人的反应难以溢美,叶惟是人类的胜利。”……

    正如路透社说的,因为库勒等于叶惟,今年的两个评级风波主角同为一人!这让刚刚退潮的LMS评级海啸再一次汹涌回来。

    人们在关注,反抗军在反击,罗杰-艾伯特又撰文炮轰MPAA的腐朽,托德-索伦兹、柯比-迪克、凯文-史密斯等多位独立电影人齐齐发声,口诛笔伐着MPAA的愚蠢和腐朽。

    在24日周一《洛杉矶时报》的“VIY说了”专栏上,叶惟也真的说了些话,这篇名为“驱不走的恶魔”的评论文章连续第二周地抨击MPAA的评级制度模糊不清,像一只恶魔附在独立电影人身上,简直是罪孽深重!

    文章里也谈到了“尤尼克-库勒”的真正想法:“对于这两次评级,愤怒是私利,失望和怀疑是公利,如果一个行业协会不能正视自身不足并加以改进,那它就是行业的肿瘤。

    权威之所以是权威,不是没有遭到质疑、有效监管和自身的公开透明,而是经受这些后,它还能给人信心。”

    他再次要求MPAA早日发布完整的规章制度,别再让人失望了。

    这篇没有参杂多少个人情感的社论得到了一致好评,以及卷土重来般的反响关注,网上一直没有停止的请愿人数也已经突破至20万,这是个让人无法忽视的数字。

    本以为结束了的风波突然就这样反转,尽管LMS的评级已经不会再被改变,MPAA和CARA却终于顶不住舆论压力了。

    就在25日,这两个协会显然是要做危机公关,它们通过《纽约时报》做了联合声明,依然不认可对LMS的评级有错,但承认现行制度下自身确有不足的地方,可以做到更好,并承诺将会尽快发布完整的章程。

    这场公关战MPAA最终输得很难看,这一手先发制人的自抽嘴巴又很漂亮。

    如果不抽这一下,谁都不知道反抗军会怎么狂抽,现在基本上他们想怎么抽就怎么抽了,一直紧张着的纪录片《影片未分级》明年又要亮相,到时的舆论压力肯定会更大

    倒不如趁他们还来不及抽,赶紧小小地认个栽,摆出一副“我知错了,我会改的,大家给我个机会”的样子,给这场风波画上结论,不给叶惟等人指责的空间,“你们看我都认错了,还想怎么的?改进也要个过程!”

    是承诺发布而不是考虑发布,够诚意了吧?够先进了吧?其实只是发布又不是要修改,很多条文照样可以让评委左右摇摆。

    但对于媒体和普通民众来说,已经满意这个抗争结果,很多电影人也满意了,至少终于可以看到全部的章程!

    叶惟显然早已明白能到什么程度,一直说的都是要完整章程,没有天真地要一个如英国的12A的新评级,现在争到了,他没多高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在博客上说:“先听着吧。”

    MPAA的认栽得到的只是些“好吧”而不是“做得好”,并不是立即就全无批评。PTC(美国家长电视协会)就暴怒地指责:“各方面不足的MPAA怎么实行正确引导青少年观看电影的功能?这样的机构形同虚设。”

    MPAA输了,不过除了输了颜面什么都没输,脸皮够厚的话什么都没影响。

    叶惟阵营赢了,并没有赢得评级结果,却是整个舆论,LMS的正面形象已经不可阻挡!全世界对VIY的狂热已经开始!

    因为这件事,因为尤尼克-库勒,因为LMS的宣传,叶惟的名字和身影,到处出现!

    这一周里,他就有多个专访刊登于《洛杉矶时报》、《好莱坞报道者》、《综艺日报》等报纸上,如果把这些访谈综合起来,会看到阳光、文艺和坏小子完美结合的少年的图片,会看到才华、幽默和亲切的回答,难怪VIY的粉丝数量直线上升。

    《洛杉矶时报》:人们很好奇《驱魔录像》都怎么回事?

    叶惟:事情传得很神,其实没那么复杂,去年12月LMS完成了一个阶段的筹备工作,我有了些空闲时间,又想在LMS开拍前提高自己的才能和经验,以及打消对我的能力仍有怀疑的同事的疑虑,就有了TET这个项目。说清楚了,不是我有双重人格,不是为了哄女孩。如果要用拍电影哄女孩,拍恐怖片只会搞砸。

    《综艺日报》:你和妮娜-杜波夫怎么开始的?怎么评价她的表现?

    叶惟:在多伦多上学时,我们是同校同学,认识后不久自然而然就恋爱了。妮娜是个非常有天赋的人,她的表现是神奇的,因为她演TET前从未有过任何影视表演,但她成功塑造了“玛姬”。这跟她的刻苦好学离不开关系,拍赤脚在雪地奔跑的那场戏,片场里每个人都不忍心,我拍多久心痛多久,但她就是坚持完成了,我为她骄傲。

    《洛杉矶时报》:为什么会有“尤尼克-库勒”?这名字有什么特别含义吗?

    叶惟:一开始是叫尤尼克-顾,名是中文的惟,姓是我母亲的姓。后来发行时觉得这个名字太容易被人认出,就改用了库勒,中文的酷了。之所以这样发行,是因为不想让人们以为我闹着玩,而且从头再来也是有趣的挑战。

    《好莱坞报道者》:你认为TET的成功是个偶然吗?

    叶惟:我认为世间所有的成功都有偶然性,成功和失败就是由偶然性所决定。但如果之前没有做好必然性,也就不会有偶然性的光顾。我们剧组全体人员对TET的用心制作、狮门的优秀发行,才是它成功的最大原因。

    《洛杉矶时报》:你的前两部电影是这么截然不同,LMS呢?

    叶惟:是的,很大不同,TET里少了一位天才演员,是的是我。(笑)还好它们都是电影,是电影就有相同的本质,像如何释放自己的想法和情感,如何去讲故事。LMS是另一个不同的故事,大家会看到一个非常有趣的家庭,很多的黑色幽默,很多有意思的冲突,可以在欢笑中获得某种人生共鸣,我相信不会让大家失望。

    《综艺日报》:你怎么对待TET为你创造的巨大成功、声和财富?

    叶惟:我感激这一切,我是个天大的幸运儿。我尽量不多做成功的喜悦,物质的享乐,我也是人,这些会让人松懈下来,什么都做不了了,我让自己想着还不够,还可以做到更多更好,别让自己停下来。

    《洛杉矶时报》:面对最近的种种非议,你有什么想说?

    叶惟:我不会全对,但最近我真没做错什么。我希望有人告诉我要怎么做,所有人才会都说那小子没问题。这是不可能的,无论你怎么做,总会有人不喜欢你,别人喜欢不喜欢你你可管不着,做好自己的事情,让喜欢你的人开心,这是最重要的。

    《好莱坞报道者》:关于你对LMS票房期望的抨击?

    叶惟:一亿票房?虽然这话不是我说的,但我收下了。我不会否认自己对LMS有着巨大的期望,它是那么好。

    《洛杉矶时报》:你的纪录片就要播出了,经历了更换频道的风波,从科幻频道到IFC频道。

    叶惟:那不只是我的纪录片,是一群人的纪录片,我能走到现在从来都不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更换频道是件好事,它可以出现在最适合它的频道了,谢谢科幻频道。

    ……

    在叶惟公布身份和恋情的当天晚上,梦工厂和IFC有线频道就联合宣布达成合作,《VIY》将在10月30日星期天晚上黄金时段8:00PM在IFC首播!

    这真是个让惟密们扬眉吐气的好消息。

    都是有线频道,IFC比Sci-Fi的用户数是低了几百万、全美有线电视家庭开通率低二十几%,但IFC是个专注独立影视和像《电影学校》这种节目的频道(Independent-Film-Channel,独立电影频道),它的观众群对叶惟和LMS有着更大兴趣。

    “always-on,slightly-off(总是开着,偶尔关闭)”是它的口号,几乎一天24小时都有节目安排,通常20:00-24:00会播放两部电影,《VIY》的电视宣传版只有55分钟,但现在IFC要播的是90分钟完整版,视为一部独立电影来播,而非宣传纪录片。

    IFC频道和IFC电影同属彩虹传媒控股集团,跟普雷通、叶惟有着良好的合作经历,这回是患难见真情,也是利益使然。主要是后者,如果叶惟不是库勒,不是一宣布必定火得一塌糊涂,还不用花什么钱,IFC频道哪会做出这个节目调动安排。

    IFC的发言人乔恩-克拉斯诺夫表示:“《VIY》是一部高品质的纪录片,真实动人的故事、大量VIY未曾被揭秘的细节,我们看到了一个传奇的诞生,没有所谓形象不符的问题。”

    对于这件事,叶惟在博客、YouTube等地方都向影迷粉丝进行了通知,并说“谢谢IFC的援手,期待未来更多合作!”

    他还说“每个人想看都可以看到”!没有开通IFC频道的人怎么看?互联网!当在电视首播后,《VIY》将会登陆网络,到时候不管是老牌视频共享网站IFilm还是新兴的YouTube,或者雅虎视频,所有这些地方都可以免费观看!

    在IFilm观看免费的电影预告片、片花、电视广告、新闻片段等都不出奇,宣传纪录片也有。

    但宣传片有贵有便宜,从数千美元到数万美元放网上没什么,可《VIY》的制片预算是$30万,当时梦工厂刚刚上市心高气傲,它打从开始就不是定位为廉价宣传片,是纪录片,要不纳内特-波斯特恩也不会接手项目。

    首播后立即投放网络?普通人不了解,行业人却知道这不是正常手笔,《VIY》单独出DVD靠粉丝销量赚不了钱,而作为LMS的精装DVD的附送内容会有它的价值,这一放上去价值就低了。

    雅虎电影采访到了梦工厂发行部主管特利-普莱斯,他透露了几个原因,除了重视网络上的宣传,还因为“惟私人收购了这部纪录片,它已经属于惟朵图像,惟没有以它钱的想法。”他没说成交价是多少,雅虎的估算是50万-100万。

    “VIY这样的败家,我喜欢!”、“一定会看!”、“太期待了!”……

    这条新闻的评论板里充满着影迷粉丝们的兴奋欢呼,这对海外粉丝尤其是个福音,之前都不知道要何时才能看到,现在不同了!叶惟喜欢败家,却都发生于慈善、奖金、回馈粉丝上面,这让人怎么不喜欢他呢?

    从同性恋、裙带关系、傀儡等传言争议,到纪录片的播放,这场叶惟方的反击战,完胜!

    而这只可能是热潮的开端,万圣节的到来,《驱魔录像》的海外发行会有什么表现?

    10月29日,《阳光小美女》参加的第一个电影节东京国际电影节会有收获吗?叶惟能否实现奖项的零的突破?

    10月30日,《VIY》的首播又会怎么样?

    LMS多场的影评人放映会、观众试映会,都已经开展!

    大幕,才刚刚掀起!

Comments are closed.